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脱出最隐秘的搀杂(五﹕14-16

 

主为我们受了很大的羞辱,但是这些羞辱都成了散发香气的地方。因着主所受的羞辱,生命的馨香之气就在我们的主身上显明。你看到主的脸,就看见荣耀,这个荣耀乃是过去曾经受过许多的羞辱的结果。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因着祂甘心情愿的替我们接受羞辱,这个事实就叫神荣耀的馨香在祂身上毫无保留的发出。我们也看到祂讲的话语,实在是非常的超脱,祂所说一切超脱的话,都不是空空的讲出来的,这些超脱的言语把我们从低处提到高处,我们的经历也是这样的享用祂。我们真实得着主的话的时候,灵就释放了,人就好象被提到宝座前与祂面对面一样。祂这些超脱的话语,实在是以祂受苦的事实为根据的。没有基督的受苦,一切的超越与我们都是无关的。我们感谢主!

 

这个基督徒在对主的认识上是一步一步的深入,虽然她灵里还是带着一点点的昏暗,在她的的感觉上好象失去了主的同在,但这些并没有影响她对主的认识。她所经历的主在她里面还是那样真实。

 

输送神丰盛的手

 

十四节是她继续向耶路撒冷众女子述说她良人的好处,她说﹕“祂(良人)的两手好象金银,镶嵌水苍玉。”(五14)那是什么金银呢?不是一根用金子来造成的,不是的,是一根管子,这根管子不是从头到尾是一根。我想弟兄姊妹们看过一些旅行用的杯子,杯子是几个圆环套在一起,你把它一拉,就是一个杯子;你把他迭起来,就是一个圈圈。这一个金管子,就是说到这样的金管子,是用许许多多的环子来接成的一个金管。

 

这是说出一个什么问题呢?我们先说形状,就是说到我们的主的手隐藏起来的时候,好象并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地方,就好象一个环子放在那里。但是把这个环子张开,它就成了一条管子,这条管子是镶在水苍玉上。我们必须先来注意这管子的功用是什么,管子的功用就是输送东西,特别是把液体的东西从这里输送到那里。我们如果了解这一点,你就看到主手里所作一切的工,都是把从神宝座上所流出来的生命泉水,输送到我们这一边来。我们所注意的是主的手,就是主的工作,主的工作就是把在宝座上的生命的丰盛向我们这一边输送。

 

刚才我提到那些用环节组成的管子,也就是说透过许多的环节来把它造成功的。我们看到那许多的环节联成的管子是很柔软的。但柔软只是一方面,柔软并不改变它原来的硬度。我再说一个比方。在美国所用的洗脸盆,一般像个柜子式的洗脸盆,接上去的那根管,就是从外边的水管接上洗脸盆的那条水管,就是用带着环子的小管接上去的。你要懂得那个管子的用途,你就会发觉它是可以扭曲的,虽然是可以扭曲,但是它不会折断,不仅是不会折断,并且那柔软的扭曲才能解决问题,如果没有那个柔软的扭曲,就很不容易把水管接得没有漏缝。这里所说的管子,就是这一种的管子,当然它所输送的就是神丰盛的生命。我们要注意这一个管子,不是用普通的金属来造的,它是用金子来造的。这一种金子是精金的金子,那也就是说,从它那里经过的东西,都是和神的性情有关的。这样就很清楚了,神性情里的一切,都是透过主的手所作的工,输送到我们身上去。

 

我们传福音的时候,我们说﹕“除祂以外别无拯救。”同样的,我们进到神自己荣耀丰富这一个事实,也是除祂以外没有别的道路,也没有别的方法,只有主自己。祂不仅是把赦免的恩典带给我们,也将神的丰富带给我们,一切带进来的都是根据主手所作的工,是根据主自己所作成的工。我们感谢赞美主,当主显明祂所作的是把神的丰满带给人,一个领受神恩典的人,一个经历过这样恩典的人,他碰到这一个事实,你能想象得到,这对他是何等的宝贝,因为没有主所作的工,人一点办法都没有。人的缺欠还是缺欠,人的无知仍然是无知,人的贫乏仍然是贫乏。但主手里的工作显出来的时候,神的性情里面所有的一切,也就输送到我们这一边来了,我们敬拜赞美我们的主!

