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篇  爱的成熟

 

“我身睡卧,我心却醒,这是我良人的声音;他敲门,说:我的妹子、我的佳偶、我的鸽子、我的完全人,求你给我开门,因我的头满了露水,我的头发被夜露滴湿。我回答说:我脱了衣裳,怎能再穿上呢?我洗了脚,怎能再玷污呢。我的良人,从门孔里伸进手来,我便因他动了心。我起来,要给我良人开门;我的两手滴下没药,我的指头有没药汁滴在门闩上。我给我的良人开了门;我的良人却已转身走了。他说话的时候,我神不守舍;我寻找他,竟寻不见;我呼叫他,他却不回答。城中巡逻看守的人遇见我,打了我,伤了我;看守城墙的人夺去我的披肩。耶路撒冷的众女子阿!我嘱咐你们,若遇见我的良人,要告诉他,我因思爱成病。”(歌五2-8

“回来,回来!书拉密女,你回来,你回来!使我们得观看你。你们为何要观看书拉密女,像观看玛哈念跳舞的呢。”(歌六13

“我属我的良人;他也恋慕我。我的良人,来罢!你我可以往田间去!你我可以在村庄住宿。我们早晨起来往葡萄园去看看葡萄发芽开花没有,石榴放蕊没有;我在那里要将我的爱情给你。风茄放香;我们的门内有各样新陈佳美的果子;我的良人,这都是我为你存留的。”(歌七10-13

经历复活的恩典

我们说过:我们与主的关系完全是个爱的故事,是主爱了我们,是主的爱在里面吸引了我们,叫我们也能起来爱我们的主。而这爱是一年过一年加增的,是一直往前去的。我们看见,在开始的时候这一个女子得着神赦免的爱,得着神赦免的亲嘴。这一个爱,这一个亲嘴,打动了她的心,叫她起来要求交通的爱,要求更亲密的爱。因为她里面有这样一个爱的渴慕,爱的要求,所以主就满足了她的心。亲爱的弟兄姊妹!每一次我们向我们的主有爱的渴慕,祂总是要满足我们,在各种各样的环境里向我们施恩,把祂的爱浇灌在我们的身上。哦!在那个的时候,我们真是能说:“良人是属于我的,我也是属于祂的。”在这段的时间里面,我们真是在那里吃喝享受主,被良人领到青草的地上,躺卧在可安歇的水边,享受良人的爱。

当我们有这种光景的时候,我们实在是心满意足了,很多时候我们就会有一种观念,以为自己已经达到属灵的高峰了。但是,这时我们很容易落到自己的里面,不知不觉把自己当作中心。在那一段时间中,虽然我们也认识一点恩典,但是那些恩典都是外面的,都是在环境中得着的。我们虽然也认识一点十字架,但是那些十字架也部是外面的,不过是为着爱主的缘故,受到一点世界的逼迫、受到一点同母弟兄的怒气,以及稍微有一点舍弃。在这一个时候,实在说来,我们在爱的经历上还是很浅薄的。为着这个缘故,主的爱就继续的吸引我们、呼召我们,打动我们的心。祂说:“你起来,冬天已经过去了,雨水已经止住了,百花都开放,百鸟都鸣叫,现在可以起来。”

我们看见,当主在那里呼叫女子的时候,她不能立刻答应主。她在那里说:“我在我的墙内,我躺在我的床上,我不愿意出去。良人阿!你可以去,但是你快快地回来。”就是她落在自己的里面,落在享受的里面。她以为她能这样继续享受祂的同在,继续享受主的恩典。但是当她落在自己里面的时候,她的享受也失掉了,主的同在也失掉了。哦!她在床上就落到夜间去了;在她属灵的感觉里面,她进到黑夜的里面了。她要在自己的里面找她的主,但是找不到,她过去的享受好像都失去了。到了这个时候,她就起来了,她就出去,到街上去寻找她心所爱的。

亲爱的弟兄姊妹!在这一个时候,主在她的身上就作第二步的工作,就是带领她进到复活的境地里去。主一面在那里剥夺她的享受,剥夺她已过所享受的恩典,就是用十字架对付她的自己,另外一面主在复活的里面,呼召她与主一同去。主复活的生命、复活的恩典,就开始组织在她的里面,叫她能说:“我属我的良人,我的良人也属我。”

我们曾题起:在我们还没有经历复活的时候,神的爱是在环境中向我们施恩,我们所认识的恩典不过是外面的。但在我们认识主的复活之后,神的爱在我们身上就更进了一步,祂的恩典就开始组织在我们身上。有的弟兄姊妹对于这一点的分别也许还不太清楚,我们稍微再说一点。

