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二十章

 

……及其后果(十九14-二十6

审判之言,就是戏剧地在粉碎的瓶这件事上描绘的,然后又为‘在耶和华殿的院中’的众人之益处复述一遍(第14-15节)。这事大抵发生于约雅敬在位初期之先,那时禁止耶利米在圣殿范围内讲道,而且藉助于巴录把讲词记录下来(请参绪论──耶利米书及著作原因{\LinkToBook:TopicID=103,Name=耶利米書及著作原因}与卅六5提及之禁令)。结果是可预知的。国家的圣地不是传讲那等于煽动暴乱和异端的地方。圣殿当局的负责人已采取步骤,警告他离开。公开的鞭打,被‘锁’了一天(二十2)──或被囚于监狱小室中(希伯来文那个字的意思可以指二者)──会使那躁急者冷静下来。保罗和西拉在腓立比那些官长手中曾有过类似的经验(徒十六19-24)。

负责圣殿范围法规与秩序的人是‘祭司音麦的儿子巴施户珥’(二十1)。巴施户珥,可能是个埃及人的名字,在旧约不是个常见的名字;另一个巴施户珥,玛基雅的儿子,记述于廿一章一节和卅八章一节的故事中。我们同情巴施户珥。他有职务,一个重要的职务,就是确保圣殿里的事情做得合适和有秩序。百姓来敬拜神时,必须不会受到不必要的骚扰或分心。耶利米在瓦片门口无疑能遂他心意假作不见巴施户珥而打碎瓦瓶,但在圣殿范围发表带有煽动性的言论是不许可的。

这不是个人仇恨的实例。我们在这里见职责不同的冲突,类似我们所见先知阿摩司与伯特利的祭司亚玛谢之间的对抗(摩七10-17)。巴施户珥在那里要保护组织的利益;而且每个小区都需要法规和秩序的体制。耶利米,在那里所发先知抗议的声音不是无关重要的批评,而是对组织继续的存在构成威胁。大概双方都无法了解对方的观点,有如国防部或五角大厦不能了解放弃核子武器运动(CND-Campaign for Nuclear Disarmament)与和平运动一样──反之亦然。巴施户珥用武力尝试使耶利米闭口。耶利米则以灼伤人心脾的审判之言回应,奉耶和华之名宣布不但这城将毁于巴比伦人之手,且明言放逐将至以及巴施户珥和他的亲伴都必死。在‘耶和华不是叫你的名为巴施户珥,乃是叫你四面惊吓’(二十3)这句话里面,巴施户珥之名可能有双关的意思,不过这一点我们不十分清楚。关于‘四面惊吓’这词组,请参六章廿五节──先知的任务{\LinkToBook:TopicID=135,Name=先知的任務(六22-30}和二十章十节的注解──隐伏的疑惑与有把握的信心{\LinkToBook:TopicID=174,Name=隱伏的疑惑與有把握的信心(二十7-13}。‘法律先生’将要面对法律和秩序的崩溃,而且在将临的骚乱中他自己的命运已注定了。

隐伏的疑惑与有把握的信心(二十7-13

确信他有从耶和华而来的话语,面对敌对而把它传扬出去的勇气──这是从十九章一节至二十章六节浮现出之耶利米的肖像。但这个故事还有另外一面,就是内在的挣扎,在确信中之半信半疑,潜伏于外在勇气底下腐蚀信心的疑惑。面对巴施户珥并给他重新起名为‘四面惊吓’是一回事,但当批众不能再忍受这好传幽暗和劫数信息的人,而把同一浑名讥讽地回敬先知时(第10节),那又如何呢?

没有经文说到耶利米走在那拉紧的心灵绳索上的情形比二十章七至十三节这篇哀歌更清楚了,这篇哀歌是典型的从危机转至确信的一篇。那危机是严重的。耶利米一开始是一阵激怒,当中的压力是标准修订本的译法所难以表达的:

耶和华啊,你欺骗了我,我受了欺骗。(第7节)

我们有时都喜欢无恶意的小诡计,这样,神为什么就不可以呢?但这是把对耶利米来说是残酷、损伤心灵的经验视同等闲了。译作‘欺骗’的那个字和随后译作‘你比我有力量’的那个字都见于旧约其它含有性引诱或强奸含意的上下文中(出廿二16;申廿二25)。耶利米是抗议他被一位神侵犯,这一位神是他不足以抗拒的。但这是哪一种侵犯呢?这些字眼可能更加尖锐大胆。‘欺骗’这个词被用于列王纪上第廿二章的故事中,在那里说耶和华故意使谎言的灵入了亚哈宫廷的先知口中,因此用他们‘欺骗’亚哈,引诱他陷于死亡。这样看来,这是假先知的使命,去欺骗,去引诱。这种隐伏的思想已存在耶利米的心意中吗?也许耶和华类似地以他取悦自己,使用他传一个假的信息呢!

