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进到基督生命的丰满里(七﹕1-5

 

这个基督徒属灵的生命到达了成长的地步,吸引了别人来注意她荣耀的显明,叫人在她身上看见奇妙的变化,所以,人都要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感谢神,人是这样去看这个基督徒的成长的时候,或是圣灵在说,或是神自己在说话,提醒人说,“你为什么要观看书拉密女,像观看玛哈念跳舞的呢?”那个意思就是说,如果你们要看,你们应该看见整个成长的过程,你们必须看见她在神面前受的对付,也要看见她在神面前长成所经历的破碎。如果你们只看她得胜的结局,你们只想欣赏她得胜的荣耀,这样的观看是没有很大的用处的。

 

我们的确是常常羡慕别人的成功,但是却不乐意接受别人付代价的经历,也不愿意接受神心里所要的顺服。所以很多基督徒不是不追求,而是他们只愿意看到成功的那一刻,而不愿意接受整个属灵的经历。我们看到这里的时候,就看见了一个属灵生命的成长,是须要经过许多的破碎,拆毁和雕刻才能成功的。

 

接受了尊贵的身份

 

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圣灵在那里问那些人为何要那样观看书拉密女的时候,我们接下来便看到一个问题,仍然是圣灵为这个基督徒作见证。在第七章一开始的时候,圣灵就在那里见证说,“王女啊。”(七1)请注意这个说法。从外面来看,已经可以看见那尊贵的身份,因为是王女。但是她真正的背景是怎样的呢?在过去,我们一直都没有看到,如果要我们看她的背景,我们只能从第一章看到。第一,她是很黑的,第二,她是牧羊的,第三她是种园的。那么,如果是从这几方面去注意,你便可以看到她的出身不是那么尊贵,最低限度也不能称她为“王女”。她只是一个牧羊人的女儿,在外面被日头晒得很黑,而她在看守葡萄园的时候也要受人支配。所以我们可以看见她的背景是卑贱的。

 

但是,到了第七章的时候,我们看到圣灵给她作了一个见证,祂不再称她为书拉密女,也不称为牧羊女或种葡萄园的,祂称她为王女。从字面来看,这是一个很尊贵的变化,在地位上也是一个很高的变化。她从一个很卑贱的地步给提高到一个很高很尊贵的地步。但是重要的不是在外面身份的转移,而是在王女的这个内容里所说出的根据,而这个根据不是说她原来是怎样的一个模样,而是说她是王室里的人。

 

弟兄姊妹要注意,这里没有说是皇后。如果在第六章里有这样的说法,那你就知道她是外人,不是生在家中的,是外人,是从外面娶过来的,而不是在家里生出来的。但在这里说到王女的时候,你就知道这种说话是代表她是出身在王室的家庭里,那就叫我们注意到她那身份的转移,不是因为所罗门跟她好,而是因为她接受了王的生命,这正是一个基督徒的历史。我们的出身是尘土,我们的出身是卑贱的,但自从我们接受了主的生命以后,我们都成为了王子,我们都被神抬举到一个地步,是与王子同份的。这是诗篇里给我们看到的,神是“在污泥里抬举我们,在粪堆里提拔我们,叫我们与王子同坐,就是与本国的王子同坐。”(参诗一一三7)这里的话明显指出这些被神所选的人,是因着基督的生命,取得了与基督同坐在神的面前的地位。基督徒的经历是这样,这里所提到的王女也正说出基督徒的经历是这样,这是第三者的见证。

       

圣灵作的见证

 

我们说,作这见证的是圣灵,如果你把他不看作圣灵,将他看为其它人,反正是第三者。在这里,从气质上来看,我们都感受到一个事实,这个人是从王家里出来的,能够了解这个称呼的表明,和开始作基督徒的光景作一个比较,便可以看到其中的变化有多大。难怪第六章的质问是这样﹕“你们为何要观看书拉密女,像观看玛哈念跳舞呢?”的确这个基督徒已经到了一个与主分不开的地步,外面的表现,或是外面的形态,里面的气质,都是主的模样,所以成为王女。

 

圣灵的印证是怎样形容她是王女呢?“你的脚在鞋中何其美好。”(七1)在这里提到的都是从前没有提到的,脚,大腿,肚脐,腰,这些都是过去没有提到的。我们便注意到这些没提过的,都是她以前不够长成的部份,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对付,这些都长成了。所以在这个时候,圣灵给她见证出来。我们要注意这个见证不是向别人说的,是当面向着基督徒说的,可以说是个承认。

