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八章

 

致命的痼疾(七29-3

宗教应当是欢喜快乐的事,但在耶利米时代用辛辣的讽刺描绘之这幅宗教图画──在论虚假宗教这一段的最后一幅──却是由一首‘哀歌’或哀悼之歌(希伯来文为qinah)引进的。正如我们从旧约其它章节,例如约伯记一章二十节得知的,剪发或剃头是公认的举哀的表记之一。而且悲哀是适当的,由于神已抛弃一个为自己积蓄忿怒的批体。宗教非但不是给这个批体带来健康,它像癌一样,证明是一种致命的痼疾。这一种……宗教周围到处都有:

(一)其它神的象征和神像,正如在旧约时常被称为‘可憎的’(第30节)东西,在锡安山上耶和华的殿中是常见的。尽管在宗教上两面下注,尽量拉拢各方男神女神,也不会有任何损害。

(二)在耶路撒冷城南之欣嫩子谷,在陀斐特的邱坛或神龛上有把孩童当作祭牲献给假神的事。陀斐特一词,与其意义为‘焚烧’的词语有关,而且可能是‘火坛’的表征。列王纪下廿三章十节的记载说,在那里孩童被当作祭物献给摩洛神,但这几节似乎暗示那些做礼拜的人误以为这是他们对耶和华表示热爱的方法之一。献的礼物愈贵重,祂就会更可能保护他们。他们要从迷梦中醒觉过来。这个被错误宗教热诚充满的山谷须更名为‘杀戮谷’,而且变成一个巨大的坟场──卅二节最后一句话大概应译作‘直到无处可葬’。它诚然比坟场还不如,由于在一个坟场中那些尸体都给予适当的埋葬。在这里的毁坏是这样彻底,以致尸体都无人埋葬,腐臭的尸体作了食肉鸟和吃腐肉动物的食物。卅三至卅四节生动地描述死亡降临到这个地方所带来的沉寂。可怕的习俗带来可怕的惩罚。

(三)敬拜星辰,敬拜各种天体、太阳、月亮,和不同的行星,在犹大的平民中十分流行,与今日占星术流行的原因一样。这样的天体对人们的生存有任何影响么?这段经文说,根本没有;他们只能冷漠而且寂静地望着那些热诚供奉者的尸体,像‘地面的粪土’(八2节)散布各处。

在将来大规模毁灭中残存下来之人的命运被描述为比那些遭难者更加悲惨。假如这种描述读起来令人感到可怕,那就是它的目的。耶利米决不容他的同胞以自欺自慰。这种假象必须摧毁;虚幻的安全必须加以粉碎。只有这样才能有希望可言。

肆 穷途末路(八4-25

盲目的自满(八4-12

从八章四节至十章末了是一组搜集的经文片段,大部分都简短而且是诗体的,与二至六章的主题非常类似。但也有不同的地方。那里──正如在这几章的中间部分──不再作任何要百姓悔改的呼吁,对他们悔改不再存任何期望。其中惟一意含双关,使用希伯来文shuv一字不同意义的一段(参三1-3)是第一段,而它只强调悔改令人惊奇地不可能。在八至十章中大部分的数据,可能来自先知对主前六二一年之改革运动从失败的幻想醒觉过来的那个时期,因他发现改革在百姓的生活上没有任何彻底或持久改变的影响。

四至七节被指明为神藉着先知对百姓讲的话,也可以表明是耶利米对百姓的行为感到困惑和不合理的想法。你跌倒时就立即自动站起来,这是极自然的事。这可从经验中学习得到。但神的百姓显然不是这样。这要点在第四节下半和第五节便点明了。shuv(译按:和合本分别译作‘转’、‘背’、‘回头’,而有一处未译出)一词的各种形式用了五次。我们可以把它译作:

去,不再转来么?

变更信仰的民,

为何琱[道呢?

