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能走过旷野的秘密(三6-11

 

在第三章开始,这个基督徒心里有了一点苏醒。但是却没有完全苏醒,所以她起来寻找主,只是却躺卧在床上去寻找。还是主的呼唤和主的吸引,在她里面所产生不能失去主的感觉叫她起来。她起来了之后,她就出去寻找。但是,她寻找的方法不对。所以没有遇见主。她要依靠一些属灵的活动,她要依靠年长的弟兄,她要依靠觉得可以作为依靠的人、事、物。但是却没有结果,因为人在 神面前能更深的得着主,那完全是要人自己付代价去寻找主。是人自己把主以外的人、事、物都拿开的时候,她就遇见主。她不再依靠主以外的人、事、物的时候,她就遇见了主,她很开心。

 

但是在她开心的时候,人的愚昧又再显露。不是她不爱主,而是她爱主爱到这样的地步,她以自己享用主为目的,不是以主得着她为目的,不是以主的意思在地上显出来为目的,她只是觉得她能完全享用主,她的目的就达到了。结果就把主限制了,她就拉着主不给祂走了,一直到自己的“母家”,到“怀我者的内室。”就是恩典和神的爱,她就停留在神的恩典和神的爱的享用里。当然这个没有什么不对,但是停留在那里不出来就不对了。主是一再在她身上呼召,叫她起来与主同去,但是她不起来与主同去,只是留在享用神的恩典和神的爱的那种感觉满足里,她就不会继续向前。所以我们看到,她要再次找到主的时候,主要说话了。“不要惊动她,不要激动她,让她自己情愿”,不要让她因着人的推动而作一些不是从心里要作的事。

 

走出感觉进入实际的经历

 

我们继续看下去,就看见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如果从我们的经历来跟上圣经所记载的,你会发觉在第五节和第六节当中,不知道经过了多久的时间。在第四节,你看到这个基督徒进到母亲的怀里,到“我母家,到怀我者的内室。”她就停留在那里。主说第五节的话的时候,她仍然停留在那里。但是到了第六节,这个基督徒已经不在内室了,不单是不在内室,而且还走过一段旷野的路,地点起了很大的变化。这一段旷野的路有没有走完呢?我们不敢说她一定走完,但是最少也走得差不多了,从内室到旷野走了差不多了。我们注意地点的转变;那就是说,这个基督徒里面已经有了醒悟,她不再停留在自己享用主的感觉里。她起来,她奔走,她走在旷野了。走在旷野里,目的在那里呢?是要跟上主要去的地方,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

 

从第四节到第六节这一段的时间,我们不知道主有多久的等待。但是无论如何总不会马上就是这样。有一件事情是我们知道的,主一直在那里等,一直等到她甘心情愿。她不情愿的时候,主也不勉强,主一直在等,直到她甘心情愿,这个人就起来,这个人里面就苏醒,这个苏醒带来非常大的长进。所以第六节是非常有意思的。

 

我们读雅歌书,只是看见所罗门和书拉密女。但是你仔细去读的时候,你会发觉一些地方,有第三个人在那里说话,或者说,有第三批人在那里说话。第六节就是这样的光景。这里不是所罗门在说话,也不是书拉密女在说话,是另外一个人在说话。一些英文圣经的翻译,将第六节译成一批人,好象这是一首诗歌,就像歌剧一样,男主角在那里唱,唱完以后,女主角也在唱,唱到一个时候,一个合唱团在那里唱。这个合唱团不是男主角或女主角在唱,是另外一批人因着男女主角发生的事情在唱。第六节就是这一批人在那里唱,一直到第三章的末了,都是这一批人在说话。

 

