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进入众圣徒的实际生活(五1-4

 

我们上一次末了的时候,看到一个灵里苏醒的基督徒向主完全敞开她自己。我们还记得那几句很熟悉的话:“北风啊、兴起,南风啊、吹来,吹在我的园内,使其中的香气发出来。愿我的良人进入自己园里,吃祂佳美的果子。”一个在主面前明亮了的人,就能看见这一些事;不管北风也好,南风也好,她都看见全都是在主的手底下。只要是在主的安排里,管它是北风也好,南风也好,都能在我的身上发出那果效。这一些神的安排,都有一个相同的目的,就是叫我们生命的香气可以发散出来。

 

人在难处里没有偏离神,人在舒适安逸里也没有忘记神,实在是叫别人看得见主奇妙的工作。难处最能显明一个真实跟随主的人,但在舒适又安逸的环境里不偏离主,也是一样的宝贵,叫主的生命从我们里面发出祂的香气。所以这个人里面实在有看见,她看见她和主的当中不再有间隔;她的园就是主自己的园,主进入到这一个园中,就是回到自己的地方,因为里面所有的都是主自己的。她的就是主的,主的也就是她的。

 

我们从上文来看,你看见这个园称为她的园,是她在那里种植了许许多多的树木。但她现在怎么说呢?我的良人进入我的园中,祂不是吃我的果子,祂是吃祂的果子,那我的就是祂的。反过来呢,祂的就是我的。在这个地方,她看见了,又明白了一切完全都是主自己作的,虽然表面上是我在那里付出力气,但实际上是主在我里头作我的一切。这样的一个了解,叫这个基督徒里面实在是明亮。

 

但是人的难处,常常在人上到一个相当高的地位的时候,就很隐藏的显出来,主不叫我们的愚昧有任何的地步留下,所以主就在这里回答了她的话。在回答她的话里,你看见一件事,主非常的肯定对这个基督徒说,你说园子里的一切都是我的,这不是你的谦卑话,这是事实。你必须抓牢这个事实。你不要以为说,我现在学了谦卑,所以我一切都是主的;我所有的成绩都是主的;我所有的结果都是主的。

 

出于祂,借着祂,也归于祂

 

在第五章就可以看见,主有一个响应,主这个响应是接着第四章末了这个基督徒所说的话来的。在这个地方,主非常的肯定一件事;你看得不错,你所有的都是我作的,你所有的成功都是我在这里作的,你所有的收获,也是我作的,你所有发出来的香气,也是我所作的,所以弟兄姊妹先注意,祂一开始就说:“我妹子,我新妇。”(五1)相同的生命,紧密的联合,没有间隔的关系,那是提醒那个基督徒,你看见你所有的就是主的,那么你就看见,你和主的关系就是这个关系。所以弟兄姊妹,你回头来看第四章末了,就看见这是一个很高的奉献。过去我们看见主已经得了这个基督徒很多的奉献,但是没有一样是像第四章末了的奉献那么明亮,奉献的程度是那样的深,那样的广,过去作的是点点滴滴的,现在显出来的是完整的。

 

我们留意第一章主是以王的身份出来的,到了第三章,主是以生命的主这个身份来显明的。到第四章,那是显明新郎的身份。我们从这三个不同的身份来留意主对基督徒的要求。你留意第一章和第二章里所要的,是主在人身上的权柄,因为祂是王。第三章是一个生命的联结,因为祂是生命的主。祂要基督徒与主有一个生命的联结,因为祂是生命的主。到了第四章,在生命的联结这个基础里往前有更进深一步,带到了一个完全的联合,因此主是新郎。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

 

我们细细的看,主透过这几个身份所带出的要求,我们会发觉,每一次基督徒看见主的所是的时候,都有了一定程度的奉献。在看到新郎和新妇的关系的时候,这个奉献就到了很高的程度,彼此再没有保留,她固然认识主向她没有保留,她自己也给带到一个地步,她也向主不愿意保留,所以你就看见“北风兴起”的那几句话的实际内容,你就看见这是她向着主的一个愿意。这个愿意是把她里面向主奉献的心意发表得非常的高,认识了我的一切原来是主的,因此主现在可以没有保留的进来享用我所有的,因为我所有的都是主所作的。

