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十章

 

116. 偶像的无能

  耶利米亲眼见到拜偶像的严重后果,便在这样的心情下,写出这首猛烈抨击拜偶像的诗。本段的措辞和语法与以赛亚书甚为类似,故而有人认为乃出于以赛亚之手(参:赛四十1820,四十一7,四十四920,四十六57)。69节的文思并不十分流畅,而以亚兰文写出的第11节,有可能是批注。在七十士译本中,完全省略了68节和10节,而9节则出现在5节的第一部分之后,显然是要使得文思更为连贯。也许耶利米的确引述了以赛亚有关拜偶像的警句,但无论如何,耶利米对于迦南人拜偶像的败坏程度有第一手的认识,这点在整卷耶利米书已表露无遗,因此他并不需要向前一代的先知,借用任何经历或用辞。所以,本段的作者似乎不太可能是耶利米之外的人。

  15. 耶利米在此明白指出效法异教徒风俗的危险。异教徒的风俗就像占星术一样,经常将大自然的演变赋予邪恶的解释,且教人的心思脱离现实。拜偶像将本应是属灵的经历,降格为感官上的事情,并荒谬可笑地鼓励人们尊崇自己手所造的无用之物。5节较佳的翻译应是依 RSV 的旁注,作他们像瓜田里的稻草人(参:巴录书六70)。

  610. 偶像的地位和权柄完全来自于人,但以色列这位永活的神在列国中(AVRSV)却是独一无二的,祂是宇宙的主宰。8b节文句晦涩,按字面翻译是,虚无的偶像的训诲不过就是树木本身。其实这句的意思是,由偶像得来的训诲,绝不会比偶像本身更有价值。因此,这种物质所造之物,亦不可能产生任何道德或属灵的影响。他施位于古时世界的最西缘,可能是今西班牙的他提色斯(Tartessus),该城是推罗银、铁、锡和铅的供应来源(结二十七12)。乌法(参:但十5)若作城市名,其位置就不得而知。所以这可能是冶金中形容“精金”的专用术语(参:王上十18mu{p{az),和历代志下九17的纯金的定义类似(za{ha{b[ t]a{ho^r)。不论偶像的外表多么吸引人,他们仍是人手所造的,而且永不会有永活真神的生命力。

  1116. 11节是以亚兰文写的,有可能是民间反多神论的谚语。有些犹太译者认为,这节经文乃出于一封送往巴比伦致约雅斤的信,教导他如何对抗拜偶像,但此观点值得存疑。1216节以强有力的诗歌,叙述独一真神的奇妙创造(参:赛四十1217)。神的作为彰显了祂对宇宙万有的主权,以及神在祂子民生命中的地位──祂是惟一的力量和倚靠。而七十士译本则完全略去了第一小句。然而,七十士译本在五十一16则未略去该句。雅各的分(NEB:雅各的创造者)无他,就是神自己,虽然以色列长久以来一直背弃神,但祂仍然信守西乃之约的应许。1216节的内容,在五十一1519再次重复。

1725. 被掳迫在眉睫

  先知预言已久的大难,现已来到耶路撒冷城门口,而犹大举国则立即陷于分崩离析的危险之中。耶利米恳求神,依犹大所能承受的责罚来惩处她。

  哀哭的时候已过,而令人疲惫的巴比伦之旅则刚开始。犹大被告知要收拾行囊(17节),走上被掳之途。时候已到,犹大人要被逐出家园,接受他们应得的处罚。1920节以半游牧民族的语言,描述犹大令人心惊的荒芜,并将其与毁坏的帐篷相比拟。先知指出,无能的领袖(AV:牧者;RV:牧人)是这一切灾祸的主因(参二8)。至于归回的盼望,参照以赛亚书五十四2。巴比伦人的行动(22节)显示犹大的灭亡已在眼前,而耶利米显然因此求神酌情减轻责罚。先知认为,人原本就道德软弱,且无法胜过试探,走在神的义路上。故而他求神降罚不要过于严厉,而且不要在怒中惩治犹大(参四十六28)。那种严厉的处罚,应该留给过去欺凌以色列人的异教各国。这些国家想必包括被神用作祂忿怒管教之杖的国家,因为他们加诸以色列的,过于神的规定。雅各被如此责罚,乃是他不断背道的悲惨下场。而罪的奴仆,亦必然会遭到他们应得的惩罚(参:罗一18)。──《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