这些第三者说什么呢?我先给弟兄姊妹一个观念。整个来说,是为这个基督徒的苏醒来作一个见证。这个见证不单是指明这个基督徒的苏醒,也说明了这个基督徒在属灵的经历上往前夸了一大步。我们要注意第六节的开始,显然这些话不是所罗门说的,也不是书拉密女说的,却是另一些人说的,是因着他们所见的就说话。这些人说﹕“那从旷野上来,形状如烟柱,以没药和乳香,并商人各样香粉熏的,是谁呢?”(三6)从上文来看,用没药,乳香和香粉的,这个一定是女的。事实上确实是个女的。虽然这里没有说是女的,但却不是因着这三件事来说这个人是女的。因为在原文上,“那从旷野上来”里的“那”字,是女性,也是单数的,就是单数的女性,“那”字就是这样显明那是个女性。这个女性是谁呢?她就是上面遇见主,把主带进她母亲的家的那一位女子。现在这位女子起来,她到处在耶路撒冷找主,却找不着。她就到旷野去找寻主,这实在有意思。当她肯走旷野路的时候,愿意进到旷野里去的时候,她整个光景就不一样了。弟兄姊妹要注意她的光景是怎么样的。

 

经过旷野进入丰富

 

她成了一根柱,柱子就说出一件事物。我们要注意这根柱在什么地方出现?是在旷野。这是不相称的,从外面看来是不相称的,但是我们必须注意,这根柱子好坚稳。这个人在找寻主的时候,是非常坚稳的走过旷野路。我们必须要注意,那个环境是旷野的环境和独身的女子。了解这样的情形,才懂得这根柱子是什么意思。一个人在神面前追求要得着主,不能因别人的陪伴而得着主的。虽然主常常把人放在我们周围作为我们的陪伴,但是真正的要在神面前有长大,必须要与主有个人的面对面。这是根据上文,一离开巡逻的人就立刻遇见主同一个原则。这个基督徒走在旷野的路上,是非常坚定的去行走,没有因着旷野而退缩。

 

我们又要注意,这根柱子在我们看来是好不合理的,因为这根柱子不是石头,也不是木头,也不是水泥,这根柱子是烟。烟怎能成为一根柱子呢?虽然烟能一阵子成为一根柱子,但是风吹来就散了。我们要注意,在这里的烟柱子是不会散的,为什么呢?因为我刚才提到这烟柱在旷野里移动。旷野不是小小的地方,旷野是个很大的地方,这批人好远就看见这条烟柱,这条烟柱越来越近,直到在眼前,还是一条烟柱,并没有散去。

 

我们又要注意这个旷野。什么是旷野呢?从属灵意思来解释,就是有主作陪伴,但是却没有主的丰富的地方。如果我们从所罗门当时写这卷书的地理环境来看,在以色列只有南边才有旷野,在犹大地有旷野,在西缅地有旷野,再往南面去都是旷野,在北方没有旷野。因此我们要注意这个地方,如果从地理环境来看,这个旷野是在埃及和耶路撒冷当中。如果我们将这个事实带到以色列人出埃及的经历上去,我们就看见旷野正好就在迦南地和埃及当中。埃及是世界,迦南是神应许丰富之地。现在以色列人离开埃及之后,他们还没有进到迦南,他们在旷野行走,但是他们有一个目的,就是要进迦南。用现在的话来说,他们有一个目的,就是要进到基督完全的丰富里。

 

这个基督徒,一个人走在旷野,环境好孤单,没有同伴,也没有同情和鼓励的人。眼睛所见是一片荒凉,没有神的丰富。但是在路上走的时候,实在有主的陪伴,这是以色列人在旷野行走的经历。这个基督徒在属灵上的旷野走着,她尝到主的陪伴,但是却还没有得着主的丰富。她里面要得着主完整的丰富,所以她就往前走,一直在旷野的路上往前走,在孤单的环境里继续往前走,就是这样的往前走,她实在付出了一点的代价。没有一个基督徒只是坐着就能得长大,也没有一个基督徒长大是因为他生活在一些已长大的基督徒当中,他就自然会长大。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属灵生命的成长,一定是神的儿女个人实在付出代价去跟上主。即使走在旷野的路,她仍然坚持的往前走。

