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雅歌第一章

 

壹、内容纲要

 

【爱的吸引】

  一、爱的诗歌──所罗门王──引题(1)

  二、爱的渴慕:

     1.书拉密女──向他心倾(2~4)

     2.耶路撒冷的众女子──快跑跟随的回应(4)

     3.书拉密女──被他带进内室(4)

     4.耶路撒冷的众女子──欢喜称赞的回应(4)

     5.书拉密女──他配受众人所爱(4)

  三、爱的鼓励:

     1.书拉密女──腼腆不安(5~7)

     2.所罗门王──对她赞赏(8~10)

     3.耶路撒冷的众女子──给她妆饰(11)

  四、爱的享受:

     1.书拉密女──享受同他坐席(12~14)

     2.所罗门王──称赞她的美丽(15)

     3.书拉密女──提议一同徜徉田野(16~17)

 

贰、逐节详解

 

【歌一1“所罗门的歌,是歌中的雅歌。”

  ﹝原文直译﹞“歌中的歌,是所罗门的歌。”

  ﹝文意批注﹞“歌中的雅歌,”原文是‘歌中的歌’,意即许多歌中最精采、最优雅、最超卓的一首歌。所罗门曾作诗歌一千零五首(王上四32),本书是他这许多诗歌中最美的歌。

  ﹝灵意批注﹞本书藉描述所罗门王与书拉密女(歌六13)之间的爱情故事,以表明主和我们信徒之间爱的交通与联合。

 

【歌一2“愿他用口与我亲嘴;因你的爱情比酒更美。”

  ﹝原文字义﹞“口”口中的热吻(复数);“爱情”热爱。

   ﹝文意批注﹞“亲嘴,”是爱的表现。

    “爱情,”指男女相恋,互相倾慕、拥抱,以及夫妇之爱。

    本节系女子表达她渴望和她所爱的人在一起享受他的热吻,因她觉得他的爱情令她陶醉,远胜于美酒。

   ﹝灵意批注﹞“亲嘴,”指心灵亲密的交通。

    “酒,”象征世界所能给我们的好处、快乐、享受和满足。

    本节是一个信徒向主求爱的祷告,因为他认识主的爱比世上的一切更美。

   ﹝话中之光﹞()这里只说“他”,而未说“他”是谁,因为在她的心目中,只有一个“祂”(参约二十15)

     ()信徒灵命的复兴,是从爱主开始的。

     ()“因”字说出信徒爱慕主的原因──主的爱是信徒爱主的根源。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约壹四19)

     ()爱比酒更美;没有爱,就感觉不到人生的美味。信徒的人生若仍没有满足,原因乃在于与主之间缺乏爱的火花。

     ()这世界的酒虽然能暂时给我们一点喜乐,但是至终会叫我们痛苦,甚至引向罪恶与死亡。

     ()只有反常的基督徒,才会看重世界的酒过于主的爱情。

     ()人惟有与主亲密交通并联合为一,才能使心灵得着满足。

 

【歌一3“你的膏油馨香;你的名如同倒出来的香膏;所以众童女都爱你。”

    ﹝原文字义﹞“众童女”(贞洁的)处女们。

   ﹝背景批注﹞此处所提“膏油”乃指混有芬芳香料的橄榄油,可供医药和化妆之用,其香气能令人欢喜和兴奋。

   ﹝文意批注﹞这里系用“香膏”来描写爱情的迷人和吸引,有若陶醉在香膏沁沁的芬芳中。在希伯来文里,名字与品格同义,故“你的名”亦可解作‘你的人品’。她在这里承认,他的人品为一般女孩子所喜爱。再者,“名”和“膏油”的希伯来文发音相似。

    “众童女,”大概指宫女或皇城中的女子(歌六8~9)

   ﹝灵意批注﹞“你的膏油馨香,”膏油在圣经里指圣灵。主是受膏者,神赐圣灵给祂,是没有限量的(约三34),因此祂的所是和所作,满有基督(‘受膏者’的意思)馨香之气(林后二15)