 

弟兄姊妹这是一个不简单的看见,主也实在要人非常有把握知道这一个看见是真的,所以主没有说,“你在说谦卑话。”主不是这样说。主是说:“我妹子,我新妇,”(你实在是这样,)“我进了我的园中。”(五1)那个园子本来是你的,但是你向我有这样的打开,我就接过来了,那个园子就是我的了。我乃是进了“我的园中,我不是进了“你的园中”。“我采了没药和香料”(五1),里面所有都是我的。“我吃了我的蜜房和蜂蜜,喝了我的酒和奶,”(五1)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我现在到了我的地方来享用我的所作。

 

弟兄姊妹这是一个不简单的事。一个基督徒真正看见这一切,就会越过越看见人是没有可夸的,因为人所以为可夸的,都是出于主,根据主,从主来的。我们觉得我们背了十字架,我们接受了十字架,然后香气就发出来,但是主说不是,“我的没药,我的香料。”没药和香料是摆在一起的,是主同时拿着两样,但是主说这是我的。从人看来,这个没药就是受苦的记号,是十字架的记号。这些香料是生命的彰显,显出基督的香气。这两个事实是连在一起,不能分开的。没有没药,就没有香气;有香气,必定也看见没药,这是并在一起。我们看见付代价,是接受十字架的结果,但是主在这里说:实在是我在你里面作成的。我若不在你里面作工,你不会接受十字架;我不先上十字架,你要接受十字架也没有十字架的。陈希曾弟兄在夏令会的时候提到十字架的交通,先是主的十字架,然后是我们去接受主的十字架。我们好象有了十字架,但是我们所接的十字架,事实上还是主的。是主在我们里面,催促我们,帮助我们,扶持我们,去接受那十字架。我们好象经过十字架的路程,我们生命丰满了,我们生命成熟了一点,叫主在我这个人身上看见了一点可享用的,这是主吃了蜜房和蜂蜜。从外面来看,是我们供应了主,是我们满足了主,但是主在这里说,“那个蜜房是我的,蜂蜜也是我的。”仍然是刚才那个园子,我们一切的所有,是因着主的所作,是根据主所作,从主的所作成为我的所有。酒和奶也都是一样。

 

我们注意,是主进到了这个园子里去享用,好象主在那里享用祂劳苦的功效,但是主叫人看见,这一切真是主劳苦的功效。有一次,有一个热心但不那么认识主的弟兄,他批评一个姊妹,因为那个姊妹作了一件非常非常成功的事,在交通聚会里,这个姊妹就说,“我能作成这一切,不是我作的,是主在那里作的,是主借着我去作的。如果叫我去作,我肯定作不来,是主借着我去作,才作成功,所以荣耀要归给主。”那个弟兄听了,心里大不以为然。他说,“明明是你自己作的,你怎么可以什么都推到主那里去呢?当然主会纪念我们,但是你总不能说,这一个成功不是你的。”这个姊妹没有说话,因为她里面实在知道,是主作的。

 

我们实在不得不要求主给我们看见,许多时候,我们的灵里要往上爬高,有时爬高爬到一个地步,我们觉得是我们自己在作,是我到了一个这样属灵的地步,所以带出这个结果。弟兄姊妹们,不是的,从开始到结束,都是主自己在作。人向主交出多一点,那么主就在他身上显出神所作的多一些;向主交出少一些,主就在我们身上就少作一些。但许多时候,我们把这个多一点,少一点,完全归功在我这个人在主的面前摆上了多少。不错,我们的摆上也许比以前多了,但弟兄姊妹必须看见,我们摆上只是让主作工的机会多一点,并不是我能为主多作一些。如果主不作工,你再摆上也没有果效。

       

与众圣徒一同明白基督的爱

 

