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初次经历死而复活的生命(一12-17

 

因着主恩典的吸引,或者说,神在我们身上所作的工,叫一切蒙恩的人里面都有一个渴慕,渴慕常常与主有交通,也是进到隐秘处的交通,在隐秘处享用主的同在。因着享用主的同在,人的本相就显露。感谢神,祂显明祂自己作我们的供应。赞美感谢我们的神。一个蒙了光照的基督徒,他认识了自己是给世界弄黑了,在神公义的光照底下看见了自己是那样的黑。感谢主,他同时也看见了,主的生命在他里面成了他在神面前的荣美。

 

因着这样的一个认识,这个基督徒就发觉他从前在神面前所过的日子不大准确,过去是以为在许多工作上热心就是爱主,事实上他是落在工作里而失去了主。他在主光照底下,他晓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他要寻求得着主自己。他把这个渴慕的心思放在主的面前,主就告诉他,你要寻找,那是很简单的,只要你寻上羊群的脚踪,你就可以找到主。感谢赞美我们的主,人有这样的心思向着祂,虽然我们这一方面有许多缺欠,但是这一个寻求主的心意叫主得着很大的满意,祂看这样的人是极其美丽的。

 

有了这样的渴慕,有了这样的脱离而进入寻找要得着主自己,主就显明一个非常宝贵的恩典,承认这样的人是实际进到合一的享用。也因着人在神面前接受各样的对付,主也指明出来,因他在生命里面接受雕刻和管理,在主的面前就显出更大的秀美,不仅是显出更大的秀美,并且吸引着主的心,要把神的性情加添给他,要让他在救赎里面没有保留的去接受神的性情。这样,我们笼统的把上面三次交通过的作一个温习。

 

主的丰富的享用

 

十二节开始,主再把这一个爱慕祂的人带进深处,一面是显明她的学习有了进步,另一面也显明她还有许多的缺欠。十二节一开始就这样说﹕“王正坐席的时候”,坐什么席呢?当然是筵席。那么这里的王是谁来代表呢?是所罗门来作代表。弟兄姊妹读列王纪和历代志的时候,你会发觉所罗门的筵席的丰富和荣耀是非常有名,也十分华丽。这里说“王正坐席的时候”,就说出了一个问题,在主自己的丰富、荣耀、华美当中,在主的荣耀、丰富、华美有很大的显露当中,也就是主自己在那里有所享用的时候。我劝弟兄姊妹注意,这里不是说那个女子在坐席,是说王在坐席,这个享用是王自己在享用,也就是说出因着这一个追求的基督徒在神面前有这样的摆上和认识,神就有了很丰富的享用。

 

我们很难想象我们这些出于尘土的人,因着这样一点点的信心来连上了我们的主,因着一点点的爱倾向我们的主,在主的心里就有那么大的享用,好象在筵席上的享用一样。主没有因着我们出身低微而把我们放在一个得不到注意的地方。相反的,祂却因着我们这些人的心是这样的向着祂,祂就感觉那是一个极丰富的享用。但是要注意一件事,在这里说的是“王正坐席”,这个坐席是在什么地方呢?上边提到,“王带我进入内室”,这里就说“王正坐席的时候”。我们往下看,就看见“进入内室”和“王正坐席”是同一件事的延长。那么我们就看到这个筵席是在内室里,是在隐密处,是在我们与主当中很深的生命交通里。这样的交通,在隐密处的交通,不仅是发生了生命的连接,并且是发生了荣耀又丰富的享用。

 

人的破碎带出生命的芳香

 

在享用神丰满的荣耀里,这个爱主的人里面有一个看见,看见她自己。看见她自己的什么呢?看见她在主面前追求所走的路走对了。上边主不是对她说吗?“你若不知道,只管跟随羊群的脚踪去”(一8),现在她跟随羊群的脚踪走去,她走上的时候,就发觉王在那里坐席。在坐席的时候,“我的哪达香膏发出香味”(一12)。在什么时候发出香味呢?不是在“愿祂用口与我连连亲嘴”的时候,而是在隐密处交通到了神与人一同享用的时候。在上面一直是人享用的成份高一点,到了这个时候,神与人都一同有享用。在这样的时候,这个人生命里面的香气就发出来了。

