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五十一章

 

五十一119. 转变的风吹入巴比伦

  15. RSV 1节迦勒底的居民意指“那些起来对抗我的人的心”,但一般被认为是一种隐语,意即 ks*dym 或迦勒底(参二十五26)。马索拉经文的3节有些难解,抄写的文士们将 ydrk 抄两遍,第一遍加注元音,而第二次则不加元音。据此,马索拉经文可译作拉弓的,要向拉弓的和穿盔甲的射箭。RSV 把重复的“要拉弓”略去,且将马索拉经文两次的 ~el(加诸、对抗)都译作禁止的 ~al(不要)。但既然这里的意思是弓箭手要攻击巴比伦,这节经文应作让弓箭手拉弓,穿上全副盔甲起来攻打她。80 巴比伦即将被灭尽,就像近东许多其它的大城市一样。然而以色列却仍未失去保护她的神,所以不会被完全灭绝。

  610. 第6节乃是对犹大的百姓而说(参五十8),先知要他们各求自保。那杯酒(7节)通常象征灾祸(参:赛五十一1722;耶十三1213,四十九12,等等)。这杯酒的份量足以教喝的人全都变为颠狂。以色列的伤口还可用基列的乳香医好,但巴比伦的命运却是毫无转寰余地的。神惩罚巴比伦之举已为余民伸张正义,所以他们得以脱离被掳之地,归回故土开始新生活。

  1114. RSV 11节拿起盾牌(NEB:装满箭袋)是译自意义不明确的马索拉经文。s%#la{t]i^m 一词,被译成“盾牌”、“全副盔甲”、或“箭袋”,但其实该词确切的意思并不得而知,可能与亚甲文的 s%alt[u,即“盾牌”(参:王下十一10)有关。众水(13节)主要是指伯拉河,它同时亦讽刺巴比伦平原地下的大海洋,因为这是古巴比伦神话中显著的主题。许多个世纪以来,巴比伦人一直倚靠这些错误的信仰而活,如今他们就要因此丧命。

  1519. 本段和十1216几乎完全一样,惟19节省略了“以色列”而已(和合本此处仍保留“以色列”)。这段经文显示,巴比伦众神在紧急的时候根本无能为力,而耶和华对巴比伦的审判却是必然的。马索拉经文的16节和十13一样,传达得极差,且有些字似乎已被略去。对异教偶像的严辞谴责,是被掳前先知预言之一大特色,新约亦多次重申此主题(参:林前五10,六9,八4,十7等等)。神的子民必须单单委身于神。

 

80 J. Bright, Jeremiah (1965), p. 346n.

五十一2026. 审判的工具将被审判

  第20节的暗喻是指巴比伦过去曾是“全地的大锤”(五十23)。以赛亚书十5亦有类似的比喻,只不过该比喻是指亚述而言。巴比伦的毁灭势不可免,这是因她过去多行不义,招致神的报应(参:申三十二35;罗十二19)。25节行毁灭的山(RSVNEB)一词,意思不甚明确,原本可能用以指掠夺者从赛格罗斯(Zagros)山脉而来大力袭击巴比伦,或是从以东或摩押巍峨的山岭袭击巴勒斯坦。然而,这里亦可能在描写高耸的巴比伦鼎盛时期之景象。

五十一2733. 列国联盟进攻巴比伦

  现在神要使用其它人来惩罚邪恶的巴比伦。亚拉腊即古时的乌拉图(Urartu),位于亚美尼亚境内的凡湖(Lake Van)西北面,它在亚述的碑文中有其显著的地位。米尼(Minni)在亚述文献中作 Manni,亦位于凡湖附近。亚实基拿的楔形文字作 As%-ku-za,它和米尼曾于公元前七世纪一起反叛亚述。凶猛的蚂蚱(27节)显然是指蝗虫生命里破坏力极强的阶段,在此阶段时,蝗虫的翅膀会收在背后的角质硬壳里。巴比伦自己引以为傲的通报系统(31节),现在只能上气不接下气地赶忙报告四处的毁损。沼泽(32节;和合:苇塘)被烧显然为防止有人藏匿在该处以躲过灾祸。巴比伦的仇敌必收割毁灭,而巴比伦自己则必沦亡(参:赛十七5;珥四13)。

