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学习不以别样代替主(二26

 

上一次末了提到那个基督徒在主面前认识自己,她实在是在神面前很蒙恩,但同时她又承认自己是不配的。她看她自己是沙仑的玫瑰花,是谷中的百合花,是很平凡的,没有什么值得可夸的,也没有人会欣赏的。因为是在平原上,也是在山谷里,是人所不注意的地方。但是在那里,她却是独自的等候神的看顾,她也承认她是在神的看顾中成长的。

 

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神把我们这些人摆在地上,在人中间我们实在是很平凡的,实在是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但是感谢赞美我们的主,我们认识了自己本相和地位的时候,在神眼中的情形就很不一样。我们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实,这个基督徒说她“是谷中的百合花”,主说,“你真的是百合花”。虽然是在山谷里,虽然是在平凡的光景中,但是有一件事,就是在主的眼中是作佳偶的这一点却没有改变。

 

在荆棘中的百合花

 

我们愈是平凡,主愈是看我们配得起祂;我们愈是感觉自己是一无所有,一无是处,主就看我们十分的宝贝。主不仅承认我们是祂的佳偶,而且我们的光景从来没有影响到主对我们的那一份爱情。所以当那个基督徒说她“是谷中的百合花”的时候,主就说﹕“你真的是百合花”,但是在主的眼中,这棵百合花不是在谷中,而是“在荆棘丛中”(二2)。这真是不简单,祂这个话是怎么说的呢?“我的佳偶在女子中,好象百合花在荆棘内。”(二2)什么是荆棘呢?就是属地的女子,属地的人。在主的眼中,地上所有的人如果不是属主的,不管在人的眼中如何高贵,或是在人的眼中是如何美丽,主看他们不过是荆棘。

 

荆棘是什么呢?从荆棘的外形来看,一点好处都没有,只能刺伤人,也没有什么用处,除了烧火以外,什么用处都没有。就是烧火的话,火也不会太旺,这是荆棘。但我们更要看准一点,荆棘是什么意思呢?荆棘不是神所造的,在神的创造里,神从来没有创造荆棘。荆棘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创世纪第三章告诉我们,是在人犯罪以后,地受到咒诅就生出荆棘来。那么荆棘就是一个犯罪所产生的结果的标号。我们看见在主的眼中,人的光景就是如此。

 

我们说,我们是百合花,我们承认自己是平凡,主说你在人中间是很平凡,但是在主 的眼中就不平凡,在主的眼中是非常的高贵,因为在主的眼中,我们真的是那一朵百合花。而其它一切人以为尊贵的,神看他们都是活在罪孽中,他们活在罪里,也死在罪里,他们在神的眼中没有一点可取,他们在神的眼中只能给人带来伤害的作用。所有从亚当里出来的人,都是这个模样,一下子就把人刺伤,一下子就叫人受伤,一下子就叫人受不了。但是主的恩典临到我们的时候,我们是从荆棘里被分别出来的,我们不再是荆棘,我们成了百合花。

 

弟兄姊妹,你看到这个变化,本来是亚当后裔的人,如今变成百合花,这百合花的意义就很不平常了。百合花是白色的,在圣经里,白色是说明圣洁没有瑕疵,这个变化实在是太大了,这个变化也实在是太满有恩典了。我们从来没有想到,在主眼中我们这些人是这样的给主来数算,给主来纪念。我们成了荆棘丛中的百合花。如果百合花在山谷里,那没有什么特殊。但百合花是在荆棘里,这就变成非常特出的一个景象了。

 

我们在这里要注意一个问题,主欣赏我们,主承认我们,像在荆棘丛中的百合花。但我们要问,是什么原因把我们从荆棘变成百合花呢?如果我们看见这个事实,就更觉得我们是没有什么可夸,而主的恩典实在是很深厚。我们脱离荆棘的家族是因着我们相信。我们成了百合花,也是因着这一个相信。荆棘仍然成为荆棘,是因为不信。就是这个信与不信显明了百合花和荆棘的区别。

 

