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廿六章

 

D 预言耶路撒冷将倾覆(二十六1∼二十八17

  耶利米担心神的审判会突然临到耶路撒冷,所以他一有机会就苦口婆心地警告全体同胞。他大力抨击圣殿的敬拜,旨在帮助国人脱离自欺的假象,好让他们悔改转向其祖宗的神。然而,即使是象征性的被掳动作,都无法劝服假先知或一般百姓。

二十六119. 圣殿讲章及其后果

  这章一开始便记载了许多耶利米的生平事迹。耶利米以一贯的丰富感情,预言圣殿必将被毁作为全民悖逆神的代价。这个约雅敬(于公元前609597年为王)刚继位便来临的不祥兆头,在犹大全国人众目睽睽之下发生。

  19. 犹大全国被警告,不论他们认为耶路撒冷城和圣殿有多么神圣,神必会毫不犹豫地予以摧毁。参七115,该处的用字遣辞较本段还要严厉。七十士译本的7811节,先知之前均有一假字,从前后文亦可清楚得知这些先知所指为何。马索拉经文在先知(8节)之后,还加了与众民一词。众人对耶利米的预言所作出的立即反应,是残暴地要求将他处死。

  1015. 犹大的首领于是召集众人,到约坦所建的新门(王下十五35),可能就是二十2提到的高门,听明案件。耶利米在为自己申诉时指出,若他被治死,则无辜人的血就归到群众头上(15节),于是众人开始站在先知的一边。

  1619. 犹大首领承认找不到耶利米有任何错处,就像彼拉多坦承查不出基督有罪一样(约十九4)。首领并表明先知是奉耶和华神的名向他们说话。有些长老(17节)很可能年轻时听过弥迦的预言。此处直接引述弥迦在希西家王时的预言(弥一1),是先知文学中仅见的。耶利米以弥迦书三12指出,他若死于众人之手,会造成何等后果。他的诚恳赢获首领的心,使他们和祭司及假先知意见相左。

二十六2024. 另一位先知的命运

  这段在括号中的经文,显示了耶利米属灵盟友的不幸。示玛雅的儿子乌利亚,若非此处提及的话,是个默默无闻的人物。他住在基列耶琳,亦即库里依纳(Kuriet el-Enab),位于耶路撒冷之西九哩,在前往约帕(Jaffa)的路上。基列耶琳原是基遍的城市(书九17),约柜放在该地有二十年之久(撒上七2)。乌利亚和耶利米一样不断说预言,之后便逃往埃及,因此给人通敌叛国的印象,罪在极刑。如果他和耶利米一样坚定不移,很可能会有截然不同的命运。以利拿单(22节)在三十六1225又被提及。亚革波这种取自父亲或祖父的名字,在公元前七世纪颇为常见。如果他和列王纪下二十四8所提的为同一人,应该就是约雅敬的岳父,也是处理引渡乌利亚的适当人选。国际条约通常包含有引渡条款,且埃及无庸置疑地必然会把这些对属国的要求,加在条约当中。托西纳(Torczyner)认为乌利亚就是拉吉出土的瓦片文 III61 之中提到的无名先知,但瓦片文中所提的数据太过含糊,故而无法确定先知的身分。乌利亚的尸首最后被丢到汲伦溪谷中(参:王下二十三6)。虽然耶利米极为诚摰,但他还是需要沙番的儿子亚希甘(24节)之助,方能死里逃生。这段插入的经文显然出于巴录之手,在此将两位同时代先知之命运,作一对照。亚希甘曾被约西亚派遣,前去求问女先知户勒大(王下二十二12及下;代下三十四20),且是基大利之父。基大利后来被尼布甲尼撒王指派作犹大的省长(王下二十五22;耶三十九14)。至于亚希甘究竟是否是书记沙番之子(王下二十二12),根据马索拉经文则无法确定。

 

61 D. W. Thomas (ed.), Documents from Old Testament Times (1961), pp. 214f.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