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总是主的人(四916

 

在第四章里我们看见一个爱慕主的人,从心里起了一个比较深的变化;她不单答应了主的要求起来,也答应了主的要求与主同去,一直走到从人的眼中看来是非常不容易的环境里,就是有狮子的洞也不打乱她的跟随,在有豹子的山,她仍然站在主一边。更宝贵的就是到了那一些地方的时候,她仍然站在一个高处去看事物。本来是到了有狮子的洞,本来是到了有豹子的山,但是与主一同到了那些地方,人就升高了,狮子洞和豹子山就好象在她的底下。这个属灵的经历实在是宝贵。主是这样说过,照着主这样的去行走的人就经历这样的事。一个这样跟随主的人,的确没有什么难处可以把他打倒,也没有什么难处叫他不再跟随主。

 

我们看到这个基督徒,从起初浮浅的地步一直进入深处。我个人的一点领会,主的话就停在这里,这个基督徒也没有用言语去回答主,所以在这里没有什么话。但是我们接下去看的时候,你发觉从下文开始,就是从第九节开始,整个的语气的内容比九节以前又深入了,内容深厚得多了。因此我个人有很深的体会,主说话说到第八节的时候,这一个听见主话的人,就照着主所说的答应了,不是用言语去答应,而是用行动去答应。主说你去豹子山,她就去了,她没有说什么话,就这样去了。在这里没有记载什么,但是从第九节开始,主就转了一个话题。上面一直在说,对那个爱慕主的人发出的一些要求。第九节就马上在欣赏这个基督徒,而这一种的欣赏比过去所欣赏的更深入。

 

一再加深的关系

 

第八节和第九节当中好象诗篇一样有一个“细拉”,这个“细拉”就是一个休止符,没有言语,没有声音,好象诗篇十九篇所说“无言无语,也没有声音可听”。但是有一件事,里面通了,里面是充满了。主看这个基督徒,或者这个基督徒看主,虽然没有什么话,但是尽在不言中,不必说话就够了。这个生命的相通,感情的相通,何等的宝贵。在这个尽在不言中,再加上“我妹子,我新妇。”(四9)什么是“我妹子”呢?这实在是太美的一件事。主的称呼所引出来的变化,开始时说,“我的佳偶,我的美人”,然后又说,“我的佳偶,我的新妇。”到了现在,新妇还不能说出那个关系的奥妙,当然从人的角度来看,到了新妇就什么都作完了,什么都完成了,尤其是我们将启示录第廿一章那羔羊的新妇给带出来的时候,宝座上大声宣告说,“都成了。”那就已经到了尽头了,但是并不是都完成了。新妇是讲到情爱那一方面的,是极深极深的程度,主与我们中间的那一份情爱是很深很深的,深到只能用新妇新郎来比较。

 

但是在生命的实际里,作了新妇还不够。这是我们作基督徒作了这么久,还没有领会得透的,我承认我实在不够领会这个。怎么作了新妇还不够?得了新妇还要什么呢?希奇得很。到了这个地方,主说,“我妹子,”你说这个时候将亲密的程度打了个折扣了,妹子好象总不能与新妇相比。虽然妹子是一家人,但新妇也是一家人,只不过是那一个关系形成的过程不一样。但是我们须要看到这样一件事,在神和我们中间的关系,不只是一份爱的关系,不只是一份情的关系,有了爱,有了情还是不够。你们要看见,神与我们的关系在起初的时候是怎么确立的?

 

成了“我妹子”的过程

 

