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开始进入主的丰富里(四15

 

第四章开始有了一个变动。在第四章以前,或者说在第三章当中之前,说得更清楚一些,就是那个基督徒在还没有旷野的经历以前,说话最多的是谁呢?就是那个基督徒。主说的话并不多。那个基督徒所说的话,虽然是有许多对主的爱慕,但是总是不能直接连结到主的身上,她所说的话都只是停留在主在她身上所作的。但是当有了那一段旷野的经历以后,来到第四章了,这个人说话就减少了,主说话就增加了。我们留意到这个变化时,你不能忽略在旷野的那一段经历。正因为有这样一个变化,我们就晓得那一段在旷野的经历是何等的重要。虽然这一段经历没有把这个基督徒立刻带到完全的地步,可是已经让她完全向那个方向走有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

 

更深的光照

 

从第四章开始,主一说话就说了一大堆,这一大堆话的内容,又和以前说的有了一些变化。从前主向这个基督徒说的话,其中一部份是说出主对她的等候,另一部份是说出主对她的欣赏。但是到了第四章开始的时候,也就是那个基督徒经过了旷野的那段经历以后,主说话的内容就从欣赏进到称赞了,主在这里没有再说祂在等候的话,好象主已经知道这个基督徒已经会体贴主的心意了。所以主从前所说的祂正在等候的话,现在用不着再说了,因为在这个基督徒的里面已经有了一个很自然的催促,让她去拣选主,让她保留着与主联合的甘甜。有了这个与主联合的认识和经历,她跟随主到任何地方都有了一个基础。

 

但是很有意思,主说了一大段称赞她的话以后,你会觉得这个基督徒已经到了完全的地步。但你再留心去读,你就会发觉在主的称赞里面还是带着一些启示。什么样的启示呢?是隐隐约约的给她一些光照,好象暗暗在那里告诉她﹕“你进步得很多,但是还有好多残缺。”一个人灵里面苏醒的时候,她看见自己一面在长进,同时又觉得自己里面的缺欠,这是一个正常的光景。

我们常常忽略了这样的一个事实,以为一个人在神面前长进,那就是他更完全了,但是在我们的经历里正好是相反的。从人看来,某某人好象已经长进了许多,但事实上,在他自己里面,他会感觉到自己的缺欠,因为圣灵在他里面说话,主也是这样给他光照。祂告诉他﹕“你还有缺欠,你的缺欠还不少。”这是一个非常实际的经历,只有在神面前不是真实长进的人,才会觉得自己长进到一个完全的地步,才会觉得主对自己的称赞已经那么高了,而不再领会圣灵在里面的光照。

 

不能分开的联合

 

有一件事使我们觉得我们的主真是非常宝贝。我们一点点的成长,主就觉得非常满意,虽然没有到极顶的满意,但是主已经有了满足的享用。所以在第四章开始时,主开口所说的话可以作为一种题目性的称赞。祂是这样开始的﹕“我的佳偶,你甚美丽,你甚美丽!”我们一再地说,主许多时候连续地说同样的话,你就知道这件事在主心里的份量是多重了。在过去,我们看见主是这样的称这个基督徒﹕“我的佳偶,我的美人。”但是到了第四章﹕“我的佳偶,我的佳偶。”佳偶的意思,就是说他们联合的身份已经确定了,联合的事实已经确定了。但是主在此一再的提说这件事,我们就晓得主已经感觉到祂不能缺少这个基督徒了。

 

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许多时候因着我们的贫乏,我们觉得我们不会想到能像主这样伟大,像主这样丰富,像主这样满有能力,像主这样满有无限的荣耀,祂也会给我们一个体会,就是在祂的感觉里,祂也不能没有我们。这才叫做合一,生命里的合一就是这样的,我不能缺少祂,祂也不能缺少我。

 

