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雅歌第七章

 

  七1. 下面五节经文紧接着就回答六13。大部分释经学者与译经者都将七19这整个单元归于良人,以之答复她的问题;但上文下理(即六13与七5末了一行的复数形式)清楚说明这五节经文是旁观之人说的,而不是良人自己说的。他的贡献──是高度个人性的──包含第69节。

  同伴们以非常直爽、极具性爱含义的话来说明她为什么是他们注意的焦点,藉以回答她的问题。从她的脚开始,一直到她头上的冠冕,他们唱出对她的美丽的赞歌。她究竟是如德里慈所提议的──脱掉她的外袍,穿着女牧人轻便的衣裳跳舞;或是如哥笛斯所主张的(Gordis, p.96)──她若非裸体,就是穿着透明的帕子跳舞,“在他们面前展现出她所有的魅力”(Delitzsch, p.122

  “穿着凉鞋的脚”(现中、思高、NIVNEB)被认为特别具有吸引力(参犹底特书十六89)。希伯来文 pa{`am 的意义或是指脚本身,或是指舞步。

  “优美”(希伯来文 ya{p{eh),像在六10与雅歌其它地方一样,大部分译经者都将之译作“美丽”。

  王女(AVASVJBNEB“王子的女儿”;思高“公主”;吕译“像人君威仪的女子”;现中“仪态万千的少女”;希伯来文 batna{d[i^b[)。像在六12一样,其意义未必是说女孩子生在王室,毋宁说她具有高尚而尊贵的性格与人格。

  大腿圆润(现中、吕译、NEBJB“你大腿的曲线”;AV“你大腿的关节”;NIV“优美的腿”;希伯来文 h]ammu^qe{ y#re{k[ayik[)。NIV 避免了这个字明显的意义。这字只有出现三次:此处、雅歌五6与耶利米书三十一19,后者的意义显然是“转”。德里慈的“因着旋转移动而震动”,是个笨拙、折衷的尝试。这个词语(尤其是与最后一行的修饰语连用时)显然是指她大腿的美丽造型(即完美)。

  Ya{rak[(参三8)不是整条腿,而是指上半部多肉的大腿,腿部在该处连接骨盆(参创三十二2532,四十六26;出一5;士八30),在此被比拟为“美饰品”(吕译;希伯来文 h]@li^)。这个字在旧约圣经中只有出现三次:这里、箴言二十五12与何西阿书二13。最后一处经文说明这些美饰品是用在生殖祭仪部分的做爱中,跳舞的动作显出她大腿匀称的美丽。

  巧匠的手(RSV“名家”;ASVNEB“纯熟的工匠”;思高、现中“艺术家”。希伯来文 ~a{mma{n 在旧约圣经中只有出现在这里,但动词语干 ~a{mam(“真的”、“忠心的”)则很普遍。这里是用工匠有水平的作品来比拟。

  2. 当旁观之人的眼睛继续向上进展时,率直的描述就继续进行。

  肚脐(ASV“身体”;希伯来文 s%a{rr)在旧约圣经中只有出现三次:这里、箴言三8RSV“肉体”),与以西结书十六4,指脐带。德理慈将这个字解释为“身体的中央”(Delitzsch, p.123),但第二行提及“腰”才是比较正确的“中央”。事实上,较长的单元(19节)在其它地方并未使用同义词平行语,暗示出这里也无意使用平行语。这样,比较像是应该将这个字译作“阴户”261

  圆杯(思高:“圆樽”;希伯来文 ~aggan hassahar)。形容词在旧约圣经中只有出现在这里262。杯或高脚杯(LXX krate{r)也不常见,只有出现在这里,以及以赛亚书二十二24与出埃及记二十四6。这个字是用来指有两个或四个把手的大金属或陶杯。根据以赛亚书二十二24~aggan 是如此沉重,甚至可以把钉牢它的钉子从墙上扯脱,使它落在地板上而粉碎掉263。一般公认,无论肚脐或阴户的尺寸都不大,但后者比前者更为适合。

