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二、基督是我们的牧人

 

  我们读雅歌书应注意的,就是这卷书并非一本爱情的故事。本书描写良人与新妇从结识以至结婚,把心中的感觉,用不同的次序和与不同的人诉说出来;因此读这卷书时,会容易发生困难。

  从书中可见到书拉密女虽然知道良人爱她,她也爱良人。但在她心的深处,并不完全了解他,所以发生许多的问题和困难。这也是现今神的儿女们一般的困难。我们对主的认识常是片面的,判断也是片面的;当我们遭遇问题时,就用片面的判断而决定问题,以至引起错误!有人因此而跌倒,甚至怀疑所信的基督。

  我们虽与主认识了,但礞ㄛO完全的认识。正如在这三处经文中,书拉密女应认识她的良人是牧人,虽然她知道他是牧放批羊,但礞ㄙ儕样地牧养,这是她有所偏差的原因。现分三方面思想这问题:

{\Section:TopicID=145}(一)要跟随主及寻求主的问题

  “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你若不知道,只管跟随羊批的j竷h。”(歌一8)这是耶路撒冷众女所说的话。她们既与良人在一起,为什么叫她跟羊批的j竷h呢?因为书拉密女虽爱良人,但礞ㄓ@定天天跟随着他,有时候离开了,又要寻找祂。祂问众人,她的良人那里去了?我们何尝不是如此,走自己的路;不知道如何跟随主。其实并非主离开我们,而是我们走了另一方向,找不到主;还以为主离开了我们,这是我们的错误!

  基督徒夫妻间到底是谁顺服谁呢?是顺服妻子从神处所领受来的,抑是顺服丈夫从神处所领受来的呢?按属灵的原则及圣经教训而言,丈夫乃一家之主,是头,这并非就谁比较大;乃是要有属灵的次序,总要一人顺服另一人。由此看来,可以得到一个真理,就是我们是照自己的心意,判断事情,去认识所要认识的;抑或是让基督完全摆在我们面前,去认识我们所该去认识的呢。书拉密女若认识良人的话,就只管跟随着他吧!

  当主在世时,曾对门徒说:“我要到耶路撒冷,在那里受迫害,被凌辱,被钉在十字架上。”当时彼得说:“主啊,你万不可如此。”主耶稣说:“撒但!退过后面去吧。”主为何要严厉斥责他呢?因为他不知道主的心意。他未摸到真理,并未真正认识基督;他只照自己的观念,来决定耶稣基督的道路。所以主耶稣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今天我们所走的道路,只管跟随主,若照我们自己的看法,走自己的道路,持自己的意见,那么到了一个时候,你就会对主说:“主啊!謔b那里?为何看不见諢A为何不听我的祷告!”其实这问题不在乎主,乃是在乎我们没有跟从祂,没有照祂的方向走,没照祂的心意行。祂到那里去,我也到那里去;祂所指示我的,我也就去遵行。当效法主说:“神啊!祭物和礼物是你不愿意的,你曾给我预备了身体,燔祭和赎罪祭是你不喜欢的,那时我说神呵!我来了,为要照你的旨意行。”(来十5-6

  各位神的儿女,今日的道路乃是单纯的跟随。因在我们的观念里,凡是亚当的子孙,都有自己的主张,自己的看法。在自己的看法里就决定了自己的道路,于是我们就走错了方向。

  要找你的良人吗?只管跟着羊批的脚踪走去。这些羊如只随着牧人走,就会走出一条道路。你若想知道主在何处,就先要察看羊批留下的脚踪。一个跟随主的人,也照样会产生了脚踪和一条道路,让别人只需看见这脚踪和道路,就知道牧人的所在。今天我们留下了什么榜样?什么脚踪?什么道路?这是应该注意的,我们不单是要跟随主,更要留下一条道路,让这道路显明时,别人就能立刻判断出来,跟着这脚踪走。所以我们对主之认识与了解,不单是对我们的生命,及灵命有关系,而且对别人的追求也有关系。如果我们走错了路,也会把别人带错路,和走错了方向。

  我们的主在世上,祂一生所走的道路是十字架的道路,而祂留下了佳美的j禲C在希伯来书说:祂在城门外受苦,这样,我们也当出到营外,就了祂去,受祂所受的凌辱。(来十三12-13),祂留下走十字架道路的迹,今日我们也背着十字架出到城外去,一同经历基督所经历的。因我们这样才可以知道主的所在。在雅歌书中,我们看到基督的样式,也表示我们应经历及应走的路。许多时候我们以为跟随主,是要得主赐福和恩典,当遇到患难困苦,或会使我们不明白。其实主是我们的良人,祂的确爱我们,为我们舍命。我们跟随主,要到城外去受凌辱。经上说:我们只管跟着羊批的j籊哄C把你的山羊,牧放在牧人帐棚的旁边。那是说只管将你的重P放在主面前,祂在何处歇息,你就在何处停止。祂在何处发动,你就在何处行走,这样,你的心才得着安慰,才能紧紧地跟随主。跟随主的道路,并非想象是一帆风顺的道路,我们常因顺境富裕而感恩,但从未为悲伤或缺乏,而感谢与赞美!更未能为所遭遇的,认定是变相的祝福。我们跟随主必须要按着祂的标准来跟随的。祂的帐棚在那里,我们的山羊也在那里;山羊乃是为献燔祭用的,经过这火的焚烧才能发出香味。因此火祭就成为馨香祭,神也因我们所献的而得喜悦。

