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进入基督的荣美(一6-11

 

雅歌书第一章提到了一个爱慕主的人,在隐密处与主交通。她里面明亮,就看到了一些从前所没有看见的。从一方面来说,她看见了自己的本相,她又承认了自己的本相。一个人如果没有看到自己的本相,在生命长进上是很有限的。

 

在光中全面的认识自己

 

但他如果真的看见了,不单是看到自己的缺欠,也看到了自己所蒙的恩典,特别是在神面前,看见祂的恩典。“我虽然黑,却是秀美。”黑,是自己看见自己的本相,秀美,是看见了神的恩典。在神的面光底下,我们真的看见自己很多的缺欠。这个不对,那个也不对,头顶不对,脚底也不对,里里外外都不对。一个蒙光照的人,不会只看见自己一点点的不对。一个活在光里的人,他真会看见自己里里外外都有残缺。上次提过,我们感觉到自己黑,是因为他在日头底下,给日头晒黑了。日头在圣经里给我们看见是神自己。神公义的光如同日头,人来到神公义的光中,人就没有办法有可夸的。

 

人没有在光中,人觉得自己还不错。我们记得以赛亚书上的话,人所有的义好象破烂的衣服。人身上一切的美,在神面前都是破破烂烂的,不单只是人在蒙恩得救前是破破烂烂的,得救后也是一样。

 

感谢主,当初祂给我们看见自己的残缺的时候,也同时给我们看到主补满的恩典。是主的恩典把一切的残缺都补满了,是主的生命在我里面把一切残缺都补满。因着主的生命在我们里面,在神的眼中所看见的,不再是我这个人,而是我里面的主,是父怀里的独生子。因此,我们在神的面前是秀美的,不是我们真的美,是基督成了我们的美,基督成了我们的义,基督成为我们的圣洁,成了我们的智慧,成了我们的救赎,成了我们的一切。

 

一切在基督里的人,在神眼中看来都是没有残缺的,真是何等的恩典!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因着祂自己的恩典,真正认识祂的作为的人,不会让自己落在控告里,也不会在别人所给他的击打里失去喜乐。因为不管怎样与他说话,他都承认一个事实,我本来就是黑的,我本来就是差劲,我本来就是不美,我本来就是残缺。我如今却是能坦然,不是因为进步了,而是因着基督与我联合了。

 

工作与事奉

 

一个真真正正认识主的人,很自然地立刻被带进事奉里,立刻被带进事奉神的恩典里。但是在神面前服事,总是有一些活动,有一点工作。弟兄姊妹长久以来都听到这样的交通,我们说,我们不是以工作作为事奉,我们是以事奉作为事奉。那意思就是说,工作我们去作,但是工作并不等于事奉。事奉的范围比工作大,工作有些时候不能算是事奉。也有许多事物是我们在神面前,照神的心意去作的,也算是事奉。比方说,我们擘饼,在神看来算是一个事奉。又比方说,我们在神面前的爱慕,我们和祂的交通,在神眼中来看也是一个事奉。

 

事奉的范围很大,但是事奉常常会被工作代替。基督徒在光里长大,眼睛明亮了,就可以看到一个问题。看到一个什么问题呢?他觉得过去一段很长的时间,作过了很多的工,但如今在主的光中一看,他所有的工作,都失去了意义和价值,原因是他没有在主心意里去服事主,没有在主的心意所显出来的去服事。

 

从第六节我们就看到这句话﹕“我同母的弟兄向我发怒。”我同母的弟兄,这句话不是说我同父的弟兄。弟兄姊妹,这里有什么值得我们去注意的呢?有没有注意这个“母”是指着谁说呢?如果说与我同父的弟兄向我发怒,那问题就很大,因为有些人说,“所有人都是神的儿子。”神知道人会引发一些混乱,所以神就没有说﹕“我同父的弟兄向我发怒。”而是说我“同母”的弟兄向我发怒。弟兄姊妹都知道这个,从我们接受生命的事实来看,或者说从我们重生的生命的角度来看,我们知道我们都是圣灵所生的。所以在这地方,你就能了解到一件事实。同母所生的弟兄就是说一同从圣灵里得着生命的人。

 

