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再进深的体贴主(五5-13

 

这个基督徒里面有难处,因着里面隐藏愚昧,不够体贴主的心意,只定睛在个人的成长上忽略了神眼中所要见的,乃是她在基督身体里的成长。那就是说,神所要的是基督的身体。个人的成长固然是重要,但是个人的成长是有一定的方向,一定是进入建立基督身体的见证。如果没有进到建立基督身体里,个人无论是怎样的成长,在主面前总是一个破口。

 

这个基督徒如今来到这个地步,因为不够体贴主的心意,在她里面便发生了难处。后来她苏醒了,那只不过苏醒了,但仍没有脱离失去与主面对面同在的光景。(不是说她已经脱离了不体贴主而进入体贴主。)虽然这种苏醒不是很完全,但是起码她必须要寻找在感觉里面所失去的主。所以她起来了,她也开了门,只是开了门,却看不见主。

 

开始的时候是主要她开门让祂进来,因着她的迟延,这个迟延是因她不体贴主,所以等到她开门的时候,主已经走了,她看不见主了,主已经不在那里。当然,我们看第六章的时候,我们会发觉,这完全是感觉上的问题,事实上主并没有离开她。但在这里,在她感觉里,她实在再见不到主了。在她的感觉里,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损失,于是她便出去寻找。

       

不容易接受的更澈底的破碎

 

她虽然有了心志,愿意同主一同受苦,但是还没有体贴到主所要的那一点,只是有一点心志,却没碰到主所要的。结果,在她寻找的时候,她仍然没有寻见。但她却遇到了一些事,不是她在那里寻找人,而是别人寻见了她。什么人呢?这里说,就是那些“看守城墙的人”,就是那些“城中巡逻看守的人。”(参五7)在第三章里,我们见到这些人是给她作指引的,这些人是给她有保护的。到了第五章,同是这样的人,这些人在她心里起的作用,不是再叫她得着安慰,而是叫她更难过。这些是什么人呢?在第三章里,我们提到这些人是年长的,是为着神的儿女作看守的,就是在属灵的经历和认识上都比较深一些的弟兄。这一次这些人遇见她,她正在那里寻找主,她在呼喊主,主并没有答应这一个呼喊。或许算是一个祷告,是一个寻找主的祷告。主自己说,“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他开门,祈求就叫他得着”,但是她这样作了却没有果效。她一直在呼喊主的名,但没有看见主;她在那里一直呼求主,主也没有答应。这种光景,对于个人来说,当然是非常难受的。为什么主不答应我的祷告呢?为什么主好象对我隐藏起来呢?

 

神隐藏加上人误会

 

在这个难处里,这些年长的人遇见了她。这次的遇见并没有给她指示和保护。你看这里说,“在城中巡逻看守的人遇见我,打了我,伤了我。看守城墙的人夺去我的披肩。”(五7)这是什么一回事呢?我们可以从两方面来领会。一方面来说,这些年长的人对她不谅解,对她也不同情。他们觉得,一个人成长到这个地步,怎会失去主呢?你失去了主,定规是你有问题,就好象约伯一样,当他的几个朋友来安慰他,结果没有给他安慰,相反是给约伯责备。这个人在年长的人面前,好象碰到同样的问题,不是从年长的人那里得到同情,而是得着责备。在她的感觉里,他们好象并不了解她,所以在她里面好象是受伤了,甚至她的荣耀都没有了,因为看守城墙的人连她的披肩都拿掉。这是从一方面来看。

 

在这种情形下,人不容易了解,一个长大到这样地步的人,怎可能会失去主呢?这个道理怎样说也说不清楚。你没有经历主,那不能怪你。但你是经历了主,而且是经历得好深的,你怎么可能失去主呢?为什么主没有给你寻找到呢?人的直觉会这样说:“你一定是在主面前犯了大错,所以给祂定了罪,给祂责备。”当然你不能说这责备是不对的。但在那种情形里,并没有碰到问题的要点。的确在这个基督徒里是有一些过不去的事,因为她没有体贴主,她只是体贴自己,所以不能说年长的人给她作了不准确的责备。可是年长的人给她的责备却没有碰到她里面的难处,只是有责备,并没有把她带到有出路的地方。

       

在那里失落就在那里寻找

 

