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四十一章

 

四十一118. 阴谋的执行和结局

  本章继续前一章的事件发展,并记述了余民如何先被掳,之后又被约哈难救回。

{\Section:TopicID=240}13. 基大利遇刺

  犹太教徒后来在第七个月──也就是十月禁食(参:亚七5,八19),以纪念基大利被暗杀的悲剧。然而,这里并未详述基大利遇刺的年份。目前仅知当时刚刚收成(四十12),但究竟这是否发生于公元前五八七年,则不得而知。如果要计算逃离的余民返乡及耕种田地的时间,也许耶路撒冷的倾覆和基大利被杀,之间至少相隔一年。马索拉经文的1节有点不清楚。它在宗室之后接着是“王的大臣们”,想必意指王的一位大臣(RSV)。列王纪下二十五25相应的一段以及七十士译本,都没有此句。刺客以实玛利谋杀了招待他的主人,违背了东方的为客之道,这的确是令人震惊的背信行为。只有被嫉妒彻底弄瞎了眼,并漠视迦勒底人可能的报复行动的人,才会犯下如此令人发指的罪行。

{\Section:TopicID=241}49. 进一步的暴行

  示剑、示罗和撒玛利亚,都是北国繁盛的城市,并且居民都被掳到亚述(王下十七6)。这些朝圣者可能是南国犹大人的后裔,于公元前七二二年撒玛利亚陷落后移居至北方。示剑就是巴拉他山丘(Tell Balata),位于以巴路山和基利心山之间的山谷东缘。示罗即今西冷(Silun),离伯特利(亦作 Beitin)北面约九哩。这些朝圣者已剃去胡须,显然是为了不久前被毁的圣殿举哀,而他们所拿的素祭和乳香,很可能是为了在奉献的祭坛附近,进行若干仪式之用。自行将身体划破也是哀悼的象征,虽然律法禁止这种行为(利十九28,二十一5;申十四1;另参:耶十六6的告诫)。七十士译本将6节翻译得好像朝圣者前往被毁的耶路撒冷时,边走边哭。虽然这很可能是实际的情形,但马索拉经文却指出了以实玛利诡诈的性格。一些朝圣者透露他们藏有粮食,因而保全性命。干涸的井或蓄水池经常被用作积存榖物的地下谷仓。虽然 AV 9节作因为基大利(b#yad[ g#d[alya{hu^),但马索拉经文此处似乎和上下文不太连贯。这里应依七十士译本和 RSV 作一个大坑(bo^r ga{d[o^l hu^~)。在此三个世纪之前,犹大的亚撒王(公元前911/10870/69年)曾在米斯巴大兴防御工事,意图对抗以色列的巴沙(公元前909/8886/5年。参:王上十五22;代下十六6)。目前并无亚撒修筑蓄水池的记载,而其地点亦有待考古学的探索。

{\Section:TopicID=242}1018. 余民的被掳及获释

  其它被掳的人,包括由尼布撒拉旦交给基大利监管的众公主。耶利米和巴录很可能也在米斯巴被掳走的众人当中,因为众人获救之后,住在伯利琲近,而先知也在其中(四十二26)。以实玛利的逃亡显示,他现在开始惧怕报复。约哈难追赶以实玛利的行动,和他早先警告基大利谋刺之事一样迅速。基遍的大水池(12节),可能指的是在基伯(el-Jib)岩石中开辟而成的大贮水池(参撒下二13),此水池年代可追溯至铁器时代早期。这个大坑是把岩石向下开凿三十五呎,并有阶梯往下经一座四十呎长的隧道而至水洞。公元前七世纪,制酒是在大坑的地方进行,而密封的酒坛,则存放在由岩石辟出的阴凉酒窖之中。71 有人指出这里和16节的基遍都应作“迦巴”(Geba),但此说法颇有可议之处。虽然距基比亚约三哩之遥的迦巴(今作 Jeba),同样也被亚撒建为要塞,并被认为是犹大疆界的北缘,但在该地却从未发现过任何与大水池有关的建筑构造。兵丁(16节)一词显然和3节所述相矛盾,此词可能是误把希伯来字 g#b[ari^m(人),作 gibbo^ri^m(战士)而成,因为此二字的子音非常近似。金罕寓(17节)明显是大卫赐给金罕的土地,以感念基列人巴西莱的贡献(参撒下十九3738)。在埃及的犹大难民似乎宁愿回到米斯巴,面对基大利被刺后巴比伦可能加诸的报复。

 

71 J. B. Pritchard, BA, XIX, 1956, No. 4, pp. 66ff.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