 

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我们不讲大的操练,也不说十字架在我们身上彻底的破碎,我们只提及基本的与主交通。例如读圣经和祷告,这都是最基本的。我们要坚持读经和祷告,如果我们少付一点代价,就作不来了。如果我们坐在那里等待片时,我们就读不来了,祷告不来了。时间过去了,但没有读经和祷告。若果天天都是这样,这个人能长进就实在是很希奇,这是最基本的。如果说,真实要走在旷野了,比较读经和祷告的要求就更多了。如果读经和祷告都作不到,怎能在旷野的路上行走呢?怎能够接受十字架更深更彻底的对付呢?

 

不让孤单减少跟随主的心

 

到了第六节,在第三者的眼中,(这个是圣灵也好,是神自己也好,是谁我们不必管,反正是主和追求主的这个基督徒以外的人),这个基督徒长大了,她往前走了,这个基督徒在主的路上往前了,这实在是非常宝贵的。在我们属灵的经历里,我们经过一段的迟延,也经过一段时候停留在自己的感觉里,主的吸引总叫我们脱离那些限制。我们愿意向前了。我们会向前了,走在旷野,忍受孤单和难处,但是我们仍要坚持的去寻找要得着主。活在这种光景里,她就长大了。

 

许多时候,你与许多的基督徒一同长进是容易的,就算本来不想长进,但是弟兄们的长进,不能不带动你到一个地步一同的长进。所以同弟兄们在一起,长进是不大困难的,不管那长进是真的或是假的,反正你觉得自己是在长进。但你孤单一人的时候,你就觉得为难了。你会说读经和祷告那么闷,接受十字架的对付那么苦,顺服主的感觉又那么沉重,不长进就算了吧!如果在一个人孤单的时候,他还是要向前,这个才是大的长进。我们要注意亚伯拉罕与神面对面,不是在大庭广众中。亚伯拉罕里面领受神自己的启示和恩典也不是在大庭广众中,而是他单独与主面对面在一起的时候。所以在以赛亚书上记着,亚伯拉罕与神单独面对面的时候,神就叫他遇见。基督徒往前走的一个秘诀就是脱离人、事、物,单单的向着主,肯付代价的坚持向前走。这就是成为一根烟柱子的秘诀。

 

这根柱子好象是不实在的,却又是真真正正的一根柱子放在那里。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这条烟柱有这么大的表明?这里面有非常大的经历。我们从下文就知道这条烟柱是不简单的,看上来就好象是烟,但实际显出来就是柱子。如果不往下去看,我们就不能领会是怎样的一回事。往下去看,就好容易看到一个问题。

 

第六节是一个问话,这个人在那里问﹕“从旷野上来的是谁呢?”我们晓得是个女的。但是第七节的回答是什么?如果不是从属灵的经历来领会的话,你会说这个回答的人是疯子,因为问非所答。他的确是问那个女的是谁?但是回答的是指着所罗门来回答。所罗门就是所罗门,女的就是女的。为什么我问那个女的是谁,你却将所罗门来回答我呢?你不是疯了吗?因为男女不分,问非所答。我们若是发觉这个问题,我们就会找到答案。这个答案就是那个女的成为烟柱的秘诀,就是那个女的成了所罗门,所罗门就是那个女的。在什么情况下有这样的事情呢?在地上永远不会有这样的事,但是在基督里就有了。这就是联合,是基督徒与主生命的联合。

 

我们读到路得记末了的时候,就是路得与波阿斯的联合。路得是凄凄凉凉的到了迦南,孤苦伶仃的到了迦南。但到了有一日,她与波阿斯联合了,这个联合就叫路得的孤苦伶仃都停止了,叫路得的凄凄凉凉都过去了,波阿斯的丰富都成为路得的。并不是路得这个人变了,乃是因为波阿斯和路得的联合,波阿斯所有的成了路得的所有,这个就是联合。