 

是什么样的香气呢?是“我的哪达香膏”。哪达香膏是怎么造成的呢?有一首诗歌说﹕“你若不炼哪达成膏”,也就是说,哪达这个东西未造成香膏以前是一整个的,是一个果实。你若要将它造成为香膏,就必须先将它压碎;不仅是把它压碎,还要把它压到一个地步,完完全全成为膏。那它是碎而又碎的,碎到一个地步,不再是颗粒,也不是小粒,也不是微粒,连粒的成份都好象不存留,而是成为膏了。

 

弟兄姊妹,这是碎而又碎,碎而又碎。为什么能叫主的心有那么大的享用呢?我们过去已经提到“羊群的脚踪”,本来就是一条十字架的道路,但却是主自己先在前头走,过去的圣徒们跟上去,我们现在照着圣徒们走过的,也就是主先走过的路再跟上去。十字架的道路在人的方面来说,是把人破碎又破碎。当他被破碎的时候,在人的感觉来说,实在是很难受的;从人的情绪来看,实在是非常难以担当的。但是感谢赞美主,当人破碎了,主的生命就出来,主的生命一出来,那香气就发散了。

 

弟兄姊妹,我们这些从亚当里出来的人,我们所能发散出来的都是臭气,不管我们的天然是怎么的好。你到药房里去看的时候,特别在美国的药房里,有一栏是专门避臭的药品。为什么要有这些东西?何必要这些东西?这种情形反照出我们人的本质。不管我们这个人外面是怎么好看,人本身所发散出来的东西都是带着臭的气味。你两天不洗澡,你都会觉得有臭味,这臭味是从哪里来的呢?是从我们身上出来的。在亚当里所能发散的都是臭气。赞美感谢主,我们这些信主的人里面有一个宝贝,这一个宝贝,在哥林多后书里说是能力;是能力的显出,在雅歌书里是生命的香气。是生命的香气也好,是能力的彰显也好,源头是基督自己。我们在信主的时候,基督就进到我们里面,祂住在我们里面,以我们为祂的居所。但是很可惜,这位宝贝的主,住到我们里面的时候,就给我们关起来了,就给我们封闭起来了。我们里面有能力但发不出来,我们里面有香气但发不出来。

 

感谢赞美主,因着恩典的工作,因着爱的吸引,我们的心慢慢的从主以外的事物转向主。我们转向主,我们就爱慕主,愈过愈深,愈过愈深的爱主,就不再计较我这个人所受的破碎。当主的手在我身上把我压碎的时候,在感觉上,我觉得难受,但在我心思里却有很大的释放,有很大的喜乐。我深深的知道,因着我的破碎,主的生命可以从我身上得到释放。一个爱慕主的基督徒在主的筵席前得了印证,我的道路走对了,我走上去的时候是被压碎了,但是基督的香气出来了,我这个人下去了,基督从我身上出来了。赞美主,这是一个进步,也是我们在主面前的一点长进。

 

一个长进的基督徒,一定是被主压碎过的。如果没有被主压碎过的弟兄姊妹,“长进”都是在脑袋里的,那些“长进”都是在情绪里面的。一个真实在生命里面有长进的,定规是给主压碎过。这一个基督徒在享用主的筵席的时候所看到的,他就是这样得到了印证,他的认识和学习就往前多走了一步,这是何等宝贝的事!