我们感谢赞美主。主在这个地方,非常明显的来让这个基督徒很清楚的把握了这个事实。然后主在这里实在显明祂很满意,虽然不是最高的满意,因为还有一点距离才到最高的满意,但是主实在是很满意。所以主发出一个这样的邀请,说,“我的朋友们,请吃,我所亲爱的,请喝,且多多的喝。(你们都来享用。)”(五1)主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有了享用,但是主觉得要是那个享用,只有自己享用,那就不够味道。祂在这里邀请,邀请人一起来和祂享用。祂邀请什么人呢?有好几种说法。我不提那些说法,因为都有道理,也都有缺欠。我个人接着下文来看,我的领会是这样,这里的朋友,是那些爱慕去明白神旨意的基督徒;不是这个基督徒,而是这个基督徒以外其它爱慕明白神旨意的基督徒。约翰福音十五章里,主说:“我不再称你们为仆人,我叫你们为朋友,因为仆人不知道主人的事,我称你们为朋友,我也把我的事告诉你们,叫你们明白我的心思。”主说过葡萄树的比喻以后,跟门徒说到这个意思,“是朋友”,就是说爱慕明白主心意的基督徒,当然这样的基督徒也是主所爱的。但是问题在这里,有人以为说'这个是说基督徒的经历,所以这些朋友不可能是基督徒。你必须要记得,这里所说的基督徒的经历是个人的经历,不是整体的经历。我们从下文就看得见,一个人的经历,也应当成为其它神儿女们的享用;他在主面前有了荣耀,其它的肢体就一同快乐了,这岂不是肢体的关系吗!所以主在这里说:“我的朋友们,你们要来享用,我所爱的,你们也一同来享用,尽情的享用。”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

 

任何一个在神面前追求的人,他能带给主满足;不单是主得满足,主也把许多神的儿女一同请来享用那一个满足。这就是说到“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一同受苦;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都一同快乐。”就是这样的意思。如果没有一些那样迫切的追求让主得着的人,像保罗,今天我们在属灵的事情上的追求,认识和寻求,有什么可靠的帮助呢?我们感谢赞美主。正因为从前有那保罗,从他的经历里,天上的主得了满足,地上的众圣徒从他那里也看到了方向和道路。不单他一个人带出这样的事,历世历代以来许多圣徒们留下的脚踪,也是带出同样的事实。我们感谢赞美主,主把我们的眼光扩大,主要叫我们看到一个在神面前的成长,不仅是供应了主的需要,也供应了神儿女们的需要,叫主和众圣徒一同有享用。

 

不留下一点不向主敞开

 

弟兄姊妹要注意,主先在这里说这一番话,是有原因的。主知道人里面的光景,就预先给他一个提醒,或者说是一个警告。但在这里的言语虽然没有警告的成份,但你看到下面的事,就看到这里面含有警告的意味。我们平时很难想象,一个奉献给主的人到了那么高的地步,主也说出祂实在从她身上得到了享用,为什么一下子又出了问题呢?她还有什么问题可出呢?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什么都交出来了,那里还有剩下的会引出问题来呢?我们承认我们实在不够认识自己,我们也实在不认识人的本相,许多时候,我们以为我们在主面前已经没有保留了,但到头来,你会发觉,还有一些事没有跟上主,只要有一点没有跟上主,那就是一个缺欠,那就是一个不完整。

 

刚才我们提了,作王的主要求我们认识权柄,生命的主,要求我们认识生命的联结,作新郎的主要求我们与祂有更深的联合,但是我们的心思常常停留在这一个地步,我们已经与主联合了,我的就是主的,主的就是我的,那还有什么不是主的呢?我们常常停留在这里,觉得自己所有的已经给主了,完全给主了。但你往下看的时候就会发觉,这里面就产生一个问题,或者说一个难处。什么难处呢?一个基督徒到了主在他身上有享用了,属灵的愚昧就跑了出来,这个和第三章里“夜间躺卧在床上”是不是同一件事呢?不是。

 

第一节和第二节当中,我不晓得隔了多少时间,但是无论如何你晓得,总是在主有享用的那一段时间。主有了享用,这个基督徒里面就有了一个意思。什么意思呢?主已经得了喜乐的享用,那么我所该走的路也差不多到了尽头了,我所该作的大概也作完了,我的旧人也受对付得差不多了,我的生命也实在长成到相当成熟了。这样的心意,是非常容易跑出来的。如今这个基督徒出了什么毛病呢?你说都联合了,主所有的是我的,我的所有是主的,都联合了,还有什么难题剩下来呢?