这些人是不是弟兄呢?是弟兄。但问题在这里,一个属灵的交通,或者说在神面前往上的奔跑,不是只停留在一同作弟兄这个外表的关系上。我们常常听好多弟兄说,“我们都是读同一本圣经,我们都是信同一位主,我们都是敬拜同一位神,所以我们都是一样的。”感谢主,如果他们真的是重生的,在父,在圣经,在主,我们承认都是一样的。但是说到与主联合这一点,就是实际进入丰富与主联合里面,只看见相同的圣经是不够的,你只是看见相同的神是不够的,只看见同敬拜一位主是不够的。过去,这个基督徒是没有感觉的,现在经过在主里面这样深入的交通,她就觉得自己从前走过的路不太妥当,从前所做的事情也不大正确。那么她从前所做过的是什么?她从前走过的路是什么呢?我先要跳过“我同母的弟兄向我发怒”这句话,等一会我们才回头看这一点。

 

提到那些同母的弟兄,他们都是基督徒,都是信主的人,甚至都是作主工作的人,一点问题都没有。或者是主教,或者是牧师,或者是什么什么。但要注意一个问题,你先要越过“我同母的弟兄向我发怒”的事实,先看这个同母的弟兄从前做了什么事,现在因为这个基督徒,不再照着从前的事情去做,所以这个同母的弟兄就跟她过不去了,也许批评她,也许反对她,甚至给她好多难处。为什么呢?是这个在光里苏醒过来的基督徒,她不再走从前的路,也不再作她以前所作的。在她里面,她发觉了一件事,“从前我是为工作而活的,如今我该为主而活。我不能拿工作代替主”。现在她里面明亮,别人看她跟从前不一样了。

 

工作不一定就是事奉

 

她同母的弟兄,从前让她去看守很多葡萄园。你说,从基督徒的劝勉,或交通所带出的工作难道不对吗?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注意里面有些话,“他们(曾经,是过去式)使我去看守(很多)葡萄园,我自己的葡萄园却没有看守。”(一6)把这两件事连起来,我们就看到这个问题。这个基督徒过去在工作里非常热心,这个弟兄叫她做这件事,她也会去摸一下,那个姊妹叫她去作那件事,她也会去动一动。远方弟兄来了一个交通,她又把心思碰到远方的工作去。弟兄姊妹注意﹕不是说这些没有意义,但如果这工作落在这个基督徒身上,就没有意义了。

 

弟兄姊妹要注意,头一个问题是我们太容易落在工作的搅扰里,甚至常会以工作代替主。我们热心工作,就把热心作为爱主的表现。弟兄姊妹们要注意,每一个人在神面前,神对他的服事都有安排,神对他的托付都各有定规。现在问题来了,是他工作太少吗?不是。他工作的量很多,作来作去,就是没有作在主给他的份上。并不是他作得少,但是他应当作的却没有作,问题就出在这里。这里提到的工作是什么?“他们(曾经)使我看守(很多)葡萄园,我自己的葡萄园却没有看守。”弟兄们的是葡萄园,她自己的也是葡萄园,提到葡萄园的时候,我们要注意圣经所讲的这一个词所表示的是什么。圣经提到葡萄园的时候,我们知道是指着神的国。那是指着神生命的工作,是一个能结果子的工作。主说祂是葡萄树,主说天国好象一个葡萄园,好象一个园主招人去葡萄园工作。我们注意到葡萄园这件事上,是神来表明生命的工作,不仅是生命的工作,生命工作的结局还要结出生命的果子来,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实。

 

事奉的结果是显出生命的丰富

 

我们注意主到葡萄园里,祂没有看见有收成,祂就觉得这个不对。管园的说,“再留它一年吧!”这样过了一年、两年、三年都这样过去。如果再不结果子,就把树砍掉。弟兄姊妹注意,葡萄树不结果子,什么用处都没有。这一点很多弟兄姊妹都很懂,葡萄树如果不结果子,它有什么用处呢?树身不能作材料,一无是处;把它用来作柴烧,火也都烧不旺。所以说,如果它不结果子,就一无是处。

 