 

经过死亡而显出生命的美丽

 

他被压碎了,基督的香气出来了。基督的香气出来是一件美事,但对人自己来说被压碎是一件苦事。赞美感谢主,在主的光里,这一个苦就成了他的喜乐。所以接下去就这样说﹕“我以我的良人为一袋没药,常在我怀中。”(一13)这句话的中文圣经翻得实在不够透彻。我们要是把这句话看得更深入一点,你真是看到这一句话的宝贝。我先跟弟兄姊妹提什么叫没药。没药是一种植物,它流出的树汁从味道来说是非常非常苦的,经过熬炼以后,颜色就变成了红黑色,看是不好看,味道也苦,但它有一个功用,那功用就是作药材。有什么用呢?在犹太人的习惯上,固然它有点香味,属于香料,它主要的功用是防腐,犹太人常常用没药去涂抹死人的尸体。弟兄姊妹们记得主耶稣被害的当天晚上,尼哥底母和约瑟带了许多香料去膏耶稣的尸体,其中就有没药。你就晓得没药在圣经里的含义有两方面﹕第一是苦,第二是死。没药是那么苦,提到没药的时候总是说到苦,只是这个苦是和死连在一起的,而这个死也是和十字架连在一起的。这样就叫我们看见一件事,这里的“没药”就是指着主在十字架上的受苦以至于死。

 

我们感谢赞美主,当主进入死以后,就败坏了掌死权的魔鬼;死没有把我们的主拘留住,主从死里复活了,这是主的经历。在犹太人中间,他们用没药来涂抹尸体的功用在那里呢?它的功用就是保存尸体,因为他们都相信死人到末日的时候要复活。在死人复活的时候,他们要有一个完整的身体。不仅是犹太人有这个风俗,我们读到埃及的历史,我想弟兄姊妹们总不会忘掉那些木乃伊。为什么埃及人也这样作呢?他们也是想到将来复活的问题,所以他们的尸体要保存起来。当然这个不是神在救赎里所要作的,在神的救赎里,将来复活的时候,根本不要现在我们这个从尘土出来的身体。

 

我们不管人怎么想,在这里提到没药,也说出了人要借着没药来接上复活的盼望。我们感谢主,在这个地方,这个基督徒,她在与主深入的交通里,抓紧了一个事实,她复活的盼望在哪里呢?不是在她的尸体受了膏抹,因为她不是以那种没药来作为涂抹身体的材料。你在这里看到,什么是她的没药呢?是主自己。“我以我的良人为一袋没药。”我的良人—我所爱的那一位主,祂就是我的没药;祂进入死的经历也带我经过死,我也因着祂的死甘心情愿进到死地,所以我乐意接受神的手将我压碎。但是我的良人不是停留在死亡里,因为祂是死在十字架上。十字架是神的工作,要借着死去败坏掌死权的魔鬼,因此祂从死里复活的时候,也把复活的指望带给我。主自己在拉撒路坟墓面前说的那两句话,弟兄姊妹们不会忘记﹕“我就是复活,我就是生命,凡活着信我的必永远不死。”(约十一25-26)中文圣经把它翻成﹕“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直接译出来的话,应该是﹕“我就是复活,我就是生命。”

 

联结在主的死而复活里

 

感谢赞美主,就是这样一位复活的主,经过受苦而接受死,如今祂复活了。祂就是复活,祂就是生命。如今这一个爱主的人看见了,主就是她复活的根据,主就是她生命的源头。如今她把祂作为没药,这是很宝贝的。这一袋没药放在那里呢?很有意思。我们中文圣经是放在“怀里”,“怀里”就是很贴近我们的地方。但原来的意思并不是这样,原来的意思应当是这样﹕“我以我的良人为一袋没药,祂整夜躺在我的胸怀里。”那个整夜很有意思;躺在我的胸怀里也很有意思。注意,这不是说祂在我的胸怀里,若是这样,我们就很容易了解,这是我们容易明白的。一个人很亲近的时候,他枕在他所爱的人那里,这是很容易了解的。弟兄姊妹们注意,这里说“我以我的良人为一袋没药”,是整个的良人,整个的良人整夜躺卧在我的胸怀里。如果只是祂的头枕在我的胸怀里,这个没有意思,是祂整个的躺在我胸怀里。

 