我们都知道,在福音书里面,给我们看见一个伯大尼的家,里面有姊妹两个,马大和马利亚,还有她们的兄弟拉撒路,这一家是主所爱的,也是爱主的。有一天马大和马利亚差遣人到主那里,对主说:“你所爱的人病倒了。”她们以为说,这样一说,主马上就来了。如果主爱她们,如果主爱拉撒路,当主听见祂所爱的人病了,那就立刻要赶来,叫他的疾病得着医治。

亲爱的弟兄姊妹!恐怕我们今天也是这样想。如果主爱我们,有一天我们病了,也告诉了主,那当然主马上就要来,叫我们得着医治。但是很希奇,那一天,主听见了之后,反而故意留在约但河的东边,过了两天才带着门徒去。等他们到了伯大尼,拉撒路已经死了,并且已经在坟墓里四天了。马大听见主来了,就来迎接主,俯伏在主的脚前说:“主阿!謔p果早一点来就好了,现在来不及了。”但是主告诉她说:“信我的人,虽然死了,还要复活。”等一等,马利亚来了,也是说:“主阿!謔迨@点来就好了,现在没有办法了。”但是我们都知道以后的故事,主怎样叫人打开墓石,大声呼喊,拉撒路就复活出来了。

亲爱的弟兄姊妹!在这里给我们看见什么叫作在环境里的恩典、什么叫作在复活里的恩典、什么叫作在环境中领受神的爱、什么叫作在生命里面认识神的爱。拉撒路病了,如果主就赶去按手在他的身上,叫他的病得着医治,这一个是在环境中认识恩典。当拉撒路死了,主叫他从死里复活过来,这一个是复活的恩典。在头一个爱的里面,不过是在环境上认识;在第二个爱的里面,是更深一步的,在生命中认识复活。所以这两方面的恩典是不同的。

我再举一个例子:我们知道保罗是爱主的,他为着爱主的缘故,撇下一切所有的来跟从主;他为着爱主的缘故,辛苦劳碌在亚细亚、欧洲各地传福音。到了老年,他的眼睛有毛病,看不太清楚。我们不知道,他所说的一根刺是不是就是这一个。保罗为着这一根刺,在神的面前三次的求问,叫这刺离开。保罗心里想,这样的祷告主必要听,因为他不是为着自己,乃是为着主。如果有这根刺叫他软弱,他怎么能荣耀主呢?怎么能为主作工呢?但是很希奇,主却对他说:“我的恩典是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主没有把他这根刺除去,主让他留在软弱的里面,但是主的恩典是够他用的。

弟兄姊妹!在这里保罗的经历,乃是在复活的那一边。主给他看见,主的恩典要在保罗的里面改变他这个人。他是软弱的,但是主在他身上所显出的是刚强的。不是保罗刚强,保罗还是软弱的,但是他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因为主在他的身上是他复活的大能,是他生命的大能,生命吞灭了死亡。所以保罗就作见证说:“我今天成了何等人,是主的恩典所成功的,我没有可夸的地方。”今天在保罗的身上,不是他自己的享受,乃是主的享受。

所以亲爱的弟兄姊妹!这个女子被爱所带领,经过了剥夺,经过了十字架的对付,经过了死而复活,结果就在复活的境地里面。哦!我们看见,良人的荣耀都在开始组织在她的里面,她与她的良人就有了更深的联合。在雅歌开始的时候,这个女子称赞她的良人说:“你的爱情比酒更美,你的膏油馨香,你的名如同倒出来的香膏。”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你看良人在这里也称赞女子说:“你的爱情何其美,你的爱情比酒更美,你膏油的香气胜过一切的香品。”在起头的时候,是女子享受良人的爱情,但是现在是良人享受这个女子的爱情。

十字架更深的呼召

或者我们觉得,到了这个时候,大概是到了绝顶了。但是爱是没有止境的,爱是一直在那里呼召我们往前去。这个女子已经到了这种的光景,已经更新而变化了,在她的身上有许多良人的光景,她与她的良人已经有了联合,良人能享受她,她是为着良人,良人也为着她。但是到了这个时候,良人又来了。女子说:“我身睡觉,我的心却醒,这是我良人的声音。”你在这里看见,主为着爱我们的缘故,不断地向我们发声,在那里呼召我们。祂带我们经过了一段路程,我们有一点学习,我们被主得着一点,但是祂又要呼召我们,再来带领我们。这个女子到了这个时候,虽然她是属于良人,良人在她的身上也有了享受,但是她还没有完全失去她的自己。

