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箴言第卅一章

 

陆 皇太后的真言 卅一19

  在记录上看不到南国犹大或北国以色列有位君王名叫利慕伊勒。他可能是邻近小国的一位君主。可能由于接触以色列的智士,使他对以色列的智慧和神五体投地。他的言语,也称为真言(或先知的语言)。

一 序言:开宗与明义 卅一1

{\Section:TopicID=692}卅一1

  既然作者利慕伊勒王为何许人也不详,那么,那位母仪天下的原作者皇太后自然也不详。

  教训 皇太后在朝廷有极大的影响力;参阅王上一1113,十五13;王下九22,十一1

二 警告:戒色与戒酒 卅一27

  本段箴言似乎了无新意,但仍点出帝王家的伟大责任与特权。他应善用他的“天纵英明”,在治理国事上,而非醇酒美人。

{\Section:TopicID=694}卅一2

  从一连三个儿阿的称呼,看到母子连心的天性,及加强皇太后的苦口婆心。

  我腹中生的儿 指从前在腹中十月怀胎的儿子。母后对皇子的教训,可以追溯到“胎教”。新书杂事说:“周后妊成王。独处不倨,虽奴不骂”。可见胎教是何等的严密,因为母亲的言行举动,都直接影响腹中的胎儿。

  我许愿得的儿 指怀孕的母亲期待生子所许的愿。参撒上一1127;意涵从此他是特别奉献给神,他的行为要向两方面交代──神与人!

{\Section:TopicID=695}卅一3

  第三节劝戒不可有不道德的性行为。

  行为 另一解为“腰肉”或“大腿”。按英文 sprung froma person'sloins(从某人的腰肉而出)意为生做某人的孩子。

  思高圣经学会译为:“你不要将你的精力,为女人而消耗;也不要为君王的宫女,白费你的血气”。

  现代中文译本译作:“不可在情欲上耗费你的精力,在女人身上浪费你的金钱;这种事曾经毁了君王。”

  按东方人古时的观念,认为男女性行为是男人受亏损的事,因为古人有所谓“一滴精等于九滴血”,男人在性行为之后,精液的流失自然会对身体有损害,而接受宝贵精液的女人也顺理成章地成了受惠者(参见黄帝和广成子的对话:“毋劳尔形、毋摇尔精、毋俾尔思虑营营,乃可长生”──语出明人李攀龙的列仙全传)。

{\Section:TopicID=696}卅一45

  在上掌权的都盼望“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皇太后却劝其子要戒醇酒美人,以免耽误国事。参传十17;赛廿八1;何七5

  酒醉使人失去控制、减低工作效率、疏忽自己的责任;即使君王也不免:他将失去身体的力量、心志的力量、个性的力量和影响的力量。浓酒消灭人的思考力,以致颠倒是非、忘记律例、滥用特权。这些事情对于一个高高在上、日理万机的君王非常不宜!参二十1,廿三32

{\Section:TopicID=697}卅一67

  此处是以讽刺的说法,提到喝酒的坏处;既然君王不适宜喝,上行下效,应该都不要喝,但可以给那些没有指望的人喝,反正他们没有多少可再失去,法外施恩,何乐不为?

  将亡的人 指将处死刑的囚犯。按东方习惯,在处死刑前给以酒肉,使之醉饱,减轻其痛苦,以示法外开恩。按犹太人的“他勒目”载犹太律法甚至对囚犯提供一些现代法律完全阙如的服务:比如说,派军队轮班保护刑场,万一司法当局到最后一分钟想要停止行刑还来得及;又提供囚犯喝一杯浓酒,显然那是含有催眠作用的香料或没药,溶在酒或醋的饮料当中──也就是给耶稣喝的那种;由一些敬虔的妇女,类似中世纪忏悔者的宗教社团,来担任这项职务。如果没有,就由市政府的官员担任,这是以色列社会对其最卑贱的成员所表示的最后慈悲象征了。

  苦心的人 乃泛指贫穷、失业、忧愁、重担的人。佛经提到人生在世,身有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忧悲恼苦、怨憎会苦、恩爱别离苦、所欲不得苦,是谓名为苦谛。”(增阿含经,佛告五比丘)真是“哀我众生,忧患实多”。按终日困坐愁城的人,让他借酒浇愁,暂时忘记他的困苦和不幸,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亚兰文 abiley 意为“悲伤的人”,指心灵沉痛的人。动词的字根是 abal(悲伤)。东方古版本译为:“可以把浓酒给悲伤的人喝;把清酒给苦心的人。”