 

基督徒同主的关系,并不仅是祂是救主,而我是蒙拯救的。祂是施恩的神,而我是接受恩典的人。不单只是这样,还有更宝贵的关系,就是生命上的联合,我进到主里面,主进到我里面,我与主成为一体,这就是一个基督徒在旷野行走的秘诀。他是孤单,但并不真的孤单,因为在他里面有主。他与主联合,他走在旷野的时候,主也走在那里。从外表来看,他是贫乏的,但里面却是富足的,因为他是与主联合。所以在旷野的时候,也许他是失去了世界上许许多多的东西,埃及已给抛到后头了,迦南仍没有进入。如今他走在旷野里,因着与主联合,旷野就不再成为旷野。在别人来看是旷野,对他来说并不是旷野,因为在这一段路程当中,他一直活在与主联合的经历里,所以对他的本体来看,他是烟,风一吹就给吹散了。但因着与主有联合,他就成了一条柱,秘诀就是在这里。

 

我们追求主的人,在地上的年日已经经过了多少在旷野行走的路,这些旷野的经历并不是叫我们退后,反叫我们在主里更坚定的往前走。因着与主的联合,主与我成为一体,我就活在主的扶持和坚固里。多少年代以来,基督徒的经历都说明了这个,教会的历史也说明这个。

 

我们看教会历史,我们实在看见,再没有人接受摧残比基督徒更深、更多和更难。我们在教会历史里,看见基督徒所受的难处是从四面八方来的,从拜偶像的人来;从地上的政权来;从天主教来的;甚至从称为弟兄的那些人来的。只要你清心的跟随主,一些过去是与你作同伴的人,他会反过来践踏你。从教会的历史中,我们真是看到这种光景。从人来看,人觉得这些基督徒没有路了,倒不如成为一个宗教徒就好了,还作什么基督徒呢?还跟随主做什么呢?反正留在宗教里面,心里有一点安慰就算了吧!但羊群的脚踪给我们看见一个事实,这些弟兄都是烟,他们走在旷野的时候就成了柱。这个是联合的恩典作成功的,叫一个软弱的人坚强地在主的路上奔走。

 

取用主在十字架上的死

 

我们现在看这个人能走在旷野的路上,要注意下面提及的三件事﹕第一是“没药”,第二是“乳香”,第三是“商人各样香粉熏的”。这里的话好希奇,特别是末了的第三样。商人不是在商店里的商品,在英文圣经里,商人只是一个,不是许多商人,只是一个商人,而且这个商人是指定的那个商人,不是一个普通的商人,因为商人前面有一个冠词,就是那一个商人。指定的那个商人,你就懂得不是普通的商人,是特别的商人。

 

这个商人是谁呢?我们不得不回到新约里去,看看究竟是那个人作特别的商人。你就看见马太福音十三章里有一个作买卖的,他要选择一粒好珠子,他要找珍珠,他找到了,他就欢欢喜喜去变卖一切去买了这颗珠子。这个作买卖的是谁呢?我们读经的人都知道,这是指着主说的。在启示录第三章里,主对老底嘉教会说﹕“你要向我买火炼的金子,又买眼药擦你的眼睛。”我们看见这个指定的商人是指着主来说的, 是向主那儿买所需的,这更有意思。

 

我们从未见过,你跑到商人那里去,那个做买卖的说﹕“某某人你第一次来到这里,这些名贵的香品都放在你眼前,你喜欢什么就拿什么,不必算帐,放在口袋里就可以走了。”没有这样的事情。因为商人是做买卖的,你付代价,他就给你商品。这实在是很特殊的商人。

 

这个基督徒能在旷野行走,他不提各样的香料,只提各样的香粉,香粉的作用和上面的没药和乳香一样,是用来熏的,不是用来擦的。

 

