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在爱里完全(八814

 

上次我们看到这个基督徒向着主的心意是何等的强烈,她在神的光里渴慕一件事,求主在她身上显明祂的嫉妒,她以主的嫉妒作为她自己最大的喜乐,她愿意神不允许任何事物在她身上有一点点的霸占,所以她说得非常明显,“爱情如死的坚强,嫉恨如阴间之残忍。”(八6)主自己的光照,要把她一切的搀杂都焚烧掉,因为她深深的晓得,主在她身上所作的,是完全因着主无穷的爱,她从主的所作里也真实的晓得什么叫作爱。不仅是说那爱不能给众水来熄灭,也不能给大水来淹没,连地上一切的轰动都不能叫神的爱与她有任何的隔绝。

 

神无限的爱

 

罗马书第八章末了的一小段话应用到这一个地方来,我们就更清楚了。没有任何人,事,物可以叫神的爱与我们隔绝,因为这爱是在基督耶稣里的。我们与基督已经合一了,我们在基督的里面,基督也在我们的里面,基督与我们不能再分开了。

 

因此下面就说出一件事,“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财宝要换爱情,就全被藐视。”(八7)这话非常坚决,也非常的彻底。当然在这个地方我们能领会过来的,就是有什么能与神的爱来相比呢?人所有的,人家中所有的财物,都是属地的事。就算它是非常丰富和大量,怎么能与神的爱相比呢?因为在神的爱里,神是把自己的儿子交出来作代价换取我们,那是一个生命的价值,这生命的价值岂能是物质的东西所能交换的呢?所以在这里说得那么清楚,如果有人要用地上的事物去交换神的爱,这个人不仅是无知,而且还要被藐视。这个被藐视实在是厉害,不单没有价值,而且是根本一窍不通,是完全被藐视。因为他不懂得神的心意,也不懂得神的性情,更不懂得神所付出的价值有多重,有多大。因此,不单讲到财宝被藐视,连那个人也被藐视,这是一件非常明显的事,我们实在感谢赞美我们的主。

 

这个基督徒被带到一个地步,她觉得什么都没有意义和价值了,只有神才是她的价值,只有神才是她的意义。她整个的心意,就是要神与她当中的那份感情,没有一点点其它的事物可以代替。这实在是一件非常不得了的事。我们记得这个基督徒如今所站的地位,是一个等候被提的地位。也就是说,在她里面有一个渴慕,巴不得很快的就能与主面对面的相见,巴不得在荣耀中与主一同显在神的面前,这就是她里面强烈的盼望。

 

等候被提的生活

 

但是我们不能忘记一件事,基督徒里面的成熟,和她外面的生活是分不开的。她里面有那个强烈的等候要见主的面,也就是说她里面对主的宝贝已经到了这样高的地步,在她生活里,她绝不可能在神所喜悦的事情以外有任何的沾染。在正面来看,她也一定是非常牢固的抓住神的心意。

 

从第八节往下看的时候,你就看到一个等候被提的人是怎样在地上度过她的日子。从历史到如今,有不少的异端出现过,其中有一种异端,预言说主耶稣什么什么时候来,又说,我们被提的时间到了。在被提的时刻还未有显出以前,我们该怎么作呢?这些人就说﹕什么都不要作,就停在那里,等在那里。就像当日门徒等候五旬节一样的等在那里。不要离开耶路撒冷,就等在那里。所以很多人等候主耶稣回来的时候,什么工都不作,什么事情都不作,就是在那里想,“主呀!你今天来,我在这里等着你。”

 

弟兄姊妹,不是这样的,一个真实生命成熟的人,一个真实等候主来的人,在他的生活里有实在的显明。所以从第八节开始,我们就看到一些很具体的东西。这个基督徒到了这一个时刻,主的事就是她的事,她的事就是主的事。当然不是说,主把她的事接过去变成主的事,正好是反过来,是她把主的事接过来成为她的事,她再没有自己的事,她有的就是主的事,主的事就成为她的事。在这种情况底下,她作出来的就是主所要作的事。

 

担起年幼肢体的重担

 

