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传道书第四章

 

Ⅱ “日光之下”的生活(四1∼十20

  从这地方开始,不容易找出一个清楚连贯的梗概。到最后(十一1∼十二8)才插入一段劝诫,使讨论再向前迈进。四1到十20之间,传道书和箴言很相像,是讨论生活各个层面的精短格言。然而一串格言常围绕着特别的主题。在五8和六12之间,每一个单元多少与财富有关;四116每个单元都谈到伴侣的需要;九13∼十20直接思想到智慧的界限和愚昧的各种表现。因此,本书显然是有结构、有顺序的,虽然有时很难分辨。一2∼三22的前提,也显然是每一个主题的基础。“日光之下”生活的虚空被刻划得入木三分,而在全能神之中的信心生活则不断被高举,作为唯一的出路。

  因此,处理传道书中间这段最好的方法,是将它当作“日光之下”生活的指南,探讨一系列主要的问题,每一个都先从“日光之下”的有限来看,再从信心观点来谈。传道者要解决的是大问题:生活的艰难和伴侣的需要,贫与富,环境的苦处与人本身的烦恼,君王的权柄与权柄的滥用,智慧的有限以及愚昧的侵害。实际上他是说:“看哪,这就是真面目!你能面对世上生活的真相吗?只有一条路可走。”各个主题多有重复,因此有些题目不止一次讨论到,但是角度不同。

 

A 人生的艰苦与人生的伴侣(四1∼五7

  这一段主要的重点是友伴的必要。一连串的单元讨论到受压却无人安慰(“我又见”……,四13),孤单的工作(我又见……四46),独身无家为伴的人(我又见……,四78),接着是一段需要伴侣的谚语(四912)。然后对一位孤单君王作了短暂的一瞥(四1316)。下面这一段(五17)似乎既不属于第四章也不属于五8∼六12(这段自成一单元)。也许它是再度带进信心的观点:在天上有一位神,祂不喜悦地上的不公义和寂寞;祂是以色列的神,在耶路撒冷的殿中受人敬拜。

 

1. 无人安慰的欺压(四13

  1. 虽然本单元与三1622相似,但却是一个新鲜的思想(我转念;RSV 再次)。传道者亲眼见到(我见)人生中的欺压。此处并没有特指某个时期(时段,刘普德);不公义是所有人生的特色。这是“日光之下”的邪恶,不是指某一位统治者治下的邪恶(3)。

  本段不期待受欺压的人坚忍无怨地保持沉默。悲伤的以色列人从未被禁止流泪,诗人、使徒和其同伴、以及我们的主自己都可为此作见证(诗一一九136;约十一35;徒八2)。

  在旧约中,怜悯受欺压者是很常见的事。君王欺压百姓(箴廿八16),主人欺压仆人(申廿四14),富人(箴廿二16;摩四1)、居高位的(传五8)、甚或其它的穷人(箴廿八3)欺压贫苦人,都令人愤慨。寄居的人、外邦人、孤儿与寡妇格外得到同情(耶七6;结廿二7;亚七10)。高利贷(结廿二1229),诡诈的天平(何十二7)以及霸占房屋和产业(弥二2)皆列为欺压,受到指责。

  若欺压者有势力更令人痛苦。本节后半部的希伯来文为:“从(在)欺压者的手中,势力。”这句话被认为是指(i)“从欺压者的手中有势力出来”(巴顿),或(ii)“……有强暴出来”,或(iii)“在欺压者的手中有权力”。第一个解释将经文原意过份扩充;第二个解释是赋与希伯来文 ko{ah](力量)一个不寻常的意思;最后一个解释的可能性最大(叁 RSV)。亚达斯指出 miyyad(在手中)和 mis]s]ad (在……旁边,参撒上廿25)的相似之处。218无人安慰一再重复,加强了无助的感觉。事实上真正缺少的是“安慰”。约伯的“安慰者”并未能给予安慰(伯十六2)。这里的看法也类似:地上的一切都不能解除痛苦。

  2. 这个痛苦的断语与二26和三22从神手中所接受的生命截然相反。在此,传道者将限在“日光之下”的观点推理至极处。不出自神的忧伤会令人渴望自杀(参太廿七5;林后七10)。地上平面的生命观“在暴君的蹙额下没有笑容”(与诗一一九50;赛廿五8成对比)。

