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廿三章

 

二十三18. 牧人和羊群

  按常理而言,犹大最后的王西底家,应是下一位被论及的。西底家于公元前五九七∼五八七年之间为王,他于侄子约雅斤被掳后接续王位。虽然这段神谕并未提到西底家的名字,但毫无疑问地,他和他的谋士是此处经文抨击的对象。神的愤怒很快将全然降在败坏的犹大人身上。

  14. 牧人就是羊群的假牧者,他们让羊群被赶散且最后被残害(参二8,十21,等等)。败坏的领导阶层是以色列被掳的根本原因。草场之羊反映了圣经中常用的牧者意象。神是我们的大牧者,祂时时以羊群的福祉为念,而好牧人基督(约十11)更以自己的死,表现了神为救赎犯罪的人类,甘愿作出怎样的牺牲。马索拉经文第2节中的 pa{qad[(此字本节共出现两次,和合本将其分别译作看顾和讨)是蓄意的文字游戏,正如多数英译本所翻译的一样,此字出现的第二次带有“处罚”之意。就像被掳前的众先知所应许的,将会有余剩的归回,在遭蹂躏的故土上生养众多。他们不再误入歧途,因为负责的牧人将看顾(pa{qad[)他们的福祉。

  58. 这段有关弥赛亚的预言,充满了对未来的盼望。先知的引言模式──(看哪!)日子将到,在耶利米书中共出现十六次,作为盼望信息的序言。幼苗(5节),马索拉经文作 s]emah],许多英译本作苗裔,指的就是弥赛亚君王(参三十三15;撒三8,六12)。以赛亚书十一1亦提到这位君王。这幼苗是自倒塌之树的根发芽的;新生命亦同样将从已灭亡的朝代中生长出来。耶利米于是宣告,神必在大卫的后裔中兴起一位君王,他的名字将显现其性格。这预言在大卫的子孙基督身上应验。基督和约西亚的继位者迥然不同,他行事有智慧(AV:行事兴旺),珍视与神所立之约,并且向众民秉公行义(参:撒下八15)。他的名字耶和华我们的义,意即“坚固我们的义的那位”。有人认为马索拉经文的这个称号 s]id[q]e{nu^ 乃在影射西底家的名字(s]id[qiya{hu^),意即“耶和华是我的义”。但是既然西底家亦悖逆神(王下二十四19),更为可能的解释是,这个称号乃用以与西底家的统治作一有力对比。以弥赛亚形式出现的苗裔,将和西底家的行事南辕北辙。借着祂的作为,祂将赐予人类本乎恩典的义,这义并不能借着人的行为而得(弗二8)。人在称义后将借着圣灵的工作达到个人的圣洁。西乃之约对于整个国家的要求(参:利二十7,等等),借着基督宝血所立下的新约,将成为个人的准则。8节论及未来南北国的合一,正如其它先知所提到的一样(参:结三十七19)。此处的领(各种英译本)或带回来(马索拉经文),可能是综合了原本两种不同的解释。同样,以色列家的子孙一词,亦可能是汇编了不同的版本而成,意即“以色列的后裔”。整句读作带领以色列后裔回来的那位。

二十三940. 谴责犹大先知

  前面的神谕都与君王有关,耶利米接着转而针对犹大的宗教领袖。

{\Section:TopicID=180}915. 假先知的罪

  这里的心,并非指着情感而言,而是象征着极为纷乱的精神状态。耶利米不能了解,这些先知为何滥用职权到如此地步,他并且对他们败坏的行径感到十分震惊。而神的选民生活的堕落,竟和假先知不相上下。10节前面几个子句的次序,在马索拉经文和七十士译本中不尽相同,究竟前后文的安排如何,并无法确定。耶利米对犹大的先知加以评估,认为他们比北国的先知还要糟糕。他们和祭司沆瀣一气,允许异教拜巴力纵情声色的仪式。参列王纪下二十一5和以西结书八618的记载,当时淫乱的异教仪式和拜偶像的祭物,已渗透到耶路撒冷圣殿的敬拜中。假先知不法的道路(参十三16)将会显露它诡诈的本质,必像于黑暗中在滑地上行走的人一般,颠仆跌倒在彼此的身上。撒玛利亚的先知(13节)错在拜巴力;而耶路撒冷的先知(14节)则罪在公然支持奸淫和虚妄等事,令人想起所多玛和蛾摩拉的恶。耶利米在此指出,犹大之所以道德败坏,责任应完全由这些恶人一肩承担。

{\Section:TopicID=181}1620. 假预言的特性

  耶利米抨击说假预言的行为,认为它彻底脱离了属灵、道德和政治的现实情形。假先知只是一厢情愿地发抒对平安的错误期望。他们的异象是出于自己,并非来自于神。基督亦曾警告,末世时会有假先知起来,迷惑许多人(太二十四511)。如果耶利米那时的假先知,真的听见了耶和华的话并加以宣讲(18节),那么他们应该和耶利米一样,传讲的是有关于审判的信息,而非平安的信息(22节)。1920节与三十2324大同小异。这两节经文陈述了神在天上所作的决定,假先知们对这些决定一无所知,因为他们根本不在场。故而,这两节经文并非如某些人认为的,是被误置此处。末后的日子(20节)指的是审判来临的时候,届时神必在犹大身上伸张祂的公义。这些事情现在因为人的自欺而不被重视,但到时均将显而易见到令人椎心之地步。日子一词亦可解作指弥赛亚来临时(参:赛二2;何三5)。

