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篇  爱的享受

 

“耶路撒冷的聚女子阿!我虽然黑,却是秀美,如同基达的帐棚,好像所罗门的幔子。不要因日头把我晒黑了,就轻看我。我同母的弟兄向我发怒;他们使我看守葡萄园,我自己的葡萄园却没有看守。我心所爱的阿!求你告诉我你在何处牧羊,晌午在何处使羊歇卧;我何必在你同伴的羊群旁边,好像蒙着脸的人呢。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你若不知道,只管跟随羊群的脚踪去,把你的山羊羔,牧放在牧人帐棚的旁边。”(歌一5-8

“要给我们擒拿狐狸,就是毁坏葡萄园的小狐狸;因为我们的葡萄正在开花。良人属我,我也属他;他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歌二15-16

爱是一生的事

我们已经看见,我们和主,主和我们所有的关系,都是一个爱的故事。虽然我们在地上许多的行动,有许多的事情,也过了许多的日子,但是在主的面前,主所最注意的点乃是我们里面爱祂的心。如果我们作基督徒光是外面有许多的活动,作许多的事情,而里面没有主爱的激励,或者说不是因着爱主的缘故,就我们这一切的活动,这一切的事情,不过如粪土一样,一点也没有价值。所以我盼望弟兄姊妹一直记得这一件事,我们与主的关系完全是根据于爱。我们与主的关系完全是根据于里面的光景。我们与主不是外面的关系,主不是凭着外面的情形来断定我们。如果我们里面向着主有一个渴慕的心情,有一个爱祂的心,我们的主就悦纳我们。

我们记得:当我们的主复活之后,有一天祂向祂的门徒显现,三次问彼得说:“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比这一切更深吗?”彼得曾经三次否认我们的主,大大的失败过、大大的堕落过,但是当我们的主遇见他的时候,只问他一句话:“你爱我吗?”所以在这里我们看见,主所注意的就是我们里面向着祂的爱。我们接受祂的爱有多少,这是我们的主所特别注意的。

所以亲爱的弟兄姊妹!我盼望我们能注意主所注意的。不要主注意一件事,而我们注意另外一件事。我们基督徒整个的生活、整个的人生,都该是主的爱在那里感动我们、激励我们,叫我们能起来爱我们的主。我们尝到祂爱的滋味,叫我们更渴慕祂的爱,更追求祂的爱,也向祂表示更多的爱,这一个就是我们基督徒一生的故事。

主爱的吸引

在前面的第一篇我们已经看见,在雅歌里面的这个女子,并不是因着赦免就满足了;反而因着赦免的缘故,在主的一面前有更深的要求,愿意与主有更亲密的交通。她在那里呼求说:“求你吸引我,我们就快跑来跟随你。”亲爱的弟兄姊妹!今天在我们的里面有没有这种爱的渴慕?有没有这种爱的要求?基督徒属灵生活的起点,都是爱的吸引、都是爱的渴慕、都是爱的要求。如果在我们的里面被主的爱所吸引、被主的爱所摸着,叫我们起来渴慕祂、追求祂,这一个就是我们属灵道路的开始。哦!巴不得在我们每个人的里面,都渴慕我们的主、渴慕我们的神,好像鹿渴慕溪水一样。圣经说:“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要得着饱足。”如果我们起来渴慕我们的主,渴慕祂的爱情,祂就要用祂的爱来满足我们的心。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里面有没有这个要求,要求祂来吸引我们?在一个爱主之人的感觉里,总是觉得说:我跟随主跑得不够快,我怎样能更爱祂?我怎样能快跑的来跟随祂?因此他在主的面前就要求主更多的吸引他。弟兄姊妹!你有没有这样的祷告,求主吸引你,叫你能快跑的来跟随祂?如果我们今天要凭着自己来奔跑的话,我们是跑不快的;但是如果祂在那里吸引我们,我们就不知不觉的奔跑起来了。所以我们在主的面前应当常常有这样的祷告;求諤l引我,我们就快跑来跟随諢I

遭遇逼迫难为

一个爱主的人、一个渴慕主的人、一个向着主奔跑的人,他在地上总会碰到一点的难处,这个世界要起来攻击他、压迫他。我们本来属于这个世界,但是现在我们爱主,要向着主来奔跑,要离开这个世界,世界自然不肯放我们,要起来逼迫我们、包围我们。它要用种种的方法来试探我们,这个就是这个女子所经历的。当她在世界里面的时候,她可以不受这个世界的逼迫,因为她是与别人同流合污的。但是当她起来爱主的时候,这个世界的太阳就开始来晒她了,逼迫她了,把她晒得变黑了。哦!亲爱的弟兄姊妹!你有没有受到这个世界太阳的晒?这个世界对你无情,因为它看见你的心往主那里去了。这个世界要用日头来晒你,把你晒黑了,好像基连的帐棚一样。

