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传道书第七章

 

逆耳忠言(七1-9

这一段是由连续六句简短的言论(大概是格言)构成的,每句都用典型的智慧书形式的一种──‘甲胜于乙’(请参四9及以下的注释──有益的忠告{\LinkToBook:TopicID=115,Name=有益的忠告(四9-16})来表明。这些言论都经细心挑选,以阐释一些极接近Koheleth思想核心的事情。有时他给它们加上他自己歪曲的评语。这些言论往往比任何译文所表达的更加强烈。标准修订本译的第一句译文──A good name is better than precious ointment(美名胜过贵重的膏油〔译按:中文本作‘名誉强如美好的膏油’〕)──用了八个英文字;希伯来原文只用了四个字。英译隐藏了‘美’和‘贵重的’都是同一希伯来字却作不同翻译的事实,而且在希伯来文中在译作‘名’与‘膏油’的字眼中有发音类似的双关语。现在试说一说那句希伯来语:tov shem mishemen tov

现在让我们简略地依次看一看那六句话。

第一句说,‘美名胜过贵重的膏油’(第1节),这句话提醒我们有些东西(重要的东西),我们或者有或者没有,若是没有,便没有任何东西能代替它们。它们不是金钱能买得到的。你会宁愿是哪一种人呢?有诚实和正直名誉或声誉的人,得以傲然直视别人,或是有金钱能买到一切的人,却被别人视为寡廉鲜耻而不可靠的呢?然而这句话里面可能还有另一种隐意。一个孩子一生下来便给他起了一个名字,这名字极可能表明这个孩子已带来的幸福或这孩子将来的希望。因此亚伯拉罕和撒拉称他们早就希望得到的孩子为以撒,就是‘他笑’的意思(请参创二十一3-6);同样,我们可以给一个女孩起名Felicity(幸福,或巧妙)。另一方面,贵重的膏油是与死相连结的。这令人想起马可福音十四章三节及以下各节的那个故事,在那里说到在伯大尼长大痲疯的西门家里,有一个女人把一瓶贵重的香膏浇在耶稣的头上。祂用如下的话涂抹人们对她过于浪费的非难:‘她是为我安葬的事,把香膏预先浇在我身上’(可十四8)。人生的日子,连同相关的给孩子命名,是比人死的日子连同膏抹的膏油更快乐的特别时刻。极可能Koheleth是用他歪曲过来的评语把这话调转过来,指死日胜于生日(请参四2-3)。

这种思想引致第二和第三节的第二第三个言论,在那里Koheleth再次引进人生中我们决不能规避或耸肩抖掉的唯一一件事实──死亡不可免的事实。他提醒我们,有些事是我们在与忧伤面对面(即在‘遭丧的家’)时学到的,那是我们在喜乐中(即在‘宴乐的家’中)无法学到的。试想一想我们典型的家人团聚。我们团聚庆祝一个孩子出生或洗礼,一个二十一岁的生日或结婚纪念。在这样的特别时刻我们的思想自然是喜乐的,想到人生中丰富的可能性,想到我们将来的愿望──而且确实是这样。但我们再次在一个家人的葬礼中相遇。我们的思想那时便不同了;我们联想到人生命的脆弱,想到我们都要来到人生的尽头。但‘面带愁容,终必使心喜乐’(第3节)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可能现代英文译本以‘心’(heart)指‘心思’(mind)是正确的,并把它译作忧愁‘可能使你面色悲哀,但它使你的悟性敏锐’;它教导你可能在其它方面学不到的事情。然而有个奇特的事实是,许多人从他们自己的经验中可以作见证的;就是在忧愁里能发现一种深藏的喜乐意识,是没有什么能摧毁的。Koheleth在他所认识的人们生活里极可能遇过这种情形。当我们能与保罗一同说,我们属地的身体不过是暂时的帐棚,我们向着‘神(自己)所造,……永存的房屋’(林后五1,现代英文译本)进发时,有一天它会拆毁。那时的喜乐必然增强,无可测度。Koheleth没有这样的盼望,但他知道与智慧人的见地对比之下,以肤浅的喜笑层面过活,是愚昧人的记号。

这便带领他领悟到第四句论‘智慧人’和‘愚昧人’特色的言论(第5节)。在智慧人面前并不是时常都感到舒服的。他们有责任告诉你一些恰中要害的真理,是逆耳忠言。另一方面,愚昧人不会令你烦恼。他们更可能恭维你,歌颂你。箴言用朋友和仇敌之间的对比意义,道出差不多完全相同的要点(廿七6):

朋友加的伤痕,出于忠诚;