从另一方面来看,我们也不能说这里看守城墙的人或巡逻的人不对。原因在那里呢?原因就是说,她在那里失去主,她就该在那里去寻找。属灵年幼的或许不懂这些事,但一个有经历的人,却不能不懂这回事,也不应该不懂这个。

 

所以在这种光景里,你注意,她说:“看守城墙的人夺去了我的披肩。”那件披肩可译作斗蓬,就是外面可披的大衣。意思是说,你要寻找主,你不要到处乱闯地去寻找。弟兄姊妹要记得,她去寻找主这个时候是深夜,穿上披肩说出大概是在寒冷的日子。在寒冷的深夜里,人却夺去了她的披肩,那就是说,“你不该在这个时候乱闯,你回去吧!你要找主,你回去找,你不是乱闯的去找,你这样乱闯的去找,你找不到主的。”但这样的说话,叫这个人心里受不了,因为在她感觉里,就是失去了主。怎么可以失去这可爱的主呢?我非要将祂寻回不可,我一定要找,可是年长的不允许她在外面找。

 

弟兄姊妹注意,这些年长的人是怎样的人,是在城中巡逻看守的,是在看守城墙的。他们的责任就是给属神的人作保护。现在他们告诉她:“你这样乱闯,你得不到保护的,你还是回去吧!”但怎能听这些话呢?我现在是要主,我也预备了与主受苦的心志,不管是怎样的苦,我也要去找。你不许我找,你就叫我受不了,受伤了,感觉到被打了,感觉到荣耀都被人夺去了。弟兄姊妹,注意当时这个人的心情,真的难怪她说,“我被人打了,被人伤了。”

 

一般来说,在神儿女中间,若有人要去寻找主,应当是一万个同情,但如今没有同情,反倒是不谅解,难怪她在感情上好象受伤了。但严格来说,这些看守巡逻的人并没有错,他们实在是照着属灵的法则来引导这个人。他们没有叫她穿上这斗蓬,意思就是说:“你回去吧,回到你原来的地方,你在那里失去了主,也就在那里把主寻找回来。”

 

寻找人的同情与帮助

 

人灵里昏暗的时候,就连这个基本属灵的学习都忘记了。她仍不愿意回到原来的地方去找,她继续在外面来找。这些年长的人却不给她同情,她就到另一处地方去找同情。那一个地方呢?她就走到“耶路撒冷的众女子”那里去。我们过去看过,耶路撒冷的众女子是指着一般的信徒,属灵的经历并不深,对主的认识也并不透彻。在她的感觉里,似乎除了在这些年幼的弟兄姊妹之外,就再也找不到同情了,那么她便到他们那里去了。

 

有人就说,“或者她在年长的人那里得不到同情,她就降卑自己,走到年幼的神儿女们当中,要得着他们的同情。”这样说便错了,错在那里呢?好多人都觉得她是降卑,我个人觉得,在灵里昏暗的时候,她就错中再错。你没有看见她真的谦卑,你只是看见她的焦急。你一点也没有看见她谦卑,你看她的话是怎样说,“耶路撒冷的众女子呀!我嘱咐你们。”(五8)谁嘱咐谁?什么人可以嘱咐人呢?英文译本用discharge这个字。“我discharge你们。”你们评评看,这是谦卑吗?这个不是谦卑。来到耶路撒冷的众女子那里,她仍然觉得自己很属灵,我还是在你们前头的,我现在有些难处,但我仍然有权柄去嘱咐你们。

 

在灵里昏暗的时候,如果不回到原来失落的地方,就没有办法再起来,只有越过越黑暗。“我嘱咐你们,若是遇见我的良人,要告诉祂。”(五8)弟兄姊妹这些是什么话呢?你们若是遇见我的良人,要告诉祂。这些是什么话呢?怎么他们能够遇见而你自己却不能遇见呢?她的意思是说:“也许是我这个人寻找主的范围不够大,所以我没有碰上祂。如果你们能帮助我到各处去找,谁碰到我的良人,就告诉祂。”是不是这个意思呢?我想是的。弟兄姊妹注意,你看见她寻找的范围越来越广,而这样的寻找,你说她没有付代价吗?她的确好象付代价,但这是代价吗?这并不是代价,而是浪费,是白占地土的浪费。不能在外面来找主的,在什么地方失落,就应该在什么地方寻找。