我们不久前才读过约翰福音十七章,主在那里所说的合一是什么?是“我在他们里面,他们也在我里面。”这里的彼此在里面,是一个非常奥妙的生命的秘密。但这件事的确是发生在我们信主的人和主当中。我们没有在主面前好好去追求主,认识主的时候,这个事情好象只是一些话。但是当我们在主面前有了实际经历时,你就懂得这个合一的实际在主与我们中间是何等的奥妙。我们没有法子能想得通,为什么主不能没有我们?当然我们或许会有一些体会,比如说祂是头,我们是身体,头当然不能没有身体,没有身体的头是死的。这是在主所作的事上,我们是可以这样领会。但是在救赎没有显明以前,头也不显明,身体也不清楚,神还是在宇宙中掌管着一切,显明着一切,谁能体会祂的心思呢?地上还没有基督徒的时候,我们还能领会到诸天在述说神的荣耀。从这些事上去看,我们实在很难领会为什么主不能缺少我们。

 

我们感谢赞美主,我们承认这个秘密是我们今天所不能了解的,但我们知道这是事实,等到那一天与主面对面的时候,这个奥秘会向我们完全解开的。

 

使主心满意足的成长

 

我们回过来看主在这里的呼唤﹕“我的佳偶,我的佳偶,”一再的呼唤“我的佳偶”。在中文圣经中将其中一句漏去了,只是翻译了当中的一个。但是在主的称赞中,你就看到主重复的肯定一件事﹕“你甚美丽,你甚美丽!”看到这个一再的称赞,就可知道在主心里的感觉是何等的感觉。我们感谢赞美主,以前主一句说“你很美丽”,现在双重的说“你甚美丽,你甚美丽。”当然主这样说是有点根据的,主不是空口说白话来骗我们高兴。人和人说的话有时是骗人的,明明晓得别人是骗我们的,我们听了还是会很舒服。但是主向我们说话,从来不说没有根据的话。因为主说的话句句都定准,句句都是事实,因为在祂只有一是,祂没有是而又非的,因为一切在祂那里都是阿门的。

 

与主再没有间隔

 

在主的眼中这个经过了旷野的基督徒成了什么样子呢?主在这里有一点描写,每一样描写都实在能摸到我们的心。我们逐样的来看,第一个是说眼睛。“你的眼在帕子内好象鸽子眼”(四1),这句话以前主不是称赞过了吗?说“你的眼睛好象鸽子眼”。但你留心去看时,我们注意到这里和以前所说的有一点不同。从前只是鸽子眼,现在这鸽子眼是有一点东西遮挡着,这也许和当时的妇女的习惯有些关系,像现在中东许多回教国家的妇女还是要蒙脸的,所以你不能很清楚的看到她们的眼睛,你要透过面纱去看她的模样,就是朦朦胧胧的。

 

但请注意,主在这里说﹕“你甚美丽,你甚美丽!你的眼在帕子内好象鸽子眼”。这就是说出一个问题。都是鸽子眼,为什么在此会有再一次的称赞呢?好象在把老话重谈。我们必须从这个基督徒的经历来看。从前是鸽子眼,现在也是鸽子眼,但是从前的鸽子眼和现在的鸽子眼在程度上有很大的差别。现在的鸽子眼的属灵的份量就重得多了,正如我们读撒种的比喻,三十倍、六十倍、一百倍都是结果子,但是结果子的程度就不一样。在这里让我们所注意到的也是一样,四章的鸽子眼比一章的鸽子眼属灵的份量重得多了,内容可能是一样的,都是很单纯的望着天,都是有一个属灵的看见,但是开始的那个属灵的看见是比较浮浅的,现在属灵的看见是比较深入的;过去那个是浮面的,现在这个有很重的实质的。

 

只是一个人属灵的长进显明的时候,我们千万要记住一个原则,“多托谁就向谁多取,多给谁就向谁多要。”从前她有一点点的鸽子眼,主对她没有任何的要求,现在这个鸽子眼明亮了,主对她的要求也就高了。所以到第四章的时候,这个鸽子眼就在帕子里了。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必须先来解决那个“帕子”。

 

