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三篇  爱的变化

 

“我妹子、我新妇,你夺了我的心;你用眼一看,用你项上的一条金炼,夺了我的心。我妹子、我新妇,你的爱情何其美;你的爱情比酒更美;你膏油的香气胜过一切香品。我新妇,你的嘴唇滴蜜,好像蜂房滴蜜;你的舌下有蜜有奶;你衣服的香气如利巴嫩的香气。我妹子、我新妇,乃是关锁的园,禁闭的井,封闭的泉源。你园内所种的结了石榴,有佳美的果子;并凤仙花,与哪达树。有哪达,和番红花,菖蒲和桂树,并各样乳香木、没药、沉香与一切上等的果品。你是园中的泉,活水的井,从利巴嫩流下来的溪水。北风阿!兴起!南风阿!吹来!吹在我的园内,使其中的香气发出来。愿我的良人进入我的园里,吃他佳美的果子。”(歌四9-16

“我的良人下入自己园中,到香花畦,在园内牧放群羊,采百合花。我属我的良人,我的良人也属我;他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歌六2-3

 

我们一再说过:我们与主的关系完全是个爱的故事。主所注意的并不是那些外面的事,主所注意的乃是在我们里面向着祂的爱。我们的主爱我们,为我们舍弃祂的性命,祂在我们身上有一个盼望、有一个要求,就是我们也来爱祂。弟兄姊妹!每一个被主的爱激励的人,每一个尝到主爱的赦免的人,很自然在他的里面向着主有一个渴慕主更多的爱。

爱的满足

当雅歌里面的这个女子在那里渴慕主,追求主的时候,主有没有满足她的心呢?我们看见,主满足了她的心。主带她到了内室的里面,让她尝到主爱的滋味;主与她一同坐席,叫她的哪挞香膏能发出香味来。主带她到青草的地上,拿青草作她的床榻;主也带她到苹果树的底下,让她尝到果子的甘甜,受到树荫的遮蔽;主也带她到筵宴所,用爱为旗遮盖她。所以这个爱的渴慕就得着了饱足。她在那里追求主的时候,主自己就向她显现,满足了她的心。

亲爱的弟兄姊妹!如果今天我们向主有这样的爱情,我们渴慕我们的主、追求我们的主,主一定要满足我们。许多时候我们得不着满足,是因为我们不渴慕祂,没有追求祂。如果今天在我们里面有爱的激励,叫我们来渴慕我们的主,追求我们的主,主一定满足我们的心。主一定向我们显现,叫我们享受祂。所以这就是这一个女子追求的开始。她追求主,结果她得着主了。主用祂的恩典满足她的心,她实在感觉满意。

自己为中心

但是,我们知道,这不过是爱的开端。在我们与主爱的关系里,这不过是刚刚起头,这个女子在各种环境的里面,享受了主的爱,也认识了一点恩典;在她的身上也为着主出一点代价,受到一点世界的逼迫,甚至遭遇到她同母弟兄的发怒。她在主的面前也受一点十字架的管治,好像在一切的事情上都有了一点的学习。虽然是这样,她仍是一个非常幼稚的人,在爱的事上、在爱的历史上,她不过有一个开始,她对于爱还不够清楚。在那时候她作见证说:“良人属我,这位良人是属于我的。”虽然她也说:“我也属于主。”但是在她的心里面,主属于她是过于她属于生。换句话说:在这个女子的感觉里面,主完全是为着她的。好像主是为她而活,她是中心,主是她的圆周。所以不知不觉她落到自己里面去了。

你知道吗?这是很希奇的事。你可以在那里渴慕主,在那里追求主,你可以把主作你的对象,但是当主的爱临到你,主的恩典临到你,你在那里享受主,享受到一个地步,不知不觉你的眼睛就不是看主,乃是看了自己。不知不觉主不是中心了,你自己变作中心了。在这里我们看见,甚至在爱的追求上,我们也能落在自己的里面。