 

坚定不移的丰盛 

 

现在往下看,这样的一个金管子,它本身已经够坚硬了,但是还有一个事实陪伴着它。什么事实呢?这一个金管子是镶在水苍玉上。水苍玉是绿色的一种玉石,它的硬度是非常的高,颜色绿得非常晶莹可爱。我们懂得,圣经常用绿色来作生命的颜色。这个水苍玉的颜色说明了生命的内容,它本身的硬度,说出了不能改变的事实。把这个水苍玉的特点,接连到金管子上去,就把一个事实显明出来。金管的本身已经是非常坚强了,但是再用水苍玉把它镶起来,那就说出了一个非常宝贝的事实,就是主手里所作一切的工,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也不能改变的。我们赞美感谢主!事实上,这是神的性情透过主的工作临到我们,神性情里面所有的,没有一件漏掉,都透过主所作的工成全在我们身上。

 

这就叫我们想到,在歌罗西书里所说的一句话,“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基督里面,你们在祂里面也得了一切的丰盛。”这节经文正好解释了这里所说的,祂的双手像金管镶嵌在水苍玉上,总的一句说来,主就是把神一切的丰盛往我们这里来输送,这个输送不会停止,这个输送不会改变。经历过这样恩典的人,你没有办法不向我们的主产生深深的爱慕。

       

经历死亡显出属天的尊贵

 

然后又说﹕“祂的身体如同雕刻的象牙,周围镶嵌蓝宝石。”(五14)这叫我们在神面前感谢不尽。这里所说的身体,就是说整个的部份。这个部份,有些英文的翻译,把它翻成BODY,有些把它翻成BELLY,还有一些类似这个意思。但准确的翻译是应当翻成是“心怀”,或者“心胸”。“祂的心胸(或者心怀)如同雕刻的象牙。”心怀就是从胸部到腹部,一般说是胸怀,而这里说是心怀,“祂的心怀好象雕刻的象牙,周围镶满蓝宝石。”这叫我们不能不向我们的主低头敬拜。主的心怀是怎样的一种心怀呢?我们先看蓝宝石,看过蓝宝石,再看象牙,你才能看到那个实际的意思。蓝宝石就是属天的形像,属天的性质,宝贵的性质。宝石就是宝贵,蓝色就是属天的,在圣经里一直给我们这个了解。主的心怀向人显明的,都是属天的内容,属天的宝贵的内容。我想弟兄姊妹好容易记起以弗所书第一章里所说的,我们的主曾把所有属天的丰富赐给了我们,严格说起来,是神在基督里把一切属天的丰富都赏赐给我们。我们真感谢主,在主的心怀里,只有一个意念向人,祂是把神属天的丰富来显明,向神,祂就是要把神这样的心意作成功在人身上,这就是蓝宝石,满了属天性质的蓝宝石。祂的心怀给人遇到的时候,你就遇到属天的宝贵的性质,你在主的心怀里面,不仅是遇见那些属天的宝贵的性质。同时是享用这个属天宝贵的事物。

 

弟兄姊妹们,你必须要注意一件事,蓝宝石是说明那个尊贵的事实。但是这一个尊贵是根据象牙而来的。没有象牙,就没有蓝宝石,这个蓝宝石只会是空的,只是摆在那里给人欣赏的,起不到作用。但现在这个蓝宝石是镶在象牙里,这象牙一出现,蓝宝石就给衬托出来了。

 

我们必须先注意,什么叫作象牙?我们当然懂什么叫作象牙,但是我们要问的是,怎样去拿到象牙?你懂得怎么去拿到象牙,你就懂得这里的意思。我们都知道,现在象在非洲或者热带的地方算是受保护动物,因为他们现在面临绝种的威胁。为什么它们会有绝种的威胁呢?我们了解这个问题,就懂得象牙了。特别在东方,象牙是名贵的商品,有很高的价值,人因此要猎杀象,目的就是要取它的牙。取得象牙有两个方法,一个是把象猎回来杀掉,另外一个是等象自然死亡,两种方法都是死亡。这样,我们就懂得,看到象牙就看见了死亡的事实。我们的主是亲自经历过死亡,然后把属天的尊贵向我们显明。没有主死亡,属天的一切是与我们无关的,有了主的死亡,属天的一切都成了我们的。我们常常感觉,许多基督徒在神面前没有好好的爱慕主,得救了,也稍微有点追求了,但就是不能好好的爱主深一点。问题在那里呢?是没有认识基督的死亡,没有真正的认识。你说他不知道吗,他实在也知道一点,他们都知道耶稣钉在十字架上,我们的罪就解决了。说实在话,如果真能认识这一点,我们就应当觉得主的宝贵已经很高了。