  东方人为丧事服苦一段长的时间(创五十3;民二十29;撒下三31)。有一些居丧的人,因为悲痛逾琚A使他们的身体受伤。他们穿戴丧服,披头蒙灰,默默哀伤。等到丧礼完毕,才受安慰,开始饮食(参“孔夫子食于有丧者之侧,未尝饱也”)。居丧者可供之以清酒,使他暂时忘忧(参曹操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东方人除了婚宴喜庆之外,一般人只喝了少许的酒(诗一○四15;传十19),游牧民族多喝牛奶和酪浆,某些地方的人甚至滴酒不沾唇,只喝牛奶及酪浆。

  总的来看圣经中对喝酒的态度:旧约圣经似乎把酒当做生活点缀;新约只提到不要醉酒,没说不要喝酒,甚至表示喝一点酒是养身之道。原因是:在那个时代,人们主食是谷类,酒和油,就像是今日的普通饮食。同时,当时的酒是酒二分、水三分,故未产生酗酒问题;而且,当时人们喝酒多半是因感恩而喝,而不是因愁而喝,也不是整天喝。有关不应酗酒的训诫或贪杯的后果的旧约章句如下:

  (一)挪亚因喝醉酒而出丑,赤身露体(创九21)。

  (二)罗得因醉酒而乱伦(创十九3038)。

  (三)拿八大醉,不知死期将至(撒上廿五36)。

  (四)在杀害乌利亚的过程中,酒扮演重要角色(撒下十一13)。

  (五)贪食好酒的儿子,可处极刑(申廿一20)。

  (六)酒能使人亵慢,使人做错事,使人贫穷(二十1,廿三20)。

  (七)人因酒而说乖谬话,做怪异之事,甚至夺人之心(廿三3335)。

  主耶稣虽然未禁酒,但新约中仍然强烈警告饮酒的危险性。这些训诫包括:

  (一)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荡(弗五18)。

  (二)行事为人要端正,好像行在白昼;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荡;不可争竞嫉妒(罗十三13)。

  (三)偷窃的、贪婪的、醉酒的、辱骂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国(林前六10)。

  (四)你们不能喝主的杯,又喝鬼的杯;不能吃主的筵席,又吃鬼的筵席(林前十21)。

  (五)劝老年妇人,举止行动要恭敬,不说谗言,不给酒作奴仆,用善道教训人(多二3)。

  (六)作执事的也是如此,必须端庄,不一口两舌,不好喝酒,不贪不义之财(提前三8)。

  报载今日台湾在山地乡推广戒酒,乃是借助圣经扮演文宣要角,盼能收到立竿见影之效(见一九八九年一月廿六日纽约世界日报第四页)。

三 公义:为弱者伸冤 卅一89

  这是社会公义的外一章,也是君王的天职。上主定意为受压制及贫穷的人伸张正义,而这个意愿天经地义的执行者即为在位的君王。

{\Section:TopicID=699}卅一78

  哑吧 并非指身体的发声器官枯竭,不能说话,而是指那些在社会上和经济上受压迫,心声不能外宣的人。

  孤独的 指一切矜寡孤独废疾者。

  困苦和穷乏的 这是指一切的贫穷人。要准确地界定他们的身分,绝不能用现代的经济学或政治学去解释,甚至也不能乞灵于东方或西方的古典文学。我们必须回到旧约圣经。在诗篇中有一些受压制的人向上主呼叫求助;他们自称是孤独困苦的(诗廿五16)、困苦穷乏人(诗卅五10,四十17)、谦卑人(诗卅七11,一四七6)、受欺压的人(诗七十四21)、孤儿和寡妇(诗六十八5)、纯朴的人(诗一一六6),甚至是不能生育的妇人(诗一一三9)。有些时候,疾病也能使人成为一个穷乏人。总括来说,一切受困苦压伤、无依无靠、无权无势的人。另外,还有属灵的幅度:就是那些在社会上贫穷的人及在属灵上敬虔的人,根本上两种身分是合而为一。其实穷乏人和敬虔人成为同义词,一旦如此,所谓穷乏人的意义就变成“那些完全信靠神的人”(参诗八十六12)。这种态度为旧约中的穷乏(或敬虔)人下了意义深刻的界说。

