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雅歌第三章

 

壹、内容纲要

 

【爱的重聚】

  一、爱的寻找:

     1.书拉密女──在床上寻找(1)

     2.书拉密女──到城中游行寻找(2~3)

     3.书拉密女──寻见心所爱的(4)

     4.所罗门王──嘱咐旁人不要惊动她(5)

  二、爱的结合:

     1.旁白──迎娶的华轿从旷野上来(6~10)

     2.旁白──看见所罗门王头戴婚冕(11)

 

贰、逐节详解

 

【歌三1“我夜间躺卧在床上,寻找我心所爱的;我寻找他,却寻不见。”

  ﹝文意批注﹞一至四节描写女子夜卧在床,想念她的心上人,却见不到他,于是出去找寻,向看更的人探询,谁知心上人就在附近,于是携他回家。

    “夜间,”(原文复数)没有白昼事物来分心,可以痴想心事。

   ﹝灵意批注﹞她留恋于在主里安息(“卧在床上”)的经历,却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属灵的黑夜。因此她开始警觉到不能像已往一样,享受与主交通的甜美,以为失去了主。

  ﹝话中之光﹞()主的同在,有时是明显的,有时是隐藏的;但无论如何,祂是“以马内利”,祂永不离弃我们。

     ()主有时会使我们在感觉上,好像是收回了祂的同在,目的为要叫我们经历孤单的痛苦,免得我们不知珍惜祂的同在。

 

【歌三2“我说:我要起来,游行城中;在街市上,在宽阔处,寻找我心所爱的;我寻找他,却寻不见。”

  ﹝原文字义﹞“游行城中”走遍全城;“街市”街头巷尾;“宽阔处”广场。

   ﹝灵意批注﹞“我说:我要起来,这是对主两次呼召她‘起来’(1013)的答应,但是这个答应,在时间上不对,在动机上也不美。

    “游行城中;在街市上,在宽阔处,寻找我心所爱的;我寻找他,却寻不见,”‘城’指神子民聚集的所在;‘街市上’和‘宽阔处’指神子民藉以交通蒙恩的方法。她到一切属天的人、事、物中,用尽一切蒙恩的方法,去寻求主的同在。

  ﹝话中之光﹞()能够感觉到主的同在,实在美好,千万不要以为失去主的同在不太要紧。

     ()参加聚会,与众圣徒一起追求主,是一件对的事,是一件好的事;但我们若流于形式,就没有多大的帮助。

 

【歌三3“城中巡逻看守的人遇见我;我问他们,你们看见我心所爱的没有?”

  ﹝灵意批注﹞“城中巡逻看守的人,”指教会中被神托付,看守信徒灵魂的人(来十三17)。她求助于属灵较有长进的人,好像并没有多大的帮助。

  ﹝话中之光﹞()教会中那些灵命较长进的人,顶多只能在客观上帮助我们追求主,但主观上还得我们自己去寻求。

     ()有些传道人不能带领别人到主面前,因为他们自己根本不认识主,甚至很有可能他们之中有的人从未真正遇见主。

 

【歌三4“我刚离开他们,就遇见我心所爱的;我拉住他,不容他走,领他入我母家,到怀我者的内室。”

  ﹝背景批注﹞“母家,”是当时情人们谈论婚事的地方。

   ﹝文意批注﹞“到怀我者的内室,”到我母亲家中。

   ﹝灵意批注﹞“我刚离开他们,就遇见我心所爱的,从前她靠自己,后靠别人,似乎绝望了,主才来向她显现。主并没有离弃寻求祂的人(诗九10),祂是在等候适当的时机。

    “我拉住他,不容他走,”她还是没有学会信心的功课,不懂得用信心持守一切,而想用自己的力量,来拉住主,难怪在第五章里再一次失去主明显的同在(歌五6)

    “领他入我母家,到怀我者的内室,”信徒是圣灵重生的,圣灵就住在我们的心里、灵里,所以‘母家’指我们的心;‘怀我者的内室’指我们的灵。这里她是用心灵好好享受这一刻主的同在。

  ﹝话中之光﹞()她是在离开人们时,才遇见她的良人的;在许多属灵的事上,别的弟兄姊妹也许可以帮助我们,惟独遇见主这件事,没有别人能帮助我们,必须我们自己去寻找。

     ()一个人要得着主,必须去单独与主同在。

     ()信徒所能拉住主的,就是信心、爱心和顺服的心。

 

【歌三5“耶路撒冷的众女子阿,我指着羚羊,或田野的母鹿,嘱咐你们,不要惊动,不要叫醒我所亲爱的,等她自己情愿。”

  ﹝灵意批注﹞主还是特别指着那班胡涂热心的信徒说的。主不愿别人来激动她,因为她已受了够多的试炼和对付。主仍要让她休息一段时间,等她自动的再起来寻求(歌二7)

 

【歌三6“那从旷野上来,形状如烟柱,以没药和乳香,并商人各样香粉熏的,是谁呢?”

