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雅歌第六章

 

壹、内容纲要

 

【爱的复原】

  一、爱的向往──耶路撒冷的众女子──愿同去寻找良人(1)

  二、爱的发现──书拉密女──良人就在自己园中(2~3)

  三、爱的更新:

     1.所罗门王──赞赏她的美丽无匹(4~9)

     2.旁白──她的美丽真是超绝(10)

     3.书拉密女──与良人同心观赏(11~12)

  四、爱的羡慕:

     1.耶路撒冷的众女子──羡慕她无人可及(13)

     2.旁白──众人都注目观看她(13)

 

贰、逐节详解

 

【歌六1“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你的良人往何处去了?你的良人转向何处去了?我们好与你同去寻找他。”

  ﹝文意批注﹞耶路撒冷的众女子,听了她的描述,愿意和她同去寻找她的良人。

   ﹝灵意批注﹞“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你的良人往何处去了?你的良人转向何处去了?意思是说你既然对主有这样深入的认识与经历,那么你应当比我们更加清楚祂在那里才对。

    “我们好与你同去寻找他,”她的见证吸引了一般信徒,盼望跟她一同寻求主(提后二22)

  ﹝话中之光﹞()主说,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约十二32)。在我们的生活见证中,最要紧的是高举基督、彰显基督,叫人被吸引而归向基督。

     ()我们自己的心若不被主所吸引,则我们的见证也不能吸引人。凡不能感动自己的,就甭想感动别人。

 

【歌六2“我的良人下入自己园中,到香花畦,在园内牧放群羊,采百合花。”

  ﹝原文字义﹞“牧放”喂养,细嚼,细赏(原文无“群羊”)

   ﹝文意批注﹞新郎的“园”,即指新妇自己。

    “香花畦,”指她优美动人之处。

   ﹝灵意批注﹞“我的良人下入自己园中,她此时猛然觉醒,原来主仍在她的里面,并没有离去。

    “到香花畦,在园内牧放群羊,采百合花,”主是在众信徒的里面,欣赏他们的美丽和香气(“到香花畦”),一面照顾、喂养他们(“牧放群羊”),一面享受他们里面一切出于神的东西(“采百合花”)

  ﹝话中之光﹞()信徒不必到天涯海角去寻找主,因为祂就住在我们的里面。

     ()向别人见证我们所认识的主,受益最大的,往往是我们自己。

 

【歌六3“我属我的良人,我的良人也属我;他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

  ﹝文意批注﹞注意把本节和二章十六节作一比较,我们可以发现两者的次序颠倒不同,因这里是强调她要献身给良人。良人在这里被喻为羚羊,在百合花中来回轻嚼(“牧放群羊”原文意思参阅前节),优闲地享受稀有的美味。

   ﹝灵意批注﹞“我属我的良人,我的良人也属我,她明白主和她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改变,仍然彼此相属,不过次序却颠倒了(歌二16)。从前她是以她自己为中心,现在她把主放在首要的地位,而她自己是次要的。她此刻对主的认识,已较前有了进步。

    “他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主从前的工作如何,现在的工作仍是如何(歌二16)。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十三8);改变的不是祂,乃是我。

  ﹝话中之光﹞()信徒必须先看见“凡是我的都是你的”,然后才能看见“你的也是我的”(约十七10)。这是正常的属灵次序。

     ()我们越肯弃绝自己、完全奉献给神,神就越看顾我们,负我们完全的责任。

 

【歌六4“我的佳偶阿,你美丽如得撒,秀美如耶路撒冷,威武如展开旌旗的军队。”

  ﹝原文直译﹞...这壮观使人叹为观止。”