神照着祂的形像造人,又把祂的权柄交给人,还要人吃生命树的果。如果我们懂得这一点,我们就懂得妹子的原因。你没有想到,虽然作新妇是有最亲密的联合,但这是联合,仍然不能改变基督徒和主的性质关系。新妇是主所爱的,主也是新妇所爱的,他们在爱的里面已经调和成一个。但是这个在性质上还是有点不完全,正如在伊甸园的亚当带着神的形像和权柄,但是在性质上面还不一样。感谢赞美主,借着十字架的工作,神的生命进到人里面,神的荣耀恢复在人的身上,借着十字架更深入的作工,作工到人已经在无言中跟上去。主的性质不光是仅仅调和在我们里面,而是主的性质完全成了我们的性质。不但有主的生命,而且有主的性质。大家注意,有主的生命不一定有主的性质,有主生命的人,还须要经过十字架的对付,人的成份越过越减少,主的成份越过越增加,增加到一个地步,主的性质在人的里面差不多可以说是代替了人原来的性质。虽然那个完全像主还是要等到见主面的时候,但在性质的成份上,因着十字架所作的,越过越浓厚,浓厚到一个地步,主在这一个人身上所看到的已经不再是一个新妇,而是主的自己。所以弟兄姊妹们就可以看见“我妹子”的来历。

 

我们都晓得,同胞的兄弟姐妹,他们的关系是怎么来的呢?是生命来的,性质是一样的;从父母那边接过来的,样子从父母那边接过来的,脾气从父母那边接过来的,爱好也是从父母那边接过来的,在没变化的情况下,连高矮都一样,胖瘦也一样。这里就讲出从一个源头出来的问题,不只是从一个源头出来,而且讲出从那里出来的性质都是完全一样的。这个是“我妹子”的来历。这个人更深的接受十字架的时候,她要进到乳香岗和没药山的时候,不只是让这些东西熏一熏,而且直接地在这些东西里生活,那个结果就叫她成了“我的妹子。”

 

我们实在感谢赞美我们的主,你看见主在我们身上的工作。我们如果真能了解雅歌书里面所说明的神所要我们作的,我们实在没有一个人能停留在仅仅得救的地步,或者仅仅有一点点长进的地步,因为神在我们身上作工作到一个地步,要我们的性情同祂完全一样。

 

渐渐反照主的荣形

 

什么事情叫这个新妇成为妹子呢?弟兄姊妹要注意,“你夺了我的心。”(四9)这里说:“夺了”,好象太强暴了。但是在这里并不是这样,我们的经历也实在并不是这样。从来没有一个人一下子把主的心夺去的,也就是说,没有一个人一下子从不属灵到了很属灵,也不能从愚昧立即成了完全属灵的光景。在圣经里原来的意思,那个“夺”字有这样的一个动作的;是一个慢动作,不是很快地夺过来,那是一个慢动作。这动作带出一个结果,主的心就给我们抓住了。

 

这个慢动作是什么呢?是我们在主面前的一点一点所起的变化。很有意思,主在这里所讲的这件事,有一个意思是这样,“我妹子,我新妇,你叫我的心陶醉了。”另外还有一个意思,“我妹子,我新妇,你偷去了我的心。”或者说,“你偷偷地拿走了我的心。”不管你从那个方面来看,如果我们真的被主带到这个地步,那过程的确是这样。我们是一点一滴地减少,主的成份就一点一滴地在我们身上增加,慢慢地增加到一个地步,主看我们这个人就好象看到祂自己。

 

弟兄姊妹们,这是我们的经历,也是这里所说出的。是什么事叫主的心陶醉呢?主如果能用“陶醉”来讲出祂对我们的感觉,这会是非常不简单的事。我们来看,我们属灵的长进应当是怎样,才能到了这个地步?能叫主的心给我们偷了去?叫主的内心因着我们陶醉?

 

头一件事,“用眼一看,”(四9)主的心就给夺去了。弟兄姊妹你们看,“用眼一看,”你如果以对恋爱中的人的感觉来看,你也许会稍微领会一点点。你看他一眼,他心里面就很甜,他看你一眼,你又觉得里面很甜。这就错了,这里不是讲这些,在这里是在说什么呢?“用眼一看,”弟兄姊妹必须要用上面的话比较来看。上面怎么说呢? 上面说她的眼睛是鸽子眼,我们曾说过那是属天的眼,或者说是属天的仰望。你读到第四章的时候,你看到鸽子眼有点缺欠了,什么缺欠呢?这个鸽子眼前面有块帕子挡住了。这一个帕子在的时候,眼睛是在看,但总是不是那么的直接看。可是看到这里,那帕子不见了,她向主一看,就看到主的心里头去了,主也从她的眼光里,看到她的心里头去了 。这是一个毫无间隔的交通,毫无拦阻的交通。