他们守定诡诈,

不肯回头

他们诚然有转变,但只追求他们邪恶的图谋,如马直闯战场。多么奇怪!瞧那些候鸟;牠们本能地知道何时移居,然而神的子民似乎并不知道应怎样调整他们的生活──依照神对他们的要求生活。关于第七节所提到的雀鸟,特别是在标准修订本译作‘白鹤’的,我们还未能确定牠们的真正名称,但关于耶利米所表明的要点却非常明确。我们倾向于认为我们的失败和对神的不忠是颇自然的──我们毕竟都是罪人,不是么?那些要求实在是‘不自然的’,与那些声称委身于神之人的本性不合。我们寻找归宿的本能应是向着神,不是远离祂。

八、九节引起了解释上的许多难题。那些‘文士’是谁?‘耶和华的律法’是什么意思?它怎样被曲解或‘变成谎言’(直译)呢?解释这段经文之意义的线索大概在于引自百姓自称使他们智慧之‘耶和华的律法’与他们弃掉之‘耶和华的话’之间的对比。

‘耶和华的律法’极可能是申命记或是作为主前六二一年改革运动之基础的那卷书中的一部分。既接受了那卷书及其教训,百姓现在声言已得到启迪。耶利米并不攻击‘耶和华的律法’,但甚至最神圣而又有权威的书都须要加以解释。那么,我们必须假定那些负责抄写这卷书的文士,大概也向百姓讲解这卷书,因为把它解错了,便阻止了百姓面对耶和华藉着这个先知之口所讲活泼的话之要求了。没有理由怀疑这些文士的真诚,但他们可能一直鼓励百姓留心听这卷书上的应许──而且在申命记中有很多──但忘了这样的应许是有条件的。那成文的道正助长一种自得且乐观的心情,那是耶利米所反对的。

因此十至十二节,这一段关于‘祭司和先知’的经文,就是我们在六章十三至十五节已经查考过的,在这种处境中是适合的。那成文的道仍然能扼杀神活泼的道。它可能把在‘圣经上说’这话后面的神遮蔽起来。从圣经中选出部分经文,所选择的经文往往告诉我们关于选择经文之人的成见,过于神今日所想要对我们说的。

人民绝望:先知惨痛(八13-1

十三至十七节都以从耶和华而来严厉且简短的判语开始和作结。在开始又再用以色列为葡萄树这幅图画:但这是一棵不结果的葡萄树,不结果的无花果树,它的叶子都已经枯干了。在末了(第17节)是一幅神让毒蛇进入百姓中间的图画,那些蛇‘是不服法术的’。这些话使人想起民数记廿一章六至九节的故事,那里说到百姓遭受毒蛇袭击时,摩西为他们向神祷告。神叫他竖起一条铜蛇,以消解任何仰望那蛇之人身上致命的毒害。但现在并没有有效的解毒剂。那毒性必定产生它致命的作用。

在这两幅关于审判的图画之间我们听见百姓所发绝望之声。所指望的平安,shalom,已证明是幻想。并没有从仇敌而来的缓刑。所期待的是死亡;死的选择有一个一个就地死或挤在有防·的城中一齐死。在这里没有英雄气概,像在马撒达(Masada)那些大胆反抗罗马人至死不屈而自尽之犹太人的气概,有的只是悲惨的绝望。

请再阅读四章十九至廿六节,和在那里所作的注解,作为八章十八至九章一节的背景。先知听见响彻通国两个令人难以置信之问题的回响:

耶和华不在锡安么?

锡安的王不在其中么?(第19节)

耶利米那篇不受欢迎之圣殿讲章之含意(七1-15),那时被人忽视,现在开始渗入人心了。也许那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到底正在发生。这些问题被从耶和华而来的一个问题胜过了,祂实际上对百姓说,‘不错,我在这里;对于你们来说只有更糟,由于你们激怒了我。’

耶利米所讲的道获得辩白了,但他对正在发生的事并不感快乐(第18节)。他子民的痛苦就是他的痛苦;他们的损伤就是他的损伤,他们的哀痛就是他的哀痛。他拼命寻找治疗方法:‘在基列岂没有乳香呢?’(第22节)。从大马色南行前往埃及的骆驼商队带了各种香料,其中有‘乳香’,被认为有医疗的特性。他们经基列地域进入以色列。从那个地方并没有带来疗方;也没有医生;百姓仍然得不到治疗。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去对百姓说‘我已这样告诉过你们啦’的试探会是不能抗拒的:耶利米只能孤独地痛哭流泪。这些泪水所告诉我们有关耶利米的为人与他传道时坚决、不妥协态度所告诉我们的一样真实。――《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