你说怎么有这个可能呢?弟兄姊妹,你记得一开始我们就提过,雅歌是诗歌。诗就有诗的内容,诗就有诗表达的方法,不一定和我们日常的生活完全调和得起来,却从里面抓到那个要表达的意思。我们注意,当这个基督徒爱主爱到这个地步,当神在她身上有了许多的破碎,她再也没有觉得那个破碎是苦的,因为她经历到生命的香气从她那里出来,所以这一个苦是值得的。既然是值得的,那就不以为苦。但是她从正面看到一件事,什么时候她破碎得更多,主在她这个人身上所显明的就更多。如今她看到一个明显的事实,基督是她荣耀的指望,基督也是她得胜的能力。这个指望和能力,都是因着一个事实,就是基督和她完全的合一。祂卧在她的胸怀里,这是一个合一的事实。但是什么时候卧在她的胸怀里呢?整夜卧在她的胸怀里。

 

圣经一直用黑夜来说明主再来以前的世代,对基督徒来说,那是黑夜。我们读罗马书的时候,你会记得,现在是“黑夜已深,白昼将近”的时候。什么时候是白昼呢?就是主再来的时候,白昼就来了。在主没有回来以前,对基督徒来说,我们灵里要经过一个漫长黑暗的时刻。但是感谢赞美主,环境是漫长的黑夜,但是爱主的基督徒却是活在基督是他们荣耀的指望里,祂实在叫他们在黑夜中有扶持,有得胜的能力。这是一个非常宝贝的保证,因为有主作我们那一袋没药来带我们经过那个黑夜,不管那个黑夜有多长,我们的主一直在我们的胸怀里,祂是卧在我的胸怀里。弟兄姊妹注意这里的意思,祂是躺卧在那里。那是什么意思呢?那是一个完全的安息,主能在我们里面完全的安息,也就是说,我们没有什么事情要叫主感觉麻烦。不是说在那个漫漫的黑夜里没有仇敌的搅扰,没有世界的骚扰,而是基督的得胜,已经叫我们可以安然的走过这个漫长的黑夜。

 

彰显得胜的基督

 

这个基督徒看到了这宝贝的事实,以前她要追求得着主自己,现在她尝到了。主自己是什么?主自己是那经过漫漫黑夜的那袋没药,那是个荣耀复活的指望。虽然在荣耀复活以前有十字架,但这十字架是通到荣耀复活里去的。更宝贝的,在这个基督徒里面更深的看到﹕“我以我的良人为一棵凤仙花,在隐基底的葡萄园中。”(一14)她又看到一件事,她的良人是一棵凤仙花,如果凤仙花是摆在花园里,那凤仙花好象是并没有引人注目。说实在话,凤仙花也不是很好看的,除了红色以外,好象也没有什么特别。这一棵凤仙花就不同,这一棵凤仙花很特别。特别在什么地方呢?它是在葡萄园里。而这个葡萄园又是在隐基底那里。隐基底是什么地方呢?隐基底是在犹大的旷野,你读大卫的历史就晓得,大卫逃到隐基底的旷野里去逃避扫罗。这个旷野也可以说是很荒凉的地方,希奇的是在旷野里却有一些葡萄园,这些葡萄园就很有价值了。在旷野里有一些葡萄园,你行走在旷野里,发现那边有个葡萄园,那你就会觉得非常希奇,又非常有用处。

 

弟兄姊妹都知道,葡萄是不开花的。你有没有看见葡萄开花的,就是看到好象是开花,也不会承认它们是花,因为那些花是没有颜色的。叶子是比较深绿一点,好象是花的东西却只是一点绿,事实上就不易分辨葡萄的花是怎么样的,就像无花果一样,也没有花,但是却结果。圣经用这两个东西来说到属神的人,那很有意思。神主要看果子,神不要看花。

 

我们看在旷野里有葡萄园,是有一点特色,但是也不见得是那么特殊。但是如果有一棵凤仙花在那里,你用中国人描写景色的一句诗,就可以想象到这个光景。这里不是说有许多棵凤仙花,只有一棵,单独只有一棵;那么这一棵凤仙花在旷野的葡萄园里,你怎么去形容它?“万绿丛中一点红。”那一点红就非常的突出了,这一点红就非常吸引人注意。你没有办法不注意到它,因为它很明显的放在那里。弟兄姊妹注意﹕这个基督徒与主生命的交通长进到一个地步,她认识了主自己是一棵凤仙花,在旷野里的凤仙花。这一棵花,说明了我们的主是应当特别被彰显出来,就像那棵凤仙花在旷野的葡萄园中一样。