 

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这样的一个连结,叫主的心何等的喜乐和满足。你就懂得为什么说主的心因着她而陶醉,你就看见为什么主的心被她夺去了,因为到了这个地步,她所看的完全是主所看的,没有任何的阻挡。我们唱的一首诗歌,字句说,“没有间隔,啊!主!没有间隔”。我们唱是唱,但总觉得我们与主当中还是有许多的间隔。但是这个人到了这个地步,同主没有间隔了。这个没有间隔,这个面对面的交通,这个毫无保留的交通,这个直接的交通,这个进到里头去的交通,主的灵进到人的里面,人的灵亦进到主的里面。是这样的一双眼睛,叫主的心在那里感觉陶醉。不只是这样,还要叫主的心被夺去了。

 

在信心中长成

 

祂说,“用你项上的一条金链,夺了我的心。”(四9)弟兄姊妹们,这是一件什么事呢?我们懂得金子就是信心,眼睛是专一的仰望,现在信心又来了。我们看上文的时候,主看这位基督徒的颈项是什么呢?是大卫的高台,是持守的和保护的作用很大,但是有缺欠。因为大卫的高台固定在锡安城,只能提供固守的作用,但不能提供人随时随在所要的信心。

 

弟兄姊妹们要注意,现在这个人到了一个什么地步?她不只是越过了没药山和乳香岗,而是到了有狮子的洞和有豹子的山,这个人是远离大卫的高台的。若是要用大卫的高台来作她的力量来行走,那就是说,用持守的心志来继续往前走, 弟兄姊妹们会发觉这样是不可以走上去的。持守是你知道又经历过的,但你往前走的时候,你所遇见的是你从来没有碰见过的。那么,没碰过的事情,你怎么能用你所知道的和你碰见过的持守来应付呢?属灵上有一点学习的都懂得,不管是什么新的变化,真实的信心能应付一切的变化。

 

在这个跟随主的人身上,她越过了持守的阶段,她是活在一个活泼的信心底下来跟随主。这个就是那条金链,这条链子如果光是从装饰品那一方面来看,你就会不够领会这里面的意思。这条链子真是一条链,什么是链子?把你捆绑起来的链,把你限制的链。是什么把你限制呢?是信心将你捆绑着,限制着。在信心里被捆绑,好象是有捆绑,但事实上是完全没有捆绑。按照人这方面来看是受捆绑,但在信心里,主所有一切的能力叫这个人得了完全的释放,这就是那一条金链。

 

这个时候,这个爱慕主的人能与主同去,因为她有一个足够与主同去的信心,她同主的关系,不只是有守住神的真理的那一种光景,而是有完全信靠这位复活的主的信心。所以不管是狮子的洞也好,豹子的山也好,她就是要往前看。她不是自己能往前去,而是因着主,她能往前去,因为十字架在她身上作工作到一个地步,主已经差不多代替了她,因此她成了主的妹子。

 

所以“我妹子,我新妇,你的爱情何其美,你的爱情比酒更美。”(四10)我们先看下一句,然后才看主看我们的那一个爱是什么东西。

       

流出了主爱的性情

 

在第一章的时候,这个人已经说,因为“你的爱情比酒更美”。现在这句话翻过来,是主对她说,“你的爱情比酒更美。”弟兄姊妹,你们就看出一个问题。在第一章,她感觉到主的爱不是地上的爱,她领会到主的爱不是地上的感情,主的爱是完全超越过人属地的感情。现在主也在她身上发觉,她对主的爱也越过了属地的感情和属人的感情。

 

这是很不容易了解的事。爱这件事本身就是很微妙的,怎么爱上来呢?爱又是什么东西呢?我们承认这是很微妙的。但是在这个地方,主也承认这个人爱主已经到了一个地步,不是出于人的肉体,不是出于冲动,不是出于属地的感情。

 

我们看看人间的爱,不管你怎么爱,你脱不出那个有关系的基础,而那个有关系就是肉身上的关系。你爱自己的儿女,你爱自己的父母,总比爱其它人会高一些;你爱自己的兄弟姐妹又比其它人会高一些,但总不能与爱自己的儿女和父母的那种情形相比,这是有一种肉身的关系在那里。对许多其它的人,你可以有怜悯的心,你可以有同情的心,但是你很难提升那感情到一个爱的光景。你说为什么呢?

