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雅歌第三章

 

二 梦中爱人的消失 三15

  让梦幻继续梦幻,但愿梦不醒,她可以继续做梦,但愿梦不要发展到坏的一面。在爱人的梦中,因为相思太甚,常会梦见坏的情况。

{\Section:TopicID=403}1

  我夜间躺卧在床上 这一句话可见她是在床上做梦。我夜间不是“今夜”或“某一夜”,也许可以译为“夜夜”,那是一夜复一夜。每当躺卧在床上睡觉的时候,相思得更严重,其实她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寻找我心所爱的 寻找在本节中出现两次,第二节中又出现两次。我心所爱的在本段也出现四次,它在第一、二、三、四节各出现一次。寻找的同义词寻见(是反面的“寻不见”)也出现两次。这些重复非但不觉得烦复,反而表露小女子的心态。她已经从被动的等他前来,到自己主动的去寻找。到现在为止,她仅是在梦中采取主动而已。我心所爱的见一7{\LinkToBook:TopicID=360,Name=7}

  我寻找他 重复寻找,正表示她要采取行动,内心之切。

  却寻不见 增加她的失望,连梦里情人也没有了。七十士译本在这里,加了一句“我呼唤他,他却不答应。”英文标准修订本(RSV)有本句,但却在中文本五6出现本句。

{\Section:TopicID=404}2

  我说 原文中无我说,不过因为从上下文看来,下面的句子是她的自言自语,所以加了我说。其实在诗体中,这项交待是不必要的,读者应该了解诗的味道就在于此。

  我要起来 原文有“现在”,更具有当机立断的意味。她在梦中决定,还是在梦中相思,醒时决定,很难判断,也许仍是在梦中有这种外出去寻找的决心。

  游行城中 游行不是今天“上街头”的游行,也不是边“游”边“行”,而是在城中到处乱跑一通。

  在街市上,在宽阔处 这两句话是要说明她怎样游行,她怎样“到处乱跑”,她在大街小巷,巿中心的广场上,到处乱找,乱闯。

  寻找我心所爱的 重复三1。重复正表示相思之苦。

  我寻找他,却寻不见 这里的重复是表达失望之痛。

{\Section:TopicID=405}3

  城中巡逻看守的人遇见我 城中巡逻看守的人是每一个城镇都有的,我国古时相同的职位是“更夫”,每到“一更”的时候都要出来打更。因此,她寻不见我心所爱的,却见到了更夫。他们在城中巡逻,所以问他们最好,也许他们到处巡逻,会看到她的情人。

  我问他们 和合本有旁点,表示这四个字是译者加上去的。其实不加也可以,加了不像诗而是散文了,也许像短篇小说了,在诗体中,这句话是谁说的,说给谁听的,都会清楚明白,毋须交待。

  你们看见我心爱的没有 她的假定是正确的,因为如果她的爱人的确在路上漫无目的地散步,更夫们一定会碰见。可是问题是很天真的,谁知道你的爱人是哪一位?固然小城中谁都认识谁,而更夫又是“天下地保”,谁都认识,但是没有指名道姓还是很唐突的。

{\Section:TopicID=406}4

  我刚离开他们 经上没有记载城中巡逻看守的人之答案。他们大概认为半夜三更问这么唐突的问题,大可置之不理。哪有未出阁的姑娘那样大胆作风的。既然更夫不回答,她当然不能死赖在那里。一转身就见到了爱人。如果整个是在梦中,那么连这个境遇也在梦中。

  就遇见我心所爱的 她见到了。我心所爱的见一7{\LinkToBook:TopicID=360,Name=7},三1{\LinkToBook:TopicID=403,Name=1}