  现代中文译本译作:“要替不能说话的人发言,维护孤苦无助者的权益。要替他们辩护,按正义判断他们,为穷困缺乏的人伸冤”。

柒 贤妇人的典型 卅一1031

  这是本书最后的部分,以诗的形式描绘贤妻良母的典型。智慧师大展诗的长才,把诗句用离合体或字母篇的形式表现出来,即每一节以一个希伯来文字母来开始,一共有廿二个字母的“鹤顶格”诗歌,按字母次序排列,文字洗炼,巧夺天工,为神来之笔,及压卷之作,另参见诗九、十、廿五、卅四、卅七、一一九及哀一至四篇。本篇“贤妇赞”与“智慧赞”(八2236)同为书中的金章玉句,两大绝唱。英译本有诺克斯本(Knox)故意嵌上 ABC 的句子来翻译十至十二节,但也仅此三节而已,不能竟全功。中文的“回文”、“宝塔诗”、对联等也有异曲同工之妙。举例言之,成都武侯庙悬一联,上嵌一至十十个字,下嵌金木水火土与东西南北中十个字,尽情入理,最为神似:

  收二川,排八阵,六出七擒,五丈原前,点四十九盏明灯,一心只为酬三顾;

  定西蜀,伏南蛮,东和北拒,中军帐内,卜金木土行爻卦,水上偏能用火攻。

一 特征:才德的妇人 卅一1029

  这首诗歌将十八22的思想发扬光大,此举至为耐人寻味,不仅是因为它将那时代的家庭活动投下亮光,也因为它显示了古代以色列一个富贵的妻子所扮演的相夫教子、统筹家务的角色。

{\Section:TopicID=702}卅一1012

  智慧师以赞许的话介绍理想的妻子:

  才德的 希伯来文的字根意为“力量”。可用来形容身体的力量或品格的力量。此处指品格方面。此词所形容的超过道德的价值,虽然一定含有后者,指的却是生活的每一层面的价值。此处指的是一个懂得过一生有价值的女子。

  妇人 有些译本译作“妻子”,此乃该字的部分意义。此处所说的妇人被描绘为妻子之外,尚有填充的角色与执行任务的责任。她被形容为独当一面的“女强人”,虽然她其它的活动并未妨碍她的理想妻子形像。此处译为妇人,十分正确;在旧约,妻子们拥有尊贵光荣的地位;但妻子并非只为丈夫而活,而对丈夫奴颜卑屈。妻子与单身的妇女非常活跃地投入于人生各种层面的活动,而且是当仁不让地参与。一向以为古今中外的东方妇女畏缩顺服,乃是指其它东方的地区,而非以色列的妇女。古以色列女子的尊贵身分与自由观念直接来自于敬拜真神的结果;后者教导女人同为神奇妙的创造,不亚于男人,男女一起接受神的同在和恩宠,无分轩轾。

  谁能得着呢 这个问题不是知其不可而问,而是激励人努力去找。一个真正相配的妇人,是踏破铁鞋也难找的,一旦找到了,就觉得千辛万苦也值得。认识她并从她学到功课,其价值远胜过珍珠,故可称她为“无价之宝”。

  此处描述一位聪明能干的理想妇人,可能没有一个妇女配得上所有层面的描述。我们也不应如此期待这么完美的女性,因为每一位女性,都有独立的人格,应该塑造特立独行的人生。并非每一个女人都要像诗中所说的面面俱到,而是取法乎上,向诗中所说的最高境界学习。

  十一、十二节并非排斥未婚女性,说她们无法成为一个理想妇女;只是特别着墨于已婚女子与其丈夫的关系。一个理想夫人是忠心耿耿,全力支持其丈夫,使丈夫完全信赖她,不必担心她会说出或作出对他不利的事情,她绝不会令他出丑难堪,协助丈夫致富,而不必去压榨其它的人,质是之故,夫以妻贵,妻也以夫贵。

  有益无损 指不缺少利益;意谓夫妇同心协力,供应家庭的需要。由于她的帮助,使一家人衣食无缺。此处提到作妻子的与丈夫戮力同心,立业成家;或至少在丈夫的事业上鼓励补助,尽其参谋之功。她帮助丈夫白手起家,使其事业登峰造极,并参与他一生中其它各方面的成就。十二节特别提到她一生中继续支持丈夫,在年轻时忠心耿耿,在壮年时同心协力,在老年时安慰鼓励。在人生各个阶段中,她为丈夫带来喜悦,而非愁苦。