 

这个基督徒应该走到神面前去省察自己,但她并没有到神面前去省察自己,却在要求别人的帮助,同情,带她走过这个难处。那是不可能的,没有结果的。别人不能代替我去寻找我主的。我失去了主,我就需要把主寻回来,别的弟兄是不能代替我去找的。同样,我也不能代替弟兄去找,要寻找主,必须自己去寻找。你不可以说:“他寻找主,那么迫切去寻找,我就帮忙他去寻找好了。”没有这样的事情。

       

恢复里面的平静

 

你看见这个人十分的焦急,她没有找到对的路,那就使我们觉得很为难。一个属灵认识那么高深的人,为什么找不到路呢?这真是一个不简单的事。我们要承认,什么时候我们自己的情绪出了来,找不到路就是找不到路,不管你以往的经历是怎么的高,怎么的深。

 

你看摩西在旷野,第二次用杖去击打盘石,是不是也落在这个原则上呢?保罗上耶路撒冷,是不是也在这个原则里呢?你说保罗不属灵吗?你说摩西不属灵吗?他们都是很属灵。摩西第二次击打盘石的时候,已经是以色列人第二次启程了,已经向着迦南方向走去,而且已经靠近边境了。你能说摩西的经历不多吗?摩西对神的认识不够深么?

 

弟兄姊妹你要注意,什么时候人对主的体贴出了问题,人的灵就非常容易被惹动。对摩西来说是被惹动了;对保罗来说是自己出来了,他里面实在是火热,他为着同族之亲,要借着送款回耶路撒冷的机会,在耶路撒冷作见证,但却忘记了神说,“我用你的地方不在这里,这里的人不会接受你的见证,你要远远到外邦人那里去,越快越好。”(参徒廿二17-18)忘记了主的定规。你不能说他的心思不对,他是为着犹太人得救而焦急,但他的焦急是出于自己的肉体,出于他自己。他这个焦急是体贴了自己。

 

我们实在觉得自己没有可夸的。你越是爬得高,你越会觉得自己走迷的机会少了很多,但是绝不会减少到零的。问题不是机会多或少,问题是在我们里面的心思是怎样向着主。如果撇开基督在身体里的要求来说,基督徒能守住与主紧密的交通和纯正,那不是很好了吗?事实上并不是这样。主所要的,是我们对祂的体贴,而不是我们独善其身,埋头埋脑在工作里面。这些都不是的,主所要的乃是人对祂的体贴。我们已经提到了这样的说话,这个人并不是不顺服,而是顺服的时刻迟缓了些,顺服的时候不对。头一次的顺服是在第三章里,她享用了主的丰富,第五章的不及时顺服却使她失去了主。

 

学习绝对没有保留的顺服

 

我们上一次己经题到了,在这里有一个好深的功课。我们在主面前还没有透澈享用主的时候,我们借着顺服回到主的丰富里。等到我们在主里面有一定经历和学习的时候,主不单是要我们的顺服,主所要的是我们及时的顺服。在第三章里的顺服是迟延的,但那时她开始学顺服的功课,因着主的体贴,她并没有因那迟延而失去了主。但是在第五章里,她长大了,接近成熟了,主不单要她有顺服的结果,主也要她及时的顺服。她就是因为不及时的顺服,虽然顺服了,但仍然看不见主。我们就体会到进 一步学习顺服的功课,乃是主要我们去深深的体会,人在神面前不顺服的结果是那么深那么重。

 

许多基督徒不够了解,心里也不服气,为什么只是吃了一口伊甸园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就接受了这样大的刑罚。不信的人当然是不服,就算许多称为基督徒的,都不一定能接受。我们在神面前被主一步一步带往前,到了那一天,我们要进一步学习顺服功课的时候,主就让我们去体会不顺服所带来的难处是那么的深,不顺服所带来的难处是那么的重,结果就是失去了见主的面。到了人真懂得这样的事的时候,才懂得怎样是完全的拣选主,而主所要的就是这样完全的拣选祂。但是懂得完全的拣选主以前,必先要学会体贴主,没有体贴主的心思,是没有可能完全拣选主的。

 

迷失在感觉的漩涡里

 