圣经提到葡萄园,很自然带我们想到生命果子的收成。不但有收成,而且是很丰丰富富的收成。现在这个基督徒,她看守别人的葡萄园,而自己的葡萄园却没有看守。弟兄姊妹有没有看到里面的意思?她工作很多,她自己里面的生命却没有长进,自己生命有点枯干了,谈不上能结果子,更谈不上有果子的丰收。现在这个基督徒在主的光里发觉了这个问题,过去一直活在工作里,却没有活在生命里;过去注意工作的量,却没有注意人的生命的质。在主的光里发现这个情形不对,她必需要从这里面出来,必需从人的热心里出来。

 

爱主与爱主的工作并不是相等的

 

我们多少时候与弟兄姊妹提到这个问题,特别是近代的基督教里面,有好多工作的团体,你不能说这些工作团体的目的不对,但是我们有些时候不能不说,目的对了还不够,方法也要对。我们看到许许多多的团体,特别是在北美洲,我们常常收到杂志刊物,总是夹着一个信封,这个信封里告诉弟兄姊妹,他们这个工作很重要,不但要求你们为他们祷告,还要求在钱财上奉献。每一个团体都是这样说话。如果你是一个工作热心的基督徒,现在你就有麻烦了。这个又热心,那个又热心,对这个好象有负担,对那个好象又有负担,都是负担负担…,都是有意思的,结果是工作有意思,就是这个人没有意思。你感觉苦恼,感觉受不了,不作的话好象里面有个控告,作又没有办法承担得了,你整个人拼上去也受不了。

 

但是感谢主,这里有一个基督徒,与主在隐密处的交通里,在主的光里看到这件事。过去以工作来代替主,现在必须从工作出来进入到主里。当你从主以外的人、事、物,包括主的工作在里面,从这些事物、事情出来,简单转向主的时候,人家就不同情,别人就不谅解,别人就有话说,别人就批评﹕“这个基督徒,说他热心,对这件事情又说没有负担,来搪塞主的托付。”有人就说﹕“你说爱主,怎么这个就觉得不是主给你的托付呢?这样看来,你这样爱主不是比不爱主更不好?”

 

有些时候,这些说话叫基督徒难以分辨。特别是现在有好多人鼓吹社会关怀,进到基督教里发表新思想。我们的聚会常常收到很多这一类的信。我拆开一看,了解一下,就将它丢掉。那么在其它人眼中看来,就觉得这些说是爱主的基督徒,为什么对基督教发动的这些运动都不响应。或许人家会说﹕“那不能单看基督教,因为基督教里有不信派,有信仰纯正的。不信派发动的,你当然不要理它。”但是问题在这里。“许多称为纯正的信仰的发起运动,你们不去理它,也不去回应,那么你这个基督徒说爱主是怎样去爱呢?”弟兄姊妹们, 有很多这样的事,你解释也解释不清楚。因为人没有受到光照,看不见就是看不见。不领会就是不领会。你怎么说,他也不领会,你越说,他就越不了解你。

 

弟兄姊妹,你注意到这样的事才会了解上面所说的,“我同母的弟兄向我发怒”是怎么的一回事。一个基督徒从工作里出来是为要得着主,不要说不信的人不明白,有很多基督徒和没有更深去经历主的人也不了解。我们不说这些丧气的事情,还是从积极的方面来看这个基督徒在神面前的生长。

 

主的工作也不能代替主自己

 

当她感觉她过去是活在自己和工作里,她里面就有一个吸引,不要停留在工作里,不要停留在自己的热心里。人若没有自己,工作热心是捆绑不到他的。你是先要有热心,工作才会捆绑你。现在她发现这两样东西都不对了,这两件东西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但从工作里面出来,目的就是要主,要主的自己。所以当里面有感觉的时候,她就有一个祷告。这一个祷告非常宝贵,说出了一个事实,这个基督徒苏醒了,以主为念,以主为重,她不再在工作的限制和捆绑里。

 

你留意她怎样说。第七节就是这个祷告,整节圣经很有意思,头一句话是向主的称呼,“我心所爱的阿。”如今她爱主,不爱工作了;如今她爱主过于爱人了。不是说爱人不应该,但是,主总是第一位,主是“我心所爱的”,我们因着爱主才去爱人。如今主是她心里面所爱的,她是单单向着主。必需向弟兄姊妹提醒一件事,当她心向着主的时候,那时她是怎样的呢?从上文来看,她就会回转到自己的葡萄园里去。回到她自己的葡萄园算是工作,还是不是工作?但是问题不同,不同在什么地方?现在是主让她去作,从前所作的是人让她去作,从前所作是要满足人,现在作的是满足主。