虽然十字架已经种在她的身上,叫她的情感受了一点的对付,但是她对于十字架的功课还学习得不够深,她的意志还没有完全降服在良人的里面。虽然她已经有了变化,良人的生命已经组织在她的里面,有了相当的成分,但是她一还没有完全失去她的自己。她对于她的肉体已经有相当的认识,也肯接受十字架的对付,放下她的肉体,但是这个己的生命,这个意志的自己,还没有经过破碎。所以在这个时候,主要继续地呼召她。

我们知道,爱的故事总是失去自己。今天你如果没有爱,你的自己就非常的大。当你开始爱一个人的时候,那一个人就大起来了,你自己就小起来了。等到你完全爱那一个人,完全给他的爱占据的时候,你自己就完全没有了,你就失落了你的自己。就着我们的人格来说:我们的人格是永远不会失落的,神不抹杀我们的人格,神不取消我们的人格;但是就着爱情的故事来说,我们被主的爱所激励,被主的爱所充满,到了一个地步,我们就在爱里失去了自己。

这个女子在这个时候,还没有完全失去自己,所以主又来了,爱的主又来了。祂又到她的面前来呼召她。祂说:“我妹子,我佳偶,我的鸽子,我的完全人,求你给我开门。”亲爱的弟兄姊妹!她身上不是已经有了主的成分吗?她不是已经给主有享受了吗?她与主不是比从前更亲密了吗?但是很希奇,主在这里又在门外说:“你替我开门罢!”弟兄姊妹!在爱的经历上常常是如此。我们与主有亲近,我们享受祂的同在,但是过了一下,当主要带我们往前去的时候,好像我们与主又分开了,主又在门外了,我们又在门里了。哎呀!主在那里说:“你给我开门呀,因为我的头满了露水,我的头发被夜露滴湿。”

弟兄姊妹!这是一幅什么图画?所有读经的人读到这里的时候,在他的灵里就看见一幅的图画,这是我们的主在客西马尼园的图画。哦!我们的主在园子里,祂的头被露水所湿,祂的头发被露水浸透。祂在那里作什么呢?祂在那里祷告。祂在那里说:“父阿!如果可能,求諝s这杯离开我,但是不要照我的意思,要照諈熒N思。”当祂在那里祷告的时候,祂的汗流出来好像血点一样。祂的身体不能支持,天使来加祂的力量。哦!我们看见我们的主在那里把祂的意志完全降服在父的旨意下。祂在那里不是为着自己,祂在那里是为着我们喝这个苦杯。主在那一天晚上是受生产的痛苦,要生产我们这一班的人。哦!在那个时候,祂完全放下祂自己,来遵行神的旨意,来生产我们这一班的人。

亲爱的弟兄姊妹!主在那里呼召这个女子说:“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不错,你能把我当作中心,你在你身上有我的成分、有我的组织,我在你的身上有享受,但是这还不够,你要与我一同来。哦!这就是使徒在腓立比书第三章所说:“使我认识基督,晓得祂复活的大能,并且晓得和祂一同受苦,效法祂的死。”这一个女子认识复活的大能了,主的恩典已经组织在她的里面了,但是这个女子还需要与主一同去受苦,来效法祂的死。她需要懂得什么叫作“意志的降服”,就是“完全降服在神的旨意里面”。她需要看见什么叫“破碎”,就是“完全破碎在神的面前”。她需要知道什么叫作“受生产的苦,好叫基督成形在她里面”。

但是当主在呼召的时候,女子怎么回答呢?她说:“我脱了衣裳,怎能再穿上呢?我洗了脚,怎能再玷污呢?”在这里你看见,她有属灵的骄傲。当然这个名词是非常不恰当的,因为没有一个骄傲是属灵的。但是你知道吗?今天在神的儿女中,就有这一种属灵的骄傲。一个不属灵的人,他不能骄傲,因为他不属灵。我们碰到许多的弟兄姊妹,他们告诉你说:“哎呀!我这个人太不属灵了,我这个人太爱世界了,我这个人太软弱了。”他知道他不属灵,所以他很谦卑。

但是有的时候,你碰到有的弟兄姊妹,他也追求主,也在主面前有一点学习,主在他身上也有一点的组织,也有一点的享受,哎呀,当你与他交通的时候,不晓得为什么原因,从他的里面就出来一种东西,叫作“属灵的骄傲”。但是等到这个属灵的骄傲出来的时候,他就不属灵了。