你注意第八节,她怎么说呢?这是她向主说的,她向主发了一个问题。她发出这个问题,是因为她里面有一个负担,那个负担是什么呢?年幼的弟兄姊妹们还没有长成,怎么办呢?在她里面已经有了这个负担。我们看她的过去,她一直只注重她个人享用主,她没有办法跟上主,所以她一再在神的面前有一些缺欠和漏洞。在过去一段时间,她爱主,一点都不错,她羡慕主,一点都不错。但是有一件事,她一切的羡慕和爱主,是围绕着她自己个人得满足,她没有想到主的需要,也没有想到年幼的神的儿女需要扶持。她只看到自己长成了,享用主到了一个很高的地步,她只看见主的得胜在她身上显出来了。但是感谢主,她一步一步给带过来,慢慢的脱离了从前的愚昧。到了这一个时刻,我们实在看见她完全再没有自己的成份搀杂在这里面。她里面只有一个想法,那个想法不是对着她自己,而是纪念其它年幼的肢体。这一个担起神儿女们的担子,实在是很不简单的事。你看见保罗曾经这样说,“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有谁跌倒,我不焦急呢?”(林后十一29

 

这个时候,在这个基督徒里面,已经是把神儿女们的担子放在她的肩膀上。她说,“我们有一小妹。”(八8)弟兄姊妹,你们要注意,这里是和主说的话。她是和主面对面在这里说话。刚才我说她的事就是主的事,主的事成了她的事,就是从这个地方开始的。她说,“我们有一小妹。”她应该是这样说,“我有一个小妹。”但她不是说“我”,她说“我们”。这个我们包括谁呢?包括她和跟她说话的那一位,就是说,她有一个小妹,她也是向主说,这个小妹不仅是我的,也是你的。

 

弟兄姊妹,要注意里面的地位。借着这一个小妹,你就看见她和主当中那合一的关系。是她的小妹,是主所买赎的人,但是从生命的关系来说,是她的小妹,而主是那小妹的救主。但是她现在说“我们有一小妹。”这一个合一的地位,你就看得出她在这里说的事也就是主注意的事,虽然这件事直接是她的事,但是实际上主也给带进来了。我们感谢赞美主,主也没有拒绝这一个,主也接受这个事实。你说“我们有一小妹”,主说“的确我们有一小妹,”弟兄姊妹,你看到这是一个何等甘甜的关系,主没有拒绝这个关系,主没有更正这个表达,主接受这个事实,“我们有一小妹”。

 

这个小妹怎么样呢?她说“她两乳还没有长成”(八8)但英文圣经译本说,“她根本没有”。没有什么呢?信心也没有,爱心也没有,这生命还是很幼嫩,虽然是有生命,但这生命很幼稚。

 

作年幼肢体的保护

 

在这种情形下,又发生一件事。什么事呢?“若是有人来提亲的日子,我们当为她怎么办呢?”(八8)这里有一个问题,你必须注意这是她跟主说的话。在正常的光景里,谁要来跟小妹提亲呢?照正常来说,是主自己。但是这个地方,你看见她是面对面与主说话。既然是面对面与主说话,这里的人就不是主了。 不是主是谁呢?如果不是主来跟她提亲,那么是谁来跟她提亲呢?这个答案很清楚,在属灵的宇宙里有神,鬼,人。不是主,就是鬼,这里问题就来了。我们实在能了解,撒但要把人从主手里拿走,要叫人脱离与主的合一而接受与它的合一,从创世记第三章开始,撒但就一直没有停止过这样的工作。在这种情形下,我们那个小妹,她信心很软弱,她的爱心也很淡薄,如果她遇到这样的试探和吸引,我们怎么样为她解决问题呢?

 

弟兄姊妹,这个基督徒在过去,主就是明说她也没有答应,但是在这时主并没有说,她自己却提出来了,这就是生命成熟的光景。生命成熟就是担起神的儿女,不会担起神的儿女的,生命的成熟还是有一段距离。不是担起神儿女们喜乐的事,而是担起神儿女们的重担,担起神儿女们的软弱,这是太不得了的事。我们感谢主。

 

以主的所作保护年幼的

 

她有这样的心思带到主面前,主就给她回答,很清楚的给她回答。你说怎么办呢?我们会这样办,你看主的回答是用“我们”来回答。回应上面,你就看见,她的事就成了主的事,是主的又是她的,是她的又是主的。主回答说,“她若是墙,我们要在其上建造银塔。”(八9)这里是什么意思?也许我们把下面的那一句先读过才了解。“她若是门,我们要用香柏木板维护她。”(八9

 

