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传道书第五章

 

第五至第六章

  这两章的中心是反省劳碌之果效,主旨在于说明增添赀财,不但不会使人心知足,反而使人增多烦恼,况且所得之赀财是很容易会失掉的,物主得不着什么好处。因此,为财物劳碌而得不着享用,犹如为风而劳碌(五1017)。传道者重复他在二章廿四至廿六节的主题,劝勉人享用劳碌的果效。人得着财物,并能吃、喝与享受,一生喜乐(五1820);这是神的恩典。在第六章中,作者引入一个新的观察,就是人既得着赀财,但没有享用的机会,这是极大的祸患(六16)。最后,该段再次讨论前面所提的一个问题,就是人心不足的问题(六79)。若劳碌是为了满足人的欲望,但人心却永远得不着满足,这是虚空。

  该段开首的七节在表面上与全段的主题无关,在神面前增多言语是愚昧的事,可能上下文的关连在增多的观念上:事务多,就令人作梦;言语多,就显出愚昧(五3),货物增添,吃的人也增添(五11)。从形式上而言,五19是传道者以第二身单数之命令式向读者说话:你到神的殿、要……,你在神面前不可……、你向神许愿……不可……等等。传道者指出人生不同层面上,都有虚空的成分,他警戒世人避免宗教上的虚空;智慧之子要特别留心敬虔的事。他阐释自己对进殿(五1)、祈祷(五23)及许愿(五47)三方面的见解。

  第五至第六章除开首五17与结尾六712外,中间分为四小段,每段皆以见开始的:(一)你若在一省之中见……(五812);(二)我见日光之下……(五1317);(三)我见为善为美的……五1820;(四)我见日光之下……(六16)。本章第一、二小段合成一段,中心思想是“欺压,不足与得失无常”(五817)。第三、四小段是从正、反两面说明享用所得的乃神之恩(五18∼六6)。

{\Section:TopicID=190}一 宗教与敬虔之事 五17

{\Section:TopicID=191}1

你到神的殿,要谨慎脚步,因为近前听,胜过愚昧人献祭,他们本不知道所作的是恶。

  谨慎脚步 意即“认真”和“留意”,不要将圣殿崇拜看成习惯,因而失却真诚谨慎的心。在神的殿里,要留心听讲神的道。听:包括听闻与顺从。正如撒母耳记上十五22:“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参摩五2125;弥六78)。单以献祭来讨神喜悦的人是愚昧无知的,他们却不知这种行为是恶的。他们本不知道所作的是恶,意思不大清楚。参考其它译本:“因为他们只知作恶”(思高本);“因为他们不知别的,只知作坏事”(吕译本)。换言之,那些愚昧人都是作恶的人;“胜过那些不明是非的愚蠢人去献祭”(现代本),愚蠢人不过是不明是非者。或可译作:“他们是不知如何作恶的”,意指他们不是恶人,祇是他们不是诚心敬拜,以为可用献祭取悦神,故此成为愚昧人。

{\Section:TopicID=192}23

你在神面前不可冒失开口,也不可心急发言,因为神在天上,你在地下,所以你的言语要寡少。事务多,就令人作梦;言语多,就显出愚昧。

  在神的殿里祈祷不可随意开囗说话;急不及待,喋喋不休地说冗长的话,并不表示敬虔。即如所顾虑的事务多,就容易令人作梦;言语多,便显得不知所谓了。言语多,就显出愚昧,原文可译作:“愚昧人的声音在言多中。”因为神在天上垂看世人(诗十四2),并随着祂的旨意行事(诗一一五3)。

{\Section:TopicID=193}45

你向神许愿,偿还不可迟延,因他不喜悦愚昧人,所以你许的愿应当偿还。你许愿不还,不如不许。

  申廿三2123详述许愿之例。所许的愿应当偿还,而且要按时还愿,不可迟延;五4上与申廿三21上相同。传道者认为许愿而不还愿的人是愚昧人,且不蒙神喜悦;因此,应当格外小心,不要轻率许愿。耶弗他向神许愿(士十一30313435),终要还愿,便是一个好例子。因为按照旧约律例,向神许愿是不能挽回的,定要还愿。