 

我们承认我们都活在肉身里面,我们总是受着肉体的限制。这个肉体限制了我们的感情,这个肉体限制了我们的情绪,这是属地的。但是等到有一天,你发觉有一个人,他与你非亲非故,他就是爱你;他不只同情你,体恤你,他就是爱你。他每一件事情都为你着想;他看见你就要死亡,他就替你去死,这个就是主的爱,完全没有肉身的关系在里面。如果说有肉身的关系在里面,那个关系是很糟糕的,那个就是仇敌的关系。

 

感谢赞美主,祂向我们所启示的,祂向我们所显露的,就是那一份比酒更美的爱情,比属地事物更美的爱情,等到我们领受了主这个爱,我们也好象受了一点吸引去爱主。如果主的光把我们照明一下,我们多多少少是带着一点报恩的心情去爱主的。

弟兄姊妹,如果不相信就看看,有些时候,我们在纪念主的桌子面前敬拜主的时候,有时我们禁不住哭了起来。在这个时候,你为什么会流泪呢?怎么会哭了起来呢?你留意去分析一下,(当然我们不主张把属灵的事去分析。但是有些时候,我们稍微作一点分析;能帮助我们更深领会到我们在主面前的光景。)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感觉主的爱太大,我们是不配蒙主的爱的人,但主实在是爱了我们。在这种光景里,我们里面很自然地发生了一个隐隐约约的,不自觉的一种报恩的感觉,报恩的感觉就使我们的眼泪禁止不住地流下来。认真地说起来,这还是属地的,还是从人的思想里和人的感情里生发出来的,因为我看到一件事,祂是我的恩主,我是蒙恩的人,透过这样的一个关系来爱主。

 

不再根据眼见的理由爱主

 

但是等到有一天,我完全脱离了这个,而是被主带回起初祂造人的目的去爱主。在这一种光里,我的眼睛不一定看见主在我身上满了恩典,就如保罗和西拉在腓利比的监里给人打到半死一样,在这样的光景中,人眼见的环境里,这位主还有什么可爱的呢?还有什么值得我去羡慕呢?但是感谢主,他们已经不在眼前的遭遇里来确定主是可爱还是不可爱,他们已经不再受属地的事物来影响,他们看见神起初的目的,抓住了神起初的心意,就懂得祂是怎样的一位神。无论我的遭遇是怎样,祂都是可爱的,祂实在是可爱的,因为祂在我身上借着各种各样的事情,把我带到一个地步,叫祂的目的在我身上成就。

 

弟兄姊妹们,我们实在不能不说,到了有一天,我们爱主不再说属地的理由。我们不说因为主给我们许多恩典,所以我才爱主。我们也不说因为主很多向我启示了祂自己,所以就觉得祂太宝贵了,因为祂格外恩待了我们。我们在那时候,完全越过了我们本身的经历来爱我们的主。在喜乐的时候,我们爱主;在愁苦的时候,我们还是爱主;在看不见指望的时候,我们仍然爱主。任由别人这么说,“你这个人真傻瓜,你看你落到这样的光景,你所信的神也不晓得是不是真的。”就像约伯的经历一样,到了一个地步,连他的妻子也都不体谅他。“你看你落到这样的一个光景,还持守你的纯正,你不如死了吧。”到了这样的光景,你说主还是可爱不可爱?

 

感谢赞美主,一个受过十字架对付到深处的人,眼见的环境并没有改变主在他里面的价值。所以你就看见了,主从这个基督徒身上也得着了那比酒更美的爱情。我们感谢赞美主,主得着地上最美的,就是人越过眼见的环境而顺服祂,跟随祂。到了这个地步,这个人从感情,从言语的爱进到用实际的行动去爱。我们感谢赞主!