我们觉得非常的希奇,我们这些原来就是荆棘的人,因着那么一点点的信心,就因着那一个单纯的信心把主接上去,我们就不再是荆棘了,我们就成了百合花。虽然我们还有许多的缺欠,也许我们还有许多的受伤,但是有一个不能更改的事实,在主的眼中我们不再是荆棘,而是百合花,这是我们的经历。不是说这个基督徒起初不知道她这个经历,但是主在这里让她清楚又有把握的知道,她在主面前的地位是怎么来的,也知道她这一个地位是怎么给做成功的。

 

我们常碰见许多初信的人,跟他谈到救恩问题的时候,我们问,“你怎么知道你是得救呢?”他们都会很轻松的回答,“我相信主就得救了。”再问他说,“你怎么知道相信就得救呢?”他也会很轻快的回答说,“主的话不是这样说吗?口里承认,心里相信,就必得救。”这都是事实。但在他里面实在是很有把握知道这一个拯救是恩典,恐怕是他得救几年以后的事。等到他真知道自己是在神面前是如何的不配,恐怕也是在他得救以后好多年日才能领会过来。我们成为百合花,没有一点自己可夸之处,要夸的就是夸恩典。我们原来是荆棘,如今成了百合花,是纯正的百合花,没有瑕疵的百合花,叫人心里有喜悦的百合花。这是从恩典那方面来看主眼中的我们的光景。主把这个事实向我们说明,是让我们实在要把握着恩典的原则来生活。

 

在顺服中显出生命成长

 

但是在这句话里,我们继续能看见有一个非常宝贝的事实。在荆棘丛里的百合花,究竟是百合花伤荆棘,还是荆棘刺伤了百合花呢?百合花在那里生长,荆棘也在那里生长,它不犯我,我也不犯它。想象是这样,但没有那么简单的事。荆棘也许不想刺伤百合花,百合花也根本不会叫荆棘受伤。但是在刮风的时候,或者野兽从旁边走过,荆棘给碰动,这时就会发生问题了。荆棘上头的刺可能就刺到百合花上去,百合花也会挨到荆棘的刺上给刺伤。不管是怎么的一种光景,这里有一个启示。

 

不错,我们在主的眼中是很名贵的,是主看中的。但是主在这一件事上也给我们提醒,信心叫我们成为百合花,但是主在我们的身上有一个提醒,生命要长成,光是信了还不够,你必须要有一个顺服的心来接上主所安排的环境。任何人都能看到这个光景,百合花生长在荆棘里是不相称的,真像中国人俗语说的那一句,说起来也不大好听,“鲜花插在牛粪上”那么不相称。赞美感谢主,在这里主是肯定的说﹕“我的佳偶,你在女子中,好象百合花在荆棘内。”主说,“你是荆棘里的百合花,虽然在那里会受伤,但那个环境,你要接受。我是这样看,你在荆棘丛中就对,你不在荆棘丛中就不对。”

 

这个话很有意思。那是说出什么问题来呢?我们活在这个世界里,心里要拣选主的时候,太多属地的人叫我们受伤。这些叫我们受伤的情形,我们看来是麻烦,也许是痛苦,但是在主的眼中看来,这样的事实却是非常的叫主满足。我的意思不是说主喜欢叫我们受伤,但是我必须告诉弟兄姊妹们这样的一件事。当神的儿女认识主的安排而甘心接受受伤的时候,这一个顺服的心思在主的眼中实在是太美了。所以主说﹕“你是荆棘里的百合花。”这是说出了我们在地上生活的态度。

 

不错,在一面来说,主在恩典里叫我们成为百合花,但是在另一面,主也让我们在学习支取恩典里去作一个活在荆棘丛中的百合花。这样的支取,可以说是一种忍受。当一些难处临到我们的时候,我们默然在那里接受。当一些叫我们里面破碎的事临到的时候,我们默然的接过来。这样的生活态度,在主的心里,就觉得这一个实在是“我的佳偶”。“佳”就是美的意思,是好的意思。“偶”就是可以相配的意思。你看主在这里说﹕“你真是能与我的美丽配得上来的那一个,因为你是在荆棘丛里的一朵百合花。”为什么呢?弟兄姊妹们都知道主的道路,主在地上的时候,正像荆棘丛中的百合花,祂实际就是那荆棘丛中的百合花。祂的道路,祂在地上的结局,都是那在荆棘丛中的百合花的经历。

