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雅歌第四章

 

B 美丽与愿望(四115

  四115这个较长单元的分段比较整洁,在第7节以框架“我的佳偶,你全然美丽”描绘出第一小段的轮廓,在第815节则以利巴嫩主题为第二小段的框架。虽然不能辨识出清楚的语汇用法模式,这个段落与前一个单元(三611)之间却有一些有趣的类似之处,有助于解释在雅歌这三个主要段落中所发展的关系。

  随着良人与佳偶之描述的发展,雅歌的语汇现在变得越来越多使用性爱用语,而以他们爱情的圆满成婚结束这个段落(四16∼五1)。这里所引发的性欲达超过任何寓意或预表所需要的,以符斯特的话来说,这使得意图以寓意或预表的方法来理解本书变成“越过了可靠性的界线188。”

  1. 我的佳偶,妳甚美丽。在这里和四7重复了一89的语句,结合了两个观念:女孩子的美丽,和他们那亲密的关系。这个清晰的措词出现在一15。同样的两个希伯来字在二13以相反的次序,但相同的意义出现;在六4最后一次出现时,则是在这两个字之间带有强调代名词“你”。

  女孩子的美丽以两个扩大的模拟清楚说明,这里是第一个。重复使用一15的比拟:她的眼如鸽子,但加上了“在你帕子后面”(吕译;AV“在你的头发里面”)。

  帕子(希伯来文 s]amma^)在旧约圣经中只有出现在雅歌四13,六7,与以赛亚书四十七2。在雅歌的经文中,七十士译本都是译作 sio{pe{sio{s(“沉默”、“沉默寡言”),但在以赛亚书中则是译作 katakalymma(“帕子”、“遮盖物”)。AV 的“头发”可能是根据亚拉伯文的 s]m(“头发”);但这个希伯来文可能比较接近亚兰文的 s]#man(“蒙上帕子”)。

  雅歌在这个时候引入帕子,加强了婚姻的景象。女孩子和妇女通常都穿戴头巾,除非是在特殊的场合才会蒙上帕子189。订婚(创二十四65)与真正的婚礼庆典(创二十九2325)是其中两个特殊场合。

  四1最后两行又在六5重复出现。

  头发,这个图像说明佳偶并未用帕子将她整个头部遮盖起来,她那长而乌黑的秀发如涟漪般任意波动。巴勒斯坦大部分的山羊都有着长如波浪的黑毛;一大群山羊在远处山上移动,使整个山腹看起来彷佛是活生生的一样(参一5,五11)。

  “移动”(RSV;吕译、思高、NIV“下来”;现中“跳跃着下来”;AV“从……出现”;和合、ASV卧在……旁;JB“跳跃嬉戏”;NEB“流下来”;希伯来文 s%ega{ls%u^)。这个字在旧约圣经中就只有出现在这里与六5,两处的上下文完全一样。拉比的作品使用这个字指沸腾的水。其它的作者以“飘扬”、“垂下”的含义来使用它。有人提议 s%gs%(与乌加列文 s%gt),意义为“白雪”,这个提议无法捕捉这节经文的图像190

  基列,加利利与撒玛利亚东边的高原,以高而崎岖的峭壁闻名。这些峭壁从约但河谷的地面向上爬升超过三千五百呎,在午后微微发亮的热气中呈现出一幅美丽但又神秘的景象来。

  2. 继续使用羊批的图像,现在是将女孩子的牙齿比拟为一群刚刚洗刷干净的、刚刚剪毛的羊。剪毛只有出现在这里和列王纪下六6,在后者,以利沙“砍了”一根木头,从河中取回失落的斧头。

  上来,如同三6从旷野而来的行伍一样。注意这里刚刚洗刷干净的羊批与尘埃滚滚的旅行队伍之间的对比。在这种情形下,羊批透过剪短的羊毛,显出粉红色的皮层来,增添一股温暖的、活泼的光泽。

  这节后半段经文逼真地以双生界定她牙齿的匀称和完美。这幅图像很明显,但明确的意义却不然。“生双生”(RSV)是常见的译法,但这里暗示多产与羊羔的存活率显然是夸大的说法191。动词(希伯来文 ta{~am)只有出现在这里和六6,但相关的名词(希伯来文 ta~o^m to^~am)却出现八次〔创二十五24,三十八27;出二十六24(两次),三十六29(两次);歌四5,七3〕意义可能包括“生双胞胎”,但这样特殊的意义是没有必要的。“成双成对”(现中)或“相配”同样很能够捕捉其含义,也就是说,就如每一头母羊都有其相配成对的羊羔,上一排的每一颗牙齿中也都照样在下一排有与之相配的牙齿──一颗都不缺少192。古代近东情诗一幅常见的图画是将牙齿描绘成“像石榴的种子一样”(叁 Simpson, p.312, no.28),有一首诗将佳偶的牙齿比拟成火石刀刃上的凹痕。