五十一3440. 犹大对巴比伦的控诉

  马索拉经文34节的旁注作第一人称单数形,应予遵循。尼布甲尼撒像怪物一样(NEB:龙;和合:大鱼),贪婪地把耶路撒冷吞吃了。因为他所行过于其分,所以他的地必被惩罚。35节有关报应的惯用语,出自创世记十六5。神话中的生命之泉(参13节),必要干涸,藉此表明神远高于一切敌对势力。神以同样的大能借着十字架拯救罪人,并且之后还会永远帮助他。39节开始,当他们食欲大增……之后马索拉经文作 ya`@lo^zu^(好叫他们欢喜快乐),七十士译本和其它一些译本作 y#`ula{ppu^(使他们沉醉),后者较能表达此处的意思。

五十一4158. 神毁灭巴比伦

  示沙克(41节)是一隐语,其实就是巴比伦(参二十五26)。这个众所周知的城市(参:赛十三19),终究要被像潮水一般倾泻而来的敌军所征服。44节指明巴比伦和它的神祇,表示前者的挫败便带来后者的毁灭,这是古时近东人熟知的观念。在巴比伦倾覆前数年,它即已饱受外争和内斗之苦。在这期间,神的子民被教导要保持镇静(参:太二十四6;可十三7;路二十一9),要相信神是全地大能的审判者。神所创造的,曾被呼叫来见证祂其它大能的作为(参:赛四十四23),当它见到巴比伦的沦亡时,必欢喜快乐。49节可有多种译法。如果在“以色列被杀的人”加一个介系词 le(“因为”;就是依照下一句“因为巴比伦”的模式),全句便作甚至巴比伦必因以色列被杀的人仆倒,就像全地被杀的人因巴比伦而仆倒一样。如果马索拉经文过于精简的话,则全句可译作巴比伦怎样使以色列被杀的人仆倒,照样全地被杀的人要在巴比伦仆倒,RV 即作此解。RV 的旁注将“以色列被杀的人”当作一呼格,并译为“哦!以色列被杀的人哪!巴比伦即将仆倒,而全地被杀的人要在巴比伦仆倒。”巴比伦高耸的宝塔式建筑(叁 NEB:他们的高塔)和宫殿,并非高不可攀或不可攻取的,它们很快就要冰消瓦解成为废墟(参:赛十四1315;耶四十九16)。58节的“城墙”应遵照七十士译本和另外几个译本作单数形。若然,宽阔便在描述城墙,而非像 NEB 一样用来形容巴比伦。在尼布甲尼撒作王时,巴比伦共有两重城墙以巩固防御。根据贺拉德特斯(i. 178及下),城墙包围的范围有两百平方哩。58b节令人想起哈巴谷书二13,有可能是引自民间的说法。

五十一5964. 耶利米对西莱雅的吩咐

  根据59节,耶利米应在公元前五九四/三年,将此一任务交给西莱雅。马索拉经文暗指,西底家乃被迫前往巴比伦,显然为了要向尼布甲尼撒保证其忠诚。玛西雅的孙子尼利亚的儿子西莱雅,就是巴录的兄弟(参三十二12)。他是负责替王安排在外住宿的大臣(RSVNEB:后勤官)。耶利米要他把巴比伦将沦亡的神谕带着,并且一到巴比伦,便大声念给被掳之民听。一旦完成这项任务(63节),就把神谕沉入伯拉河,此举象征着巴比伦就像那书卷一样,永不复起。马索拉经文的文士在插入5964节时,显然从58节末多抄了一个字,此字译为且他们都必困乏(AVRV)。此字可依七十士译本、RSV NEB,予以删去。本章以编纂者的批注告终,用意很可能在将前面的部分和五十二章分开。五十二章和列王纪二十四18∼二十五30的内容大同小异。──《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