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传道书第十章

 

{\Section:TopicID=259}13

死苍蝇使做香的膏油发出臭气。这样一点愚昧,也能败坏智慧和尊荣。智慧人的心居右,愚昧人的心居左。并且愚昧人行路显出无知,对众人说,他是愚昧人。

  引用一些日常的事物,说明真理。迦南一带常有苍蝇出现,令人十分讨厌。死苍蝇,代表具有破坏性的东西,会使香膏发臭,失去功能。同样,一点愚昧的作为,足以破坏智慧和尊荣。一些古卷与希伯来文经文内容有点差异:希腊文七十士译本作“一点智慧比有尊荣的愚昧更贵重”。“一个死苍蝇能败坏一碗制香者的香膏;一点愚昧也能败坏智慧和尊荣。”(思高本)“一个死苍蝇”与“一点愚昧”平行。

  第二、三节是当时流行的谚语,比较智者与愚者的异同:智慧人的心居右,愚昧人的心居左──反映出犹太人的观念。左代表邪恶,近似“旁门左道”的意思;右代表公义正直之路(参太廿五33)。愚昧人行路,显出无知:行路是指整个生活模式或行事为人,诗一1“不从恶人的计谋”,“从”与“行路”原文相同。显出无知,原文“他的心缺乏”,或“他心思也全失了”(吕译本),缺乏谨慎思考,成为无知的人。对众人说,他是愚昧人,意思是他的行为或言语,显出自己的无知。有译者认为愚昧人不单没有自知之明,而且更指别人为无知:“论到每一个人他都说:‘那是个愚昧人。’”(吕译本)

{\Section:TopicID=260}4

掌权者的心,若向你发怒,不要离开你的本位,因为柔和能免大过。

  掌权者的心 是指“掌权者的气”。若向你发怒,原文是“向你冒起”。可译作“掌权者的怒气若向你发作”。离与免,原文同属一字,意思是“停止”或“止息”。大意是指虽然掌权者、首领或上司向你发怒,你也不可立即离开自己的岗位,停止所有工作。最后一句较难理解:

因为柔顺和缓大过错(吕译本)

严重的过错也能够蒙宽恕(现代本)

因为心平气和能避免大错(思高本)

因为平心静气能止息怒火(当代本)

因为良药能止息大罪(谢氏本)

  吕译本、思高本与当代本的意思,大致相同。大意是以一种内在的修养或情操止息上级的怒气,以免做成大错。现代本将“避免”译作“宽恕”,谢氏本将“柔顺”译作“良药”。“柔顺”一词的字根是“医治”,在晚期希伯来文中,与“从容”、“松弛”、“心平气和”等词的字源相通。若译作“良药”,则与上下文不相合,传道者劝谕下层应以从容、服从的态度,平息上级的怒气(参箴十四30,十五4)。

{\Section:TopicID=261}57

我见日光之下,有一件祸患,似乎出于掌权的错误,就是愚昧人立在高位,富足人坐在低位。我见过仆人骑马,王子像仆人在地上步行。

  我见 是传道者的常用词(参一14,二14,三1016,四15,五1318,六1,七15,八910,九13)。透过实际的生活经验,传道者看见不少人生百态和社会现象,探讨其中的道理。传道者又看见一种怪异的社会现象:愚昧人得势,居于社会中的高位,贤能的人反而坐在低位上。很可能传道者遇见急剧的社会变迁,社会呈现不稳定的现象,出现一些不合常规的情况。在正常情况下,通常仆人步行而王子骑马,但现在刚好相反。这种异常的现象,是由于掌权者犯错,我们不知道是什么错误,或许由于裙带关系的风气;或是掌权者忌才的心态;又或是听信谗言,小人当道。可能传道者出身中上阶层,有固定的社会结构观念,才指出这种仆人骑马之社会现象,是一种祸患。

{\Section:TopicID=262}89

挖陷坑的,自己必掉在其中,拆墙垣的,必为蛇所咬。凿开石头的,必受损伤,劈开木头的,必遭危险。

  传道者采取相同的文学形式,讲述四个例子,表达相同的观点。布设阴险的计谋,企图陷害他人,终会自食其果。大抵四个例子说明一切意外的发生,都不是完全由人所控制的,有时人所策画的事情,不但不能实现,而且招来自身的损害或有坏影响。

{\Section:TopicID=263}1011

铁器钝了,若不将刃磨快,就必多费气力。但得智慧指教,便有益处。未行法术以先,蛇若咬人,后行法术也是无益。

  这两节经文在翻译上和解释上都有困难。第十节举出一个例子,如果铁器钝了,却不将锋刃磨快,就会花费许多气力。传道者意欲解释什么道理呢?但得智慧指教,便有益处,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参考其它译本,较易明了其中意思:

但智慧的长处是能给人成功(吕译本)

事前筹划的,是聪明人(现代本)

成功是智慧的效能(思高本)

因此,行事要有智慧,使我们容易达到成功(当代本)