  3. 继续描写她的美丽,称赞她的面庞。化妆在古代近东很普遍。这里是用鲜红色或绯红色的染料当唇色(参书二18

  妳的嘴(希伯来文 mid[ba{r),吕译“口吻”,现中“开口说话”,AV“音色”,JBNEB“言语”,都是依据七十士译本 lalia 和希伯来文字根 db[r 的普通意义。德里慈解释说这里所用的意思是以嘴为“说话的器官”193。嘴的惯用词(希伯来文 pi^ ^(k[))只有一个音节,对这里的诗歌韵律而言太短了。

  秀美(AVASV“美丽”;NEB“可爱”;JB“迷人”;思高“娇美可爱”;现中“秀美动人”)出现在雅歌一5,二14,六4(以及诗三十三1,一四七1;箴十七7,十九10,二十六1)。

  “双颊”(现中、思高、RSV;和合、吕译:两太阳;AVASVNIV“太阳穴”;NEB“分开的双唇”;这希伯来文 raqqa^)。这希伯来字只有出现在这里(以及六7的类似经文),以及三次出现在士师记四2122,五6,雅亿杀了迦南人的将军西西拉时,把帐棚的橛子钉进他的“太阳穴”(和合本译作“鬓”)。为什么“太阳穴”竟会被认为是美丽的物体,或为什么竟会用石榴的表象指“眉毛”,显然没有特殊的理由。这个词语较广泛的意义是“脸的侧面”,即面颊(LXX mylon),泛红的水果色很适合用来比拟它们。

  帕子,参四1

  “分裂两半的”〔思高、RSV;和合、吕译、AVASV:一块(片);NEB“切片的”〕石榴。大部分释经学者都认为“片”或“块”这个字是说明石榴的内部,有多汁的红色果肉,硬的白色种子、微黄色的薄膜;这样,在处理这个图像时就有了麻烦。它听起来像是在描述青春痘恶化的病情。然而,这个字没有必要一定指果实的内部,它的意思只是“块”(饼,撒上三十12;磨石,士九53),其意义可以同时指外面的表皮与内部。石榴泛红色的平滑表皮要比内部更适合这里的图像。石榴(Punica granatum)的果实广泛被用作食物,并且作为衣服或建筑物上装饰的特色(出二十八3334;王上七18)。石榴酒在埃及素有催情剂的名声,在那里跟在米所波大米一样,石榴都用在爱情药剂中194。参八2

  4. 颈项,参一10,七4

  好像大卫……的高台,不是今日正好位在耶路撒冷雅法(Jaffa)门里面的那座塔,因为那座建筑物的日期并不早于希律时期。它比较像是尼希米记三25提及的那座塔,“王宫上凸出来的城楼,靠近护卫院的”。

  大卫,参导论:“Ⅲ 所罗门{\LinkToBook:TopicID=107,Name=. 所羅門}”,与分题研究:“良人(佳偶)”,第五段{\LinkToBook:TopicID=129,Name=良人(佳偶)},第71页。

  建造收藏军器(AVASV“军械库”;思高、JB“堡垒”;NIV“以优雅之物”;吕译“以层层石头”;NEB“蜿蜒的楼层”;希伯来文 talpi^yo^t LXX thalpio{th),除了出现这一次之外,我们对这个字完全一无所知。七十士译本将之假设成一个专有名词 Tel Pivoth(只是希伯来文的音译而已),但我们并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位置。NIV 是无法证实的。大部分译经者与释经学者假设它与亚拉伯文的动词 tlp“毁灭”(或“毁灭的肇因”,即兵器)或动词 tlh(其强调主动形式的意思是“为了陈列而悬挂起来”)有关。NEB 所依从的提议是:这个名词是来自字根 lpy,意义为“层层排列”,即“阶层”195,这里是指女孩所戴层层重迭的项链。

  一千,在希伯来文中跟在英文中一样,经常是指一个整数,在数学上未必是精碓的(参吕译、现中“成千”;思高“上千的”)。参五10

  盾牌(RSV“小圆盾”;希伯来文 ma{g{e{nLXX thyreos),希腊字描写的是矩形“门状的”大盾牌,可以把整个身体遮起来;它有十二次是用来翻译希伯来文 ma{g{e{n,后者比较正确的意义是指军官与步兵所携带的小型圆形盾牌。用 thyreos 来翻译希伯来文 s]inna^ 比较正确196NIV 的“盾”比较适合这里,但没有区分这里的 ma{g{e{n 与最后一行的 s%elet],易生混淆。

