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卅八章

 

三十八128. 先知下狱、获释,与西底家会面

  由于本章与三十七1121有许多类似之处,故而其中事件发生的年代甚为难考。在两者的记载中,耶利米都被控叛国而被禁锢(三十七1520,三十八626)。两章都论及王秘密求问耶利米,且两者的结尾均是耶利米被交付护卫兵的院中。然而,两章的记述亦有所出入,其中包括三十八章描写的获救经过、耶利米实际被关的地点,以及西底家有实权让先知免于因叛国罪而被立即处决。也许这一章是三十七章更详尽的记载,但既然耶利米经常处于国人的忿怒之下,它同样也可能是另一次事件。

{\Section:TopicID=227}113. 耶利米的下狱和获释

  玛坦的儿子示法提雅是位王室的首领,但除此之外我们对他一无所知。王稍早时已经派遣示利米雅的儿子犹甲(三十七3),和玛基雅的儿子巴施户珥(二十一1)前去见耶利米。如果耶利米当时已被转交到护卫兵的院中(参三十七21),那么他便可以像这里记载的,自由对民众宣讲信息。二十一9的宣告,如今被用作对耶利米不利的证据,因为它在首领的眼中无异于通敌叛国。耶利米的讲论现在导致他被控打击民心士气(4节)。讽刺的是,在拉吉信件(瓦片文 VI)中,一名未具名的爱国军官,指责这些 s*a{ri^m(见十七20注释{\LinkToBook:TopicID=164,Name= 十七1927. 謹守安息日})同样的罪名。西底家并不想让耶利米宣告败亡的信息,但他亦未明确地下令处决耶利米,可能以为只要先知还活着,神就会延迟处罚犹大。在三十七1516,牢房(6节)位于文士的房屋中,而此处则显然位于护卫兵的院中。据此推论,可能有两次不同的监禁。耶路撒冷大多数的房屋都有私人水池(参:王下十八31;箴五15),用以贮存雨水或泉水。它们通常作梨形,顶端有一小开口,此开口在必要时可予加盖,以防污染或其它意外发生。到公元前一二○○年时,水池的周边均以水泥巩固,这一点可由昆兰蓄水池得知。这里所说的水池显然已弃置不用,但仍旧留有淤泥,而先知就被迫要站或坐在淤泥中。以伯米勒(7节)是西底家王的古实仆人,由于他国籍的关系,可能是已被去势的太监。太监一词在他处出现时,通常指某种王宫的长官(参二十九2;创三十九1,等等),七十士译本在这里将太监一词略去。王显然正在便雅悯门定夺法律案件,所以以伯米勒很容易就可以和王说话。城中没有粮食的说法事实上有些夸大,因为存粮一直维持到耶路撒冷陷落之前(五十二67)。10节的三十人应修改成较为实际的三人,因为原本的写法可能是 slsh 而非 slsm。到库房以下(11节)在马索拉经文作 ~el tah]at[ ha~o^s]a{r,亦可作 ~el meltah]at[ ha~o^s]a{r,“到藏衣室”(参:王下十22),后者是较可能放置破烂旧衣服之处所。

{\Section:TopicID=228}1423. 西底家再度求问耶利米

  仅见于此处的第三门,可能是“王入殿的廊子”(参:王下十六18)。若果真如此,它作为王和先知谘商的地点应该算相当隐密。西底家在陷于绝望之中,转向他和臣民一直拒绝的耶利米,并起誓绝不会因先知直言不讳而杀害他。西底家的誓词如下(16节):“我指着那造我们生命之永生的耶和华起誓……。”赏赐生命的是神,收取的也是祂,所以如果西底家不忠于自己所起的誓,神必然夺取他的性命。耶利米在西底家如此的保证下,把令人惊骇的几个选择一一陈明。在此必须再次强调古时战争的“全面”性质。反叛的君王一旦投降,通常会遭到处死或断肢的命运,因此西底家的前景并不乐观。然而,西底家被敦促要仔细聆听神借着耶利米所说的信息,如此他便可保命。先知在宣讲信息时,听到宫里和王室的妇女唱着令人难堪的嘲弄歌(22节),表达他们被掳的羞愧及由敌军和外交人员加诸的侮辱。这对西底家尤其羞辱,因为此处提到的欺骗(和合:催逼),可能指朝中亲埃及派系把王引入歧途。你的脚陷入(22节):这里的动词 hot]b#`u^ 依照马索拉经文,译作被动的形式。但是,它亦可像一些早期的译本一样,译为主动的使役动词形式(hit]bi^`u^),如此整句便成了他们使你的脚陷入淤泥中。NEB 作他们让你的脚陷入淤泥。RSV 的下一节这城必被火焚烧(NEB 作这城必被烧尽),在七十士译本和旧约亚兰文译本作 tis*s*a{re{p,而马索拉经文则作 tis*ro^p

  2428. 如果西底家和耶利米的谈话内容泄漏出去,前者的处境会更加艰难,而且届时他将无法保全耶利米的性命。西底家建议耶利米在有需要时可借故掩饰来王宫见王之举(26节)。这借口是:他来求王不要把他送回地牢,因为他差点死在那里(三十七15)。这样的防备果然派上用场,众首领之后便来盘问耶利米(27节)和王的谈话内容。直到耶路撒冷失陷为止,耶利米一直在护卫兵的院中被严密看守。──《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