什么是没药?没药在圣经里表明什么呢﹖没药在圣经里表明主的死,表明十字架的死。我们要注意从那里可以知道这个事实,当主钉死在十字架上以后,祂要给埋葬了,那时尼哥底母和约瑟来到,并带了许多没药和沉香来膏耶稣的身体。我们看见没药和死亡有关连的,没有死亡就没有没药,看见没药就看见死亡了。在当时,人用没药来膏尸体,是为了等待复活。所以看到没药就看到死亡。

 

这里所提及的死并不是一般的死,是十字架的死,是主的死,她吸收了主的死来熏她自己。那就是说,她接受主在十字架上所作成所来对付她自己,那就是熏,把香味吸进来,那就是熏。熏火腿和熏猪肉是吸入烟的气味,这个人就是这样吸入了十字架的死。

 

享用主的舍己和生命的芳香

 

还有,并不只是没药,还有“乳香”。乳香就是在陈设饼或素祭那里所不可少的。陈设饼要换下来,或素祭要献上的时候,这素祭不完全在神面前烧掉,而是放在素祭上的乳香就要完全烧掉。乳香有个特性,就是越烧越香,若只是放在一处,只有一点点的香味,但若烧它,就越烧越香,烧到没有的时候就是最香。提到乳香的时候,就带出奉献的生活来,献上自己,不保留自己,完全失去自己来叫这个香气发出来。但是这里所提到的乳香,不是说人,而是说主,就是祂作人的时候,在神面前完全的摆上,没有保留的摆上,主在地上的时候实在是这样的模样。主这样的献上,这个基督徒也吸收过来,也吸入她的里面去,这个是联合。

然后有商人各样的香粉,是一样好细的东西,是嫩滑和带着香味的物品,这些香粉是很滑和很细的。我们必须注意制香粉的过程,我们读到五祭的经文的时候,就注意到无酵饼,献素祭时用的细面。细面是怎样做成的呢?它的经过不简单,从子粒拿上来的时候开始,经过打和脱去皮,经过磨叫它成为粉碎,经过筛把粗的拿掉,或者再磨,再筛,直到成为细面。做香粉也是一样,香粉是很细的,它成为细的过程,正是基督生命的经历,完全经过压碎的经历,生命里各种各样的经历,喷吐着生命的芬芳。

 

这个人在主面前付代价去得着主这些生命的芬芳,祂是这样走过来。我们要注意,熏过的东西,一面是吸收,另一面是发散。熏鸡和熏猪都是熏的气味,气味是吸入了再发散出去。这人是吸取了主的经历,又发表主生命的馨香。

 

与主联合的彰显

 

这位基督徒在旷野里行走的经历真是不简单。她躺卧在床上寻找主就没有这样的结果,她起来脱离人、事、物而又单单去跟随主,进到旷野去,又走过旷野的路。这个人就成了烟柱,这条烟柱真宝贵,叫这些作见证的人非常的受吸引。所以他们就禁止不住的问﹕“这是谁呢?”每一个肯付代价接受主经历的基督徒都能到这个地步,若是躺卧在床上寻找主,留在内室不出来,那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这实在是宝贝的事,虽然第五节到第七节的文字是很短,但经历却是不短。我们不知道这个基督徒经过多少年日才活到这个模样,活出与主真正联合的模样,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这样活,主也是愿意我们这样活。

 

这些人发问了,得到的回答就说﹕“看哪,是所罗门的轿。”(三7)刚才我说过答非所问,我们需要懂得,因为是联合,所以说所罗门就是说她,看见她的时候就是看见所罗门。现在说她所以能在旷野走过来,完全是因着这个所罗门。这个所罗门是怎样的呢?在这里我们是看所罗门的所有。“看哪!是所罗门的轿。”这是答非所问,因为问这个人是谁,他就说是所罗门的轿,这是有意思的。

 