 

主的死,并不只是为了拯救我们,主的死还把我们整个属灵的难处彻底解决掉。所以我们在神面前稍微有点追求年日的弟兄姊妹们,都知道十字架是解决我们两个属灵的需要,一个是解决我们的罪,一个是解决我们这个人。十字架的救恩解决我们的罪和刑罚,十字架的功用是解决我这个人。十字架所以能产生这样的功用,乃是因着主的死,这是我们都知道的。因此在这里我们看到一件事,主的心怀向着我们有这样大的敞开,要把我们众人都吸引过来,摆在属天的尊贵里,乃是因着祂自己付出了那死亡的代价。

 

没有死亡,你就得不着象牙,在活象身上把象牙锯下来,象就必须要给杀死。弟兄姊妹们,这是不得了的一件事。我们的主,乐意把自己像象牙那样交出来。在象牙里,不仅是看见死亡,如果光是看见死亡已经不简单了,在这个象牙上面是满了雕刻。在雕刻的象牙上,不只有死亡,还有许许多多的伤痕。当然你看象牙的雕刻,作为一个艺术品来观赏,那是不简单的。但如果作为一个完整的象牙来看,这一切雕刻就成了伤痕。

 

弟兄姊妹们,你看到我们的主身上,祂不仅是向我们显明祂接受死亡的事实,祂还向我们显明祂是因着我们的缘故满身都留下了伤痕,各种各样的伤痕。我们不说祂在地上作人所受的伤,我们光看祂钉十字架之前和钉十字架的时候所受的伤痕,那已经很够了。手上脚上是钉痕,头是荆棘冠冕所刺的伤痕,身体是被罗马兵丁用带钩的鞭子所打的伤痕,这些是明显看到见的。还有因人给祂的羞辱,神因着祂背负人的罪孽而离弃祂所造成的伤痕,这都是看不见的,但也是在主身上布满了的。我们真看见主是里里外外带着伤的,正是这样的伤痕,叫属天的尊贵显在我们身上。我想弟兄姊妹记得,为什么我们的主在复活以后,在荣耀当中,祂被带到神宝座面前的时候,还是带着伤痕的。约翰就看见在天上的这羔羊像是曾被杀过的,或者说得更清楚,好象是刚刚才被杀的。

 

弟兄姊妹们,这实在是不得了的事。如果主在荣耀里还能叫人看出祂是被杀过的,你就看见在主的身上一直留下的这些伤痕,主看这些伤痕非常宝贝,舍不得抹掉。在主复活的生命里,要叫祂身体上的伤痕恢复到非常的完美,应该是一点难处都没有的。但感谢赞美我们的主,祂一方面给我们看到,祂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另一方面祂叫我们看见,祂宝贝为我们受的伤痕,主把伤痕一直留在祂的身上。我们赞美感谢主,因着这些伤痕,神不能不让祂的荣耀向我们倾倒。神只要看到祂儿子身上的伤痕,神没有办法保留祂荣耀的丰富不给我们。这样,你就看见周围镶满蓝宝石的实际意思。

 

这个基督徒,在她的心思里经历到这样宝贝的事实。祂是以祂的死,祂的伤痕,来作成我们属天的尊贵。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实在说,如果神把这样的事实明确摆在我们面前,可以这样说,再没有别样事物可以把我们在主心中的地位抢过去。我们承认,我们实在缺了这一个认识,我们实在缺少了这一个看见,或许我们有一点点,但是并不深入,我们还不够像这个基督徒那样发出对主的爱慕。在她感觉里失去主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一个很大很大的损失。

 

纯洁属天的脚踪

 

然后就说,“祂的腿好象白玉石柱,安在精金座上。”(五15)我们感谢神,你又看到一个非常有福的事。腿的功用是用来行走的,也是站立的,但主要的功用不是站立,而是行走。约翰在拔摩海岛上,在异象中看到的主,是称为在那七个金灯台中行走的主。我们的主是行走的主,虽然祂在复活以后,已经坐在神宝座的右边,另一方面,祂却叫我们看见,祂是不停地在众教会中行走的主。