  我拉住他,不容他走 即使在梦中,她也见不到他,她怎能轻易放过他呢,拉住了不放。

  领他入我母家 这是当年的背景,她大街小巷去找已经够大胆了,但是不能大胆到不理会家人。如果别人碍于传统,母亲一定是同情女儿的,她不能私奔,她要获得母亲的同意。

  到怀我者的内室 怀我者当然也是母亲。这是希伯来诗体的“排偶句”。但是应该不仅是为了诗体的外型,而是母亲的内室,所以闲杂人等不能进来,母亲会保护她。在古老的家庭中,从不像今天都市中的人常常搬家。他们都是好几代住在同一个地方。所以怀我者的内室,也就在那内室里,母亲怀我,更增加了情感的气氛,如果这是梦境,她真是想得很多,又细腻,又周到。

{\Section:TopicID=407}5

  耶路撒冷的众女子阿,我指着羚羊或田野的母鹿嘱咐你们,不要惊动,不要叫醒我所亲爱的,等他自己情愿 本节和二7完全一样,请参考那里。这是第二首歌的结尾,相当于今天圣诗的副歌,虽然本段,他们的感情还没有到这地方,假如是梦的话,根本是虚幻的,但是她的期望还是可以的。至少他们最后要到这种地步及境界。

{\Section:TopicID=408}15

  本段所表达之心思在八2中再度出现;所以,如果这两段是出于同一位主角,那么本段是梦境。而第八章是真实。

  她夜夜难眠,夜夜相思是非常苦的。她终于决定不再被动的等待,而要主动的去寻找,她要走遍大街小巷,到广场的每个角落去寻找。这在当时是非常勇敢的。当年的社会是父兄为女儿及姊妹决定婚姻的。婚姻是在男子──一群家属中的男性手里。这种习俗与我国的“在家从父,出嫁随夫”的观念完全一样。这位雅歌的主角却要跳出这个范畴,她要超越,去找自己所钟爱的男子。她竟敢半夜三更到街头去找她的良人。也正因为这缘故,她去问更夫:“可曾见到我所爱的良人?”她这样做,当然会遭到冷漠的不理不睬了。

  但是她不失望,至少在梦中她见到了情人,她要带他回母亲的内室,因为兄长是一定不答应的,(父亲大概已过世)母亲是女子,她懂得女儿心,她会同情;她要带他到母亲怀她的房里,与她所爱的良人会晤,倾吐离别的相思,要在她自己出生的房间把自己委身于她的良人。

  虽然,这仅是梦,这是她盼望能实现的梦。她有足够的自信,凭着她秀外而慧中的姿色和才华,凭着她的坚情,她一定会成功,梦境会变成真实,她仍然用美丽的副歌来结束第二首歌。

 

第三首 三6∼五1

  新郎与新娘(我们这么称呼他,实际上是未婚夫妻)终于结婚了。他们的欣喜是可以预期的,这一首歌是描绘他们的婚礼。

{\Section:TopicID=410}一 帝王的日子 三611

  所罗门式婚礼的描述。

{\Section:TopicID=411}6

  那从旷野上来 旷野并不一定是沙漠,这里是“乡下”,是人烟稀少的地方。上来似乎要描写到耶路撒冷去,一个要到耶路撒冷去举行的婚礼。新郎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向结婚的礼堂出发。这里的描写是从新娘的观点看新郎的来临。如果要指新娘也未始不可,因为上来是阴性。第二节再描写新郎。

  形状如烟柱 新郎的队伍滚滚而来,激起一团尘埃,像旧小说中描写军队的来临,兵将还没有到,城楼上一定先看到前方的一团尘埃,柱是多数,不是一根柱子而已,所以本注释用“一团”。烟是尘埃,还是更恰当的是另有缘故,下面再行解释。

  以没药和乳香 以解释“从”,那一团烟是从没药和乳香来的。没药见一13{\LinkToBook:TopicID=372,Name=13}。乳香的原料是一种树胶,外面有白色粉状,所以名为“乳”香,以这原料所做的香为乳香。这一定非常名贵,东方的博士献耶稣礼物的时候,乳香也是其中的一项。另有一说乳香是从亚拉伯运进来的,无怪是名贵了。

  并商人各样香粉熏的 巴勒斯坦本身没有出产许多香料,即使有也不会当作名贵,熏纯然是中国本土文学。原文中没有熏字。中国的新娘花轿中是有芸香等香料熏新娘的。所以商人各样香粉是名贵的舶来品,犹如我们认为“法国香水”才名贵是一样的道理。