 

我们常常听见这个时代的年青人在家庭里闹意见,他们闹的意见是什么呢?不是说他父母对他不好,不是说他家里年长的人对他们不好,是他们有他们的想法,想法不一样的时候,就产生意见;产生意见,就不和谐。有关系的人就来给他们开解。你们听见很多年青人的答案都是差不多。人家问他说;是不是你父母不关心你?他说,“也不能说不是,也不能说是。”人家就问,“你什么都不缺,每样事情父母都为你操心,你还有什么觉得不满足呢?”那个答案就是这样…“家人给我的只是物质上的照顾,从来没有在精神上,或者在我个人的性格和趋向上关心我。””我们不能说年青人的这个想法是绝对的正确,但是也不能说没有一点道理,因为实在很多作家长的,他们只觉得负责供应了儿女们的所需,就算已经尽了责任。但是有些时候,儿女们的心里有一个要求,不仅是生活上的供应,更重要的是生活上的体贴。虽然也许他们要求的体贴并不合理,因为有许多时候,年青人都是生活在幻想里,在幻想里要得到幻想的体贴,当然这个不能说是对。但是从这类事情就注意到人需要体贴。你不能光是说,把一切你所需要的都给了你,那就是体贴,这个不对。

 

许多时候,我们和主的关系也会落在这种光景里,我的所有是主的,主的所有是我的;主供应了我的须要,我也答应了主的要求,那不就是完了吗?不对!弟兄姊妹们,还有一件事,我们不是常常要主来体贴我们吗?从我们的祷告里就看到这个情景。虽然我们嘴巴没有向主说,“主呀!你一定要照着我的意思答应我的祷告。”但是我们心里却是存着这个盼望,主照着我的意思来成全,就真是最好不过了。我们向主有这个心思,主没有照着我的意思来答应,我们就会产生一个问题,“主呀!你所有的是我的,只是必须要等到你来到荣耀中的时候才能完成,但是今天我就有需要呀!主呀,你没有答应我,你没有给我得到这个享用,所以你还是没有体贴我。”我们常常有这样的心思,暗暗的在我们里面显出来。但是我们都很少去想到体贴主,只想到自己的满足,我们觉得自己的满足不是属地的,是属灵的,我们很清高,所以,我们有这个情形,主也应当满足了。弟兄姊妹,毛病就是出在这里,我们没有体贴主。会完全享用主,也要让主完全享用,我们就是还缺了那么一点点。你说多吗?不多;你说大么?不大;你说少么?不太少,就是不够体贴主,就是这么一点。

 

不甘心放下个人属灵的享用

 

再往下读就了解了。“我身睡卧。”(五2)我安息了,我已经安息了,我外面的安息已经非常的明显,因为我已经躺下来了。但弟兄姊妹有没有发觉,当他睡卧的时候,良人在那里?有没有和你在一起?很显然的没有。但是你接上上文,你会说:“我的良人正在享用我的所有,所以我可以安歇了,我可以在这里享用安息了,因为我的良人已经享用我了。”但你再往下看,就看到一个问题良人并不在那里。她安息的时候,她觉得她可以安息,可以停止活动的时候,-良人却不在那里,没有来与她一同享安息。她是不是真的享用安息呢?并不。所以这里说:“我身睡卧,我心却醒。”(五2

 

