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传道书第十一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十一1-6

这一段开头的一节,是著名而被人引用极多的一节,尤其是在标准修订本以及初期英译本中出现的形式。它通常被了解为恳请人要慈悲或慷慨,甚至这样的慷慨不见得会有预期的收获。不论如何要慷慨:你决不能断定,也许‘日久’,在将来某个时候你会得着报答。但这并不是邀请你慷慨好叫你可以得到报偿。那是有背于真正慷慨的精神的。像是宁可计算一片片面包称一称、看看是否应该把一片送给人,好过把你的面包撒在水面。当你慷慨时,你并不期望报答,但它往往以预料不到的方式临到你。那些慷慨的人过着为别人而舍己的生活,他们发现处于困穷时,还有一大批朋友。那些自私的人,没有体恤别人的心,终于发现他们可以拥有很多这世界的财货,而无真正的朋友。请阅读狄更斯(Dickens)所写的小说圣诞颂歌(Christmas Carol),叙述啬刻汉史克禄奇(Scrooge)先生,从‘好榨取、剥削,为利不惜歪曲、攫取,贪婪而又贪心的老世故的罪人’,变成‘心中欢笑’的人。那是他愿意把粮食撒在水面、并‘分给七人,或分给八人’之际,就是说,发生于分给许多人的时候。

大多数其它现代英译本对这一节有颇为不同的看法。新英文译本作‘当将你的谷物送到海外,到了时候你会得到报答。当把你的商品分配给七个、也许八个商业冒险中,由于你不知地上可能发生什么灾祸’(请比较现代英文译本的译法)。你若经商或贸易,你必须准备冒风险。做出口或会全军覆没。然而你若智慧,你会把风险分散:你不会孤注一掷。你决不知道何时或何处恶运临头。也许第一节我们是在讨论与我们所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相似的谚语。这也适用于商界,但它也可能与我们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

第三、第四节,使我们联想到人生中有些事情完全在我们控制之外。我们对它们无能为力。乌云蔽空。即使我们要去沙滩野餐希望天气好,并如此祈求,雨眼看就要下了。一棵大树开始倒下来。告诉它你喜欢它倒在反方向的地方,那是没用的。它要倒下的所在早已决定。我们与事实妥协才是明智的。人生有些事情我们无法加以控制。耗费时间巴望可能发生别种情况、或说那些事情若是不同就好了,那是没用的。有人引述一位妇人的话:‘我接受世间一切,’喀莱尔(Thomas Carlyle苏格兰散文家兼历史学家。编者注。)的回应是给迦得的回答,‘迦得,她的见解更佳!’我们无法选择生在哪一国或哪一家。我们无法决定活到什么岁数──除非我们决定自杀那又不同。我们无法改变我们的肤色或我们的智商。我们无法停止时间,或阻止岁月不迅速飞逝。这些事情不由我们选择。

有别的事情是我们能作而且必须作的。有些决定是我们日复日要采取的。我们经常找借口把所知道今天应做的事延期到明天,又往往发现明天也没有做。因此Koheleth说,我们像农夫往外望,决定不在那块田撒种,因为风向不对,或看天空中的云,断定天气不够稳定让他收割。因此我们延期又延期,直到为时已晚。我们延期,等待理想的时候来临,确信它来时我们必定会认出来。也许它永远不会来。Koheleth说,要记得:有太多我们不知道的事和无法知道的事。在这里他用希伯来字ruah不同意义的双关语,这个字在第四节正确地译作‘风’(请参八8的注释──是的,长官{\LinkToBook:TopicID=124,Name=是的,長官(八1-9})。

可能风的意思一直继续至第五节,这种情形你可以取法标准修订本注脚的解释:‘因你不知道风的方向,或骨骼在孕妇的腹中怎样生长。’另一方面,ruah可以指灵或生命,这种情形现代英文译本给了我们简洁的意译,指明我们不能‘了解新生命在孕妇腹中怎样开始。’Koheleth说,在人类的经验中有些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像生产的奥秘(或风和生产的奥秘)。我们也不能声称知道‘行万事之神的作为。’