 

我们真懂得这样活在主面前,你说主怎么能不喜悦呢!祂在地上找到一些人,这些人甘心乐意的照着祂的经历往前走,照着祂的道路来跟随祂,真是羊群脚踪带出来的另外一个表现。你从主这样的话里,可以看到我们的地位和我们要追求的实际。

 

主自己作寻求神的人的供应

 

从第一章的末了开始,就是这两个人在那里谈话,你说一句,我也说一句。你说了一段话,我也说一段话。这些话很有意思。用人的话来说,就是彼此在那里欣赏,我欣赏你,你也欣赏我,我欣赏主,主也欣赏我。这很有意思。主对那个追求主的基督徒说,“我的佳偶,你在女子中好象百合花在荆棘里。”接上去,这个爱主的人也说话了,“我的良人在男子中如同苹果树在树林中。”(二3)我们要先领会这一句话,才懂得下面的那个经历。正如上文所作的比方,那些女子就是荆棘,那个爱主的基督徒就是百合花。在这里,主就是那一棵苹果树。树林就是其它的男子。

 

在这里你首先看见主是一个人,但祂却不是一般的人。这里面已经隐隐把这个基督徒对主的认识带到一个准确的地步。主曾到地上来作人,但是祂却不是一般人,祂不是亚当的后裔,所有的人都是亚当的后裔,只有我们的主不是。亚当的后裔很多,但是主只有一位。所以你必须这样把原意翻出来,“我的良人在男子中,如同一棵苹果树在树林中。”不是很多的苹果树,只是有一棵。

 

达秘的翻译把那“一棵”翻成“the apple tree”,不是“an apple tree”。指是一棵,已经很特出了,但“the apple tree”是指出那特定的一棵苹果树,是一棵很特殊的苹果树。我不晓得达秘弟兄当时这样翻的时候,他心里是怎么想。我猜他可能将这一棵苹果树看成伊甸园中的生命树。所以在他翻这句子的时候,他翻成 the 苹果树,就是那一棵苹果树;“我的良人在男子中,如同那一棵苹果树在树林中。”

 

你想,一棵苹果树在树林中,这一个比方是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我家里有一棵苹果树,谭弟兄家里也有一棵苹果树,吴弟兄家里也有一棵,还有一些弟兄姊妹家里都有。但是我想,你们看到那几棵苹果树的时候,你会很羡慕我家里的那一棵。为什么呢?因为上面结上了许多红色的果子,清甜到不得了,在市场上也买不到能与它相比的。我不是夸我的那一棵苹果树,而是那一棵苹果树的特点,在市场上买不到的。你在市场上能买到的,起码从树上摘下来经过了三天,最低限度经过三天,也许还不只三天。但是我家里的那一棵,你摘下来马上就可以吃,那种新鲜是没有办法买得到的。

 

这样的一棵苹果树,在树林中,是不是很容易一下子就认出来呢?很容易。一般来说,苹果树不能成林的,成了树林的都是很多很巨大,枝干很粗很大又很老的树。苹果树很难长成苹果树林的。所以在树林里,如果有一棵苹果树,一看就能看出来,特别是这一棵带着果子的苹果树。树林里的树多半是没有果子的,这一棵树却有果子。我有理由相信,这一棵苹果树如果不是 red delicious 的品种,也必是红色的苹果,所以很容易一眼就看出来。它和其它的树不一样,不仅是形状不一样,更重要的那一点,是生命不一样。这实在是太宝贵了。

 

这里有一个属神的人,她里面非常有把握的晓得她的主;她为她的主作见证,“我的良人是与众不同的,他不是出于亚当的;不仅不是出于亚当的,他更是结果子的。其它的树没有果子。”

 

