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雅歌第五章

 

壹、内容纲要

 

【爱的试炼】

  一、爱的享受──所罗门王──接受她的奉献(1)

  二、爱的涟漪:

     1.书拉密女──良人夜访,未立即开门迎接(2~5)

     2.书拉密女──良人转离,遍寻不见(6~8)

  三、爱的回味:

     1.耶路撒冷的众女子──你的良人比别人的良人有何强处(9)

     2.书拉密女──我的良人超乎万人之上(10~16)

 

贰、逐节详解

 

【歌五1“我妹子,我新妇,我进了我的园中,采了我的没药和香料,吃了我的蜜房和蜂蜜;喝了我的酒和奶;我的朋友们,请吃!我所亲爱的,请喝!且多多的喝!”

  ﹝文意批注﹞本节描写良人接纳新妇的献身,当做‘他自己’的园子,享受她的万般柔情,以她的一切为乐趣。

    “进.........喝”表示对园之享受达于完全和满足。

    “我的朋友们,请吃!我所亲爱的,请喝!且多多的喝!”指在朋友们面前见证他们的爱情。

   ﹝灵意批注﹞“我妹子,我新妇,我进了我的园中,采了我的没药和香料,吃了我的蜜房和蜂蜜,喝了我的酒和奶,主成全她的心愿,接纳她的奉献,尽情享受她所有的一切。

    “我的朋友们,请吃!我所亲爱的,请喝!且多多的喝!”‘朋友们’和‘我所亲爱的’,是指三一神。父、子、灵一同在此有所享受。

  ﹝话中之光﹞()人若有愿作的心,必蒙悦纳(林后八12);主是何等乐意接受我们的奉献。

     ()任何事物,一经奉献给主,便是完全属于“主的”了;我们的奉献,是否真的把主权交在主的手里呢?

 

【歌五2“我身睡卧,我心却醒;这是我良人的声音;他敲门,说,我的妹子,我的佳偶,我的鸽子,我的完全人,求你给我开门。因我的头满了露水,我的头发被夜露滴湿。”

  ﹝文意批注﹞二至八节这首歌描写二人间情感上的涟漪。

    “我身睡卧,我心却醒,”坚贞的爱情,使新妇虽在睡梦中,爱念仍不止息。

    “完全人,”完美无瑕的人。

   ﹝灵意批注﹞“身,”指外面的人;“心,”指里面的人;每一个重生的信徒,都有此双重的生命(林后四16)。这里是说她‘外面的人’停下了活动、作为,而她‘里面的人’却是清醒、满有敏锐的知觉的,因此能听到主的呼召。

    “他敲门,说,我的妹子,我的佳偶,我的鸽子,我的完全人,求你给我开门,”主在叩她的心门;凡立刻开门的,就有福了(启三20;路十二36)。‘妹子’指她与主有相同的生命;‘佳偶’指她与主有相同的爱好;‘鸽子’指她与主有相同的性情;‘完全人’指她与主有相同的存心(参创十七1)

    “因我的头满了露水,我的头发被夜露滴湿,”这是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受煎熬的一幅图画,象征祂十字架的受苦。主在此呼召她效法祂受苦的模样(罗八29;彼前二21),以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西一24)

  ﹝话中之光﹞()信徒常以与主联合为荣,特别是欢喜有分于祂的生命、性情;但究竟有多少信徒,乐意和祂一同受苦呢?

     ()十字架最高、最深的功课,乃是被神击打,被人厌弃;我们曾否经历过这个,而仍能欢然无怨呢?

 

【歌五3“我回答说,我脱了衣裳,怎能再穿上呢?我洗了脚,怎能再玷污呢?”

  ﹝文意批注﹞在爱的语言来不及表露之前,直觉的反应带出了愚昧的埋怨。

   ﹝灵意批注﹞“我回答说,我脱了衣裳,怎能再穿上呢?‘衣裳’象征旧人和旧人的行为(西三9)。此处她的意思是说,我既已脱去旧人和旧人的行为,若再去接受十字架的羞辱和苦难(来十二2),岂不要让别人误以为我又穿上了所已经脱下的衣裳么?

