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六章

 

18. 耶利米提出警讯

  耶利米宣告,首都很快将会被敌军攻陷。若想要存活,惟一的希望是逃到犹大旷野。

  1. 耶利米警告自己的支派便雅悯,要逃离耶路撒冷另寻遮蔽,因为耶城很快将被包围。作者提到提哥亚的用意,其实是针对“吹”和“提哥亚”作一文字游戏,因为此二字有着同样的字母。耶利米告诉同支派的人,逃到这个位于耶路撒冷以南十二英哩处的山区,也就是位于沙漠边缘的提哥亚,比留在固若金汤的首都来得安全。46 火的信号(AV)、号旗(RSV)、信号烽火(NEB),即拉吉出土的瓦片文中所提到的烽火记号。古时美索不达米亚使用这种信号,作为军事传达之方法。在圣经中,伯哈基琳仅见于此处及尼希米记三14,即现今的拉密拉赫(Ramet Rahel),位于耶路撒冷以南两英哩。47 敌军大举进犯的灾祸,已自北方向耶路撒冷虎视眈眈。

  23. 马索拉经文的2节,意义并不明确。NEB 作秀美娇嫩,但若将马索拉经文解为质问语气,并稍作修饰的话,则变成 hal#na{wa{h m# unnag{a{h,可译为锡安女子啊,我曾把妳比作美好的草场吗?若作此解,便与下一节牧人的比喻相吻合。希伯来文的 na{wehAV:圈;赛六十五10;耶二十三3)是游牧者的用语,形容牧人和其羊群暂时安歇的草场。牧人招聚他们的羊群,也就是士兵,急切要吞食锡安草场的肥美(这种对入侵者的描述手法,见十二10)。

  46. NEB 译为宣战之处,马索拉经文作使神圣。在古代近东,所有的战争均是圣战。异教徒的军队均有随军星象家,他们会先经常观看天象并献祭,然后再决定作战与否。这种精于占卜之术的人,在古时颇为炙手可热。争战通常从清早开始,一直毫不间断地进行到黄昏,因为双方在早晨都有妥善的准备,而黄昏时争战的将士均已疲惫,故需休兵直至第二天。所以,在黑暗的掩护之下进攻,是极不寻常的举动。如果犹大争战的兵器不是属血气的,她坚固的营垒不会被攻破(参:林后十4)。敌军将用一般攻掠城池的战术,来倾覆耶路撒冷。巴比伦人在公元前六世纪攻陷耶路撒冷,罗马人于公元七○年让历史再度重演。马索拉经文中的该罚的城,应依照七十士译本略加修改为欺诈的城。敌军虽然违反一般战争的规则,但这是耶路撒冷此一背信之城应得的下场。

  78. 井怎样将水维持在一定的高度,耶路撒冷也照样不断涌出恶来。当前社会上的邪恶,已导致道德的完全败坏,而病患损伤正可以作为败坏的代表(RSV)。这些都需神大能的医治,但是犹大却陷溺在罪中,拒绝神的医治,等于是自寻死路。神虽然非常渴望与以色列和好,但依当下的情形看来,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AV 的与你生疏,在马索拉经文则更强烈地以与你分离来表达。神绝不愿撇弃祂的选民,因为祂不能背乎自己(提后二13)。

 

46 提哥亚的早期出土物,见 M. H. Heicksen, Grace Journal, X, 1969, pp. 3ff.

47 有关当地的出土物,见 D. W. Thomas (ed.), Archaeology and Old Testament Study (1967), pp. 171ff.