我们注意主在这里说的两件事。我们先注意第一个是墙,第二个是门。那么什么是墙呢?什么是门呢?以赛亚书给我们看见城墙是救恩,但这里不是说救恩,这里的墙不是救恩那个墙。因为这里所说的小妹已经是在救恩里面的,已经有相同的生命,只是那生命很幼嫩,所以这里不是救恩的城墙。既然不是,那么墙是什么呢?我们必须看上文和下文。上文说她两乳还没有长成,就是说她的信心和爱心还是很薄弱。

 

信心和爱心薄弱是因为什么事而生发的呢?那是与主的交通不多所产生的结果。一个真正与主有交通,常活在交通里的人,他的信心和爱心的成长是比较明显的。当然,初信的基督徒,他蒙恩得救了一段时间,但是在神面前追求不是那么热切的,当然他们与主的交通是有限的。他们也许说,我们每天都祷告和读经,但是弟兄姊妹晓得,读经和祷告可能不是在交通里的。当然我们与神交通是借着祷告和读经,但是读经和祷告不一定有交通的成份在内。事实上许多基督徒把读经和祷告看成是日常例行功课,好象他每天这样作,在神面前就有所交待,就可以交差了。这样的心思的读经和祷告,里面的交通成份是很少,甚至是没有。所以在这个地方,我们看出信心与爱心没有长成,是缺欠交通的缘故,这就是墙。这个墙挡在那里,坚固是很坚固,同时也是一个阻隔,不能畅通的。但如果是门,你就会懂得门和墙的分别,门就是人进进出出的地方。那进进出出就是交通的原则,有来有往,有往有来,这就是交通。

 

完整的救赎是主的方法

 

弟兄姊妹,我们看见这一件事,你就注意到整个的问题,是基督徒在神面前有没有交通的生活。如果有了交通的生活,这个基督徒的生活若是不够强,那还是一个缺欠。我们了解到这两件事情,就可以看清楚主怎么回答,“她若是墙,我们要在其上建造银塔。”若果她是墙,她与主当中的交通没有建立好,那怎样去帮助她呢?就在她身上建造一个塔。

 

这个塔,严格说起来,还不是在我们观念里的塔,也不是旧金山的电报塔。虽然中国与西方的塔的样式不一样,你总能看得见,塔是高高的,不能说是瘦瘦的,不过它所占的面积不会是太大。这里所说的塔不是这一类的塔,严格来说,那是城墙上的守望楼。如果她是城墙,我们就在她上面建造一个守望楼,为她守望,叫她得保护。是什么样的守望楼呢?是用银子来造的。 银子就是表明救赎的意思,也就是说,如果她与神的交通并未建立好,我们要在救赎这一个事实里为她不住的守望。

 

我们必需对救赎这件事有很准确的领会。我们平常说救赎,或是救恩,很自然地,我们的反应就是这人得救的问题。但你必需记得,救赎不是得救的问题,救赎是人恢复在神原先的那心意里。也就是说,得救是神恢复的工作在人身上的开始点,我们提到救赎这件事,我们里面应当是把握神那完整的心意,就是神在救赎里的安排,祂要你

得救,祂要你得胜,也要你得赎。得救,得胜,得赎,合起来,这才是完整的救赎。是要叫我们整个人给恢复到神原来的心意里,那才是完整的救赎。

 

我们了解这一点,就懂得银塔的意思。如果她很幼嫩,很幼稚,我们要不住的在救赎这件事上给她守望,不住的为她儆醒,在她被世界吸引的时候,及时把她挽回。在她被撒但欺骗的时候,及时把她保护。我们赞美主,我们看到主这样回答,对于那些在生命里面与主欠缺交通的弟兄姊妹,需要不住的把救赎的丰满来提醒他们。

 

荣耀的属天生命作更进一步的保护

 

如果她是门呢?就是说她已经与主有了交通的生活,但是还没有成长,因为她两乳还没有长成。若是这样,那又该是怎么样呢?她已经爱慕与主有交通,但她交通的生活很浮浅,交通的内容很浅薄,以致她属灵的生命还是很幼嫩。那要怎样在她身上作工呢?主就说,“我们要用香柏木板来围护她。”(八9)我们过去提过,香柏木是说出神的荣耀。

 