 

享用基督的所是与所作

 

我要将这两个认识归纳一下,我的良人是一袋没药,那是说到住在我们里面作生命的基督。现在在隐基底葡萄园里的那棵凤仙花,那是指从基督徒身上所彰显出来的基督。弟兄姊妹注意,不是说她的良人是一棵凤仙花,而是说“我以我的良人为一棵凤仙花。”我的良人就是我的那一棵凤仙花,是长在隐基底的葡萄园里,也就是说﹕在我这个人身上,我要将我的良人如同隐基底的那一棵凤仙花一样的彰显在人的眼前。为什么呢?因为祂就是那样的可爱,就是那样的突出,祂就是那样的高贵,就是那样的宝贝。只有这样的一棵在隐基底旷野的葡萄园里。

 

再往深处去看,弟兄姊妹注意,一般来说,凤仙花有两个用途,其中一个用途现在已经不用了。从前妇女没有现在的指甲油染指甲,他们就将凤仙花捣碎,把液汁染在指甲上,这是一个用途。另外一个用途,在犹太人中间,他们把凤仙花用来驱赶蛇,就是说要把一切的伤害都驱赶出去,叫人得保护。我们看到这一点,就可以看到一个问题,我们懂得以主为我们所要彰显的那一位,在主要从我们身上彰显的时候,很自然会牵动仇敌的反对。但是感谢主,主的彰显不仅是主自己荣美的彰显,也是主得胜的彰显,一切从仇敌来的反对,这一位显明出来的主都要替我们去对付它。也就是说,在这个时候,这个基督徒不仅是认识主是那位宝贝的主,祂与我有了联合,祂住在我里面,也借着我来彰显祂自己,而且祂更是我的保护,这是何等的宝贝。

 

主要作我的保护,这不仅是美丽的问题,这也是安全的问题,是有保障的问题,我们实在觉得,在主以外很难有安全感。保险公司不能给我们有安全感,什么地上的好处也不能给我们有安全感。我家里有两只兔子,平常它们好象是很好的朋友,但等到喂吃的时候,好朋友就变成不是好朋友,特别是在吃的时候,也不管另外的一只有没有东西吃,它就一直堵住,不让它来吃。但是那另一只呢,它看见同伴吃得有趣,它又实在是饿,它就拼命去钻,一直把另外一只兔子挤出去,把它挤出去以后就自己独自一个在那里吃。那一个要吃的时候,也就需要花力气把它挤出去。我看到这两个兔子在吃的时候,心里真有感觉,当然它们不晓得我不会亏待它们的,它们并不懂得这个,在它们的心思里只看到一件事,这里有吃的,能满足我,能不能满足另外的一个呢?这个可管不着了,我只管满足我。

 

人跟兔子也没有什么太大分别,人活在地上就没有什么安全感。我在吃,你就要从我嘴里抢去,你在吃,你也担心我在你嘴巴里抢过来吃。感谢赞美主,在这里有一个基督徒被带到一个地步,他得到一个保证,他有保护,他有保障,他有安全感。这些是从那里来呢?是从主自己来的,赞美感谢主。

 

许多不信主的人不了解神的儿女。人家在拼命竞争,我们就处之泰然。为什么呢?不是我们的本性不要竞争,而是我们有一件更宝贝的事实,就是主自己成了我们的保证,主自己成了我们的保护。主以祂自己作为我们的所有,主又以祂自己作我们的保护,还有什么地上的事值得把我的心贴上去呢?“你的爱情比酒更美。”弟兄姊妹,你们回头再思想这一句话,你真知道﹕“我以我的良人为那一棵凤仙花,在隐基底的萄园里。”我的主要在我这个人身上来彰显,成为我的保护,祂是我得胜的因由,是我平安的保障,赞美主。