 

比酒更美的爱的源头

 

我们回过头来看,这个爱情比酒更美的感觉是怎么来的?这个感觉不是第一章的那个感觉,第一章的感觉是人的感觉。我们对祂的爱情比酒更美这件事不容易了解,因此我们必须要来看,我们的爱怎么能叫主觉得是比酒更美的爱情呢?如果从雅歌书来看:你能跟上主,那就是主眼中的爱。这个跟上主表现在雅歌书里是什么?是到豹子的山,是到狮子的洞。去不去呢?去。为什么要去呢?因为主在那里,就是这么简单。在雅歌书的经历里,你看到,那是与主同行的经历,那是以诺的经历。主在那里,她在那里;主去那里,她就去那里。什么她都不计较,她只计较一件事,主在不在那里?主在那里,她就在那里。所以在雅歌书来说,这就叫跟上主。

 

如果从真理里去看,我们不能不回到约翰福音,主亲自说,“人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道。”(约十四23),你就看得很清楚,什么叫做跟上主?就是照着真理去活。不管是什么,真理是怎样,我就怎么样;真理怎样说,我就怎么活。这个就是在主眼中所得着的比酒更美的爱情。因为到了这个时候,这些跟随主的人已经不再问在地上的关系是怎样,只问主的意思是怎样;也不再看自己在地上的得失与利害。所以你看见历世历代以来,多少神的儿女为主把自己的命交出来,在人看来,他们是不是傻瓜?但是这些弟兄姊妹们欣然地去接受这个环境,主从他们身上实在看见那比酒更美的爱情,因为在他们的里面只有主,只有主的真理。为了主的真理,自己给交在祭坛上,也没有什么可惋惜的;为了主自己交出来,也没有什么可顾惜的。这不是属地的感情。

 

也许有人说,地上也有很多人为了他的理想而摆上,交出他们自己。不错,的确有这样的事。但弟兄姊妹们必须看到一件事,他们之所以交出来,是看见交出来以后可以拿回多少。但在基督徒的经历上,若是不在信心里,你只看见你的损失,而看不见你的得着。这样一来,究竟要不要跟上主?究竟要不要按照真理而活?你这样去作,你眼前没有好处,以后有没有好处呢?这个没有人知道。如果不是在信心里,这人的确是个大傻瓜。但是人在信心里,他甘愿这样作。现在我得不着,但我实在不在乎我现在得着得不着,只要我知道是主所喜悦的就够了。

 

历世历代以来,神的儿女们跟随主的脚踪就是这样。所以难怪希伯来书十一章的末了,神指着那一批信徒讲了一句这样的话,“若不与他们同得,就不能完全”。感谢赞美主,这实在是叫主感觉到满意的爱情。

 

这个时候,这个人已经不是根据自己去活,完全是根据主去活 ,因为她不单是新妇,也是妹子,所以叫主感觉,“你的爱情何其美,你的爱情比酒更美。你膏油的香气,胜过一切的香品。”(四10)一切的香品都是从地上来的。但现在这个人,有了膏油的香气在她身上发出来,很利害的发出来。这膏油从那里来?这膏油是生命的膏油,是圣灵的膏油。圣灵的膏油在她里面不仅是涂抹,圣灵的膏油在这个人身上是充满,以致这个人的生活,这个人所显明的,完全是基督生命的发散。

 

起初这个人没有膏油,就是有,也只是一点点。起初膏油也不在她的身上,你看第一章:“你的膏油馨香,你的名如同倒出来的香膏,”这些都是主的,和这个人没有关系。这个人只能欣赏主的馨香,只能欣赏主的膏油。但是到了这时候,主说,“你也有了膏油了,不止是有了膏油,你的膏油也一样馨香,馨香到一个地步,就像我的馨香一样,胜过一切的香品。”感谢赞美主。所以这个人成为“妹子”。刚才我们在上文只是提出这个妹子的来历,现在你一直往下看的时候,就看到这个来历的根源。在这个基督徒里面,她的性质完全是主的性质;或者讲得准确一点,差不多都是主的性质了。

 

让主大得享用的长成

 