  “总不缺少”(思高;和合本:不缺),德里慈将之当作一个劝勉:“愿(它)永不缺少……”,即祈愿身体健康够持续下去。它比较像是简单的宣告。

  调和的酒(AV、思高“调香的美酒”;NEB“添加香料的酒”;NIV“混合的酒”;希伯来文 mezeg{),这个字在旧约圣经中出现,这是唯一的一处,虽然大部分释经学者都认为它与希伯来文 ma{sak 是同源字,这些字有八次是用来指酒,或是掺水以稀释它,或是加入香料与蜜以增强它。参分题研究:“酒{\LinkToBook:TopicID=130,Name=}”,与八2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60,Name=. 圓房──又一次(七9b∼八4}

  腰(思高、RSV“肚腹”;希伯来文 beten)与五414me{`eh 有别,它是指较低的下腹部,在肚腹以下,尤其是指子宫与其中的胎儿(参,伯三311,三十一18;诗一三九13等)。这里显然不是指内部的器官,而是指圆形的较低部位,与其闪耀出小麦色的皮肤。

  周围有(AVASV“四围堆起”;NEB“筑篱围在里面”;JB“围住”;希伯来文 su^g{a^)。这是旧约圣经中仅有一次使用这个字的地方,但一个意为“移回来”的相同字根却出现十四次。如果百合花是暗示亲密(参二16,六3),这里就暗示着继续向上移动,从她的上大腿部到她的阴部,到她下腹部,到她两乳(3节)。

  3. 这节经文是四5头两行的动复。

  4. 对佳偶的描述,是以重复并修正前面已经用过的一些明喻来结束的。她的颈项在一10与四4被形容为用美丽的珠宝项链围绕,在这里则是因着它本身光滑、象牙色的美丽而受到称赞(参五14)。前面将她的眼睛比拟为现出淡紫色与灰色的鸽子(一15,四1等),这里则被形容成深而澄澈的水池(希伯来文 b#re{ko^t);这个字在旧约圣经中大约出现十七次(如:撒下二13“基遍池”;尼希米记三15与以赛亚书七3,二十二911,指耶路撒冷在汲沦溪谷的供水系统)。这些“水池”并非水泉本身(参四12“泉源”{\LinkToBook:TopicID=148,Name=. 美麗與願望(四115}),而是以水泉为源头的深蓄水池;这里的含义是静止、深而平稳的水,而不是起泡并闪烁微光、流动的水。AV 的“鱼池”是不大可能的,因为鱼池相较之下是浅而宽的。

  门。古代城市是临近水源而建造的,以便可以就近汲水,所以一定有个城门在水源地附近(代上十一17;尼三151626)。

  巴特拉并(NEB“熙攘的城市”;现中“那著名城市”)的位置既无从得知,在旧约圣经或古代其它文学作品中也没有提及。NEB 采用的是希伯来文字面的“许多的女儿”,但于此处的含义无补。这最有可能只是一个专有名词,平行于希实本,或者也许是希实本城一个城门的名字。近来,在约旦的希斯本(Hesbon)附近,离安曼(Amman)不远的洞穴,显示出乃是靠近城门之大蓄水池的遗迹。这可能就是这个明喻的来源。

  彷佛……利巴嫩塔,即坚固的石灰石,高达一万呎,似乎绝不可能作为女士鼻子的恰当比拟;这个明喻给释经学者带来无穷尽的麻烦。照正常的看法,突出的鼻子不被认为是特别漂亮的。德里慈(Delitzsch. p.127)认为这是意味着“结合了令人肃然起敬之威严的匀称之美”,因为它“从额头向下形成一条直线,不偏左右”;这几乎不可能令人信服。利巴嫩是从希伯来文字根 la{b[e{n(“变白”;参“香粉”,三6)衍生而来的几个字之一。赋予这座山名字的,可能是白色的石灰石峭壁。这暗示出这里的图像是与她鼻子的颜色有关,而不是它的形状或尺寸。她的脸色苍白,像她颈项的象牙色,是未未被晒黑的(参一6)。

  塔。希伯来文 mig{dal,参四4{\LinkToBook:TopicID=148,Name=. 美麗與願望(四115},五13“长出”{\LinkToBook:TopicID=153,Name=. 喜樂的回答(五1016},八10{\LinkToBook:TopicID=164,Name=. 滿足(八810}