在这个地方,不仅是有神的荣耀,同时还给我们看到一件事。香柏木对我们住在加州的人应该是很熟识的,我们平常很多机会看见香柏木。是不是利巴嫩的那一种,我们不敢说,加州的红木就是香柏木,也许不一定是利巴嫩的香柏木,但总是在同一家族里,香柏木的特点是什么呢?拼命的向上长。所以我们看见的红木,都是长得很高的,一直的向上长,很高的,高耸入云。从香柏木的特性,我们还可以多看到一个意思,那是向着天而去的生命,或者是有属天的性情的生命。

 

我们明白了这两点,就可以领会在交通上并不老练的神的儿女们所要作的。 神说,我们要用香柏木板来围护她,一面是用着神的荣耀来丰富她,一面是使那属天的生命不受搅扰。因为有了围护,很明显的这是一个保护。用什么来保护呢?用荣耀来保护,用属天的生命来保护。这样的保护,就叫这个幼嫩的生命的交通更向上成长。

 

不以自己的经历代替主

 

弟兄姊妹,主是这样对她讲了,你看到什么事呢?如果我们里面是苏醒的,我们很容易就看到,整个问题不在乎这个基督徒怎么作,是在乎主要怎样作,主会怎么作。我们读福音书,看见有一棵树,几年不结果子,那个园主人来了,说要砍掉它。那个园丁就说话﹕“不要把它砍了,留它多一年吧,今年我要去掘开土,加上肥料,给它特别的照顾,让它结果子。如果明年还不结果子,到时再砍掉吧!”我们晓得主所说这个比方,这个园主是指着父,那棵树是指着属祂的人,那个园丁是指着主自己。这棵树能长出果子,是因着园丁的工作,也因着父的修理的工作。“我是葡萄树,我父是栽培的人,你们是枝子,不结果子,父就修剪。”弟兄姊妹,我们看见这件事,修剪也好,去掘开土也好,加上粪也好,这全是主在恩典里面作的,主在恩典里作这些事,目的是叫它长成。

 

我们看这里,“我们要在其上建造银塔,我们要用香柏木板围护她。”都是说出主在恩典里作的工,完全是主的恩典堆上去。我们实在觉得,我们这些人能成长,能爱主,对主有拣选,我们回过头看这一段的经过,你实在不得不承认,都是主的恩典在吸引,是主的恩典在作工,吸引和作工,作工到一个地步,我们的心被软化了,从世界里面撤退了,转回向着神那里奔跑。我们都承认这件事,是主的恩典在我们身上先作成这些工作。在过程当中,我们不一定立刻就懂得那是主的恩典。但是走了一段路程,里面向着主增强了,回头一看,你会说,我这个人怎么会爱起主来呢?我这个人怎么会拣选主呢?我从前不是这个模样的,我从前都是注意地上所有的好处,现在我轻看那一些而注重主的喜悦,我怎么能到这个地步的呢?连我们自己都感觉有点迷糊。但是你回头细细的看,你总看见神的恩典在那里一点一点的吸引,一点一点的作工。神作工多一些,神吸引多一些,我们的心就柔软了一些。我们感谢赞美主,这是何等奇妙的事!主在这里说,祂对于这个还未长成的小妹,就是要这样作。

 

经历印证了恩典

 

这话说了,你就注意这个基督徒马上就被引动说话。说出什么呢?她蒙恩的见证。这个基督徒所作出来的见证,差不多将以前七章的经历总结起来。你看她怎么说,“我是墙。”(八10)我不晓得希伯来文里这个时间是怎么样,我参考很多不同的译本,他们在这里用的时间都不完全一致,有些是现在式,有些是过去式。但是我读下来,就觉得这个时间应当是过去式的,因为你整个来看,你看到她是在说过去的事。如果她说是现在的事,你就会觉得这就好象开倒车一样。

 

但是这里说到很实在。她没有什么炫耀的话。我们先注意上面所说的,如果小妹是墙,她就说﹕“我是墙”,那么她的光景是不是墙呢?当然她不再是墙,她已经与主联合到非常丰满的地步,她不再是墙。不仅不是墙,连门也不是,因为她与主的交通不是在很浮浅的地步,良人很早就已经进了内室里,老早就不在门外了,所以她不是门。但她在这里说,“我是墙”。那么这个事情是发生在什么时候呢?当然不可能是她和主说那些话的时候,而是说到她以前的光景,这是很实在的。

 