到了这个时候,在她里面,从她身上所发出来的,完全是甘甜,“嘴唇滴蜜。”(四11)嘴唇就是言语,膏油在她里面发散出来是透过她的生活,现在她在言语上也是这样,非常的甘甜,如蜜一样,如奶一样,叫人得着力量。弟兄姊妹们必须注意,这里是这样说,“你的嘴唇滴蜜,”没有说嘴唇流蜜,乃是讲到滴蜜。在什么光景下才滴蜜?太多了,承受不了,滴下来了就正好。我们看到蜂房下滴的蜜,先是那个蜂房的蜜满了,然而就滴了。滴的时候,姿态很美妙,如果是流出来就不大对了,若是流出来的时候,大概人也受不了。说得俗一点,就是说某某人是个甜姐儿,这样的一个人跟你在一起,你就受不了。但是感谢主,不是甜姐儿,是蜂房的滴蜜,是一滴一滴地下来的。

 

满有主生命的丰富

 

我想弟兄姊妹们,一个真真实实在主面前长成的基督徒,一个爱主爱得准确的基督徒,在他这个人身上是有这样的光景的。如果弟兄姊妹们要问,照着雅歌书来看,我们这班人到了什么地步?我只能,连我自己在内,最多我们只是去到第三章的开始,或者连第三章还进不去。我们巴不得求主把我们这些人有更深的激励,真叫我们有第一章的心志,要快跑跟随主,真正地跟随主。虽然还有第一章末了、第二章、第三章和第四章前面的曲折,但无论如何,我们必须要有开始的心志,也必须要不住地守住,我们才能走到这个地步。

 

“你衣服的香气,如黎巴嫩的香气。”(四11)感谢赞美主,这是主完全的显出,荣耀的显出,主的品格的显出。衣服是外表的行动行为,弟兄姊妹们记得,在主的救恩里,我们是披戴基督的,这个披戴就是穿上,基督好象衣服一样,我们把祂穿上,基督把我们完全遮盖着,别人看见我们的时候,就看见基督。这就是这里所说的:“你衣服的香气,如黎巴嫩的香气。”黎巴嫩是神的荣耀,神荣耀的品格从我们身上显出,好象香气一样。

 

活着是单为主

 

到了这个时候,我们的主实在是开心,开心在什么地方呢?祂看见这个爱慕主的人,里面满了主。还不止这样,在这个人身上,主也看见她完全地为主,不仅是主的,而且也是为着主,是让主去享用的,单单给主享用的,里面满了主,又是单单给主去享用。

 

弟兄姊妹,这真不简单,我们距离这个光景实在太远了,我们还觉得,我们这个人不能单给主享用,因为还有很多人要享用我们。弟兄姊妹们说,“这样也对呀,”但是必须注意这样一件事,我们先要成了主享用,然后才让主所纪念的人享用我们,这是和我们给主享用,也给主以外的人享用,是不同的一件事。用什么来把这件事说得更清楚一点呢?在黑门山上主改变形像的时候,彼得所讲的话就好清楚给我们看见,把以利亚与摩西和主相比,这个就不准确了。我们的心只有一个意念,我们是单给主来享用的,主接受了我们,然后把我们作为一个恩赐来赏赐给神的众儿女,这样就对了。你说,“我可以给主享用,我也叫神的儿女们一起得享用,”心思是好的,但内容不对。一个是出于主,一个是出于我们自己,外面看来好象是差不多的现象,但源头不一样。

 

我们感谢主,到了这个时候,主在这个爱慕主的人身上,看到有一点更叫祂心满意足的,也是她的爱情何其美,比酒更美的实际。“我妹子,我新妇,乃是关锁的园,禁闭的井,封闭的泉源。”(四12)主看见她是“关锁的园”,这个园是不打开的,不向世界公开的,不是为着世界来享用的,是关锁起来的,是向世界关锁的。又是“禁闭的井”,不允许其它的人去享用的。“封闭的泉源”,也不供应给其它人的需要的。这样一来,这些要给谁呢?从下文你就看见,单单给主。

 