  是谁呢 原文谁在句子的前面。远远的一团尘埃起处,谁都不知道,来的那位是谁。除非早有人通风报信。更有人认为要多少没药、乳香和各种香粉才能熏出形状如烟柱出来。所以他们主张:两旁迎接的人在烧香,迎接贵宾来临。不管那人是谁,和合本圣经是有答案的,答案在下一节里。

{\Section:TopicID=412}7

  看哪,是所罗门的轿 看哪不一定是真正的看,正像我国北方人说的“瞧吧”,也不一定要“瞧”。仅不过引人注意而已。不过,这里倒是真的可以看一看。要我们看的是所罗门的轿。所罗门的名字在一5中曾出现,但是那里不是真的在谈他,只是好像所罗门的幔子来形容女子的美。这里才真正说到所罗门。八1112再度提起,到那里再说。他究竟是否真的在描述所罗门,本段末将详细讨论。轿是不错的翻译,是我国文化中最接近的一个字;问题是在假如那真是轿的话,路上看热闹的夹道欢呼来看的时候,就看不见了,而在第十一节中,要观看所罗门王,头戴冠冕……假如要译为轿的话,也要译“敞篷大轿”。英文雅各王钦定本译“床”,床是放在卧室中的,大白天搬一个床出来,而国王坐在床上,也是怪怪的。罗马教宗大典出来的时候所坐的那“玩意儿”该是准确的交通工具了。总之,非轿非床,就是那玩意儿就对了。

  四围有六十个勇士 前拥后护有六十个彪形大汉作卫队。

  都是以色列中的勇士 是以色列中精拣出来的壮士。

{\Section:TopicID=413}8

  手都持刀 这好比是仪仗队,手中不能没有武器。

  善于争战 当年没有鎗炮,纯是短兵相接,一个善于争战、本领高强的人是可以抵挡许多刺客的。

  腰间佩刀 手执的是长刀,腰佩是短刀,否则作战是会碍手碍脚的。

  防备夜间有惊吓 夜间趁人不备的时候,来了刺客,六十个惯战的勇士,可以应付了。问题在希伯来原文并不肯定说是怎样的“恐怖”,所以留了余地给人猜测,以致新英文圣经(NEB)称为“夜间的魔鬼”。次经的多比雅传就有这样的鬼怪。但是真的鬼怪来的时候六十个勇士只是壮壮胆,他们能与鬼怪搏斗吗?

{\Section:TopicID=414}9

  所罗门王用利巴嫩木 利巴i的香柏树是这一带最出名的,造圣殿的时候,曾动用那里的木料。

  为自己制造一乘华轿 华轿是另一个字,与轿不同,所以和合本加了一个华字上去。这一些东西根本很难翻译。华是华贵,是古代的“花”字。我国新娘是坐花轿的,要人坐的火车是“花车”,不一定有“花”。我们所知道这字是敞篷的轿,但是上面加一个盖。整个华轿是利巴嫩的香柏木造的。

{\Section:TopicID=415}10

  轿柱是众作的 银子的轿柱可以支撑香柏木的盖。

  轿底是用金作的 金子的轿底没有作用,许多译本是“靠背”,比较合乎情理。既然要豪华,一定要在那些看得见的地方。

  坐垫是紫色的 紫色布料是当年贵族所用的颜色,也是最昂贵的。新约中腓立比教会的妇女领袖卖紫色布,特别要指出来,是表明她的身价,好比今天说,某人是做呢绒生意的,跟卖土布的商人是完全不同的。

  其中所铺的乃耶路撒冷众女子的爱情 我不知道耶路撒冷众女子的爱情怎么能铺在华轿上面,除非是她们的爱心为国王绣了一条毯子,或铺在下面当“床单”。再或者在“床单”上绣的是耶路撒冷众女子正在谈爱情的画面。两者中尤以前者较妥,那就是说,为了对国王的恭敬,她们绣了一条织锦毯作为结婚礼物,表达她们的的爱心。