 

佳美的脚踪

 

圣灵在这里说“你的脚在鞋中何其美好。”从前的鞋都像草鞋那样,脚是可以看见的,如今我们穿的鞋是看不到脚的,但是这里所注意的不是鞋,而是她的脚。我们要注意,在达秘弟兄的英文翻译里,重点不是在脚,而是在她的脚踪。她的脚不单是美,下面的脚踪也是非常美。美在那里?美在她脚下的一些东西。

 

从第一章来看,这个基督徒不是要寻找主而不知道方向吗?那时主怎样向她说呢?“你不知道,只管跟随羊群的脚踪。”过去的羊群走过后,留下了一些脚踪,以后的人,也可以跟上去找到主了,就能与主面对面。如今这个基督徒经过了很多学习,对付和锻炼以后,她自己也能留下一些脚踪,别人能在她走过的路上,看见在主面前蒙恩的路,又能够看见与主完全合一的路。她的脚踪,或者说她的脚,圣灵在这里印证说是太美了。美在什么地方?在属灵生命上,她留下佳美的脚踪,留下了能让羊群跟上去的脚踪,就是在属灵生命的成长上,给基督徒留下佳美的脚踪。

 

从作为神的见证来看,便能看到她所走过的路程留下了佳美的脚踪。从神的见证这一面来看,她所走的路程都能清楚显出福音的好处。圣灵看见这位成长的基督徒,没法不说出她以前所缺欠的,如今都已成过去,都已得着了。

 

往下去看,“你的大腿圆润好象美玉,是巧匠的手作成的。”(七1)我们知道大腿是站立的根据,我们能否站得住,就是靠大腿的力,如果大腿的力不够强,人便站不住而倒下来。如今,这个基督徒的大腿是圆润的,非常的丰满并显出能力。她是站在一个非常有能力的光景下,因为圆润只是说出外面的情况,最宝贝的是在往后说的,“好象美玉”,玉是很刚硬的,不单是刚硬,而且还非常可爱,这里并没有提到是那一种玉,不过如果是翡翠,便会绿得很可爱,如果是白玉石,便会晶莹洁白。不管是那一种玉,总是散发出一种很美的光彩。

 

我们虽然不知道是那一种玉,但既能称为美玉,一定不会是很贱的石头,而是一种价值很高的玉石。那就是说,这个基督徒的见证所带出来的,不但是刚强,而且是在神的眼中非常有价值的。那价值和她的见证是从那里来的呢?当人说到见证的时候,便会想到外面的表现。但神的话叫我们看到,或者说是圣灵印证了基督徒的坚强而有价值的见证是怎样作成的,不仅是给人看见外面的美的形像,而是有很深属灵生命的经历。这美玉所显明的大腿,是从巧匠手中作成的。我们先看“手中作成”这一点,不管是巧匠的手,或是手艺好的匠人,只要在玉石上动工,那就是雕琢,雕刻或是琢磨,都要经过一段时间,才能将一块丑陋的玉石作成一块美玉。一块美玉的成功,是要经过很多的雕琢,那雕琢就是十字架的工作,将人的刚硬除去,将神的刚强加进去。

 

提到大腿,我们便会想起雅各。神给他起名叫以色列,这以色列的意义比雅各的意义高出了很多倍,一个是像神那样的王子,一个是拼命用手抓着地上事物的人。雅各在什么地方成为以色列的呢?在创世记里, 在毗努伊勒的地方,神在他的大腿窝摸了一把,这一摸就把他的腿扭了。从那时开始,雅各就成了一个瘸腿的人,人的刚硬和力量都没有了,但他所得的乃是神的力量和能力,那就是以色列的开始。慢慢的,他里面完全是充满了神,他再没有用手去抓着地上的事物,他心里所想的都是天上的,是神所给的属灵的丰满。人原来的大腿是很刚硬的,总有一天,神给他摸了一把,那一摸,大腿便瘸了。那一摸就是十字架的对付。

 

