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四十九章

 

D 论亚扪(四十九16

  就像摩押人一样,亚扪人也被认为是从乱伦的关系所出(创十九38),但虽然如此,以色列人仍被命令要待之以礼(申二19)。以色列人初进迦南地时,亚扪南接摩押和流便支派,西北与迦得支派为邻。1节马索拉经文作 malka{m(他们的王),但其子音应该发音为米勒公,就像列王纪上十一5一样。玛勒堪(米勒公)是亚扪人所拜的神祇,又名摩洛(MolechLXXMoloch)。在此神谕中,先知以亚扪的神祇来形容亚扪人,并责备他们因贪婪而占据迦得支派的地业,此事显然发生于迦得支派和其它约但河流域部族,被提革拉毘列色三世掳走之时(王下十五29)。亚扪人以为地业的拥有人再也不会将地要回,但他们却忽略了1节所说的,被掳之民的后裔总有一天会归来取回地业。拉巴是亚扪的首都,位于希实本东北十四哩的雅博河岸。此城市现即约旦王国首都安曼,这是整个近东地区持续有人居住历史最悠久的地方。此处提到“艾”地的毁灭(3节),有点令人困惑,因为亚扪的城镇中没有以此为名的。艾若是希伯来文的专有名词,则必有其冠词(ha{`ay,“那”乱堆,“那”荒场),但马索拉经文在此并无冠词,所以“艾”应该不是指某一城邑。既然希实本将成为“乱堆”(希伯来文 tel),那么把“艾”解为“荒场”应颇为适切。因此,该字便可念成 `i^(荒场),而全句就变成“希实本,你要哀号,因为它变成荒场”。本节另一个有趣的引喻是篱笆(AVRSV)或栅栏(RV)。被七十士译本删去的希伯来文 bagg#d[ero^t[,是田园间的常用语,很可能系误抄自 big#d[u^d[o^t(带着划伤),NEB 的译文即如后者。此译文必须略加修改马索拉经文的子音,而与上下文较为连贯。马索拉经文和大多数的英译本在4节均作“因有山谷……夸张”,这是有点奇怪的译法。如果 `e{meq 在此依四十七5较佳的方式而译,则这节经文便作“你们为何夸耀能力,你们渐渐减弱的能力?”亚扪人崇尚只能收败坏的物质主义(参:加六8)。基督明确地责备为财宝而积攒财宝的做法(太六1920)。当神的惩罚临到亚扪时,所有的人都必仓皇奔逃,无暇他顾,更遑论收聚散离落后的人了。但这审判不会将亚扪人毁灭殆尽,因为神必使被掳的亚扪人归回。根据在埃及和约但河流域的考古发现,多比雅(Tobiad)家族一直延续至公元前二世纪。公元前一世纪,马加比(Judas Maccabaeus)曾和亚扪人争战(旁经《马喀比书》上卷五6)。

E 论以东(四十九722

  以东位于约但河流域,其百姓是以扫的后裔,该地从前叫西珥地(创三十二3;民二十四18)。以东地从撒烈河谷向阿卡巴湾(Gulf of Aqabah)延伸约一百哩,其中包括以东的旷野。虽然以东并非全地肥沃,但一般而言是适合耕种的好地方(民二十1719)。王道(民二十1418)行经以东东部高地。接续列祖时期部落族长的以东诸王(创三十六15194043),对以色列均甚为敌对(民二十1421;士十一1718),虽然如此,希伯来人却被禁止苛待以东人(申二十三78)。这里的预言就像针对摩押的预言一样,在诗句当中穿插着散文的体裁。它表达了被掳时期之前众先知一致的情感,尤其近似于俄巴底亚的责难。本段的主题是神对这以色列的世仇绝不容情,因为神的审判必然是彻底的终结。

  713. 以扫的孙子提幔(创三十六11)以自己的名字为居住在以东北部的部族命名,并以同名称呼该部族之地。提幔亦被用作以东全地的同义字(哈三3),该地的居民古时以其智慧闻名于世。底但人住在阿拉伯西北部(参耶二十五23),在商业上举足轻重,他们被警告要寻找隐密之处好躲避神的审判。9节到10a节和俄巴底亚书56节的经文类同。9节可整句译为疑问语气,或可译成摘葡萄的若来到你这里,绝不会剩下些葡萄;盗贼若夜间而来,一定偷窃直到够了为止。神必使以东完全荒芜,祂要将以东人从隐密的藏身处赶出。马索拉经文在10节末,简短地引述了以东邻邦的话,但这话似乎并未清楚保存下来。希伯来文的 w#~e^nennu^(他归于无有),七十士译本的手抄本之一和辛马库(Symmachus)希腊文译本作 w#~e{n ~o^mer(没有人说),此处看来以后者较合乎前后文。代表神忿怒(参二十五2829)的杯(12节),在此特别针对以东,因为她背道且拜偶像,必遭惩罚,以色列也曾因同样的罪行而被神惩处。波斯拉是以东的要邑(参四十八24)。

  1416. 这一段和俄巴底亚书14节类似。有关以东式微的预言,在公元前第三世纪初步实现,当时以东被拿巴提一带的阿拉伯人驱散。流亡至犹大地的以东人后来臣服于马加比(旁经:马喀比书上五65),并被赫加纳(John Hyrcanus)并入犹太人之中。以东人素以军事力量强大著称,但他们自恃本事的心态,在紧要关头必导致其败亡。岩石(16节;和合:山穴)很可能是指乌耳比亚拉(Umm el-Biyara),在该处可眺望以东首都彼得拉(Petra)。

