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一课

 

第七十五课  耶利米书  之一

 

题示:请读耶利米书一遍,但不要一口气读,试按下列分段读:

      一至二十章:预言无指定之时间。

      二十一至四十章:预言有指定之时间。

      四十一章至尾:四十四章是一小分界线,之后是对外邦之预言。

 

      神对各时代均有他独特之管理方法,但他方法尽管不同,目的则一,它们都是要人知道:人离开神是永无办法保守自己的一统性而免于败亡;人唯一的希望是在永在的神那里。只有圣灵能使人改变、重生。

 

                       培姆伯:历代伟大的预言

                       Pember,The Great Prophecies of the Centuries

 

    耶利米是历史上最勇敢、最温柔,也是最悲惨的一个人物。他的书是人人都应该读的。不错,没有一个时代比我们这一时代的人更应仔细地读他所写的,因为他所处的环境与我们的太相似了。

    我们已经说过,预言应该与他那时代的历史一起读,在耶利米书来说就更应如此。这个人跟他的信息和时代是不可分开的,也要一并的来解释。在前面我们也说过,列王纪下是历史上最悲惨的记录,而其中尤以后面一部分为然那就是耶利米的时代。他是在以赛亚死后八十到一百五十年才开始工作,此后凡经犹大最后五个王约四十年的时间(耶一13)。我们只要看看是那五个王,就不难明白当时黑暗的情形约西亚、约哈斯、约雅敬、约雅斤和西底家。摩尔克博士(Dr  Moorehead)的话很有道理:正当犹大国一切的秩序都在崩溃,耶利米工作的时间便开始。当时政治局面之混乱达到顶点,最坏之私欲支配着各政党,又以最无能而又有害的一派当权他就是这样的以一个像妇人温柔的心灵来眼看自己同胞日渐堕落在万劫不复的境地。耶利米真可以说是犹大国深夜的先知。

 

耶利米其人

 

    耶利米的生平就是一个很好的研究题目,他性格揉合着的是一种极细致的平衡:女性的温柔和男性的刚毅,敏感的洞见和透明的单纯;以至他对外界之反应就像平静的湖面反映天上变幻多端的浮云一样。我认识的人当中,没有人比他更能体贴主耶稣的心肠。他能与神和人同哀,他不屈的忍耐,无私的动机,为同胞哀哭的心灵,谦卑敦厚,甘愿舍己,就是被人完全离弃也至死尽忠。这一代被人误会,被人苦待,不得接纳的传道人均要好好读这个时代先知的耶利米书。不错,我们若要真明白耶利米书,就一定先要明白耶利米这个人,他的书和他的人是不能分开的,

    很少人能像耶利米这样不慕虚荣,隐藏自己的:但他的书又叫我们对他的性格有非常深刻的认识。原因就是他的书和他的人是那么一致,他是坐言起行的一个人。他不是一个传音器,他的爱与同情是这样的大,以致他真的是活在他的信息里面。他也因着不得已的责备而深感痛苦;他的心弦随着时代的悲剧而震动。这个人与他的信息实在是分不开的。

    神兴起耶利米在那个时代作他的代表,我们相信是有神的计划在里面。第一章五节就把这个意思表达出来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我已派你作列国的先知。耶利米就是特为这个悲剧性却是极之尊贵的职份而诞生;圣灵要我们认识这个人,也要明白他的信息。

    读耶利米书时,我们对这个人有什么认识呢?就是叫他备受痛苦的同情心。他内心被两种感情所撕裂一方面,是他与神同感的焦急,另一方面,是他为同胞那份硬心背逆而发出的呼唤和怜悯。在一切感情的后面;他的内心被撕裂了。在他与神的关系来说,他是先知,但在他向自己人民认同一角度说,他是爱国者。他是在同一时间内进入神和自己同胞的关系中。他不单是为神发言,更体贴神的心肠,而不得不发言;另一方面,他也不是单向同胞发言,他也与人在同苦共哀。在开头几章,我们发觉他在这两种极端的感情下似乎不知所措。他有时爱同胞的心叫我们感到他好像是埋怨神的刑杖太重了、管教太严了(四101920,十2325,十四7131922)。但慢慢的,我们发现他改变了,他似乎见神施管教是对的,因为他自己的人民是那么的残酷、滥害无辜、无亲情、无怜悯,也无感恩的心,以至他不得不呼召神施行公义的审判(十一1920,十八1823,二十1012,三十二1623,四十二2022)。耶利米被这两种对立的感情折磨的情形,可参下列经文:四19,八21,九1,十五1018,二十1418,二十三9等。

