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四章

 

14. 真心回转的展望

  如果百姓真心悔改的话,神应许将履行古时的西乃之约。

  12. 神关切的是拜偶像的以色列,是否真诚持久地悔改,而此章开宗明义便表明,三2125所陈述的光景只是期望而非事实。除非他们弃绝从前背道的恶行且诚心悔改,否则便不能重返故土。可憎的(偶像),一词见于何西阿书九10,亦被耶利米和以西结用来描述异教神祇及其相关之仪式。神在西乃之约中所表现的不变的爱,必须由悔改的子民以同样的忠实来回应。基督徒亦被要求有同样的忠实(参:林前十五58;彼前五9,等等)。以色列人因此必须凭诚实、公平和公义,指着永生的神另起新誓,以示真诚悔改。他们必须诚心起誓,否则便是亵渎神,而这样的起誓亦等于是重续西乃之约的应许。在此基础上,神承诺履行那古老的西乃之约,也于是将再使用祂的子民把福音传到万邦,因为列国将借着以色列而称自己为有福(参:创十八18;赛二3,六十五16)。

  3. 马索拉经文指出,所有的犹大人和耶路撒冷人均被要求要悔改。这必须是个人的决定,而非像赎罪日的宗教仪式,是大家共同进行的。这种对个人信仰经历的强调,是新约神学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在新约中,为罪悔改以及接受基督做救主,完全都是个人的决定和行动。耶利米要求开垦荒地,其实就是坚持去除那拜偶像的坚硬外层,好露出较为柔软、较有反应的那一面(参:何十12;更完整的意思见:结十八31)。若将悔改的种子撒在不适合的土地,结果不过白费力气。农夫之所以任地荒芜,不加开垦,部分的原因是为要清除杂草。如果撒种在荆棘中,荆棘会把它挤住,以致无法结实,基督用比喻将这道理阐述得十分透彻(太十三722;可四718;路八714)。

  4. 此处所用的意象有些不同,但信息仍然未变。人们必须去除心里坚硬的赘疣,这赘疣长久以来,一直拦阻神的话语在他们心里生根(参:申十16)。割礼是神和人之约的印证,依照23节,这种奉献给主的决定,完全是个人的。阳皮(NEB 将此词省略;和合:污秽)象征罪恶深重的本性,带着所有与生俱来的情欲和色欲。这“旧人”或“体贴肉体的心”(罗六6,八7AV),在属基督的人的生命里,绝不可有一席之地(罗八1013)。犹太人认为身体主要的器官各有其情感的功能,其中,心掌管意志、智能以及有目标的行动。因此先知呼求心的改变,就是吁请作出灵性上的回转。以色列人若真心悔改,则神必延续前约,但若他们对此呼求嗤之以鼻,便会有严重的后果。耶利米在此以“神的忿怒……如火着起”、以及“无人能以熄灭”来表明轻忽神呼求的下场。故而,内心的洁净是避开被火毁灭的惟一选择,这亦是新约思想的显要主题(参:太十三4250,二十五41;林前三13,等等)。

522. 将降临犹大的审判

  耶利米清楚知道将有外患来侵(518节),所以呼吁南国悔改及灵里更新。

  56. 当未指名的外患大举来侵时,全国都惊慌不安,且百姓均被警告要退至坚固的城中以策安全。先知在此以神来之笔将当时的混乱和危险反映出来。由于耶利米知道将有外患来侵,故而他再三强调认罪悔改和灵里更新。吹角的目的在于昭告极大的危险(参:摩三6)。既然犹大全国显然无意悔改,耶利米只得宣告大祸临头。他以有力的诗歌式文字,叙述当敌军的奇袭席卷犹大全地时的惊恐。事实上,外患来犯所带来的毁灭,已经从北方发出(参:耶一14)。

  7. 此处狮子可能表示亚述和巴比伦两者为列国残暴的毁坏者。在公元前六世纪,也就是亚述艺术登峰造极时的浮雕作品中,狮子被描绘成十分优雅的动物。而从古巴比伦游行大街发现的搪瓷狮子亦相当精美。这掠夺者已经开拔(NEB:拔营),在使地荒凉之前,绝不罢休。圣经亦用类似的文字形容基督徒属灵的仇敌(彼前五8),要成功地抵挡牠,惟有靠坚固的信心,这正是公元前六世纪的犹大所明显欠缺的。