你也许会说“我懂了,在帕子里面朦朦胧胧有一种朦胧美。如果完全显露就不美了。朦朦胧胧就很美”。我承认有某种情况是会这样的,你常常看见一个不美的地方,在雾中就显得很美了,像在仙境一样。但是我们的主的眼目是如同火焰的,祂不是说朦朦胧胧就可以了,祂是实实在在是怎样就怎样的,因此我们必须来看这个帕子是什么意思。有人把这个帕子看得很好,他说这个帕子是遮蔽那个世界,眼睛只是一直看天上的事而不看世界的事。如果那个帕子只能遮挡世界的话,那当然是很好,但最怕就是这个帕子连天上的事也遮挡了,看不见地的时候,连天也看不见了。因此我觉得这个帕子如果是说成遮蔽世界的,那是有点难处。

 

我们从圣经里面去找帕子,看看究竟有什么历史。弟兄姊妹很容易就会想到,摩西在西乃山上下来的时候,就是在拜金牛犊的事发生以后再上西乃山的那一次,当时以色列人和摩西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以色列人对摩西说﹕我们不能睁着眼睛来看你,我们不能敞着脸来看你,你脸上所发的荣光,我们受不了,所以你最好用帕子将脸蒙上,这样我们就舒服一点。摩西脸上所发的是什么荣光呢?是神的荣耀的反照。现在把帕子蒙上去就是把神的荣耀来遮盖了。

 

在这个地方,帕子的意义就明显了。这个历史的事实到了哥林多后书,圣灵借着保罗又讲出来了。这个帕子是遮挡人,让人不能直接敞开的、没有保留的看到神的荣耀,也叫人不能绝对的去接受神的荣耀。由此可见,主在这里说出祂对她的要求也就高了。第一章时她只有鸽子眼,主也就不说什么,但对这个进步了的鸽子眼呢,主的要求就高了。你看到神的荣耀时,你如果不够绝对的拣选神的荣耀,这就是缺欠,这就是在帕子里面的鸽子眼。主不用说责备的话来对她说﹕“我非常欣赏你眼睛的美丽。”但主好象在此给她领会一点﹕“可惜这鸽子眼是在帕子里面,你看我有一点阻隔,我看你也有一点遮蔽,若是没有这个帕子,完全的敞着脸毫无保留的,你看见我,又拣选我,完全的拣选,完全的看见,这就更美了。”但是主没有这样说,主只是告诉她,“你的鸽子眼在帕子内是非常美丽。”

 

一个灵里苏醒的人,他立刻就会有一个体会,我是蒙了主很大的恩典,但是我仍然在残缺里面;我虽然有属天的看见,但我觉得我与主当中还有一层帕子在挡住。其实主可以当面告诉她说,“你还有缺欠”。但是主没有这样说,回头我们就要注意那一件事,“不要激动我所爱的,等她自己情愿。”我们真的看到主对我们的体贴和体恤。祂宁愿在那里等,有了长进,祂就欣赏,长进得还不到祂的标准,祂还是在那里等。这是太美的一件事,主那样的忍耐的等待我们。

 

“你的头发如同山羊群,卧在基列山旁。”(四1)提到这个头发,要说的话又很多了。我们知道头发对男人来说,若显在拿细耳人的身上,就表明完全的归主。作一个完全的拿细耳人,头发就不能剃掉,你必须很注意你的头发,不能轻忽你的头发。参孙因为轻忽他的头发就闯了大祸,自己也受了亏损。这是从男人方面去看所给我们看到的,头发是说出完全奉献的实意。

 