    “你的名如同倒出来的香膏,”‘倒出’是牺牲的意思;香膏若不倒出来,就不能发出香气(可十四3)。主耶稣的名使我们连想到:祂已为我们钉死在十字架上。祂是爱我,为我舍己(加二20)

    “众童女,”泛指贞洁爱主的信徒(林后十一2)

  ﹝话中之光﹞()凡向着主存有纯一清洁之心的人,一闻到主的名,里面都会跳跃起来,向祂心倾。

     ()不要以为只有你一个人爱主;神为祂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罗十一3~4)

     ()“爱你”──我们所爱的是主自己,而不是主的仆人、真理或工作。小心,不要让主之外的人、事、物,取代了主自己。

     ()前节的“酒”是里面的感力,本节的“膏”是外面的感力;主的爱不但叫人里外都能感受其能力,并且历久不衰,越过越香甜。

 

【歌一4“愿你吸引我,我们就快跑跟随你;王带我进了内室;我们必因你欢喜快乐;我们要称赞你的爱情,胜似称赞美酒;他们爱你是理所当然的。”

   ﹝原文字义﹞“跟随”追随,一直要;“内室”王私用的宫室、庭院;“称赞”题说;“爱”一种没有私心和欲望的爱。

  ﹝文意批注﹞“吸引,”指爱情的力量,令人情不自尽的追求对方。

    “胜似称赞美酒,”指爱情的甜美尤胜于美酒。

    在本节里“我”和“我们”交互使用,表明虽然众女子都爱慕她所爱的人,但她自觉她在他的心目中占有独特的地位,所以没有感受威胁。

   ﹝灵意批注﹞“内室,”指隐密处(诗九十一1);又称‘内屋’(太六6),是信徒祷告神、与主交通之处。

    “她们爱你是理所当然的,”原文是‘她们在正直里爱你’,意即我们向着主的爱,是从清洁的心,和无亏的良心,并无伪的信心生出来的(提前一5)

  ﹝话中之光﹞()主的吸引,是我们爱主、追求主的原动力。没有一个人能凭着自己来爱主、追求主。

     ()主所吸引的是“我”,而快跑追随的是“我们”。可见一人在主面前蒙恩,众人就受影响。我们要和清心爱主的人一同追求(提后二22)

     ()我们跟随主须要“快跑”,因为快跑,才不会被世上的声色名利所吸引,而远离主;也不会因着环境而心灰意冷,无力前进。

     ()我们若要“快跑”,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来十二2)

     ()这里是说“王”,而不是说“良人”。我们须先有奉献的生活,认识祂是王,然后才有情爱的生活,认识祂是良人。须先心里尊主为大,然后灵里才能以神我的救主为乐(路一46~47)

     ()许多人信主多年,仍作门外汉,仍在殿的美门口求人赒济,不曾进入内室与主有甜美的交通。

     ()我们是因“你”欢喜快乐,而不是因为“你的”什么东西或好处。主自己是我们欢喜快乐的原因。虽然无花果树不发旺,葡萄树不结果,橄榄树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粮食,圈中绝了羊,棚内也没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华欢欣,因救我的神喜乐(哈三17~18)

     ()“我们要称赞你的爱情...”与主在内室里交通的结果,使我们认识并满足于主的爱,远超过这世界一切使我们快乐的事物。

     ()“她们在正直里爱你”(原文),我们与主交通的结果,总是被主净化我们的所是和所有的(约壹一6~9)

     ()爱主的人,看见别人也爱主,就欢喜快乐。

 

【歌一5“耶路撒冷的众女子阿,我虽然黑,却是秀美,如同基达的帐棚,好像所罗门的幔子。”

  ﹝背景批注﹞“基达,”系亚拉伯旷野中,游牧的贝度因人之家园。基达以其畜牧业出名(赛六十7),所用帐棚以黑山羊毛织成,又黑又粗。

    “所罗门的幔子,”当指所罗门宫殿中织工精美的羊毛毡。

   ﹝文意批注﹞本节指她意识到自己的皮肤黝黑,却不因此自惭形秽。

    “耶路撒冷的众女子,”大概指第三节的“众童女”。

   ﹝灵意批注﹞“耶路撒冷的众女子阿,”意指同作神儿女的一般信徒(加四26)