严格说起来,这不是轿,应当是个靠床,靠着睡的床,是靠床不是轿。往下看的时候,这个靠床的出现是在黑夜的时间,因为下面说“他的轿四围有六十个勇士,都是以色列中的勇士;手都持刀,善于争战;腰间佩刀,防备夜间有惊慌。”(三78)所以这里是个卧床或靠床,这个床是在黑夜里,到了黑夜的时候,这个床用来作什么?是给人安息用的。这里说出所罗门是在安息的光景之下,虽然是在黑夜,他还能安歇,非常平静的安息下来。这里是说出了基督的得胜,在祂的得胜里,黑夜不能叫祂有任何的惊扰;在基督的得胜里,黑夜没有带来任何的危险,人仍旧可以平平稳稳躺卧在榻上。

 

更宝贝的是,这床有六十个勇士全副武装准备着,任何的搅扰都不能成功,这是完全的得胜和安息。这就是说到主,这里提及六十个勇士,因为这是诗歌,所以我们必须进入属灵的含意里看。六十就是说到在主的周围有许许多多的完全人,他们因着主的得胜和安息,都享用了得胜。虽然在黑夜里,都不能给他们任何的搅扰。因着他们的站立,更显出基督的得胜是何等的实际和坚稳。

 

这里是第一次说出基督的得胜,说出基督完全的安息。不单是主在安息,围绕主的人也同样享用安息和得胜。这就是那基督徒走过旷野的秘诀,就是她与这一位完全得胜和完全安息的主联合的结果。

 

道成肉身的主

 

往下去看,就看见所罗门的另外一件事。这次真是“轿了”(歌三9)。但是我们要注意,他是“用利巴嫩木,为自己制造一乘华轿。”利巴嫩木就是指着香柏木。木在圣经里一般指着人的性情。所罗门所做的一乘轿,是指着基督道成肉身,祂成为人。但是,并不是指在亚当里的人。亚当这个人是皂荚木,主成为的人是香柏木。

 

主道成了肉身,这座轿是这样的﹕“轿柱是用银作的,轿底是用金作的,坐垫是紫色的,其中所铺的乃耶路撒冷众女子的爱情。”(三10)这个道成肉身的主,祂显明了一个事实,银造的柱,银就是救赎的记号,道成肉身的主把救赎带到人中间。我们要注意,上面的靠床是在夜间的,这乘华轿是在白天的。轿在白天的功用是什么呢?在那时候,坐轿就好象我们今日坐车来来往往。所以,做一乘华轿是为了交通,华轿的功用是产生交通的作用。交通是根据什么来的呢?是根据主道成肉身来开始,然后神与人的交通才能接上。具体来说,就是人和主的联合。这个交通在主道成肉身的事上说明救赎完成了;没有救赎,道成肉身的主也不能与人联结,主道成肉身是为了救赎。所以这乘轿抬出来的时候,你就看见轿柱是用银作的,四方都看见银子,不管在那里,你看见主所作成功的就是救赎。

 

还有轿底是用金作的。这个轿底好重要,若果底不坚固,人坐上去就糟糕了,人就会跌下来。这轿底是非常坚固,是用金作的。金是代表什么呢?在圣经上给我们看见,金是代表神的性情,是神自己,是神的救赎,是神自己作为救赎的基础。这救赎是根据神的性情而来的。神爱世人,这个“爱”就是神的性情。神是公义的,这个“公义”就是神的性情。因着爱和公义,十字架就出来了,救赎就出来了,神与人的交通就在神的性情里显明出来。

 

还有轿的坐垫是紫色的。紫色是代表王的颜色,这是权柄的问题。这乘轿子是充满了权柄,是荣耀的权柄,王就坐在那里。然后,铺在其上的是“耶路撒冷众女子的爱情”。这实在有意思,当主道成了肉身,当基督的权柄和救赎的功用显明出来的时候,神荣耀的光辉从主身上显明出来的时候,吸引许许多多属神的人在那里认识主是配的。你晓得铺在轿子里面的,就是人的脚踏上的地方。我们看见甘心情愿让主踏在身上的人,乃是承认主是高过他们的,承认主是超越他们的,他们承认主的尊贵和荣耀。