从妇女那方面来看,又看到是同样的事。我们先从林前十一章来注意这件事,神在那里说,神将长头发给妇女作为荣耀,但是这个荣耀是人的荣耀。神会不会悦纳人的荣耀呢?当然不会。但是我们看这里,主看见那个人的头发时,主就觉得是太美了。不是她的发型很美,是说她的头发很美。这就是主能承认的美。当然我们记得这个基督徒是站在一个女人的地位上来对着主的,主看她就是从这一个角度来看。是在什么情形下,那个妇女的头发能被主悦纳呢?如果从哥林多前书十一章来看,你就看到主的灵借着保罗所交通出来的蒙头的道理,说出人借着蒙头把人的荣耀遮盖起来时,在主的眼中就是美。当人的荣耀被遮盖,但又显出基督是荣耀的事实,这在主的眼中确实是太美的事。我们用两个实际的例子来看。路加福音讲到一个女人,约翰福音也说到一个女人叫玛利亚。这两个女人都作了同样的事情,把香膏涂抹到主的身上去,就用她们的头发去擦。这是什么?这就是蒙头的实意了。我的荣耀只配去擦主的脚,这算不了什么,只有主是配得荣耀的。

 

我们在此注意到,一提到头发时,你就看到,是指出了那个基督徒经过旷野的那一段经历,她的奉献在主面前得到了主非常大的欣赏,说到她奉献的生活像什么呢?的确有了很大的长进。祂说﹕“你的头发好象山羊群卧在基列山旁。”就是这么一回事!我们从读旧约里懂得,山羊的用途,是用作赎罪祭的;燔祭不用山羊,赎罪祭是可以用山羊。我们不知道当时以色列人养山羊,是为献祭用呢还是为了要吃肉,或者用山羊皮子做衣服。我不清楚这一点,但是我们懂得一件事,如果和上面的意思连起来,就可以看到,这是许许多多的山羊,它们在这里受了喂养,很安息的在那里等候,等候到祭坛上作一个祭物。这个实在太宝贝了。说出那个基督徒里面随时随刻都在活出献祭的模样。主看到这样的一个人,主的心意能不满足?主的心怎么会不乐意呢?这里有一个人,她真愿意向主完全献上,这是很美的一件事,这实在是叫神的心动了情。

 

但是有一个问题,奉献的生活不对么?完全对。但是在这里,主又说出了一些事;虽然基列山在约旦河东,那是水草肥美之处,引动了流便、迦得、玛拿西半个支派要留在河东,不肯到迦南。这地方的确是很肥美,对羊群来说,这个地方是太好了。但是有一个缺陷,那不是神的应许地,那不是 神的命定,那只是神同意他们在那里,却不是神命定他们要在那里。

 

不住在主的光中往前行

 

我们就看到,神在欣赏这个基督徒的同时,也给她一点造就。主不是用责备的语气来说这个话,但是主这样一说,有了旷野经历的人灵里就苏醒了,就知道主在说什么。主好象对她说﹕“你的奉献生活已经很进步了,可惜还带着一点点的尾巴,还不够完全拣选神的命定,有时还停留在自己所喜悦的地方,有时还停留在神的允许里面。”我们实在觉得,生命的长进是何等艰苦的路程。照着我们来说,我能有眼睛,鸽子眼,有头,有头发已经是很不简单的事了,你晓得那个烟柱能经过旷野是容易的吗?不容易的。但是摆在主的面前,主也没有什么不满意,但主却给我们一点暗示,还要追赶,还要竭力进到完善的地步。

 

我们实在感谢主,祂宁愿在那里等,祂不催促我们。祂却指出我们的缺欠,叫我们懂得如何去追求更高的讨主的喜悦。祂说﹕“你的牙齿如新剪毛的一群母羊,洗净上来,个个都有双生,没有一只丧掉子的。”(四2)我们先来注意牙齿的功用。牙齿就是接受食物的,你把食物接受过来时,必须先经过牙齿,经过牙齿的功用就使那些食物成了我们的供养。虽然它的作用只是接受食物供养的第一步,但是这一步是非常重要的。没有这一步,食物就不可能成为供养。我们从属灵的实际去留心,一切供养都是生命的供养,都是从生命里接受过来的,都是从神那里接受过来的。有时撒但的假冒,撒但的欺骗,会混杂在神的话里面,叫我们没有得到生命的供应,而相反的受到了亏损。

 

