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雅歌第五章

 

{\Section:TopicID=436}1

  我妺子、我新妇 第四次出现,见四8{\LinkToBook:TopicID=428,Name=8}9{\LinkToBook:TopicID=429,Name=9}。这句话仍是新郎的。新娘只说了一句话!它是四16

  我进了我的园中 新娘既然邀请,他就得进去了。不进去是虚伪,是造作,是没有爱情。这里当仁不让,他开始用我字。

  采了我的没药和香料 这一些都和前面呼应。他用的动词是采。这些香的东西都是我的了。

  吃了我的蜜房和蜂蜜 这是第二类东西,是甜的。

  喝了我的酒和奶 第三类是营养的。上面一共有四个动词:进了、采了、吃了、喝了,每一个动词都有一个了字。它们是翻译希伯来文的“完成式”,而希伯来文在表达一个未来一定会发生的动作是用“完成式”的。所以,新郎在唱这几句歌的时候,并不是已经和新娘洞房,而是一定会这样,一定到一个程度,好像已经完成了。

  我的朋友们 谁唱这一段?可能还是新郎,他还没有进洞房。如果是他唱的话,我的朋友们是指陪伴他来的六十个勇士,还有陪伴新娘的未婚少女。

  请吃 吃他们的喜筵。

  我所亲爱的 这称呼与我的朋友们对称,他(她)们是同一伙人。

  请喝,且多多的喝 喝是喝酒,尽情的喝。这里吃喝,除了真的吃喝以外,也可能指一般享受,这里更可以指他们也开始认识,将来约会。新郎新娘幸福之余,希望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这几句话除了新郎唱以外,也可能是宾客们的大合唱,看到这对新人如此幸福,他们也要及时行乐。

{\Section:TopicID=437}8∼五1

  唱完了新娘颂,他们既然已经完婚,他就要求新娘跟他走。他是一个牧人,牧人就一定要在草原上驰骋,要在大自然中奔波,他愿带着他的新娘过流浪而又流浪的游牧生活。他看到新娘的家庭会不放她走,所以他要求新娘永远跟着他,离开她的娘家。他不放心这么美丽的姑娘留在娘家。

  还不仅仅想到新娘独自在娘家的不安全,他实在不能再单独去牧羊了。他已经给她征服了;他自从见到她,她给了他一颗不同的心,他的心已经完全给她占有了,他的心已经成了她的心了。他对他俩的爱情珍惜,这爱情胜过酒,新娘更是胜过一切。她的嘴唇,她的舌,她的衣服,没有一样不是他所爱恋的。

  他对她没有什么可以形容,只能称他是“关锁的园、禁闭的井,封闭的泉源”,为了未来的新郎,她守身如玉,她就是在等待她的良人。她的园内更有奇花异果,这一些描写都是说明她外形的美,胴体的可爱,可是还不如她的内心,她的内在才真是美,她的美好比“园中的泉,活水的井,利巴嫩流下来的淡水。”他的歌使人人会动心,何况新娘又是爱慕他好久,为他害相思的少女呢?

  她对他说:“这一切都是你的,请你进到园内欣赏吧,享受吧!”

  这一首歌的结尾是新郎说:“我一定会进来,我马上要来享受了。朋友们!大家尽量享受吧,先敬大家一杯,请多喝一点,请多用一点!”

第四首 五2∼六3

  新郎新娘已经进入了洞房。他们的爱实现了,圆满了,他们很快睡熟了,可是新娘又开始做梦,做了恶梦。

{\Section:TopicID=439}一 噩梦连连 五28

  真实过去,另一个梦──那是一个噩梦。

{\Section:TopicID=440}2

  我身睡卧 我是新娘。从下面的文章内容及称呼她的对方为良人,她是新娘是毫无问题的,新娘在睡卧。经过了一天半夜的兴奋,她疲乏了,只有睡卧才能恢复精神。

  我心却醒 心根据希伯来思想是情感的根本,也是智慧的来源。下面发生的情形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忽然他们两个中间发生了一点困难,新郎出走了;另一是新娘在梦中,她自己说醒,其实是梦境的开始,她的心中有太多的事情,最主要是“深怕失去”的感觉在心里出现了。这是一个梦,像三15一样的,她是在床上做梦。