{\Section:TopicID=416}11

  锡安的众女子阿 锡安的众女子固然要跟耶路撒冷的众女子对仗,但她们并不相等,锡安是更小的地方,锡安山是建筑圣殿坐落的那座山,钖安是指圣殿区域,所以是指精英中的精英,小圈圈中的小圈圈。

  你们出去观看所罗门王 锡安众女子是特权阶级,她们一定看过所罗门王的。但是今天是不同的,他是新郎,特别美;整个的排场就已经值得欣赏了;他今天的装扮不同,下一子句要详述。

  头戴冠冕 国王戴冠冕不是一件希奇的事,但也只有大典时候才戴。今天又是特别的一天。

  就是在他婚筵的日子 婚筵应为“结婚”,筵不重要,结婚大典才重要。

  心中喜乐的时候 结婚日子当然是喜乐的时候,假如这里说的真的是所罗门王的话,他喜乐的时候也未免太多。根据经上记载:“所罗门有妃七百,都是公主,还有嫔三百。”(王上十一3)今天他所娶的又不知道是哪一个?再者他的心大概也没有真喜乐。列王纪上同一节经文还说:“这些妃嫔诱惑他的心。”紧接着圣经告诉我们,“他的妃嫔诱惑他的心,去随从别神,不效法他父亲大卫,诚诚实实的顺服耶和华他的神。”(王上十一4

  他母亲给他戴上的 他母亲是拔示巴,大卫就是跟她在一起而犯罪。难道这里母亲同情他,而在有那么许多妃嫔以后,还要为他戴冠冕?这里我们不得不提所罗门的作王跟他母亲当然有关,但是不见得在儿子结婚那天特别帮他戴冠冕,这是在圣殿中举行的就职典礼,那么那天的冠冕,该是花冠,在当时的社会特别流行。这些花冠用不同的花,也有不同的形式,一定非常好看,值得观赏。

{\Section:TopicID=417}611

  前面曾提过所罗门王已经出现过三次,第一次不算,那里仅是描写一个女子的美,第三次也不相干,只有这一次才是真正提到所罗门的婚姻,从上下文看来,所罗门的婚姻在这里没有什么意义。所罗门的妃嫔很多,老实说,再娶一个也不值得那么大惊小怪。假如这些假定是正确的话,那么这是我们主角所盼望已久的结婚大典。

  民间的男女结婚能假借所罗门吗?他们可有这样排场?这是毫不相干的问句!希伯来人的习俗跟我国人非常接近。我国的古时新郎能冠上插花,这是新进状元公才有的,新娘穿着凤冠霞帔,那是高官的“夫人”才能戴的,但是这是一日帝王。即使在清朝,新娘的花轿经过,知县(一县之长,他为父母官)在轿上要停轿,在马上要下马。所以民间的新郎比作所罗门,新娘来的时候有三6的气派并不为过,他们实际上没有那么多人,没有没药、乳香,和进口的香粉,但是从群众(一群贺客)的眼中就是那么伟大,至少从新娘的眼中是那么华贵。至于新郎,他哪来这种气派,绝对没有华轿,金、银、紫色布那些豪华装备,但是很简单的车子已经胜过所罗门的华轿了。至于六十个随从也许太过夸张,十数个绝对是有的。古时结婚,新郎都有他的好友,一些未婚男子伴同到女家去迎亲。而女家也有一些新娘的未婚姑娘陪伴。从她们的眼中看新郎的未婚男子,比所罗门的侍卫漂亮多了。所以这一切的描写以及假借并不为过。

  在乡下地方,一家结婚,家家的女子都动员,凑热闹,还比所罗门的官式欢迎有意思呢!她们很可能为了祝福她们闺中好友而壑W一条爱心的床毯。她们要来看今天新郎的英姿。新郎新娘期待了那么久,才是真的“心中欢乐的时候”,而母亲为他戴上花冠,不是王冠,也并不是大逆不道的事。

  我们希望如此假定,在诗歌中出现,真是天衣无缝,毫不勉强。这是新郎和新娘的期盼。──《中文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