    还有,耶利米那不屈不挠的坚毅是很突出的。只有至爱至善能叫一个人在那样职位上坚守岗位。大多数的先知似乎都能使他们的时代引起一些改革,以赛亚虽然说:我们所传的有谁信呢?(赛五十三1),但他的工作对希西家的影响却是有目共睹的。只有耶利米经历了四十年流泪的工作仍一点果效都没有见过。他孤独地站在那里,天地间只有神知道他所作是对的。在人间他只有被藐视、被忽略、受凌辱,但他仍勇敢地坚持着。只有爱能使人在这样彻底叫人失望的工作下坚持下去;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不要忘记了,神坚毅的爱就是努力地要透过这个孤单的人物显露出来,因为他与神是如此相近,以至他自己的生命就成了一篇信息。他对每个将要临到的刑罚的警告都是浸透在眼泪内,每个请求均是由啜泣而串成。耶利米确是每个时代的人都要好好学习的一个榜样。摩根博士论及神坚毅的爱十分精辟:透过耶利米痛苦和眼泪的事迹,我们看见神怎样使用一个与他相近的人来表达神在罪人身上坚毅不变的爱。

    我们再提及他另一个特性,就是他的至死尽忠。神差遣他的工作是如此艰巨,按他敏感的性格来说他是能感到畏怯的。但当他要宣告即要来临的刑罚时,却真是把自己完全倾倒出来。每当他想到同胞要受的刑罚,他内心是绞痛的,他觉得好像不能向同胞宣告如此厉害的刑罚。但多年与神相交之经验叫他不得不说,正如他过去从没有不忠于所托一样。不错,这个便雅悯地亚拿突城的祭司中,希勒家的儿子耶利米(一1)确是值得我们好好学习。他被召时的单纯。我不知怎样说,因为我是年幼的(一6)到他临终时仍没改变:

 

耶利米的预言

 

    明显地,耶利米书不是按时间的次序来编排的;举例说,三十五至三十六章内所记之事,就比二十一章的早;而全书之编排也不看重历史的先后次序。那么本书又是不是按主题来排列?看来也不像,本书之作者似乎也不看重逻辑的分析。当然,我们也可以选那些属于同类的经文,或对同一王而发之预言放在一起,而说某一组是属于约西亚王的,某一组是属于约雅敬王的,但作者对这些似乎不看重。那么本书是不是全无次序的呢?若单看本书之编排,我们能否找出个头绪来?能够的,而且其分段相当简单易记,下面我们尝试把它列出来。

    首先,第一到三十九章是属于耶路撒冷被毁前的,我们就先看这三十九章圣经吧。第一章是先知的被召和差遣,也是全书之导言部分。第二部分是由第二章至二十章,是一连串普通而没有言明日期的预言。这段唯一提及的时间也是相当含糊的约西亚王在位的时候(三6)。这节告诉我们的,顶多就是说前六章圣经是耶利米最早期的预言而已。事实上很可能本书前十二章圣经是在约西亚期内的,而这些全是在耶利米作先知的初期。本段也是以耶利米早期遇到的逼害和反对而结束。留意第二十章,第一节的巴施户珥跟二十一章之巴施户珥不是同一人,后者是玛基雅的儿子,前者是祭司音麦的儿子。

    第二,我们要看二十一到三十九章的预言。这段话是特别而时间上又是明言的。它们均指明这个预言跟某个历史事件有关,或某个时间有关(参每章开头的几节)。有人认为二十二、二十三章是例外,但我们认为它们都是连接二十一章的话而发展下去的。细看这两章经文,看能否找出理由支持上说。