  “朝望着”(吕译、RSV;和合本:朝;JB“面对……放哨”;现中“朝着……峙立”)大马色。旷野城市(叙利亚的首都),就在掌控西边地平之利巴嫩山区的东侧。

  5. 开头一行有不同的译法:现中、JB“你的头挺立、像迦密山”(参思高);NEB“你保持你的头像迦密山”(和合本、希伯来文:妳的头在你身上好像迦密山)。旧约圣经有两个位置叫“迦密”,最为人所熟知的是林木五妒漱s区,与以斯得伦平原南方的边缘接壤,作为穿过以色列之贸易与军事行动的屏障;另一个迦密在希伯仑东南朝向亚拉得的路上约七哩半,这个位置是在南地的边缘,虽然适合牧放批畜,却缺少北边位置所有的繁茂植物。经文的图像必定是指着迦密山,雅歌中就只有此处提及这个位置。哥笛斯(Godis, p.96)将“迦密”理解为希伯来文 carmi^l(“深红色”)的变体,在这里是用来平行于下一行的“紫黑色”。

  妳头上的发(RSV “飘扬的秀发”;NEB“你头上飘扬的秀发”;思高、JB“你头上的发辫”;现中、NIV“你的秀发”;希伯来文 dallat),这个希伯来字在旧约圣经中用了八次,六(或七)次是指“贫穷”或“虚弱”的东西264。在以赛亚书三十八12,希西家从使他衰弱的疾病中奇迹地康复,用这个字指“使人消瘦的疾病”(和合本:机头,AV 边注“线头”,即将布从织布机拿走后松开斜吊着的线),或是使人跛行与倾斜的疾病。这为此处的意义提供了一点端倪,头发并非无生气的、贫乏的,毋宁是蓬松而自在地下垂,并且还使她良人因爱而“虚弱”265。思高、JB 的“发辫”失落了这个表象。

  是(现中、RSV“像”,思高“有如”)紫黑色(NEB“有光泽的黑色”;现中“光泽的缎子”),参三10。早先提及女士头发的地方(如:四4,六5)说明它是黑色的;“紫”是截然不同的,但可能是说明有光泽、最明亮的部分,当她移动时也就随着闪烁出摇动的光和波纹,而不是如彭马文所提议的,指在她头发上使用某种化妆品或染料。NIV“王室的织绵画”没有任何支持。

  王(不是像 ASV NIV 的这王),在雅歌中这个字就只有用在这里是没有加上定冠词的(参一412,三911),这里不是论及所罗门,只不过是另一次使用王室称谓指良人而已。

  “鬈发”(思高、RSV;和合本:这下垂的发绺;AV“在陈列馆中”;希伯来文 ba{rha{t]i^m),这个字在旧约圣经中出现四次,但在雅歌中就只有这一次,虽然相关的字“椽子”出现在雅歌一17。字根的意义是奔跑或流动,所以这幅图画是:她头发的形状是奔流的、起波纹的水。这是情诗中常见的表象266NEB“你的鬈发以丝带装饰”纯粹是臆测的。

 

253 Gordis, p.95,提议“休息”或“停留”为这里的意义。叁 'Some Hitherto Unrecognized Meanings of the verb SHUB', JBL 52, 1933, pp.153-162.

254 如:以赛亚书一1,二1,十三1;耶利米哀歌二14等。在大约二十处的例子中,名词 h]o{zeh(“先见”)是用来指先知本身,如:撒母耳记下二十四11;列王纪下十七13;历代志上二十一9;阿摩司书七12等。

255 W. F. Albright, 'Archaic Survivals in the Text of Canticles', in D. W. Thomas and W. D. McHardy (eds.) Hebrew and Semitic Studies Presented to Geoffrey Rolles Driver (O. U. P., 1963), p.5,以及该处 nn.2.6 的参考书目。

256 乌加列之亚娜特──处女/妻子/战士/巴力的复仇者──是她在迦南的相对人物。

257 VT 11, 1961, p.381,参前面,注178{\LinkToBook:TopicID=147,Name=. 給所羅門的一首婚禮之歌(三611}

258 Dahood, III, p.358, Pope, pp.601-604有个广博的段落论及这个理解,但对我而言,似乎“他主张太过了”。

259 见导论:“c. 以雅歌为颂歌{\LinkToBook:TopicID=120,Name=. 以雅歌為頌歌}”;与 Delitzsch, pp.170-172