这一个女子在这时,就有这样的属灵骄傲。我已经脱了我的衣裳,怎么能再穿上呢?我已经脱了我的鞋,怎么能再玷染污秽呢?我这个人已经在复活的里面了,已经在升天的里面了,已经属灵了,怎么能再来玷这个地上的污秽呢?这一个是不合我的身分啊!今天在神的儿女中,特别是在那些追求的人中间,在那一班稍微认识主的人,稍微摸着主恩典的人,稍微有主成分的人中间,他们觉得自己属灵了,自己属天了,就不愿意来摸这个地方了。他们在那里要维持自己的尊荣、维持自己的属灵、维持自己的荣耀。这里就给我们看见,这一个人还没有完全的破碎,还没有完全的被主得着,还没有完全的失去在主的里面。

在这个时候,光说话是没有用的,光说话不能打动她的心。你知道人越属灵,越没有办法帮助他。是不是呢?一个人不大属灵,你稍微把主的话告诉他,他就得了帮助。但是一个人太属灵了,你就是引经据典,都没有办法帮助他。所以在这个时候,甚至连主的话也不能感动她。主就怎么作呢?感谢赞美主!这个门还有一个洞,所以主的手就从门洞里伸进来了。哦!这个女子看见一个钉痕的手。当她看见那个钉痕的手的时候,她里面就感动了,她就起来了,要替她的良人开门。她的两手都滴下没药,她的指头有没药的汁滴在门闩上,她给她的良人开门。

所以这里给我们看见,这一个女子是再一次被十字架摸着,再一次被主的爱摸着。这个爱是主钉痕的手所表明的。主在那里就是告诉她说:“我为着你舍弃我自己、我舍弃我的荣耀、我舍弃我的地位、我舍弃我的完全、我舍弃我的天,我来到这个地上,我为你死在十字架上,我这样的为着你,你不能体贴我的心,与我同去、与我同心,为着我的缘故来受生产的苦吗?”哦!弟兄姊妹!但愿主的爱现在就摸着你的心!哦!你的骄傲要破碎、你的属灵要破碎、你的荣耀要破碎、你的属天要破碎、你的地位要破碎、你属灵的架子要破碎!

破碎与谦卑

到这个时候,她起来,但是主走了。她跑出去找主,在黑夜的里面,那些守门的人,那些看守的人看见了她,就夺了她的披肩,把她打伤了。在那个时候,她的里面实在痛苦。她破碎到一个程度,她在那里求救。她说:“耶路撒冷的众女子阿!我嘱咐你们,若遇见我的良人,要告诉祂,我因思爱成病。”本来耶路撒冷的众女子是受她的带领,但是今天她完全破碎了,她的骄傲也没有了、她的地位也没有了、她的荣耀也没有了,她这个人赤露敞开在神的面前。哦!她是个破碎的人。她能向那一班受她带领的人说:“我现在遇不着良人了。你们如果遇着良人,你们告诉祂:我思爱成病了。”亲爱的弟兄姊妹!这一个谦卑,这一个是破碎。她被主带领到了一个地步,她的意志完全降服了,主在那里,她也愿意在那里。

耶路撒冷的众女子,就问她说:“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你的良人比别人有什么好,有什么长处呢,你这样来嘱咐我们?”哦!她虽然在极软弱的里面,她仍在那里作见证,告诉人说:“我的良人白而且红,超乎万人之上。”她这样的见证,就打动了耶路撒冷的众女子,说你的良人到那里去了,我们也要跟你去找祂。这就是她在软弱的里面,破碎的里面,她的见证帮助了许多的人。到了这个时候,她在主的面前又往前长了。在从前的时候,良人在她的眼中乃是千万人中的第一人,但是到了这个时候,良人也说:“这个女子也是千万人中的第一人。”他说:“我的完全人,只有这一个是她母亲独生的,是生养她的所宝爱的,某女子见了就称她有福。”所以到了这个时候,这个女子是长大成人了,她在主的面前成熟了。

成熟的光景

到了第七章,你就看见那是什么样的光景。“王女阿!你的脚在鞋中何其美好,你的大腿圆润好像美玉,是巧匠的手作成的。”这是主在那里称赞她的脚,称赞她的腿。这是从前所没有的。现在这个女子穿上了福音的鞋,她能去为主作工。同时她的腿好像美玉一样,是巧匠的手作成的。我们知道,“腿”是代表“力量”、代表“稳固”。她在主的里面站立得稳了,不像从前是站不稳的,像小孩子一样,容易受迷惑,随风飘摇。她的肚脐如同圆杯一样,不缺调和的酒;她的腰像一堆的麦子,周围有百合花。这些都是代表里面的丰富。哦!在她的里面有美好的酒,有一堆的麦子。她的生命非常丰富,真是满有基督。