    “我洗了脚,怎能再玷污呢?”‘脚’是一个人和地接触的部分;信徒在地上奔走天路,难免不与世界有所接触,多少会受玷污,故需时常用生命的水‘洗脚’(约十三10)。这里她误以为十字架的道路是会玷污人的。

  ﹝话中之光﹞()“先入为主”的观念,常常拦阻信徒接受从主来的“新”的启示。

     ()贪图灵性的安逸,常成为我们追求更高属灵境界的拦阻。

 

【歌五4“我的良人,从门孔里伸进手来,我便因他动了心。”

  ﹝原文字义﹞“心”心肠,指里面最深的感觉。

   ﹝文意批注﹞新妇为良人真情所感,怦然心动。

   ﹝灵意批注﹞这手乃是有钉痕的手(约二十2527)。门孔里的伸手,意即主局部的启示祂自己。她因主爱的启示而受感动。

  ﹝话中之光﹞()真正看见主的人,就不能不被感动。

     ()人往往会被道理或见证所感动,但真实而有价值的感动,必须是从道理或见证中,看见主的自己。

 

【歌五5“我起来,要给我良人开门;我的两手滴下没药,我的指头有没药汁滴在门闩上。”

  ﹝文意批注﹞新妇开门迎纳新郎的两手,彷佛厚厚地涂上了没药汁似的,不知不觉地发出香味。

   ﹝灵意批注﹞“没药,”是殉葬用的香料,象征主死的香气(约十九39~40)

    “开门,”象征顺服。

    本节意即她一有顺服的决志,立刻就发出主死的香气来(林后二14~16)

  ﹝话中之光﹞()我们心门的门闩,无论是多么的固执,或有多大的成见,只要一被主十字架的大爱摸着,就都被除掉了。

     ()无论基督徒长进到什么阶段,主仍旧是用祂舍命的爱来感动我们;凡是对主的大爱麻木不仁的,恐怕已经偏离了正路。

 

【歌五6“我给我的良人开了门;我的良人却已转身走了。他说话的时候,我神不守舍;我寻找他,竟寻不见;我呼叫他,他却不回答。”

  ﹝文意批注﹞“他说话的时候,我神不守舍,”或作‘我心渴望听到他的话语’。

   ﹝灵意批注﹞“我给我的良人开了门;我的良人却已转身走了,从前当她不肯顺服主的呼召时,主立即以隐藏的同在来管教她(歌三1~3),使她学习顺服的功课。但对于一个有学习的人,主的管教往往发生在顺服之后,叫他觉得那不顺服是何等可恶。

    “他说话的时候,我神不守舍,”她回想到当主向她呼召并说话的时候,她的心灵早已愿意(太廿六41),向往主而去了,却因迟疑而受管教,为此觉得悔恨。

    “我寻找他,竟寻不见;我呼叫他,他却不回答,”她祷告主(太七7),要再得到主的同在,但这时的祷告好像无用似的。

  ﹝话中之光﹞()我们的难处常在于心灵固然愿意(“神不守舍”),肉体却软弱了(太廿六41);求主刚强我们里面的人,叫我们能里外一致。

     ()一个越爱主的人,越难忍受那种失去主的同在的痛苦。

 

【歌五7“城中巡逻看守的人遇见我,打了我,伤了我;看守城墙的人夺去我的披肩。”

  ﹝文意批注﹞“披肩,”或指御寒的‘斗蓬’。

   ﹝灵意批注﹞“城中巡逻看守的人遇见我,打了我,伤了我,教会中被神托付,看守信徒灵魂的人(歌三3;来十三17),他们责备她不该不立即顺从主的呼召,他们的言语令她受伤(诗六十九26)

    “看守城墙的人夺去我的披肩,”‘披肩’原文是‘帕子’。教会中代祷守望的人(赛六十二6),不肯帮她遮掩过错(箴十12;彼前四8),反而在人面前揭露她的羞耻。

  ﹝话中之光﹞()在神的家中负责守望的人,有时不但不能给我们帮助,反而落井下石,叫我们受到伤害。

     ()主常藉教会中的负责弟兄来对付我们,使我们学习属灵的功课。

 