  藤牌(RSV“盾”;希伯来文 s%elet]),大部分译经者都将这个字视为等于小圆盾(ma{g{e{n),保留了这两行之间密切的平行体。这个字在旧约圣经中只有出现七次,其明确的意义尚不明显197。这个字在昆兰古卷“光明之子与黑暗之子的战争”的用法,支持的观念是某种防卫性武器,或许是支标枪或箭。

  勇士(JB“英雄”;AVASV“大能的人”)与三7用了两次的是同一个字。本节经文的图像是一个显赫且光荣的人,或许是她所戴、有许多小平面的项链(参9节)使人想起耀武杨威地陈列在塔上的复杂武器与军备。

  5. 在第2节所介绍的匀称观念在此又重复用来形容她的两个乳房,像在百合花中(参二1)吃草(或“歇息”,参一7)的双生瞪羚小鹿一样(参二7)。见一3,二16,与六3

  67. 第6节的后半(原文与英文皆在前半,参思高)也出现在二17,其注释见“D 佳偶的回应(二1617{\LinkToBook:TopicID=144,Name=. 佳偶的回應(二1617}”。许多释经学者认为在此没必要作这样的重复,它似乎比较适合第5节的观念,胜于下面的观念。这样,第6(中文为6a)与7节就形成一个独立的思想单元。

  德里慈、西尔维得、李贺曼将第6节归于女孩子,因为这些话在二17是她所说的;但在第6b节变成第一人称并不足以作为这一点的理由,尤其是如果第6a节是结束第5节之思想的话。第7节显然是良人的言论。

  没药山和乳香冈;参一13与三6。想要将这两个词语确认为地理名字是不可能的,因为无论没药或乳香都不是巴勒斯坦本土的产物──两个都是从遥远之地输入的香料。德里慈将它们确认为耶路撒冷的圣殿山,因为在那里“香……每早晨每晚上上升到神那里去”198,这作法同样引伸得太过了,虽然“冈”(希伯来文 gib[`a^)经常用来指祭祀的中心地。这只是继续描写女孩身材的魅力,以及良人要得着它们的欲望和意图。这一点进一步的发展见五1。雅歌一13是这个图像的来源。

  第7节的第一行完全是四1的重复。阴性形式清楚说明良人是在对佳偶说话。

  毫无瑕疵(AVASV“斑点”;JB“污点”),即没有身体或道德上的缺陷会减低或破坏她的美丽。这个字在旧约圣经中只用了十八次,十次在利未记,四次在民数记与申命记,一般是指献祭用的牲畜合乎要求的完美(参玛一1214)。

  8. 中文译本、RSVNEBNIV 皆依从七十士译本,将第一行的第一个字与我一同(希伯来文 ~itti^)译作动词形式(将希伯来文修正为 ~#ti^,为字根 ~ata^ “来”的命令语气)。第一行末了正常的动词形“来”(吕译、RSV;希伯来文 ta{b[o^~i^^)用在整行;它们的修正是没有必要的,因为重复的“与我一同”是很好的方式,完美地表明了这里的含义。

  比较重要的是介系词 min 的译法,最普通的意思是“从”,大部分的译本在这里都译作“从利巴嫩”(吕译、思高、RSV)。如果说话的人是所罗门,这句话就应理解为他请求书拉密女与他一起利巴嫩到城市去;但加利利的书念与利巴嫩已经有一段相当长的距离,利巴嫩与耶路撒冷又是在相反的方向上;先到利巴嫩去是毫无意义的──除非她正逃离君王。一个似乎比较合理的选择是将 min 的含义解作“在……里面”199;这样,这个邀请是与良人一同进到“香柏树山谷”僻静的山坡去,他们可以单独在那里而不受打扰(见附注184{\LinkToBook:TopicID=147,Name=. 給所羅門的一首婚禮之歌(三611})。

  新妇(JB“应允的新妇”;AV“配偶”),这一节开始,连续五节都出现,然后则是出现在五1;它在旧约圣经其它地方出现二十八次。这个字的焦点在于妇女已婚的身分,尤其在于那种身分中预料会有的性成分,为“圆满的一位”。参何西阿书四1314;以赛亚书六十二45;以及雅歌七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58,Name=. 請求、問題、與答覆(六13∼七5}

  “离开”(思高、RSV;现中、NIV“下来”;吕译“漫游下来”;NEB“赶紧下来”;JB“降低你凝视的焦点”;和合本:往下观看;AVASV“看”:哥笛斯“跳跃”;彭马文“来”;希伯来文 s%u^r)。不同译法背后所根据的是相同形式的两个不同字根。一个的意义是“旅行”或“下降”;另一个则是“凝视”或“注视”。后者比较适合。

