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绪论

 

作者简介

耶利米书注释的作者罗伯特.戴·逊在圣安德烈大学接受教育,曾在阿伯丁、圣安德烈及爱丁堡大学任教,之后任职格拉斯哥大学圣经研究教授。戴教授在神学和旧约批评上均有多部著述。他深入浅出的文笔必能助你更好的掌握和了解本书信息。

耶利米书绪论

{\Section:TopicID=103}耶利米书及著作原因

一口气读完或了解旧约一卷篇幅多的先知书是不容易的。‘耶利米书’自然使我们联想到它是一卷由一个名叫耶利米的人撰写的书。但是任何人坐下来,认真尝试把这卷书从头到尾读一遍,不久就必定会怀疑这一点。这卷书如果是由一个神志清楚、且头脑有条不紊的人写的话,他就委实做到了极尽混乱我们的能事。这卷书是不连贯的,由许多不大容易互相衔接的片断和篇章连结起来的。它的编排糟透了。例如,廿一章讲述犹大最后一位王西底家在位时的一件事,而廿六章则描述了二十多年前他的前任之一登基时,耶利米所传讲的一篇讲章。这卷书第一节一开头(译按:指原文)就说是‘耶利米的话’。由于希伯来文davar(‘话’)这个字,可以指所说的事、一个词或所作的事,一种行为或事件,这个词组可以译作‘耶利米的故事,或传记’。但它是一卷奇异的传记;我们现在得任由一个心思显然杂乱无章的传记作者摆布了。他的稿件要是在今日刊印,准会给现代任何出版商退稿的。

要了解这卷书,我们就得牢记一件事。旧约的先知们,大多数本来都不是作家;他们是传道人,传讲而不是撰写神赐给他们的道。说也奇怪,这种情形的最佳例证之一竟可见于卅六章,那一章论到一卷书或一个卷轴。那时是主前六○四年。由先知口授卷轴给他的秘书巴录,那卷轴包含耶利米遵神命直到那时所说的一切话。

关于这卷轴有两件事是饶有趣味的:

(一)耶利米若是(似乎极可能)于主前六二七年开始他作先知的工作,在他觉得必须把他对自己同胞所讲的写下来以前,他已经作了二十多年先知了。在那些年间他传讲并且教导,正如许多其它先知作的,也如耶稣作的,用口讲。我们决不可忘记,在大多数先知书成文的道后面包含了口讲的道。我们透过成文的道感受到这口讲的道正传给我们。这样的传讲有其特征,就是它再三地回到相同的题目,而且还往往在不同的讲章中用相同的例证。这是今日任何受人欢迎的传道人或布道家都可证明的。而且,我们怎样讲解成文的道,往往有赖于我们怎样揣摩所讲的那些话语,声音的腔调、所暗示的问题,讽刺的暗示。这种情形的一个很好的例证是六章十四节不同的译法,耶利米在那里攻击先知和祭司,照标准修订本的译法,说:

……“平安了,平安了,”

其实没有平安。

但新英文译本译作:

……“一切都好。”

都好?根本无好可言!

‘平安了’和‘一切都好’都是希伯来文shalom合理的译法,但要注意,当我们来到第二个shalom时,新英文译本的译法也许是对的,当中包含了语气的改变,变成一个问题了。

(二)但耶利米在这特殊的时候为什么觉得必须把他的教训写下来呢?大概因为他是宗教和政治当局不受欢迎的人(persona non grata)之故。这是他那篇非常不受欢迎在圣殿门前讲的讲章所引致的结果(见第七和廿六章),他的性命受到威胁,当事人被人禁止在圣殿范围内讲道。在这种情况中,也许愈来愈使他确信传审判信息之急迫,他便向巴录口授卷轴。巴录可以把卷轴中的话向百姓宣读:即使先知自己被禁止宣讲,真道必须继续让人听见,在王没收了那书卷,用刀将书卷割破,扔入火中烧掉后,耶利米再把他的话口授巴录写在另一卷轴上,并且还另外加添了一些评论,使之更完备。

{\Section:TopicID=104}它各种不同的内容

假如第卅六章的那书卷是我们现在的耶利米书起始的源头的话,在这卷书以它现在的形式传给我们以前,已有许多其它的支流工作进行。现在让我们简略地看一看这卷书中一些种类繁多的数据。

(一)有些章节主要是与神临到先知的话有关。它们通常都颇为简短,形式是诗体的。我们称它们为先知的神谕。它们是由‘耶和华如此说’(六691622)或‘你们当听耶和华的话’(二4,十1)这样的词组引进的。有时它们用标准修订本译的‘耶和华说的’这词组作结。现在翻到第二章的开端,你就会发现在二章二至三节中这种简短之先知神谕一个非常好的例子:

耶和华如此说,

你幼年的恩爱,

婚姻的爱情,

你怎样在旷野,

在未曾耕种之地跟随我,

我都记得。

那时以色列归耶和华为圣;

作为土产初熟的果子;

凡吞吃他的必算为有罪;