   ﹝原文字义﹞“得撒”美观,可悦;“威武”可怕。

   ﹝文意批注﹞“得撒,”位于巴勒斯坦北方,以风景秀丽著称,曾为北国以色列的第一个京城;或以此地名之美,比喻其佳偶之美。

    “耶路撒冷,”是犹大的京城,建造秀美。

    “展开旌旗的军队,”指新妇高雅的仪容,在良人心中的感受,直如观看在军旗招展下步伐整齐的军队。

   ﹝灵意批注﹞“我的佳偶阿,你美丽如得撒,秀美如耶路撒冷,‘得撒’是以色列国的京城(王上十五33),‘耶路撒冷’是犹大国的京城(王上十四21),两者均代表神属天的居所;‘美丽’是外面的,‘秀美’是里面的。主称赞她里面的性质,和外面的生活,皆甚美丽,足为神安息的住处。

    “威武如展开旌旗的军队,”‘展开旌旗’意即得胜的荣耀。主说她在仇敌和世人面前,是可怕的得胜者。

  ﹝话中之光﹞()信徒在主面前理当是可爱的,但在仇敌面前则应当是可怕的。

     ()“耶路撒冷”的字意是‘平安’,它是大君的京城(太五35)。信徒的内心,若肯尊主为王,就必有平安与喜乐。

 

【歌六5“求你掉转眼目不看我,因你的眼目使我惊乱。你的头发如同山羊群,卧在基列山旁。”

  ﹝原文直译﹞“求你转移眼光不看我,因为你的眼目胜过了我...

  ﹝文意批注﹞“你的眼目使我惊乱,”她的秋波在良人心中激发起强烈的爱意,使他成为爱的俘虏。

   ﹝灵意批注﹞“求你掉转眼目不看我,因你的眼目使我惊乱,她目不转睛的仰望主耶稣(来十二2),所表达对主坚强的爱,使主深受感动。

    “你的头发如同山羊群,卧在基列山旁,”说她因得着主的喂养,而有奉献与顺服(参阅歌四1批注)

  ﹝话中之光﹞()信徒的眼目,若是单单的仰望主,不看世界,也不看环境,就必有得胜的生活。

     ()顺服主的心志,叫我们能安详静卧,等候神的旨意。

 

【歌六6“你的牙齿如一群母羊,洗净上来;个个都有双生,没有一只丧掉子的。”

  ﹝文意批注﹞参阅歌四2批注。

   ﹝灵意批注﹞说她接受的能力,是出于生命,目的清洁而超脱,整齐且平衡的(参阅歌四2批注;主在这里不题“剪毛”,因这时她早已脱离了天然生命)

 

【歌六7“你的两太阳在帕子内,如同一块石榴。”

  ﹝文意批注﹞参阅歌四3批注。

   ﹝灵意批注﹞说她外表的美丽,是专为着主而不显扬,且满了生命的(参歌四3批注)

    本章五至七节,主重复四章一至三节的话,称赞她的“头发”、“牙齿”和“两太阳”,是因为这三种光景,在生命成熟的人身上,比较显得特出。

 

【歌六8“有六十王后,八十妃嫔,并有无数的童女。”

  ﹝文意批注﹞八、九两节表示,在所罗门的众多妃嫔中,书拉密女是最出色的一个。

   ﹝灵意批注﹞信徒个别与主之间爱的关系,因生命长进程度的不同,而不同的情形:有的像“王后”,有的像“妃嫔”,有的像“童女”。

 

【歌六9“我的鸽子,我的完全人,只有这一个;是她母亲独生的,是生养她者所宝爱的。众女子见了,就称她有福;王后妃嫔见了,也赞美她。”

  ﹝原文字义﹞“完全人”无污者;“所宝爱的”最优者;“众女子”众女儿;“称她有福”为她庆幸。

   ﹝文意批注﹞“独生的,”并非真是独生的,而是说最钟爱的。

    “生养她者,”即她母亲。

   ﹝灵意批注﹞“我的鸽子,我的完全人,只有这一个;是她母亲独生的,是生养她者所宝爱的,在前节所说众多爱主的人当中,她是惟一显出圣灵(“鸽子”)的完全人,惟一让三一神作工到一个地步,成为祂手中的杰作(弗二10)