  3. 未曾出生的,不知生命虚空的,比这些人更好。这里并没有尝试要解决问题(参六35;耶廿18)。希罗多德(Herodotus),狄奥尼斯(Theognis),沙弗克理斯(Sophocles),西塞罗(Cicero)(参巴顿)和释迦牟尼(参普仑特)也提到同样的看法,这并不表示他们在文字上有何关系,乃是见证这问题的普遍性。

 

218 下列二种译法,对意义并无影响:“欺压……受欺压”(RSV),或“受压者……受压者”(是可能的,因希伯来文两字相同)(Ginsburg, Leupold 亦同)。

 

2. 寂寞的胜利者与另一种选择(四46

  4. 传道者看出人工作的主要动机是竞争。努力的付出(劳碌)和技术的成功(灵巧的工作),时常隐藏着夺取财富、领导权、权力和地位的动机。古代世界亦有国际性的紧张、劳工问题和阶级冲突。传道者看见,在人类的活动力之下,乃是不断想胜过别人的欲望。在其它地方,智慧书的作者曾描述“嫉妒”的破坏力,它会“激怒”人,使他变得残酷(箴六34),会毁坏人的身体(箴十四30)。这是“日光之下”生命的另一幽暗面,因为由此可见人的努力在每一个阶段都会被毁坏。如果人的劳碌是源自于野心(四4),如果进展会被愚昧阻拦(二1921),结果结局可能是一无所有(一3,五15),那么若还有任何收获可言,只可以说是来自于神(三13,五18以下)。当然,传道者说的很笼统,而以后也将提出另一个角度的看法(九10);但是最完整的观点还保留着,直到末后的日子才出现(参林前十31;弗六58;西三2以下)。

  如果四116一连串单元的确是围绕着“伴侣”这一主题,作者乃是在关心这种劳碌所造成的社会分裂。竞争从来不会产生伴侣。此处真正的思想并非工作引起竞争(Berkeley),乃是它由竞争“而来”。希伯来文的意思是“妒忌邻舍”(叁 RSV),而非“被邻舍妒忌”(叁 AVRV)或“人和人之间”的妒忌(叁 MoffattWEB. JB219

  5. 这恰与第4节相反。我们已经看过疯狂争夺权势的一幕,现在则来看完全漠然的放弃者。他的状况被分析为自食其肉──吃自己的肉。抱着手表示懒惰(参箴六10)。

  6. 一把安静(译注:与和合本略有出入)是介于4节喧闹的争夺与5节逃避主义之间的中庸之道。两个把字是不同的希伯来文;第二个是指将手捧起来尽可能的多拿(参出九8)。智慧之路是要多取(满了一把),但却不要太多(满了两把),如此便会发现生命是在掌握中(一把),而非一种不能的努力(捕风)。传道书的隐藏主题,便是如同能达到这种生活。它是“出于神的手”(二24),一项“恩赐”(五19)。九710,十一110作了更充分的说明。这种生活的具体化,可以从基督身上看出来,祂不卷入“满了两把”的麻烦(太十二14以下),却以享受“一把安静”出名。(太十二19以下)。

 

219 这个希伯来用语可以后接直接受格(民五14),介辞 be^t[(创卅1)或 lamed[(诗一○六16)。对它而言,以 min 相接,表示妒忌的对象不在别处。它的平行经文为后接 min 的“敬畏”,见利十九1432,传十二5(叁 Gordis)。

 

3. 没有家的人(四78

  这里刻划了一个人,他既没有朋友(孤单无二),也没有近亲(无子无兄)相伴。他的成就虽然丰富(获致钱财,却不能满足他。同伴或子嗣可能很好,但却一个也没有。这是生命虚空的一部份,是一种命定的苦难,无法躲避(参一13)。

  我劳劳碌碌……到底是为谁呢?这句话突然插进来(RSV 所以他永不问并非原文)。传道者将自己置身于孤单者的心境。NAB 将问句加上引用符号,颇能传神220NEB 用他问(叁 NIV),具有同样的效果。本句重点不是他永不问问题(AV RSV),而是他得不到答案221