    二十二章论犹大最后之四王十一节之约哈斯(沙龙);十八节之约雅敬:二十四节之约雅斤(哥尼雅),以及西底家(预言主要是针对他而发:参二十一3,和二十二1)。这些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的王,是假牧人,引导百姓走迷。二十三章就是针对这个事实而发:耶和华说,那些残害赶散我草场之羊的牧人有祸了。(1节)。现再参作者如何论到假先知(9节),和假祭司(11节)。

    我们应在这里补充一下,三十和三十一章也是接续二十九章的。在二十九章,先知是对第一批被掳到巴比伦的人说话(在最后被掳和耶京被毁前好几年)。三十章仍是对他们而说;试看二十九章三十一节、你当寄信给一切被掳的人)和三十章四节(我要再建立你)等关系就可以明白。

    本书余下来各章也是清楚易记的。四十到四十四章是耶京被毁后耶利米对犹太人的工作,先是在犹大(四十至四十二),然后在埃及(四十三至四十四章)。

    四十五至五十一章是自成一组,主要是耶利米对邻近九个国家而发的预言(四十五章,参下一课内文)。最后五十二章是一历史补篇,也是全书之总结。我们看见犹大国最后一个王被废,双目被刺瞎,饱受羞辱,被掳为奴,耶京沦陷,而圣殿被焚耶利米先知的话彻底应验了。

    本书之中心信息可以说是神的刑罚和以色列的复兴。现今人在罪中是完全失败了,但将来神要在恩典和慈爱中夸胜。他要亲自复兴以色列国。对罪,神的愤怒是满盈的,但对罪人,他的爱却坚持到底的。耶利米的信息在二十六章十二、十三节有一个最好的综合:耶和华差遣我预言,攻击这殿和这城说,你们所听见的这一切话,现在要改正你们的行动作为,听从耶和华你们神的话,他就必后悔,不将所说的灾祸降与你们。这深夜的劝告是何等殷切,也是何等清楚慈爱,只可惜没有人肯听从。

    本书之钥节是在三十和三十一章内,尤其是三十1518:我因你的罪孽甚大,罪恶众多,曾将这些加在你身上,故此,凡吞吃你的,必被吞吃我必使你痊愈,医好你的伤痕。

 

     

导言耶利米被差遣

 

一般的预言(二~二十)

 

1~三5                    以不婚之先知为喻(十六1~十七18)

6~六30        

在圣殿前(1~十25)         在城门口(十七1927)

约被破坏(十一1~十二17)     陶匠之皿(十八123)

以麻带为喻(十三127)       以瓶毁为喻(十九)

旱灾(十四1~十五21)         结果(廿118)

特别的预言(廿一~卅九)

 

对西底家(廿一~廿三)          西底家十年(卅二~卅三)

首批被掳后(廿四)              巴比伦围城之时(卅四)

约雅敬第四年,巴比伦          约雅敬在位期(卅五)

兵临城下(廿五)                约雅敬在位四年(卅六)

于约雅敬在位前期(廿六)        城被困(卅七)

于约雅敬在位前期(廿七~廿八结果(卅八~卅九)

对首批被掳的人(廿九~卅一)               

耶京被毁后之预言(四十~四十四)

 

巴比伦善待耶利米(四十16)    耶利米被带证埃及(四十三17)

犹大地之罪行(四十7~四十一18) 在埃及第一个信息(四十三813)                                    

耶利米对留耶京之人的信息      在埃及第三个信息(四十四130)

(四十二122)                 结果犹太人拒绝耶利米

耶利米对外邦之预言(四十五~五十一)

巴录之导言(四十五)            对大马色(四十九2327)

对埃及(四十六128)         对基达和夏琐(四十九2833)

对非利士(四十七17)        对以拦(四十九3439)

对摩押(四十八147)         对巴比伦和迦勒底(五十1~五十一64)

对亚扪人(四十九16)

对以东(四十九722)

 

结语:耶京被毁(五十二)

── 巴斯德《耶利米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