你说,泉源怎么能给主一人享用呢?所有的都是很大的,井也是很大的,园子也是很大的,泉源也是很大的,应当与众人同乐嘛!不是这样的,在属灵的追求上,必须首先去叫主满足,不是先去满足人,乃是先去满足主,单单的满足主。我们的感情常常叫我们有一点保留,“我要满足主,但是我也要满足人”。但刚才我们说,不是这个次序。先是满足主,单单的满足主,然后让主把你当着恩赐赐给人,这样才对。这样,你作为恩赐赐给人,这个事实才能叫主满足。你说,“我要满足主,但是我也要满足人”,你这个人就把主分去了,我们的主受不了,因为祂是忌邪的神,祂是嫉妒的神。我不愿意弟兄姊妹们在这一点上有误会,但是我必须让弟兄姊妹们注意这一个严肃的事实,我们只能先满足主,单满足主,对人的满足是在主的安排里去作的,不是在我们的主意里去作的。

 

确实的活出主是主

 

弟兄姊妹们,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若是不这样的在主面前让主炼净,不让十字架的工作把我们炼净,我们不可能成为关锁的园,也不可能成为禁闭的井,封闭的泉源,这是非常非常要紧的事。这个跟人的感觉很不调和,不要说跟那些不信的人说这些话,他们听不进去,就是信主不久的弟兄姊妹也听不进去,因为人的正义感总是觉得这个不大对。人的正义感的出发点还是人,但现在主要我们往前去,去到一个光景,不是人,是主。主看见这个爱慕主的人,她甘心乐意的到了这个地步。你必须注意,是主承认她是这样的光景的,不是她自己说我愿意作一个关锁的园,而是她实际已经进到这一个光景里,主在那里承认她的所是。

 

我们感谢主,还要看底下一大段的话,主在说:“你园内所种的结了石榴,有佳美的果子,并凤仙花,与哪哒树。有哪哒和番红花、菖蒲和桂树、并各样乳香木、没药、沉香与一切上等的果品。”(四13-14)这些都有香气的。石榴是生命的丰富,这个生命的丰富是指着什么?不是说她个人,而是指着她个人见证的果效;也不是说她个人的生命到了这个地步。她个人的生命到了这个地步,应当是在早一些的时候我们所看见的,在上文主已经说她成了石榴。现在在这里是说“你园内所种的”,就是她自己显明的,结了石榴,有佳美的果子,然后底下许许多多的那些香料。除了凤仙花,其它都是香料。凤仙花是谁?是主。

 

在第二章我们看到。在她的见证里显出了主,在她的见证里显出了主自己各方面的美。但是,在第一章的时候,她在作什么呢?第一,她是说她有葡萄园,第二,她是说她有羊群。但是在这里葡萄园不见了,羊群不见了,所有的是什么呢?是果子,是香品,制造香品的树木。我们留意这样的变化,你就看到看守葡萄园,看守羊群,那是工作,现在这里的都是生命的果实。

 

从工作到见证

 

我们可以这样去领会,作为一个爱主的人,他从工作进到见证,从羊群到果子。从工作到了见证,或者说,从主的能力到主的自己。拿第一章和第四章来比较,你就可以看到这样的光,刚刚信主的人,你要他热心,只能给他工作,你叫他去摸主的见证,他不一定摸到。但是慢慢地,他会成长,他不是不工作,他仍然作工。但是他的心不在工作里,他的心在见证里;他的心不在主的能力里,他的心在主的见证上。这是一个很明显的转变。

 

正因为是这样,上边是说,“关锁的园,禁闭的井,封闭的泉源”。现在主更说出一样东西,“你是园中的泉源,活水的井。”(四15)这是怎么搞的?这些话在主身上就对了,说在人身上就好象不那么对,但难是难在主是这样说。主说,“你是园中的泉,活水的井。”(四15)这是主说的。

 

弟兄姊妹们,这些话一直讲出一件事,作一个爱慕主的人,里面全是主自己,已经不再给工作捆绑了,已经不再在工作里打转了,已经不再给工作的果效影响了。我们承认,我们很容易受工作的果效来影响。果效明显,我们开心;果效不明显,我们就灰心,总之就是心,只是开心和灰心就差得太远了。我们承认,我们的光景就是这样。但到了这个时候,这个人已经不再被这些事影响,在她里面只有主自己。她显在人面前就如同主显在人面前一样。所以主说,你是“园中的泉,活水的井”。