仇敌连连亲嘴,却是多余。

第六节藉着译作‘荆棘’和‘锅’那些原文发音类似、非常有效的双关语,现出愚昧人真面目;而且同样的发音,的确在第五节译作‘歌’的那个字上重复。愚昧人的笑声好像‘烧荆棘的爆声’被人当作在锅下烧的柴一样加以忽视;它既噪闹,又毁灭自己。我们的谚语‘空桶声宏’差不多表明了同样的要点。当然我们不会那样的愚昧,会吗?我们自然认为自己是那些通达事理的人,我们明白人生的一些事情,那就是说是Koheleth的想法中的‘智慧人’。彷佛是响起警告一样,Koheleth指出甚至智慧人都有他们的弱点。试探无人能免。甚至智慧人会屈服,滥用他们有的权力,或变成易受贿赂(第7节)。人总是容易看着那些已出毛病的人说,‘我绝不会那样;我不是那种人。’然而我们都有我们的破口,我们从不晓得某些情况下可能作或不可能作的事。有一句犹太人的古谚说,‘切勿自恃至死。’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祷告,并要祷告,像耶稣教导我们的:

‘……不叫我们遇见试探,

救我们脱离那恶者。’(太六13,新英文译本)

和第句格言出现于第八节,而且连结在主题上。我们大家都知道人因热衷某事,不论是得到一个新的宠物、学习一种新的乐器、或作基督徒义工,都会迅速激动起来,但热诚会渐渐减弱。那并非如他们所想的那么容易;意外的障碍或随之而来的困难夺去他们的注意。因此他们便放弃,他们必看不到那些事情有成就、值得做的结果。Koheleth说──可能我们大多数人都有那种情形──那是不好的:‘事情的终局,强如事情的起头。’还有别的人,他们作某事,一直作得很开心;后来有人批评他们,便极其愤怒高视阔步走了。他们的自尊心受冒犯:倘若那是某某仁兄所想的话,那让他自己去做吧。Koheleth说,那也是不好的。要忍耐,要锲而不舍。容易烦恼、愠怒或怀恨,是愚昧人的记号。正如箴言上说的(十四17,现代英文译本的译法):

轻易发怒的,行事愚妄;

智慧人保持冷静。

这与新约最接近智慧书的雅各书说法一致,那里告诉我们,‘你们各人要快快的听,慢慢的说,慢慢的动怒。因为人的怒气,并不能促进神正确的目的’(雅一19-20,新英文译本的译法)。下一次你受到试探,令你厌恶要放弃某事,或发怒突然离去,要记得Koheleth说的话(第8节,现代英文译本的译法):

任何事情的终局胜过它的起头。

忍耐胜过骄傲。

要明智(七10-14

Koheleth,像很多其它智慧教师一样,对自己的见地是坚定不移的。他不诱导你作白日梦或建造属灵的空中楼阁。如果这是你所要的,试在别处找吧!他恳请你对人生要明智。

(一)对过去要明智。有人(向来总是有人)──抱怨当今世界或社会或教会的可怕情况;他们渴想回到他们所谓‘以往的好日子’。他们告诉我们,那时的教会,每星期日都满了人,作儿女的从不顶撞他们的父母,对就对,错就错,人人都知道二者之间的区别。Koheleth对此的评论是:‘那是无聊语,是胡说。’正如现代英文译本译的第十节说的:‘决不要问,“唉,怎么以往的日子事情是好得多呢?”那不是聪明的问题。’那不是聪明的问题,因为以往的好日子在许多方面是以往的坏日子。许多人憧憬活在百年前维多利亚时代稳当的理想社会中,倘若梦想成真,便会带着当时一切的难题迅速逃回到今天的时代里来。我若活在百年前,我会因撰写像本书这样的书,被视为异端,而有受审之虞。对于一百年前格拉斯哥市大多数的人来说,所过的生活要比今日的冷酷得多,有我们面对的一切剥夺的问题。把以往的好日子加以传奇化,就像任何逃避今日挑战和机会的方法同样有效。

(二)对你自己此时此地的生活要明智Koheleth说,要享受生活,你就需要两样东西──智慧和金钱(11-12节)。在他看来,智慧和金钱,都是他要得到的人寿保险单,使生命有保障的必需部分。在他看来,并没有神圣贫穷召命这回事,也不舍弃属世所有财产,你便会发现人生的秘密。他要智慧带来的安全,这智慧帮助你看清生活的方向(请参二13及以下)。他要物质财产带来的安全;他看不见这两样东西之间有任何矛盾。我们大多数人也看不见我们日复日过的生活方式有任何矛盾;我们也不应看见有矛盾。这是我们大多数人心目中基督徒受托的实质:我们有一定的收入,我们享用物质财产,而且我们必须在神管治下负责任地学习使用那些财产。没有理由把这里的经文加以更改,为的是要像新英文译本的译法一样说,‘智慧胜于财产……有智慧为你后盾比有金钱更好。’那可能是某些唱高调的道德家和传道人要他说的。那并不是他所说的。他做的全然明智。