从人看来,这个基督徒所作的都没有错。但主带她走在生命的光中,这个基督徒就显出仍有好大的缺欠。“我因思爱成病。”(五8)这是她向耶路撒冷的众女子说的。她说:“你们遇见我良人的时候,请你们千万要告诉祂,我因思爱成病。”弟兄姊妹,在主的爱里,或是说,在享用主的爱里,不可能有病的,有病就是不对,有病就是不准确。在主的爱里面是不可能有病的,是不许可有病的。但她仍然在那里公然地说:“我因思爱成病。”过去,有许多弟兄们都欣赏这句话,但是我要特别在这里说明这句话是不恰当的。“思爱成病”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我现今患了单思病。”对不对呀?我现在是思爱成病,我现在是在这爱病里。怎么会有这爱病呢?人们说的是相思病,那都是单思的,如果是双方面相思的话是不会成病的。只有一面思,另一面不思,她就病倒了。

 

这是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在我们生活里有这样的了解,在属灵的事上也是这样。弟兄姊妹必须看见一件事,我们说主是爱的神,主的爱也充满了宇宙,我怎能够在主里发生单思呢?这是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主是等着我们对祂有爱意,我们对祂的爱意一动,祂的爱就倾倒在我们里面。就是我们还不懂得去爱祂的时候,你们已经听说过,“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你真是懂得神的爱,你不可能在基督里面患单思病的。

 

我们的主让我们看见这样的问题,而这个问题说出了这个基督徒里面见不到主是何等的痛苦。但是,她却没有找到一条对的路去脱离她的黑暗,她一直只看到自己,而没有像上面所说的“体贴主”。许多时候我们去问主说,“主呀!我这样爱你,为什么你不答应我的祷告?我又是这样的摆上,为什么我向你祷告,你又好象不理不睬?”你要注意,这种问题完全是根据自己里面的感觉发出的。这里的“思爱成病”也是这样。好象她要借着这些人去告诉主,“主阿,你赶快向她显现吧!她已思爱成病了。你看!她爱你爱到这样的地步。你再不向她显现,她就要受不住了。主呀,请你赶快体恤她,怜悯她,向她显现。”弟兄姊妹们,不管是她个人也好,是其它的弟兄姊妹也好,心思的出发点就是人的自己。“我在主面前是这样好的,主为什么仍不体贴我?”为什么我们没有看见这问题的中心,就是她根本没有体贴主,她离开了主的心意,然后在她的心意里要求主去体贴她。

 

弟兄姊妹们,要在真理里看见这种愚昧,并不是这个基督徒的专利,所有的基督徒都会落到这种光景里。不追求的人是没有这种光景的,肯追求的人才有这个危险,越追求的人,就越容易落入这种陷阱里。我们看见这个基督徒属灵的路走到这一处的时候,实在需要主来提醒我们,叫我们能够防备这种的偏离。

 

里面接受光照

 

这些耶路撒冷的女子们现在有反应了。他们很有人的同情,也很热心安慰同情这个人,因为在她们的眼中,这个人实在值得钦佩的,因为她实在是属灵,她能思爱成病,她能向主患了单思病。她虽被城中巡逻的人打伤了,但她仍然寻找主。这个人实在很属灵。如果用不属灵的眼光来看这件事,不属灵的事都变为属灵了。

 

但是有一件事,我们不能够不感谢主。虽然这些是耶路撒冷女子口中所说的话,但却带出了一个宝贵的事实出来。“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五9)我们先看这句话,以属灵的光景来看,她已落到黑暗里,不再美丽,不能再美丽,因为她里面已经是昏黑了。但是,这里的人说﹕“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这句话是谁说过的呢?你要注意,这句话是主已经在第一章末了的时候说过的。然后,主也一而再说,“你甚美丽。”现在这些人就照着主的口吻来说。你说这个人配不配呢?按着属灵的情形来说,她在这个时候是不配了,她这个时候难看死了,里面是黑黑的,面上也带着愁容。虽然她寻找主的心意很强,但却不是因着纯正的爱慕,而是因为肉体的焦急,这真是难看死了。但圣灵在这里记下这些说话,也承认这些说话,“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

 