  亚玛拿,通常被认为是利巴嫩对面的一座山,但详确的位置却无法肯定,这座山可能是流经大马色的亚玛拿河的源头(希伯来文 ro~s%,“头”、“顶峰”、“顶”、“源头”)。在肮脏约但河下游与亚玛拿清澈的流水之间的对比,是列王纪上五12乃缦故事的关键(见《麦克密伦圣经图集》,第8张地图)。示尼珥与黑门是利巴嫩对面地区最高山峰(超过九千二百呎)的亚摩利和希伯来名字。利巴嫩与利巴嫩对面(黑门山)地区相隔大约十五哩,隔着立他尼──哈斯巴尼〔Litani-Hasbani (Biqa``)〕河谷遥遥相对。

  狮子与豹子从史前时代就已在巴勒斯坦驰名(代上十一22;赛十一67;耶十三23;何十三7;摩三4)。两种动物都被认为已经在以色列绝种了,但自从一九七四年起,豹子被看见(且被拍照)许多次。在雅歌此处引入这些野生动物的理由并不清楚,彭马文(Popo, pp. 475477)讨论了几种可能性;由神圣婚礼祭仪经文所支持的一个见解是:狮子经常与伊娜娜/亚娜特(亚喀得人/迦南人的爱情女神)有关。

  9. 在第8节的打岔之后,第915节又回头描述佳偶的美丽,以及它留给她良人的印象,引向四16∼五1圆房的高潮。

  夺了我的心(NEBNIV“偷走了我的心”;NEB 边注“把心放进我里面”;吕译“使我神魂颠倒了”;希伯来文 libab[ti^ni^),这是强调主动的一种使役用法。这动词曾经分别被解释为“夺心”或“失心”,即“使他兴奋”或“毁坏他”。“夺”表达后者的观点,前者的观念“激发”或“使兴奋”比较适合上下文,所以“激起我的热情”这观念就出现了200

  我妹子、我新妇,参四8新妇的注释。以“兄”和“妹”作为恋人之间亲昵的称呼,非常容易在古代近东文学作品中获得证实201。这里正在讨论的,并不是近亲相奸的关系,这只是恋人们的惯用语,表达他们在结合中所期望的亲密与持久。在八1,任意表达同胞兄妹之间的亲密,表明了女孩子的感受202

  妳用眼一看(AVASV“妳的一只眼睛”)。“看”并没有出现在希伯来原文中,但却是解释使用带有阴性形式之“眼”的阳性形式“一”的一种尝试。既然她眼睛的美丽已经成为雅歌的一个论题(如:一15,四1),这句话的意义就很明显了,尽管句法是隐晦不明的。

  “妳项链上的一颗珍珠”(思高、JB;和合本:你项上的一条金炼;RSV“宝石”;AVASV“妳项上的一条链子”)。译作“宝石”的这个字,在旧约圣经中就只有这里才用单数形式,虽然复数字出现在箴言一9与士师记八26。一个相关的形式是亚衲族人(Anakim,民十三33;申九2;书十五14),用来指在约书亚带领征服该地以先的“伟人”(即“长脖子的人”或“你们必须抬起脖子来看的那些人”)。这词用在这里,其意义可能是她某种悬垂在她多串项链上的长饰物(参歌一10)。

  10. “多么甜密”(现中、RSVAVASV“多么美好”;NIV“多么可爱”)。吕译、NEB 的“多么美丽”最接近希伯来文 ya{p{eh 的正常意义。参雅歌一8,与注133{\LinkToBook:TopicID=138,Name=. 戀人們的戲謔(一15∼二2}

  爱情(思高“爱抚”;NEBLXX“双乳”),见一24之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4,Name=. 佳偶第一次的請求(一24}

  妹子、新妇,参前面,第89节。

  这节经文的第三行与一2的第二行完全相同,最后一行则是反映出一3开头的主题。芳香的膏油有助于取代皮肤上因着天气炎热干燥而失去的天然油;它们不只是“香液”(思高、NIVJBNEB)而已203

  “任何香料”(现中、RSVJB“其它所有的香料”;思高、AV“一切香料”;ASV“各式各样的香料”)。名词是复数的,语助词则是普通的“一切”,虽然在比较时(像这里一样),“每一种”或“任何”是比较适合的译法。“香料”(希伯来文 b#s*ami^m)特指产香液的树(矮树),然后是指它所生产、气味芳香的油,最后则是指一般的香水。这一行的含义并不是说她的“香水”比其它任何人的好,而是指:对她的良人而言,即使是她每天所擦的油,闻起来都要比最奇异的香水更好。