    “众女子见了,就称她有福;王后妃嫔见了,也赞美她,”‘众女子’指一般的基督徒;‘王后’、‘妃嫔’指比较爱主、生命较长进的基督徒。她在众多信徒的眼中,成了可称羡的对象。

  ﹝话中之光﹞()许多基督徒自己不太追求主,可是他们看见那些专心要主的人,还是会称赞、羡慕他们的。

     ()凡是肯甘心舍己,顺服神的旨意的人,在主的眼中就是一个“完全人”。

 

【歌六10“那向外观看,如晨光发现,美丽如月亮,皎洁如日头,威武如展开旌旗的军队的,是谁呢?”

  ﹝原文直译﹞“那向前观看如晨光,美丽如月亮...

   ﹝文意批注﹞“如晨光发现,”如晨曦显露。

   ﹝灵意批注﹞“那向外观看...是谁呢?”这里圣灵藉第三者的口吻来点出她的美丽和荣耀。‘向前观看’(原文),这是说她像使徒保罗那样,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腓三13~14)

    “如晨光发现,”意即她的黑影已经飞去(歌二17;四6),如今已达到天明的地步(箴四18)

    “美丽如月亮,”‘月亮’指她是属天的,返照主的荣光(林后三18),叫地上黑暗中的人,得以看见她的见证(诗八十九37)

    “皎洁如日头,”指她已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林后三18),里面毫无阴翳、黑暗(约壹一5)

    “威武如展开旌旗的军队的是谁呢?”指她胜而又胜,是可怕的得胜者(参阅歌六4批注)

  ﹝话中之光﹞()信徒是“世上的光”(太五14),应当在这暗世中,好像明光照耀,将生命的道表明出来(腓二15~16),引导世人归主。

     ()得胜的信徒,与主完全合而为一,故外表形状与主相似,被世人所称羡,被仇敌所畏惧。

 

【歌六11“我下入核桃园,要看谷中青绿的植物,要看葡萄发芽没有,石榴开花没有。”

  ﹝原文直译﹞“我下到硬果园,要看谷中的果子,要看葡萄茂盛没有,石榴发芽没有。”

   ﹝文意批注﹞十一、二节是说女子下到园中漫步,欣赏园内春来的景象,连想到自己爱情的成长,感觉幸福,宛若坐在豪华的车中。

   ﹝灵意批注﹞她关心主的工作,要察看幼稚信徒生命长进的情形,有无起头(“发芽”),有无进步(“开花”)

 

【歌六12“不知不觉,我的心将我安置在我尊长的车中。”

  ﹝原文字义﹞“尊长”尊贵的民,王权的民,甘心的民。

   ﹝灵意批注﹞她全心投注于主的工作中,不知不觉,得列于基督夸胜的行列中(林后二14),一往直前。

  ﹝话中之光﹞我们若能与主同心、同工,也就得以与祂同尊、同荣。

 

【歌六13“回来!回来!书拉密女,你回来!你回来!使我们得观看你。你们为何要观看书拉密女,像观看玛哈念跳舞的呢?”

  ﹝文意批注﹞“书拉密,”是‘所罗门’的女性形态;亦有谓系‘书念’女子的别称(王上一3~4)。书拉密女很可能为本书的女主角。

    “玛哈念,”意即‘二营军兵’(创卅二2),也可能是排成两行,相对而立,跳舞应和;所以玛哈念的跳舞,一定很热闹而吸引人。在中东的婚筵上,有新娘在宾客面前跳舞的风俗。

   ﹝灵意批注﹞“回来!回来!这里圣灵藉旁观者的口吻,表明她是一往直前的。

    “书拉密女,你回来!你回来!使我们得观看你,”‘书拉密’是‘所罗门’的女性化名字,而所罗门是预表主,故书拉密女这名字突然出现在这里,是表明她已成熟到完全与主合一。她因如此联合于主的荣形,故为一般信徒所羡慕、所观赏。