  810. 一个无心悔改的国家不能奢望逃过既定的命运,因为它已屡次对神的恩典嗤之以鼻。基督救赎的信息亦具有这一层面(参:来二3),因为无论是犹大或是拒不接受救恩的人,都必将哀哭切齿(太十三42,二十二13,等等)。敌人的来犯将完全瓦解士气,拉吉出土的瓦片文对此情形有所记载。所有的领导阶层均将崩溃,因为他们对和平及安全的期望完全错误,而这虚妄的安全感,是由支持祭司和统治阶层的假先知所鼓动。耶利米此刻可清楚看到,百姓真是被彻底蛊惑,且他们很快就会得知惊人的真相。先知于是抗议神在这样的危机中任由百姓受欺哄,但他亦明白神自有祂的见证人。依照西乃之约,神不能强迫人相信或顺服。背道的犹大既侮蔑西乃之约,耶利米了解神除了惩罚她之外,别无选择。这样,他们便会顺从神的旨意,就像道成肉身的基督,尊重父的计划一样(参:来五8)。

  1112. 一股热风──亦即自沙漠吹来的焚风──在此成为毁灭的暗喻。当它横扫时,所有的草木尽都枯萎,且让人感到生命实在令人不堪忍受。我的众民(AVRVRSV)在马索拉经文作女儿/人民,而这两个名词是并置的同位语。耶利米以这种不寻常的用语,表达了神和以色列的关系。刮来的热风对收割时的簸扬者来说,比他们所需的和风猛烈得太多。这是神严厉审判的气息,它将一视同仁地临到好人和坏人身上。

  1315. 神藉以惩罚犹大的工具就像险恶的云一样,逐步逼近(参:珥二2),它挟带着无数的军队,让人绝无存活的可能。敌军在以西结书三十八16被比拟为密云;在以赛亚书五28,六十六15被喻为旋风;而哈巴谷书一8则将敌军比作鹰(NEB:秃鹰)。43 如果耶路撒冷想要得救,就必须洗净一切的罪恶,亦即彻底改变自己的道德和行为。全国上下均需悔改,圣殿亦需洁净,因为天父的殿已成了贼窝(参:太二十一13;可十一17)。既然神预言的惩罚,只有当人们继续背道时才会降临,故而犹大悔改得医治为时尚未太晚,这也显示了毁灭的预言事实上是有条件的。将要降临的大灾祸,会从地的北界传来(参申三十四1),一直到距耶路撒冷北面仅十哩之处,都会听到回声。现在神已经给犹大充分的警告,而15节的动词亦清楚说明灾祸的紧急。传扬危险,只是把它当作一则消息宣布;而报告,则是强有力地公布,以致所有的人都必须注意。

  1617. 已有公开的声明宣布这些围攻者(RSV;马索拉:守望者;和合:探望的人)将在犹大部署军队,咆哮着要吞吃犹大人的血肉。他们胜利的呼喊,很快便会响彻被毁坏的各城市,而敌军的帐棚也会如雨后春笋般,在各地设立。这些帐棚将如牧羊人和看守田园的人为保护他们的羊群或农作物而设立的小棚子或遮蔽处。和看守……的(17节)相关的动词,亦见于撒母耳记下十一16,用以形容围攻城市。

  18. 耶利米深深体认国人的痛苦,他的爱国情操也藉此表露无遗。他之所以能如此热切、勇敢、客观地宣告他所预见的灾祸,完全是出于对祖国的挚爱。此处他已适切地指出,灾祸的责任该由谁来担负。坦承不幸的发生完全是自己的过错,会使痛苦加剧;与此对比的是人无辜受苦时所操练的忍耐。为后者这种受苦而忍耐,在神看是可喜爱的,基督的受死便完全体现了这种忍耐(彼前二20)。

  1921. 耶利米的感情再也无法自持,他以深切的哀伤呼喊出毁灭的前景。AV 的“肺腑”,在 RSV 作“我的悲痛”。犹太人认为人体的五脏六腑是感情的所在;而现代的心身医学研究,亦同样将内脏描述为“整个感情系统的共鸣板”。44 AV 作“我心之处”,马索拉经文作“我心的围墙”,而 NEB 则是“我心的悸动”(和合本将此句与下一句合译为“我心在我里面,烦躁不安”)。马索拉经文中的我心在我里面呻吟(hmh),便指出先知的身体状况在震惊之余,极为焦躁不安。而先知此刻的感受,很快就会成为全国共同的经历。(动词 hmh 亦出现于圣经他处,见:诗五十九6;赛十六11,十七12,五十九11;耶五22,四十八36)灾祸将一个个接踵而至。以色列人将无所遁逃,因为一切均将在瞬时间被毁坏殆尽,就像遭火焚烧一样。先知不禁急切地想知道,他还能忍受这种情感的煎熬到几时。因为他必须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胞,像潮水般逃命至坚固的城邑,并因警告的角声吹起而战栗,而他明白这角声必会响起。

