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卅四章

 

三十四122. 犹大开始走向灭亡

  此处重新恢复原先的传记式体裁,但对于耶利米在公元前五九四年和五九○年间的事迹,着墨不多。毋庸置疑的是,耶利米必然继续宣告大祸将临,以及若犹大要得救,一定要臣服于巴比伦。最后的攻击显然已经开始(三十四1),敌军之所以大举进击,是因西底家于公元前五八九年背叛巴比伦所导致。根据五十二4,巴比伦军队在公元前五八八年初即开始围城,同时迅速攻下犹大的各个要塞。本章描述了耶路撒冷最后被攻打的初期情形,并表明西底家所持立场之绝望。作者提到拉吉和亚西加(7节),显示此时和拉吉出土的瓦片文 IV 记载的乃同一时期。该瓦片文是一位驻在耶路撒冷附近的将领,给驻拉吉另一将领的信件,信中陈述因为他看不见亚西加,所以正在等候烟火信号。如果这表示亚西加已被敌攻陷,那么其年代应在耶利米于本章中的宣告后不久。

{\Section:TopicID=214}17. 有关西底家命运的信息

  迦勒底的军队是由几个部分所组成,它们来自从前构成巴比伦帝国的各属国。这些部队现今正在消灭犹大境内的一切反抗力量,而灭亡的预言则显示,当尼布甲尼撒以胜利的姿态进入耶路撒冷时,西底家的反抗必将徒劳无功。西底家这存有二心的封臣将被俘往巴比伦,但他不会被处死,而是在该地平静而亡。人们必为他的死亡举行焚烧香料的仪式,就像在家乡为其列祖所作的一样(参:代下十六14,二十一19)。在敌军攻打拉吉和亚西加时,神再次对耶利米说话。拉吉位于耶路撒冷西南方约三十五哩,亚西加则在首都西南十五哩。拉吉(Tell ed-Duweir)在最蓬勃发展时约有十八英亩,因此其实比耶路撒冷还大。巴比伦人在此战役中并未继续南进。

{\Section:TopicID=215}811. 立誓与违约

  在此危机中,西底家劝使拥有奴仆的主人,郑重起誓愿意释放所有希伯来的仆婢,以为如此一来,神必深受此慈善之举感动,而解除首都被围的困境。此时,埃及军队正大举前来解救耶路撒冷,消息传来,巴比伦人便暂时放弃围城,重新部署以攻打前来的埃及军。此一为时甚短的战况纾解,使得犹大得以苟延残喘,而在当时被围攻的耶路撒冷居民眼中,这无异是神迹。一些奴仆的主人深信危机已过,于是迅速取消了原先对仆婢的承诺,并强迫他们重新为奴。这种背信的行为,违反了古希伯来“豁免的律法”(申十五12及下)。奴仆制度是前一个世纪的产物,而此制度所带来的社会不公义的现象,曾被阿摩司、何西阿、以赛亚和弥迦所猛烈抨击。这些主人违背承诺的行为,不仅仅是弃其所立之约于不顾,而且亵渎了神的名,因为他们曾指着耶和华的名起誓。然而,如此漫不经心、不负责任,是许多世代以来神的选民惯有的态度,为此,严厉的报应已迫在眉睫。

  1219. 耶利米把神崇高的道德和选民的卑下与背信作一对照。先知在此斥责希伯来人强制希伯来人为奴,乃否定个人自由权的行径,此权利是神在以色列民出埃及时所赋予。依照摩西律法,奴仆只服事六年(参:出二十一2;申十五112)。14节所提的七年包含了释放奴仆的那年,所以不应像七十士译本和 RSV 一样,修改成“六年”。马索拉经文亦可依字面译为若自己卖身给你,反映出近东长久以来的传统──某些人因经济拮据而自愿为奴仆。这里提到神的殿,可见释放奴仆的约定,是在圣殿藉众所认可的宗教之名而立。这些奴仆的主人违背承诺,也就是违反了神的律法(出二十7),故而在背信之外,又加上了起假誓的罪。马索拉经文的18节读作他们劈开,分成两半的牛犊,但在文法上颇不顺畅。经文可以像 RSV 一样,修改成 ka`e{g{el,即“像那牛犊”。然而,最好还是把“牛犊”作为“分开”的直接受词。这里提到的劈开牛犊,是古巴比伦时立约的方法(参:创十五91017),意指违约者的下场将如同牺牲的牲畜一样。太监(希伯来:sa{ri^s;参:撒上八15;耶五十二25,等等)指的是某些王室的长官或国家官员,并不一定是去势的人。

  2022. 在希伯来人眼中,被交给飞鸟作食物是令人害怕、该受谴责的命运,因为尸首无法获得安葬。这种惩罚清楚指出,以色列的罪何其严重。耶利米了解,巴比伦军重新部署以迎击来犯的埃及军队,只是暂时放下了倾覆耶路撒冷此一严酷的任务。最后的毁灭及伴随而来的恐怖景象,必很快地震撼耶路撒冷。──《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