{\Section:TopicID=703}卅一1319

  智慧人所想到的贤妇绝非住在象牙塔里,而是从日常生活的情境里就可观察得到:

  (一)她是一个能干的工人(1327节),甘心用手作工,任劳任怨,工作的时间拉长,焚膏继晷,终夜不灭,但愿事半功倍,所以至终她也能完工休息(十八节)。这种日夜匪懈的工作精神,与“吃闲饭”的作法(廿七节)正好相反。

  (二)她是一个能干的供应者(1415节)。她量入为出,不远千里去购买价廉物美的东西供家人使用;她未到黎明即起,准备一天的饭食给家人,如此方有余暇从事其它的生产劳动。

  (三)她是一个能干的经理(15节下)。分配工作给婢女,井井有条,巨细靡遗。

  (四)她是一个精明的投资者(16节)。无论是她一手经营房地产生意,或是协助丈夫作有效的投资公司,她的意见不可或缺。用手所得之利,指其买进卖出所赚的钱,在此暗示事业的主权可能大部分为她所拥有。事实上,有人说今日世界大部分的事业仍操在妇女手中!此外她也兼营栽种葡萄,真是“人尽其才,地尽其利,物尽其用,货畅其流”,难怪她大富大贵!

  (五)她是果效卓著的(17节)。她的穿着便利,不会妨碍她的工作,卷起袖子,束起腰带,剑及履及,功效立见。由于经常运动,体魄强壮,绝非一幅弱不禁风的样子。

  (六)她是精力充沛的(17节下)。她孜孜不倦,努力工作,这等于有力的象征。

  她的灯终夜不灭 这是东方人所指她彻夜不眠,工作到清晨的说法。此处指殷勤的妇人,整夜工作,捻线、纺织、缝补衣服破布及做其它的家务。当这位才女贤妇发现她的货品奇佳,供不应求,就日以继夜地工作以便供应所需,她是敬虔、精明、殷勤集合在一起的化身,难怪她“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广茂达三江”,令人甘拜下风,心悦诚服。

  在圣经地带,几十年前,人们还是习惯于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有一些人傍晚七、八时就上A睡觉,因此点灯的时间不太长久,只有非常有钱的人家才竟夜点灯不灭到天明。正如1112节,才德的妇人不应限于已婚妇女,此处亦不应只限于职业上的“女强人”;只要是合宜的工作,妇女就必须是忠心,殷勤和有效力。

{\Section:TopicID=704}卅一20

  一个理想夫人是懂得给与、分享的人,她的另一德行即为仁慈的心肠。她不是一毛不拔,紧抓着手头上的利润不放,乃是与人共同分享。她乐于使用财富帮助别人。这种己立立人、己达达人的精神,成为教育子女良好的榜样。

  有关赒济困苦人与帮补穷乏人,请参第九节。

{\Section:TopicID=705}卅一2122

  她对百事料理得井井有条,而且未雨绸缪,防范未然,使得全家大小,穿得暖,吃得饱,无虑饥寒,而且并未因此忘了自己的需要,她自己也穿着美丽高贵的衣裳。此处所形容的绫罗纱绢,只在证明这位贤妻良母的大富大贵,泽及全家。

{\Section:TopicID=706}卅一23

  本节显示她的大公无私及对别人的关怀,延伸到自己的丈夫身上。她尊敬丈夫,她的行为提升丈夫的令誉,而不使他黯然失色。这不是与丈夫一比高下,而是加添丈夫的心力。她尊敬、礼遇、支持、高举丈夫的名声,其结果使得丈夫青云直上,水涨船高,地位也就步步高升了,得以在城门口与本地的长老耆宿平起平坐。

  古时候的审判循例在城门口举行,那时便有多数的长老与显贵聚集在一处。一般的房子太小,街道又太狭窄,无法容纳这种聚会;加上妇人在家作饭煮菜,房子内通常乌烟瘴气,空气不流通。在东方,城门口议事,已成为长老及贵人的惯例,当以色列王和犹大王想联合攻打亚述国的时候,便在城门口会商(王上廿二10)。直到近日还有许多审判在城门口或其它广场举行,那里比较方便达官贵人聚集。在座的长老显贵中推举一审判官;当波阿斯想要解决拿俄米的田地一节,他就到城门口坐下商议:“又从本城的长老中拣选了十人,对他们说,请你们坐在这里,他们就都坐下”(得四2)。又如,当哈抹和他的儿子示剑要和城里的人讨论割礼的事,他们就到城门口聚集(创卅四20)。