在她里面的光景的确很不对,但有一个事实没有改变,就是她的地位没有改变,她在基督里面的地位仍然没有改变。别人没有看到她里面的黑暗,别人仍然只看见她是在基督里的。在基督里是美丽的,这的确是一个事实,这给了我们一些安慰。在我们里面的光景不太对的时候,主没有改变我们的地位,主只是向我们隐藏,或是向我们说话,是要叫我们脱离黑暗。恢复能够与地位相称的事实。这一点实在叫我们得着激励。在主的眼中,我们从来没有改变地位,我们仍然在主眼中给承认,也给看为美丽。

 

有一件事是耶路撒冷的众女子所不能了解的。“你已经在众女子中成为极美丽的,那你还担心找不到良人吗?就算你不找祂,祂也会来找你。”弟兄姊妹,你必须要注意那个“极”字。这个“极”字就是说,除了你以外便没有其它的人了。按着人的话来说,他认了第二,就没有人能认是第一了。如果良人承认你是极美丽,无论你走了多远,祂也会来找你。所以我们就有一个难处,你先来告诉我们,“你的良人有什么好处?比别人强在那里?如果你这样告诉了我们,我们也许会热心一些帮你去寻找。”

 

弟兄姊妹们注意,耶路撒冷的女子们已经讲了这些话两次了。“你的良人比别人的良人有何强处,要叫你这样嘱咐我们?你已经是极美丽的了,你对良人的心思又是这样的爱慕,你的良人一定是很强的。祂强到那一个地步呢?你能不能够告诉我们呢?”这些话实在是很有意思。这句话是不追求的基督徒不会说的,追求到相当地步的基督徒也不必说的,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些话是那些开始追求,也很愿意知道我们的主究竟是怎么样的人说的。我们的主好在什么地方呢?你这样的寻找,我也愿意这样的寻找。在这里面有一个原因,像这个极美丽的女子这样竭力地去寻找主,虽然说她灵里的光景不太对,她的行动却引起了一些反应,叫许多称为神名下的人心里都倾向主。我们要来看看,这个人对主的认识是怎么样的呢?

 

更新对主的爱慕

 

她的回答很简单,第十节,“我的良人白而且红,超乎万人之上。”当然,你不能只用人的话来看,若是用人的话来看也已经觉得不错了。白中带红,这个是肤色的问题,但这并不是那么简单,如果皮肤颜色是这样倒是很叫人羡慕的。这里的白而且红不只于此。这个“白”是洁白的白,是圣洁的那个“白”,而这“红”是一个非常丰满的红。弟兄姊妹们,我们读“红楼梦”的时候,你读到林黛玉,大概她也是很白净的。第一,她是苏州人。第二,她是“红楼梦里的第一美人。但是她的“白”我们不能恭维,因为你可以想象得到,那是苍白的“白”,一种白到没有血色的白,并不是美的白。但是她仍可能带红,因为她是第三期的肺病人。下午潮热的时候,她面上也会潮红的。她可以说是白而且红,但这些白而且红不要也罢。

 

弟兄姊妹,我要你们注意这一处,“我的良人白而且红。”白是圣洁的白,是圣洁无有瑕疵的白,洁白的“白”。你晓得,我们的主所作,叫我们在污染里的人成为圣洁没有瑕疵,可以说祂就是那位使人圣洁和没有瑕疵的主。你认为祂自己该圣洁没有瑕疵到什么地步呢?这里所提到的“白”,而且是光明的白。原来是这样的,这个就是主完全的义所带出来的白。

 

“红”是指祂生命的丰满。病人或一个身体瘦弱有毛病的人,你要他红也红不来。只有非常健康的人才会红的。或者弟兄姊妹会如此说,有血压高的人也会脸色红润,但这并不见得是好的。但弟兄姊妹必须记得,血压高的人是红而不白的,而这里所提到的是“白”而且“红”,两者是不能分开的。如果你把它们分开,你就没有办法看得见祂是白而且红。这个“红”是论到祂生命的丰满滋润,是超乎万人之上,在人们中是再也找不到这样的人。祂是这样的圣洁和丰满,是这样的充满了生命,是这样的毫无瑕疵,是超乎万人之上。

 

千万人中的第一人

 

在英文圣经里,就是我们所唱的那首诗歌,“祂是千万人中的第一人。”这个“千万人”就是把所有人都包括起来,祂是所有人当中的第一个人,再没有第二个人比得上祂。人们说“你这女子中是极美丽的”,就是说“你在女子中是第一美人。”但在这里,她说﹕“祂是千万人中的第一人。”男的和女的都包括在千万人的里面,祂仍然是第一人。弟兄姊妹,这个了解和认识是很宝贵的,认定了除了主以外,再没有别的了。