我们自己感觉我们满足,也的确是主自己也感觉满足了,所以真正的安息是人与主一同得安息。现在这个基督徒她以为她安息了,可是她里面却有感觉,感觉什么呢?感觉她的良人并不在她身边,她感觉她的良人是在外头,也许在相当远的地方。因为当她以为在那里安息的时候,外面有人敲门,是良人在外面敲门,良人对她说:“我的妹子,我的佳偶,我的鸽子,我的完全人,求你给我开门。”(五2)弟兄姊妹们你注意,我们的主向着这一个灵里相当长进的基督徒说的话,祂对她的称呼,“我的妹子,我的佳偶,我的鸽子”这些都是我们曾经交通过的。但在这里主加上了一个“我的完全人”我们注意这一个,为什么我们的主在这里称她为完全人呢?是不是她真的是完全人呢?如果真的是完全人,她就不会失去主的同在。如果她真的是完全人,她的安息就是真的安息。但现在她并不是真的在那里享用安息,她只是在感觉上觉得自己是安息,但是主不在那里,现在听见主的声音,称她为完全人,她里面就有感觉,我是不是真的完全呢?我发觉我属灵上长进是蛮多的,但是要我称得上完全,恐怕我还不敢当。为什么呢?最简单的一件事,就是良人并没有与她在一起。当她在安息的时候,良人走掉了。为什么良人走掉呢?我们就不能不注意上文了。如果按照她个人来说,她实在是长进,长进到一个地步,主自己也觉得差不多,但是在主的心思里,主所要她的长进,不只是她个人在神面前接受对付,不仅是她个人在神面前进入基督的丰富,还要在神面前进入基督的心意,也就是神的心意。

       

没有看见身体的见证

 

我们留意第五章的第一节里,我们的主在那里享用神的儿女们的长进的时候,你留意,主不是在那里享用个人,祂不以享用个人作满足,祂却是在那里说,“我的朋友们,请吃,我所亲爱的,请喝,且多多的喝。”我的朋友们,我所亲爱的,这些都是越过了个人这个范围,你就晓得主除了对个别的基督徒有一个很深的关心和等候,又吸引,又供应,又造就以外,祂还看到许许多多的个人,祂不仅是要单个的人会享用主,主也从单个的人身上得享用,主乃是要叫许多的圣徒们一同享用主。也能与主一同享用主自己的丰富。这就是这一个基督徒现在在她里面的问题。

 

她以为她安息了,但是主没有安息,主还是在外面奔走,因为主还须要把更多的神的儿女都要带到这样的地步。现在她在主面前有点成长,她应该与主的心思一样,也去把许多神的儿女们一同召聚来去享用主。但是她没有,她只管着自己的安息。所以是睡卧在那里,虽然她睡卧在那里,但是她里面有个感觉,我在享用我感觉上安息的时候,我的主不在那里。为什么主不在那里?在这里我们必须要留意这一点,个别的人成熟了,这是好事,如果个别的人成熟,而教会并不成熟,对主来说,祂就不能停止祂的劳苦,祂还须要继续的作祂的工,为要叫教会整体的成长。我们就想到保罗在歌罗西书第一章里,他说到一些话,保罗体贴主的心意,如果对着保罗自己来说,他对主的认识,他对主的经历,已经很高了,但在他里头有一个负担,他说,“我为着基督的身体,就是教会,要在我肉身上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你看到在保罗的心思里,看到教会还没有成熟,他看到救恩已经把教会建立起来了,但是教会还没有长成基督的身量,还没有进到基督的丰富,所以他没有办法停止他为着主继续的摆上他自己,他乐意在他身上来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我们必须看见,不是说基督所经历的苦,就是基督的死而复活,并不完全解决人的需要,是解决了,但是我们看到一件事,基督的十字架头一个阶段,是叫人蒙恩得救,第二个阶段,乃是叫人生命成熟,现在人得蒙拯救的事已经完成了,那是主钉十字架所带来的果效,这是在恩典里给我们去得着的,但是生命成长,是要有生命的扶持,却不是生命里面的恩赐,这个是须要人藉十字架来对付来追求的,这个是须要人在神面前付代价来跟随的。所以基督的工作已经完成,但是人要完全得着基督所作成的,人必须要有完全的跟上,完全的摆上。