  11. 嘴唇,参四3,五13,七9

  滴蜜(JB“滴下野蜜”;和合本:滴蜜,好像蜂房滴蜜;NEBNIV“嘴唇好像蜂房滴流甜蜜”;AVASV“有如蜂房滴流”;现中“甘甜如蜜”)。动词(希伯来文 na{t]ap{)在旧约圣经中出现十七次,其中八次是指“滴下言语”,即“传道”或说预言204;另外九次的用法是形容滴水(雨)、没药、酒或蜜(像这里)。箴言五3将“滴下蜂蜜”平行于“油滑的言语”──妓女诱惑人时的谄媚奉承。许多释经学者将雅歌的这节经文解释成彷佛佳偶的言语是甘甜的一样,其实这并不比字面精确的意义更令人满意──从口中滴下蜂蜜并不特别吸引人。这是一个明显的隐喻,形容她亲吻的甜蜜。

  “纯蜜”(思高;吕译“蜂窝的流蜜”;希伯来文 no{p{et)特指自然地从蜂窝滴下来的东西,与下一行的 d#b[as%(“蜜”)不同,后者比较是一般性的“甜蜜”,包括枣子蜜或葡萄蜜,以及从蜂巢取出的蜂蜜。将 d#b[as% 包括在“初熟的果子”的清单中(代下三十一5),说明这不是野(或“找到的”,参,撒上十四2527)蜜,后者是没有资格作为供物的(参,利二11),前者是从人工养育的蜜蜂得来之“手中工作的成果”(参,撒下二十四24)。

  新妇。参四8

  有蜜有奶是巴勒斯坦地物产丰富的标准象征205。奶也是古代近东情诗中一个普遍的主题,尤其是来自米所波大米的情诗。这些情诗描写牧人杜姆西是最佳的婚姻伴侣,因为“他的奶油甚好,他的奶甚好,/……他要与你一同吃他的好奶油”,并“我的新郎啊!为我使奶变黄……我要与你一同吃新鲜的(?)奶……/山羊奶,为我在羊圈中流出,/以……奶酪充满我圣洁的搅乳器……,主杜姆西啊!我要与你一同喝新鲜的奶”。下面这几行则是来自埃及人的情诗“因着饥饿/你就这样离弃我?/或是因为你渴了?/那么吸吮我的乳房吧!/它天赋的礼物为你溢流。”206

  希伯来文 ri^ah] 在一312,二13,四10,与七13译作“香气”,但在这里与七8则是译作“气味”(RSV)。

  “外袍”(RSV;中文译本、NEB:衣服;希伯来文 s*alma^)并不是经常用来指衣裳的那个字(希伯来文 beg{ed[,在旧约圣经中用了超过二百次,但在雅歌中从未使用)。s*alma^ 是外面的袍子(参,得三3),白天作为斗篷,睡觉时则是当被盖(出二十二2627),后者的用处将这个字的用法衍生指床褥,尤其是洞房花烛夜时床上所铺的床单,作为“贞洁的凭据”(申二十二17)。在此处的上下文中,可能是暗示某种睡衣(ne*glige* ?)。诗篇四十五8提及王室的衣服误导了这里的解释,因为那篇诗篇所用的是 beg{ed[

  利巴嫩,见三9,四8;并参何西阿书十四7

  12. 这节经文标示出园子在雅歌中第一次的出现,但这个主题(将会重现在四1516,五1,六211,八13)已经在一8以“我的葡萄园”引入了。墙垣后面、门已关锁之园子的图像,暗示出所有人都不能进入的区域,除非是那些合法拥有该座园子的人。在隐喻上,“园子”是用作女性性器官的委婉说法(见分题研究:“e. 以园子为性爱的表征{\LinkToBook:TopicID=127,Name=. 以園子為性愛的表徵}”),在这里,“关锁的园”(RSV、思高;和合本、吕译:禁闭的井)与封闭的泉源是说到贞洁。这对伴侣虽然正接近他们恋爱圆房的阶段,仍未到达发生性关系的层次。注意新妇这个词在这一节是连续出现的第五次(参四8),它将不再出现,到五1圆房之时。

  井。和合、吕译、NIVASVAV 是依据希伯来经文,区分第一行的希伯来文 gan(“园”)与第二行的希伯来文 gal;思高、RSVNEBJB 则是依据古代的译本,将第二行修正为 gan。名词 gal 是衍生自动词字根 gll(“滚动“流动”),意义为“堆栈”(如:“波浪或石头”),或水的“迸流”。后者的观念支持与这行后半段的平行。

  泉源(希伯来文 `ayin“眼”),即流眼泪的地方,或像这里指大地“哭泣”的地方。将泉源“封固加印”,就是将它封闭起来,为合法的主人保护这水。当希西家从基训的“处女泉”开凿水道通到西罗亚池时,就曾经如此作,以确保耶路撒冷的水源供应207。箴言五16使用这个图像来描写丈夫与妻子共享的性生活,这里的上下文(参13节)也有明显的性寓意。