除了和合本及现代本外,其它译本大意是“成功”乃智能的“效能”或“长处”,但并没有说明智慧怎样使人达至成功,或是哪种智慧才有功效。现代本则加上时间因素,“事前筹划的”,即做事有计划、有预备。若从时间角度看,经文大意是:铁器钝了,应尽快磨刃,才不致费力;及早将刃磨快,就是智慧,才容易达至成功,故最要紧的是把握时间。弄蛇前,要先行法术,蛇就不会咬人;若果蛇已伤害了人,即使施行法术,也无补于事了,行法术的人也变成无效。若从应用角度而言,铁器因久置不用,生锈变钝,如果还不将刃磨利,使用时便会花费很多气力。“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经常注意用具的保养,才能达到事半功倍之效。琢磨后的铁器好比智慧一般,时常运用智能,知识学问才会增长,发挥智慧的果效;正如行法术的人,若不向蛇施法术,也就失去效能了。总结十811的讨论,虽然人无法完全控制或预测事情的后果,但是,人仍可运用智慧去策画,作好事前的准备,容易得到成功的机会。

{\Section:TopicID=264}1213

智慧人的口,说出恩言;愚昧人的嘴,吞灭自己。他口中的言语,起头是愚昧,他话的末尾,是奸恶的狂妄。

  智慧人与愚昧人对比之下,往往低贬愚昧人,抬举智慧人,这是智慧文学的特色(参箴十32,十四3,十五2,十八7等)。原文第十二节以“言语”一词作开始,第十一节以“舌头之主”作结,和合本翻译失却原文的特色,吕译本较清楚表达十一、十二节的关连:“人未念咒语,蛇若先咬人,那么能念咒语的人就无用了。”(十一节)简而言之,第十一、十二节是用“说话”连结起来的。第十二节是十二至十五节的总论,讲论智慧的话与愚昧人的言词,智者口中的话有恩惠(参诗四十五2),愚昧人的言词招致灭亡(箴十814,十二13),都是愚昧与狂妄之言。狂妄一词的字根是“赞美”,传道书中共出现五次,赞扬自己的话是自夸之言,也是狂妄的话,导至祸患的言语。

{\Section:TopicID=265}1415

愚昧人多有言语,人却不知将来有什么事,他身后的事,谁能告诉他呢?凡愚昧人,他的劳碌使自己困乏,因为连进城的路他也不知道。

  愚昧人经常大发议论,高谈阔论,但其实他对将来的事一无所知。他身后的事(参三22,六12,七14),指末后的事或死后的事。愚昧人喋喋不休地发表意见,并没有带来任何益处,反而使自己困惓,因为他的话毫无知识。连进城的路他也不知道,意指那些最简单,众人皆知的事情,他也不知道,就更显出愚昧人的无知。另一解释是愚昧人的劳力和劳碌,只会使自己更困乏,但始终不能达到目标。

{\Section:TopicID=266}1617

邦国啊,你的王若是孩童,你的批臣早晨宴乐,你就有祸了。邦国啊,你的王若是贵冑之子,你的批臣按时吃喝,为要补力,不为酒醉,你就有福了。

  原文以“有祸”及“有福”作开首语,智慧文学常用这种格式,产生对比作用。领导者或君王若是年幼,群臣耽于安逸,必会祸及百姓。孩童,不一定指年幼的小孩,可指幼稚无知、思想不成熟的人;原文是指从婴孩时期(参出二6;士十三5),至成年阶段(参王上三7)。早晨宴乐,表示毫无节制与纪律的生活,不顾习俗、礼节的宴乐;早晨不应是宴饮醉酒的时刻(参赛五11;徒二15),“一日之计在于晨”,早晨应是处理政务的时刻。相反地,出身有教养的君王,知人善任,群臣过着规律,节制的廉洁生活,为人民谋幸福,国家便会兴隆,人民安居乐业。贵胄之子,出身于自由自主、不倚仗权贵、不受恶势力控制的家族,与第十六节的孩童,成为强烈对比。

{\Section:TopicID=267}1819

因人懒惰,房顶塌下;因人手懒,房屋滴漏。设摆筵席,是为喜笑,酒能使人快活,钱能叫万事应心。

  智能文学常对懒惰加以抨击,劝人要殷勤作工(参箴十4,十二24,二十4)。由于人的懒惰,致令房屋破烂,荒废家园;倘若国家官员懒惰,加上群臣终日设燕玩乐,国家便会毁灭沦亡。酒能使人快活,钱能叫万事应心,传道者由摆设筵席,联想到酒和钱的功能,表示两者皆有正面作用:酒和钱都能使生活更愉快。但另一方面,传道者可能展示出诸侯将相终日玩乐,花费国家不少金钱。希腊文七十士译本作“钱能使人苦恼”或“钱能损害万事”,因应心一词的字根,可作“苦害”或“压迫”解。

{\Section:TopicID=268}20

你不可咒诅君王,也不可怀此念,在你卧房也不可咒诅富户,因为空中的鸟,必传提这声音,有翅膀的,也必述说这事。

  虽然传道者批评君王和群臣,但是,他劝人对君王的批评要谨慎,不可胡乱咒诅君王,甚至不应有咒诅君王的念头。富户,是指有财有势的官长。在卧房或密室中,别人听不见的地方,都不可咒诅官长,因为可能隔墙有耳。空中的鸟,必传扬这声音,有翅膀的,也必述说这事,这是生动的描写。传道者训勉世人不要咒诅君王,已发出来的言语,都有可能被人听闻,甚至传扬出去,为了个人自身安全,就不可随便咒诅领导阶层。──《中文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