  因此,生命目的的问题再一次被提出来。一个没有同伴或家庭的人也会殷勤工作,彷佛在为某人而活(参诗卅九6),但究竟是为谁呢?按世俗的前提(日光之下,7节),没有答案。安布罗斯(Ambrose)和耶柔米建议,所缺乏的朋友是基督,这看法虽超越了传道书的范围,却没什么错(参金司博)。

 

220 R. Gordis 的“未指明为引句”理论,用于这里颇令人信服(叁 'Quotations: as a Literary Usage in Biblical, Oriental and Rabbinic Literature', HUCA, 22, 1949, pp.157-219);其它地方则不如此有力。

221 GEA 将本节中的“我”改为“他”,但却没有原文的根据。

 

4. 得友伴之福(四912

  孤单的忧伤可以由友伴之福化解一部分。9节的要义由1012上半的三个实例阐明出来;12下半将此原则进一步扩大。这三个实例很可能都取材自旅途的危险:沿途的深坑与峡谷(10)、寒冷的夜晚(11)、与打劫的强盗(12上)。在失误或灾难(10)、逆境(11)、或遇敌之时(12上),友伴之福更显宝贵。

  9. 劳碌的意思非常广泛,无论是何种责任或工作,友伴都能协助,胜过困难。果效(~sa{k[a{r)常指“薪资”,但有一种更一般的用法(创十五1;代下十五7;诗一二七3);在此是指经由合作而得到的成功。

  10. 第一个实例的背景是跌落沟渠或深坑(参创十四10;路六39;。孤单一人跌落可能会丧命,特别是在夜间。但这句谚语却不止是论身体的伤害;判断的失误,或其它类型的“跌落路旁”,同样需要别人的扶帮。希伯来文全为复数(“如果他们跌倒……”),但偶尔复数亦可“指一个不定的单数”222,因此此处的意思为“如果二人之中的一个跌倒……。”

  11. 这可能意指丈夫和妻子,但在以色列寒冬夜晚旅行的人(参耶三十六2230)是紧挨着睡觉的。这句谚语是提到在逆境、试炼以及忧伤中的友伴。

  12. 第三个实例取材自夜贼或路上的强盗。孤独的旅行者可能会被制服,人数愈多愈安全223。三股合成绳子的力量为古代的箴言,在苏美和亚喀得的经文中可以见到224。以 XX+1 列数目,在旧约中极为普遍(参传十一2;摩一3等),一般是指该对象的充足分量。225从二移转到三,可能是暗示“二”并没有特别神圣之处,同伴的数目可以扩大到更多个。哥笛斯认为,这里是指一对夫妇生子而言。在某些范畴中,进步是由独立能力的强弱来衡量,然而在这个范畴,属灵的成长却是由相互依赖的增进来评断。

 

222 GK 124e)。

223 Gordis Delitzsch 认为这个动辞是指“攻击”而非“制服”。这说法令人置疑,但无论如何,意思不会受太大的影响。这个不常用的希伯来文导致了许多对 ytquw.. 的推测与修正,Ellermeier((pp.174-177)列出了主要的看法。

224 参:A.Schaffer, 'New Light on the Three-Ply Cord,' A. Malamat, Eretz-Israel 中,vol. 91969, pp.139, 159-160

225 参传十一2的注释以及引证的数据{\LinkToBook:TopicID=178,Name=A. 信心的冒險(十一16}

 

5. 孤立造成愚昧(四1316

  13. 下一个单元与孤立(四78)和友伴(四912)的主题有关,因为13节继续强调自以为是和愈来愈孤立的愚昧。曾有许多人尝试分辨这几节的人物是指谁,但没有一种说法完全令人信服226。这种现象太普遍了。

  在旧约中一般认为,智慧会随着年龄和经验递增,而年长者是当受尊敬的(利十九32)。然而有时年老的人亦可能丧失智慧(伯十二20),年轻人比长老更有智慧(诗一一九100)。以利户的态度十分平衡,他先听年长者说话,却不以为他们是绝对无误的,因为神的灵可以使人有智慧,超过他的年龄(伯卅二411)。