 

保罗说,“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祂已经丢弃万事。”那意思是说,基督耶稣是千万人中的第一人。感谢赞美主,如果主也让我们看到这个,我们就知道主宝贝到一个怎样的地步。基督徒有一个很大的挣扎,就是在奉献的这一关好不容易走过来。为什么这样难走呢?其中一个最大的原因,(虽然不是唯一的原因,但是总算是最大的原因,)就是没有认识到我们的主是“千万人中的第一人。”还有,达秘的圣经译本是这样说,“是举起来的旗帜”。是谁举起来的旗帜呢?是神在人中间举起来的一面旗帜,要所有的人都朝着这面旗帜去。我们感谢主,正如诗篇里所说的那面“真理的旗帜”,“把真理的旗帜扬起来”。这旗帜当然是说到主。

 

在这里,这个基督徒已经认识主到一个地步,我们的主不单是那面扬起来的旌旗,祂就是那面旗帜,是指引我们的目标,是确定我们方向的,叫我们不迷路,叫我们有把握的跟随。我们赞美主,祂实在是这样,主没有骗我们,我们每一个人都经历得到。主说,“凡信祂的必出死入生”,感谢主,我们就经历到出死入生。主又说,“奉我名向父求什么,父就答应”。我们使用过主所讲过的话,就是使用祂自己,我们都经历过了,都是对的,我们都是这样经历了的。祂实在是那面扬起来的旗帜,我们能看得见祂的,我们跟随就没有问题,许多基督徒走不过奉献的这一关,就是看不见那面旌旗。我们擘饼的诗歌﹕“你用爱旗遮盖我们。”这个旗就是那面举起来的旗帜,这只是个笼统的介绍。

 

祂就是神的自己

 

你们想要晓得我的良人是怎么好的?我先告诉你,“我的良人白而而且红,超乎万人之上”。这是个概念性的介绍,底下就是较细致的介绍,在细致的介绍里围绕着一些事实。我们先看看,再将它们指出来。“祂的头像至精的金子。”(五11)这是第一件。精金是神的性情,这里很明确地给我们指出﹕我们的主,祂就是神,祂不单是有神的性情,祂就是神。这个认识虽然像是很普通,实际上并不普通。每一个信徒都承认基督是神,是神的儿子,有神的性情,与神合而为一。但在具体实际生活里,能让基督在我们的生活中显出祂是神,就不简单了。感谢主,这个基督徒承认这一点,接受这一点—祂是神,是至精的金子,是宇宙当中作主的那一位,是创造宇宙又管理着宇宙,也把宇宙带到结局去的。虽然这个认识是普通的,但把这个认识带到实际生活内容中去认识就非常不简单。

 

作丰盛生命源头的主

 

“祂的头发厚密累垂,黑如乌鸦。”(五11)弟兄姊妹们,你看,浓密的头发,对我们中国人是比较容易了解的,这个人健康不健康,就看他的头发便可以知道。他的头发又多,又滋润,又乌黑,从他的头发就可以看出来。在这个地方,她用一个非常特别的说法,说出基督的生命是丰满而且是特别健壮丰满。这里讲“黑如乌鸦”,就是说一根白头发都没有。什么人一根白头发都没有呢?我想今天在我们这里除了几个少年人以外,其余的人没有找不到白发的。你要问为什么他们没有白发,而我们有呢?用一句不好听的话来说,我们都衰老了。我们在衰老过程中已经走了很多的路。不衰老就没有白头发,衰老了就不能没有白发。你知道这里说出什么?乃是说到基督的不衰残,不朽坏。这样健壮的生命,丰富到这样的地步,用人的话说,祂的生命永远是那么年轻的。

 