    “我虽然黑,却是秀美,”我的天然本性虽是污秽、败坏的,但是已蒙基督宝血洁净,并且有份于神的生命性情,而成为秀美。

    “如同基达的帐棚,好像所罗门的幔子,”外表虽然又粗又黑,在人面前没有什么佳形美容;但是内里生命却华美可爱,是主所赏识的。

  ﹝话中之光﹞()我们越亲近主,越会看见自己的软弱与败坏。

     ()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林后五17);信徒的“旧人”虽然丑陋,但仍可在“新人”里面坦然地来到主面前。

 

【歌一6“不要因日头把我晒黑了,就轻看我。我同母的弟兄向我发怒;他们使我看守葡萄园,我自己的葡萄园却没有看守。”

  ﹝原文直译﹞“不要因为我是黝黑的,就定睛看我;因为那日头把我看()...

  ﹝文意批注﹞她解释系因看守兄弟的葡萄园,终日曝晒于阳光之下,以致皮肤变得黝黑。

    “葡萄园,”一面指种植葡萄的田园,一面也指女子的胴体(歌四12;五1);故此处或谓她只顾忙于帮助家庭的生计,无暇照顾、修饰自己,以致几乎耽误了自己的青春。

   ﹝灵意批注﹞“我同母的弟兄,”指同是圣灵所生的信徒。

    “他们使我看守葡萄园,”这里的葡萄园是多数词,指人所委派的属灵工作。

    “我自己的葡萄园,”单数词,指主所定规的属灵工作。

    本节后半是说,她因内室交通的结果,看见从前在事奉工作上只顾到人意,而忽略了神的旨意,遂即改变事奉工作,因而引起别人的不快。

  ﹝话中之光﹞()我们在内室里与主交通,因被主这“公义的日头”(玛四2)光照,就会看见自己是败坏的(赛六5)

     ()她不要别人看她,而想有所遮藏;信徒被圣灵对付还不够深时,仍不愿别人看到自己的短处。

     ()我们的事奉工作若只顾到讨人的喜欢,而不顾神的旨意,就不是基督的仆人了(加一10)

     ()许多神的仆人们,有一个通病,就是常只注意外面的事工与道理,而忽略了人里面的灵性和需要。

  

【歌一7“我心所爱的阿,求你告诉我,你在何处牧羊,晌午在何处使羊歇卧;我何必在你同伴的羊群旁边,好像蒙着脸的人呢。”

  ﹝原文直译﹞...你在何处喂养()...好像流离失所的人呢?”

  ﹝文意批注﹞“晌午,”一日之中最闷热的时刻,是温带地区牧羊人休憩的时候。

    “蒙着脸的人,”不正经的女子(创卅八14~15)。女子可能认为在牧人群中寻找她心爱的人,并不是正常人的行径。

   ﹝灵意批注﹞“我心所爱的阿,求你告诉我,你在何处牧羊,”指她从外面的工作,转而追求里面粮食的供应。

    “晌午在何处使羊歇卧,”‘晌午’是完全的时刻(箴四18);‘歇卧’是安息的意思。这里指她渴慕得到完全的安息。

    “你同伴的羊群,”指出于人意的教会团体,表面上好像与主有关,但实际上是属乎人的。这里她巴望找到一个真正属乎主的羊群──教会,才不致于“好像蒙着脸的人,”因流离失所而蒙羞。

 

【歌一8“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你若不知道,只管跟随羊群的脚踪去,把你的山羊羔,牧放在牧人帐棚的旁边。”