260 见雅歌二17的注释,尤其是,注167{\LinkToBook:TopicID=144,Name=. 佳偶的回應(二1617}

261 德里慈拒绝这译法,认为它是“未慎重考虑的”与“下流的”;但是亚拉伯文 sirr 是用来指“秘密”的部位,而赖斯(参前面,注163{\LinkToBook:TopicID=143,Name=. 良人的求情(二1415})进一步发展这一点,他主张字根 s%r 的意义为山谷或有待耕种之地;以“犁耕”的图像作为性交的委婉说法,这在文学作品中很容易证实。参分题研究:“园子的主题{\LinkToBook:TopicID=122,Name=園子的主題}”,与五1的注释,尤其是注214{\LinkToBook:TopicID=149,Name=. 圓房(四16∼五1}

262 相关字 so{har 在创世记三十九与四十章出现七次,指“圆屋”,即囚禁约瑟的监牢。

263 亦见 J. Kelso, 'The Ceramic Vocabulary of the Old Testament', BASOR Supplementary Studies 56 (New Haven, 1948), pp.15f. and p.47, fig.2.

264 创世记四十一19;列王纪下二十四14,二十五12;耶利米书四十7,五十二1516

265 关于以“蓬松的头发”之 topos 作为符合良人条件的记号,叁 C. Rabin, p.212.

266 埃及人的诗歌中有几个例子。Simpson, p.299, no. 3“……她的眉毛是打棉机的响弦,/而我是狂野的呆头鹅!/我的喙啄向她诱人的头发,/如虫扑向陷阱的诱饵一般”;p.301, no. 8, lines 17f., “我的膀臂满了 Persea(译注:长于埃及和波斯的一种树木)的枝条/我的发辫满了膏油”。

 

I 良人的赞词(七69a

  在旁观之人详细描述佳偶的美丽之后,良人自己又加上他的赞词,回忆着刚过的洞房花烛夜的情形(参一8,四10)。

  6. 何其美好、何其可悦(NEB“何其美丽、何其令人狂喜”;JB“何其美丽、何其迷人”;思高“多么美丽、多么可爱”)。美好,或“美丽”现在是最后一次出现(参一8),良人用来开始他最后一次的亲昵歌曲。可悦(希伯来文 na{`am)在雅歌中只有出现这一次,在其它地方有七次,虽然形容词 na{`i^m 出现在一16;并且在别的地方用了十二次。平常的意义(在乌加列文与希伯来文中)是“好”或“亲切的”;但这里和一16的平行语句应该是形容身材美丽的某种词语。

  我所爱的(吕译“所爱的”;思高“极可爱的”),这些译法是把希伯来经文修订为呼格形式,但就像二45,三10,五8,以及二7,三5,八7的迭句一样,“做爱”或抽象的“爱情”的意义是比较适合,且符合希伯来经文(参一4,及分题研究:“爱{\LinkToBook:TopicID=128,Name=}”)。

  “可喜的女士”(RSV;和合本:使人欢畅喜乐;吕译“优雅的女子”;思高“悦人心意的女郎”;NIV“以妳的欣喜”;NEB“欣悦之女”;JB“我的欣喜”;现中“多么令人陶醉”;希伯来文 batta`@nu^g{i^m)。动词形式 `anag{ 有“喜悦、柔和、欣喜”的含义,名词 ta`@nu^g{{ 则有舒适的意义,尤其是性爱的愉悦(如:传二8;弥一6)。最后这一行的含义是描述回忆(四16∼五1)与预期中(七1012)做爱的欢愉。哥笛斯(Gordis, p.97)从伊斯拉(Ibn Ezra)引用了拉比对这节经文的批注:“在全世界上,没有可比爱情如此令人精神愉悦,是那么美丽可悦的”。李贺曼(p.27)将此译作“爱情的可悦何等超越其它所有的喜悦”267