 

生命需要继续成长

 

这个基督徒的生命实在是长进了,但是不是很长进呢?我们建立了一个新的认识,如果雅歌书没有把我们摆在主的面光底下,我们就觉得,神的儿女在生命的追求到了这一个地步,那是已经靠近高峰了。但是你往下读,你就读出一些问题来。先前我们不是读过这样的一句话吗?“你是女子中最美丽的。”那就是说,再没有别一个比你更美丽了,你是所有人当中最美丽的。但到了第十五节,好象又不那么美丽了。再读下去,也不能够说她不美丽。

 

怎么说呢?上头说“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那是说没有别一个人比她更美丽。但到了十五节,好象她并不是极美丽,只是美丽而已。我们中文圣经的“甚”字,也许是翻译的人根据上文,觉得不好意思,所以加上去的。事实上这个“甚”字加上去是破坏了这里的意思。这里只是说﹕“你是美丽的,你是美丽的。”“你是美丽的”跟“极美丽”比较,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很显然是退步了。这怎么可以呢?怎么一下子从“极美丽”到只是“美丽”而已呢?弟兄姊妹注意﹕上面的那个“极美丽”,乃是欣赏这个基督徒根据她的生命显明的爱慕。在生命里带出对主的爱慕是主最欣赏的,所以也就成了“在女子中极美丽的”。但现在是已经进入了生命的经历里﹕“我以我的良人为一袋没药,常在我的怀里;我以我的良人为一棵凤仙花,在隐基底的葡萄园里”,你就看到我们并不是那样的完整,长进是有长进,但是还是带着许多的残缺,这些残缺就不能叫我们成为极美丽的。

 

在生命的地位里,在生命的关系里,在生命的交通里,神看我们是极美丽的;但是进到实际的经历里,主就给我们看见,你不能满足于你已经有的属灵的经历。你必须看见这些经历是宝贵,但不是完全的,这些经历是有福的,但还不能叫你完全,不能叫你进到神那完整的心意,你还需要追求。所以主就说﹕“我的佳偶”,地位没有变,身份没有变,但实际呢,主给指出来了,“你是美丽,却不是极美丽的。”这句“你是美丽的”说了两遍,很有意思,两次重复的说明,如果从程序上来了解,没有降低“极美丽”的那个情绪;但是在实际的生命经历里,主显然在那里告诉她说﹕“你不能满足在你已有的经历里,因为按地位来说,你是极美丽的;但是按实际来说,你只是美丽而已。虽然是这样,我还是觉得你美。”这个双重的说明真的是带着安慰和激励,这个安慰和激励是很有恩典的。

 

属天的美丽

 

主觉得她美,是在实际里;祂觉得她美,不是在地位上,不是在关系上,是在实际里也是美的。美在什么地方呢?祂说﹕“我的佳偶,你是美丽的,你的眼好象鸽子眼。”(一15)弟兄姊妹们,这个话用中国人的习惯来说,一点都不好。你晓得为什么吗?我们中国人习惯说“鸽子眼”是什么意思呢?是说你瞧不起人,说你自高身价,看不起人;你的眼睛是长在头顶上,所以说给他“鸽子眼”看。在中国人的习惯看,这句话十分不好。但是我们注意,这是圣灵说的话,不是中国人说的话,因此你不要把中国人的习惯弄进来,你要按着圣灵的意思来领会这句话。那是什么意思呢?人家是这样说,但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鸽子看东西,只是看一样东西,不能同时看见几件。我在这里可以把弟兄姊妹都看在眼里,但是有人说鸽子就不成。它要看某弟兄的时候,虽然另外有别的弟兄坐在它旁边,它却没有办法看见。我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我不管这个。我要说的是,鸽子眼睛是一直往上看的。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到动物园里去看一看,鸽子的眼睛一直往上看的,一直是看着天的。我想圣灵在这里向我们说这个话是说出我们在祂面前学习到了这个地步,主就看我们是美丽的。地上的事情很困扰,许多时候都把我们的心弄得乱麻麻的,甚至有些时候把我们的心都扯碎了。但是赞美主,祂说你学到这一个功课了,你眼睛没有看太多属地的事情,你只要单一的望天,你一直在那里等候天,仰望天,你把你的心思和意念都放在天上。“眼睛就是身上的灯,你的眼睛若暸亮,全身就光明。”(太七22)这句话前面是怎么说呢?前面就说到财宝的问题。财宝在天上,你的眼睛就看着天上;财宝在地上,眼睛就看地上。感谢赞美主,在与主隐密处的交通,把基督徒带到一个地步,他们的眼睛是看着天的。从看着天的眼睛,就说出他心里面也是仰望天的。这样生命的学习,这样生命的实际,在地上有这样的一些人,主在天上看见,主怎么会觉得这个人不美呢?