  ﹝原文字义﹞“极美丽”最美丽;“牧放”喂养,含有亲密的意思。

   ﹝文意批注﹞既然知道她心所爱的人是照顾羊群的牧人,那么,只要顺着羊群走动的方向,先确定牧人的帐棚在那里,就必能找到他。

   ﹝灵意批注﹞“只管跟随羊群的脚踪去,”意即在真正属乎主的教会里面,跟随前面属灵圣徒的带领。

        “山羊羔,”指灵命比她更幼稚的信徒。

    “牧人,”原文是复数词,指主的众仆人。

    “把你的山羊羔,牧放在牧人帐棚的旁边,”意即要她学习跟主的众仆人一样,尽她一份的责任,照顾、喂养比她更幼稚的信徒(约廿一15~17)

  ﹝话中之光﹞()“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我们只要有心离弃属人的会,单单追求主自己,这在主眼中是极其美丽的(诗四十五10~11)

     () “你若不知道,”这句话带有责备的口吻,意思是她应该知道;凡是有心追求的人,都应该知道主在那里。

     ()过正常的教会生活,比个人灵修、追求主,更易得着主的同在。

     ()信徒于追求主、自我灵修之余,仍得对较幼稚的信徒尽照顾的本分。

 

【歌一9“我的佳偶,我将你比法老车上套的骏马。”

   ﹝原文字义﹞“佳偶”爱侣;“骏马”好马(单数阴性)

  ﹝文意批注﹞喻她的气质不凡,雍容高贵,引人注目。

   ﹝灵意批注﹞“我的佳偶,”原文是‘我的爱侣’,意指与主同心,爱主所爱的。

    “我将你比法老车上套的骏马,”‘马’在圣经中指力大而快(诗一百四十七10)

    “法老车上套的骏马,”即马中上驷(王上十28~29)。主称赞她在众多快跑追随主的人当中,是出类拔萃的。

  ﹝话中之光﹞()法老御用的马,虽是上选之材,但仅止于天然的好,仍须接受训练与管教;信徒天然生命的长处,仍须被神加工改变。

     ()马的特点在于牠绝对听从主人的驾驭、驱使;信徒应当顺服主的带领,才能打那美好的仗。

 

【歌一10“你的两腮,因发辫而秀美;你的颈项,因珠串而华丽。”

  ﹝原文字义﹞“发辫垂在两腮旁边的圆形饰物;“珠串”珍珠项链。

   ﹝文意批注﹞本节是称赞她的美貌因有装饰而更显得娇美。

  ﹝灵意批注﹞“你的两腮,因发辫而秀美,”‘两腮’是显出人美丑的地方;‘头发’在圣经中指人天然的能力,发束成辫指天然能力受约束。主说她因天然的能力受了约束,而显出美丽。

    “你的颈项,因珠串而华丽。”‘颈项’在圣经中指人刚硬的意志(申十16);‘珠串’指意志被折服。主说她刚硬的天然,今已显出柔顺来。

  ﹝话中之光﹞()我们的心思不宜散乱如发,而应如同编成发辫,将心思集中,专心以主的事为念。

     ()我们的心志不宜刚硬任性,而应如同挂上珍珠项链,将心志改换一新,甘心乐意顺从圣灵在环境中的管教。

 

【歌一11“我们要为你编上金辫,镶上银钉。”

  ﹝原文字义﹞“金辫”金镮,金做的妆饰物;“银钉”银扣,银托。

   ﹝文意批注﹞藉替她编上金辫并镶上银钉,以衬托出她雍容华贵的风韵。

  ﹝灵意批注﹞“我们,”指三一神。

    “金,”指神的生命、性情;“银,”指基督的救赎工作。

    以金辫代替发辫,意指以出乎神的,来代替出乎人的。主的意思是说她虽然美丽,却仍是天然的美丽,还得需要三一神根据十字架救赎的工作,把神的生命、性情组织在她身上。

  ﹝话中之光﹞()“编上金辫”乃系顶花工夫、顶细的工作;神在我们信徒身上所花的工夫,耐心而又无微不至。

     ()“镶上银钉”表明十字架乃一切属灵工作的根基;信徒惟有肯接受十字架的对付与破碎,才能显出基督的美丽来。

 