    “你们为何要观看书拉密女,像观看玛哈念跳舞的呢?”‘跳舞’是得胜的表示(出十五20;撒上十八6)。圣灵在这里藉询问旁观者的口吻,来表明她此时得胜荣耀的光景,是值得神人共赏的(林前四9)

  ﹝话中之光﹞()正如“书拉密”女从‘所罗门’得名,信徒灵命长进到成熟的地步,自然也就从祂得名──名副其实的‘基督人’。

     ()信徒灵命成熟的记号,就是在凡事上夸胜。

 

叁、灵训要义

 

【更深的功课与认识】

  (接续第五章)

  二、更深的认识:

     3.众人因她的见证受感,盼望跟她一同寻求主──“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你的良人往何处去了?你的良人转向何处去了?我们好与你同去寻找他。”(1)

     4.对主更深的认识:

        (1)她此时猛然觉醒,原来主仍在她的里面,并没有离去──“我的良人下入自己园中,到香花畦,在园内牧放群羊,采百合花。”(2)

        (2)她现在把主放在首要的地位──“我属我的良人,我的良人也属我;”(3)

        (3)她认识祂的工作并未改变──“他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3)

 

【生命丰满的成熟】

   一、成熟所显出的光景:

        1.主对成熟者的观感:

        (1)主称赞她里面的性质和外面的生活,皆甚美丽,足为神安息的住处──“我的佳偶阿,你美丽如得撒,秀美如耶路撒冷,”(4)

        (2)她在仇敌和世人面前,是可怕的得胜者──“威武如展开旌旗的军队。”(4)

        (3)她目不转睛的仰望主耶稣,使主深受感动──“求你掉转眼目不看我,因你的眼目使我惊乱。”(5)

        (4)她因得着主的餧养,而有奉献与顺服──“你的头发如同山羊群,卧在基列山旁。”(5)

        (5)她接受的能力,是出于生命,目的清洁而超脱,整齐且平衡的──“你的牙齿如一群母羊,洗净上来;个个都有双生,没有一只丧掉子的。”(6)

        (6)她外表的美丽,是专为着主而不显扬,且满了生命的──“你的两太阳在帕子内如同一块石榴。”(7)

        (7)她在众多爱主的人当中,是惟一显出圣灵的完全人,是神手中的杰作──“有六十王后八十妃嫔,并有无数的童女。我的鸽子,我的完全人,只有这一个,是他母亲独生的;是生养他者所宝爱的。”(8~9)

     2.旁观者对她的观感(10)

        (1)她在众信徒的眼中,成了可称羡的对象──“众女子见了,就称她有福;王后妃嫔见了,也赞美她。”(9)

        (2)说她是一直向前奔跑的──“那向外观看,”(10)

        (3)说她的黑影已经飞去,如今已达到天明的地步──“如晨光发现,”(10)

        (4)说她是属天的,且返照主的荣光──“美丽如月亮,”(10)

        (5)说她已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皎洁如日头,”(10)

        (6)说她是可怕的得胜者──“威武如展开旌旗军队的是谁呢?”(10)

  二、成熟以至完全联合于主:

        1. 因成熟而联合于主的工作:

        (1)她关心主的工作,要察看幼稚信徒生命长进的情形──“我下入核桃园,要看谷中青绿的植物,要看葡萄发芽没有,石榴开花没有;”(11)

        (2)她不知不觉,得列于基督夸胜的行列中,一往直前──“不知不觉,我的心将我安置在我尊长的车中。”(12)

     2.因成熟而联合于主的荣形:

        (1)圣灵藉旁观者的口吻,表明她是一直往前的──“回来,回来;书拉密女,你回来,你回来,”(13)

        (2)她已成熟到完全与主合一,联合于主的荣形,故为一般信徒所羡慕、所观赏──“使我们得观看你。”(13)

        (3)她此时得胜荣耀的光景,是值得神人共赏的──“你们为何要观看书拉密女,像观看玛哈念跳舞的呢?”(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