 

我们实在没有想到,有些时候我们在属灵的追求上,我们只看见自己要长进,我们要长进,却没有看见,也没有领会,我们的长进就是主的欣赏,就是主的享用,就是主的满足。这一点太宝贝了。我要再说,鸽子眼是常常往天上看,但并不是说它不会有时间看地。有的时候也望地,但是总是望天的时间多。这里就给我们看到,不是说我们要学会了完全的仰望主。只要我们会仰望天,主的心就在那里有了欣赏。

 

属灵度量的扩大

 

再往下看,在交通里,这个基督徒属灵的度量也扩大了,属灵的领会也提高了。一章的末了,提到他们当中交通的说话是“我的佳偶,你怎么怎么的…”主就是常常对我们说这样话的,我们也是常和主说我们爱慕祂的话。这些交通不知不觉把我们的属灵度量扩大了。一章的末了说﹕“我的良人哪,你甚美丽可爱。”(一16)在她的心里面,不单是感觉良人是美,并且感觉良人可爱,我的良人实在叫我满意,所以是可爱的。有了这个心思,你看他们的交通就进入了一个扩大的地步。弟兄姊妹必须记牢,这仍然是在内室里的交通,但是在他的生命实际里,已经越过了那一个室,进到宇宙的丰满里。

 

我先说一件事。好多年前,那时我开始追求,现在当然也没有停止追求,那时是刚开始追求。当开始追求的时候,有一些年长的弟兄,我们常看着他们。他们个人祷告,是进到祷告房里去祷告,一祷告就一两个小时。那时我心里就有一个难题,因为我祷告来祷告去,顶多也不超过十分钟,怎么可能祷告一两个小时呢?当时还听他们提说,还有一些老前辈,一祷告就是半天。这个我就更摸不着了。有一次,我向一个弟兄问过这个问题。我说﹕“某弟兄,你祷告那么长,你祷告些什么?我祷告的时间要有这样长就没有话可祷告了。”那弟兄跟我说﹕“你要祷告得长,那容易得很,你把一句话翻来覆去一直在那里念下去,一直到填满你要祷告的两个小时,你用那几句话翻来覆去不就是一样吗?”我那时也很天真,并不是说我真的那样去祷告。我反问那弟兄,我说﹕“弟兄阿,你真的是这样祷告?你这样祷告,你不会很苦恼吗?你这样祷告,不会很闷吗?如果你翻来覆去只讲几句话,不是闷死了?”那弟兄就对我说﹕“你不要以为祷告的时间长就属灵。你必须注意你祷告的内容。你祷告的内容不强,就是再长的祷告,也没有意思。”我就说﹕“怎么叫我的祷告内容强一些呢?”他说﹕“弟兄阿,你就必须扩充你属灵的度量。”问题来了,“那么怎样来扩充我属灵的度量呢?”他说﹕“弟兄阿,你必须更多的与主交通,除了这一个以外,再没有别的方法可以叫你的属灵度量扩充的。”我说﹕“与主交通不就是祷告吗?那这个话怎么办呢?”那弟兄就说﹕“你要做实实在在的祷告,老老实实的祷告,你里面有什么就祷告什么。不要为了填时间而把没有的也塞进去祷告。不仅是祷告,也要注意主对你说什么话。你不要光注意你对主说什么,你要注意主对你说什么。你读经的时候,主对你说话;你祷告的时候,主也对你说话。你祷告的时候,你不仅注意你向主说什么,你也注意主向你说什么话。当你实在交通下去的时候,你属灵的度量就慢慢的扩充,你就会在祷告里,从围绕你个人为中心,扩充到以神的儿女为中心。当你再这样下去的时候,你就会从神的儿女扩充到神的心意作你祷告的中心,再进去的时候,你就进到以神的自己作你的中心。到了那个地步,属灵的度量就不是包括一点点的东西,而是包括整个宇宙”。我当时是听了,但是我不懂,我不了解。