亲爱的弟兄姊妹!当女子在那里说“良人属我,我也属祂”的时候,良人在什么地方?我们看见良人在墙外。她在那里说:“良人属我。”但是不知不觉之间,良人与她中间有了隔膜了。弟兄姊妹!就是在爱的故事上,如果我们把自己当作中心,在那个时候,我们在感觉上就要失去我们的主。

一个在环境中认识恩典的人,这一个人可以享受主,但是主不能享受他。在环境里面所认识的恩典,都是在外面的,没有组织在我们的里面。今天我们在环境中享受主的爱,当我软弱的时候,祂来刚强我;我有需要的时候,祂来满足我;当我伤心的时候,祂来安慰我;当我疾病的时候,祂来医治我;我们发现,我们的主实在供应我们一切的需要,我们在那里享受祂,享受祂的爱、享受祂的恩典。但是请记得:这个恩典还是在外面的,不过是祂给我们的苹果,不过是祂给我们的青草,不过是祂给我们的筵席。

凡是在环境中认识恩典的人,凡是只能在环境中享受主爱的人,都不能叫主享受他。这个女子在那个时候,虽然她的哪哒香膏也发出香味来,她也能向她的良人表示她的爱,但是在那一段的光景里,她享受主多,主享受她不多。在那一段的时间,她所认识的恩典都是环境中的恩典,恩典还没有组织在她的里面。在那个时候,她所认识的十字架大体上都是外面的十字架,她为主受的苦、为主受的委屈、为主有的牺牲,部是外头的。十字架还没有种在她的里面,十字架还没有除去她的自己。所似她虽然在那里追求主,但是,追求主也是为她自己,叫她能享受主,叫她能得看主。在那个时候,主在她身上所得着的是非常的少。

所以你看见,在这个时候她自己还是主动的。是我,在这里追求主;是我,在这里要主。她要出去的时候,要主与她一同出去;她要住下来的时候,要主与她一同住下来。她是一个主动的人,她还是以自己作中心;这样的人虽然相当的爱主,也有一点的牺牲,但是在她身上,“我”总是最紧要的。

这就如主带三个门徒到山上去的时候,主在他们面前改了形像,脸面发光,看摩西、以利亚在那里;哎呀!彼得看见了这个光景,就说:“我们在这里真好,让我们搭三座棚,住在这里罢!”当彼得这样说的时候,忽然有云遮盖,且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是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祂!”他们再一看,摩西不见了,以利亚也不见了,只看见耶稣在那里。亲爱的弟兄姊妹!许多时候,当我们追求主,里面稍微有一点满足,稍微经历了一点主,我们很容易就这样满足下来,自满自足了。就着你来说,似乎已经够了,但是就着主来说:主的心一点不满足,因为主在你身上没有多少的享受,那个享受太有限了。

弟兄姊妹!什么时候我们满足下来了,以为说这样够了,不要再多了,不要往前去了,那个时候主就不见了。在爱的事情上,主是一直要带我们往前去的。什么叫作“爱”呢?爱是一个生命的东西,是一直在那里长的。什么时候爱停止了,爱满足了,爱不再往前去了,那个爱就失掉了。所以你要看见,当这个女子以这些东西为满足的时候,她定下来,她停顿,她不再往前去了,她以为能守住这些,能保守这些,但是主已经不在了,主已经出去了。

主来呼召

哦!在这个时候,主就再到她那里,呼召她、吸引她,要打动她的心,叫她从自己里头出来,叫她进到复活的境地里,与主一同活泼的往前去。我们记得:当主复活的那一天,有两个门徒非常的灰心;他们说:主已经死了,现在我们的盼望都完了。所以这两个门徒就离开了耶路撒泠,往以马忤斯去了。当他们走在路上的时候,两个人边走边谈话,讲到主死的事情,他们脸上很忧愁,觉得现在什么都完了。但是就在那个时候主来了,与他们一同走,开他们的心窍,并且叫他们认识祂。我们在属灵的经历上就是这样。