我们再比较下一句,她说﹕“我两乳像楼,”(八 )(加上去的话不需要的)“那时我在祂眼中像得平安的人。”(八10)弟兄姊妹,这都是才蒙恩得救不久的光景,和主没有真实的交通,属灵的生命没有样长成,在神的面前活着只是享用平安的人,而不是一个享用丰富的人。我们了解到这个“那时”, 你必须记得,她是与主面对面说的,面对面说是“那时”,当然不是“当时”,是从前的某个时刻。照着我个人的领会,我是看这个基督徒是在这里作见证,作蒙恩的见证。什么蒙恩的见证呢?她怎样整个在神的恩典中被带上来。

 

上面说那个小妹是墙,她也说“我曾经是墙”。我从前是墙,我与神没有交通,没有真正的交通,在神的面前是闭塞的。但是感谢神,现在我不是墙。从前虽然我比小妹好一点,她没有信心和爱心,但是我有一点点,“我两乳像塔。”这个“楼”真是塔,是tower的塔,而不是上面守望楼的塔。你注意那特色在那里?我们中文翻成是“楼”,在其上的楼,实际上应该是塔。上文的不是塔,应该是守望楼,这里才是塔。

 

我们看见塔的时候,姑且这样说,塔是很瘦的,不是胖的,是一长条这样向上去的。你看见塔的时候,有另外一个感觉,那就是很稳固的,虽然是稳固,但却不是丰满的。她在这个时候就说,我的信心和爱心,也曾经是不丰满的,但在这个时候,她已经很丰满了。你看第七章的时候就看到,她说“好象葡萄累累下垂”,她已经是丰满了。我从前虽然不是门,但是我和主的交通是有一点,可是我整个属灵的生命并不丰满。虽然我向着主是有心思来持守,好象塔一样的坚固,但是我却不够丰满,我是瘦瘦与不丰满的。

 

我曾经就是这样。在那个时候,我在主的眼中,只是一个享用平安的人,一点都不丰满,有了平安就有满足了。她提及从前她在神的面前是怎样的经过,将从前的经过和她说话时实在的情形作比较,当然她不再是墙了,她也不再像楼,她不仅是停留在平安的享用里,她也已经是非常的丰满,像棕树一样,像葡萄累累下垂一样,像苹果发香气,像上好的酒,她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但是,她为什么要这样说这些话,好象没头没尾呢?如果连上上文去看,她在这里是见证一件真实的事。上面主说怎样去对待这个小妹,完全用恩典把她围绕,完全用恩典把她堆上去,主说祂要这样作工。如今这个基督徒已经到了与主不能分离的地步,长成丰满了,她接上去说这个话,就是说,“主阿!真的,我从前就是这样的浮浅,如今我能得到这样的丰满,完全是你的恩典一手造成的,全是恩典造成的。一点都没有错,我知道了,从前你在我身上怎样作工,你如今也在小妹身上怎样作工。”

 

神作工的目的

 

我们注意一个问题,他们两人在交通怎样去看待小妹。弟兄姊妹,这是不是给我们看到一个问题呢?建造银塔也好,用香柏木板把她围绕也好,目的在什么地方呢?目的是叫基督徒长成。要叫基督徒长成,有一个很清楚的原则。那原则是什么呢?不是要神去迁就人。所以,如果她是墙,就建造银塔。她是门,就用香柏木板把她围绕。这是什么呢?这是神救赎的目的和内容,把神工作的内容,加在年幼肢体的身上。不是要神降低祂的安排,因为神要得着的人都需要长成的,神所要得着的人不是一个软软弱弱的人,神要叫一个软弱的人成为刚强丰富的人,所以神就这样作工,所以神就一直等待,一直用水借着道来把教会洗净。

 

在救恩作成的时候,人在救恩里就给神得着,人给神得着,地上就有神的教会。但是神并不以地上有教会而满足,神在那里建造银塔,神在那里用香柏木板围绕,目的要得着那个荣耀的教会,要得着一个圣洁没有瑕疵的教会,这样,神的心意才满足。这样,神的目的才达到。所以神不需要不长成的人,神需要长成的人。因此,我们有个小妹,怎么去帮助这个小妹呢?去帮助她追上神的心意,不是帮助她徘徊流荡在神的心意外,或是停在后面,而是帮助她进到神完整的心意里。我们感谢赞美主。

 