915. 败坏的后果

  耶利米被敦促继续在犹大寻找有道德的人,虽然这项任务看来毫无成功希望,因为百姓已完全的堕落败坏。

  910. 犹大毁坏的程度,在此被鲜明地描写出来。先知以摘葡萄的人形容仇敌,他们摘净以色列的葡萄,并寻找任何隐藏的葡萄以供其吞吃。以色列没有存留的余民,犹大似乎亦将遭到同样的命运。然而四27的应许仍将兑现,亦即犹大大多数的百姓,虽将在争战中身亡,但神仍会留下一小撮余民。在此马索拉经文以未受割礼的耳朵(10节),来表达犹大百姓不愿听从神的态度,此种说法在圣经他处仅见于使徒行传七51,其它类似的说法均系针对嘴唇和心。不幸,先知所有的警告均徒劳无功,因为百姓缺乏领会神话语的洞察力(参:林前二14),反倒嘲笑神的圣言。

  1112. 由于整个社会都因罪孽而败坏,神的忿怒将倾倒在每个人身上。古时近东战争的性质均是全然投入的,所以若是一个城市抗拒敌人的围攻而又战败,它必然遭到完全毁坏的命运,其中的财产以及所有的男女老幼均将被灭。1215节的内容,在八1012又再重述一次(又参:申二十八30)。先知严厉的毁灭信息,乃针对此处提到的生命之五个阶段:无忧无虑玩耍的孩童(参:亚八5)、成群聚集的少年人(参十五17)、已婚的成人、较为年长的居民,最后是那些年纪老迈的人。犹大人所珍视的一切财物,将尽数被夺走。

  当耶路撒冷在敌军进攻之下瓦解时,犹大人所拥有的产业,会被强行转归别人;且他们原有的一切人际关系,亦将随城的陷落而改变。这是不愿信靠永活的真神,却宁随从物质主义所必须付出的代价。罪的工价乃是死(罗六23),这些人活在世上没有指望,没有神(参弗二12)。

  1315. 先知再次藉文学的手法,将以色列的全然败坏表达出来。他以最小的和至大的这两个极端,代表社会之全体。宗教的领袖们也和社会大众一般腐败,他们生活方式的标记乃是悖逆、欺诈和虚谎。这正与诗篇一三二916的渴望,成了强烈的对比。在这个时候,祭司应当为全国的罪孽而哀痛(参:珥一913,二17),然后北方来的敌军便会远离(参:珥二20)。神和以色列关系的严重决裂,先知和祭司却一向仅用他们的万灵丹表面地医治,表示一切无恙。但事实上,症状却清楚指出严重的潜在病因(参八11)。最显而易见的属灵欺诈,便是在没有平安时宣称平安,但宗教领袖们几个世纪以来,却不断如此行。以西结书十三10责备先知们的话语,与此处如出一辙。恶人必不得平安(赛四十八22,五十七21),因为只有和平之子登上个人内心的宝座时,才会有平安。马索拉经文的15节似乎较各种英译本为佳,它强调犹大人应当为他们可憎的行为惭愧。

1621. 无人理睬的警告

  犹大并未遵行由以色列历史、预言和律法代表的三种“善道”。因此,将降临在她身上的大祸,是她背道所结的果子。

  1617. 神呼吁百姓要遵行摩西时的古道,那些是最好的道,因为它们已有前人走过,且是正确的道。以色列人若行在其间,必得享安息(参:太十一29),与此相对的是,承受担负异教之轭的悲哀。然而,他们却拒绝神的道路,反而宁可选择罪恶所带来的短暂快乐。神又差遣众先知作信仰的守望者(参:赛五十二8,五十六10;结三17,三十三7;哈二1),警告他们属灵的大难即将临头。角声是要百姓避难的信号(参六1;摩三6),但虽然百姓再三被警告,他们仍拒绝逃避即将降临的神的忿怒。

  1819. 现在外邦人将看到神的选民蒙羞。18节的末尾甚为难解,可译作会众啊(即外邦人),要了解并留意临到他们的事。这些证人将听到神给予毁灭的审判,因为犹大不理会神的话语,且拒绝遵守与神所立之约中的律法。