{\Section:TopicID=146}(二)“良人属我,我也属祂,祂在百合花中牧放批羊。”──(歌二16

  在诗篇二十三篇中说:“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祂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那么为何在此说是牧放在百合花中?我们应知道,百合花不是生长于山顶,而是生在平原和山谷里。山顶有阳光,山谷没阳光,可能还是死荫的幽谷,但长出百合花。当牧人牧放羊批时,会把批羊带到山顶上,可能书拉密女喜欢一直住在山顶上,但良人礞ㄗ鴗s顶去,直到第四章才说及山顶的光景。可见主带我们带我们到山谷里去,我们就要去。

  百合花是代表得胜和圣洁之意,是经过死亡然后得胜,主常带领我们经死荫之幽谷。在幽谷里,常有死亡的荫影笼罩着,死亡压在身上;使你感到死,不过只离开你一步。又像是快尝到死的味道,这时候,你就会经历到主的得胜。主在十字架上经历了死亡,然后经历复活。十架压力是大的。死亡的权势也在坟墓里,但最后主说:“死啊!你的毒岫b那里?死亡的权势在那里?”主向一切宣告得胜。在山谷中开出了百合花,是洁白的,圣洁的,得胜的!主并非单要我们经历高山美丽的风景,而是也要我们在山谷中长出百合花。教我们身上彰显出主的荣耀。感谢主!我们的主并非寻常的牧人!

{\Section:TopicID=147}(三)在园内牧放羊批

  “我的良人下自己园中,到香花畦,在园内牧放批羊,采百合花。”(歌六2

  在这经文中,可知这女子失去了良人的踪迹,但她知道良人下入自己园中,在园内牧放批羊。我们的主有祂自己的地方与范围,祂要独自计划和主张,这是祂的自由。今日认识基督,跟随祂的人,就应将自己的主张,自由……都要交在主手里。祂到园子里去。我们也要跟祂到园子里。就算祂要关我们在病房里,我们也该在病房里。或要工场里,妇女会,青年团契,无论在那里只要是主的原则,我们就要顺服。因为在园子里,可以学到功课,可以使我们有长进。

  有许多人,因对传道人或长老不满意,就会批评,继而转到别的教会去。这观念是错误的!如果你逃避,换教会,并不能解决你的问题,因为你自己就有问题。我们该知道,无论主带领到何处,我们就应到何处。若是祂要我们在祂园子里,是祂所喜悦的地方,那么我们就该欢喜。

  在盖恩夫人传记中的最后一段说──当盖恩夫人被关在巴士丁的监牢中时,就写出以下的一首诗歌说:我好像一只小鸟,自由飞翔在空中,但当小鸟被关在笼子里,失去了自由时;为了神的缘故,只要貐欢!我也喜欢。”如果今日主的原则是将你关在笼子里,那么,你也该说:为了主的缘故,我肯!为了主的缘故失去自由,我肯。为了主的缘故失去了健康,我肯我也喜欢;失去了财物,主啊我也喜欢。各位!你能唱首诗歌吗?也许你今日不能唱,但要学习能唱,即使你未能走到此地步,仍然要一步一步的走,要走进这园子里。

  到香花畦在园内牧放批羊,在那儿采百合花。喂羊本是用草的,但为何会在这里要采百合花呢?在前段是说山谷里的百合花,在这段是说园子里的百合花。在前段是在死亡荫影里,在此是在神的旨意主权里。牧人要我们到这光景里,为要我们里面放出花朵来。并愿有一天,新妇对新郎说:请进到我的园子里,好吃我佳美的果子。祂今日带我们进入园子里。要我们照着祂的规模,样式,道路能长出百合花。可见属灵的功课一步一步的学习,在不同的光景和不同的情形下,学习不同的功课,这是我们常遇的道路,在不同的恶劣环境里要长出百合花。在困苦中要站立得稳,在优裕的环境里能放出香气;在困难中能打美好的胜仗,在舒畅的日子里也要活出美好的样式。旧约先知以利亚,能战胜四百五十个假先知,但因一句说话而失败逃命!所以自以为站立得稳的,就当谨慎,免得跌倒。无论处在何境况,都要长出百合花。

  “我属我的良人,我的良人也属我”(歌六3

  “良人属我,我也属祂”(歌二16

  这两节经文中一节是“良人属我”,即以“我”为主。另一节是“我属我的良人”,那是以“良人”为主。我属良人。这是书拉密女经一切之后,在她真正进入园子后,有了纯正的规模后,就知道了“我属我的良人。”然后说:祂在百合花中牧放羊批。基督的立场是不变的,只有她自己在转变。主今日向我们要求,要我们改变,从以“我”为中心,转到以基督为中心。从前是基督属我,现在是我属基督。我们应进入这境地。多少时我只认识主一半,所以在生活上出了偏差,生命不能进步,在启示录十四章说:有十四万四千人要跟随羔羊,不论羔羊到何处,他们都跟随祂。他们在基督荣耀的大场面出现,与基督出现一样。因为他们知道基督是祭司,也是祭牲。可惜,许多人只知道基督是大祭司,而不知道也是所献的祭牲;知是好牧人,而不知也是羔羊。知道基督君王,而知道主也是出城外的囚犯;知道祂是先知,而不知主是听话顺服的人。(诗四十7-8)说:我的事在经卷上记载了,我的神啊!我乐意照諈漲捕N行。我们认识基督是神,也是人,现今要跟随祂,一方面享受祂所预备的一切,另一方面也接受祂为我们预备的一切,那么才能开放出百合花,让我们无论到何处,都跟随着祂。── 于力工《雅歌书中的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