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卅六章

 

三十六132. 书卷的写作

  这宝贵的篇章让我们得以了解,耶利米的预言如何笔录成书卷。在约雅敬作王初期,神吩咐先知写下神谕。书卷写成后,先知又不断向众人宣读其内容,最后书卷被忿怒的约雅敬王所毁。神稍后指示耶利米重新编写他传讲的信息,且附加上增添的话。

  17. 第一卷书卷是在公元前六○五/四年笔录下来,同年巴比伦在与埃及的争战中,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也许灾祸的开始加速了神谕的编写,以期犹大能够悔改。书卷可能是一张和书的长度相当的羊皮纸(参:诗四十7;结二9)。古时希伯来的书籍是以平行的直栏写成,所以阅读时书卷必然要慢慢开展。此书卷的内容并无法得知,可能是公元前六二六年至六○五年间,先知所宣告的信息之文集。与现存的耶利米书相较,此书卷显然短少许多,因为它可在一日之内被念完三次(101521节)。尼利亚的儿子巴录(4节),就是西底家之王宫大臣西莱雅的兄弟(五十一59)。巴录于三十二1213首次被提及。巴录是耶利米的随员,他忠心事奉主人(三十六10),写下耶利米的预言(三十六432),并在大庭广众下大声念出这些预言(三十六1015)。耶路撒冷陷落后,巴录和耶利米一起住在麦斯法撒(Masphatha),而当基大利被暗杀时,巴录因被指挑唆耶利米离去而被捕(四十三3)。根据四十三6,巴录随着耶利米前往埃及,之后两人显然都死于该地。在整卷耶利米书中,巴录均被描述为耶利米的书记,而非耶利米书的编辑。用以形容耶利米受拘管的希伯来文动词 `a{s]u^r5节),亦见于三十三1和三十九15,意指身体被禁锢或被捕。但这却非此处的意思,因为19节显示耶利米仍可自由地依己意躲藏起来。于是巴录就代替耶利米,好让圣殿附近的百姓仍可听到回转和悔改的呼吁。读者当注意预言是有条件的,如果众民在听了书卷的内容后仍不彻底悔改,那么犹太人的灭亡便已然注定。

  810. 从9节看来,在国家面临危机时,朝野会宣告禁食。此处的九月就是公元前六○四年十二月,当时巴比伦军队攻陷位于巴勒斯坦平原的亚实基伦,此事件极可能引发以色列人的禁食。七十士译本将9节下缩短了一些。基玛利雅是沙番的儿子,而沙番在约西亚作王时曾任王的书记(王下二十二38)。如果沙番和耶利米书二十六24中所提到的为同一人,那么基玛利雅和曾大力保护耶利米的亚希甘便是兄弟。基玛利雅这种名字在公元前七世纪甚为普遍,拉吉出土的信件中(瓦片文 I)提到“希西亚户(Hissilyahu)的儿子基玛利雅”(大约公元前589年)。上院就是列王纪上六36,七12所说的内院。

{\Section:TopicID=220}1119. 向首领宣读书卷

  既然基玛利雅参加了当时众首领的秘密会议(12节),他很可能指示自己的儿子报告他所听见宣读的内容和性质。如果文士以利沙玛和耶利米书四十一1以及列王纪下二十五25的以利沙玛为同一人,那么他便是王室后裔。亚革波的儿子以利拿单在耶利米书二十六22亦曾被提及。这里其它的与会人士,除了沙番的儿子基玛利雅之外,均不可考。古示的曾孙示利米雅的孙子尼探雅的儿子犹底,除此之外名不见经传,但在当时必然是位举足轻重的人物,否则其家谱不会追溯到前三代。众首领吩咐巴录在他们当中坐下,显见他们对巴录的友善态度,而巴录自己很可能亦是出身于上流社会的家庭。众首领对巴录以礼相待,可能意味着耶利米在犹大首领中有其追随者。他们听见书卷的宣读后甚为忧虑,故而必须立即向王报告此事。巴录在此证实了这文件的真实性,书卷是他亲自以笔墨写成的。69 之后众首领开始为耶利米和巴录的安危担忧,显然是记取了乌利亚事件的教训(二十六23),因为负责把乌利亚抓回国的亚革波之子以利拿单(二十六2023),当时亦在场与会。犹太人传统上认为耶利米藏身之处──“耶利米的洞穴”──位于大马色门之外,惟正确性有待查考。

{\Section:TopicID=221}2026. 王聆听书卷

  以利沙玛无疑已预期专横的约雅敬听后反应不佳。约雅敬当时居住在过冬的房屋里。希伯来文的 bayit[ 有时候指建筑物的一部分(参:代上二十八11;结四十六24)。以两层楼的房屋而言,地面的一层通常用于冬天居住;而楼上的那层一般则因通风良好,较多于夏日酷热时使用。这里烧着火的火盆乃是用来在寒冬取暖。七十士译本读作 w#~e{s%,“且其中的火”(22节),有别于马索拉经文的 we~e{t,这乃是直接受词记号,通常不译。旧约亚兰文译本则和马索拉经文一致,此译文显然较七十士译本的解说为佳。犹底每念了三四行,王便割下念过的部分并将之烧掉,于是整卷书卷就如此烧尽了。文士的刀是用以削或修理芦杆笔的,并可拿来裁剪蒲草纸卷。约雅敬和其臣仆的厚颜反抗,和约西亚对发现律法书、并听闻书中内容的响应,成了强烈的对比(王下二十二11)。王的儿子耶拉篾(26节)此一称号,可能意指他是王的直系子孙,因此是王室首领,又或者他是王室贵冑中的一员(参耶三十九6;王上二十二26;番一8)。马索拉经文在此说得十分清楚──若非神的看顾,耶利米和巴录将和乌利亚同一命运。相反地七十士译本却作“他们却将自己隐藏”。

{\Section:TopicID=222}2732. 另写一书卷

  在原来的书卷被烧后多久先知才另写一书卷,并不得而知,但很可能最多不过在数月之后。另写的书卷将编入添加的数据,记载约雅敬这不敬虔的王将遭逢的下场。因为约雅敬烧毁原来的警告书卷,神必惩罚他没有后裔长久作王。果然,约雅敬的儿子约雅斤在位不及三个月就被掳(代下三十六9)。30节所说的并无历史记载可考,而列王纪下二十四6亦未提及约雅敬埋葬的情形。约雅敬在拒绝神的话语一事上,和其子民同等罪孽深重,故而他的下场亦代表了全国的命运。

 

69 有关写作的用具和书卷,见 D. J. Wiseman, NBD, pp. 1343f.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