多少的时候,我们在环境里面认识一点主的恩典,也稍微尝到一点十字架的味道,我们就变成一个内向的人,一直往我们自己里头看,要在里头来享受主。我不是说这些是错,我说这些是爱的过程,主是这样的带领我们。但是光这个不够。我们一直到里面去与主交通,在那里吃喝享受主,学一点十字架的功课,我们很容易变成一个内向的人,很容易把自己当作中心,落在自己的里面。我们会变成消极、变成被动,什么也不动了。我们就定罪属肉体的活动,但是灵里的活泼也没有了。

亲爱的弟兄姊妹!主在这时就要我们出来。你在那里看见;我们的主好像早晨的母鹿一样,祂蹿山越岭,在复活的里面,满了活泼、满了新鲜、满了力量。祂在那里招呼我们说:要到复活的里面去,要进到复活的恩典里面去。

亲爱的弟兄姊妹!多少的时候,我们在那里说:“冬天还没有过去,雨水还没有止住,所以我不能出去,我要在我的房子里头,我要躺在我的床上,我要在那里与主交通。”但是主告诉我们说:“冬天已经过去了,雨水已经止住了,百花已经开放了,百鸟已经鸣叫了,出来罢!要出来进到复活的里面,在复活的里面再来尝主的爱,在复活的里面再来认识主的恩典。”

改变而与主相配

什么时候恩典在复活里临到我们身上,那个恩典就要组织在我们里面。这一个组织的恩典就要叫我们的主大大有享受。为什么原因呢?因为我们的主只能享受那能满足祂的心。凡不是从祂来的,都不能满足祂的心;只有从祂自己出来而组织在我们里面的,那一个才能叫祂有所享受。但是这一种恩典的组织乃是在复活的里面,所以我们必须认识主的复活。哦!主告诉我们说:“我就是复活,我就是生命。”一个真正在生命里面有了组织的人,这一个人是在复活里认识主的人。

亲爱的弟兄姊妹!在我的里面有一个重的感觉,今天许多弟兄姊妹所认识的恩典,不过是在环境中间主的爱,那些东西虽然好,但是只能叫我们有享受,而主在我们身上很少享受。今天在神的儿女中,有一个极大的需要,就是要在复活的境地里来认识什么叫作“主的生命”,什么叫作“主的恩典组织在我们里面”。我们记得保罗说过这样的话,他说:“我今日成了何等样的人,是主的恩典所成功的。”在这里不是事情的问题,乃是人的问题。今天你成了何等的人,这是人的问题。所以不光是我们得着一点恩典的问题,不光是我们得着一点爱的问题。我们可以得着恩典,而我们这个人没有改变。好像有的人疾病得了医治,他能说:“基督属我,良人属我,祂医治了我的疾病。”但是他这个人没有改变,没有更新而变化,他可能还活在自己的里面。

亲爱的弟兄姊妹!今天在神的面前有一个极大的需要,就是我们这个人要更新而变化。我们要脱离我们自己,我们要让基督组织在我们里面,要让基督的生命组织在我们里面来改变我们。这一个就是圣经所说的:“我们敞着脸观看主,我们就在那里变化,荣上加荣,好像是从主的灵变成的一样。”

你知道吗?我们在神面前所急需的就是变化。这个恩典要造成我们这个人,这个爱要在我们里面有组织,叫我们起了变化、叫我们成了一个人,而这个人与我们的良人是能配的。

在爱的故事里,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过程,所以在雅歌里面,这一段的描写特别长。主来呼召这一个女子,她起头不肯答应,她还要留在自己的里面,还要留在享受的里面,但是她找不到主了,她进到黑夜的里面去了。结果她就起来,要找她的良人。在这一个时候,她开始有了变化,她被吸引从自己的里面出去,十字架开始种在她的里面,主自己的爱,主的恩典,在她的身上逐渐有了组织。到了那个时候,你看见什么样的光景?你就看见这个女子在许多的地方,与她的良人是相仿的,是相配的。