{\Section:TopicID=194}67

不可任你的口使肉体犯罪,也不可在祭司面前说是错许了,为何使神因你的声音发怒,败坏你手所作的呢?多梦和多言,其中多有虚幻,你只要敬畏神。

  使肉体 近代译本多作“使你”(现代本、吕译本、思高本)。犯罪:或译作“受定罪”(吕译本),跟早期犹太传统中的他尔根(Targum)见解相同,即“受审判”或“受惩罚”的意思。全句大意是不可让你的囗使你有罪,因而受审判及制裁。在祭司面前:原文是“站在使者面前”,“使者”与“祭司”相通的(玛二7);但希腊文七十士译本及叙利亚译本用“站在神面前”。为何因犯罪招惹神的审判,破坏了自己手所作的工呢?传道者劝诫人要谨慎,不可随便许愿,让自己的口招惹祸患。第七节转而劝勉世人要敬畏神,六、七两节以“言语”为题连结起来的。吕译本及现代本较清楚交代上下文的关系:

由于事情多,梦就多了,就有许多虚虚幻幻的事;但你呢,只要敬畏神。(吕译本)

不管你作了多少梦,做了多少空虚的事,说了多少话,你必须敬畏神。(现代本)

  现代本中的“不管”来自希伯来文的前置词 be (希伯来文字典 Brown, Driver and Briggs 第九十至九十一页)。全节的中心是劝导人敬畏神。

二 欺压、不足、得失无常 五817

{\Section:TopicID=196}89

你若在一省之中见穷人受欺压,并夺去公义公平的事,不要因此诧异,因有一位高过居高位的鉴察,在他们以上还有更高的。况且地的益处归众人,就是君王也受田地的供应。

  这两节经文意思不大明确,上下文关连也不大清楚,第九节内容含混,试比较其它译本:

甚至君王也倚靠田地的出产来供应。(现代本)

但君王对国家,对有耕种之田地的,大体来说,总是有益处的。(吕译本)

国家全面的利益,在乎有一位关心农业的君王。(思高本)

  归众人 吕译本作“大体来说”;思高本作“全面的”:第九节上半句之意是“地的收益是为众民”。下半句就是君王也受田地的供应,原文“君王是为耕种的田亩”;意思是君王的设立,是为确保所有田地得着耕种,而且保障耕农的利益,使他们得着田里的出产。参照思高圣经的注释,该两节经文的意思是:“国家有不少互相隶属的官吏,是人民的祸害,因为从上到下都产生层出不穷的欺压,横征暴敛。对官吏压迫的问题,还有一个补救的方法:就是有一位关心农业的君王,那么人民还可有所餬口的”。鉴察:原文是“看守”或“监视”,整个政府行政架构,都有严格的等第阶级,分层监视管治,而其中产生不少欺压与腐败的事。一位高过居高者和还有更高的,指分层的官吏阶级。

原文中三个“高”字,首两个用单数,译作“高者”或“居高者”,第三个是复数,可理解作“至高者”或“更高者”。在一省中所见的欺压,可能是整个国家从上到下,层出不穷的欺压一部分。这种集体贪污舞弊的现象,背后的原因在下两节所说的贪得无厌。

{\Section:TopicID=197}1012

贪爱银子的,不因得银子知足;贪爱丰富的,也不因得利益知足,这也是虚空。货物增添,吃的人也增添,物主得什么益处呢?不过眼看而已。劳碌的人,不拘吃多吃少,睡得香甜。富足人的丰满,却不容他睡觉。