雅各原本是行走自如的,如今他腿扭了,他的心情会如何呢?他不能再行走自如,他只能瘸着腿行走,受到很大的限制。他受限制到一个地步,总是感觉到如果是像从前那样就好了,如今真是苦恼。从前只需一秒钟走的路,如今须要一分钟,那就可以想象到限制的程度有多厉害。但人受到限制,神就在他里面丰满。这个经过巧匠的手所雕刻的美玉,就是这样作成的。这个基督徒的站立和刚强,说出她经过了十字架的对付,显明了神自己的刚强。

 

再往下去看,“你的肚脐如圆杯,不缺调和的酒。”(七2)圣灵感动所罗门写这雅歌,我们就只能在圣灵的角度来看,如果不在圣灵的角度下来看,我们便会觉得很肉麻。很多文学家也不会将人的肚脐作什么描写的,圣灵为何把肚脐说出来呢?对我们已成长的人来说,肚脐是没有什么功用的。但在还没有生出来的胎儿,肚脐是用来吸收母亲供应营养的管道,整个成长的关键就在这个肚脐。圣灵的意思就是说那生命成长的来源就在这个地方。这个基督徒已经长大到一个地步,她的生命已经是非常丰满。从前作胎儿时,她是间接来吸收她生命所需的。如今,她已经可以直接从生命的源头吸收生命所需了。

 

我们要注意不单是在她生命吸收的这方面,也是说她像一个圆的酒杯。圆形就是没有缺点的,酒杯有不同的样子,有些是方的,有些是六角形的,或是其它形状,都是起角的,但是圆杯是没棱没角而圆滑的,那就是一个丰富生命的形像,那就是到了一个完全成熟的地步。成熟到一个地步,“里面不缺调和的酒”。我们都不是会喝酒的人,不知道什么是调和的酒。我的妹夫曾在酒吧当调酒师,他本身是一个酒徒,他来我家的时候,有好几次都说到他调酒的技巧。他懂得各种各样的酒,也知道不同份量的酒一起会有不同的效果,人喝了他所调的酒,都称它是最好的酒。我们不懂这些调酒技巧,但我们知道,只要人以为最好的就够了。在她的杯里,是满了人以为最美的,这是神在基督徒里作工的结果。

 

人在基督徒身上看见最好的是什么呢?他不会羡慕我们像清教徒的生活,他们常去戏院或娱乐场所,而基督徒是不多去,甚至是根本就不去。他们不会羡慕我们擘饼的聚会,或聚会的生活,或祷告的生活。但他们能感觉到基督徒有最上好的东西,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但感觉得出来,那就是主自己带来的安息或安祥。这个基督徒心灵成长到一个地步,直接将自己连络到源头里,直接领受那里的丰富,这个生命可以说是十字架的工作所带到成熟的地步,人都能感觉到有一份美好在其中。这里所讲到的杯,是不缺调和的酒。每一个基督徒生命成熟的时候,他们属天的生活不一定叫人受吸引,但那份属天的气质,却不住叫人受吸引。

 

站立的力量

 

再看下去,“你的腰如一堆麦子,周围有百合花。”(七2)腰在圣经里是说到能力。在以弗所书里说要用“真理的带子束腰”,就是用真理作站立的力量,所以腰是站立的力量。腿是站立的支持,如果腿是刚硬而腰缺了能力,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所以腰也是表明有能力的。

 

从字面上来看,如果腰真的是像一堆麦子,那是什么腰呢?你看到一堆麦子的底下,你就会说这个人的腰很粗。但你看麦堆的顶,你便会说这个人的腰真是细得很,细到一压便断。从字面上的描述,我们看不出什么。在约翰福音第十二章里,主耶稣说,“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的子粒来。”这一堆麦子是复活的生命所带来的。那复活的能力是死亡不能胜过的,是不能被打倒或给折断的,而这个能力就是她的腰,那复活的大能和生命的成长就是她的能力。我们作工时,不论是在园里剪草,或在家里清洁也好,时间久了,腰便会酸得很,那时我们便不能支持多久了,大概力气用尽了。但这个基督徒的腰有不能给折断的复活能力,圣灵为这个人作了一个见证,说出她生命成熟的程度是那么的丰富。

 

信心带出了复活的大能

 