 

她心里面很注意这一件事﹕如果工作与主要分开,我就宁愿要主,不要工作;如果主与工作是连起来的,那我两样都接过来。因为在工作里我们可以遇见主,在工作里可以享用主。弟兄姊妹,这个是我们在属灵工作上所要学习的一个功课。如果我们在服事里没有享用,用属灵角度去看,我们恐怕已经落在工作里,因此有厌烦,有暴燥、有许许多多的人跑出来,因为你在工作里没有遇见神,你没有享用主。现在这个基督徒转过来去寻求主,她还是有工作,但是那工作是与主连在一起,“我心所爱的阿,求你告诉我,你在何处牧羊,晌午在何处使羊歇卧。”(一7

 

弟兄姊妹注意,她要看见主在那里做工,主在那里牧羊,她也要在那里牧羊。主在什么地方放羊,她也要在那地方放羊。主在什么地方使羊歇卧,她也要在那地方使羊歇卧。她不是不工作,但是她看准一件事,是要与主的工作连在一起。她的工作是主的一部份,她所做的是主叫她做的。所以在这个祷告里面,你看见这个不是工作,是主自己。看主在什么地方,在何处牧羊,在何处使羊歇卧。她心里所注意的是什么呢?“主,你在什么地方,什么地方是你的所在?你不在的地方我不要去。我去的地方,我必需要遇见你,因为你不在的地方,我所做的都是徒然。过去的日子我已经受够了,现在我不能再浪费我的年日与我的精神和力量。我现在所做的,必需你也要在那里。”

 

弟兄姊妹,你们领会这是什么意思?不是没有工作,但是在工作里面一定要遇见主,一定要享用主。现在我们看见这一个人,有多大的变化和恩典。她真的被主从主以外的事物,包括主的工作,返回到主自己的身上。弟兄姊妹们,现在我们有很深的感觉,我们这一个人在神面前爱主是用什么尺度去衡量?不是用外边的事情来衡量,是看我们里面对主的爱慕的程度来衡量。别人不能给我们来衡量,就算他们能给我们衡量,那一个衡量也不是很准确。我们衡量自己,是看我是不是爱主,是不是主也承认我爱祂。不要注意他有什么表现,是看他是不是在里面只有看见主,遇见主。这是主要用的准确的衡量尺度。我们感谢赞美主。这一个人看到了这一件事,她何等需要主,她不能在工作里面失去主。过去她虽也在主里,但她没有得着主。如今她是需要主,她不要主以外的一切。

 

不甘心为自己的工作蒙羞

 

你留心以下的事情,你看她何等渴慕主的事。“主你在那里,我也会在那里;你在那个地方,我就找到那个地方。”她还说﹕“我何必在你同伴的羊群旁边,好象蒙着脸的人呢?”(一7)我们先看什么叫做蒙着脸的人?那就是蒙羞的人,是羞愧的人,是个见不得人的人,因此他要蒙着脸,他没有面目见人。有另外一个翻译,把“蒙着脸的人”翻成“流离失所”,就是在飘流,没有安息,失去安息。为什么我在地上成为一个蒙羞的人?为什么我要安息?并不是我没有做这个,没有做那个。我实在是做得太多了。我所以蒙羞,所以得不到安息,所以流离失所,是因为我失去了我的主。

 