这个基督徒走路,走到一天就等着被提。在这个时候,她回头一看,她要见证一件事,全是恩典造成的,没有话好说。我们求主给我们越过越能领会,没有神的恩典,我们固然没有路到神那里,就算你勉强走路,那条路也不能把你带到丰富里。只有在恩典里,到神面前的路就有了,享用丰富的路有了,神的一切成了人的一切的路都有了。我们赞美感谢主。

 

救赎成全了神的目的

 

接下去就说得更实际,“所罗门在巴力哈们有一个葡萄园。”(八11)所罗门是主的预表,巴力哈们的意思是众人的主。众人的主,是说出我们的主是众人的主。在全地都接受祂为主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呢?可以说是还没有堕落的时候,人在伊甸园还没有失败的时候,因为这里说,所罗门在巴力哈们有一个葡萄园。不是许多的葡萄园,只是一个葡萄园。葡萄园在圣经里面,一直是给我们看见是工厂,是工作的场所。主从前在地上有一个工作的场所,这个场所是很大的,包括全地。祂有这样一个的葡萄园,在这个葡萄园里,众人都承认祂是主,所有被造的都承认祂是主。虽然那个时候,以人看来,只有亚当和夏娃,但是还有许多动物和植物。所有被造的物,都承认祂是主。

 

这个葡萄园怎么样呢?祂把葡萄园交给看守的人。这个看守的人是谁呢?这里是说很多的人,不是一个,是很多看守的人,交给他们去管理,交给他们去看守,要在其中得果子,这是所罗门的葡萄园的目的。如果那些看守的人,每年都把一千银子交出去,他们该作的就作完了。这一千银子,是所罗门的要求,也就是神在地上对那些人的要求。

 

这一千银子是什么呢?我们从这里的字面来看,你就看见,神把整个葡萄园交给人,人就需要在神面前交出这样的一个代价,从神手里接受这一个地来作他的产业。这一千银子,是指着什么呢?我们不是玩数字游戏,但这里的数字的确有意思。一千是多少?一千是十的一百倍。十是什么呢?十就是人完全的数字。当圣经说到十的时候,一般是指到人的完全,因为人有十只手指,也有十只脚趾。这个十,就成了人的代表,人的完全的代表。圣经在数字上是给我们有这样的体会。

 

十是人的完全,光有十够不够呢?不够。必需有一百倍的完全,才算是足够。弟兄姊妹们,这怎么成呢?你会记得主在马太福音第七章说,“所以你们要完全,像天父完全一样。”人的完全,当然站在人的立场上看是够的,但神把人摆在祂的葡萄园里,那是叫人去彰显神自己。所以人只有人的完全是不够的,必需要有神完全彰显出来才是足够。你们记得,在撒种的比喻里,撒在好土里的就结实,有三十倍,有六十倍,有一百倍。三十倍虽然结实,但缺欠;六十倍虽然是增多,但不完全。只有那一百倍的,这个才是神的心意。所以弟兄姊妹你看到这个情形吗?神要我们完全像祂,就是那一百倍的结实。

 

我们把两件事情连起来,你就晓得十个一百倍。就是一千。你就懂得圣灵为什么在这里说,付代价是要付一千块,因为神把地交给人,神要叫人成为祂完全的彰显,所以是一千块。但是这一千块是银子。我们注意上面是说所罗门曾经有一个葡萄园,那是过去的事,神要人在地上彰显祂。但人失败了,人交不出这一千银子,人没有,所以在这里有两个意思﹕第一,银子是救赎,这一千块是救赎的结果。或者说,这一千块摆出来,是救赎的内容。那么一千块在救赎还没有显出来以前,那是神的要求。人堕落了以后,救赎显明了,但救赎的目的呢?仍然是叫人将神显出来。从这一个地方,我们更清楚体会到“你们要完全,像天上的父完全一样”的意义。这样说起来,像神的完全,是神造人的目的。但人堕落了,这个目的就成了神对人的要求。这个要求在什么地方可以解决呢?只能在救赎里。我们赞美主。

 

在这一个地方叫我们看到什么?要求是神的要求,答应这个要求的也是神自己,使我们能完全像父,也是神所作的工,这就是一千银子。我们感谢主,这里是说到神在我们人身上是怎样的安排。

 

主的与她的也分不开了

 

