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五章

 

难辞其咎的批体(四29-9

从第四章论国家崩溃最后所说的话转到描述以色列这个妓女的行径。我们看见她给自己穿上华丽的衣服,细心用颜料修饰眼目──使眼睛显得大些是古代美人的一种象征──把自己打扮得好像和恋人幽会那样。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正在与死亡约会。这幅寻欢作乐之妓女的图画渐渐淡出而溶入一幅妇人生头胎的图画中,她疼痛尖叫,喘着气,双手紧握。以色列正在偿付她乱交行径的代价。她的恋人竟然是谋杀她的人。

关于神加于这国民死刑判决的正确性,任何历久犹存的怀疑,都被耶和华与耶利米之间因而发生的对话(五1-9)排除了。它在一、二节以耶和华向耶利米所发出的盘问作开始。在耶路撒冷有许多人所作信仰的表白其实是假的;试找一个人出来,他真正地表现那正确的生活,是耶和华悦纳的惟一回应。耶和华说,找出一个这样的人,若有,我就赦免这城。你记得创世记十八章廿二至卅三节中的那个故事吗?在那段经文中亚伯拉罕为所多玛向耶和华祷告。亚伯拉罕最后劝耶和华赦免所多玛,若是那城能找到十个义人。神现在彷佛对耶利米说:‘在我看来,耶路撒冷似乎比异教徒的所多玛更糟;你若能够从中找出一个义人,就证明我错。’

耶利米在三至六节对这盘问作了回应,但不得不承认失败。百姓从过去痛苦的经验并没有学到什么教训。他们顽梗地拒绝悔改(回头)。耶利米说,他们之中有些人可以原谅。大概不能期望他们比现在更好一点了。他描述他们是‘贫穷的’或‘`弱的’(第4节)。这毋须在经济上指百姓的生活低于水平。这里的意思大概是指他们不过是平凡人,没有如常人一般作自我省察或对宗教不十分关注。他们若得到适当的带领,都会是正人君子;关键在小区中的领导,就是‘尊大的人’,耶利米这样回答。那些人,从神的自显来看,他们应已知道所期望于他们的。也许他们确实知道,但他们对耶和华不再起反应,像逃走的牛对牠的主人一样。像这样游荡的牲口显然会成为那些侵掠的食肉兽、狮子、豺狼,或潜行觅食的豹的食物;因此那些既离开耶和华而游荡之民会被撕碎便是预料中事了。

耶和华在七至九节中的答复以一个问题开始,亦以一个问题作结,第一个问题实际上是说,‘审察后判断正确,我怎能赦免呢?’最后的问题不惧任何人争论这个决定。在中间有这批体之一些罪恶的目录:

1)宗教上背道,它的徒劳令人哀伤,由于它意味人在敬拜‘那不是神的’神(第7a);

2)社会上的败坏在卖淫业和奸淫上显示出来(第7b8节)。

把这些特别的社会罪恶显明出来,也许是因为这与敬拜丰饶之男神与女神中,他们与性事有明显的关系。宗教所鼓励的被视为为社会可接受的大概就不足为奇了。一个小区所敬拜的,以及怎样敬拜,必然影响它的价值观。

不忠的批体受审判(五10-31

这一大段搜集了一系列简短的讲章,阐释耶利米的教导中一些基本的主题。虽然有一段(第15-17节)包含对从北方来之入侵者进一步主动的描述──是强盛的,是从古而有的人民,讲外国古怪的言语──最主要的关注不在于它作耶和华之审判的代理者,而在于这审判之事实,以及其原因。

让我们更详细的考查一下这些原因。

(一)这是一个摒除神,把神当作与他们的生活毫无关联的批体。百姓说,‘祂不做什么’(第12节),按字义作‘这并不是祂’。这不是理智主义的无神论,而是古时以色列和今日更加常见的情形,理论上相信有一位神,但礼貌地引导祂到宇宙的边线,让祂坐在那里,无疑对其中所发生的事都感兴趣,但从不作任何事情。差不多与耶利米同一时候,先知西番雅恰好证实耶路撒冷的人有同样的心境,他们说:

耶和华必不降福,

也不降祸。(番一12

就一种意义说,那是有了一个易于操纵的神;至少祂决不会干涉你生活的方式。当然,隐伏的障碍是:在我们有需要时,祂并没有多大帮助。

(二)这是一个对人生之真正问题盲目的批体,他们

有眼不看,

有耳不听。(21节)

请把以赛亚书六章九至十节与马太福音十三章十四至十五节作一比较。他们特别对要恭敬的承认神对他们生活之要求,就是旧约所说的‘敬畏耶和华’的必要是盲目的(请看22-24节)。这样的承认意味着要接受我们在人生中不能单独行动,或只作我们自己的事情。耶利米说,真希奇,自然世界怎样举例说明界限的需要,沙把海与陆地隔开,使海的狂浪不能越过(第22节),不断的见证神的良善和慷慨。然而神的子民拒绝接纳任何界限;他们公然背叛一位慷慨的耶和华。这奇异的事实使他察觉令他不断感到迷惑的东西,就是那‘背叛忤逆的心’(第23节),或者我们可以这样说,就是那在人性中绝对的顽固。

(三)这样的顽固可在许多方面显示出来。耶利米在这里要人注意到恶人和寡廉鲜耻的人在社会似乎昌隆的事实。好像捕鸟的人笼中满了雀鸟,照样恶人设圈套陷害人,使他们家中充满了不当的利得(第26-27节)。钱能通神。法律能被操纵损害在社会上那些处于困苦边缘的人、穷人和孤儿。‘富人’愈来愈富,而‘穷人’则每下愈况。对于我们大多数西方世界的人来说(译按:本书作者为英国人),耶利米用捕鸟的人之例证不是我们所能经验的,但我们确实需要到处去找那些令人不安的例证来对照他所讲的吗?

(四)这个批体的宗教领袖,尤其是先知,又再受到攻击:

先知(的话)必成为风;

道也不在他们里面。(13节)

在这些话里面有辛辣的讽刺,因为译作‘风’的那个希伯来文字也可以译作‘灵’。这些先知无疑自称有耶和华的灵之默示,耶利米说,并非如此,他们不过是风囊。在三十至卅一节,耶利米对先知说假话,说导人入迷途的预言,并对祭司,他们应履行最重要之教导人的职责,竟在不圣洁的联盟上与他们合作的事实,作出十分惊异的反应。不是百姓抱怨;他们得到所想望的那种令他们安心、对宗教领袖的并无所求。为什么要到教堂去使自己感到不安呢?

在这种情况中真先知所传的道只可能是审判之道,是像火烧灭这背逆百姓之道(14-15节)。在这两节中我们又再听到四章廿七节已讨论过的‘使(或将)──或不使(或不将)──净尽’这样的话(1018节)。第一处用那熟悉的以以色列为葡萄园或葡萄树的图画(参赛五1-7;何十1);必须作彻底的修剪,剪掉那些枝子,‘因为不属耶和华’(10节)。另一处描述百姓,被放逐到外国,哀伤地问为什么这样的命运临到他们,并且用毫不含糊的辞语告诉他们,说是因为他们已离弃了耶和华(18-19节)。

这两幅图画可从不同的方式去理解。彻底的修剪、放逐,可以意味最后一幕已临到这个国家的生活。在这种情形我们应译作‘毁灭净尽’。然而彻底的修剪让葡萄树仍然完整,并使它长出新的枝子;请比较耶稣在约翰福音十五章一至二节对这个平凡例证所作的用法。在放逐中有这个国家的余民残存下来,国家的将来就是建立在他们身上。因此我们可以译作‘不毁灭净尽’,甚至在非常的灾祸中仍敞开一道希望之门。当然在耶利米书别处可以找到像这种希望的章节(尤其是请参三十至卅三章)。它是圣经信息中必需的部分。我们若不透过复活的光辉看十字架的话,十字架就会是未消除的幽暗,最黑暗的悲剧。――《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