她在什么人面前蒙羞?是在世界人面前蒙羞吗?没有这样大的范围,这个范围比较小。在什么范围?“我在你同伴的羊群旁边”。谁是主的同伴?主的同伴是谁?这句话很有意思.如果将这个和上文那句“我同母的弟兄姊妹向我发怒”连起来,你就清楚了。这里说的人,从外边看来是主的同伴。那是什么意思?我用很具体的话来说,是与主一同牧羊的,与主一同饲养羊的。拿现在比较具体一点的话来说,我被主呼召出来,长时间的去服事主,好象我这样的人,那就是雅歌书所说的“你的同伴”。但是,“你的同伴”有没有错呢?没有错。但是错在什么地方?错是错在我这个与主作同伴的人,把主自己的羊群当成我的羊群。弟兄姊妹你看,这里有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我何必在“你同伴的羊群旁边作个蒙着脸的人呢?”本来是主的羊,但是现在是人的羊。你现在就看见一件事,特别是我们这些被主呼召长期服事的人,如果没有在主的光里看见这个问题,我们就没有看见主的工作,把主的工作变成我的工作。我们不是建立主的身体,而是在建立自己的事业,我们就落在这光景里。

 

你就看见这个问题,为什么这个从前愚昧的基督徒转过头要得着主的时候,人就给她批评,给她反对,如同一个蒙羞的人在他们当中一样?我们在这里要注意到她的感觉。她很了解一件事,不拣选主的人永远不了解被主拣选的人。如果真的要拣选主道路的人,真的要拣选主的心意,难怪别人的批评就来,反对就来,难处就来。感谢赞美主,这一个基督徒,她实在不乐意花任何时间去解释在主面前的经历。并不是她不想去解释,而是解释了等于没有解释。因此她就专一去寻求主。她心里想,“我只要知道主在那里,我只要知道主在那里饲养祂的羊,我只要知道主在那里使祂的羊群安歇。”

 

感谢我们的主,这是非常有意思的。神的儿女里面只要知道主的喜悦,满足主心意的时候,他们都会有这一个要求,好象是要求别人,却是要求自己。要求自己什么?要求自己走在主所在的地方,一直要求自己寻求主所在的地方,这是一个太实际的问题。感谢赞美我们的主,在祂的救恩里,祂实在不是把一个宗教带给我们,祂是把一个生命带给我们,也就是把祂自己给我们。但是今天我们却停留在一个宗教的光景里,若是我们只懂得与主的关系,那一定是很惨。我们在这里必需要看到一件事情,主给我们的是祂自己,不是宗教,不是仪文,不是一切的道理,而是祂自己。因此,我们里面有这一个想法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主的喜悦与满足。

 

在主眼中最美丽的

 

这个人在这时候发表她的心思,我们就能看到这宝贵的情形。主立刻回答她这个祷告,主的响应立刻临到,并且满有恩典。你注意这样的人在神的眼中是怎样的?祂怎样说?“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一8)你是很美丽是不错的,但这里不是说美丽的问题,而是说美丽到极点的问题。“极美丽的”,没有人能越过她比她更美丽。英文圣经是用了最美丽的形容词(most beautiful)。弟兄姊妹们看到了没有?如果你有上边这样的心思,主是怎样看你?主看你是极其美丽。虽然你说“我是黑的”,但主看却是秀美。主的回答是这样说,“你不单只是秀美,而且是极美丽的。”

 

我们没有办法去理解这件事。你说“像我这个样子长得不好看,以我本人来看,又胖,样子摆出来的时候,说得不好听,就好象猪头一样。”尽管是这样,只要你心里有一样东西向着主 ,你就听见有这样的回答﹕“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你说,我并不黑吗?我真的是这样吗?弟兄姊妹注意,这是主说的。

 

我必须把上面说成秀美的事实丰富起来。我说我这个人是秀美,我这个人本来是黑的,但却是秀美。秀美是因为主作了我的生命,同样是这个事实,是主的生命在我这个人身上显出来,在我寻求主的生命的时候,在我活出主生命的时候,你看见在主的眼中,我在主里是什么?呀!真的是太美了。因为主的生命从这个人的生命中显出来,主是因着祂的生命在我们里面,我就在祂的眼中显出了极美。这一句话不单是恩典,也实在是安慰,不仅是安慰,实在也是吸引。我们从来没有想到,我这个人心思向着主的时候,主竟然这样给我来评分。这一个分数评得很高,如果一百分是满分的话,这就是满分的一百分,你满分到一百分,那真是叫人很得安慰的话。我不是说我这个人很像主,只是这一个美不是属地的美。现在的人都是贪求属地的美,但是这里不是说属地的美,这里的美在那些属地的人看来一点也不美。

 