再看下去,周围有百合花。(七2)这就显明了这个人的信心把复活的能力带了出来。百合花就是那单纯信心的记号。很多时候,我们不懂怎样来用我们的信心,我们虽然知道没有信心在神面前是行不通的,但是我们的难处就是不懂得怎样信,我们也不懂得什么是信心。我们虽然知道信心这条路,却不活在信心里。很多时候。我们以为有信心,原来那只是人一厢情愿的盼望。慢慢经过了一些年日,我们懂得什么是信心了。信心不是一厢情愿,而是神放在我们里面的一个催促,就是叫我们一直到神面前要神,并且接受神所给我们的。我们要神,便不要神不给的。有些时候,里面的催促是很微小的,不是很激动,就好象一丝很细的流水一样,虽然没有像瀑布那样冲下来的声音,但这声音却是一直流动的,而流动的方向是要把人带到神的面前。这就是信心,就是那一点点单纯的信心,甚至像主所说像芥菜种那细小的信心。

 

那一堆麦子出来,复活的能力便显出来,是丰丰满满的显出来,成为她的能力。人是会倒下,但等到那复活的生命成了我们的能力,就是用简单的信心连上这复活生命的时候,你眼看是不可能的,但信心说是可能。那一点点信心就能够支持人在任何困苦的情形下站立,人没有倒下去。这个基督徒的生命真的成长了。

 

再往下去看,这些是以前提过的。“你的两乳好象一对小鹿,就是母鹿双生的。”(七3)过去曾提过,这就是信心和爱心的显明,而这信心和爱心是相等的。信心到了一个地步,爱心也跟上来,有这样的爱心,就有一定基础的信心,所以才说是母鹿双生的,是同时生下来的一对小鹿,或者是有些大小的分别,但分别却不会太大,因为曾经提过这一个是很相等的信心和爱心的供应。但是在过去提及的时候,这个信心和爱心是接受饲养的,信心是很美的,爱心也是很美的,但是还不够长成,还是在接受饲养的阶段。所以在以前两次提到的时候,都是在百合花中吃草。这里再提的时候,已经不再在百合花中吃草了。那就是说,这时候已经不是在接受爱心和信心的饲养,而是在显出爱心和信心的实际。从任何方面来看,这个基督徒在每一方面都成长了。

 

再看下去。“颈项如象牙台。”(七4)以前提过他的颈项如同高台,是收藏军器的。如今,已不再是收藏兵器的。颈项是人的意志,或者说是一个交通的实际。但这里,不论是从人的意志或从交通的实际去看,他已经成了一个象牙台,是一个高台,不是一座塔。这是一个很高的建筑物,给人一个高的印象。

 

从字面来看,高是因为象牙的性质。圣灵从不同的角度,将这死而复活的生命显出在这基督徒的身上,或是说将死的经历从这件事时说出来。在第五章第十四节里说是雕刻的象牙,却不是象牙台。是象牙台也好,是雕刻的象牙也好,象牙是经过死而得着的宝贝,没有死就没有象牙。这一个死的经历把这个人的意志带到一个地步,已经不再是自己。所以我们将这一点转向交通的意思来看,便看到在这个交通里,完全是充满了死的经历,完全没有人的成份。这一个交通,满是主的成份,满是基督的成份。

 

再往下去看。“你的眼目像希实本巴特拉并门旁的水池。”(七4)这一个描述,同以前大不一样,过去已形容过眼目很多次,但总是描写说是鸽子眼。在这里眼目好象一个水池。我们先来看水池,以后再看是在什么地方。用水池和鸽子眼作一个比较,鸽子眼是细的,而水池是大的。鸽子眼虽是看天,但池是反映天的。我们了解到这两点不一样时,便注意到这基督徒的眼光不单是属天的,而且是广阔到一个能将天反映出来的程度。

 

人是出于尘土,人的目光如鼠,就算是广大的,也不是对所有的事物都能看得见。我们只能看一点点,便被吸引了,并且被束缚在那里,就是脱不开。如今,再没有那些东西了。眼里所看的,都是天上的事物,反映出来的都是天上的事。我们怎样想到,有一天主会带我们到这一个光景里。神的工作,圣灵在我们身上的雕刻,十字架在我们身上所成就的,到了有一天,是要将我们的眼目都放在属天的事上。如果主是迟延回来,主给我们一个恩典,把我们像约翰一样提到天上。在天上,我们可以张开眼睛,看见约翰所看到的,全是天上的事物,那是何等的宝贝。或许在今生里我们得不着这样的祝福,但总有那一日,我们眼所看见,所反映的,全是天上的事物。到了那个时候,我们除了天上的事物,什么也不看。

 