但是在这里,这个基督徒长进到一个地步,她能分辨什么是生命的供养,什么是仇敌的对付。为什么我们要这样去了解呢?请注意一件事,这里说是“一群羊”。这一群羊是怎么样的呢?是刚剪过毛的。这一点很重要。重要在什么地方呢?当然,山羊的毛是不剪的,就是剪了下来也没有什么用处的。要剪毛就剪绵羊,绵羊在没有剪毛之前都是很可爱的,但是把绵羊的毛剪了以后,绵羊就成了丑八怪了。我在英国见剪过毛的羊,真是难看极了。别以为绵羊是白色的,它的皮也是白色的,即使它是很白,但本该有毛的,现在没有毛了,那成了什么样子?我隔壁的老人家养了几只狗。有一次他把其中一只狗的毛全剪掉,难看极了,就像我们中国人说的“癞皮狗”。说了那么多话,主要是一点,就是说出在人的眼中看来,那些羊没有好看的地方。也就是说这个基督徒的牙齿没有什么好看的地方,但是这些牙齿却有一个功用,一切不是出于主的东西都给它弄出来。很多姊妹很会吃鱼头,要会吃鱼头,牙齿一定要不错。如果没有牙齿是没法吃鱼头的。虽然不吃鱼头,我们平时吃骨头,没有牙齿也是无法吃骨头。吃骨头时要把肉咬下来,把骨头吐出去,这一个动作由谁来承担呢?是牙齿来承担。

 

一个基督徒对神话语的吸收,和对不是神话语的辨别到了这一个地步的时候,在人的眼中看来,这个人好象是不可理喻的,这个人好象很古怪。众人都以为美的事,他就不接受;众人以为不够美的事,他就觉得很宝贵。在人的眼中这个人算得是什么呀。但是感谢主,在神的眼中,神看到她的美。美在何处?她只会吸收神的话,她也会拒绝不是神的话。我们感谢赞美主。

 

说到这一群剪过毛的母羊,虽然中文在母字边上有三点,(意思是加上去的,)但从下文可以看见是母羊,不是公羊。为什么?母羊的一个特点是会生养孩子,公羊不能生养孩子的,只有母羊才能。由此可以看到这一件事,她能吸收神的话,而叫生命的丰富从她身上显出来。你们看是这样的一个人,在神的眼中神怎么能不欣赏!

 

再往下看,“个个都有双生,”(四2)就是说,这群母羊生下小羊至少有两只,不会单生一只。把这件事来对上牙齿的时候,你就懂得,那就是说牙齿很整齐了。我们知道牙齿都是一对对的,平过来是一对的,上下也是一对的,那很整齐。这里说到这一群母羊,“没有一个丧掉子的,”(四2)也就是说没有一个是有漏洞的。说起牙齿,我们每个人都有经历,我们还是小孩子时换牙齿,我们自己觉得很不好意思,不大肯开口,怕一开口,别人就看见这里有一个乳齿洞。说话时,因为漏气就说不清楚,所以也不大愿意张口。但是感谢主,你看在这里,这一个人成长了,牙齿没有漏洞,很完整,很整齐,她把神的话语非常准确的吸收,咀嚼,接进来,成为生命的供应,叫它长成。

 

赞美主,我们实在看见,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一个基督徒的成长,就看他能不能直接去接受神的话。我们读希伯来书,看见圣灵在那里说话﹕“照着你们所学习的功课,你们是应该可以吃干粮的。谁晓得如今你们还在吃奶,还要别人用奶来喂你。”(参来五1214)这是怎么说呢?就是说不长进。一个长进的记号,就看我们在神的面前能不能直接去接受神的话,或分辨不是神的话。老是靠别的肢体来供应我们神的话,这个就是不长进。一个长进的人是自己从主那里有领受,一个人在神面前没有领会,他就不能给别人有供应,也就是说他自己还是一个贫乏的人。你必须是自己饱足了,才能去供应别人。

 