亲爱的弟兄姊妹!虽然我们得救了,我们有一个爱主的心,我们也追求主,主也我们享受,但是在我们的身上,还有许多的世界、许多的肉体、许多的血气、许多的天然、许多的自己。我们与主之间还有许多不相配的地力。你想这样怎能与主合而为一呢?怎能与主联合呢?所以你要看见,我们每一个追求主的人,因为祂爱我们的缘故,祂要带我们进入黑夜,受十字架的对付;祂要带我们脱离自己,从自己里面出来,进入祂的复活,让祂的生命组织在我们里面,这不是一天的事,在一天过一天的过程,你要看见十字架那里作工。这十字架不是外面的,不是外面人的逼迫;这十字架是在里面的,要在你的里面把你自己的享受、自己的满足、自己的活动,一直替你除去。

在这一段的光景里,主要带领我们脱离自己,十字架在我们里面要作这个工作;所以主说:“如果有人要跟从我,就要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弟兄姊妹!我们这个人,无论在情感上、思想上、意志上,都要受十字架的对付。在那个时候,我们也像一粒麦子落在地里面,进了黑暗里面,我们也破碎了、腐烂了。但是主的生命就在我们的里面长大了,主的恩典就来造作我们,叫我们成了一个在基督里的人,叫我们与主能相配。

你如果读这几章的圣经,你就会看见,过去的时候良人对这个女子的称赞,都是很普遍的;但是到了这一个时候,当她在那里学习脱离自己,学习在复活的里面来经历恩典的组织,这个时候,良人的称赞就不再是普遍的,乃是专一的。祂在那里一样一样地指出来称赞她。为什么原因?因为在这一个时候,恩典开始改造她这个人,她在那里起了变化,主的荣耀、主的美德、主的自己,主各方面的荣耀,都在这个女子的身上一步一步地显出来了,她这个人就开始像祂的主了。

在爱的过程上,常常是如此。如果两个人非常相爱,常常在一起,逐渐逐渐这两个人就起了变化,彼此开始像起来了。这个人的性情进到那个人里面去了,那个人的性情也进到这个人的里面来了。有许多的时候,甚至连他们的脸也像起来。所以有许多老年的夫妇,脸都是像的。你在这里看见,在爱的故事里面,有一个变化在里面。当我们与主,主与我们亲近的时候、交通的时候,在那个爱的交通里面,我们也要逐渐的像主。在我们身上许多不像主的地方,许多不是主的地方,主就光照我们、对付我们。我们为着爱祂的缘故,也愿意放下这些。

凡是出于我们自己的、出于肉体的,不是出于主的,就是最好的,我们也愿意为着爱祂的缘故放下。我们愿意背起十字架,我们愿意舍己。一面是十字架作除掉的工作,一面是复活作加增的工作。因此主的形像,主的美丽、主的性情,就在我们里面逐渐的组织,逐渐的增加。所以你再去读雅歌后面的几章,你在那里看见这个女子在许多的地方,很像她的良人。良人的美丽,良人的性格,已经组织在这个女子的身上。

良人的称赞

到了第四章,你就看见良人称赞那个女子说:“我的佳偶,你甚美丽、你甚美丽,你的眼睛在帕子内好像鸽子眼。”主称赞这个女子有一个属灵的眼光,好像鸽子的眼睛一样。鸽子有一个特点,牠的眼睛一时只能看见一件东西。这个女子这一个时候有鸽子的眼光,有圣灵的眼光,她能看见主。在她的眼中没有别的东西,只有她的生,她能看见她的主。

亲爱的弟兄姊妹!你有这个属灵的眼光吗?你能看见主吗?并且以主为至宝吗?还是你同时还看见许多别的东西,甚至觉得的东西比主还宝贵?到了第五章,你看见主的眼睛如溪水旁的鸽子眼,用奶洗净安得合式。但是那个女子的眼睛,是在帕子内的鸽子眼,有一个帕子把它遮起来。不错,她看见了,但是这一个看见还不够清楚。而这一个良人呢?他的眼睛像溪水旁的鸽子眼,洗得非常的明亮。哦!我们主的眼光,乃是完全的,乃是透亮的,并且安置得合式,非常的平衡。我们的眼光有时不太平衡。虽然如此,恩典已经组织在她的眼睛里面,叫她有一点属灵的眼光。