虽然太阳把这个女子晒黑了,但是她的里面并不伤痛。她说:“我虽然黑,却是秀美的,如同所罗门的幔子是非常的美丽、非常的荣耀,并且是在所罗门的宫殿里面。”换句话说:是非常的亲近所罗门,所以在一个爱主之人的经历里面,就着这个世界说:他像基连的帐棚一样,是个寄居的人、是个客旅、是住在帐棚里面,并且这个帐棚并不美丽,乃是一个黑的帐棚。我们信主的人被这个世界的太阳晒黑了,人看我们没有佳形美容。但是感谢赞美主!在所罗门的面前,就是在我们的主面前,我们却是秀美的,是在祂的宫殿里,是与祂非常的亲近。

但是有一件事非常的希奇,当一个属于主的人真是起来爱主,追求主的时候,不但世界要逼迫他,甚至连他同母的弟兄也要向他发怒。这是一件很希奇的事。我们记得:有一个女子,就是马利亚,她被主的爱摸着,实在爱她的主。所以当主有一天坐席的时候,马利亚就进来,拿着一个玉瓶,里面盛着贵重的真哪哒香膏。你知道没有一个女子不爱香膏,并且马利亚不是一个富贵的女子。就有圣经给我们看见,大概她是一个失去父母的人,她只有一个姊妹、一个弟弟,家境十分贫寒,但是她也有一玉瓶真哪哒的香膏。我不知道这瓶香膏在她的家里存了多久了,我也不知道她留这瓶香膏究竟是为着什么。

在美国有这样的风俗,一个青年的女子,当她快成年的时候,就要预备一个箱子,那个箱子叫“希望箱”(Hope Chest),凡她所想要的东西,一月过一月、一年过一年,都设法储积在这个箱子里头,准备着等她出阁的时候拿来用。我不知道马利亚这瓶的香膏,是不是就是她的希望箱?她在那里预备这香膏定规是预备很久了。因为要买一斤的香膏,要花三十两的银子,这在一个贫穷的女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是一月就办得到的,也不是一年办得到的。她要花好多年的时间,慢慢的积蓄,然后来买这一斤的香膏,放在这个宝贝的玉瓶里面。我想恐怕她是预备等她出嫁的日子,用来膏她自己,叫她满身都是馨香。但是主的爱摸着了她,主的爱叫她受了感动,她不知道怎样向主表示她的爱。她想来想去,她什么东西也没有,她有什么能叫主得着满足?

哦!她就想起那一瓶的香膏来。本来这瓶香膏是为着她自己所预备的,但是她觉得主的爱太大了,她不能为自己留下这一个,所以她就拿了这个玉瓶,当主坐席的时候,轻轻的进来到了主的身边,把玉瓶打碎。你知道从前的玉瓶有一个很小很长的瓶颈,瓶口给封住了。如果你把封口去了,要把香膏倒出来,只能一点一点的倒出来。哎呀!马利亚觉得主的爱在她身上实在是太丰富了,如果把瓶口打开,一点一点的滴,实在是太慢了,所以她索性把玉瓶打碎,把瓶颈完全打碎,然后把这一斤的香膏毫无保留,全部都浇在主的头上。

哦!当她这样来爱主的时候,主的门徒反而在那里摇头。有一个门徒甚至说:“这一个女子所作的事实在是浪费,这瓶香膏可以卖三十两银子,赒济许多的穷人。”亲爱的弟兄姊妹!当你被主的爱摸着的时候,当主吸引你的心,叫你快跑跟随祂的时候,恐怕不但世界要把你晒黑,连你同母的弟兄也要打得你一块青一块白。他们说爱主是可以,但是不要爱得那么胡涂。爱主是可以,但是不要爱得那么浪费。你就是爱,也得计算计算。但是你知道,什么时候我们计算,什么时候我们就没有爱了。那里有爱,那里就没有计算。爱是不顾代价的,爱总是浪费的。神因着祂的爱,把祂独生的儿子都浪费在我们身上。祂从来没有计算代价,连祂的儿子都不顾了,浪费在我们身上。

弟兄姊妹!我们说我们爱主吗?但是我们一天到晚在那里打算盘。我们说我们爱主吗?但是我们一直在那里计算代价。哦!一个宝贝被主爱摸着的人,必定是在主的面前摔碎他的玉瓶,把香膏浇灌在主的身上,他不计算任何代价。他知道主是配得这一切。