 

祂行走所留下的脚踪,这里说是“白玉石柱”。主自己所走过的路,或者说,祂领着神儿女所走的路所留下的脚踪,是一根石柱,这根石柱,是用白玉造成的。我们赞美神!这个说出什么呢?这里说出主所走的路,从十字架的那一方面看,我们看见好象是受苦,但是我们从祂的脚踪那里去看,就看见祂的脚踪所到之处,都留下了白玉的痕迹。

 

什么叫白玉?我们很希奇,圣经提到属灵的宝贵的时候,常常是用白玉,玉石来作表明。当然宝石的意思,在人的价值里有它一定的意义。但是我们注意,圣灵用这些事物来说明属灵的事的时候,却不重在物质的价值,而是重在它们本身的性质。一切宝石或玉石,都是非常坚硬的。那也就是说﹕主的道路是不更改的,主领导人所走的路是不更改的。但如果是错误的路,那不是很糟糕?但是感谢主!祂脚踪所留下的是白玉,那也就是说,是非常纯洁的,纯洁到一点搀杂都没有。我们都看过许多大理石,这些大理石,名贵在什么地方?首先是颜色,第二是花纹必须没有搀杂的,有一点的搀杂,有一些的斑点,有一点黑色的痕迹,有任何的搀杂,就破坏了它的名贵。它的名贵就在没有搀杂,是非常的纯净。感谢主,祂的道路没有偏歪的,是非常准确的,是非常纯净的。祂自己是这样走过,祂领着属祂的人也是这样走。历世历代以来,这个事实到如今也没有改变。

 

祂的脚踪能带出这样美的果效,原因在什么地方呢?“安在精金座上。”精金就是神的自己,就是神的心意。主的脚踪所以能带出这样的果效,甚至说,主引导人走的路能走出这样的果效,乃是因为祂的行走是根据神的性情,是根据神的心意,祂没有偏离这个精金的座,祂一直是固定祂的脚步在精金的座上。也就是说,祂所行走的路,没有一点点越过神的心意,都是在父的心意里,不仅是走在神的心意里,也是走出神的心意来,把神的心意借着祂的行走而显出来。不仅主自己是这样,历世历代以来的圣徒们,他们能这样的显出属灵的功用,乃是因着他们紧紧跟着主的脚踪来往前行。

 

我们读慕勒日记,你真看见,像慕勒这个人有什么了不起?如果说,他还没有得救前的历史,他可能比我们在座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坏。如果说,他在神面前的学习,老实说,神给他好多的机会,他都浪费掉。如果你要从慕勒这个人身上看,你看不到有什么过人的地方。但感谢主,你看他的日记,看到末了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事实,你没有办法不承认,实在是一个属灵的伟人,在信心黑暗的日子里,他把神显明在不信的人眼前。弟兄姊妹,你看,慕勒末了这个人为什么能走出这个见证来呢?我们读完那本书,你就很清楚的看到,乃是因为他跟上了主的道路,他是接上主的脚踪来行走,他是跟着主的脚踪来移动他的脚步,这实在是美事。慕勒不过是历世历代以来,众圣徒当中的一个,许许多多的圣徒们,他们的道路走出一个美好的感人的见证,都因为他们是跟着主的脚踪来往前,这个脚踪是把神显出来的脚踪,是神完全显出来的脚踪,是安在精金座上的脚踪。

 

我不知道这个精金座,是不是指着那个施恩座来讲,那是非常有可能的。如果这个领会没有错,你看到主的脚踪,众圣徒的脚踪,就是跟着主的脚踪而拣选的脚踪,一直把他们固定在神的施恩座上面。也就是说,一直固定在神向人施恩的心意上,也可以这样说,一直把他们固定在神向人施恩的经历上。如果我们看见历代众圣徒们的脚踪,你就不能不承认主自己的脚踪是何等的美,何等的好。祂实在是白玉的石柱,是那样的稳固,坚定,有力的把神施恩的心意走出来,把众人都带进这个施恩的宝座,我们感谢主。

 

主是至高的荣耀

 