请问弟兄姊妹们有没有进过森林的经验,不一定要进入原始森林,我相信很多弟兄都去过优胜美地(yosemite)。我没去过,但是我听说一件事,前不久,我们中间几个弟兄姊妹们去的时候,听说有一些熊出来伤害人,他们带着这样的印象到那边去。有一次,一个弟兄走去另一个方向,本来约好回到某一个地点会合,结果到了约定的时间,那个弟兄一直不见出现。后来几个姊妹就去找他。她们往树林深谷去找,一面找一面喊,回声很大,但就是没有人响应。她们一直走到谷底的时候,已经快黄昏,天色已经暗下来,她们心里就有一点怕,想想会有熊出来,她们就更害怕。因着这个心思,她们好象看见前面有只熊,张牙舞爪走过来,她们马上掉头就跑,但是又觉得没有什么跟过来,她们就安定下来回头一看,没有什么熊,只是一根枯树干,她们心里才安定下来,但却已经给吓得一大跳。

 

你进过树林里,你很容易体会两件事;第一,你会感觉很容易困乏,因为走来走去都是树林,走来走去还是在树林里。走,走,走,走,走,你就困乏了,就觉得疲倦,这是一种情形。另一种情形就是在树林里最危险的是什么.是迷路,转、转、转、转,你就失去了方向,转来转去你还是转不出来。在这种情境里真叫人苦恼,也许还有更多,不过这两样情况已经很够了。

 

这里说﹕“我的良人在男子中好象苹果树在树林中。”在人世中,在属地的环境里,一天过一天,我们就感觉疲乏加上疲乏,一天过一天,感觉更多的困倦,甚至有一些时候,我们整个人生的路途都迷失了。作为基督徒,迷失道路是最苦的。没有认识主以前,迷失道路也许还没有什么感觉,但认识了主以后,迷失道路的苦恼实在是不简单。但是在这遍地树林的情景里,主就是那棵苹果树,你一看,就认出祂来,你一仰望,立刻就得到祂的眷顾;你只要心里向着祂,就看见祂;祂就是那一棵苹果树,这是何等的宝贝!这不仅是一个保护,这也是一个供应。不仅是一个供应,也是一个路标。

 

赞美感谢我们的主,这个基督徒如今在一片迷茫的地上奔走的时候,她一直抓住一个事实,“我的良人就是那一棵苹果树。祂是叫我得安息的,祂是叫我得供应的,祂更是叫我得保护的。”

 

开始享用主爱的甘甜

 

我们还要注意这个良人和这个佳偶当中的经历。当他看到这一棵苹果树的时候,就“欢欢喜喜的坐在祂的荫下。”(二3)在树林里难道没有遮荫的地方吗?树林里都是遮荫的地方。我们读西方的童话,很小年纪的小孩都懂得有一个黑森林,那里面住着一个女巫。提到森林,你马上就觉得是看不见阳光的。这样的一个地方还需要苹果树来遮荫吗?的确,如果我们从物质的观念来看,没有这个需要,因为树林里任何一棵树都比苹果树高。苹果树不会太高的,但树林的树都是很高的。

 

很希奇,“我欢欢喜喜坐在祂的荫下。”这真有意思。其它的荫蔽只是给人带来黑暗,但是你坐在苹果树下,里面就有了安息,所以就是欢欢喜喜的,高高兴兴的。但是在这里还有另一个意思,是很有意思的。你多读几个翻译版本,就看出那个问题。这一个高高兴兴,或者是欢欢喜喜,是根据这样的一个事实来的,达秘的那本译本,直接把那个意思翻出来。他说﹕“我是被提而坐在祂的树荫下。”其它有些翻译就是欢欢喜喜,达秘却翻成“我是被提坐在祂的荫下。”这里很自然就把我们带到以弗所书第二章里去,“我们与基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这一棵苹果树,它的树荫是天上的树荫,你是坐在天上。坐在天上以前,当然是主还没有再来之前,我们的地位已经是被带到天上,我们有一个属天的地位,等到主再来的时候,就真实的被提到天上。

 

一同坐在天上的享用

 