  NEB 将第12节挪动,接在第14节之后,但这样的改变并没有迫不得已的理由。

  13. “妳吐苗萌芽”(思高、RSV;和合、AVNIV“所种的‘农作物’”;NEB“两颊”;希伯来文 s^#la{h]ayi^k[),这个字在旧约圣经中只有出现十次,字根 s%lh] 的意义是“送出”(如:使者、箭、芽等),名词形式通常是译作“兵器”,指标枪或刀剑。大部分释经学者所依据的都是以赛亚书十六8的图像,那里使用的隐喻是“嫩枝向外探出”(希伯来文 s%#luh]o^t)的葡萄树。尼希米记三15提及“靠近王园‘示拉’(Shelah;希伯来文 s%elah])池的墙垣,直到那从大卫城下来的台阶”,这可能就是西罗亚池(中文圣经皆如此译;参前面第12节的注释,并注205),即将水从“处女泉”(基训)“送出”的池子,所以“示拉”的意思是指沟渠本身,以“工具”(“兵器”)凿出的;在这含义上,s%#lah] 的意思即“水道”。贺虚伯进一步将 s%#lah]ayik 与亚拉伯文 s%alk(“阴道”)连在一起208。彭马文将这个字译作“沟槽”,但具有贺虚伯所解释之同样明显的象征。参雅歌五4

  园,希伯来字 parde{s 是古波斯外来语,通常译作“乐园”,在阿吠陀经(Avesta;译注:为古波斯祅教 Zoroaster 的经典)中的意义是围起来的园子,通常是圆形的。这个字在旧约圣经中就只出现在这里,以及在尼希米记二8(指王的“园林”)与传道书二5(所罗门在那里夸耀说他修造“园囿”,在其中栽种“各样果木树”)。我们没有必要像许多释经学者一样主张说:因为出现这个字,雅歌的成书日期一定是在被掳(主前536年)以后。在主前第九世纪写成的撒缦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编年史中,波斯人就已经以居民的身分出现,所以一定早在主前一○○○年就已经到了该地,可能还早在主前一三○○年呢209

  石榴。参四3,与注194

  佳美的果子(思高、NEB“珍奇的果木”;JB“最珍稀的精华”;AV“令人愉悦的果实”)。RSV 加上“一切”,彷佛是指石榴以外的果实,像 JB NEB 一样;比较可能的用意是要说明“石榴”是一切最佳美的。参七13

  凤仙花与哪哒树,以这些作为美丽与性感的象征,参一1214

  14. 继续列举香水和香料,其中有些在前面已经介绍过了:哪哒,一12;乳香,三6;没药,一13;“头等的香品”(吕译),四10;其它则是现在才第一次出现。旧约圣经中就只有这里提及番红花──具有干而粉状之雌蕊与雄蕊的 Crocus sativus,小亚细亚土产的小番红花。一盎司的香料需要四千朵以上的花。

  菖蒲(希伯来文 qa{neh)只是“茎状物”或“芦苇”,所以可以辨认出两种不同类型的作物:带有矛状叶子与坚硬直茎的“巨大芦苇”(Arundo donax),可以长到高达十八呎,底部直径可达三吋,在古代近东通常用作度量的杖,英文的“canon(“准则、正典”)──有权威的标准(如:圣经)──就是从这个用法衍生得来的。第二种作物可能就是此处上下文中所指的,是所谓的“甜茎”(NEB; Andropogon aromaticu Calamus aromaticus),是一种野生的草,有辛辣的气息和味道,可以提炼辣油。其它人将这个作物等同于一种甘蔗(Saccharum biflorum Saccharum officinarum,两者都是巴勒斯坦固有的作物),但这些作物并没有用作此处上下文所要求的香水或香料。

  “肉桂”(吕译、思高、现中、RSV;和合本:桂树)是锡兰肉桂(Cinnamonum zelanicum),亚洲东南方土产、一种中等大小的树木的树皮,或从其树皮上滴下来的油。它是圣膏油的成分之一(出三十2329),并且也被认为是类似催情剂一样的东西(参,箴七17)。桂(Cassia,诗四十五8)是比较便宜的替代品,有时候会被用来掺混在纯的肉桂里面。雅歌忽视次级品,只有使用纯的、最好的。