然后你看﹕“我自己的葡萄园在我面前。”(八12)弟兄姊妹们,中文圣经将强调点漏了,这个强调是不能被忽略的。 强调点是什么?“我的葡萄园,就是我的”。英文圣经就把这个翻出来“我的葡萄园,是我的。”你看到这里有一个强调点,她说,我的葡萄园是谁的吗?下面加上了形容的句子“是我的。”这里就看到那个强调点。弟兄姊妹你注意这个问题,所罗门曾经有一个葡萄园,这个葡萄园有多大?盖括全地。现在她也有一个葡萄园,这个葡萄园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是主给她的就是主的葡萄园。弟兄姊妹,你看到这个奥妙没有?下面整段的话,一直叫我们看见她的就是主的,主的就成了她的,这里就是一点。“我的葡萄园,在我面前。”很希奇,她的葡萄园,她是园主了。但是你看,下面她又作了一些事,好象她又是园丁。她把一千块交给所罗门,好象是所罗门把园子租了给她,但上文又说是她的,很强调的说是她的。弟兄姊妹,你注意里面的奥妙没有?从享用主来说,主的就是她的。但从服事主来说,她是站在作一个完全服事主的人的地位上。

 

还不只这一点,因为从上文只有一千圆来看,那些人都是服事的。但弟兄姊妹,你看到那个区别没有?我们整个看,就看见。“所罗门哪!一千舍客勒归你,二百舍客勒归看守果子的人。”(八12)她不是看守果子的人,她是园主,但又把一千块交给所罗门。你看她的身份混乱不混乱?正因为她的身份好象混乱,才把这个人和主的关系和实际表达得更完美。在享用主的那一方面,主所有的就是她的。在服事主的那方面,你看到一个问题,上面的一千块,那是照章工作。所罗门说是一千块,我们就交他一千块,你交了一千块就完了。在这里呢?所罗门要一千块,就给他一千块,但光是一千块还不够,还要二百给看守的人。给所罗门一千块就是说她是租用那个园的人,二百块给看守的人,那个身份又是园主了。你看到那身份真是混在一起。

 

爱的服事

 

你不要管她那身份是怎样混乱,你看她拿出多少。上面说她拿一千就够了,现在她可以拿一千出来就对了,但她不是光拿一千,她拿一千二百出来。这个一千二百是什么呢?给所罗门的是所罗门得的,给看守的是替所罗门给的。弟兄姊妹你看到没有?都是所罗门的。所罗门接过去的,是所罗门的。别人接过去的,也归到所罗门的账上。你看。上面提到那些人交一千就完了,但是她交一千二。她为什么交一千二呢?我们先注意。上面说所罗门曾经有,是过去的事。但现在她交一千二的时候,是现在的事。如果我们把里面的内容区别一下,你就看到一件事。上面交一千的时候,是从前的日子。什么日子?如果我们能这样领会,那就很清楚了,那就是律法的日子。律法是说一千,你交一千,他不亏欠你,你不亏欠他,这是律法。到了现在,给一千二,在律法的定规上,一千就够了,多出来的二百是什么?那是恩典的原则。整个来说,是恩典的显露。

 

基督徒与主的关系,实在是在恩典的里面。一千块满足了神的要求,二百块是流出来的恩典。弟兄姊妹,奇妙不奇妙?我们实在在神的面前要说,上面的是责任的服事,下面的是爱的服事。爱的服事是远远越过责任的。责任的服事只交一千就够了,爱的服事要交一千二。为什么不说四百给看守的人呢?怎么不说一百给看守的人?你说一百给看守的人是十分一,是旧约律法的原则。如果是四百,就是丰丰富富流出恩典,那不是更好更美吗?为什么是二百呢?弟兄姊妹们,我们不能不注意在这里的数字上,圣灵是怎样的运用。一千加二百就是一千二百,一千二百就是十二的一百倍。十二是什么?在圣灵里面,这数字一直是说出神的拣选,例如十二个支派,十二个门徒。十二是神的拣选,神丰丰满满拣选的恩典,造成这一千二百。

 

这个基督徒在爱的服事里,显出拣选的恩典。领会到是拣选的恩典,你就领会什么?人在神的面前,没有什么可夸的,因为全是恩典。你看这个基督徒,她的路走到这个地步,里面所充满的是恩典。她里面说,“我完全不配,我一点都不配,我能有今天,我有这个荣耀,我有这个丰富,我有这个完美,全是恩典,是神对我的拣选,是神在我身上所造成的工作,我自己一点可夸的都没有,完全是神的,荣耀要归给神,赞美要归给神,丰富要归给神,一切全要归给神。”弟兄姊妹,你看到那一千二百银子是有这样的涵义。