这棵苹果树是怎样的一棵苹果树呢?我们有尝到苹果树的果子甘甜的经历,是因为这果子本来就有那个经历。是什么经历叫我们这些人能被提呢?说到被提这一件事,我们没有办法忽略那复活。先有复活,才有被提。先是复活,后是被提。我们尝到这个果子的滋味很甘甜,我们都知道,到那一天我们被提到天上面对面见主的时候,再没有什么事情叫我们的喜乐比这个更高,再没有一个滋味比我们与主面对面更甘甜。但我们必须要看这一个摆在前面的喜乐的经历是根据什么来的,乃是根据主自己的经历来的。主自己进入死地,从死里复活,升到天上。是这样一个经历,打开我们被提到天上的路。

 

下面说到我们尝到那苹果的甘甜,我们就回过头来看那一棵苹果树是怎么样的苹果树,这就是我们的主。我不是说每一个得救的基督徒都能有这个认识,我也不是说一些稍有追求的基督徒就会很有把握的有这一个认识,只有很深的活在与主交通里的基督徒,才能抓住这个把握,整个属天的荣耀在这个人身上生发,完全是因着主自己的那个经历带来的。我们的主曾经来到地上作过人,但是祂不同于一般的人。祂是这样的一棵苹果树,祂是从死里复活升上天上的主,如今就叫我们可以享用主自己的经历。我们赞美感谢我们的主,这实在是太宝贝。

 

这个基督徒的见证是完全集中在主自己的所作。我们比较第一章所记的,那时她还没有遇见主,她整个的工作是在一些外表的活动里,所以结果她就“看守别人的葡萄园,自己的葡萄园却没有看守”。她现在寻找到羊群的脚踪了,她所摆出来的,不再是一些外面的活动,而是主的自己,而是主的所作,而是主的所是。见证摆出来的目的是叫众人认识主是谁,叫众人都看见主为我预备了什么,并且我在主面前所得着的又是什么。这个时候,她像是在对主说话,实际是把主的见证活在人的面前。

 

属灵路上的障碍

 

我们感谢赞美主,读到这里,我们看见这个爱主的人的路程一直是向上的。但是你不能再读下去,再读下去的时候,你就会发现难处,你就发觉不太对。你不留意,还不会觉得有什么;如果你留意,你就觉得有难处了,有打岔,不大对劲。这是我们常犯的毛病。我们在神面前生命的长成,我们与主联合的经历,我不晓得究竟有几个阶段。盖恩夫人就把它分成三个阶段。从这个阶段到另外一个阶段,你要经过好大的挣扎。从第二个阶段上到第三个阶段,你要经过又一次很大的挣扎。是不是真的只有三次呢?从肉体的活动进到魂的感受,从魂的感受出来进到灵的境界,是不是真的只有三个阶段呢?我不敢说。但是起码在我们实际的经历了,实在是有好多次的打岔。这些打岔,不是在犯罪的事上,而是在一些非常属灵的原因里,这就是难处,这就是我们感觉苦恼的地方。如果这些事不属灵,我们一下子就能分辨过来,我们一下子就醒悟过来。问题就是那些都是属灵的事,而且是好的属灵的事。正因为是这样,我们的难处就出现了。

 

现在这个基督徒,从第一章到这里,她灵里面的光景一直是往上的。可是到了这里的时候,出了岔就停在那里。属灵的事情就是这样,你不能停在那里,你一停在那里,好象是停下来,事实上是往后退,一定是这样的。现在这个基督徒来到这样的一个关头,在这个关头,不是说她不爱主,不是说她爱了世界,不是说她犯了罪。不是犯罪,不是爱了世界,不是不爱主,那么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呢?这是我们很不容易了解的。但事实上在我们的经历里,这是太真实了。许多时候,我们走、走、走,走到一个地步,我们爱主的情绪没有降低,但是我们就是走不上去。如果我们不爱主,走不上去没有话说,但是我实在是爱主,我不能不爱主,但是我就是走不上来。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呢?在这里就把我们带到那一个关口。

 