“她的两乳好像一对小鹿,她的颈项如象牙台。”“乳”是代表“感情”,“颈”是代表“意志”。她的感情、她的意志,是完全降服的,是专一为着主的。她的眼睛像一个水池一样。她的鼻子像利巴嫩的塔一样。“眼睛”是“属灵的眼光”,“鼻子”是“属灵的鉴别力”。鼻子的鉴别力与眼睛不同,许多时候眼睛还没有看见,鼻子已经知道了。这个表明她属灵的鉴别力是非常的远大。水是深,塔是高。所以她属灵的鉴别力,不仅是深,并且是高。

不只这样,她的头在她身上好像迦密山,她的头发是紫黑色。这是说出她如何满有智慧。真实的智慧,就是绝对的顺服。她的头发是紫黑色,好像我们主的头发是黑色一样。祂是至死顺服的,祂的顺服是绝对的。同时到了这个时候,她有了身量了。“你的身体,好橡棕树。”这个女子已经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

在那个时候,我们也看见她与主有更深的联合。她说:“我属我的良人,祂也恋慕我。”先是有爱的吸引、爱的渴慕、爱的满足,然后她说:“良人属我,我也属良人。”再后她说:“我属良人,良人也属我。”而到了这时,她就说:“我属良人,祂也恋慕我。”所以这时,良人是一切,她自己是没有了。她与主的联合,实在是到了一个很高的地位。

在这个时候,她就能体贴良人的心意,对良人说:“来罢!你我可以往田间去,你我可以在村庄住宿。我们早晨起来往葡萄园去,看看葡萄发芽开花没有。”她能体贴主的心肠,关心主所关心的。主关心许多的葡萄园,主关心许多神的儿女,主关心田庄,主关心田间。这许多都是主的,是主所关心的。这一个女子到了这个时候,她也能顾到他们,她也能想到他们,她能对良人说:“让我们一同去看看。”

等候被提与主同工

亲爱的弟兄姊妹!到这个时候,那个女子里面有两个的光景,一面是因为她认识爱多,所以她更要求爱。她对主的爱有更深的要求:“求你将我放在你心上如印记,带在你臂上如戳记;因为爱情如死之坚强。”到了这个时候,主的爱情和这个女子的爱情,都坚强如死一样,没有什么能叫主的爱离开这个女子,也没有什么能叫这个女子的爱离开主。没有什么能使她与基督的爱隔绝。她在这里轻看一切,只宝贝主的爱。

另外一面,她想到她的妹妹,想到要怎样去帮助她,叫她也能长成,也能满足主的心愿。

哦!她到了这个时候,好像保罗告诉在腓立比的基督徒说:“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但是我如果活着,还能成就工夫的果效,我就不知道应当挑选什么。我想我还要活在这里,我还要为着你们。”这一个女子到了这个时候,她里面的感觉就是这个感觉。就着她自己来说:我活着就是基督,让我去罢。但是人在那里喊:“书拉密女,回来,回来!你不要就去。”我们知道,“书拉密”就是“所罗门”这字的女性。“所罗门”是男性的称呼,“书拉密”是女性的称呼。所以到了这个时候,她与主是联合了,合而为一了,她很快地可以去了,她可以被提了。好像保罗说:“如果我去的话,这是好得无比的。”但是许多的女子在那里需要她的帮助。

所以保罗说:“当我想到在你们中间,能完成我工夫的果效,真是叫我作难;我想为着你们,我还要留在这里。”哦!一个人到了这个时候,她在主的面前实在是成熟了。在她的里面,她一面在那里等候主,一面服事弟兄姊妹。她一面巴不得主能快来,另外一面她也愿意服事她的弟兄姊妹,好叫主来的时候,她能把这些弟兄姊妹献给主。她自己能浇奠在上面,她的喜乐就满足了。

所以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今天在主的面前就是爱的故事,巴不得主的爱在我们里面不断地吸引我们、呼召我们。在爱的过程里面,我们一步一步认识祂的爱。为着祂的爱,祂叫我们享受祂。为着祂的爱,祂也剥夺我们,叫祂能享受我们。为着爱的缘故,祂要我们与祂一同受苦,效法祂的死,好叫祂的爱能被许多的人尝到,也给许多的人认识。

亲爱的弟兄姊妹!让我们常常活在祂的爱里面!── 江守道《所罗门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