我们若要等到我们绝对确知神要我们做的、并准确知道祂要我们何时去做,我们就要等待很久。那不是现在就坐下来什么都不做的借口。不可像那个农夫,等待风改变方向。要早上和晚上都出去撒你的种子(第6节)。换句话说,要赶快,要加倍努力:你无法保证有结果,但你若殷勤,尽量利用临到你的机会,就会增加你的可能性。回顾一生看见一系列错过的机会,并想‘我若作了那事就好了’,没有比这更令人哀伤的了。要作你所要作的,作你所能作的──现在就作。

按我们日常生活的意义来说,这是正确的常识。按我们信仰的意义来说,这也是有时我们躲避的真理。把信仰与顺服分开简直太容易了。我们能说服自己,我们很难相信某些关于神的事,其实这时难题根本在我们身上。十九世纪苏格兰传道人兼作家麦唐纳(George Macdonald)这样说:

‘不要问自己你是否相信,倒要问自己今日是否做了一件祂说去做的事,或一次不做祂说不可做的事。倘若你不做任何祂叫你做的事,却说你信或甚至要信祂,那就的确是荒谬的。’

生命礼赞(十一7-10

Koheleth一直都提醒我们,说有很多事情都是我们不知道的,对许多问题我们都没有答案。然而有一件事我们确实知道:就是生命本身,生命这‘光’,他形容这光是‘佳美’而又‘可悦的’。Koheleth说,为这生命,我们应当感激,为我们活的每一年感激,不论我们的生命会活多久。

弟兄,有夜有日,二者都是美事;弟兄,有日、月、星,一切都是美物;照样,在荒地上还有风。弟兄,生命是非常佳美的;谁会想要死呢?

倘若在布罗(George Burrow)的这些话语中,有浪漫主义的笔法的话,在Koheleth的话语中便没有。谁会想要死呢?Koheleth并没有问这个问题,他指那是事实,无法逃避的事实,就是生命不论多么佳美,‘黑暗的日子’正来临,那些日子会比赐给我们在这地上光明的任何日子都长。Koheleth说,只要生命还在,就要抓住生命的佳美,因为死亡必定带同一切毫无意义的虚空──hebel──而来。

从这一点来看,他对年轻人有一个忠告(9-10节)。要善用你的青春;要享受青春,‘行你心所愿行、看你眼所爱看的。’这并不是邀请人去满足每一种爱好,或追随目光流转被牵引而行。他说的‘心’,与保证自我控制的心思极相似,而且‘看你眼所爱看的’是对生命锐利的评估,是他期望每一个明智者都会有的。我们也不可误解他在第九节最后的说明,‘为这一切的事,神必审问你。’Koheleth在这里极不可能想到越过今生的任何最后审判。倒不如说,他在强调我们生命此时此地所作的关系神的事,祂要我们对祂赐与的恩赐负责。倘若年轻人不善利用他们的青春,神要知道是什么缘故。

贯穿这一切之中的乃是对人生非常肯定的看法。Koheleth不想年轻人被‘心中的愁烦’、不必要的忧虑或绝望所损,或被‘肉体的痛苦(译按:‘痛苦’中文本作‘邪恶’)’(那就是肉体能带来的麻烦,可能暗暗警告人不可任性放荡)所伤。有一句拉比的名言:‘别为明天的忧虑而忧虑。你不知道一天会带来什么。也许明天你已不存在,因此你是在担可能不存在的忧虑。’那东西无论多么佳美,都太短暂,为什么加以损伤?青春和‘一生的开端’或许是‘壮年’(新英文译本的译法)不能常驻。这不过是hebel(虚空)的另一例证。同样的心情反映在莎士比亚所著第十二夜Twelfth Night)的一首诗歌中:

什么是爱情?它在来世便没有了:

现今的欢乐有现今的笑声;

要来的是什么仍属未知之数。

在迟延之中的不会很多;

然后甜密的二十年华便来与我们吻别,

青春是不会持久的东西。

‘青春是不会持久的东西’……‘要来的是什么仍属未知之数。’莎士比亚和Koheleth都不要人把这些话当作忧郁或懊悔之语。相反地,它们是一种激励,要人今日活得丰富,感激地接受今日带来的机会。耶稣邀请我们对我们一生的“现在”采取这一种积极的态度,神知道我们一切需要,我们要投入神国度更广的事奉里:‘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明天会照料它自己。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太六34,新英文译本的译法)。──《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