灾祸必临到他们,

这是耶和华说的。

注意希伯来文的诗用平衡或平行的词组之方式发挥它的效果。在第二节,‘你幼年的恩爱’由‘婚姻的爱情’随声附和;‘在旷野’则由‘未曾耕种之地’响应。在这样的神谕中先知站在我们面前有如神的报信者到祂子民面前。在古时,你若想给人传达一个信息,你不能把它放入信封投入最近的邮筒中。你得差一个带信的人,他熟记你要他转达的信息,然后便前去,并奉你的名字且用你的话,把信息讲出来,以‘我的主人这样说’作引言。你会在创世记卅二章三至五节找到这种情形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先知正是这样的信差,神的报信者。

(二)除了这些简短的诗体之神谕以外,还有篇幅较长的散文章节,往往用讲章形式的体裁,所用的措辞与申命记上所见的非常类似,例如七章一节至八章三节,十一章一至十七节。在学者之中对这些讲章的讨论甚多,以它们现有之形式是否出自耶利米本人,还是为后来之传道人的作品,取用耶利米的概念,并把它们修改,使配合当日大多数犹太人被掳到巴比伦的情况?这些讲章,以它们现在的形式来说,如果不是来自耶利米的话,那大概并不减损它们的价值:那确实只有利于加强他的信息之持续力。那信息绝非只为了他自己那个时代,还可以把它重加整理,应用在其它情况──从那时起就已经一直是这样作了。

(三)耶利米书包含非常可观数量的传记数据,以所记一篇戏剧性讲章开始,是先知于主前六○九年秋天或六○九/六○八年冬天在耶路撒冷传讲的(见第七章和廿六章)。并且继续下去而且包括主前五八七年耶路撒冷落入巴比伦人手中的史实。在最后一瞥中,我们见他在埃及那场大灾祸受难的犹太掳民中(第四十四章)。这种资料就其意义而论,决非为一卷完全的传记。倒不如说是一系列回忆录,主要是与先知牵涉在其冲突中之情况有关的。这些回忆录,有些可能出诸耶利米之朋友兼秘书巴录之手。这种数据大都见于现今这卷书的廿六至四十五章之中。

(四)在这卷书不同的地方有极其属乎个人自传的章节,把这些章节连结起来便构成所谓耶利米的‘忏悔录’或‘个人灵修日记’。这种章节──包括十一章十八节至十二章六节,十五章十至廿一节,十七章五至十节,十四至十八节,十八章十八至廿三节,二十章七至十八节──在旧约其它的先知书中没有相似的章节。它们似乎以某些诗篇,例如诗篇第七十三篇──它们可能确实曾经有影响──为模式。在这些章节中,那阻碍我们的视线,使我们看不见先知内心生活的帕子于瞬间便给揭开了。我们不但听见耶利米公开的宣讲,还能听到他在祷告中角力,并且在大苦痛中的挣扎声。我们不但会佩服他面对敌对势力时所表现的勇气,我们也瞥见他内里的一些不稳定的状况,就是在这种勇气后面绝望和悲痛的暗淡心情。最要者,我们看见一个在向神披露心意,在上了锁的密室中与神争持的人;一个对他来说那条信心道路委实是不容易的人,一个能控告神欺骗他的人。这是一位非常有人性的先知,他触及我们的软弱,心里萦绕着那种折磨着我们的疑惑。

这一切只是耶利米书这幅丰富缀锦上的一个样品。许多人都曾经有分参与它的编织。我们在这卷书中能看见某些清晰图案,审慎的尝试把那些相关的题目之材料编列在一起。因此廿三章九至四十节便以‘论到那些先知’为其标题,然而廿七至廿九章则详述那些涉及耶利米与其它先知冲突的事情。三十至卅三章往往称为‘安慰之篇章’,把一系列具显著主题为对将来之希望的章节编列在一起;然而四十六至五十一章则包含了一卷攻击其它国家之神谕集。这卷书在五十二章用选自列王纪下廿四、廿五章之摘录作结。

{\Section:TopicID=105}它的两种形式

这不但不是由耶利米一个人写的一卷书,它还以两种方式经历世世代代而流传给我们。一种方式是我们现在阅读的各种(英译)版本(包括标准修订本。译按:本书作者为英人),其原文可追溯至基督教时代开始时那已成为标准之希伯来文经文。另一种方式见于旧约之希腊文译本,就是初期教会的圣经,而且在它后面还包含了不同的希伯来文经文。它的篇幅比较简短,而且其中的数据在某些地方有不同的次序。例如:攻击其它国家的神谕集,在标准修订本出现于四十六至五十一章,在希腊文译本则在廿五章十三节,在‘记在这书上的一切话,就是耶利米向这些国民说的预言’这句话之后(译按:指希腊原文),而且这神谕集中个别的神谕,出现的次序也不同。我们不可能认定说哪一种形式的经文最接近原来的耶利米书(假如曾经有这样的一卷书的话)。

{\Section:TopicID=106}伟大的先知

于此可见,关于耶利米书及其成书过程,存在着许多难题。但在这本注释中,那些太理论的问题不是我们所关注的工作。然而这卷书成为现在的形式,我们确信一件事。即透过它所有的篇章,有一位伟大先知的信息和作为传给我们,这位先知既勇敢又易受攻击,既敏感而又热情,是一个几乎被他同时代之人钉十字架的人,却被后来的世代封为圣徒。在这里有极多的事物令我们羞愧,有极多的事物令我们鼓舞,也有极多的事物我们能以学习。――《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