弟兄姊妹,圣所里的幔子是否美呢?如果你用属地的眼光去看,它是一点也不美;不仅是不美,你会说它很污秽。为什么呢?每一次大祭司到那里去弹血,如果圣殿有十年,那就积了十年的血,如果有一百年,就有一百年的血渍在那里。你说那成了什么样子?那不是很污秽吗?你到它那里去,你会说那是血腥味。但在神的眼中看,这个幔子实在是很美。美在什么地方呢?美在那地方有羔羊的血,美在那里有生命的路。这是何等不一样的事。我们感谢赞美主。那在属地的人看为不美的,在神的眼中却看为极美丽的。这样的人心里是向着主的,主里面也感觉满意。主说,“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

 

主对这个祷告的答应也真是清楚。祂没有叫这个寻求祂的人落空。祂立刻在那里说,“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你若真的不知道我在那处,你不必焦急,你祗管跟随羊群的脚踪走,羊群的脚踪就显出到我那里去的路。你找到了我的时候,就把你所牧放的羊群也牧放在我那里,牧放在众羊群中。”(参一8

 

跟随羊群的脚踪

 

弟兄姊妹们,这里是很有意思的。如果我们细心去注意,上边说,“你的同伴,他们的羊群”。这里说“许多的牧人,许多的帐篷,”但这里许多的牧人,许多的帐篷,都是在主所在的地方。弟兄姊妹们,这是很不同的。我不详细说出这分别,但我要指出一个事实,我们一切的拣选,我们所有的跟随,必须是认定主的,不是跟着任何人。在主那里有许多牧人,陪伴主一起牧羊,但是他们仍然是主的牧人。上边有一些人看来可能是主的同伴,但是他们所作的是他们自己的工作,不是叫人看见主。问题就是在这个地方。在这里我们先注意一下,上面所说的是“羊群的脚踪”,不是基督教的脚踪,也不是说基督教的历史。这里是说,那些常常活在主面前的那一群羊,常常见主的那一群羊,常常接受主去饲养的那群羊,常到主那里得安息的那群羊。你要寻求与主同在,你就要保守自己与主在一起。如果你不晓得怎样与主在一起,你就要去看从前的人怎样去寻求主的路,从前的人怎样去跟随主。

 

弟兄姊妹,这真是不得了的事。我们不是看过教会历史吗?有些人在地上的遭遇是悲惨的,但是有一个事实,他们却是在主里面享安息,他们实在享用了与主同在。但是基督教的历史,却不是全都是羊群的脚踪。在基督教的历史里,现在有许多人把人偏离了神的东西都放在基督教的历史里,他们却说这是历史的发展,这就肯定了基督教对主的偏离。许多人都没有看到这一个事实,但是我们追求主满足的人,我们里面需要这一点光,要看得见。如果不是叫人遇见主,如果不是叫人得安息,如果不是在主里享用主的丰富,不管道理说得怎样响亮,那都不是羊群的脚踪。

 

确认羊群的脚踪

 

历世历代以来,神的儿女中间有不少“在女子中极美丽的”,他们跟着主走路。弟兄姊妹要注意,那一个羊群的脚踪,不但是指着我们所看到以前爱主的弟兄姊妹们所走过的脚踪,我们还必须看那羊群的脚踪是根据什么来的,羊群的脚踪是根据牧人的脚踪来的。主说﹕“既放出自己的羊来,就在羊的前头走。”(约十4)羊群向那里走,都是跟着牧人走的。牧人走过的路,羊群就跟着走上去,所留下的脚踪就是羊群的脚踪。羊群的脚踪就是主的脚踪。我们就很清楚的看见,这里不仅向我们指出一个方向,更指出一个内容,怎样去得着主自己,怎样更深的去得着主自己。我与你都得跟着羊群走,羊群的脚踪就是主的脚踪。

 