怎样才能得到饱足呢?你必须从神的话里直接吸收,不是间接的吸收。我们中国人喂小孩有个非常不好的习惯,大人把饭先放在自己嘴里咬烂,然后用手挖出来,一把塞进小孩的嘴里。这的确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方法。当然如果不让小孩这样去吃饭,他受不了。但是靠着别人来长大,他还是个小孩,还不是成长的。

 

但主在此称赞这一个人,他已经会吃干粮了。在这里我不能不说,许多时候,我们以为读神的话是为了我们自己。当然,是有为我们自己的成份,但你从来没有想到,有一个人在地上很渴慕神的话,又去吸收神的话时,你看到主的心是何等的喜悦。有多少神的儿女是为了神的喜悦去读经?有多少神的儿女懂得,我读经是为了神的喜悦?我想不多。好些人都这么想,我读经是为了我自己灵修和长进,或是为了在交通聚会里我有话可以讲。这是好,但是很不够的。如果主开我们的眼睛,你就会看见一件事,我们好好的读主的话语,主的心真是满足呀,主的喜悦真是大呀,祂会在那里说﹕“你甚美丽!你甚美丽!”

 

成了神心意的发表

 

然后主又说﹕“你的唇好象一条朱红线”(四3),嘴唇是两片,但成为一条线,你就看出,这里面有一个非常紧密的连结。但光是看到这个连结还看不到主要的问题。你必须看到朱红线才会懂得,这嘴唇成了一条朱红线。我们都懂得朱红线是救赎的记号。现在唇成了朱红线,这是说出我们透过这个唇所发表的,成了一条朱红线。

 

我们必须连接下文来看﹕“你的唇好象一条朱红线,你的嘴也秀美。”(四3)但是好些翻译的那个“嘴”就不是“嘴”,而是用“言语”,KING JAMES 是这样翻译的,达秘是这样翻译的,七十子也是这样翻的,还有好些都是这样翻的。不过 NEW INTERNATIONAL 是将它翻成“嘴”,和我们中文一样。但我们从上下文来注意,你就晓得,唇就是嘴,嘴就是唇。所以下文的“嘴”翻成“言语”是对的。我们的唇所表现出来的是神救赎的恩典。有了这样恩典,我们的言语就合宜了,秀美、合宜,非常的好。

 

赞美主,你又看见这个基督徒,在神面前长进到一个地步,她多说主,少说人;多说天上的事,少说地上的事。我们承认我们在这一方面都很有缺欠,在这一方面很不够满足主的心。但主却借着这个人的经历叫我们看见,必须是这样,才让我们的主心里有点甘甜。

 

祂又说﹕“你的两太阳,在帕子内如同一块石榴。”(四3)有些译本翻译成两个面颊。是面颊也好,是太阳也好。太阳是说出那个心思,两颊是说出那一个情绪。心思和情绪是连在一起的,你有喜乐的心思,你的脸上就带着笑容,你心思里面有点愁苦,你面颊上就带着忧伤。所以我们在这里看到,不管这里说的是心思也好,是情绪也好,有一个事实太美了,好象剥开的石榴。不是番石榴,是石榴。石榴在圣经里面一贯的用法,是表明生命的丰富和美丽。我们晓得石榴剥开以后,里面有好多好多子粒。能够剥开的一定是成熟的,成熟的子粒都是红红的或者粉红色的,排列在那里非常美丽。圣经里就用石榴来说出生命的丰富。

 

在这里,你就看见这个基督徒,她满足主的心,因为在她心思里充满了生命的丰富;她情绪所流露的是生命的丰富。这是太美的事,宝贝得很。但是很可惜,一提到生命丰富的时候,我们承认,我们距离成熟还是很远。所以这一个石榴又是在帕子内,表明是表明了,但是还不够完整,还有一点保留,那是一个缺欠。我们承认这个功课实在是不简单,但是也最能得主的喜悦。我们在神面前追求长进的时候,我们可以从我们的心思和我们的情绪来省察出我们的光景。如果在我们的心思和情绪里所充满的不是主自己,而是从己生命出来的东西,那么我们还是有点保留,在主的眼前还不够叫主完全满足。