  “芦荟”(思高、RSV;和合、吕译、现中:沉香;希伯来文 ~hl,“芳香的树”,BDBp.14,可能是梵文外来语)。这里有三个可能性:大多数人都将之等同于“鹰木”(Aquilaria agullocha)或“檀香木”(Santalum album),这两种都不是当地的土产,而是来自远东,通常也不会用作香料。这种树木本身就有香气,昆虫会觉得厌恶,所以通常用来做成防虫的小柜橱与盒子;NEB 的“带有香气的树木”即是根据这种观念。但这里比较像是指 Aloe/ succotrina,是从红海南端的索科德拉(Socotra)岛土产的一种大灌木叶子的汁浆萃取出来、具有香味的药,埃及人将这种香料与没药一起用,作为涂抹尸体以防腐的主要成分。亚利马太的约瑟和尼哥底母在预备埋葬耶稣的身体时即大量使用这种混合物(约十九3842)。箴言七17将之列为妓女床上的香料之一──或许是预示出与妓女交合所造成的“死亡”(参箴七2127)。雅歌避免了这些消极面。

  这一切奇异的香料在一般的情诗中都具有性爱的含义,在此也不例外。即使恋人们并非真的拥有这么多昂贵项目,它们也非常适合作为佳偶之珍稀与美丽的象征。

  15. 园中的泉(AVASV“园(复数)中的泉(单数)”;JB“使园子肥沃的泉源”)。希伯来文的“园”是复数的,或许是说明这水泉灌溉了许多园子。

  活水是流动的水,不是用水桶从池子或井里取出的,而是自然“涌出”的。利巴嫩地区是约但河的源头,约但河上游的水色美丽似澄澈的水晶,快速且发出巨响地奔流着。

  这幅图像不是指女孩子多项不同的活动,而是指:当封闭的泉源被打开,关锁的园门闩拔掉后,显出她多样的美丽与结实累累。

 

188 Fuerst, pp.184f.

189 参创世记三十八1315,犹大的媳妇他玛“用帕子蒙着脸”,被犹大当作是妓女。参雅歌一7。进一步见 R. de Vaux, Ancient Israel, pp.3033-34(罗兰德富着,杨世雄译,《古经之风俗及典章制度》,上册,第414445页)。

190 Pope, p.459.

191 J. J. Finkelstin, 'An Old Babylonian herding contract and Genesis 31: 38f', JAOS 88, 1968, pp.30-36。他在p.34说明平均存活率是80%。英国广播公司(BBC)近来一场座谈会中,一个牧羊人评论说:“我们这一季只失去五头”,暗示出死亡率通常要高出很多。

192 Finkelstein, p.35, n.20。尽可能地调查后的结果是:古代近东的母羊多产的情形非常罕见。

193 Delitzsch, p.73.

194 Simpson, p.304, no. 12, lines 7-8; p.309, no.18, lines 14-17; p.312, no.28, lines 1-922-23。“姐弟(休假以资庆祝),/(在)我的(树枝底下摇幌);/他们因葡萄酒和石榴酒而有了醉意,/并且涂上 Moringa 和松脂……/”(lines 6-9)。拉比的一个传统解释说所罗门的冠冕(参三11)是模仿石榴果之花萼的末端而制造的。

195 A. M. Honeyman, Two Contributions to Canaanite Toponymy', JTS 50, 1949, pp.50-52,与 S. J. Isserlin, Song of Songs iv, 4: An Archaeological  Note', PEQ 90, 1958, pp.59-61.

196 矩形盾牌见 Yadin, pp.134418f;圆形盾牌见 pp.340f.360368411420

197 LXX 非常不一致,用了六个不同的希腊字来翻译这一个希伯来字,撒母耳记下八7“装饰品”(手镯)chlido{n;历代志上十八7“项圈”(项链)kloios;列王纪下十一10“三面盾”trissos;历代志下二十三9 hoplon,单数形式指大盾牌,但像这里的复数形式通常泛指武器或战争器具;耶利米书五十一11与以西结书二十七11,“箭筒”(装箭用的)pharetra;以及这里,雅歌四4,“标枪”bolis

198 Delitzsch, p.78.

199 Dahood, I, p.106; II, p.148.

200 lbb 的这个理解,大部分能令人信服的论证都是来自米所波大米的文学作品:一连串激发男性精力的魔术经文都使用“心的上升”这个词语(Sumerian SA. ZI, GA, 亚喀得文 nis% libbi)。这些不只是“爱情的魔咒”,因为它们是由女人背诵的,并且只有针对男人。SA, ZI. GA 这个词语的上下文证明:这个魔咒的用意是要延长男性的性兴奋,达成长时间的性交。见 R. D. Biggs, SA. ZI. GA Ancient Mesopotamian Potency Incantations: Texts from Cuneiform Sources, Vol, II (J. J. Augustin, 1967),尤其是 pp.2f。没有查验 SA. ZI. GA, 材料,却达成类似结论的一篇较简短的批注是 N. M. Waldman, A Note on Canticles 4,9', JBL 89, 1970, pp.215-217.