那么,主的脚踪是什么脚踪呢?是十字架的脚踪。现在的基督徒都忘记了十字架,我们一直去寻求世界的谅解,一直寻求人的称赞,一直去拒绝主当年所走过的路,没有再想到主所走过的路。我们有时候所唱的诗歌,“我岂可以先我的主在此得荣得福”。我们也常常唱另外一首诗歌,那诗歌是说﹕“众人涌进主的国度,十架少人负。”这都是基督教多年来所显出的光景。如果我们里面没有一个单纯向着主的心,我们也是一样,我们不会接上羊群的脚踪,因为羊群的脚踪,是十字架的道路。十字架的道路叫我们感到不舒服,叫我们感觉受压迫,叫我们受痛苦。很少人会看到十字架背后的丰富与荣耀,看来看去,都是只看十字架的一面,很少去看十字架的另一面,所以这样看十字架的人都会反抗。但是一个清心爱主的人,真实去拣选主的,他知道羊群的脚踪是一条怎样的道路。 他为着要得着主,为着得着与主同在,他没有把这些放在心里。他只想,“十字架是我的荣耀,十字架是我的喜乐,十字架是我的安息。这个是羊群的脚踪,把我引到牧人那里,引到我心所爱的那里去。”

 

与主联合的佳偶

 

主对这个祷告的回答是很有福的,这个话太好了。上文说﹕“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接下来,用原来的意思就是说“我所爱的”。这爱是倾倒出来的爱,中文圣经翻出来是“我的佳偶”(一9),在原文中说是“我最爱的”。“我的佳偶”就是与我联合的那一个。上面说她很美丽,如今是说,祂与她的关系。“我的佳偶”是跟我联合的那一位,是我心里最爱的那一位。

 

提到联合的这一件事,那就给我们联想到我们与基督成为一体。让我将波阿斯与路得两个人联合起来作个比方。波阿斯娶了路得以后,你看路得是否还孤单凄凉?路得是否还可怜兮兮呢?不是了!为什么呢?因为波阿斯所有的,都是路得的,是波阿斯名下的,都是路得有份的。这样看我们与主联合的事,也许能够帮助我们了解一点。就算我们不了解,主却仍看我们是祂的佳偶,是祂心里最爱的。

 

在下面你就看到祂怎样去爱我们。“我将你比法老车上套的骏马。”(一9)马是打仗用的,法老用的车是战车。在那个时候,埃及的力量很大。在这里是很自然给我们看到一件事,这是得胜的记号。“我心里最爱的”是得胜的,我看你是显明得胜的。显明谁是得胜呢?当然是主的得胜;主的得胜成了我的得胜。“我虽然黑”,却是得胜的。为什么呢?因为我显明了主的得胜。你要整个连串起来就会明白。

 

“你的两腮因发辫而秀美。”(一10)英文翻译是“你的两腮,因耳环而秀美。”这些都是意译的。原来的意思没有说一定是耳环,也没有说一定是发辫,只是说“你的装饰”。人大概了解到这个是装饰,就说成耳环,也可能是发辫。美不美丽呢?一般说来首先是要注意脸孔。怎么美法呢?是怎样显出来呢?弟兄姊妹注意,这里没有说她脸孔美,她是因着这些东西才显出美。我们就看这两样东西。

 

如果是发辫,那你就注意一个问题。当然这个是站在女子的地位看的,那头发就一定是长头发。长头发是女人的荣耀,而这个荣耀在经过了整理,就把她的美显出来了。你必须记得,头发是妇女的荣耀,也是说出人的荣耀。发辫是说到人的荣耀受到管理。用属灵的话说,人的荣耀受到对付,将人的荣耀放在控制里,将人荣耀换上主的荣耀。这里说发辫显出她两腮的美,是人受到对付后所显出的美。

 

如果说是耳环,弟兄姊妹要注意一件事,那时候戴耳环是要穿耳洞的。申命记十五章提到释放奴仆的条例,一个爱主人的奴仆就在耳垂上打一个耳洞。如果从耳环装饰去看,是这个人乐意把自己交出来,作为主爱的奴仆。这样美不美?难怪在主眼里实在是太美了。

 