  22. 令人不胜恐惧的原因,是无知加上愚昧。如果这种愚昧无知继续下去,他们便会遭到应得的适切处罚。神的子民已十分乖张,以致他们仅仅拥有行恶的伎俩。

 

43 秃鹰和老鹰关系密切,只是它们爪子较不锋利且通常头上无毛。马索拉经文所用的 nes%er,其实就是现已绝迹的东部闪语的 nas%ru

44 有关这类研究的详细资料,见 F. Dunbar, Emotions and Bodily Changes (1954). 如欲了解同一作者较非学术性的著述,见 Mind and Body: Psychosomatic Medicine (1947).

2331. 预告毁灭

  耶利米在此以全书最为壮阔、情感奔放的篇章之一,来描述自己戏剧性的经历,亦即看见神的忿怒朝犹大倾倒的异象。

  23. 神给犹大的审判十分严厉(2328节),让耶利米不觉想到太古时的空虚混沌(创一2),不同之处在于彼时被造为“好”的,如今在神的面前将成为荒凉。这段描述是整本旧约同类篇章中最为戏剧化的。因以色列背道而导致的毁灭,使地遭毁坏,而天也在哀伤中变得无光(参:赛二十四10,三十四11)。耶利米观看到的景象,就像神审判的那日一样(参:赛十三10;珥二10,三15;摩八9,等等)。那日已带着令人恐惧战兢的一切来到,使得天空的发光体黯然无光,而地亦回复到神创造之前的原始荒芜(参:彼后三10)。

  2425. 宇宙间混乱不安,地面上亦起了大变动。象征稳定及力量的大山,此刻正因神到临的威仪而软弱颤抖。人们早已逃匿得无影无踪,连动物中在全地分布最广的鸟类,亦早就销声匿迹。

  26. 全地的孤寂和荒凉,一旦和早先地的肥美(参二7)相比,对照就更为鲜明。大多数的英译本均省略了荒地之前的定冠词,此定冠词将此刻的景象和某些荒地相比拟,诸如西乃的旷野。神的忿怒虽然总带有怜悯,但选民利用祂的慈爱已太久,他们为自己积蓄忿怒,以致神震怒,显祂公义审判的日子来到(罗二5)。他们不明白神的忍耐是要领他们悔改(罗二4),于是便命定被神惩罚(罗九22)。在新约之下,耶稣拯救我们脱离神的忿怒(参:帖前一10),靠着祂的血称义的罪人,将可借着祂免去神的忿怒(罗五9)。

  2728. 耶利米恐怕热切的诗歌式神谕,会被当作感性的吟游诗人非理性的宣泄,遂以庄严的散文强调荒凉的信息。虽然毁坏极其严重,但神仍然不会将祂的子民毁灭净尽。这毁灭的预言中仍带有盼望,这盼望亦见于其它先知书中,即以色列在此痛苦的经历后,会有余民留存。然而,神必不后悔,因为无论是毁灭(参:罗二2)或是祝福(参:罗四16;彼后一19),神的话总是安定在天。

  2931. 犹大的百姓听见敌军逼近,尽皆逃跑,在树林和洞穴中躲藏(参赛二19)。近东军队早已知道使用弓箭手,且他们的复式亚洲弓,使其成为势不可当的强敌。45 耶路撒冷的行径再次受到质疑,在此处被喻为女人的诱骗。在毁坏的当中,先知见到一位女子穿上朱红衣服,她就像启示异象中的巴比伦(启十七4),充满了可憎之物及淫乱。这是锡安,并非万恶之家的示拿(参:亚五11),但是锡安此刻持续拜偶像的行径,正如自甘为妓一样。在这危急之时,犹大仍摆出妓女之态来勾引敌人,以图安抚他们。虽然她以诸如锑之类的化妆品来强调眼目之美,却仍无法获得她情人们的喜爱。罪的后果无可避免是毁灭和荒凉,因为锡安至今仍在寻求埃及和亚述(参二3334),等情夫来与她通奸,却不愿倚靠她真正的丈夫(参三1)。犹大这种追求情夫的行径,已使她染上不治之症。先知在此以致命的流产,来比喻国家垂死前的奄奄一息。她痉挛性地伸出双臂:“救命!杀人的已经杀了我!”犹大就像这水性杨花的女子,现在必须为自己的罪孽付出代价。

 

45 各种古代弓的相关资料,见 Y. Yadin, The Art of Warfare in Biblical Lands (1963), I, pp. 6ff.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