然后底下就说﹕“祂的形状如黎巴嫩,且佳美如香柏树。”(五15)到了这里,就不再描写她的良人的手,脚,眼睛,什么的,不再一件一件描写,而是一个很总括性的说,归纳起来说我的良人是怎么样。这是一个很笼统的讲述,祂的形状如利巴嫩,又好象香柏树那样的佳美。弟兄姊妹你懂得,你真要形容我们主,你没有办法把祂形容得美满的,好象眼睛,嘴巴怎么,怎么的,我们注意眼睛的时候就忘记手,虽然不一定忘记,起码是忽略,注意脚的时候就忘记头,我们对主的认识常常不够完整。事实上,我们的主太大了,太伟大了,伟大到一个地步,我们没有办法一下子,或者用一个心思,就能把祂领会得透彻。你注意祂的眼睛,祂的眼睛就够你注意了;你注意祂的头发,祂的头发也够你注意了,你再不能拿别的心思来注意其它,祂的头发一定把你的心思占据掉了。

 

所以说到快要说完的时候,你看到这个基督徒怎么来形容我们的主,她实在是没有别的方法来形容,她只能这样说,“祂的形状好象利巴嫩。”利巴嫩是什么?在圣经里提到利巴嫩的时候,乃是讲述高处,是至高之处,虽然以色列地是山地,但没有利巴嫩那样高。提到利巴嫩的时候,一定不会漏掉香柏树的,如同利巴嫩的香柏树。我们中文在这里就把它翻成两点,好象是两件事,事实上是一件事,祂的身体如同利巴嫩的香柏树;或者是说,如同利巴嫩又如同香柏树,是一件事。

 

在第三章我们已经看到,香柏树就是荣耀,利巴嫩是高处。你一提到主的时候,你只能说,祂是至高的荣耀,再没有别的话能把主表达得更透彻,祂就是至高的荣耀,荣耀到一个地步,再不能有别的事物比祂更荣耀了。祂就是这样一位荣耀的主,这一位这样的主,就是我的主,我的主就是这样的荣耀,主就是荣耀。的确再没有别一个词能把我们的主表达得更明确了。

 

主是无比甘甜的发表

 

底下接着说,“祂的口极其甘甜。”(五16)怎么一下子又回到肢体的描写里去呢?不是的,这里不是说嘴巴的口,这里原来的意思是口味的口,不是嘴巴的口,是说祂接受味道的能力,或者说祂发表味道的能力,就是那个口味。这样一来,你就能领会她说祂的口味极其甘甜,甘甜到不得了,就像上面所说高处的荣耀一样,再没有别的比祂的口味更甘甜,我们实在感谢主。

 

你怎么去领会这个口味?你晓得主的口味,只有神能满足它的需要,主所发表的口味,也就是把神自己的所有向人表达。你到主的面前,从四福音去看,你就看见,每一个到主面前来的人,他碰到什么口味?我们感谢主,主所发表出来的,全是神自己的显露,没有一个真正到主面前的人得不着主的,主把神的那份真情摆出来。我们感谢主!瞎子到主的面前,眼睛开了;哑巴到主的面前,说话了;被鬼附着的人到主面前,得释放了;死亡的人到主面前,复活过来了。你看,这些一点一点的东西是什么?那就是神向人所存的意念,主就是以这些意念作为祂的满足,也以这些意念去作为人的满足,就是说祂以这些意念满足人。我们感谢主!神的一切都是经过主来到我们这里,怎样经过主而来到我们这里呢?是借着主口中所述说的一切话而来的,主口中所说的一切话,完全是带着神自己丰富的心意,透过了主,神的一切都给了我们。所以到了末了,这个基督徒怎么说呢?她没有其它的话可以再说了,只能说这句话﹕“祂全然可爱。”(五16)

 

全然可爱的主

 

祂是全然的可爱。这个全然可爱是根据什么来的呢?你注意,把上面所有的事归总起来,合起来说,“祂就是可爱最可爱,全然可爱,没有一个地方不可爱,没有一点不可爱,一点一滴都可爱。”在主的身上,你看主的手,主的手可爱;你看主的眼,主的眼可爱;你看主的头发,主的头发也可爱;你无论看到那一点,都是那样的可爱。我们感谢主,这太美了,这就是我们的经历。虽然我们在主面前的经历有高有低,有多一点的,有少一点的,但有一个事实是肯定了的,不管你的经历是高是低,只要你碰到主,所碰到的主就是可爱的主。