  达官显贵在城门口通常无所事事,然而才德妇人之夫却锦衣玉食,毫无逊色;他穿戴夫人所预备的新袍玉带,雄姿英发,仿如鹤立鸡群,谈笑间,令人肃然起敬:“坐中数十人,皆言夫婿殊”。才德的妇女的一生活动使其丈夫受人尊敬,在社会上得到领导的地位,真是“夫以妻贵”,反之;“妻也以夫贵”。这符合西谚所说:“每个成功的男子背后都有一名贤内助”。

{\Section:TopicID=707}卅一24

  直到近日,在近东的衣饰腰带、手套和长袜都是妇女在闲暇时作成卖与商家。其它大部分的衣物则由男织工在织布机上制成。妇女将她们作的成品出售,保留价款作为私房钱。在东方,男人主管家计钱包,有些女人把钱交给丈夫增加他的收入,不然就是为孩子买东西,或为女儿购买项链、耳环和首饰。这种女人智慧、敬虔、技巧集于一身,人见人爱,为圣经地带的人们所向往倾慕。

  本节经义回应重复前几节,是因为希伯来文离合体诗律使然,为了继续希伯来文字母的次序,不得不重复叙述前义,此处加添理想夫人殷勤工作的着墨。

{\Section:TopicID=708}卅一2526

  才德的妇人也是智慧的女子。她知道如何精打细算,白手起家。到头来她必穿戴能力、威仪和喜乐。她自己不但明白实践智慧;她也同时教导别人这样作。三十节拨云见月地宣告她是由于敬畏或信靠上主才有这种结果,正是符合整本箴言书的微言大义;信靠顺服神是一切真智慧的来源。

  本节重在描述才德妇人的成熟个性,与她的美丽衣裳相辉映,所谓:“云想衣裳花想容”,谁曰不宜?

  (一)她对将来美妙的憧憬,不禁发出会心的微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但她既殚精竭智,尽力解决了近忧,必无远虑。

  (二)她言之有物,言必中肯、仁慈待人。她之所以能如此,是由于经验的累积结晶。不像那些喋喋不休的妇人,群居终日,言不及义。

{\Section:TopicID=709}卅一27

  与廿四节一样,由于诗律的限制,必须重复从前的经义(参13节),此处加添描写才德妇人为一理想的家庭主妇形像。

  吃闲饭 指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参帖前四11;帖后三612

{\Section:TopicID=710}卅一2829

  本段包含对贤妇人最高度的赞美,来自于她的儿子和丈夫(28节)。才德的女子很多,惟她超越她们(见第10节),这是作丈夫的“曾经沧海难为水”的经历,他从未停止表达他对妻子的感激和爱:“弱水三千,我只取其一瓢”。妻子也从未停止需要如此爱的言语表达。虽然这样的赞美,难免有些夸大,在她听来却觉得飘飘然,甚至甘愿为其家庭再作更大的牺牲也在所不惜。

  思高圣经学会译为:“她的子女起来向她祝福,她的丈夫对她赞不绝口:‘贤淑的女子很多,惟有你超群出众。’”

二 结论:美丽的真谛 卅一3031

{\Section:TopicID=712}卅一30

  30节提到别人也赞美她,因为她明白且强调真正的价值为何。她知道所谓“艳丽只隔一层皮”,没有深度和持久的价值,她强调最确切和宝贵的重点在于信赖上主。有学者指出敬畏耶和华云云,乃是敬虔的文士观察了理想夫人许多德行中,独无宗教信仰,而特意加上去的。无论如何,这是人生最要紧的品德,也是整本箴言书的主题宗旨(见一7),只有如此,才是达到本章理想夫人的崇高水平。一个世俗的贤妻良母,拒绝与神打交道,就无法达到此处所描述的理想标准,只有仰慕神的帮助,力量和恩惠,方克有成;但是任何达到这种目标的贤妇,自然配得这种称赞,当之无愧。