 

保罗就是为了弟兄姊妹们在基督里的持守,在基督里的受光照,在基督里的接受拆毁,在基督里接受建造,他为了这些来劳苦,为要叫教会长成。所以一个在神面前真是体贴祂心意的人,他不是光看见自己个人的成长,自己个人的享用主,他也看见教会要一同长成,教会要一同在那里享用主。我们了解这一点。我们就知道这一个基督徒,她的缺欠在什么地方?是什么事上叫她以为在感觉上得了安息而实际主却是离开了她,问题就在这里,幸亏在她以为在感觉上得安息的时候,她里面却还有一点苏醒,她发觉主不在那里,主在外头,主并没有与她同在,主是在她享用安息这一个感觉以外,她听见主在外面敲门,“我的妹子,我的佳偶,我的鸽子,我的完全人,求你给我开门。”现在问题就来了,主要求她作完全人,她也实在愿意作完全人,但是怎么可以进到完全的地步呢?主就说,“你给我开门。”这是什么意思呢?这乃是说,“你光是一个人享用,你把自己关闭你自己的地方,这个叫我的心不满足,所以你必须要开门,让我进来,不仅是让我进来,我也要带着我的朋友,我所亲爱的一同进来,许许多多的我的朋友们一同进来,一同享用安息。你给我开门。”

 

弟兄姊妹们,你看到这里是主在她里面感觉安息的时候,神就给她一个试验,你能接受众圣徒吗?你能与众圣徒一同去明白基督的爱是何等的长阔高深吗?如果你愿意,你就不能把你自己一个人关在那里,你必须开门,让主进来。让一同作肢体的与主一同进来,我们感谢赞美神,我们在神面前能不能体贴主,不是说我们个人如何向着主,而是我们必须超越了我们个人的感觉,而进到基督的感觉里,也就是进到基督的身体的感觉里。这是非常明确的,因为我们的主明明给我们说的,祂所要的是教会,祂不是要一个一个的个人,祂所要的乃是教会。你记得我们的主在那里宣告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盘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

 

我们的主不是建立个人,我们的主是要建立祂的教会。因此我们的主接着就说﹕“你在感觉上面享用安息,我还是在外面劳苦,我还是在外面奔跑,我还是不能放下所要作的工。你看看我现在到了一个地步,真实的须要得着真正的安息。但是你只有一个人在那里享用安息,我就没办法得安息,现在“我的头满了露水,我的头发给夜露滴湿。”(五2)弟兄姊妹你看到,我们的主仍然在夜间奔跑,仍然在夜间在浓雾的里面,去寻找那些爱慕主的人,吸引他们。弟兄姊妹你看到,什么时候露水是最多的呢?是晚上。主说祂的头满了露水,祂的头发给夜露滴湿,主还是在黑夜里没有歇息下来。弟兄姊妹你晓得,神给我们看到,“现在是黑夜已深,白昼将近”的时候,虽然是白昼将近,但是夜里却是更深沉,这样的一个时刻,我们的主就更迫切地要苏醒神的儿女,要呼唤神的儿女,要叫神的儿女起来与祂同去。主在劳苦,但这一个基督徒却可以安息,这就是那个难处的所在。

 

舍己的更高要求

 

这一个难处就造成她真正的没有安息。但是难处不是主没有向她说出主的需要,难处不是主没有向她说明主需要得着教会,主不是满足在个别的属灵人,主是需要整个教会的成长。在认识上,在知道上面,主没有给她隐藏这些,但是问题就在这里,这一个基督徒,这一个属灵人,她一直留恋着她已经有的属灵的经历,并且她的属灵的经历都是实际的经历,但这些经历都是非常个人性的,她就停留在这些个人性的属灵的经历里面。她不甘心离开这一个属灵的经历上所带给她感觉的满足,所以她怎么回答主的呼唤?她说,“我脱了衣裳,我怎能再穿上呢?我洗了脚怎能再玷污呢?”(五3)这不是很清楚的说出了,我已经脱了衣裳,我已经洗了脚,我已经躺卧在床,我已经在那儿享用安息,我怎么可以在现在这个黑夜的时候再穿上衣裳呢?怎么可以在黑夜里往外面跑呢?这样的时刻在黑夜里跑,那不是再给我玷染了吗?那我从前所有的追求在这里不是会有一点亏损吗?我实在不甘心失去这个属灵的经历,更不愿意失去这个感觉上的享用。