 

我们这些人,有些时候也难怪别人看我们这些基督徒很笨,对于那么花花的世界,你们好象兴趣不大,你们就顾着你们的耶稣,也难怪他们不了解。我们承认,甚至有些时候,我们自己也不了解。我未蒙恩以前,你晓得我有多少的嗜好,那些嗜好把我捆绑得很厉害。但感谢主,我蒙恩以后,这些嗜好就一件一件的扔掉,是这样甘心情愿的扔掉,一点没有可惜的心情就把它们扔掉。如果不是因为在主面前有一点经历,自己也觉得奇怪,为什么我肯把那些东西扔掉?感谢主,我们的主是全然可爱,不管你在什么地方遇见祂,不管你在那一点上遇见祂,你只要碰到祂,你就觉得祂是可爱的主,只有祂是可爱的。

 

弟兄姊妹们,你们再注意一点,读到这个地方,你看见两个“全然”,一个“全然”是主称赞基督徒,“我的佳偶,你全然美丽。”现在呢,是这个基督徒在那里说,“我的良人全然可爱。”你有没有注意圣灵说这样的话?为什么不说那个佳偶可爱呢?只是说她美丽。老实说,作佳偶的,在本质上并不可爱。弟兄姊妹你看,我们自己有什么地方可爱?有什么可爱呢?我们觉得我们这个人一点都不可爱。从前还觉得人有一点可爱,现在不晓得是不是见得人多了,遇见的事情也多了,总是觉得人很难看,非常难看的,说实在话,我们的本质一点都不可爱。如果说有可爱的,是主自己可爱。但主说我们是美丽的,我们全然美丽。

 

怎么一个不可爱的人会成为美丽呢?我们知道我们在神眼中很美丽,因为主说我们是美丽的。但是那美丽从什么地方来的呢?是透过主的生命而来的,是反照主而来的。弟兄姊妹记得摩西的经历,你就懂得这点。摩西仍旧是原来的那个摩西,但有一件事情不一样,以色列人受不了,因为在摩西的面上发出了荣光。他怎么能有这荣光呢?是因着他在山上与主面对面的经历所带来的,哥林多后书就说那是主的荣光透过他来反照的。我们在神面前的美丽是这样的美丽,是反照出基督的美丽。我们的脾气叫我们一点都不可爱;我们衰老的光景叫我们一点都不可爱;我们那疲乏的光景也叫我们一点都不可爱;没有一件事情叫我们感觉我们这个人是可爱。但是感谢主,祂说﹕“你全然美丽”。等到这个基督徒在经历和在启示里认识主的时候,她就没有说,“我的良人全然美丽。”不只是美丽,而是全然可爱。你看到这里就看到一个属灵的秘诀,或者说是属灵的秘密。我们之所以能美丽,是因着主的可爱的吸引,等到我们和这位可爱的主有了联结,这一位可爱的主就成了我的美丽。

 

到了末了的时候,这个基督徒说了那么许许多多,归纳起来就是,第一,是主所说的。第二,是主所作的,第三,是主所行的,第四,是主所彰显的。弟兄姊妹们,这是什么?这就是神的荣耀,就是生命的丰富,这些都是非常可爱,就是这些事物,把我们吸住了。我们爱主,我们要主,这样的一要,这样的一爱,叫这一位主就成了我们的美丽,这实在是一个属灵的秘诀。这个基督徒向耶路撒冷的众女子,或者说,对那些比较年幼的弟兄姊妹们述说主的时候,她一直在说,“只有主是最好,我的一切就是主。”感谢神!

 

到第六章的时候,你看见这个基督徒的苏醒,不是因着别的,不是她去寻找。上面她去寻找主,被城中的人遇见打伤了,被看守城门的人夺去披肩了。现在她没有去寻找,只在这里去见证她所爱的主,她自己苏醒了,众人也受了吸引。在第六章,我先提这一点,她的苏醒,她重新恢复活在主面光底下,不是因为她到外头去寻找,而是她在数算她的主,或者说,是她默想她的主。对她自己来说,是默想她的主,对众人来说,是见证她的主。我们感谢赞美主!