也许弟兄姊妹立即想到箴言书上的话,和启示录一章所记载的话。箴言书是说﹕“白头发是老年人的荣耀。”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的生命成熟了。启示录的那位主,“祂的头发洁白如羊毛,如雪。”在那里主那样给形容,在这里主却是给形容成黑如乌鸦。这不是矛盾吗?弟兄姊妹必须注意,箴言书是讲到人,启示录是讲到人子;这里是讲到神自己,区别就在这里了。人和人子有白头发,就讲到生命成熟。在这里讲到主自己,“头发浓密累垂,黑如乌鸦,”是说到主自己本来就是这样,祂不需要经过一些过程才成熟,祂本来就是这样成熟,健壮,丰满,年轻,永远不衰残,永远不朽坏。我们赞美主,祂的确是如此,昨日今日直到永远,我们的主不改变,祂的性情不改变,祂的生命不改变,祂的应许不改变,祂的作为不改变,一切出于祂的都没有改变,因为祂是不会改变的主,也是不会衰残的主。我们实在感谢赞美主。我们懂得我们的主是这样的一位主,你沾上了祂,你也被带上不衰残的里面。我们怎能不感觉祂是宝贵呢!

 

认识属天事物的依据

 

“祂的眼如溪水旁的鸽子眼,用奶洗净,安得合适。”这里我们就觉得有点为难了。那个基督徒的眼睛也是鸽子眼,主的眼睛也是鸽子眼。那么,主和基督徒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你能了解这一点能就只能俯伏敬拜。你说那基督徒生下来就是像鸽子眼吗?不是的,是因为主,因着主,她才有鸽子眼,她才成为有鸽子眼,她才有属天的眼光,她能看得属天的事,她能透过属天的原则去看属地的事。并不是她原来是如此的,是因着主,她才被带到这地步。

 

过去我们说过,她的鸽子眼是在什么地方,是在帕子内的,是有些遮蔽的,不够完全显露,不够真确,但主的眼没有一点遮蔽的。但更要注意的是,那鸽子是在溪水旁,不是说鸽子眼在溪水旁,“祂的眼睛如同鸽子在溪水旁。”弟兄姊妹们,闭上眼睛去想象一幅这样的图画,在溪水旁有一只,两只,或者两,三只鸽子,它们是很悠闲的。在这种情形下,你不是只看到这样,你看到这只鸽子正在溪水旁,这溪水是流转的,是清澈的,但和鸽子比较起来呢?那鸽子眼睛就显得更明亮。但问题还不在此,问题在于眼睛是用奶洗净的。什么是奶呢?是使生命成长的,是使生命得滋润,是使生命得饱足的,是这些东西使眼睛洗得干净。这就是说﹕这个眼睛明亮到一个地步,充满了生命的滋润,充满生命的供养。

 

还有更重要的,是末了一句“安得合适。”位置正对,没有一点差错。这是说出什么?是说出主自己的眼睛,一直带着生命的滋润供应来看一切事物,祂所看的一切都是非常准确和合宜的。弟兄姊妹,你记得彼得三次不认主以后,主回转头来望他一眼,祂一看,彼得就受不住了。这是责备的眼睛吗?不是,如果要责备,主早已责备了。主先说彼得会发生这样的事,你看主说这句话的时候,有没有责备彼得呢?没有,相反的是提醒他,“你跌倒是要跌倒的,无法避免的,但倒了下去,你必须要站起来,我有够用的恩典叫你起来,不单要起来,而且要坚强的起来,起来到一个地步,不单自己站住,还要帮助弟兄姊妹站住。”弟兄姊妹,你说,这是体恤,安慰,还是责备呢?如果要责备彼得,主在这个时候大可以责备彼得,但主没有,完全没有。你晓得主当时是带着如何的一种心情,祂充满了同情,体恤,安慰,鼓励,是这样的。所以当鸡叫三次以先,彼得三次不认主,他回转头来,主也回转头来,两个人的眼睛相遇。主没有说什么话,但在主的眼光里,流露着柔和的怜恤,这个怜恤叫彼得想起主的话,想起主的怜恤,想起主的劝勉,想起主的鼓励。虽然彼得为了自己的失败而痛哭,伤心,难过,但在他里面一直记得主的那一眼。主的那一眼是什么眼呢?是要叫他生命恢复,是要叫他那受伤的生命再一次得滋润,叫那破碎的心灵重新得着安慰。这是看到那鸽子眼,主的眼,在溪水旁,用奶洗净,安得合适。啊!我们真是感谢主。

 