假如这样,那就不足为奇了,由于其它人,包括其它先知,早就相信耶利米是错误的(请参十七14-18),是假先知。他自己现在是认真地与那问题摔跤么?愿意面对‘若是我错了!’这个问题,乃是灵性成熟的一个记号。请留意听一个激进之罗马天主教神父面对教皇通谕人道生命(Humanae Vitae)(一九六八年),因拒绝接受当中论避孕之教训而受到革除神父一职之威胁时所说的话:

起初我因这消息感到麻木,但麻木渐成混杂的感觉:痛苦、混乱、挫折,和忿怒。我当怎样行呢?服从我的良心或是教皇通谕呢?我答复这问题并无困难。难题和痛苦在于进一步的问题。我怎么知道我的良心是可靠呢?怎么知道在我的思想中没有被弄得一团糟,而且不被自己的邪恶蒙蔽呢?我对这一切的问题都有理论上的答案,但却不能消除那自疑心理(休斯〔Gerald W. Hughes〕所著寻找一条道路In Search of a Way〕,第26页)。

这样的自疑必定在耶利米心中,而且是非常强烈,在敌对和漠不关心的动摇下,在工作明显失败的困扰下,他终于决定:

我不再题祂〔那就是耶和华〕,

也不再奉祂的名讲论。(第9节下)

可是竟发现自己做不到!抉择是冷酷的:继续走先知的路,面对‘四面惊吓’和自疑,或是离开而跌入心灵受折磨的莽林中。放弃并不是通到平安的途径。不再讲论耶和华的道吧!但这时:

我便心里觉得

似乎有烧着的火闭塞在我骨中,

我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第9节下)

继续下去难,但不继续下去又不可能。那曾按手在他身上的神不会让他放弃。不信,不肯照我们已得到之远象的亮光生活,是不大容易作的选择,不论它有时显得多么吸引。

虽然有这一切的疑惑,但那不让他放弃的神,确实必定是那不会让他失败的神。有许多无情而且强有力的仇敌阴谋令他身败名裂(请比较十五21;二十1及以下),但耶和华在他的一边‘好像甚可怕〔或无情〕的勇士’(第11节)。耶和华为勇士为祂的百姓争战的这幅图画,乃是耶利米在其中受教养的仪式传统中的一部分。用那篇伟大的游行诗篇,就是诗篇第廿四篇的话来说:

众城门哪,你们要抬起头来!

永久的门户,你们要被举起!

那荣耀的王将要进来!

荣耀的王是谁呢?

就是有力有能的耶和华,

在战场上有能的耶和华!(诗廿四7-8

因此当这种确信汹涌进入他心中时,耶利米便突然爆发出一首赞美的诗歌:

你们要向耶和华唱歌;

赞美耶和华!

因他救了穷人的性命脱离恶人的手。(第13节)

耶利米可能在这里忆起他早就熟悉的一节赞美诗,不过这首诗在旧约别处并未出现过。无论如何,他的歌是‘困苦人’,就是贫穷人,心灵贫穷的人,那些知道他们完全依赖神之人的歌(请比较太五3)。

有些事情是用诗歌比用任何其它方法都更容易表扬的。这便是为什么复活节的赞美诗继续对许多人在灵性上有帮助而且有意义,他们对复活节的思想或他们所信关于第一个复活节日实际发生的事都会难以用别的方法去表达。但耶利米的这首歌如果是一首有属天确信之歌的话,我们需牢记,它是在地狱似的绝望中唱出来的。

绝望的深渊(二十14-18

我们已听见耶利米悲叹他生下来便进到争竞不息之世界的事实(十五10)。这种绝望和沮丧的心情在耶利米叫咒诅临到他出生的那日这一点上显示出其最痛苦的表现。它盘旋于亵渎的边缘。人咒诅自己的父母,像咒诅神一样,在古时的以色列中是犯了死罪(利二十9)。耶利米虽然没有咒诅他的母亲和父亲,他却咒诅‘我母亲产我的那日’(第14节);他咒诅给他父亲报喜信‘你得了儿子’(第15节)的那个人;而且他希望那个报信的人遭受像那临到平原那些败坏城市所多玛和蛾摩拉那样厉害而又可怕的命运(请参创十九24-28)。在耶利米的话语中有极深的沮丧,是一个人觉得自己已到了智尽技穷的沮丧,他看见斗大的‘失败’二字已写在他的生命中了。但是,如果有沮丧的话,也会有大胆反抗的成分,彷佛耶利米在他尖叫‘为何?’时向神挥动怒拳。人生为何必须像这样‘……劳碌愁苦……羞愧……呢’(第18节)。对这个‘为何’是没有答案的。

这一段经文紧接七至十三节的哀悼及为其顶点的赞美诗歌之后,应使我们重新思考到我们从一位先知心灵日记的摘录中所见到的乃是一种循环出现的特色。他卷入──我们不知道有多久──信心的挣扎中。在有些日子里他的人生陷入极度低落的境地,那时他作先知的工作看起来像毫无意义的伪装表现。他无法阻止疑惑的出现;他要与它们共同生活。他怀疑神;他要痛苦地学习不信任自己和他自己迅速改变的情绪。黑暗威胁要摧毁他;但在黑暗中有光,是闪烁不定的光,但它是黑暗永不能完全消灭的光。

第二次世界大战将结束时,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死于一集中营,他是德国认信教会(Confessing Church)的领袖,是牧师兼神学家,他深知作门徒的代价,也曾著书论述。他的狱中书简(Letters and Papers from Prison)就是从那地狱般的集中营中出来的。在耶利米的自白中有极多在潘霍华的经验中找到其回声。潘霍华的一个祷告,耶利米必定会诚挚的说‘阿们’的。

在我里面有的是黑暗,

但有你同在就有光明。

我现在孤单,但你未离开我。

我现在坐立不安,但有你同在就有平安。

在我里面有怨恨,但有你同在就有忍耐;

你的道路是过于人所能了解的,

但你知道为我预备的那条道路。(狱中书简

我们暂时必须把耶利米书放下,在最漆黑的绝望中抓紧信心──但最重要的事是:坚持。――《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