你看到这个基督徒认识她的良人就是属灵的苹果树,多么宝贝。现在灵里的光景有了一点好象是明亮,其实是幽暗。她说﹕“祂带我进入筵宴所。”(二4)这筵宴所,是个摆设大筵席的地方。如果根据所罗门王来说,那是国宴,是国家元首招待别的国家元首的那种国宴,很丰富,很华丽、很有享用,是这样的一种筵宴,不是普普通通的。第一章所提王坐席的时候是家常便饭,是在家里闲话家常。这一个筵宴所却不一样,它是满有荣耀,满有丰富,满有华丽。王把我带到这样的一个地方,这是说出什么呢?在我们的经历上,我们掌握了一个事实,我们的主没有留下一样好处不给那心里正直的人,我们也像大卫那样,看到“我的好处不在主以外。”(诗十六2

 

到了这个地步,这一个神的儿女里面实在是看见了,神所有的一切丰富,都在基督里面,而我们这一些人,都在基督里得了这些丰盛。基督所有的丰盛,没有一样不是我的,每一样都是我的,我能尽情的在那里享用。主的荣耀是我的;主的丰富是我的;主的华美是我的;主的能力也是我的;主的智能也是我的;主的义更是我的;主所有的一切,所有权柄、智慧、能力完全是我的。我们真的是被带进筵宴所。在这个人的里面,他看到这样宝贝的事,真是很宝贝,一点都不假。

 

但是多少时候,我们的难处就出现在这里。你如果不知道主的恩典,也许你还会继续向前;但当你好象看见了,你就感觉满足了。你里面感觉满足的时候,你就什么都没有了。当你进入筵宴所,国宴的排场都摆在那里,荣耀丰富的陈设都摆在那里。或者国宴刚刚在开始,才上第一道菜,底下还有好多道菜。中国人说的十大道菜,你仅仅是吃了第一道,下面的九道菜还没有端来,你就满足了,够了,够了,太好了,太好了。弟兄姊妹,这是我们的难处。不知道的时候,我们还晓得主对我多么好,但等到我们知道了,以为主的一切都是我们的了。主是要给我们,一点也没有错,但知道并不等于经历,这是第一点。一点点的经历不等于完整的经历,这是第二点。难处就出在这里。进到了筵宴所,看到了,也尝到了一点点,人心里就满足了,就带出底下的难处来。

 

别让属灵的事物代替主的自己

 

我们先看主怎么安排。“王带我进入筵宴所,以爱为旗在我以上。”(二4)筵宴所里的一切丰富,围绕着这个神的儿女,但是在这里有一个旗号,这个旗号就是一个表明。从古到今,我们都知道旗号的目的,特别是从前,中外都是一样。比方说在中国,一个大将军姓王的,也许是我,我就有一个旗号,将军旗上写什么呢?大大的“王”字,或者田弟兄是大元帅,那个旗号就是一个“田”字。你一看见那个旗号,你就知道那个大元帅在那里,那个大将军在那里。在西方也都是这样,他们不像中国人用姓氏做旗号,但他们有一些徽号,你一看见那个徽号的旗,你就晓得这个是狮心王理查德,他是英国很有名的皇帝。你看见那一个旗号,你就晓得那是亚历山大大帝。你只要一看到那个旗号,你就晓得那个人在那里。那个旗号也就是表明那一个人,作为那个人的旗号。

 

现在王带我进入筵宴所,但是很希奇,在我以上,祂以爱为旗。主的安排是这样,神叫我们看见祂许多的丰富,都是为我们预备的,没有一样祂留下不给我们。但是祂要我们看准一件事,基本的问题是祂爱我们。因着祂爱我们,这一个筵宴所才成为我的享用。因此你在那里享用筵宴,你的眼睛所注意的是什么?是筵宴所里的陈设?还是桌子上所摆上的呢?还是你注意主自己在那里呢?或是注意那爱我的主在那里呢?