再注意什么是希实本?那地方是在约旦河东面,很接近尼波山,就是摩西死在那里的尼波山。那里的地理环境是很特别的,很多山地里面有溪流,而这些溪流到下面的时候,就形成了很多湖泊,这些湖泊都是很安静的,也都是很大的,因为它们是从山上的溪流流下来而成的。希实本的池便是这样,这样的池是很清澈的,池子所反映出来的是天。这池是在希实本巴特拉并门旁的水池。从那里的地理环境来看,那些城都在溪的旁边,城就是沿着山地建造的,城门一旦关了,城内的池也完全向外关闭,就像在第四章关锁了的园子。在这里我们再注意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单是反映天上的光景,而不作任何其它的用处,就好象关闭了的池子一样。

 

“你的鼻子仿佛朝大马色的利巴嫩塔。”(七4)利巴嫩是神的荣耀,而塔就是荣耀的高处。利巴嫩是在高处的,再加上这塔,便是荣耀的高处。鼻的功用是分别气味的,她的鼻子就是在荣耀的高处,那就是说她属灵的辨别有两个不同的情形,一是利巴嫩塔,她能分别什么是高处荣耀的事物。一是朝着大马色,在旧约的历史里,特别在犹大和以色列的历史,大马色是仇敌。她的鼻子是朝大马色的,但又是在利巴嫩的高处。利巴嫩塔是说神至高的荣耀,是神最喜悦和喜爱的,而朝大马色,就是辨别仇敌一切的动静。一个生命成长的基督徒,在她里面有一个辨别敏锐的灵。这个敏锐的灵把她领到在荣耀的高处,并能辨别仇敌一切的动向。

 

再往下去看。“你的头在你身上好象迦密山。”(七5)迦密山是神荣耀彰显的地方,在那里,显出了又真又活的神。迦密山就是先知以利亚和仇敌对抗的地方,神在那里显明了祂是一位又真又活的神。

 

头是人一切心意的中枢。我们所有的意念,是人所有的思想和意念都是在独一荣耀至高的真神里,这一位神是完全的充满在她的心思和意念中。在这个人里面,再没有自己的思想,连一点也没有。她的意念显出神的至高和神的荣耀,一切是以神的荣耀作目标。人很难了解何时才能到达这个地步。我们承认很难不想自己的事,或注意自己的事,但神给我们看到有一天,除了神的事物外,一切其它的东西都不重要了。

 

“你头上的发是紫黑色。”(七5)原文是没有黑色的,只说﹕“你头上的发是紫色的。”这里并不是叫我们去分辨头发的颜色。在人的立场来看,头发就是荣耀。但现在她的头发是紫色的,那就是说,过去的荣耀是人自己的,一定不是紫色。如今,她的荣耀显出来是紫色的,紫色是君王高贵荣耀的颜色。主在钉十字架前,曾给穿上紫袍,那些人就戏弄祂说,“恭喜犹太人的王”。但以理要为伯沙撒王解答墙上的字的时候,伯沙撒王对他说,“如果你能解答那些字,你必身穿紫袍,在国中位列第三。”紫色是君王荣耀的颜色。这就是说,这个基督徒现在完全是显出基督生命的荣耀。这荣耀的发绺,就是说,她在神面前是受约束的,在受约束下带出了神的荣耀。圣灵说到这里便停下了。

 

第五节下半,主自己说出这基督徒的美。她的头发是紫色的,“王的心因这下垂的发绺系住了”(七5)这个生命丰满的基督徒把王的心都系住了,那就是说王也是受约束的。但是为何主会受约束呢?当主教导门徒祷告的时候,祂说,“你们在地上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你们在地上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神的儿女是和主的心完全契合的时候,基督徒所作的一举一动就是主要作的一举一动,如果这基督徒在地上作了一件事,主就不得不作这件事。这个基督徒原来并不是这样的,当她到了一个与主分不开的地步,她的就是主的,主的就是她的,主心里想作的,就是她心里所想的。所以她向主作一件事的时候,主就不得不作了,主的心就因这下垂的发绺系住了。圣灵说到这基督徒的美,主也一点不否认。所以在第六节,主在印证圣灵所说的是对的,同时也说出更美好的话。当我们有一天真是被带到这样的光景,那真是何等的大事,虽然这事未必在我们还活在地上时发生,但总会有这么一天。── 王国显《愿你吸引我──雅歌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