  ﹝文意批注﹞六至十节这一段是藉第三者旁观的口吻,说出王迎亲的盛况。迎接新妇的路上,香料燃烧的烟气冉冉上升,状如烟柱。婚礼进行时的仪仗队中有武士参加。喜轿以坚实的木料和金、银制造,华贵辉煌。

    “旷野,”尚未开垦但有季节性的草原。

    “烟,”焚香所冒的烟。

    “商人,”表明香粉是舶来品。

   ﹝灵意批注﹞“那从旷野上来,”‘旷野’是流荡的地方(以色列人出埃及后,在旷野里流荡了四十年)。这里指她已一步一步的脱离了流荡的生活。在这之前,可能有一段不短的时间,她在主的手中被加工与变化。

    “形状如烟柱,”‘烟柱’是从火发出的(珥二30),而‘火’是指圣灵的能力(徒二3~4)。烟本易消散,但成了‘烟柱’,便是稳定的。这是指她因着满了圣灵的能力,而安定不摇动。

    “没药,”指主的受苦和死。

    “乳香,”指主的美德和复活。

    “商人各样的香粉,”指她出代价从主身上得着的一切。

    “熏,”字说出她是先让基督的香气在她里面经过,然后又散发出来。

    “以没药和乳香,并商人各样香粉熏的,是谁呢?”这里是说她身上散发着基督死而复活的馨香之气(林后二14~16)

  ﹝话中之光﹞()一个商人不会随便将他的东西送人,乃是要付代价买的;我们所得着的一切恩典与祝福,虽不是用金银去买,却也是要付代价,用顺服去“买”的(赛五十五1~2)

     ()信徒须经年累月被基督的馨香之气所熏透,才能随处显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林后二14)

 

【歌三7“看哪,是所罗门的轿;四围有六十个勇士,都是以色列中的勇士;”

  ﹝文意批注﹞“轿,”原文‘卧榻’,是用肩抬的床,装饰华美的皇家交通工具。

    “以色列中的勇士,”勇士中最精练威武的一群。

   ﹝灵意批注﹞“所罗门,”预表主。

    “轿,”原文‘卧榻’,是让人在夜间得着安息的,而夜间是黑暗掌权的时候。

    本节表明她成了为主争战的勇士,胜过黑暗的权势,而能让主得着安息。

  ﹝话中之光﹞()每一个信徒都应该是基督的精兵,抵挡魔鬼,好让主得着歇息。

     ()感谢神,常帅领我们在基督里夸胜,并借着我们在各处显扬祂的香气(林后二14)

 

【歌三8“手都持刀,善于争战;腰间佩刀,防备夜间有惊慌。”

  ﹝原文直译﹞“个个都拿着刀(原文并无“手”字),能征惯战;腰间佩着利剑,以防夜间的袭击。”

   ﹝灵意批注﹞本节是说她穿戴了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弗六11~18),足以应付从仇敌来的一切挑衅,并且得胜而有余。

  ﹝话中之光﹞()信徒应当佩带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道(弗六17),才能与魔鬼争战。

     ()现今正是夜间,撒但时刻注视着我们,要乘隙攻击,所以我们若不时刻谨守、儆醒,就会抵挡不住。

 

【歌三9“所罗门用利巴嫩木,为自己制造一乘华轿。”

  ﹝文意批注﹞利巴嫩的香柏木,材质坚实且具芳香,是当时最上选的建筑材料,所罗门曾用以建造圣殿(王上五5~6)

    “华轿,”是一种轻便、可移动的车辇。

   ﹝灵意批注﹞“利巴嫩木,”是香柏木,指高品的人性。

    “华轿,”是将所罗门王(指主)抬到各地巡行的交通工具。这是指她因满有高品的人性,而成了主在各地荣耀的彰显。

  ﹝话中之光﹞()利巴嫩木产自终年积雪的高山,生长的环境相当艰难;信徒若不与基督同苦、同活,就不能做主有用的器皿。

     ()主乃是用那些能把祂十字架的工作与能力彰显出来的人,来为祂在各地做救恩的见证。

 

【歌三10“轿柱是用银作的,轿底是用金作的,坐垫是紫色的,其中所铺的乃耶路撒冷众女子的爱情。”

  ﹝文意批注﹞“轿柱,”支撑篷盖。

    “用银...金作的,”金、银大概是用来包在利巴嫩木上。

   ﹝灵意批注﹞“轿柱是用银作的,‘银’象征救赎的工作。她因着十字架的救赎和工作,天然生命被对付,才能显出基督来。

    “轿底是用金作的,”‘金’象征神的生命、性情。此句指主在她身上所有的建造工作,乃是根据神的生命,使她与神的性情有分(彼后一4)