(三)人生,正如他十三、十四节对我们说的,是神定规的,希望它会出现其它情况是没有用的。你必须准备逆来顺受,有‘遭患难的日子’、有‘遇亨通的日子’,二者都需要适应。你决不能知道明天将要发生的事。他说的话,与我们发现在路易威廉(William Freeman Lloyd)所写赞美诗歌词中充分表达的意思很近似:

我的时间在你手中,

不论它们情况如何;

或乐或苦,或暗或明,

在你似乎都是最好。

然而神离他是那么遥远使他感到沮丧,会阻碍他同念下一节:

我的时间在你手中,

我又何须怀疑、恐惧?

我父的手绝对不会,

使祂孩子流冤枉泪。

他相信神的保佑,却较旧约别处我们所见的(请参诗一三九;赛四十九14-15)坚定得多;而且内中深意,尚未透过‘被钉的耶稣’恩典揭示出来。

不可试探神(七15-22

我们从一直萦绕历世历代信徒思想的难题开始。倘若这是神的世界,为什么善良而又虔敬的人似乎往往得到不公平的待遇,然而邪恶而又不敬神的人却兴盛呢?我们发现这是几篇诗篇问的问题(例如诗七十三);这也是约伯问的问题,尽管那些朋友出自宗教热诚坚持这不是严重问题,他仍继续问,并且要求解答。对Koheleth来说,这不是一个问题;它只是一个事实(第15节),从这个事实他推断出一直被人视为愤世嫉俗的结论──既不可太善良太智慧,也不可太邪恶太愚昧。由于行‘义’或行‘恶’既都不保证什么,那么无论哪个方向都不可过分。那正常而又明智的生活,必是二者的混合体;而且宗教会为你解清那些账目。

正如一位注释家建议的,这是否指‘低劣而只顾自己利益的一般见识’呢?也许……也许那不过是一般还过得去的人士的光景,即使有时瞎填报税单,还不致想谋杀自己妻子;即使常上教堂,还不致为他人而牺牲自己或自己的舒适。既非作殉道士之材也非作罪犯的料子。但我们之中有很多就是以上所述的平常人。Koheleth以引人注意并挑战的方式陈述他的事例,难道不是警告我们某件大家都太容易忘记的事情么?那往往是‘特别好’和属灵的万事通,就是十六节那过于自逞智慧的人,正如那些最堕落、最寡廉鲜耻的恶棍,他们对自己和别人的威胁不是同样大么?引致十字架大事件的,当中只有少数是歹徒;倒有很多好人,犹太人那些诚实的领袖十分确定他们是对的,耶稣只能被视为对他们所代表的神所赐的理想有威胁。既然Koheleth看出‘行义过分’和‘行恶过分’的人,同样具有潜在的危险性,为什么我们不给他击节赞赏呢?面对人生在道德上无法解答之谜,他居然说‘别紧张,看开一点!’便不足为奇了。

那并不是Koheleth怀疑智能的价值。他决不会怀疑。他说,智慧使智慧人‘比城中十个官吏’(19节)更有价值。这里他心目中可能想到那‘十大议会’,在他当日希腊化城市中,他们通常负责民政事务(那些不想劳动的人最喜爱的一种消遣)。若然,很难说他对当地政界人士是否有点冷嘲热讽、或是否称道他们的用处,却断言智能比本身价值要求更多。我们决不可让自己对那些政界人士的观点,渲染我们在这一点上的判断!智能是有价值的……不错,但不要要求十全十美,你找不到的。Koheleth说,没有一个人是时时毫无瑕疵的:人人都犯错误。我们不应把二十节解作会有任何深湛的神学意义。Koheleth只是警告我们不要到处要求或期望十全十美。若这样做,便易于迷惘。他说,也不可尽信你听见的一切,否则你便易于受到伤害。我们之中毕竟有谁能诚实的说,我们从未出口伤人呢(21节)?