 

这是我们的难处。我们没有尝到主荣耀的恩典时,我们说我们爱主。等到我们多尝了神荣耀的恩典,我们的心慢慢产生了变化。我们会爱我们所有属灵的经历,我们会爱我们所懂得的属灵的知识,我们会爱我们所尝过的主的甘甜的情绪。在基督教里有一些弟兄姊妹们,他们给称为灵恩派的,他们爱一种属灵的情绪,他们实在爱一种属灵的感觉。他们都说他们为了爱主而要追求,但实际上他们是爱那种情绪,爱那种感觉。我们虽然没有追求那个情绪和那个感觉,但是我们却常常在另外一些属灵的事上,把我们的心贴了上去。我们会爱我们所有的那一份恩赐,我们会爱主曾经给我治好了病的那个经历,我们也许会爱我们在神面前有一次得胜的学习。你说这些事情不好吗?你说这些事情不对吗?全对,没有一点不对。怎么能说主给我一个医治是错的呢?怎么能说主给我一份恩赐是不对的呢?怎么说主给我一次得胜的学习是不应该的呢?都对。

 

但问题是在这里。当属灵的事在我们身上发生过了以后,我们真宝贝所发生过的属灵的事物,我们一直要抓住那一个东西,我们觉得那些东西就是主自己。问题的严重就在这里,就是把属灵的事物来代替主。第一章以工作去代替主,第二章这里的毛病是以属灵的事物去代替主。这个代替一出现,人就停在那里。虽然还没有掉下去,但是却已经不再往前了。

 

主知道我们的愚昧,祂带我们进入筵宴所的时候,祂是“以爱为旗放在我以上”(二4),叫我们眼目要注意祂自己,而不是祂为我们所预备的。我们承认并不是一下子就能完全脱得出来,因此问题出来了,而问题出来以后,你看这个基督徒里面有没有感觉呢?有。她知道不大对了,但是出不来,不容易出来。问题是我们自己舍不得从那里出来,因为那些都是属灵的事物。我曾遇见过一个曾经追求圣灵而得了邪灵的人,他给我说起,起初把邪灵作为圣灵的时候,他真觉得那个灵是何等何等的好,慢慢的那个灵给他痛苦,慢慢的那个灵给他压制,他觉得有点受不了,他要脱离,但是脱不开。他把这个事情跟一些有经历的弟兄来交通,弟兄们给他一个提醒,叫他拒绝那个灵。很希奇,他知道问题全出在那个灵,但等到须要拒绝那个灵的时候,他舍不得拒绝,因为他还记得,当他得着这个灵的时候,那一段日子实在是美好。

 

人的愚昧就是这样。对邪灵是如此,那么对属灵的事物呢?本来是出于主的那些恩典或恩赐呢?那就更难把它们放下了。当然我们并不是说我们要放下这些,如果这些事物不代替主,你可以保留它。但假如它起了代替主的作用,你就不能保留它。你必须把它放下,你才能继续得着主。难处就在这里,我们一直宝贝我们的感觉和我们的情绪,懂得出了问题,但怎么能恢复呢?你一天不拒绝那些代替主的事物,甚至是好的事物,你就一天出不来。你用许多的方法要出来,就是出不来。

 

注意这里,他是用什么方法出来的?他觉得苦恼,觉得生命里面有些枯竭。你看矛盾不矛盾?非常的矛盾,那是不应该有的光景。但是在这个基督徒的身上,因着别样代替了主,就产生了这种情形。她里面真愿意脱离那一种苦恼,但是因没有看见主,因为失去了主,因为一些属灵的事物挡住她,叫她再看不见主,她以属灵的事物当作主,好象以色列人拜金牛犊,以为就是拜耶和华神。

 

在爱中寻找恢复的路

 

她怎么办呢?她说“求你(不是你们,这个“你们”的“们”字是原文没有的,严格说起来连那个你字都没有的。)给我一些葡萄干来增补我力。”(二5)在筵宴所里没有力,可笑不可笑?我们常在这个光景里,在神丰富的恩典里,我们却很平凡,我们实在是在这种光景里。怎么办呢?“给我葡萄干”。什么叫做葡萄干?你懂得,我们的主是葡萄树,祂的果子就是葡萄。你要得着葡萄就好,你要葡萄干就不好。为什么呢?从葡萄到葡萄干,第一是失去了新鲜,第二是失去水份的滋润,第三你没有尝到生命的清新。对不对?那是很清楚的。更重要一点,葡萄干是经过人加工的。

 