 

感谢主,道成肉身的结果,不单只是说明主的所是和主的所作,主并要得着所有认识祂的人对祂的高举和承认。这里是讲出了主的高贵、权柄、能力、荣耀、恩典,智能和丰富;是从靠床和轿完完全全的说明出来。黑夜里有供应,白天有交通,全因为是主在那里。能走过旷野是根据这个主和人的联合。所以这些人得了这个答案,他们大声说﹕“锡安的众女子啊,”(三11)在雅歌书上好象只有在这里说“锡安的众女子”。那么“锡安的众女子”和“耶路撒冷的众女子”是否一样呢?好象一样,但是实际上有点不一样。“耶路撒冷的众女子”是指着属天的基督徒,而“锡安的众女子”是指着所有追求的基督徒。我们晓得锡安是在耶路撒冷的里面,锡安里有圣殿。当然耶路撒冷也有圣殿,但是你看见锡安和圣殿的关系,跟耶路撒冷和圣殿的关系,那就有差别了,锡安是更靠近圣殿的。我们了解地理环境,就知道圣灵用这个词不是偶然的,因为接下去的话,我们更清楚看见显露与人联合的那位主的荣耀、尊贵、权柄和能力,因此这些作见证的人呼喊说,“你们这些更深得着主的基督徒呀!你们来看所罗门”。他“头戴冠冕,就是在他婚筵的日子,心中喜乐的时候,他母亲给他戴上的。”(三11

 

以主的心意为心意

 

去观看所罗门,不是去见所罗门这个人,是看他所戴的冠冕。或许这样说吧,那是华冠,是荣耀的冠,就好象起初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人在竞赛的时候得了冠军,就得了一个冠冕。这个冠冕是用橄榄枝做成的,代表很高的荣耀。这是一种华冠,不是作王的冠冕。所罗门本来是作王的,作王当然是有冠冕,但是他作王的冠冕不是他母亲给他的,他母亲不能给他这样的冠冕。所以这个不是王冠,而是一个华冠。在下面可以看见,是他作新郎时所戴的帽子。这里说,这个冠冕是他戴上的。中文翻译成婚筵却是不大准确,也许是结婚,或是订婚,还没有摆婚筵。如果是结婚,也是还没有到婚筵的时候。

 

这里说出什么呢?我们要注意两件事。这一个华冠是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他得着一个人作他的妻子,这个人要与他联合。第二,他要得着一个人作他妻子的时候,他心里好喜乐。两件事合起来,我们看见什么事是主心里最喜悦的呢?什么时候叫主带上华冠呢?这个华冠是荣上加荣的华冠。祂原本就有王冠,现在在王冠上再加一个华冠。这个华冠在主心里有好大的喜悦。这个喜悦是根据什么来呢?是根据得着一个人而来的,得着一个人与祂联合而来的。

 

上下文连接起来,上面是一个基督徒在旷野走过的一段经历。现在圣灵再说话,向锡安的众女子,向愿意更深追求与主联合的基督徒说话,说出﹕主最喜悦的就是得着人与祂联合。如果要得着主喜悦,你们就要追求活在与主联合的里面。愿意主得着最大的满足,你就要追求实际活在与主联合的生活里。

 

在雅歌书,我们读到这里的时候,不再是两个人对话,而是第三者在作见证,或者是第三个人在歌颂,歌颂主和所爱的人,她有了更进一步的经历,在属灵的成长上,有了更高的成就。这不单是她的经历,也是我们能够有的经历。所以总括一句话,到了这里的时候,我们可以说,基督徒的成长进到了主的丰富里,不能留在床上得着的,必须离开舒服的环境,肯付代价走进旷野里去支取主的所有、所作和所是。── 王国显《愿你吸引我──雅歌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