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三章

 

15. 对以色列的呼吁

  1. 耶利米先前在二1强调这一大段话乃出于神,然后在此才适切地引入申命记二十四14的摘要。律法规定,人休妻后,若她已改嫁,不得再将其娶回来,因为这样会污秽选民。就像何西阿书一样(何四21013,等等),此处以妓女卖淫的比喻来象征以色列的拜偶像,以显明她在属灵方面的污秽,已使得与神重修旧好难上加难。前夫岂会再回她身边(RSV),七十士译本作她岂还能再回来,但此处以前者之翻译为佳。动词 s%u^b[(“回来”)同时亦见于121422节,意思是诚心悔改回到神面前。虽然由上述的模拟可以得知,以色列因一再犯奸淫而不配再作神的妻子,但事实上,她若为过去的罪诚心悔改的话,仍然可获神的赦免。同样,基督徒若以痛悔的心认自己的罪,便会得到救主丰盛的祝福──赦罪和洗净(约壹一9),因为我们的救主恨恶罪却深爱罪人。

  2. 以色列人放荡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以至于全地均被其淫行玷污。耶利米将举国一心从事淫行,比作亚拉伯的盗贼埋伏等候过路的旅行商队好下手掠夺,或比作妓女在路边强拉嫖客(参:创三十八14的他玛。又见:箴七1215;结十六25)。这种下流的淫行不仅玷污了全地,也玷污了地上的百姓。使徒行传十五20警告早期的教会要禁戒偶像的污秽和奸淫,以避免新以色列重蹈覆辙。

  34. 神藉大自然的各种力量来促使以色列醒悟。但她却厚颜如妓女,丝毫不觉羞愧。直至干旱愈见严重时,人们便开始抱怨并向神求助,声明神一直引导着他们。虽然如此,他们却无法隐藏亵渎了西乃之约的事实(参:玛二1014)。

  5. 在这样的呼求之后,慈悲的父神当然应该会动了怜悯之心,掩面不看全国的罪。但结果并非如此,原因是祂知道以色列人口是心非。他们一面说着动听的言辞,一面却还在从事恶行,基督在新约时代亦曾指责过这种态度(太十五8;可七6;参:赛二十九13;结三十三31)。基督徒既承认有基督内住,行为的样式便十分重要(参:弗四22;腓一27,等等)。若行为不当,基督同样为他死的那软弱弟兄便可能因此沉沦(林前八11),且福音的见证也因而受拦阻。

618. 以色列和犹大的罪

  这一段和前面的经文紧密结合,指出北国以色列乃因背道而灭亡。殷鉴不远,但犹大显然未从这悲剧记取教训,故而比她的姊妹之邦更该受罚。这段重申第二章已表明的主题,比如像对木头和石头之敬拜(参三9和二27)、遍地的淫行(参三6和二20)、以及长久以来对神的忽视(参三21和二32)。但和前面的谴责对比的是,先知在此呼吁国人悔改以得赦免(三1214)。

  67. 背道的北国以色列,在此处被视为弃绝神的具体代表。她虽已陷溺于巴力崇拜而无法自拔,但神仍耐心等候她满足情欲、发泄年少的热情。七十士译本、叙利亚文圣经、AV 以及 NEB 都将7节的将你归向我,当作和马索拉经文相当的命令语句,但 RSV 的她必归向我显然较佳。犹大被形容成不忠的化身,因为她竟被姊姊的坏榜样所吸引。

  810. 神盼望邪恶的北国以色列能悔改归向祂,但结果是希望落了空。神借着亚述掳走选民来“休”了北国,而南国犹大有此前车之鉴却仍不改其行。事实上,犹大轻看道德,以致玷污了神所造圣洁的全地。这种态度似乎更肯定了道德败坏和愚昧两者间的关系,就像箴言五113,六32,九16,等等描述的一样。对基督徒而言,道德并非视情况而定的,因为神要求我们逃避淫行(AV 的林前六18RSV:逃避不道德)和拜偶像的事(林前十14)。犹大在约西亚改革时自称忠于神,但其实并不深入,以致未能扭转全国之背道和败坏。这“假意归神”便刻画出犹大的不忠实,他们的行事与永活的真神相背(参:多一16)。犹大必须学的功课是,凡不认造物主的也必不被祂所认(参:太十33)。

  11. 背道的北国以色列已经承担自己不义的后果,她至少还可以辩称没有好的榜样供其遵循。相反地,犹大有北国的种种事件可作为警惕,却依然在她的不忠实之外又加上虚情假意,故而她不光因为背道,还因奸诈而受惩罚。基督徒绝不可以抱持这三心两意的态度,来事奉完全圣洁的(参:弗四24)、永活的真神(帖前一9)。