在这里我们看到,葡萄干是属灵的经历,葡萄干是属灵的一些事物,它是有生命的性质,但却不是你直接得着的,你是间接得着的。这是葡萄干。能不能解决我们的问题呢?可以解决,但只是一点点,不能彻底的解决。你要彻底的解决,就必须要先吃那鲜葡萄,你直接到那棵葡萄树下去。弟兄姊妹们,这是我们常常犯的毛病。里面有些难处,里面有些过不去,里面有些不能再往前,怎么可以找到一些属灵的姊妹来交通,看看从她们那里得到一些指导,这并不是不可以,是可以。但你只有这一样就不大对了,叫我们能直接重新往前的,只有我们直接到主面前。

 

她不仅在那里要葡萄干,她又说﹕“给我苹果,畅快我心。”(二5)希奇不希奇呢?本来在树林里就已经遇见了主,也因着主而得了喜乐,但现在为什么好象看不到苹果了呢?好象缺欠了苹果呢?苹果树还是在那里。带她进入筵宴所的那一个人就是苹果树,是那个苹果树把她带进筵宴所的。为什么现在不见了苹果呢?我们真实需要主给我们看得清楚。有一些时候,主给我们所经历过祂的那一些宝贝,也不能代替主;你以为那些能把我们带出灵里的黑暗,那也就是说葡萄干是别人的经历,苹果是我自己的经历,但却是旧的经历,去年的经历,十年前的经历。弟兄姊妹,这个不对,注意先后的次序,先是苹果树,后是筵宴所。因此你在筵宴所里,你看那个苹果是不是主给她的经历呢?是,但已经是过去的经历。

 

这毛病也是在我们追求的路上常犯的。我们常常停在从前的经历里来支持我们今天的行走。这不成。所以这个人进入筵宴所里,却感觉在筵宴所里活在缺乏里,活在缺少力量里,这个不成。但是你说她不爱主吗?她真的爱主,她实在爱主,她一点不爱主的情绪都没有。但问题就在这里,她没有抓紧主,单凭别人的带领,凭自己的经历,没有解决她的问题。她里面苦恼,她就说﹕“我因思爱成病.”(二5)我因思爱成病。她先是已经有了病,然后去找葡萄干,然后去找苹果,但找到苹果,找到葡萄干,还是病。什么病呢?说得不好听,是相思病。这个病听是不大好听,但在这里,她实在是因着爱主而病了。

 

但爱主怎么会病呢?爱主不应该病,爱主爱到成病了,那是爱得不大准确。她爱上一些东西以为是主,结果不是主,那就病了。如果从情绪上来看,这个基督徒爱主实在爱得很深,但问题是我们所爱的有没有爱得准确。我们感谢主,主实在是体恤。我不知道这个基督徒在那里思爱成病的时候,她是在思念她享用主的恩典,还是主当时立刻给她一点的扶持,我不敢肯定是那一样。也许她在思爱成病当中,她想到从前主和我是怎么的亲密﹕“祂的左手在我的头下,祂右手将我抱住。”(二6)这是一个软弱的人接受扶持的那一种姿态。一个人就要倒下去,但是另外有人一把的抱住他,叫他倒不下去,这是一个受扶持的姿态。当然这个扶持是因着爱而作出来的。我不晓得她是在思想到从前主是怎么带领她,与她亲密,还是如今她下到一个幽暗的光景,主给了她扶持,她在幽暗当中还是感觉主对她的扶持。这两种情况都有可能,因为两种情况我都经历过,虽然我不敢说究竟这是指那一样,但是不管是那一样,主就是爱这个事实抹杀不了。

 

我们感谢主,虽然在这个时候,这个基督徒好象不能再往前,但是主的扶持没有停止。不管她是回想主从前的扶持也好,或者是当时感觉主的扶持也好,有一个事实在她里面,她倒不下去。我们感谢主,主爱我们真的是这样的爱我们,只是我们的愚昧,常常将主的恩典和主的恩赐来代替主,叫我们落在一个属灵的昏暗里。外面好象很属灵,里面却是有幽暗。这个太不准确、不合理、不相称、在筵宴所里不应该发生这种情形,但人的愚昧使它发生了。感谢主,虽然是如此,祂仍是我的扶持,仍然等候我继续往前。── 王国显《愿你吸引我──雅歌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