 

经过那么多年,我慢慢懂得了一些,事实是这样,真实的和主有实际交通的时候,人的属灵度量就给扩充。你看,在这里他们的交通一来一往,生命里面有了交流。到了一章的末了,这个人的属灵度量扩充了。他的人是在内室里,心思已经越过那个内室;人是在隐密处,心思却到了宇宙里。当你把这几句话作为一张图画来想象,你就会明暸。“我的良人哪,你甚美丽可爱,我们以青草为床榻,以香柏树为房屋的栋梁;以松树为橼子。”(一16-17)青草地是床;香柏树是房子的栋梁;松树应该是扁柏,也就是说在圣殿里头用的最多的那两种材料。大自然成为他们的居所;青草地是他们的床榻;香柏树是房屋的栋梁。这个房子很大,在公园里一棵树一棵树在那里都是栋梁;整个青草地都是床榻;扁柏是房屋的橼子。你看到的不是真的成了一栋房子,而是在这里,用主的话来说,大自然成了他们的居室。那是什么大自然呢?不是我们现在感觉的大自然,是作为神的居所的大自然。我们特别看重的是在香柏树和松树,这两点特别给我们带出所罗门圣殿所表明的那一个神的居所。整个宇宙,是神的居所,我们因着与神的联合,宇宙也成了我们的居所。到了这样的光景,我们属灵的度量没有办法不扩充的。我们感谢主。这样的光景放在主的面前,主的心真是喜悦。

 

末了我要跳到第二章的第一节。第二章的第一节应当是接着第一章的末了,连接上面所说的话。沙仑是个平原,这里所说的玫瑰花和水仙花是很普遍的野花,很平凡的。百合花如果种在盆子里也可以卖一点钱,但是这里说的百合花是在谷中,那就不值钱了,也没有人去欣赏它,这也就是说出它生在非常平凡的地方。但这正是基督徒的宝贝,她的心思度量给主带到一个扩大的地步,而她自己却在主的面前卑微,在主面前降卑。虽然主在那里对她说﹕“你很美丽,你很美丽,你是女子中极美丽的,你很秀美又华丽。”但现在她看到了,虽然在属灵的度量上是扩大了,那是很大的成长,但她认识自己,她对主承认一件事,“主阿,我是很平凡的,不过是在平原里没有人注意的玫瑰花,不过是山谷里的百合花。如果说有人欣赏,那就是主从天上的垂顾。”她认识了自己,她承认她是蒙恩的人;她承认她是不配。

 

这个基督徒在属灵的经历上是有了长进,看到自己的缺欠,但是不管光景如何,有一件事是不能过去的,那就是她的心向着主,她在主的眼中总是美丽的。求主恩待怜悯我们,给我们真看到我们在主眼中的地位和与祂真实的关系,并且也看见我们在主面前往前走的方向。我们虽然有缺欠,但在主的眼中,仍然是那一个佳偶,这样才叫我们更深的体会到第一章所说的﹕“我虽然黑,却是秀美。”但这还不够透彻,到了第二章,这一个感觉更深了,认识也深了,经历也深了。我们在主的眼中虽然带着许多的残缺,但是我们还是主的佳偶,主承认我们是祂的佳偶。赞美主。── 王国显《愿你吸引我──雅歌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