  传道者讽刺贪爱钱财的人,他们贪得无厌,永不会知足。人越富有,货财越增多,“靠你吃饭的人越多”(现代本)。不但对财主毫无益处,反而增加烦恼和思虑,不能入眠;劳苦的工人,不管吃多吃少,他们总有香甜的睡眠。贪爱丰富的意思是贪爱财富。不因得利益知足:利益所指的是“收成”(利廿五1516)、“土产”(利廿三39,廿五7122022;申十四28,十六15,廿六12;诗一百零七37;箴十四4)、“进贡”(箴十16)、“财利”(箴十六8)或“家产”(伯卅一12)。劳碌的人指“劳工”或仆人,与传道书其它地方所用的“劳碌”一词有别。不过眼看而已:财主享不到什么益处,而且财富也是虚空的,他只能饱尝眼福而已。

{\Section:TopicID=198}1314

我见日光之下,有一宗大祸患,就是财主积存赀财,反害自己,因遭遇祸患,这些赀财就消灭,那人若生了儿子,手里也一无所有。

  传道者进一步说明财富的虚幻与短暂:财主虽努力积储财富,但是天有不测之风云,转瞬间,祸患临近,使他失去一切所有的,变成一贫如洗的穷人:不单没有什么可留传给子孙,而且自己也可能朝不保夕。丧失钱财,可能有许多原因的:生意失败,惨遭抢劫,天灾战乱等,皆可导致失掉赀财。财富不常,致财主终日忧虑和烦恼,心理上和精神上受到很大压力。因此,财富并不能给财主带来肯定的益处,况且他的子孙也无法享用它,这实在是一种悲痛的事。祸患:在这两节中出现两次,原文用不同的词,第十四节的用语与一13的“极重的劳苦”一样,意思是不幸的事情;第十三节与第十六节的“大祸患”,指极重疾病之患,第十七节译作“病患”。

{\Section:TopicID=199}1517

他怎样从母胎赤身而来,也必照样赤身而去。他所劳碌得来的,手中分毫不能带去。他来的情形怎样,他去的情形也怎样,这也是一宗大祸患,他为风劳碌有什么益处呢?并且他终身在黑暗中吃喝,多有烦恼,又有病患呕气。

  人赤身从母胎而来,在世上劳碌工作,辛苦耕耘,但当生命结束,却只得空手而去,不能带些什么离世。约伯也有近似的见解:“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伯一21上),继而约伯称颂神:“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一21下)。传道者却因此悲叹,人为风而辛劳是没有什么益处的,也是徒劳无功,得不偿失,而且还会遭遇劳碌生活中不少烦恼和病痛。在黑暗中吃喝:一说财主过分节俭,不常点灯,所以常处于黑暗中;但从喻意上看,黑暗代表死亡的威胁,人终身吃喝,处在死亡的威胁下。根据古卷,可译作“在黑暗和悲哀中”(吕译本)。多有烦恼,又有病患呕气:该描写不大明确,实可译成“遭受许多烦恼、疾病和悲愤的事。”(思高本)呕气:原意是“愤怒”。

三 享用所得的乃神之恩 五18∼六6

{\Section:TopicID=201}1820

我所见为善为美的,就是人在神赐他一生的日子吃喝,享受日光之下劳碌得来的好处,因为这是他的分。神赐人赀财丰富,使他能以吃用,能取自己的分,在他劳碌中喜乐,这乃是神的恩赐。他不多思念自己一生的年日,因为神应他的心使他喜乐。

  传道者发现一件幸福美满的事,就是人在神所赐短暂的日子里吃喝,享用作工所得的财富。这是神给与世人所应得的分,若他能享受神所赐的生命中丰盛的物质,也能欢乐地生活,这乃是神的恩典。神使喜乐充满人的心,人不必为短暂的人生而忧虑。应:原文有两个解释,一解作“响应”或“答复”,或解作“充满”或“繁忙”。人的分:人所当得的东西,或赏赐,或报酬。──《中文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