 

神儿女属灵难处的症结

 

但是问题在这里,你有没有发觉,既然这个基督徒对主的经历和启示是那样的完整,为什么她现在还是落在灵里的黑暗呢?我们读到这里,你有没有发觉一个很突出的比较?若是我们能发觉这个比较,你就看出这个基督徒难处的症结在那里。读到这里,我们看完了第五章,在这五章里,其实讲得更清楚一点,连以后的三章也包括进去,在主说到这个基督徒的事实的时候,主的话都是直接的,“我的佳偶,你怎么你怎么的…”很直接的,直接的向她说。只是你看见这个基督徒每一次提到主的时候,就缺少了这个直接。你看到这个现象的时候,就看到那个问题。

 

在这个基督徒整个经历里,她只有在开始的时候向主直接说了一点点,“愿祂用口与我亲嘴,因你的爱情比酒更美,你的膏油馨香,你的名如同倒出来的香膏。”就是那么一点点。以后她在主里的经历深了一点,你就发觉有一件事不是那么调和,她与主的关系一直是在间接的光景下表达出来,“我的良人,他怎么,怎么,怎么…”主对我们,就说“你怎样,你怎样,你怎样,”我们对着主就说,“祂怎样,祂怎样,祂怎样。”弟兄姊妹注意这里面的问题,整个问题就是说,我们与主当中虽然好象被主带到一个很高的经历里,都是因着我们里面有隐藏着搀杂,这些搀杂就是人自己最隐蔽的东西,叫我们和主中间有一点点的保留。我们以为很属灵了,但是还有一点点的保留。我们看这个人已经很属灵了,但是她里面对着主还是有一点点的保留。

 

每一个人的保留都不一样,都是总是那么一点点。那么一点点就造成了与主一点点的隔阂。你说严重,不太严重,你说不严重,也非常严重,因为到一个地步,叫他在感觉上失去了主,叫他灵里落到这样黑暗的光景中。弟兄姊妹们,你就看到一件事,我们在主的面前常常是不够向主敞开的。主向我们是完全敞开说,“你甚美丽,你全然美丽,你怎么怎么的。”我们向主总是说,“祂,祂,祂…”不够直接。这个不够直接,是说明了我们和主中间的感觉和感情还没有进到最深的地方。但是不管怎么样,在这里我们看到这个基督徒的问题,也该提醒我们自己,叫我们在主面前常常在祂的光里脱离任何的搀杂。

 

究竟她搀杂了什么呢?五章里没有说,六章就说了,但也没有直接的说,只是你看见她的苏醒,就看见她搀杂的是什么。到第六章的时候,我们再交通这个问题。她这样在那里述说她的主的时候,默想她的主的时候,她就对那些年幼的肢体们说了这么一些话﹕“祂全然可爱,这是我的良人,这是我的朋友。”我们感谢主,她在那里很坦白的承认,只有主是她的渴慕,是她的满足,是她的最好;她是我的良人,她是我的朋友。

 

相爱如夫妇,相敬如朋友

 

弟兄姊妹也许奇怪,成了良人,又作朋友,那不是退步了吗?弟兄姊妹们,是良人,又是朋友那才宝贝。有些时候,只有良人没有佳偶,就出问题。既是良人又是朋友,那真好。对这个良人,她一直维持着那作朋友的甘甜。我想,当我们中国人描写夫妇两人的生活真好,中国人传统描述准确的夫妇生活,乃是“相敬如宾”。许多的问题就是出在这一个地方,因为是夫妇,就不是宾了,什么架都吵出来,就因为是夫妇。如果认识到是宾的时候,维持宾的那个关系,就好得很,美得很,宝贝得很。

 

我们实在感谢赞美主,这个基督徒实在是有看见,实在是有认识,实在是有经历,可惜一点点的搀杂,叫她不够完全的释放。但是无论如何,她对她的主,实在有准确的认定,叫她整个的心被主抓住,她不能失去主,她不能忍受失去主。这份心情太宝贝了!巴不得我们在主面前也有一天被带到这个光景。当然我们不能停在面前的光景,因为我们还有搀杂,但是可惜,我们现在连带着搀杂的这个地方都谈不上,因此我们实在求主更深的吸引我们,叫我们真懂得活在祂面前,一面承认祂是我们的良人,一面也尊敬祂如同朋友,我们感谢赞我们的主。── 王国显《愿你吸引我──雅歌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