亲爱的弟兄姊妹!主在你的身上是有价的,或是无价的?主在你的身上是可以计算代价呢?或是不能算代价的?当主的爱摸着我们的时候,在我们的里面就有一个感觉,我们的主是太宝贝了、太尊贵了,没有一件东西对祂是太多的,我要把为着自己预备的全浇在祂身上。弟兄姊妹!爱总是这样。如果你真的爱的话,你为着所预备的,都要浇奠在祂的身上。

当马利亚这样作的时候,门徒们就在那里向她发怒。可是马利亚在那里默默无声,她不听这些的话。人怎么说,甚至连同母的弟兄怎么说,都不能影响马利亚的心。马利亚不为自己说话,马利亚不为自己声明,只要主知道就够了。我相信在那个时候马利亚的眼睛只看着主,她整个的人是专注在主的身上,结果恐怕门徒摇头她也没有看见,犹大讲话她也没有听见。在马利亚的感觉里面,她只有她的主。她不见一人,只见耶稣。她不听见任何的话,只听见主的声音。这是何等有福的事!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的难处就在这里,我们的眼睛看见的东西太多了。很多的时候,我们盼望像活物一样,全身都是眼睛,什么都看得见。哎呀!恐怕我们的眼睛已经太多了。如果我们的眼睛能单纯像鸽子一样,只看见我们的主就好了。多少的时候,我们也怕我们的耳朵不够多,盼望能多听见一点什么,所以有时我们请别人作我们的耳目。哦!凡是耳朵专一的人有福了。巴不得我们少看见人,少听见人,让我们的心目中就是被我们的主所吸引。正如马利亚的里面,她没有别的感觉,她只有一个感觉:我爱我的主,如果我的主知道,我就心满意足了。

更深的追求

你看雅歌里面的这一个女子,当人向她发怒,压迫她的时候,她丝毫没有灰心。亲爱的弟兄姊妹!你多听听、多看看,就灰心了。如果你只看见主,只听见主的声音,你不但不灰心,反而在里头呼叫,有呼声。我们常常说,压力生能力。外面的压力越大,里面爱的能力也越大。在那个女子的里面有一个更深的要求,她说:“我心所爱的阿!你在何处牧羊?晌午在何处使羊歇息?我何必在你同伴的羊群旁边,好像蒙着脸的人一样?!”这个女子受到外面的压迫,尤其受到同母弟兄的怒气,在她的里面就发出一个更迫切的声音,她感觉自己与主还不够亲近,她愿意受主的牧放,躺卧在主的旁边,她不愿意作一个与主隔绝的人。

女子说:“他们使我看守葡萄园,我自己的葡萄园却没有看守。”今天多少神的儿女,他们所往意的是工作、是活动,是许许多多的事情,但是他们自己里面的葡萄园却在那里荒凉。他们与主的关系不是那样的密切,他们不是与主同在,不是受主的牧放,不是歇息在主的怀里。他们好像流荡在外面,在其它牧人的羊群旁边。这在这个女子的心里是不能满意的。今天多少神的儿女满意于外面的活动,而里面与主的关系是疏远的。今天有许多神的儿女,甘心在其它牧人的羊群旁边,而不要在主的牧养之下。但是在这一个爱主的人心里,外面的活动不能代替里面的交通;其它的牧人不能代替我们的主。所以她在那里越发迫切的呼求:“我心所爱的阿!你在何处牧羊;晌午的时候你在那里叫你的羊群躺卧?”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不知道今天在我们的里面,有没有这样的一个呼声?在你的里面有没有这个要求,要与主同在,主在那里你也要在那里?如果有的话,那请你听主怎么说。主说:“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你如果不知道,只管跟随羊群的脚踪去。”在约翰福音第十章里面主说:“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我的羊听我的声音。”又说:“我有许多的羊,但是我要把他们合成一群,归于一个牧人。”在这里主告诉我们说:“是一个羊群,一位牧人,不是许多的羊圈,许多的牧人。”主说:“我来要把羊从圈里领出来。有的在圈里面,也有的在圈外面,我要把牠们领出来,我走在前面,牠们在后面跟从;牠们成了一群,归于一个牧人。”就是主所要作的事。所以主在这里就给我们看见,你要找我吗?你要与我同在吗?你要受我的牧放吗?我有我的羊群,你如果不知逍我在那里,你只要跟从羊群的脚踪去,就能到我那里。

哦!弟兄姊妹!这是何等的宝贝!我们在这里要看见,神的儿女不是分成许多小圈。从前犹太教是一个羊圈,但是主来了,把羊从这个圈里领出来。外邦人本来没有圈,是在圈的外面,但是主把我们合成一群。祂是我们的牧人。主既然这样作,我们就不能再分圈,因为分圈就是分群。感谢赞美主!主的羊只有一群,只在一个牧人的底下,也只留下一个脚踪。我们如果要找到牧人,与祂亲近,受祂的牧养,那我们就要跟随羊群的脚踪去。