 

准确的等候被提的心思

 

这个人完全给恩典所包围,所充满,我们就注意到她怎样度过被提以前的那短短的日子。“你这住在(众)园中的,”(八13)当然她是指着主,主在我的园中,也在祂的园中,也是在小妹的园中。这里引到一个很广泛的人与神的关系去,但都是很直接的。我和主的关系是很直接的,你和主的关系也是很直接的。神不但要得着我这个人,神要得着许多的人。每一个人与主都有直接的关系,所以祂住在众园里。

 

“同伴都要听你声音,求你使我也得听见。”(八13)被提的时间还没有来,我还要活在地上一段时间,但是我怎么活呢?“我一定要听见你的话而活,我一定要叫你的话作我的指导,我一定要以你的话成为我生活的根据。没有你的话,我就没有路了。没有你的话,我就不懂得怎样往前走。从前我凭自己走路,如今我不敢再这样走路了,我今天是需要听见你的话,求你给我听见你的话,求你天天向我发声,求你时刻向我发声,不住地向我发声,叫我里面有你的话,听见你的话,走在你的话里,活在的话中。”一个等候被提的人,一个在里面与主没有间隔的人,虽然身体没有得赎还是一个阻隔,但是她灵里面与主亲密到一个地步,她不敢离开主,她也不敢偏离主的意思,她要根据主的心意来度过她的时日,赞美主。

 

主啊!愿你快来

 

这样的心思,就造成了她里面一个强烈的渴慕,“我的良人哪!求你快来,如羚羊和小鹿在香草山上。”(八14)我们感谢赞美主。我们在看第二章的时候,也有羚羊和小鹿,但却是在比特山,不是在香草山。比特山是什么?我们提过了,那是崎岖之地。“主啊!你快来呀!因为现在天色还黑,天还没有亮呀!我现在活在比特山里,有很多的困难呀!很多的崎岖,主啊!你快点来吧!你要救我脱离这些的愁苦啊!”

 

现在呢?又是羚羊与小鹿。羚羊与小鹿是说到敏捷与快速,意思就是你快点来吧!但是在这里的区别好大,这里是在香草山,不是在比特山。比特山是崎岖之地,香草山是充满了舒适,满足,喜乐,欢欣。进到香草之地,那是指着国度来说的。比特山是现在的地,香草山是指着国度时候的地。

 

在第二章时,她里面有对主再来的盼望,这里也是有对主再来的盼望。但是,你看到这里的区别,上面所盼望的主再来,是为了自己,是为了自己脱离难处,为了自己脱离困苦。我们承认自己常有这样的愚昧,盼望主再来,的确是一件好事,但是我们的动机并不纯正,因为我们觉得在地上太苦了,因为我们觉得在地上太不舒服了,太多难处。“主啊!你快来!你来了,我就脱离这一切。”弟兄姊妹们,这个盼望是为了自己。

 

但是你读到第八章,你就看到她这个盼望不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神的国度,是为了神的荣耀,是为了神的丰富。光看外表,盼望主再来,等候主再来,这的确是一件美事,但是,在自己的里面等候主再来,那真是美中不足。现在她却是为了主自己的心意满足,为了主的荣耀的彰显而盼望主来,这是荣上加荣,美上加美,我们感谢主。

 

巴不得主把我们这班人,一步一步带着向前,虽然主还没有降临,我们的被提需要等候一段的日子。但是在我们的里面有一种心思,有一种态度,无论什么事,就算是被提那么大的事,我们不是为了自己而等候被提,我们是为了主的荣耀而等候被提,为了主心意的满足来度过我们在地上的日子。

 

我们就这样把雅歌书读过。但是光读过,没有什么太大的意思,紧要的是盼望主的灵在我们里面,把我们带入雅歌书的路上去。也许我们今天还是停留在第二章,或者进入了第四章,不管我们怎么样,无论如何,我们现在还不会在第七章,我们还要不断地努力向前去。就算我们还在第二章,甚至是第一章,不要紧,要紧的是,我们的脚步是走在主心意的路上,没有停下来。我们求神这样恩待我们。── 王国显《愿你吸引我──雅歌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