在这一切之中,我们是在听取与自己不了解的世界达成协议者的话,因此若为自己或别人作太多要求,便看不到这要点了。

徒劳无益的寻求(七23-29

在一章十三节,Koheleth告诉我们,他曾从事一次考察的旅程,要寻求人生种种的意义。他曾旅行到陌生的地方,并得到一些始料不及的结论。现在他给我们他对那次旅程经过熟思下的判断。他旅行的目的,寻求智慧的宝藏,以为智慧能提供开启人生一切秘密之钥,已证明是难以捉摸的。他曾寻求,却未能发现。那宝藏永远在他的理解之外,深而又深,‘深过人能测度的’(24节,新英文译本的译法)。这使我们联想到约伯记二十八章(12-14节直译)那首咏颂智慧的诗章。它论到人的成就,然后便问;

然而智慧有何处可寻?

聪明之处在哪里呢?

通往智慧之路无人得知,

在活人之地也无处可寻。

深渊说,‘不在我内,’

沧海说,‘不在我中。’

智慧非用黄金可得,

也不能秤白银为它的价值。

Koheleth对那些话说‘阿们’,但他下一步是否接受约伯记二十八章二十三节的话,并以安静的确信,说‘神明白智慧的道路,晓得智慧的所在’么?

约伯记二十八章二十八节,神对人说,‘(看哪)敬畏主就是智慧;远离恶便是聪明。’这卷传道书以非常类似的语调作结,邀请我们过单纯信仰和善良的生活:‘敬畏神,谨守祂的诫命’(十二13)。然而在这卷书中还有极多别的地方暗示Koheleth的心思极其烦乱,并没有这种信心(参十二12-14的注释──警告信号{\LinkToBook:TopicID=136,Name=警告信號(十二12-14})。他在这里当然不表明这样的信仰。他只能说,到旅程的末了他空手回家。

宇宙之谜,仍然是不易了解和未解答的,他把聚光灯转到(25节及下各节)描写人性以及人类关系的偏差和愚蠢上。他得到一非常苛刻而有偏见的见解。东方男性强烈的沙文主义条文贯穿旧约。我们特别在智慧文学中听见极多男人论女人的见解,但很少女人论男人的见解(我们将要看见雅歌是例外。)许多论女人的见解是非常不值得恭维的:

宁可单独住在旷野,

而不与争吵使气的妻子同住!

(箴二十一19,新英文译本的译法)

大雨之日连连滴漏,

好使气的妻子就像这样。

(箴二十七15,新英文译本的译法)

然而这种偏见已被对那位贤能妻子,当然是妇解前典型同情的生动描写平衡了,例如箴言三十一章十节及以下各节,和传道经二十六章十三节及以下各节。

像日头上升到主在的高处,

贤妻的美丽在她井井有条的家中也是如此。

(传道经二十六章十六节)

Koheleth的见解毫无妥协余地,是不值得恭维的。他声称,他与妇女们的经验是‘比死还苦’(26节)。你若逃过她的掌握,便算幸运儿。他发现无一妇人达到他期望的水平。在这样苦毒的评论背后包含什么呢?他受束缚于好使气的妻子吗?他曾卷入某些不幸的性牵累,使他对异性的观点变为乖戾吗?我们不知道。看来他似乎会在心灵中赞同初期教父之一的评论,那个教父说,撒但既剥夺了约伯在生命中一切在他看为宝贵的,却给他留下他的妻子,因为撒但认为在征服神这位圣徒的工作上,她会大大协助他!倘若他对妇人有偏见,他对男人的偏见也少不了多少。无一妇人曾达到他预期的水平,而‘一千男子中’,他只‘找到一个’(28节)。在统计学上并不会留给人深刻印象。我们只会感到奇怪,他还有哪一种人作伴。这种情形他自己的过错有多少呢?他是否太冷漠,在理智上太愤世嫉俗,不屑介入持久且有意义的人际关系?你可能费很多时间设法分析生活,却忘记了怎样过生活。

然而在一件事上Koheleth是清楚的。人若弃绝你,而人性的偏差令人困扰,怪责神是没有用的。从我们在创世记一至三章所见那些创世故事的推论,他强调神‘造人原是正直’,倘若一切都出了毛病,那是人自己的过错,‘他们寻出许多巧计’(29节),或如现代英文译本的译法说的,‘我们已使自己变得非常复杂了’。在古代世界,为在人类中猖獗的邪恶怪责神明,是够常见的,正如今日的人除了他们自己以外,会怪责‘那些星’或‘撒但势力’或‘制度’或任何别的东西一样。Koheleth一概不怪责。他说,不必看你周遭的一切;要看创世记二、三章伊甸园故事中生动描绘的实情,要看人滥用神赐予的自由的事实。──《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