  7. AV ASV 正确地翻译并表现出代名词“这个”,但其它大多数的译本都把它忽略了。妳的身量(RSVNEB“妳雄伟”;思高“妳的身材修长”;现中“妳的身材婷婷”;希伯来文 qo^ma^)主要的意义为“高度”,来自动词“升起来”或“站起来”,但也包括被“比”(参一a)作棕树(希伯来文 ta{ma{r, Phoenix dactylifera)的“结实”或“姿态”的观念在内。棕树是高而细长的树,象征恩典与高雅,也是欢欣与庆贺的表征(如:在耶稣进入耶路撒冷时使用棕树枝,约十二13)。

  她的两乳早先被形容为双生的小鹿(四5,七3),现在则被比拟为“一串串的”(现中、RSV、吕译;和合本:累累下垂;思高“两串”)果子。现中、AV 加上“葡萄”,是从下一节采用来的图象,但在这一行没有必要改变表象。这幅图画并不是有许多的乳房,像以弗所的亚底米(Artemis)塑像一样268,也不在于它们的尺寸,像以实各谷而来而要两个人扛抬的那“串”葡萄一样(民十三2324),而是那暗黑色的果子所提供的“甜味”。

  8. 我说(RSVAVASVNIVNEB)“我曾说”;思高、JB“我决意要”;德里慈“我想”),动词的含义是实时的(即现在或刚过的瞬间),而不是有段间隔的时间,如德里慈所提议的“回顾起来”。为了要收割棕(枣椰)树的果实,一个人必须爬树,但报酬──果实如蜜似的甘甜──是值得劳力的。李贺曼(Lehrman, p.27)在这里说了一句双关语:“王告诉她:他愿意爬到什么高度去获取她的爱情”。

  抓住(JB“攫取”;NEB“紧握住”;现中、思高“摘(取)”;希伯来文 ~ah]az),这个动词经常有用力紧握住的含义(如:士一6,十6),但未必表示生气。相同的动词用在雅歌二15,三48

  枝子(现中、思高、NIV“果子”;JB“枣椰果串”;NEB“叶”;希伯来文 sansinna^),这是旧约圣经中使用这个字仅有的一次。哥笛斯(Gordis, p.97)将这个字与亚喀得文的 sinnsinu(“棕树最顶端的树枝”)联想在一起。大部分释经学者都将她的双乳等同于他紧握的目标,但这个字毋宁是暗示她的头发(5节),他情愿陷入其中,作为他们互相拥抱时紧握住的东西。

  “哦,愿……”(吕译、RSV)可能太强烈了,就如 AV“将会……”太弱一样。动词加上希伯来文 na{~ 表明愿望或欲望。在前一节,佳偶的两乳被比拟成枣椰果的甘甜;这里的表象则是变成葡萄树的果实(参二13,六11),其用意并非如德里慈所说的,要将它们形容为“越成熟就越鼓胀,并且变圆而富有弹性”的葡萄串,毋宁是“有着石头般果核的长椭圆形”,像枣椰果一样。与第7节的平行暗示出:葡萄那不同、但却美味的甜味与枣椰蜜那猛烈的甜味成对比。

  气味(思高、AVASV“香味”;NIV“馨香”;现中“芬芳”;希伯来文 ri^ah])在雅歌其它地方用来指佳偶的香水(一312,四1011),或指花园里植物的芳香(二13,七13)。

  “气息”(现中、RSV;和合、吕译、AV:鼻子;思高“嘘气”;希伯来文 ~ap{),参七4。这个字平常的意义是“鼻子”或“脸”(如:创二7,三19等),或“鼻孔”(创七22),经常用来指怒气冲冠(诗三十5;亚十3)。既然无论是平常的译法或“气息”在此似乎都未能完全令人满意,彭马文遂提议指某种“比鼻子或嘴更明显的女性环带”;乌加列文 ap 同时用来指嘴和鼻子,但也用来指乳房的乳头与“敞开”的城门;亚喀得文 apu 的意思也是“敞开”。这些模拟暗示“乳头”在这里的可能性,或甚至更亲密的,“开口”或“入口”,即阴户(叁 Pope, pp.636f.