  这是我良人的声音,他敲门,说 这是一句很累赘的翻译,译者是怕人不懂,但是太详细了,没有诗意。希伯来文仅是“我良人敲门的声音”,声音也可译“听”;因此,也可译为“听阿,我的良人在敲门”;也没有说字,标点符号都可以解决。当然在翻译的时候还没有足够的标点符号,诗体也没有分行来写。也许只有散文体才能达意,但是却没有歌的味道了。新郎应该跟她在一起,怎么可能在门外敲门,所以这是梦。

  我的妹子,我的佳偶 这完全是新郎的口气。即使在梦中也要薯X他的身分。妺子见四9{\LinkToBook:TopicID=429,Name=9},佳偶见一9{\LinkToBook:TopicID=366,Name=9}

  我的鸽子 你的眼好像鸽子眼屡次出现,第一次是在一15。新娘像鸽子,被称为我的鸽子是在二14。相恋的男女,每一句话,每一个称呼都牢牢记住。

  我的完全人 完全人不能当作行为完全解,更不是所谓“完人”,而是“没有瑕疵的人”,也就是五官端正,身材匀称等等的完全。

  求你给我开门 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要有“凤求凰”的感觉。她是他所要的,不能把她视为理所当然,随时都要求。开门不仅是屋子的大门,而是求爱。

  因我的头满了露水 为了赴约会,他已经走了大半夜,因之头上满了露水。

  我的头发被夜露滴湿 头发包括头在里面,这里说的是“鬓角”。因着晚上的露水,一滴滴都在掉水下来了。这是否言过其实?诗体中允许夸张一点,谈情说爱本来就可以夸张,何况在士师记六章卅八节:“次日早晨基甸起来,见果然是这样;将羊毛挤一挤,从羊毛中拧出满盆的露水来。”

{\Section:TopicID=441}3

  我回答说 和合本有旁点,表示原文没有这几个字。在诗体中,本来不必交待得那么清楚。上下文自然会告诉读者,底下是新娘的话。

  我脱了衣裳,怎能再穿上呢 她不是一直盼望他来吗?现在他来了,而且走了大半夜,满头都是露水,怎么又不马上来开门呢?这是开玩笑,这是撒娇:不然,恋爱中的男女怎么有讲不完的话呢?她说,她已经上床了。她脱了衣裳,懒得再穿上了。谁叫你不早点回来,害我久等呢,她要他罚站。

  我洗了脚,怎能再玷污呢 他们的地是泥土地,他们又习惯赤足;所以上床前一定要洗脚。假如起来开门,脚又踏在泥土上,是会玷污的。换一句话说,她不开门。这是小女儿的故意作态。

{\Section:TopicID=442}4

  我的良人从门孔里伸进手来 门有旁点,译者假定是门孔。门那有那么大的孔。我们对当时房子的结构不清楚,可能在门边有一个孔,尤其单身女子,有人打门的时候,先从孔里看看是谁在打门。也可能门造得没有现在那么讲究,有一条缝,手可以伸进来。反正不论怎样,良人的手伸了进来,试图开门。

  我便因他动了心 因他是长途跋涉,满头露水,手的诱惑力,开门的企图,也许是这一切的总和。动了心,希伯来人有一套特殊的理论,她是动了肚子(实际上是装大便的器官),那是情感的所在地。不要笑话他们,我们认为勇气是从胆中出来的,别人认为一样可笑。如此说来,动手术割掉胆囊的人是胆小鬼了。总之她大大感动,情感大发。