  传道者将同样的观点应用在一位不知名的王身上,也许这角色是假想的。他曾纳谏(却不肯再纳),如今却因“他自以为有智慧”(箴廿六12)而越来越孤立。整个过程是不自觉的,正如不肯知道一词所隐射的(见 NIVRSVNEB 将知道省略)。

  在此情况中,一个出身卑微227的年轻人能胜过他。这个字不是“青少年”,而是“年轻人”,因为它用在十七岁的约瑟身上(创卅七30),也用来形容替罗波安出主意的四十多岁的人(王上十二8,十四21)。AV 译为小孩是错误的。GNB 1314节断开的二句谚语并入一个长句子中,到15节便完全失去正确性。

  14. 这一节困难的地方是在于他的含糊。解释的方法之一,是:因为他(这年轻人)已从监牢中出来228成为君王,虽然他(这年轻人)在他的(年纪较大的王)国中生来原是贫穷的(叁 NASV 版)。这似乎是最可能的译法(哥笛斯和亚达斯认为如此),因为14节的贫穷人与13节的贫穷却有智慧的人为同一人;而国中所隐射的王与13节的王相同。对于这一类含混不清的句子,最好的办法似乎是使钥字保持一贯的意思229。若是如此解释,则本节告诉我们更多这年轻人的卑微身世:每一件事都对他不利,唯有智慧助他登上宝座。

  15. 这一节可能译为:“我见日光之下一切行动的活人,都随从那第二位,就是起来代替他的少年人”(NIV 与此相似)。第二位少年人带来一些困难。有人以为是指另外一位,第二位少年,当第一位少年人老的时候,旧事又重演(巴顿尝试如此解)。另一些人认为这里太过复杂,便将第二位省略,视为抄写之误。第三种方法是将老王当作“第一位”,年轻人为“第二位”,而翻译如上,“第二位,就是……少年人”,虽然希伯来文很少如此。第一种解释使这一段过份复杂;第二种解释没有原文可资证明;第三种最令人满意。

  16. 百姓多得无数接下去是一个同位格的句子:“所有都在他面前”。这种表达很难懂,但金司博指出“在面前出入”,是“引导”的意思(参民廿七17)。刘普德所译:“那些跟随他的人”便是采取这种想法230。虽然这位年轻的王得到大多数人拥护,但却不长久。人是易变的,他们可以在新王莅临时挥动棕榈枝,几天之后却喊着:“钉他十字架!”

  最后一句话总结了传道者的观点。这一件小故事更进一步证明了这世界的虚空,若想要理解它,必定满遭挫折。在最后四节中,我们看见另一种逐渐孤立无伴的形式:那位王愈来愈刚愎自用,认为不需要别人的建议,因此失去民心,新的政权取而代之。虽然新王出身卑微,群众却一直拥戴,但他也将渐渐年老,并同样会因自我孤立而被人遗弃。

 

226 Gordis 列出八个可能性,也见 K. D. Schunk, 'Drei Seleukiden im Buche Kohelet', VT. 9, 1959, pp.192-201; W. A. Irwin, Eccles. 4, 1316', JNES 3, 1944, pp.255-257; Ellermeier,  pp.217-232. C. C. Torrey'The Problem of Ecclesiastes IV. 1316, 'VT,  2, 1952, pp.175-177)主张它是从传十1617错置于这里,但这种说法没有证据。

227 E. A.Speiser 翻译 miske{n 为“被剥削者”,并与在汉摩拉比法典和马里文件中的 muskenum,“国家的附庸”相比较,因他持有采邑所以必须承担起某些繁重的责任和限制(Oriental and Biblical Studies1967, pp.332-345, esp. p.343)。也叁 CPIQ; p.206

228 Barton 认为在此是指“叛乱者的房子”(敌对的世代),叁 Gordis Gk35d),他证明“监牢”是正确的。

229 因此“他……他”是这位少年人;另有一些人认为第一个“他”是少年人,而第二个是指王(根据 Gordis, Levy 亦是如此),或两者皆指王(Kidner)。

230 Gordis NASV 认为这句话是指以前的世代,“所有在他之前的人”。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