 

学会了持守神的道

 

“你的颈项好象大卫建造收藏军器的高台。”(四4)颈项在圣经里一般用来表现人的意志。主在以赛亚书责备祂的百姓时说,“他们是硬着颈项的百姓。”这“硬着颈项”就是说他们有一个坚决的意志去抵挡神。但在这里,这个人的颈项在神的眼中却成了美丽,这个意志就不是抵挡神了,这个意志就是拣选神了,持守神要她持守的,她有一个坚强的意志来持守神要她持守的。这实在叫主的心意满足。

 

一个基督徒最宝贝的就是从年幼一直到年老发白,对主的拣选和对主的话的持守还是那样的坚定。我们看见多少在前面走过的神的儿女,走了好长的一段路,就在最末了的那一程走不上去了,这是何等的可惜!我们为他们可惜。在为他们可惜的同时,我们必须有一个警觉,因为有一天我们也会年老,到有一天,我们也会头发斑白。到了那个日子,我们能不能仍然在主面前持守主所要我们持守的呢?再没有一件事能叫主得到这么大的满意了。我们读约翰三书,那里说﹕“我看见我的儿女们,照着神的话而行,我心里的喜乐没有比这更大的。”这是神向人说的话。再没有一个喜乐叫主得到满足比这个更大,是什么事呢?就是人持守神的话。

 

这个基督徒有一个坚强的意志去持守神的话,很坚定的在持守,像大卫的高台。大卫的高台是大卫的保障,是保护大卫的,也是叫大卫得平安的。大卫在这个地方,那是主自己的一个预表,就是说能叫主在其中得安息的。主在什么情形下得安息呢?当属神的人懂得坚定的活在神的话语中,主就在那里得安息。多少年代,整个教会的历史叫我们看见,过去的弟兄们是如何在这一方面满足了主,而主也借着这事来告诉我们,如果我们懂得持守神的真理,用坚定的意志去持守神的道。我们的颈项也可以是很美的,在主的眼中看为非常美丽。

 

但是可惜的是,这个高台只能保护自己,而不能攻击仇敌。你说,高台当然是保护自己的。但是不对,因为你看这里所说的高台,不仅是一个保护,它也是收藏军器的,它是收藏各种各样兵器的。正因为这样,这里所列出来的兵器都是盾牌,都是作保护用的,不能作攻击用的。这个基督徒在他持守神的话的事上是拣选对了。但是在程度上,在份量上,还是有些缺欠,他只能维持自己的站立,却不能叫仇敌羞愧退后,这还是一点点的缺欠。

 

我们可以从约伯的身上看到这里面的事实。约伯是守住了自己该守的,多大的难处,多大的误会,多大的痛苦都没有叫他转移神要他站立的地位,可是他只能保持那个地位而已,只能叫撒但的工作在他身上起不了有目的的作用。但是他却不能在那个时候叫撒但退去。直到有一天,神向他说话了,约伯转过来了,最末了的约伯才是对付仇敌的约伯。

 

这个基督徒,已经长进到会持守神的话,但是质量还是差一点火候,主在这里还是继续有等候。

 

在信心与爱心的丰满里长成

 

然后又说﹕“你的两乳好象百合花中吃草的一对小鹿,就是母鹿双生的。”(四5)这里说出两胸,我们从圣经看到这里所指的是两件事﹕一个是信心,一个是爱心,这是从帖撒罗尼迦前书可以看到的。或者说一个是信心,一个是公义,这在以弗所书里面可以看到的。不管是什么,总是双的,是两件属灵的事,一个信心,一个爱心。信,信靠主;爱,爱慕主,因着信靠主,在弟兄们中间来显明对主的依靠、因着爱主,在弟兄们中间显出主的体恤和同情。这是一件非常美的事。我们看到这样的一个事实,主真是感到满意,因为有一个基督徒,在信心里面长大,在爱心里面长大,他是在信心和爱心里与主有交通,是在信心与爱心里让主有所享用。