{\Section:TopicID=182}2132. 假先知的假任务

  任何预言若论及平安的未来,而非宣告神的忿怒,则必是假预言。神是近处的神,祂能看见一切隐秘的事情,所以假先知绝逃不过神的审察。某些马里(Mari,即位于伯拉河中游的 Hariri 废丘)及其它地区的异教先知认为,作梦是他们得到启示的正常途径。58 26节的原文有点问题,究竟原意为何,至今尚不明确。该节经文可解作说假预言的先知,就是这些自欺的先知,他们这样存心要到几时呢?他们梦想的异象,使百姓的注意力从西乃之约的道德,转向无耻的拜巴力仪式。他们毫无根据的梦就像糠坐@样,不能维持生命;而先知的话语却有如麦子,滋养听从的人。假先知们在说预言时,惯以一定的模式起头,意指这些预言是神的启示,但其实他们偷取了神对别人所说的话,且那些话语并不适用于现况(3031节)。

{\Section:TopicID=183}3340. 神谕及其意义

  这段经文有一个针对 mas*s*a{~ 即神谕(AVRV:重担)的文字游戏,该字有双重意义──“默示”和“重担”。该字同时暗指大灾祸或神的审判(参:赛十三1,十五1,十七1;结十二10,等等)。马索拉经文的33节,很可能削弱了耶利米回答时的原有气势,所以似乎最好依七十士译本来解读这句 ~attem hammas*s*a{~ ,你们就是重担,而非依马索拉经文的 ~et[ mahmas*s*a{~ ,“什么默示啊?”也许人们一直讽刺地问耶利米,神未来还有什么默示,所以他回答,既然人们对西乃之约的责任嗤之以鼻,神也会把他们当作带在身上太麻烦的重担,甩弃一旁。36节一开始“耶和华的默示”你们不可再提,在马索拉经文用 za{k[ar(记得)一词,相较之下使得七十士译本的用字(提)像是使役词。既然 mas*s*a{~ 已被人亵渎,先知宣告时绝不可再用此字。一些希伯来文手抄本39节读作 w#na{s%i^t[i^AVRV:我必忘记),而叙利亚文和拉丁文圣经则作 w#na{s*i^t[i^RSV:我必将你们抬起)。公元前八世纪时,子音 s* s% 都是以同一种符号表示。如果读者了解 mas*s*a{~ 字来自于字根 na{s*a{~,即“抬起”,就更能领略此文字游戏之妙。犹大人将在让他们永志不忘的灾难当中,被强有力地抛出自己的土地。

 

58 有关 Mari 地区的预言,见 H. B. Huffmon, The Biblical Archaeologist, XXXI, 1968, No. 4, pp. 101124.

增注:真假先知

  如果有两个打扮穿着类似的人,都自称是神的使者,且都以“这是神说的”作为开场白,的确很难依外表来分辨谁才是宣告真理的人。然而,若是真的观察入微,两位先知必然真伪立见。真先知一定遵行摩西律法的精神,他们的生命便见证了西乃之约的精髓。神默示他们的话语,是他们和神的属灵交通之延伸;而祂在他们心中的话语,也成了他们对世人的话语。鉴于当时世代之败坏,先知宣告的信息均带有强烈的批判性,要求人们回转到西乃之约的关系。神的话语在他们心中有如熊熊烈火,炼尽一切杂质且让他们成为绝对正直的人。

  相形之下,假先知在个人性格上和其余的世人并无二致。他们的本质就是欺诈,而且亵渎圣物,将神的话语曲解得荒诞无稽。他们的梦都是虚妄,且说谎欺骗别人。他们在属灵上毫不负责,因为他们并不遵行任何道德标准。他们宣讲的是人们爱听的信息,而非神对他们所说的话。他们一成不变地说着让自己安心、造成平安假象的信息。他们似乎十分在意平安的假象,因为他们自己属世的利益,在不受搅扰的环境中收获最大。然而,他们想到的平安仅仅是没有混乱或社会的争端,而不是神的公义在人类当中得到彰显。假先知根本不能作为属灵诚实的榜样,他们是一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动不动就妥协了律法书的道德准则,但同时却又自称是神对全国的代言人。分辨真假先知最重要的标准,在于他们对于神启示的旨意和话语,是否绝对忠心及顺服。假先知缺乏属灵的能力,故而亦无法正确了解神对待子民的心意。结果,他们的宣告都是错误的,因为他们根本不明白以色列和神的约是有条件的,所以也对当时的政治情势完全解释错误。──《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