{\Section:TopicID=443}5

  我起来,要给我良人开门 那些穿衣呀,脚玷污呀,根本都是假理由,现在动了真情,连忙跳起来开门,那还是梦中跳起来开门。

  我的两手滴下没药 为了随时准备良人来看望,手涂了没药,使手永远是香而嫩的。

  我的指头有没药汁滴在门闩上 她满手都是化装品,明明是在等情人,她去开门,连门闩上都是没药汁。

{\Section:TopicID=444}6

  我给我的良人开了门 她拔下门闩,开了门,等待着我的良人进来谈爱。

  我的良人却已转身走了 恋爱中的男女就是那么莫名其妙,难道一句玩笑话也受不了,难道多等几分钟也太长。恋人们就是那么任性,就是那么认真。我老远赶来,披星戴月,仆仆风尘,你竟不肯再穿衣,再洗脚。等待情人开门的一分钟,在他可能是一年那么长,他赌气了,他转身就走。

  他说话的时候,我神不守舍 他说话的时候,他说了什么话,他一句话也没有说。他早先说话的时候,她在装腔作势。有些夫子在解释本节的时候帮作者说了句话:“我现在不进来了,你刚才为什么不开门?”加了这句话意思是通了,也容易解释,但终究是太肯定了。反正转身走了的时候说了一句话,可是因为她神不守舍,当然就听不清楚了,反正这是一句气话。神不守舍是几乎昏倒了。

  我寻找他,竟寻不见 男人的脚步多大,何况在盛怒之下的跑步,他是牧人,跑得好快,她怎么追得上?一下子连人影也不见了。

  我呼叫他,他却不回答 声音会追得远一点,所以她就大声喊叫。他不致跑得那么快,开头几声至少听得见的,他故意不理。他在盛怒之下,那里还理会对她的伤害是多重!

{\Section:TopicID=445}7

  城中巡逻看守的人遇见我 城中巡逻看守的人(见三3)在上次梦中也曾经出现,那时他认为她是神经病,不理不睬。这一次又撞个正着。

  打了我,伤了我 城中巡逻看守的人半夜看到一个女子,衣服不整,仅是内衣,披了披肩,浑身香味,满身满手都是没药,不把她当作“阻街女郎”才怪。更夫的职责是维持城市的安宁,他一定叫她回去,不准她在路上到处喧嚷,寻找对象。她是冤枉的,她不是坏女人,她是来找她的良人的,更夫当然打她,打伤她。

  看守城墙的人夺去我的披肩 看守城墙的人是另一批人。城中巡逻看守的人是在城中巡逻的更夫,仅是维持城中的治安,当年没有太多江洋大盗,大多是年龄比较老,反正晚上也睡不着的老头儿(我国的旧小说和戏剧不也都是这样的吗?),而看守城墙的人却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不然敌人来攻击的时候,怎么对付得了。当时的情形,是更夫在打小女子的时候,惊动了血气方刚的青年,他们可不是省油灯,因为她衣衫单薄,来不及穿外套,仅仅拿了披肩就出来追,那些看守城墙的人却来夺去她的披肩,要看个究竟见了。这当然是奇耻大辱,她为了新郎完全豁出去了,抛头露面,什么也不计较,甚至受到如此凌辱,她也不计较,只希望找回她的情人。

{\Section:TopicID=446}8

  耶路撒冷的众女子阿 结束这段梦里寻夫,她认输了,她找不到了,她只能求耶路撒冷的众女子来帮助,因为女子一定同情女子。她以前在二7、三5中也求过她们。

  我嘱咐你们 嘱咐是强烈的请求,她哪里可以命令她们为她做事?

  若遇见我的良人 并不是她的良人老是在脂粉群中,而是她不好意思开口的,要动员所有耶路撒冷的众女子去为她寻夫。

  要告诉他,我因思爱成病 她要她们应允她,万一遇见他,要告诉他,为了爱,我已经病了。

{\Section:TopicID=447}28

  这是一段非常美的诗。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她是在梦中,还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恋爱中的男女千变万化,越是爱得要死,越是会做出伤害对方的事也是有的。本注释认为她是在梦中,正因为她爱之切,深怕失去情人,所以她常常梦见失去情人,她梦见情人离开,掉头不顾。白天的顾虑,晚上在梦中都一一出现了。

