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四十六章

 

Ⅱ 论及列国的神谕(四十六1∼五十一64

  希伯来的先知均有一贯的信念,就是神对个人和万国掌有最高的主权。无论什么时代的先知都深深感受到,他们经历的事件所影响的范围,并不只限于一个地方或一个国家而已。因为抱持着这种态度,致使先知对外邦人的举止行为有浓厚的兴趣,且这种态度在他们谴责邻国时最显而易见。耶利米在这段篇章中,承袭其它希伯来先知的传统,宣告神对异教百姓的审判(参:赛十三∼二十三;结二十五∼三十二;摩一3∼二3)。七十士译本并未依照马索拉经文的顺序,而将本段安插在二十五章中间。

A 论埃及(四十六128

  12. 耶利米的神谕从埃及开始,因为巴勒斯坦长久以来都在埃及政治影响的势力范围之内。除此之外,犹太人亦从未忘记他们于摩西时代在埃及所受的压迫。法老尼哥于公元前六○九年,在米吉多杀了约西亚,约西亚当时亟欲阻止埃及部队前往救援被困于哈兰的亚述军。迦基米施之役在埃及历史上具有决定性的影响。该城于公元前六○五年已被埃及占据,但尼布甲尼撒于同一年席卷该城,打败占领的人,使他们抱头鼠窜。巴比伦的编年史指出,尼布甲尼撒于公元前六○一年再度对埃及用兵,这一次双方都损失惨重。这样的情势可能促使约雅敬伺机而动,背叛巴比伦(王下二十四1),但埃及其实也爱莫能助。

  36. 第34节描述埃及军官对战车和步兵发号施令,预备作战。小盾牌(ma{g{e{n)一般是圆形的;而大盾牌(s]inna^)则是椭圆形或长方形,用来遮蔽全身。盔很可能由皮革所制,且似乎是士兵在作战时才穿戴。74 进攻的一方对获胜深具信心。5节开始,我为何看见他们惊惶转身退后呢?(NEB:这是何等景象?他们惊惶溃败。)具有先知敏锐洞察力的耶利米,此时不难想见犹大千方百计才求来的埃及军队戏剧化的溃败,他并以生动活泼的用辞来捕捉当时的画面,由 NEB 的译文便可见一斑。他们明显高昂的士气,一旦遭逢巴比伦军队便冰消瓦解。他们若不是在争战之处被拦下,就是被伯拉河的天然屏障所截断,根本不可能逃跑。

  712. 江河(7节)指的是尼罗河及其灌溉的水道,因此作复数形。蜂拥而至的埃及人,就像尼罗河泛滥时淹没邻近的乡间(参赛八78)。他说(8节)可能指的是身为埃及军队统帅的法老。自示撒(约公元前945924年)的年代起,埃及法老的勋业便不如以往辉煌。沙美提克斯一世在位时(约公元前664610年),重新整军经武,以希腊佣兵做为部队的核心,强大的舰队则驻扎于地中海和红海,而海上贸易也因此大为加强。9节是一连串的命令,内容和3节有些类似。75 古实(即衣索匹亚)和弗(可能即今利比亚?或是索马利亚?)为埃及提供佣兵。路德族显然也是非洲人(参创十13),可能居住在利比亚。此处对这些佣兵射箭技能的描述,显然有一多余的重复,“拿”弓(马索拉经文 to^p{#s*e^)重复了同节前一行的字。基列(参耶八22)以出产乳香而天下闻名。埃及医术在公元前二○○○年左右即已十分先进,而其伟大的蒲纸医学手稿,亦大约出自该时。11节提到多服良药,乃在讽刺埃及无法医治被击败的伤。她最后所受的羞辱,就是其它人都得知她的挫败。

  1317. 埃及在迦基米施惨败之后,巴比伦将扮演神的仆人来惩罚这被征服的国家。巴比伦事实上于公元前五六八/七年,发动对埃及的远征(见四十三11注释{\LinkToBook:TopicID=249,Name=813. 預言埃及被征服})。有关密夺和答比匿,见四十四1注释{\LinkToBook:TopicID=251,Name=16. 近來事件的摘要}15 RV 作你的壮士为何被冲去呢?马索拉经文 nish]ap{(冲去)有时被分开写成 na{s h]ap{,若依七十士译本则作“哈夫(Haf)为何撤退?”,RSV 作“阿比斯(Apis)为何逃走?”这里提到的是埃及所拜的牛神阿比斯(哈夫)。古时近东的人认为,征服一个国家必须打败她的神。埃及人拜阿比斯可由下面的问句反映出来:“你的壮牛为何站立不住?”(译注:和合本作“他们站立不住”)这里马索拉经文的 ~abbi^reyk[a 可能是闪语的复数形,意指尊贵。将勇气、荣耀和高贵的观念加在动物身上,虽然是近东一贯的想法,但在此仍以解为国家的元首法老为佳。如此一来,全句便成了“你的大能者为何被打败?他站立不住吗?”马索拉经文在1617节有些传递的问题。AV 作祂使多人绊跌(16节),同一句七十士译本译为你的多人绊跌。17节马索拉经文作 qa{r#~u^ s%a{m(他们在那里喊叫),但七十士译本则将同样的子音作不同的解读,译成命令式的动词 qir#~u^,并将名词解为 s%e{m,所以译文便成了“叫法老王的名字……”。NEB 把这句译为作自夸的王,而 RSV 则译作嘈杂的人。然而,“高声说话的人”似乎更能表达马索拉经文中的轻蔑,因为它把法老描绘成好自夸却错失机会的人。

  1819. 巍峨的他泊和迦密均在附近区域相当受人注目。尼布甲尼撒和其它国家君王的关系,就有如他泊、迦密之于邻近地区,甚至法老都对尼布甲尼撒的能力和威严畏惧三分。因此,埃及人必然要收拾长途旅行必用的物件,作好被掳的准备(参:结十二3)。

  2024. 将巴比伦惩罚性的攻击比作牛虻,十分切合实际。马索拉经文作 ba{~, ba{~(它来了,它来了),但根据七十士译本、古叙利亚文新旧约合订译本(Peshitta)以及其它手抄本,似乎将其读成 ba{~b[a{h 较佳,根据 RSV NEB 的翻译,亦即“它已临到她”。这里所说的佣兵是爱奥尼亚人(Ionians)和加利恩人(Carians),他们于沙美提克斯时代被雇用,且为继任的几位法老沿用。这里提到埃及滑行而去好像蛇一样(22节),其实在讽刺埃及最被吹嘘的神祇被降卑。这神祇甚至在王室的徽章中都有显著的地位。

  2526. 亚扪是底比斯(即“挪”)主要的神祇,而挪则是上埃及地区的首都。七十士译本删去了法老并埃及与埃及的神,以及君王。神的目的在于惩罚埃及,而非毁灭她,所以将来她必再有人居住。

  2728. 这一段几乎和三十1011完全一样,耶利米以自己的语言重申以赛亚对于复兴的想法。被掳必可以管教这恣意妄为的国家,并引导它回头负起西乃之约的属灵责任。

 

74 NBD, pp. 82f.

75 关于战车,见 Y. Yadin, The Art of Warfare in Biblical Lands (1963) I, pp. 4f., 37ff., 86ff.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