弟兄姊妹!这个女子颐意离开其它的牧人,要到主那里去,她就跟从羊群的脚踪去。你看她在那里走的时候,是走得多么的快,所以主称赞她说:“你好像法老的骏马一样。”羊走得很慢,马跑得很快,所以她一下就追上羊群了。

满足的享受

我们底下就看见:“王正坐席的时候,我的哪哒香膏发出香味。”这篇信息不是解经,所以不打算一节一节的说。不过当你读下去的时候,那些话给你什么感觉呢?你看见“这个女子与王坐席,他们以青草为床榻;良人以女子为百合花,女子以良人为苹果树,又进了筵宴所,有爱在上面作旗子。”哦!在我的灵里面就有一个感觉,像诗篇二十三篇所说:“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祂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这个女子渴慕主,只有主能满足她,没有其它的牧人能满足她,也没有其它的东西能满足她。在她的里面,因着爱的催促,她一直要她的主。当她这样向着主的时候,不知不觉她与主同在了,她在那里躺卧在青草地上。你知道当牧人把羊带到青翠的草场上,羊就一直在那里吃,吃了很多。等牠吃饱的时候,牠就躺卧下来,在那里反嚼,在那里消化。哎呀!这个光景是何等的平安!

亲爱的弟兄姊妹!如果我们的心追求主,真的要得着祂,我们的主就要向我们显现,祂要使我们躺卧在可安歇的水边,祂要把祂自己来满足我们。祂要满足我们一切的需要。祂是我们的粮食、祂是我们的饮料,祂要叫我们得着完全的满足,得着完全的安息。所以你到了这个时候,看见那个女子躺在良人的怀里,完全的安息了。巴不得这一种光景都成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光景。

呼召脱离自己

到了这样的时候,恐怕我们里面很满足了。现在我们得着主了,认识主了,尝到祂的恩典了,我们已经到了属灵的最高峰了。所以当这个女子到了这个时候,就说:“良人属我,我也属良人。”在这个女子的感觉里面,良人是属于她的,这个良人是她的青草地,也是她可安歇的水边。主完全是她的,主的恩典也是为着她的。哦!在这个时候,这个女子就经历说:“良人在各种的环境里都是属于我的。”祂在各种的环境里向我施恩,叫我尝到祂的甘甜,祂实在是我的一切。祂的恩典是我的、祂的祝福是我的、祂的安慰是我的、祂的力量是我的、祂的爱情是我的。“良人属我,我也属祂。”

亲爱的弟兄姊妹!在基督徒初步的经历里面,我们因着追求主的缘故,我们吃喝享受主,得着主的爱情,我们就以为说:现在我属灵的情形很高了,因为良人属我了,当然我也是属祂,但是我是最要紧的。所以不知不觉你就以为,连属灵的祝福都是为着你,连主自己也是为着你。所以在那个时候,你的自己相当的大。你说他这是属灵的己罢?我想没有己是属灵的。但是在你的感觉里面,你觉得你的自己很属灵,你对于自己很满意。所以怎么样呢?你就砌了一座墙,搭了一个棚在那里睡觉。结果你属灵的长进就停顿了。你爱那些的祝福,你爱那些的经历,你要保守这些,你觉得有这些就够好了,你不要再多了。现在主是你的了,你赶快砌一个围墙,把主和你围在里头,不要再出去了。

但是弟兄姊妹!当我们这座墙一砌起来的时候,希奇的事情发生了。我们是在里面,但是主却在外面。“良人属我,我属良人。”当这个女子这样说话的时候,这个良人却在墙的外面,并且蹿山越岭去了。亲爱的弟兄姊妹!在我们属灵的经历上常常是这样。我们先有一个渴慕主的心,主就用爱来满足我们。但是很希奇,我们这个人就往里头去了,我们就变成一个内向的人,我们一直要享受主,要把主抱在那里,我们巴不得一天到晚是这样。但是你知道,在这个时候我们不知不觉就落在自己里面。当我们落在自己里面去的时候,我们就要发现,主已经在墙外了。主在那里呼召我们,要我们脱离我们的自己。连自己的享受,甚至连自己的满足也要受主的对付。主在那里呼召我们,起来,出去。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不知道今天你属灵的光景是在那一段上。是不是在你的里面有主的爱在那里吸引你,叫你起来追求祂?或者你已经到了一个地步,爱已经满足了,在那里说:“良人属我。”这是很好的见证;但是,不知不觉你却落到自己的里面去了。在这个时候,你要发现主在外面,呼召你出去。如果有什么弟兄姊妹,属灵的情形是在这一种情形中,巴不得你听见主的声音:出来!出来!── 江守道《所罗门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