  苹果(NEB“李树”),参三35

  9a. 这一节经文引起许多难解的问题。和合、现中、ASVNIVJB,与许多释经学者(如:哥笛斯、彭马文、德里慈等)将第一行与前一节连在一起。第一个名词──“你的亲吻”(现中、吕译、RSV)──的词尾加词是阴性的,说明正在描述的仍然是女孩子。

  “亲吻”(AV“妳嘴的顶点”;和合、ASV“妳的口”;思高“妳的口腔”;NEB“妳的密语”;JB“妳的言词”;希伯来文 h]ike{k)是解释性的,因为这个普通字眼只意味着嘴或上颚(参吕译注)。参雅歌二3,五16

  上好的酒。她开头的愿望(一2)所用的话语,现在由她良人回头用在她的身上。其结构是最高级的。

 

267 “性交──诗歌中欲望的核心──以婉转的说法,用隐喻,或迂回描述爱情游戏的欢愉来遮掩”;在七6这里,有着“朝向身体上做爱之极重要的”词语──A Cook , The Root of the Thing: A Study of Job and the Song of Songs (Indiana U. P., 1968), p.110.

268 IBD, p.123.

 

J 圆房──又一次(七9b∼八4

  从第9节最后两行开始的段落,一直继续到第八章的头四节,并且包括了雅歌的第四个主要段落。曾经是批众注意焦点的女孩子,现在以再次坚定她对她良人/配偶的委身来回应。在第9节的第二和三行,有一个突然的转折,彷佛是佳偶所说的。吕译、思高、RSV NEB 将这两行修正为阴性形式,将这两行包括在良人对他佳偶所说的话里面。但是就如德里慈所解释的(Delitzsch, p.133),第9b10节都包括有称谓 l#do^di^(“我的良人”),这在雅歌其它地方总是用在男性身上。这暗示出所作的修正是没有必要的,而现中、ASVJB NIV 将第一行以后的言词断开是正确的。

  9b. 这两行之中,除了一个字(da{b[ab[,“滑溜”,吕译)之外,全都是常用字;但就像经常出现的情形一样,在翻译上却难以表现出肯定的含义来。希伯来文“顺畅向我良人而去,滑溜睡觉人的唇(上)”,在中英文译本的译法差异极大。ASV 最接近希伯来文,思高、现中、JB NEB“流”是希伯来文 ha{lak[ 可允许的译法(参诗五十八7,一○五41),虽然“去”或“走”是比较普遍的译法。下(去)(和合、吕译、AVASVKSV)是希伯来文 ya{rad[ 比较正确的译法,像在六211一样。

  “顺”(吕译;和合:舒畅;AV“甘甜”;思高、NIVJB“直”;希伯来文 me^s%a{ri^m)在雅歌其它地方只有出现在一4,哥笛斯在该处译作“因为你的男性气概”(参注118{\LinkToBook:TopicID=134,Name=. 佳偶第一次的請求(一24})。这个字只以复数形式出现(二十一次),通常译作“正直”、“公平”、或“公义地”。德里慈(Delitzsch, p.132)陈述说:酒“尝起来味道不好的会黏在上颚,但尝起来令人快活的却直接且顺畅地向下滑溜下去”。

  “滑溜”(吕译、RSVNIV“徐缓地流”;AV“使……说话”;JB“直接流”;希伯来文 da{b[ab[)。除了这一次的用法之外,我们对这个希伯来文一无所知269AV 反映出一些拉比的解释,但这个提议在古代文学作品中得不着支持。德里慈提议“反刍”,即“享受余味”,这恰好适合前面的观念。然而,仍然无法为这个词语确立任何肯定的意义。

  “唇齿”(思高、现中、吕译、RSV;和合本:睡觉人的嘴;吕译注、现中注、AVASVJB“睡觉人的嘴唇”;希伯来文 s*ip{te^ y#s%e{ni^m)。和合、吕译注、现中注、AVASVJB 将后一个字读作动词 ys%n(“睡觉”)的复数分词。吕译、思高、现中、RSVNEBNIV 修订成 w#s%e{ni^m,将开头的字母变成连接词“与”(希伯来文 w),将这个字剩下的部分读作 s%e{n(“牙齿”)的复数。后者读法似乎比较能够表明上下文的含义,但哥笛斯(Gordis, p.97)却译作“(以欲望)激动睡觉人的嘴唇”。无论如何,都存有性爱的弦外之音。