{\Section:TopicID=713}卅一31

  她一生的成就即为最好的赞美,胜过千言万语,使她在城门口公开受赞扬。坐在那里的社会名流认可她的贡献,使她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他们尊敬她的影响力,而他们对她由衷的钦佩来自于她优良工作的成果。

{\Section:TopicID=714}卅一1031

  妇女是家庭的灵魂,是一家幸福的主宰者,对家庭发展的前途息息相关。过去中国社会对男女平等地位的推行,多失公允,但古代对妇女礼法的尊崇,见诸典籍,周礼中订有妇学之法:“一曰妇德,二曰妇言,三曰妇容,四曰妇功。”到后汉时专以文艺为妇学,使妇女在文学写作方面发展其长才,此为中国古代对妇女工作开展的重点,与当时的社会情况有关,班固、班超之妹班昭(曹大家)便是此中的佼佼者:

  (一)发挥妇德有两个主要的任务,即“相夫与教子”。在昔日妇女职业尚未开放时代,妇女主持中馈,成为家务之主持人,称“家庭主妇”。相夫是照顾丈夫的生活饮食及日常行为。在过去农业社会时代,男主外,女主内,分工合作,家务自然由妇女独挑大梁,使男子专心在外耕作,无后顾之忧,家庭中彼此合力维持,相处融洽,增加家庭乐趣。教子的责任,一般来说,亦落在妇女身上,过去在学校教育尚未普遍时,妇女担负起家庭教育的责任,在家教子,实在是妇女持家一件重要的工作。中国历史上不乏母亲教子的故事,举其荦荦大者有:孟母三迁、欧母画荻、岳母刺字、三娘教子等,为中国母亲增加许多光彩(参1029节)。

  (二)妇女自小学习言语端庄有礼,不言则已,言之有物。不可如泼妇骂街,或喋喋不休,令人避之惟恐不及(参26节)。

  (三)妇容是顺着女人爱美的天性,所谓:“女为悦己者容”。汉武帝宠李夫人,当她病危,武帝往视,夫人转面不见,武帝不悦,姊妹们都怪责她。夫人说:“凡以色事人,色衰则爱弛,爱弛则恩绝。”夫人自知色不足恃,善于自处(另参30节)。古人有鉴于此,说:“娶妻娶德不娶色”,或“娶妻不要穿金戴银,只要持家见事手勤。”事实上,韶华逝水,青春易去,粉面朱唇,转眼变成鸡皮鹤发,所以有人说:“红粉佳人,不过是带肉骷髅。”

  (四)所谓妇功,即妇女在家庭中担负一般工作所获得的功劳。说到古代社会的妇功,班昭女诫有云:“专心纺织,不好戏笑,洁齐酒食,以奉宾客,是谓妇功。”这虽然是家务琐事,已克尽了妇女在家中的职责。现代社会职业开放,男女平等,倘若夫妇在外均有职业,但在家中言,妻子则多半负起持家养子双重责任。由于妇女天性耐劳勤俭,爱家心切,家务益觉繁重,衡诸情理,能获家庭幸福者,归功于妇功最大,这是在现代社会中应该公开加以表扬的事(见31节)。

{\Section:TopicID=715}三十1∼卅一31

  总括这段箴言的尾声,可以归纳为三部分:

  (一)一个智慧人孝敬父母──不孝子忤逆双亲,将遭天谴毁灭。愿意如此孝敬父母,使人有益于社会并受人尊重。对父母谦卑并非贬低自己的人格,反而是提高并实现了作人的尊严。

  (二)一个才德的妇女,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才干,使生命结实累累──神创造女人,并非使之成为丈夫的装饰工具或玩偶。神创造女人使他们生活得充实、愉快、有用和尊严。

  (三)一个才德的妇女将其时间、注意,努力奉献给丈夫、家务和家庭──一个为人妻者,不可过度工作或耽于逸乐而忽略了自己的家庭需要。以此类推,作丈夫的也是如此。所有生活的其它活动或多或少都与加强家庭的天伦之乐有关。才德的妇女把家庭看作是最有价值的产业及最要紧的责任。她努力满足家庭在身体上、情感上、灵性上的各种需要。为此,她将自己最好的才智、聪明、精力和产业完全摆上,义无反顾。才德妇女最伟大的地方在于她的“完全奉献”(total commitment)甘心乐意,毫无私心自用,无论是对家庭或上主的态度都是如此,有如倒吃甘蔗,越久越觉甘甜。──《中文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