  2021. 既然诉诸过往只是徒劳,宇宙万物将可见到神如何伸张祂的公义。位于阿拉伯西南(即今也门)的示巴,古时以其乳香著称。甘蔗(和合:菖蒲)则很可能是自印度进口的产品。不具适切道德态度的宗教仪式,在神的眼中根本毫无价值,其它被掳时期之前的先知们,亦曾表达过相同的看法(参:撒上十五22;赛一11;弥六8,等等)。这个民族遭遇的拦阻,其实是他们自己一手造成的,故而当惩罚来临时,他们不能埋怨神(参:雅一1315)。

2226. 侵略者的特性

  先知在此以强而有力的诗歌体裁,描写自北方而来的侵略者。他们性情残暴、毫无怜悯,且骑着马匹而来。他们的入侵将为犹大的垂死挣扎拉开序幕。

  2223. 耶利米此处的用辞,使人想起哈巴谷。他再次警告,北方不知名的军事强权即将入侵(参一1315)。耶利米以有力的文字来描述敌军,以挑战全民对罪无动于衷的态度。敌人性情残忍,毫不留情,且带着弓和刀(NEB)。48 这残忍的敌军来犯,目的乃在摧毁犹大。

  24. 敌军逼近的消息一经传来,在全民之间造成了阵阵的恐慌。即将来临的争战将会实力悬殊,正如装备良好的士兵和因惊恐而锐气大挫的无助妇人之差异。被征服之地的妇女,景况是相当绝望的,而耶利米绝非偶然地使用熟悉的语句“锡安的女子”,令犹大人的危机更见强烈深刻。

  2526. 耶利米鲜明地描绘出将来临的危难,以急切呼吁国人正视未来的实际情况。仇敌的刀剑使得四围有惊吓,这也是耶利米的另一个惯用语(参二十310)。因此,逃难的人应避免前往乡间或在路上行走。耶稣论及之后耶路撒冷的毁灭时,则劝告人们逃到山上(可十三14;路二十一21)。由于犹大的罪孽深重,她惟一能做的就是辊在灰中(RSV),或是使她自己蒙灰(NEB 依照 LXX 而译)。死亡对犹大人而言,已是极大的不幸,而当一个家庭的独生子丧生时,则意味着父母无法借着子孙得以“不朽”,故而是特别大的灾难(参:摩八10;亚十二10)。

 

48 Y. Yadin, The Scroll of the War of the Sons of Light against the Sons of Darkness (1962), pp. 124ff.

2730. 最后的试验

  耶利米仍在如废金属渣滓的犹大全民中,努力寻找金银宝石,并且悲痛地评论全国道德败坏的景况。

  27. 此处以提炼金属的过程,来形容即将来临的审判(参:赛一24及下),而先知就是那试验的人(RSVNEB)。mib[s]ar 一字有些难解(许多英译本均作“高台”),但若照 RSV 将其加上希伯来文的元音符号,成为 m#bas]s]er,则可译为“鉴定人”,因此可视为试验的人的批注。

  2829. 耶利米觉得他的工作好像炼银的人(参:玛三3),但显而易见的是,先知的“火”无法去除天然“银”中的杂质。提炼的人可炼取矿石的丰富,但人的意志却往往难以驾驭(参:罗一1832)。古时用铅做为炼制过程的熔解剂,但在此,即使是铅都毫无用处。

  30. 炼银既已失败,所余的只是熔渣或渣滓,而非纯净的国家(参:结二十二18)。此处有一微妙的文字游戏──被弃的和弃掉(RSV)两词,均出于同一字根。耶利米以此文字游戏,总结了他给犹大人的信息。因为犹大人是被弃的银渣(RSV),所以神“拒绝”将他们当得的审判挪走。犹大人这块矿石已混杂了太多劣质,故而不值得加以提炼。这悲惨的审判对各个世代忘记神的恶人,深具警示的寓意(参:诗九17;赛六十六24;可九4448)。──《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