不知道有多少弟兄姊妹们,经历了主这样的安慰,鼓励,和体恤。弟兄姊妹原谅我大胆这样说,我当然不是唯一得着主的安慰,同情和体恤的人,但我实在得着主的体恤,同情和鼓励。不说别的,单提一件事﹕我曾经与很多弟兄姊妹们都提过,近年来我虽然写了一本书又一本书,但是每一次我都有同样的感觉。什么感觉呢?快要写完一本书的时候,我里面就有一个意思,再也不要写了。为什么呢?太痛苦了。弟兄姊妹,你没有作过这种服事,你就不大了解那种痛苦,精神的紧张,心思上的重担,手指头的发痛;有时在夜间作梦,也像是在写那些东西,痛苦异常,我不要再写了。但是,不成,我写完之后,经过一段时间,我里面又好象有个负担,我对主说,“主阿!我不要再写了,实在是很痛苦”。但是感谢主,主是用祂的眼看我,不住用祂的眼看我,凭着主不住用祂的眼来看我,我所写一本一本的书出来,就是如此写出来的。实在是主的眼,溪水旁的鸽子眼,用奶洗净的眼,好象带着生命滋润,供应和鼓励。主的眼看任何事物,都是把那个人带进荣耀丰富,生命丰满的地步。你只要被主的眼一看,就会往前走,太宝贝了。弟兄姊妹,你原谅我这样说,每一个基督徒都能接受主这一眼。这个基督徒多次给基督的眼看过,所以,她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满了生命芳香的主

 

再看十三节,看一半就好了,下面的等下次再讲。“祂的两腮如香花畦,如香草台。”上面主也曾对那基督徒说﹕“你的两太阳,在帕子内如同一块石榴。”这两太阳同两腮是同一个字。主看她那两颊或两腮是一样,都很好,但她看主的两腮更好,不一样。主看她的两腮是生命的丰富,她看主的两腮是生命的荣耀,荣耀到一个地步,发散着生命的香气,满了生命的香气,全是生命的香气,“如香花畦,如香草台。”全是香。你千万不要用人的眼光和想象来看问题,人的两腮就是两颊,怎么会是如“香花畦”如“香草台”呢?可能是祂的胡子很多,两颊满是胡子,顶多是祂的胡子带着香味,所以如“香花畦”,“香草台”。弟兄姊妹,不能这样看的。如果你这样看,怎能看出他白而且红?满面胡子,只有两眼,鼻子,嘴唇露出来,一点都不美。这里所说的,不是用人的想象,而是有属灵的事实在那里。我们的主脸面发光,你看在黑门山上变相,主的脸给三个门徒看到的是荣耀,发光,明亮,真是生命的荣耀。

 

弟兄姊妹你注意,荣耀是怎样产生的呢?你看主的两腮的时候,不会忘记主钉十字架之前,主的两腮接受过什么?人用巴掌打祂的脸,人又吐唾沫在祂的脸上。这是什么?是人当中最大的羞辱,最难忍受的羞辱。我们的主,祂的两腮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如果我们单看祂当时的情形,主被人羞辱到一个地步,不能再有更厉害的羞辱了,如今收效了,现今再不留下羞辱的记号,现在显出生命的荣耀,生命的光辉,生命的馨香。

 

我们不能不记得,“因祂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因祂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我再套用这两句话,再加一句“因祂受的羞辱,我们得着生命的馨香。”这个基督徒实在看到了,我们的主散发的馨香,祂的面容上全是这些馨香。第一章提到,“愿祂用口与我亲嘴。”主的脸全是这样的生命馨香,你与主亲过嘴,你没有得着祂的生命馨香是不可能的。因为主为我们忍受了这许多的羞辱,如今主的脸上满了生命的馨香,而主的生命香气也输送到我们身上,叫我们也散发出生命的香气。

 

这个基督徒已经看到一件事,我所有的,我在女子中给称为极美丽的,我所有的极美丽没有一样不是出于主的。你说,我的良人好不好呢?你说,我的良人强不强呢?感谢主,你们会发觉,这基督徒说出了一件事,基督是我的一切,祂怎么会不好呢?还有什么比祂更好呢?只有祂是我的一切。赞美感谢主,但愿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和认识,也能成为人中间的见证。虽然这基督徒是在昏暗的时候,但是她对主的认识并没有忘记,正如主对我们所作的一样,尽管我们落到一个低沉的地步,我们也不能忘记主,主也不会忘记我们。── 王国显《愿你吸引我──雅歌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