【歌一12“王正坐席的时候,我的哪哒香膏发出香味。”

  ﹝文意批注﹞“坐席,”斜倚在筵席桌边的卧榻上。

    “哪哒香膏,”一种从印度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里提炼出的香油。她因王的款待,芳心窃喜,不自觉地发出浓郁的女性魅力来。

   ﹝灵意批注﹞“席,”指主的筵席(林前十21)。我们借着有分于主的筵席,得以享受祂的所是和所作(特别是主受死的工作)。因此我们就发出香气和赞美,而让主也有所享受。

  ﹝话中之光﹞()主乃是与我们一同坐席,彼此分享;并且先是主给我们,后是我们给主;我们先有所享受,然后才能有所奉献。

     ()当日马利亚以真哪哒香膏浇主耶稣,主说这是一件美事(可十四3~9;约十二3);主是何等乐意得着我们感恩的奉献!

 

【歌一13“我以我的良人为一袋没药,常在我怀中。”

  ﹝原文直译﹞“我以我的爱人为一袋没药,整夜挂在我两胸之间。”

   ﹝文意批注﹞“没药,”为当时女性普遍采用的香膏(斯二12;箴七17),可增加魅力。

    本节指在她的思念里,他是如芳香的没药般无孔不入,令人喜悦。

   ﹝灵意批注﹞“没药,指主十字架的死(约十九39~40)

    “怀中,”原文‘两胸’,在圣经中是指信心和爱心(帖前五8)

    本节是说以信心和爱心来享受并经历钉十字架受苦、受死的基督。

  ﹝话中之光﹞()我们若将主常存心中,祂就会在我们身上发挥没药般医治和保护的功用,保守我们的心灵,免受外界人、事、物的创伤。

     ()既有主常在我们的怀中,则从我们内心所发出的言语、心思和意念,都必带着没药般的芳香。

  

【歌一14“我以我的良人为一棵凤仙花,在隐基底葡萄园中。”

  ﹝原文直译﹞“我以我的爱人为一束凤仙花,开放在...

   ﹝文意批注﹞“隐基底,”是旷野中的一处绿洲(参书十五61~62)

    “葡萄,”的花小而不显,且花期甚短。

    “凤仙花,”为巴勒斯坦地的一种灌木,花朵鲜艳而有浓香。

    “在隐基底葡萄园中,”原文或作‘在旷野的葡萄处’,是无花之处,一棵凤仙花显在其间,非常特出。

  ﹝灵意批注﹞指她披戴基督(罗十三14),而显出主的荣美。

  ﹝话中之光﹞()信徒必须在人面前,承认基督,传讲基督。

     ()我们的行事为人,也当与基督的福音相称(腓一27);换句话说,我们显在这世代中,要做世上的光,把基督彰显出来(腓二15~16)

 

【歌一15“我的佳偶,你甚美丽,你甚美丽;你的眼好像鸽子眼。”

  ﹝原文直译﹞“看哪!你是美丽的,我的爱侣!看哪!你是美丽的...

   ﹝文意批注﹞称赞她有动人的明眸,眼神柔和、娴静、可爱。

  ﹝灵意批注﹞据说,鸽子的眼睛在同一个时间只能看一样东西。主在此赞赏她有属灵纯一的眼光,因此显得份外美丽夺人。

  ﹝话中之光﹞()主赞赏那些眼目单一,专心要祂的人。

     ()我们应当凡事先举目仰望主,这样,我们才能明白祂的旨意,并且行在其中,讨祂喜悦。

 

【歌一16“我的良人哪,你甚美丽可爱,我们以青草为床榻,”

  ﹝原文直译﹞“看哪!你是美丽的,我的爱人!不只可悦!我们的床榻是青绿的,”

   ﹝文意批注﹞女子觉得她所爱的人,不只是美丽的,且是可喜悦的。

    “我们以青草为床榻,”这对爱侣一同躺在原野间,共沐自然的景色。

   ﹝灵意批注﹞主是我们的草场(诗廿三2;约十9),我们是主的羊。

    “床榻,”意味着安息。这里是说她认识主的荣美,从主得着满足的安息。

 