  1214. 于公元前七二二年被撒珥根二世掳到亚述的十个支派,此刻被告知,虽然被掳,他们仍应悔改,因为慈爱的神不会永远怀怒,也不会怒目看他们。背道的以色列虽被保证,恢复约的关系之后,下一步可能就是重归故土,但并无迹象显示他们认真看待这保证。先知甚至已清楚说明认罪的内容,以色列只需坦承自己的悖逆、道德败坏以及不顺服,但以色列却依然故我。不幸的是,真正的认罪是令人苦恼、羞愧的经历,所以无论是个人或是国家,都很少愿意认罪。然而认罪的洗净作用,无疑使悔改的心灵丰丰富富地经历到基督的赦罪(约壹一9)。耶利米指示以色列回转到她的神面前,藉此显示耶和华是以色列真的 ba`al(意即“主”、“主人”、“丈夫”)。这里提到的一人、两人的归回,便是以赛亚书十22,二十八5所说的“剩余之民”。这一小撮余民未来将回到锡安,使以色列属神。锡安在新约时代成为基督福音向外广传的中心,而在约翰的末世异象中,锡安亦以新的样式出现,即救主的新妇(启二十一2)。

  1516. 在重新整顿犹大腐败的领导阶层时,犹大将被像大卫一样合神心意的仆人所统治(参:撒上十三14),而非像北国那些武力篡位者(参:何八4)。旧约(参结三十四810;撒十3,十一17,等等)和新约(可十三22;彼后二1;约壹四1,等等)都指出,牧养神羊群的人极为重要。当新约完全生效时,神的子民将蒙受祝福且繁荣兴盛。在锡安,神的同在会远胜于约柜等徒具象征意义的物品,以致不再需要使用这些象征来代表神的真实。启示录二十二5提到天上的耶路撒冷,在那里,日光同样将变得黯然失色。然而,在那时之前,一些记念神作为的物品,仍会对人们的信心有所帮助。

  17. 耶利米越过被掳时期,看到久远以后的年代。届时,巴勒斯坦将不再有拜偶像之事,而锡安则“归耶和华为圣”(参:亚十四20)。此节经文无疑表达了对弥赛亚的期待(参:耶五18,三十一1,三十三16;何三5,等等)。神将在祂的子民中登上宝座,而祂的子民均是忠心、顺服的仆人。耶路撒冷是对外邦人的光,见证以色列人遵循西乃之约。当基督降临时,祂的国度的确建立在锡安,只是这并非指具体的锡安而言(参:约十八36;徒一6,等等)。

  18. 对以色列和犹大最后又重新结合的盼望,亦见于以赛亚书十一12;以西结书三十七1628;何西阿书二2(参:耶二4),然而此事不会在百姓诚心悔改之前发生。既然并无迹象显示十个支派曾经悔改,期待中的重新结合便指向弥赛亚恩典的时代,届时无论犹太人或外邦人,均将在锡安神的宝座前归荣耀与神。

1925. 必须悔改

  虽然先知觉得北国以色列的被掳可警示南国犹大,而使犹大被救赎,但他亦指出神对南国的期望并未实现,因为举国均耽溺于背道和道德沦丧之中。

  1921. 只要看看西乃之约的祝福,便可提醒以色列人,他们因着顽梗不顺从神而损失良多。他们不但未从慈爱的天父那里得到应许的祝福,反而因背道而遭受责罚。同样,神对犹大的盼望亦横生拦阻,因为犹大就像向丈夫行诡诈的妻子一样,一面说着要遵行与神所立的约,一面却又耽溺于淫乱之中。耶利米在心中听到恳求的声音来自北方净光的高处。“净光的高处”一词(参:耶三2,四11,七29,十二12,十四6)当然指的是光秃之地,象征在高岗进行的异教仪式之习性。这种高地通常是作哀悼之用(参:士十一37),而这也就是先知所听到的声音。哀哭的人为他们在迦南各地邱坛敬拜的愚昧及无益而哭,而在此象征中,拜偶像的地点便正是悔改的地方。属灵的生命亦是一样,罪人只有回溯过往到他犯罪的那一点,并寻求神的赦免、与神重新和好,才能重得丧失的能力。

  22. 先知吁求国人回转,并应许天上的医生将医治这背道的国家(参:何六1)。马索拉经文中的 s%o^b[a{b[ 和其相关的字,分别被译为背道(AVRV)、不忠实(RSV)以及恣意而行或离弃神(NEB),全都表达了以色列罪恶的不同层面。

  2325. 耶利米清楚看见,犹大藉被掳这悲惨的经历所要学的功课──与世俗为友便是与神为敌(雅四4);以及体贴肉体对各世代的信徒而言,均是一大威胁(罗八7)。因此,先知痛斥他那个世代敬拜巴力的恶行。他形容这是可耻的行径(RSV),或更明白的译本作巴力,可羞耻的神(NEB)。被掳前的先知们一致认为,拜迦南的偶像是以色列的奇耻大辱(参:何九10)。耶利米在此亦直言,若犹大依然故我,必导致国家的灭亡,而他们所热切追求的生活方式,根本就是罪。罗马书二89便陈明了犹太人和外邦人顺从不义的后果。──《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