【歌五8“耶路撒冷的众女子阿,我嘱咐你们,若遇见我的良人,要告诉他,我因思爱成病。”

  ﹝灵意批注﹞她求助于一般的信徒,请求他们为她代祷。就在这种情形之下,她对主的爱仍然深信不疑(罗八35~39),因为主必不永远丢弃人(哀三31)

  ﹝话中之光﹞()信徒常会有属灵的骄傲,看别人不如自己,以为自己比众人更爱主。但当被主管教到一个地步,就会谦卑下来,开始看别人比自己强(腓二3),而求助于原来看为不如自己的人。

     ()当年轻的西拉和提摩太从马其顿到哥林多的时候,就激发年长的保罗为道迫切(徒十八5)。信徒的属灵年日无论是长是短,彼此之间仍能发挥代祷和激励的功用。

 

【歌五9“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你的良人,比别人的良人有何强处?你的良人,比别人的良人有何强处,你就这样嘱咐我们?”

  ﹝灵意批注﹞“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她因着已经有与主同活并同升天的经历(歌三至四章),所以在其它信徒的眼前,显出不凡的内在美(彼前三3~4)

    “你的良人,比别人的良人有何强处?你的良人,比别人的良人有何强处,你就这样嘱咐我们?”意即你所经历的基督,和我们所经历的基督有什么不同,竟值得你这样的追求。

  ﹝话中之光﹞()一个有属灵美丽的信徒,不但主知道他,别人也能看得出来。

     ()一个落在苦难试炼中的信徒,若仍忠心爱主、寻求主,定会激发别人寻求主的心。

 

【歌五10“我的良人,白而且红,超乎万人之上。”

  ﹝原文字义﹞“白”光明照耀的那种白;“超”撑旗者,举起的旗。

   ﹝文意批注﹞“白而且红,”白里透红,指他俊美且健康。

   ﹝灵意批注﹞“白,”是说祂圣洁无污(来七26)

    “红,”是说祂满有生命与能力。

    “超乎万人之上,”祂远超过一切(弗一21),是千万人中的第一人,是众望所归者。

  ﹝话中之光﹞()新妇的软弱竟使她有机会向众人作见证,将众人引向基督。是的,祂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和生存的意义。

     ()无论我们如何将祂思想,总叫我们有满足的喜乐。

 

【歌五11“他的头像至精的金子;他的头发厚密累垂,黑如乌鸦。”

  ﹝文意批注﹞“至精的金子,”言其尊贵的气质。

   ﹝灵意批注﹞“他的头像至精的金子,‘头’代表一个人的心思和性情;‘精金’指完全属神的。本句一面说祂完全以父神的事为念(路二49),一面也是说神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祂里面(西二9)

    “他的头发厚密累垂,黑如乌鸦,”‘头发’代表一个人的能力(士十六17)。主的发多且黑,是指祂的能力极大,而且永不衰残(来一12;十三8)

 

【歌五12“他的眼如溪水旁的鸽子眼,用奶洗净,安得合式。”

  ﹝文意批注﹞“溪水旁,”形容眼眸闪亮。

    “用奶洗净,”形容黑白分明。

    “安得合式,”或作‘安卧在盈溢的池旁’。

    全节指眼睛炯炯有神气。

   ﹝灵意批注﹞眼睛代表一个人的眼光和见识。主的眼光和见识,因为常时得着神生命活水的滋润(“溪水旁”),所以是纯一的(“鸽子眼”),洁白脱尘(“用奶洗净”),且正确得当(“安得合式”)

 

【歌五13“他的两腮如香花畦,如香草台;他的嘴唇像百合花,且滴下没药汁。”