但是更宝贵的并不在这里。“你的颈项 ,因珠串而华丽。”(一10)我们常常说,“硬着颈项”。广东话就是说“梗颈”。但如果这颈项显出很美,是怎样显出美的呢?是因着珠串。珠串是从珍珠来的,你懂得珍珠产生的经历并不简单。现在有些人工养珠,说起来是很残忍的。把珍珠蚌壳打开,把砂子放进去;那珍珠蚌就感到很不舒服,就不断的分泌一些液体来润滑砂子刺伤的地方。珍珠的产生就是这样,人工养珠就是利用人工去刺激蚌,使它不断的分泌珍珠液,这经历是不容易的。还有最后采珠的时候,先把蚌杀掉,把蚌弄死。这是从死里经过的经历,经历了死的事实。这里说珠串,姊妹们戴珍珠项链的时候,应当想到,主是借着这个珠串提醒你,主眼中之美是经过死的经历才产生的,经过死而显出的才是主眼中的华美。

 

这里又说那颈项很美,是因为从死里经过的经历。颈项的作用在那里呢?颈项以上是什么呢?是头。颈项以下是什么?是身体。颈项对头及身体,起了什么作用?是连接的作用。这连接的作用以属灵的话来说是什么呢?那是一个交通。头与身体的交通是根据人,是根据基督徒接受死亡的经历而产生的。有了这样的结果,让神看到的时候,你看主心里满意不满意?你看主里面喜乐不喜乐?主欣赏不欣赏?是否女子中极美丽的呢?你是否主心里最爱的呢?主不能不承认你是美的,祂不能不承认你是祂所爱的。

 

但是,更宝贝的还在后头。上面说是极美丽的,那就是不能再增加了。“我们要为你编上金辫。”还有什么呢?“镶上银钉。”(一11)那就是说,极美丽的还有一点缺欠。我们感谢主,主看我们美是在基督的生命里去看我们。但是我们这个人,还是不够美,因为我们的本相,我们在亚当里的东西,一直破坏生命的美。现在,人的心单纯的向着主的时候,主不单只在生命里看我们,主里面还有一个很大的感动,要把我们从亚当里带出来,完全放在生命里。当然在我们蒙恩得救的时候,我们已经脱离了亚当里的地位,进入了基督里。主要在我们身上作的,不单要我们在地位里脱离,也要我们在实际里脱离。所以当基督徒心里很渴慕主的时候,也许他不知道主的心思那么高,事实上他已经进入主的心思里。神就很受感动。我们叫神受感动实在是不容易,但是这里有一件事实在使神受感动。

 

弟兄姊妹注意,主这番话是怎样说的呢?“我的佳偶。”但一下子又从“我”变成“我们”。King James 这一本翻译,把“我们”变到“耶路撒冷众女子阿”,但 New Internatianal 就没有这样分别。但是我们必需要注意这里是一句完整的话。不是人为她加上什么,人不能为她加上什么,因为她是女子中极美的。所以在这里,特别是与下文对基督徒女子说的话,这里的“我们”,我们要从创第一章去找,就找出一个很宝贵的事实。“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弟兄姊妹们有没有看到父、子、圣灵在这里一同受感动。

 

这是从神儿女的心思里摸着主、摸着神的心意产生出来的。因此你就看见神要特意把女子中极美丽的带到完全真的美丽去。神把祂的性情加给我们,那是“金辫”。神把完全的救赎加给我们,那是“银钉”。银钉说得不好,应该把它看成“银领扣”。在英文圣经就是这一个字,原文也是这个意思。是救赎,是装饰着我们的,是叫我们得了神的性情,叫我们里里外外都像神。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就真的是极美丽了。

 

感谢主,当你看见这里面恩典的奥秘,我们不能不俯伏下来感谢神。原来神向着我们的心思是这样的宝贝。你不完全像祂,祂就不够满足。这句话带出这个基督徒的缺欠,因为若不是这样,我们就没有办法看出基督徒的缺欠。从第二节一直到这里,如果我们不是从神的生命的光里面去看,我们就觉得这个人是已经完全成熟了,但在生命的光里一看,这只是长进的开始。我们还要感谢主,当人要求长进的时候,神的心就受感动,神就向他说话﹕“我悦纳你的心思,我要把你带到一个地步,完全的像我。”感谢主,这是约翰一书三章开始的话,“亲爱的弟兄啊,我们是神的儿女,将来如何,还未显明,但我们知道,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祂,因为必得见祂的真体。”感谢主,我们从这一方面更深的去默想,去领会神丰富的恩典,荣耀的恩典,这样我们才真懂得恩召的指望。── 王国显《愿你吸引我──雅歌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