    “坐垫是紫色的,”‘紫色’象征王权。故指主在她身上得着完全的权柄。

    “其中所铺的乃耶路撒冷众女子的爱情,”众圣徒的爱,不但最能使主心满意足,并且也是最能彰显主的(约十三35)

  ﹝话中之光﹞()信徒必须脱离从情欲来的败坏,而得与神的性情有分,方能彰显神的荣耀。

     ()主在我们的身上得着主权有多少,就显露祂的荣耀有多少。

     ()我们的爱无论有多少,主都欢喜安息在这爱里(番三17)

 

【歌三11“锡安的众女子阿,你们出去,观看所罗门王,头戴冠冕,就是在他婚筵的日子,心中喜乐的时候,他母亲给他戴上的。”

  ﹝文意批注﹞“冠冕,”结婚时戴的花冠(赛六十一10)

   ﹝灵意批注﹞“锡安的众女子阿,你们出去,观看...”‘锡安的众女子’指比较有长进的属灵信徒。这里说她成了羡慕主的人所注意的。

    “所罗门王,头戴冠冕,”‘冠冕’指喜乐与夸耀(帖前二19)。这里说她成了主的喜乐与夸耀。

    “就是在他婚筵的日子,心中喜乐的时候,他母亲给他戴上的,”‘他母亲’指遵行神旨意的人(参太十二50)。这里说她成了主所喜悦的配偶,是从一班遵行神旨意的人中间得着的。

  ﹝话中之光﹞()信徒乃是主的喜乐与荣耀,这是何等的福分,我们岂可小看自己,而辜负了祂留我们活在世上的用意?

     ()圣灵要把我们作到与基督完全相配的地步,问题乃是:我们肯在今生让祂自由作工在我们的身上呢?或是像那些愚拙的童女,临时去买油,却被关在羔羊之婚筵的门外(太廿五1~13;启十九7~9)呢?

 

叁、灵训要义

 

【脱离己的呼召和功课】

   (接续第二章)

  二、失败中的功课:

     2.失去主在感觉上的同在:

        (1)她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属灵的黑夜──“我夜间躺卧在床上,”(1)

        (2)她开始警觉到已经失去了主在感觉上的同在──“寻找我心所爱的;我寻找他,却寻不见。”(1)

        (3)她起来用尽一切方法,去寻求主的同在──“我说,我要起来,游行城中;在街市上,在宽阔处,寻找我心所爱的;我寻找他,却寻不见。”(2)

        (4)她求助于教会中灵命较有长进的人,但都归于徒然──“城中巡逻看守的人遇见我;我问他们,你们看见我心所爱的没有。”(3)

     3.恢复与主交通:

        (1)就在她似乎绝望时,主却突然向她显现──“我刚离开他们,就遇见我心所爱的;”(4)

        (2)她想用自己的力量来抓住主──“我拉住他,不容他走,”(4)

        (3)她在此刻用心与灵尽量享受主的同在──“领他入我母家,到怀我者的内室。”(4)

  三、灵程中的又一歇息:因为她已受了够多的试炼和对付──“耶路撒冷的众女子阿,我指着羚羊,或田野的母鹿,嘱咐你们,不要惊动,不要叫醒我所亲爱的,等他自己情愿。”(5)

 

【与主同活】

   一、与主同活所显出的功用:

        1.她经历了主的死而复活:

        (1)她已逐步脱离了灵性流荡的生活──“那从旷野上来,形状如烟柱,”(6)

        (2)她的身上散发出基督死而复活的馨香之气──“以没药和乳香,并商人各样香粉熏的,是谁呢?”(6)

     2.她成了主得胜安息之所:

        (1)她胜过黑暗的权势,而能让主得着安息──“看哪,是所罗门的轿;四围有六十个勇士,都是以色列中的勇士;”(7)

        (2)她穿戴了神所赐的全副军装,足以应付从仇敌来的一切挑衅──“手都持刀,善于争战;腰间佩刀,防备夜间有惊慌。”(8)

     3.她成了主在地上的彰显:

        (1)她因满有高品的人性,而成了主在各地向人的彰显──“所罗门王用利巴嫩木、为自己制造一乘华轿。”(9)

        (2)她的天然生命已受过十字架,神的生命性情已更多组织在她身上──“轿柱是用银作的,轿底是用金作的,”(10)

        (3)主在她身上已得着了权柄,而成为爱主之人的表率──“坐垫是紫色的,其中所铺的乃耶路撒冷众女子的爱情。”(10)

     4.她成了主的配偶:

        (1)她成了爱慕主的人所注意的──“锡安的众女子阿,你们出去,观看所罗门王,头戴冠冕,”(11)

        (2)她成了主的喜乐与夸耀──“就是在他婚筵的日子,心中喜乐的时候,”(11)

        (3)是从一班遵行神旨的人中得着的──“他母亲给他戴上的。”(11)

     (下接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