  ﹝文意批注﹞“香花畦”和“香草台”喻她对他的脸面的感受。

    “香草台,”或作“溢出芬芳”。

    巴勒斯坦的“百合花”,一般为红色;指他唇红齿白。

    “滴下没药汁,”指他的嘴唇发出令人怡悦的香味。

   ﹝灵意批注﹞“他的两腮如香花畦,如香草台,‘两腮’代表一个人所表显的美德(人之美丑在于两腮)。主耶稣卑微中(“畦”)显出高贵(“台”);外貌虽平庸(赛五十三2),却叫人觉得美丽如花似草;受尽人的凌辱(赛五十6),却发放馨香之气。

    “他的嘴唇像百合花,且滴下没药汁。”‘嘴唇’代表一个人的话语。主口中的言语,像‘百合花’一样的清洁纯净(诗十二6),又如‘没药汁’般的苦,叫听见的人觉得扎心(徒二37)

 

【歌五14“他的两手好像金管,镶嵌水苍玉;他的身体如同雕刻的象牙,周围镶嵌蓝宝石。”

  ﹝原文字义﹞“管”折迭;“身体”心肠;“雕刻”光泽。

   ﹝文意批注﹞“两手,”指双臂。

    “金管,”和“水苍玉,”言其良人稳重坚定。

    身体如“象牙,”和“蓝宝石,”指良人的清秀高贵。

   ﹝灵意批注﹞“他的两手好像金管,镶嵌水苍玉,‘两手’代表一个人的作为。主所有的作为都是出于神的(“金”),是坚定不移的(“管”的原文是‘折迭’,具稳定之功用),并且是支配着一切的(“镶嵌水苍玉”,参结一16)

    “他的身体如同雕刻的象牙,周围镶嵌蓝宝石,”‘心肠’(原文)指一个人的感情。主对我们的感情,因着祂自己曾经受苦受死(“象牙”),故是精细的(“雕刻”),能体贴入微(来二18;四15),并且祂这感情是深的,是受天的支配的(“周围镶嵌蓝宝石”,参出廿四10)

 

【歌五15“他的腿好像白玉石柱,安在精金座上;他的形状如利巴嫩,且佳美如香柏树。”

  ﹝文意批注﹞此处比喻新郎的两腿,强壮有力。利巴嫩山终年积雪,香柏树丛生。

    “形状如利巴嫩,”庄严雄伟。

    “如香柏树,”姿态挺拔。

   ﹝灵意批注﹞“他的腿好像白玉石柱,安在精金座上,”‘腿’代表一个人的立场和道路。主的站立和脚步,乃是根据神的公义(“白玉石”),和神的性情(“精金”),并且是合乎神的旨意的(“安在...座上”),因此站立得稳,且步履坚定(“柱子”,参启三12)

    “他的形状如利巴嫩,且佳美如香柏树,”‘形状’代表一个人所给人的观感。主的为人真是属天、高超(“利巴嫩”),并且复活、荣耀(“香柏树”)

 

【歌五16“他的口极其甘甜;他全然可爱。耶路撒冷的众女子阿,这是我的良人,这是我的朋友。”

  ﹝原文字义﹞“口”上颚,口味。

   ﹝文意批注﹞“口,”指良人的亲吻和甘甜的话语。

   ﹝灵意批注﹞“他的口极其甘甜,‘口’指口味(歌二3),代表一个人给人接触经历后的感觉。我们尝过主的滋味,便觉极其甘甜(诗卅四8)

    “他全然可爱。耶路撒冷的众女子阿,这是我的良人,这是我的朋友,”这是她对主的总括见证,祂无一处不可爱;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全然可爱。

 

叁、灵训要义

 

【与主同升天】

   (接续第四章)

  二、同主升天所显出的光景:

     3.她奉献的心愿得着成全:

        (3)主在此接纳她的奉献,成全她的心愿,尽情享受她所有的一切──“我妹子,我新妇,我进了我的园中,采了我的没药和香料,吃了我的蜜房和蜂蜜;喝了我的酒和奶;”(1)

        (4)圣父、圣子、圣灵一同享受她──“我的朋友们,请吃,我所亲爱的,请喝,且多多的喝。”(1)