  1722. 第17节和十九8的用辞颇为近似,记载着过路者的惊骇反应。五十40有关巴比伦毁灭的情景,在18节则用以描写以东。约但河边的丛林(参十二5)指的是约但河谷三个区域之一的左珥(Zor),也是被掳时期前,亚洲狮和其它野兽时常出没之地。神在此被比作凶残的野兽,正离开丛林中的穴,要捕食附近草场的羊。同样,仇敌亦将以此方式来驱散并消灭以东人,届时以东人的哀号必远达红海。马索拉经文在此作 yam su^p{,“芦苇海”(参:出十三18,等等),该处是一满布蒲草的沼泽,位于苦湖(Bitter Lakes)和埃及边境要站紫鲁(Zilu)之间的沼泽地带。这个区域曾被公元前十三世纪的埃及文献提及,且在苏彝士运河开凿时全被变为旱地。

F 论大马色(四十九2327

  先知在此预言神对北方的审判,他特别提到亚兰的首都大马色,以及亚兰两个较小的城邦哈马和亚珥拔。后二者在公元前七三八年之前即落入亚述人手中(参赛十9,三十六19,三十七13),而大马色则于公元前七三一年陷落(王下十六9)。哈马在公元前七二○年起而反叛撒珥根二世,但亚述不费吹灰之力即予平息。根据列王纪下二十四2的记载,亚兰军在公元前六○○至五九七年间,协助巴比伦征服犹大,但除此之外,我们对公元前七世纪的亚兰所知有限。哈马位于欧伦提斯河边,距大马色城北约一百一十哩,是小亚细亚到南方商业来往的要道之一。位于北亚兰的亚珥拔即利法德山丘(Tell Rifa~ad),在艾列波西北约二十哩之处。马索拉经文的23节意义不甚明确。RSV kayya{m da~agu^,他们因惊恐而消化,他们像激荡的海,但此译文和 NEB 一样,都是根据手抄本作推测性的修正。强大的大马色,曾一度是亚兰辉煌的首都(赛七8),在此被形容为手脚发软,意指它在亚述手下被并入哈马省后势力单薄,因此已失却其政治影响力。有关这座被称赞的城市的评语(25节),发自大马色的居民。马索拉经文的否定句(不被撇弃),显然是抄写之误,lo{~(不)很可能原本是 Lamedh(希伯来文第十二个字母)强调语气的形式(l#),应译成“这城竟被完全撇弃至此!”26节在五十30再度重复,而27节则引自阿摩司书一4。便哈达是数位亚兰王的名字(参:王上十五18,二十1;王下六24,八7,十三3),很可能共有三位君王以此为名,但即使参考公元一九四○年于叙利亚北部发现的破损石碑,仍无法完全确定。79 该石碑现存于艾列波(Aleppo)。

 

79 HIOT, pp. 187f.

G 论基达和夏琐(四十九2833

  这则简短的神谕,乃针对一些巴勒斯坦以东、叙利亚沙漠的游牧民族。他们同样会被神惩罚,且在此被警告要因严重的灾祸而奔逃。基达(参二10)是一阿拉伯的游牧民族,他们在叙利亚和阿拉伯一带的沙漠地区活动,但一般亦指贝都英人(Bedouin)。基达人平时牧羊(赛六十7),和腓尼基通商(结二十七21),并且是弓箭好手(赛二十一1617)。在一些亚述的碑文上,基达族常和阿拉伯人一起被提及。夏琐并非北巴勒斯坦同名的要邑,而是为半游牧民族所占据的区域。夏琐亦可指一些阿拉伯部族所聚居的小村落(h]@s]e{ri^m)(参:赛四十二11)。一些英译本的诸国(maml#k[o^t[),应译作“村落的酋长”较佳(NEB:王室的首领;但此称号在此情况下过于崇高)。这里所说的基达被攻打,是指公元前五九九年尼布甲尼撒出兵一事,巴比伦编年史对此有所记载。东方人从很早以前即居住在沙漠中(参:创二十九1;士六3;伯一3)。耶利米在29节以其爱用的词句(参六25,二十3410),来描述这突如其来的攻击所造成的惊慌。在旧约时代,逍遥自在的过日其实就大势不妙了,因为即使固若金汤的城池都可能被倾覆。基督徒的生命是重价买来的(林前六20,七23),所以应该用于服事神和人,而非花在自私的放纵上。当尼布甲尼撒最后征服了这些部族,并摧毁其住处时,33节的预言便告成就。

H 论以拦(四十九3439

  先知讲说这则预言的年代在公元前五九七年,亦即西底家登基的那年(推算的方法请参四十六1,四十七1)。以拦位于巴比伦东面的库次斯坦(Khuzistan)平原,是极为古老的文明中心。它曾与亚述诸王争战,最后大约于公元前六四○年被亚述巴尼帕所征服。亚述巴尼帕死后,以拦重新独立,并在公元前五四○年协助推翻巴比伦帝国。这里的神谕指的是以拦历史上的一些事件,但目前对这些事件所知甚少。

  即使以拦那些自高的弓箭好手,都无法抵抗神的大能(参:赛二十二6;耶二十五25;结三十二24),且他们将因挑起神的忿怒而被分散到列国。公义的神即将要设立宝座,祂要坐在其上审判以拦人。虽然大难来临,耶利米对列国的信息却提到:以拦终必复兴。但这复兴可能是在弥赛亚的时代(见四十八47注释{\LinkToBook:TopicID=265,Name=4047. 神對摩押的審判})。当圣灵充满初期教会时,以拦人亦在耶路撒冷(徒二1及下)。──《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