 

她这样发表她的感觉的时候,并没有叫主的同在就恢复在她的身上。不是主不愿意体贴人,但是主不是体贴人的肉体,主是体贴人爱慕主的心意,所以她在体贴人的肉体的时候,主怎么说呢?主没有再说什么话,祂只是让她看一些事,看什么事呢?第四节就说,“我的良人,从门孔里伸进手来,”我的良人从门孔里伸进手来,我们不知道这个门孔究竟有多大,但是主能把祂的手伸进来,主这个手伸进来,她一看见主的手,啊呀!她就说,“我便因祂动了心。”(五4)这个手就有故事在那里了,主伸进一个什么手来呢?当主伸进手来的时候,这一个人就看到一件事,主的手上有钉痕。主的手上有一个记号,主的手上有一个为了她舍己的记号,为了教会舍己的记号,主为了众人交出了祂的自己,倾倒了祂的性命,给挂在木头上,所以祂的手上留下了这一个钉痕。

 

弟兄姊妹们,我们的主的手一伸过来,这个基督徒里面就不能坚持她自己,她就在那里说:“我便因祂动了心。”我因着我的主动了心,因为我看见我的主的手的时候,我就看见主爱我爱到一个什么的地步,我就看见主为我舍弃到一个什么的地步,主舍弃到这样的一个地步,连天上的尊贵,荣耀,丰富全都为我隐藏起来,作一个卑微的人,在地上受羞辱,在地上给人误会,在地上给人的践踏,在地上接受十字架,最后给钉死,那我还能向主保留什么呢?我的感觉虽然是宝贝,我的经历虽然是真实,但是跟主为我所作的一比较,我的就算不得什么,我为什么这么愚昧,我还留在这种感觉的里面,所以她说:“我便因祂动了心。”不仅是心里有了反应,并且她也下定了决心,所以第五节就说:“我起来,”她不再贪恋躺卧在床上,她不再贪恋享用她感觉上的满足,她说:“我起来,要给我的良人开门。”我开门,让祂进来,然后你就看见,“我的两手滴下没药,我的手指头有没药汁滴在门闩上。”(五5

 

明亮的苏醒

 

弟兄姊妹你看到,这一个光景,是不是真的她两手都满了没药汁呢?你晓得,她原来是躺卧在床上,既然是躺卧在床上,怎么可以把两手泡在没药汁里去呢?现在一起来了,就从那没药盘里拿出手来,两手就滴下没药汁了,是不是这样呢?当然不是,你躺卧在那里,就不再是泡没药汁的时候。在这里就看见,她决定要起来开门的时候,她心意里就有了一个很深的催促,主既然要我开门,要我不失去祂的同在,我的主所走的路是十字架的路,我的主所经历的是十字架的经历,祂没有一个时间不带着十字架的记号,我现在要与祂维持永远的同在,我也必须要更深更完整的跟随我的主走十字架的道路,我要有这样的一个心思,我要接受更深的羞辱,我要因着主的缘故甘心去接受更厉害的践踏。这是她的心意。当她起来要恢复主的同在的时候,她也同时建立了这样一个宝贝的心意,宝贝到一个地步,她两手滴下了没药汁,所以她指头上的没药汁滴在门闩上。她是抱着这样的一个心意乐意为着主的缘故受更深的羞辱,更多的为着主来受践踏的心意去开门,这个心意实在太宝贝,非常非常宝贝。她就给良人开门,但是很可惜,很可惜,我的良人已经走了,已经走了,祂转身走了,为什么我的良人转身走了呢?祂不是叫我给祂开门吗?现在我开了门祂却转身走了。(参五6