  她先梦到情人来打门,称呼她所有他爱称呼的,这些也是她爱听的称呼,求她开门。她却像一般女孩子的心态,故意不开,他的手甚至要伸进来开门。但是当她看到手,受感动的时候,跳起来开门的时候,她的满身满手都是香膏、香水在等候情人,当她拔起门闩,他却走了。

  她奋不顾身的去追赶,到大街上大声呼叫情人的名字。她惊动了更夫,以为她是坏女人,叫她回去,她不肯,于是更夫就打她。这时候更惊动了守城的兵丁,他们下来侮辱她,夺去了她的披肩。

  她不理会这些,她只要找到她的郎君。她要求耶路撒冷的众女子为她找她的情人,找到了要带个口信,她已经相思成疾了。

  这样的一段经文我们找到两极端的解释:犹太的解经家认为这是以色列在长期的痛苦中依然爱神;而一些新的注释家却认为全篇文章中充满了“爱”和“性”的暗示。不过假如“性”和“爱”不像现代人那样污染的话,本来就是纯洁,神所命定的。

二 答众女子问──新郎颂 五9∼六3

  耶路撒冷众女子问她,他有什么好。新娘回答的时候,开始了她的新郎颂。

{\Section:TopicID=449}9

  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 这句话在一8中曾出现,也是同一批人说的。美丽虽然是主观的,但也是有目共睹。新娘的美丽是众所公认的。

  你的良人比别人的良人有何强处(重复)女子阿,你爱你的良人,别人也有良人呀,这是你的主观,你的良人真的比别人的良人强吗?“你要我们去找,假如找到一个毫无价值的人,怎么办?我们没有那么傻。”她们要知道她的良人怎么好法?

  你就这样嘱咐我们 你这么苦苦哀求我们,一定有原因的。

{\Section:TopicID=450}10

  我的良人白而且红 这是新娘回答耶路撒冷的众女子。这一段新郎颂相当于四17的新娘颂。其分别在新娘颂是在结婚时唱的,新郎颂是新娘在梦中相思时唱的,但是这是一首伟大的对男性的赞美。白而且红这完全是中国本地化,我们把白当作美。但是我们的白常用来形容女子,男子也不是以白取胜。原文解释作“发光”。这完全是健康的别名,脸上气色好,整个身体都放光。红是牧羊人整天在太阳底下,黑黑的,很结实的。就算中国标准来说,他也是红“光”满面,浑身发光,结实而健康。

  超乎万人之上 你们问我他比别人的良人有何强处,他的健康、他的脸色和体肤就不是旁人能比的。他比任何人都好。

{\Section:TopicID=451}11

  他的头像至精的金子 她的形容同样的是从头开始,先说面容,然后说头。至精的金子是千足金,一点都不搀假的东西进去,她用“炼了又炼”来表达这重意思。犹太注释也有解释作“头戴珍宝王冠”的,但这离开了她至精的金子观念。天下没有一个人的头是像至精的金子的,正是因为她没有形容词了。金是最宝贵的,她就干脆说:至精的金子了。总而言之,他的头是好得无比。

  他的头发厚密垒垂 厚密垒垂是非常难得的译词,外国译本也不见得高明,有些翻“似丛草一般”,有些翻“似波浪一般”,反正这一个形容词要表明的是他的头发又多、又密、又厚,又长就是了。

  黑如乌鸦 我国人一定不用乌鸦,因为牠是不吉的象征,但是鸦既称为乌,其乌是毫无问题的,他的头发乌黑乌黑。如果这民族的头发是黑色的,当然越黑越好,不但象征美,也象征青春。

{\Section:TopicID=452}12

  他的眼如溪水旁的鸽子眼 这是一个有趣的民族,眼睛的美都用鸽子眼来描写。男子用了许多次鸽子眼描写女性美,换到女子来描写男子,同样是鸽子眼。其分别在女子胆小躲在盘石穴中,在陡岩的隐密处,(二14)而男子大胆,他在溪水旁。鸽子喜欢戏水,所以在溪水旁。