201 一些米所波大米经文,见 Kramer, pp.97-104,与 Simpson, p.302, no.9p.303, no.12p.310, no.21p.312, no.28。至于埃及人的例子,见 M. Lichtheim, Ancient Egyptian Literature : A Book of Readings, Vol. II (Berkeley U. P., 1976), pp.182-193。次经多比雅书(Tobit)七15,八421包括一些拉比的例子,JB 将第21节译作“我是你的父亲,厄得纳是你的母亲;从现在起,我们是你的父母,如同是你妹子(即我们的女儿,你的妻子)的父母一样”(参思高,679页)。见雅歌五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49,Name=. 圓房(四16∼五1}

202 类似的主题也出现在埃及人的一首情诗中:“我要在他的人批之前亲吻他,/我不会因女们而感到羞耻。/但我要快乐,因她们发现/你如此熟识我。”Simpson, p.320, no.36, lines 17-20.

203 一首开罗情歌(Simpson, p.311, no.26)读作“我情愿是她的洗衣人/只要一个月就好,/那时我一定会神魂颠倒,/洗出 Moringa 油/在她透明的外衣上……/

204 以西结书二十46,二十一2;阿摩司书七16;弥迦书二6(三次)、11(两次)。约伯记二十九22应该也包括在这里,因为它说到“滴下言语”,第23节揭示出这个字的这种用法之起源“他们仰望我如仰望雨”。在以西结与阿摩司书中,na{t]ap{ 的出现是与 na{b[a~(“说预言”)平行。

205 如:民数记十三27,并参埃及人的 'Story of Si-Nuhe' lines 80-92, ANET, pp.19f.

206 Kramer, pp.56, 62; Simpson, p.298, no.1。见下面雅歌五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49,Name=. 圓房(四16∼五1}

207 参列王纪下二十20,与《麦克密伦圣经图集》,第114张地图。

208 Hirshberg, 'Arabic Etymologies', VT 11, 1961, pp.379f.

209 A. T. Olmstead, History of the Persian Empire (Univ. of Chicago Press, 1948), p.22;并叁 W. F. Albright and W. O. Lambdin, Cambridge Ancient History 1:4:iii.

 

C 圆房(四16∼五1

  雅歌的第三个主要段落以这两节经文达到高峰,它们正好形成希伯来经文的中央部分,从一2到四15有一百十一行(六十节,加上一1的标题),从五2到八14也有一百十一行(五十五节);这两节包括五行的经文,但它们也包括了诗歌思想的顶点。到目前为止的每一件事都是朝向这个圆房前进,从这里开始,每一件事都是朝向着这里的誓约之强化与确认。妹子/新妇现在变成了“圆满的人”(见六13∼七5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58,Name=. 請求、問題、與答覆(六13∼七5}),良人与佳偶互相详细描写他们的丰满。

  16. “醒起来吧!”(现中、RSV;和合本:兴起,吕译、思高“吹起(来)”。结束第一、二和四段落的禁令,现在变作积极正面的,她祈愿风能醒起,因为爱情已经情愿激动。

  就如彭马文正确说明的,北风与南风只是平行用语,没有像德里慈所附属于它们的特殊意义──寒风与暖风交替吹拂,刺激园子的生长210。也没有任何必要认为“来”(和合本:吹来;希伯来文 bo{~)有任何特殊的性意义,虽然这个字经常用来意指性方面的透入(如:创三十八816;结二十三44)。

  吹,像二17,四6一样,是指微风的吹拂。

  我的园。彭马文假定这节经文开头的四行是良人所讲的,最后两行则是佳偶所讲的,这样复杂似乎没有必要。女孩子在这里论了她自己的容貌(参一6,我自己的葡萄园),这在最后两行则是他自己进入并享受的园子。以之为女孩子的请求,保留了与二7,三5,八4的平行,那几处也都是她所说的话。

  香气(JB“甘美的气味”;现中、NEB“香水”;AVASV“香料”;希伯来文 ba{s*a{m,像在四1014,五113,六2,八14中一样),参四10,希伯来文 ri^ah] 的注释。

  “飘”(吕译、KSV;和合本:发;希伯来文 na{zal,第15节),在这里所用的含义是:徐缓地飘散开来……以吸引她的良人。

  我的良人,参一12与分题研究:“良人(佳偶){\LinkToBook:TopicID=129,Name=良人(佳偶)}”。

  愿……进入,这是她明确的愿望:他来占有并享受他自己的园子──她自己(参导论:“Ⅵ 雅歌──情诗{\LinkToBook:TopicID=114,Name=. 雅歌──情詩}”)一切亲密的欣悦。──《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