【歌一17“以香柏树为房屋的栋梁,以松树为椽子。”

  ﹝原文字义﹞“松树”扁柏。

  ﹝文意批注﹞两人在树荫底下,尽情享受爱情的甜蜜。

   ﹝灵意批注﹞“香柏树,”指主荣耀的人性。

    “松树,”原文是‘扁柏’,犹太人多植扁柏于墓旁,故指主的死。

    “房屋,”指安息之所。

    这里是说我们因对主道成肉身(“以香柏树为房屋的栋梁”),和十字架受死(“以扁柏为椽子”,原文)的认识,而以主为荫庇,享受祂所给的安息(太十一28~30)

  ﹝话中之光﹞()香柏树和松树都高大坚实,象征我们的主稳固可靠;祂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坚固可靠。

     ()无论环境是如何的险恶,只要我们藏在祂的荫下,我们的心灵就必满有平安、喜乐,我们的肉身也可以安然居住,不怕遭害。

 

叁、灵训要义

 

【信徒起首的追求与满足】

   一、羡慕主与追求主:

        1.对主萌发爱意:

        (1)愿与主亲近──“愿他用口与我亲嘴”(2)

        (2)因主的爱而陶醉──“因你的爱情比酒更美”(2)

        (3)因认识主而得闻基督的香气──“你的膏油馨香,你的名如同倒出来的香膏”(3)

        (4)引动爱主的心──“所以众同女都爱你”(3)

     2.被主吸引而与众圣徒一同追求主──“愿你吸引我,我们就快跑跟随你”(4)

  二、开始有内室的经历:

        1.被主带进内室的交通──“王带我进了内室;我们必因你欢喜快乐;我们要称赞你的爱情,胜似称赞美酒;她们爱你是理所当然的”(4)

     2.在内室的交通中受主光照:

        (1)看见自己旧造的败坏和新造的美丽──“耶路撒冷的众女子阿,我虽然黑,却是秀美,如同基达的帐棚,好像所罗门的幔子。不要因日头把我晒黑了,就轻看我。”(5~6)

        (2)看见人意工作的错误而以神旨为重──“我同母的弟兄向我发怒•他们使我看守葡萄园,我自己的葡萄园,却没有看守。”(6)

  三、寻求更深的启示:

        1.渴慕在主里得享安息──“我心所爱的阿,求你告诉我你在何处牧羊,晌午在何处使羊歇卧。我何必在你同伴的羊群旁边,好像蒙着脸的人呢?”(7)

     2.得着主的启示:

        (1)要在教会中尽职──“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你若不知道,只管跟随羊群的脚踪去,把你的山羊羔,牧放在牧人帐棚的旁边。”(8)

        (2)天然的能力要受约束──“我的佳偶,我将你比法老车上套的骏马。你的两腮,因发辫而秀美。”(9~10)

        (3)刚硬的意志要被折服──“你的颈项,因珠串而华丽。”(10)

        (4)要接受十字架的工作,更多有分于神的生命性情──“我们要为你编上金辫,镶上银钉。”(11)

  四、经历同主坐席:

        1.因享受主而得彰显基督:

        (1)以信心和爱心来享受钉十字架的基督──“王正坐席的时候,我的哪哒香膏发出香味。我以我的良人为一袋没药,常在我怀中。”(12~13)

        (2)披戴基督,彰显主的荣美──“我以我的良人为一棵凤仙花,在隐基底葡萄园中。”(14)

     2.与主互相赏识:

        (1)主赞赏她有纯一的眼光──“我的佳偶,你甚美丽,你甚美丽;你的眼好像鸽子眼。”(15)

        (2)她赞赏主是她的安息之所──“我的良人哪,你甚美丽可爱,我们以青草为床榻,以香柏树为房屋的栋梁,以松树为椽子。”(16~17)

     (下接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