 

弟兄姊妹,人的迟延就叫主没有更长久的停留在那里。主在这里给我们看到,祂所关心的不是只是一个人,主所留意的,还有许许多多其它的人,所以你不及时在那里答应主,主就转身到另外的神的儿女那里去敲他们的门,要进到他们那里,与他们一起。弟兄姊妹们,我们看到这里的时候,我们也许会记得,马利亚用香膏膏主的事,膏得正是时候,正是在主需要的时候,好满足了主,答应了主。但是弟兄姊妹们你要看到,当主被钉死以后,尼哥底母和约瑟拿更多的香料来膏耶稣的身体,虽然他们也膏上耶稣的身体,但却不是正是主需要的时候。主复活的清晨,那几个妇女带香膏要膏主的身体,但是主已经复活了。主不再需要那一些了。所以弟兄姊妹从那些事上,我们留意到,我们答应主的呼召,必须要及时,不及时答应主的呼召,主就转身到另外的一个神的儿女那里去,在那里主再发出呼召,但是我们却已经受了亏损了,失去了及时供应主的这一个恩典了。

 

现在这个良人已经不在了。她就回想到,我的良人跟“我说话的时候,我神不守舍。”我的良人跟我说话的时候,我里面就受了吸引,我没有办法叫我自己平静下来,让我的良人独自一个人劳苦,我却不能陪伴祂。我必须要更深的体贴我的主,主在劳苦,我要与主一同劳苦,主在那里忍受,我要与主一同忍受。我们感谢赞美神,这一个基督徒在这一个时候,她实在觉得她不能再没有主,她不能失去主,必须要把主找回来。但是很希奇,“我寻找祂竟寻不见,我呼叫祂,祂却不回答。”(五6)弟兄姊妹们,为什么是这样?先是主来敲门,她不肯开,现在她开门了,主不在,她发觉主不在,她就去寻找,她呼唤,主不回答,这不正是说出了好象我们正需要主的时候,我们向主祷告,但是祷告没有答应,这是什么一回事呢?主有些时候,特别是在这样的一个时候,祂隐藏起来,不叫我们看见祂的面,是为着什么呢?一面是为着给这一个基督徒一个试验,看看她这一个苏醒,是不是完全的苏醒?所以你要恢复主的同在,你若是实在宝贝主的同在,你就要付代价去把主找回来,不是在那里等主自己来,是你跟上主,不是主来跟随你。这是一个试验。

 

但另一方面,主也让她去经历一个属灵的事实,那就是领会顺服的痛苦的实意。我们以为拣选主是好事,但是弟兄姊妹们你晓得,要拣选主,你必须顺服主,你不可能说,我要得着主,但我不要顺服主。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每一个得着主的人,他们都是经历顺服主的,在这一条路上奔走的,顺服是痛苦的,但是顺服主的结果乃是重新得着主。现在主就让这一个基督徒来真正的领会什么叫做顺服,真正的顺服是什么一回事?顺服不是说在嘴巴上的,顺服是有感觉的,顺服是有痛苦的味道的。感谢神,顺服虽然是有一点点痛苦的味道,但是它却带来一个结果,就是恢复主的同在,引进更深更高更丰满的喜乐。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所以在这一个时候,这一个基督徒为着寻找主,她就去经历一些属灵的功课,她也接受主给她的试验。更重要的一点,在这一个时候开始,她就真正的懂得她不能满足在个人的成长,她必须进入主的心意,陪伴着主,奔走在充满了浓雾的黑夜里,为要叫更多神的儿女们给唤醒,进入神的心意。我们感谢神,我们看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我们就明白了,主让这一个基督徒进入一个更深的经历,乃是叫她先去认识得着主的路,更进一步的顺服,叫人了解不顺服所造成的伤害,这一个伤害是主不得满足,而人也受了亏损。求主把这些话更明确的说在我们心里。── 王国显《愿你吸引我──雅歌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