她的头发呢?“如同山羊群卧在基列的山旁。”在圣经里面,“头发”乃是“女子的荣耀”,是代表“蒙头”、代表“顺服”的。这个女子的头发像山羊群在基列山旁,换句话说:这个女子在主的面前,有一个很好的顺服,她多多的顺服主。在过去的时候,她虽然也有一点顺服,但是有时还不太顺服。主说:“你要起来”;她说:“我要睡觉。”但是到这个时候,在她的身上有一个顺服,好像山羊群一样。你知道山羊是用来献祭的,表明她在主的面前把自己献上,要顺服她的主。但是你看在第五章,我们主的头发厚密迭垂,黑如乌鸦。这是代表我们的主,“祂存心顺服,以致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哦!祂的顺服也组织在我们里面,叫我们在主的面前也能顺服的心。虽然比不上主,但是有相仿的地方。

“你的牙齿,如新剪毛的一群母羊,洗净上来,个个都有双生,没有一只丧掉子的。”她不但有属灵的眼光、有属灵的顺服,她也有属灵的胃口,属灵的吸收力。她的牙齿好像新剪毛的母山羊。你知道祭司在圣殿里事奉主的时候,不能穿羊毛的衣服,只能穿细麻布的衣服,因为羊毛叫人出汗。所以“羊毛”是代表“肉体”。她的肉体已经受了对付,现在她有属灵的吸收力。弟兄姊妹!也是必须是主所赐给我们的。主是在那里供应我们,而我们是在这里吸收主。

不但是这样,她的嘴唇好像一条朱红线,她的嘴也秀美,这是说,她不但有属灵的吸收力,并且有属灵的见证。从她的口里就发出见证来,好像一条朱红线一样。

“你的两太阳,在帕子内如同一块石榴。”我们的“太阳”是代表我们“健康”的光景。一个人若是健康的,他的太阳就很有颜色,很好看。这表明她里面有属灵的力量。

“她的颈项好像大卫的高台。”这是她的意志。她的意志在神的面前,有完全的降服。“她的两乳好像母鹿一样。”意思就是说:“她的感情能满足主的心。”

我属良人

你在这里看见,良人的性情、良人的美丽,现在也落在女子的身上,这个女子的身上也表现良人的美丽。到了这个时候,良人就能享受这个女子。这个女子也说:“我是一个关锁的园,我是一个禁闭的井,我是一个封闭的泉源。”她整个的人是为着她的良人。在这个园子里面,有各种好吃的果子、有各种的香料,她在那里说:“良人阿!你进来享受吧!我是为着你而活的。”到了这个时候,她才能说:“我是属我的良人,我的良人也属我。”在这里次序改变了。在从前的时候她说:“良人属我,我也属祂。”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她说:“我属良人,良人也属我。”她不再把自己当作中心,良人变作中心了。她不光注意自己的享受,她也给她的良人来享受,因为在她的里面,有许多的光景都是她良人的性情。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再重复的说:我们的主绝不能享受不从祂出来的东西。无论多好,如果不是从主出来,而组织在我们里面的,主就不能享受。主不能享受我们的肉体,主不能享受从肉体出来的东西。弟兄姊妹!你要主享受你吗?你要主在你身上有所享受吗?

请记得:只有当你肯在祂的面前,接受十字架到你的里面对付你的肉体、对付你的旧造、对付你的天然、对付你的自己,等到这些被主对付了,并且在复活的里面,主自己组织在你的里面,一点一点、一件一件,叫你的眼光有主的眼光、叫你的顺服有主的顺服、叫你的爱心有主的爱心,这时主才能在你的身上有所享受。到了这个时候,环境恶劣也好,环境平顺也好,这个女子在主的面前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说:“主阿!来享受我,謔b我的身上多多地享受我!我属良人,我的良人也属我!”但愿主把我们带到这样的境地!── 江守道《所罗门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