  用奶洗净 既然在溪水旁,为什么不用溪水洗呢?不成,溪水是透明的,奶才是白色的。新娘要形容新郎的眼睛黑白分明。这是一个黑发、黑眼的民族。眼眸是黑的,眼白是白的,像奶一样白。眼白的白也是健康的表现。

  安得合式 这句话的希伯来原文意义不明,最好的解释就是像和合本那样,那就是好像两块宝石镶(安)得合式,刚好对称,也不太凹,也不太凸,恰到好处。这是描写眼睛生得美,在脸庞刚好的部位,一切合式。

{\Section:TopicID=453}13

  他的两腮如香花畦 从眼而到腮。腮是面颊。香花是种植的、做香料的花。香花畦表示有许多种在一起。

  如香草台 台是圆形,柱状的东西,放香草(香料)的。这样形容词描写男性颇不合式。但是也许新娘特别要描写脸色,而两腮生香,这大概不是用了男性化装品,而是他男性的自然香。

  他的嘴唇像百合花 百合花不可能是它的形状。这大概百合花是花中最美的,他的嘴唇是唇中最美的;也不是颜色,百合花是白色的,白色的嘴唇是病夫的嘴唇,也许要描写它的香。

  且滴下没药汁 这响应了新郎认为新娘的嘴唇滴蜜,好像蜂膏滴蜜。你的舌下有蜜有奶。(四11)这里新娘说他的嘴唇滴下没药汁。同样可能是在亲吻时的感觉,也可能他的说话甜而香。

{\Section:TopicID=454}14

  他的两手好像金管 新娘不是一个拜金主义者,但是她实在不知道还有任何东西比金子再美。手像金管,圆的管状应该是手指。手掌不可能像管。

  镶嵌水苍玉 水苍玉不知为哪一种宝石,很可能是一个地方名字,该地产这一种玉,或是玉的名字。她要说的是他的指甲好像珍宝镶嵌在手指上。也有人认为戴戒指,牧人戴戒指不合身分。

  他的身体如同雕刻的象牙 雕刻似乎他的身体上有花纹,但这一字也可以解释作“磨光”,磨光的象牙既光且滑,这描写身体还差不多,但决不是象牙的白,那样的白只能形容城巿中的公子哥儿还差不多。

  周围镶嵌蓝宝石 我们实在想不出“光滑的身体”再镶嵌蓝宝石是怎样的身体。反正新娘要堆砌一些珍贵的宝石在他身上,使人觉得美就是了。也许牧人在腰带上,系了一些号角、水壶之类的配件,这些东西在新娘看来,就是牧人配备的一部分,简直就像镶嵌的蓝宝石。

{\Section:TopicID=455}15

  他的腿好像白玉石柱 白玉石柱是美,是挺。并不是真的要白色。

  安在精金座上 精金座是他的脚,也是恰到好处。

  他的形状如利巴嫩,且佳美如香柏树 他的形状是整个身材,他当然不像利巴嫩,而是像利巴嫩的香柏树。那是描写他的身材,又高、又直,又挻。利巴嫩的香柏树比其它地方的柏树更高、更直、更挺,所以建造圣殿时候要用它来作栋梁。这就是她的良人比别人的良人强的地方。

{\Section:TopicID=456}16

  他的口极其甘甜 嘴唇已经在五13中赞美过了,这里的口是“颚”。假如刚才所描写的都是肉体,这是说他的声音了。他的声音,甜,宏亮,有磁性。每个牧人在平原荒野中都会唱歌,对大自然练就了金嗓子。这就是他的声音。

  他全然可爱 她说不完他的强处,总而言之,一句话,他什么都可爱。

  耶路撒冷的众女子阿 她是在答复这些女子问的问题,她讲完了,下面是她的结语。

  这是我的良人,这是我的朋友 上面所说的一切就是我的良人,朋友。朋友是一个亲密的名词,知己朋友可胜过父母妻子,甚至可以为朋友断头。耶路撒冷的众女子在五9中似乎有些嘲笑她,你的良人有那么好,值得你为他颠狂。新娘说:这是我的良人,你们自己评估吧,到底值不值得我如此爱恋呢?──《中文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