 

你注意,这些水泉从那里来呢?是从“黎巴嫩流下来的溪水。”(四15)感谢赞美主,泉源是主,是荣耀的主流出来。已经不再是她自己,太宝贝了。

 

经历北风与南风的作用

 

但是我先要提醒一句,虽然上到这样高的地步,还是有缺欠的,到了第五章你看到有另外的缺欠来了。有些时候我们真是难以明白,为什么属灵的路是这样难走呢?好象爬到了一个高峰,但前面还有一个高峰。你要到另一个高峰,就要先下到谷底那里去,然后再上去。我们实在觉得属灵的路难走。感谢主,主是这样给我们经历,一直叫我们看见我们的好,我们的美,就是主的美,是主的好。我们这个人的本相没有改变,什么时候你要回头看本相,你就掉下去了。我们感谢主,祂保留我们这样的经历。

 

在这里我要跟弟兄姊妹们提起,这个爱主的人,在主的眼中是这样的好,这样的美,是这样的叫主感觉她的爱情比酒更美。主的称赞是有根据的,我们看这个人在说话了,“北风啊兴起,南风啊,吹来,吹在我的园内,使其中的香气发出来。”(四16)我们都知道,北风是说到寒风,刺骨的寒风,没有人欢迎的。今日如果稍微来了一点冷空气,我们就觉得受不了。南风吹来的时候,我们就很舒服。吹南风多半是在夏天,热极了,来一阵南风,清凉得很。

 

这里所讲的南风和北风,是完全不在风的本身,乃是在风的目的。这是一个认识,这是一个看见。只有不住看见主的人,才可以不看见风而是看风的目的,南风很舒服,舒服的环境会令人跌倒,但感谢主,她没有跌倒;北风很难受,难受的时候,也会叫人退后,但感谢主,虽然吹起北风,这人没有退后,她仍然站在那里。为什么?她看见吹风目的。南风也好,北风也好,都是主管理的事物,祂有一个目的在那里,为叫我的香气发出来。这个时候的香气,不是她自己的臭气,而是主的香气。

 

全然是主自己

 

上文我们不是一直看过来了吗?她晓得了,我里面充满了主,但我这个人也不是最完全,要主从我身上发出来,我这个人就要继续破碎,我这个人要继续接受试验。北风来把我破碎,南风来把我试验,不管是破碎也好,试验也好,都是为了一个目的,就是叫我里面的香气发出来,叫基督在我身上没有保留地显出来。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这是头一件事,说出了这个叫主感觉到她的爱情比酒更美的人的光景。

 

是两件事,“让我的良人进入自己的园里,吃祂佳美的果子。”(四16)一句话就够了,完全没有间隔了。你留意,上面是吹到“我的园内”,这里是说进到“良人自己的园里”。我的园就是良人的园,良人的园就是我的园。在那里我付出很多的代价,是为了我的良人付的,我的园子就是我良人自己的园子。上面说栽种了许多的果子,在这里是祂尝祂自己佳美的果子。弟兄姊妹们看到这个事实,才能懂得“我妹子”是怎么来的,她里里外外都满了主。

 

我们感谢赞美主,我们实在看见一个很受吸引的前景。我不知道保罗看见的是不是这一个,但是我们知道保罗是这样向我们说,“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腓一20)或者说:“叫基督在我身上正常膨胀。”我们看见这个爱慕主的人是一步一步被主带过来。我必须提醒弟兄姊妹们,是主带过来的,不是她自己走出来的,是主带着她走才能走的。因此我们看见这些经历和结果的时候,我们只有一句话“只有主,只有主。”在福音上,圣灵说,“除祂以外,别无拯救”;在跟随主的路上,我们也是说,“除祂以外,没有其它的道路、方向、目标和内容。”求主恩待我们。── 王国显《愿你吸引我──雅歌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