  10. 参六3。和合、吕译、思高、现中、NIV 的属是解释性的,却留下比较消极的含义。RSV 作“我是我良人的”比较正确。第二行在此有所改变。

  “欲望”(RSV;和合、吕译、现中:恋慕;思高“醉心恋慕”;希伯来文 t#s%u^qa^)只有出现在这里和创世记三16,四7。其意义为催促人采取行动的强烈欲望270

  11. 她用他在二1014向她表白的词语,来回答他的欲望,闲逛到田间(现中“野外”;NIV“乡村”)──即开敞的乡野──的用意是要在那里一起过夜(住宿)271

  “在凤仙花丛间”(吕译、NEB),其它译本有村庄(现中、思高“乡下”;希伯来文 kop{er)这个字。字典至少列举了四个不同的名词,是有这个形式和拼法的。动词字根意义为遮盖或隐藏某样东西(如:创六14),最常用来指“赎罪”,即“遮盖”罪。然而,名词却有不同的意思。在撒母耳记上六18、历代志上二十七25与尼希米记六2kop{er 译作村庄(或乡村),即“没有墙的小村”,与“有墙的”城市相反。但在雅歌前面有两次(一14,四13),kop{er 是用来指铜色的化妆染料,是从凤仙花淬取出来的。巴勒斯坦野生的这种灌木,在春天时盖满了像葡萄一样成串生长的白色香花。根据与第1112节──从雅歌前面(如:一1314,二1117,四1216等)而来之香水/葡萄园/田野主题──的平行看来,吕译、NEB“凤仙花丛”应比其它译本更为优先考虑。

  12. 和合、吕译、思高、JB早晨是解释性的,希伯来经文只是“早点开始”,经常带有热切期待的弦外之音,像这里一样。

  葡萄园,参一6{\LinkToBook:TopicID=135,Name=. 女孩靦腆的不安(一57}与二15{\LinkToBook:TopicID=143,Name=. 良人的求情(二1415}的注释。这里缺乏涉及人的隐喻,虽然上下文显然具有性爱的成分。发芽开花之葡萄树的主题是六11的重复,但在这里以第三行重复二1315的表象来予以扩展。开花,见前面二13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42,Name=. 他第一次的請求(二1013}

  第四行是六11的反复。

  爱情的礼物是要在园子/葡萄园那里给予的。古代译本将之译为“两乳”,像在一24,四10一样,见一2的讨论{\LinkToBook:TopicID=134,Name=. 佳偶第一次的請求(一24}

  13. “曼陀罗花”(思高、RSV)或“催爱果”(吕译、现中;和合本:风茄)是一种具有刺激性芳香的植物,素常被认为是种催情剂──并不是这两个恋人需要额外的刺激,而是使用这类物品素常就是做爱故事的一部分。这个字只有出现在这里,以及创世记三十1416的四次。

  “遍满我们的门口”(RSV、现中;和合本:在我们的门内;吕译“在我们家门附近”;思高“我们的门房”;希伯来文 `al-peta{h]e^nu^)。这个名词在旧约圣经中大约出现一百六十四次,最常出现的是在摩西五经中,用来指会幕的门口,也经常指城内(如:王上七10;耶一15)。仅有一次的隐喻用法是何西阿书二15(“指望的门”)与弥迦书七5(“守住你的口(门)”)。彭马文(Pope, p.650)主张说这里是论及女孩子的性魅力,根据下一个字看来这是有可能的,虽然这个名词没有明显用来指这个意思。若说这是提及在门上搭架,以贮存产物或陈列丰饶的饰品,这种提议也没有更令人满意。

  佳美的果子(AV“快活的果子”;ASV“珍贵的果子”;NIV“各样美味”;NEB“稀罕的果子”;JB“最稀罕的果子”;希伯来文 kol-m#g{a{d[i^m),这个罕用字早先出现在四1316,用来指女孩子身材上和性方面的吸引力。这里好像也是类似的意义。参分题研究:“e. 以园子为性爱的表征{\LinkToBook:TopicID=127,Name=. 以園子為性愛的表徵}”。

  新陈,那些已经熟知的、与那些尚未被发现的,她全都为她良人存留着。参四16与七10。在这个交谈里,这对伴侣的互相委身是毫无疑问的。──《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