 

【更深的功课与认识】

   一、更深的功课:

        1.主更深一层的呼召:

        (1)她外面的人停下了活动,而她里面的人却是清醒的,因此能听到主的呼召──“我身睡卧,我心却醒;这是我良人的声音;”(2)

        (2)主叩她的心门──“他敲门,说,我的妹子,我的佳偶,我的鸽子,我的完全人,求你给我开门,”(2)

        (3)主呼召她效法祂受苦的模样,以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因我的头满了露水,我的头发被夜露滴湿。”(2)

     2.迟疑的推诿:

        (1)她认为既已脱去旧人和旧人的行为,就不用再去接受十字架的羞辱和苦难──“我回答说,我脱了衣裳,怎能再穿上呢?”(3)

        (2)她误以为奔走十字架的道路是会玷污人的──“我洗了脚,怎能再玷污呢?”(3)

     3.因主的启示而顺服:

        (1)她因主爱的启示而受感动──“我的良人从门孔里伸进手来,我便因他动了心。”(4)

        (2)她一有顺服的决志,立刻就发出主死的香气来──“我起来,要给我良人开门;我的两手滴下没药,我的指头有没药汁滴在门闩上。”(5)

     4.受到主隐去的管教:

        (1)主将祂的同在隐藏起来,以管教她──“我给我的良人开了门;我的良人却已转身走了。”(6)

        (2)她为此觉得悔恨──“他说话的时候,我神不守舍;”(6)

        (3)她求主同在的祷告好像无用似的──“我寻找他,竟寻不见;我呼叫他,他却不回答。”(6)

        (4)教会中被神托付看守信徒灵魂的人,他们的责备令她受伤──“城中巡逻看守的人遇见我,打了我,伤了我;”(7)

        (5)教会中代祷守望的人,不肯帮她遮掩过错──“看守城墙的人夺去我的披肩。”(7)

        (6)她求助于一般的信徒,请求他们为她代祷──“耶路撒冷的众女子阿,我嘱咐你们,若遇见我的良人,要告诉他,我因思爱成病。”(8)

  二、更深的认识:

        1.圣徒彼此谈论主的事:

        (1)她在信徒的眼前,显出不凡的内在美──“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9)

        (2)一般信徒问她为何这样热心追求主──“你的良人,比别人的良人有何强处?你的良人,比别人的良人有何强处?你就这样嘱咐我们。”(9)

     2.见证她所认识并经历的主:

        (1)说祂满有生命与能力,是千万人中的第一人──“我的良人,白而且红,超乎万人之上。”(10)

        (2)说祂里面满有神性一切的丰盛──“他的头像至精的金子;”(11)

        (3)说祂的能力极大,而且永不衰残──“他的头发厚密累垂,黑如乌鸦。”(11)

        (4)说祂的眼光超凡──“他的眼如溪水旁的鸽子眼,用奶洗净,安得合式。”(12)

        (5)说祂的外貌在平庸中显出美丽──“他的两腮如香花畦,如香草台;”(13)

        (6)说祂口中的言语,纯净而又叫听见的人觉得扎心──“他的嘴唇像百合花,且滴下没药汁。”(13)

        (7)说祂所有的作为都是出于神的,是坚定而有力的──“他的两手好像金管,镶嵌水苍玉;”(14)

        (8)说祂的感情是深的,是受天的支配的──“他的身体如同雕刻的象牙,周围镶嵌蓝宝石。”(14)

        (9)说祂的立场稳固、步履坚定,是因根据神的公义和性情、且合乎神的旨意的缘故──“他的腿好像白玉石柱,安在精金座上;”(15)

        (10)说祂的为人属天、高超,并且满了复活、荣耀──“他的形状如利巴嫩,且佳美如香柏树。”(15)

        (11)说尝过祂的滋味的人,便觉甘甜──“他的口极其甘甜;”(16)

        (12)说祂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全然可爱──“他全然可爱。耶路撒冷的众女子阿,这是我的良人,这是我的朋友。”(16)

          (下接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