 

我们注意这里提到的一件事,中文圣经就说“是母鹿双生的”。但是我们必须注意,这里不是说许多的母鹿,而是一只母鹿,它一生下来就是双生的。这个双生是什么意思呢?第一,是完整的,因为这里是用两乳或两胸来说这件事。我们很少看见一个人长大了,他只有一个胸而缺少了一个,这是不可能的,畸形的。一个完整的人就是有两胸。在这里注意到基督徒属灵的生活,信心和爱心是分不开的。你有信心,你就一定会有爱心。你有爱心,你定规是有信心。只有信心而没有爱心,恐怕那个信心也有问题。你有爱心却没有信心,同样那个爱心也是成问题。

 

在此我们还要注意“好象一对小鹿,”小鹿有一个特点,很敏感,也很依恋母鹿。到鹿场去看小鹿就能发现这个事实,特别是它们的敏感,很容易受惊,母鹿还没有受惊时,它们已经受惊了。一个长成的基督徒在信心与爱心里面是很敏感的,主在天上有一个意思,我们在地上就能有反应;神的心里有一个意念,我们在地上就有一个感觉。不仅信心是这样,爱心也是这样。我们常常觉得,我们在这些方面都有缺欠。许多的事,人家告诉了我们,我们里面还没有起共鸣,不起共鸣还算不错了,最低限度他还懂得有那么一回事,只是不共鸣而已。惨是惨在人家说了,他不仅是没有共鸣,连意思也没有。但这里有一个人,她敏感到一个地步,就像宾路易师母在 神面前的盼望。她向主祷告说﹕“主,求你帮助我,给我灵里面有一个这样敏锐的感觉。你在天上的宝座上心意一动,我在地上就已经准备好去顺服。”这实在是太宝贝了。小鹿是敏锐的。

 

我们感谢主,一个基督徒的成长,在信心和爱心上一同长成,有些事是可以突出一些,有一些事是可以落后一点,但在信心与爱心总是平衡的,虽然不是绝对一致,但也一定相差不远,主给我们看见这个成长的基督徒,在信心和爱心上是这样均衡的成长,以致主看下来的时候,她真是美丽。美丽在何处?那两只小鹿是“在百合花中吃草。”百合花是我们看过的,我们就很容易领会,小鹿在百合花中吃草,也就是说他活在百合花中。百合花是什么?在第一章我们看到,在第二章我们也看过,百合花就是神的儿女。从另一方面来注意,百合花也是神所看顾的,从马太福音里我们可以看到野地的百合花,神看顾它们,给它们荣耀。因此我们就懂了,一个真正长成的基督徒,他的信心与爱心,是在神的儿女中间显出效用,也接受供应,不会跑到神的看顾以外来寻找他自己的爱好。

 

这一大堆的话都是主在称赞那个基督徒,主的话说到这里就停止了。我们感谢主,这个基督徒里面也苏醒了,所以底下她只是很简短的说了一些话。她实在承认,“我需要主,我需要与主有更深的联合。”所以她的反应是这样,“我要往没药山,和乳香岗去,直等到天起凉风,日影飞去的时候回来(或是说黑暗过去的时候)。”(四6)我们感谢赞美主,这是她一面感谢主承认她的长进,一面她感觉自己还有缺欠。“过去在旷野的那一段走过的路程,我只是给没药和乳香熏过。但是现在我觉得光是熏一熏是不够的,那只是表面上碰一下而已。我必须到没药山,到乳香岗。我要活在那一个地方,我要与主的死有更大的联合,我要叫我的奉献在主的面前更完全,我不能停留在主的这一段称赞里面,我要一直等到黑暗过去,我知道没有可以自满自足的时候,因为我在主的面前一直是带着缺欠,过去所有的经历对我来说是很大的,但从我去取用主的丰满来看,那也只不过是一点点,所以我必须要到没药山和乳香岗去。”── 王国显《愿你吸引我──雅歌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