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廿七章

 

不受欢迎的政治姿态(廿七1-15

主前五九四年为‘西底家登基的时候’,在第一节随后的话必定是正确的解释(有许多希伯来文抄本作约雅敬)。巴比伦人的文献证实在前两年尼布甲尼撒要对付外敌和内乱,无怪乎巴比伦帝国西面那些小附庸国以为当时是宣告独立的适当时候。耶路撒冷是位于一个阴谋网络的中心。特使们从毗连的国家来与西底家磋商。耶路撒冷的爱国候选人无疑地确信要抛弃巴比伦的轭,决不会有更佳的时候了。

耶利米并不是这样想。他照耶和华的命把轭加在自己颈项上,这轭通常会用皮带套在牛的颈项上,并绕牠的颈一圈。这是先知运用‘象征行动’的典型例子(参十三章的注解──变坏的麻布带{\LinkToBook:TopicID=154,Name=變壞的麻布帶(十三1-14})。先知以戏剧性的浅白话语来表达和肯定他所要说的话。这轭象征巴比伦的权力。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是耶和华的代理者。创造世界并管理其中所发生一切之神已下令所有国家目前必须服事巴比伦人(5-7节)。耶利米说,别理会那由正常的宗教渠道所说的,不论他们是先知或任何别的自称能预见或控制未来的人;神摆在你们面前的选择是简单的。若背叛,你们就必定被巴比伦人粉碎;继续作巴比伦忠顺的附庸,你们就必定得享太平(8-11节)。

这是耶利米叫那些特使带回他们国家的信息。接着他把信息复述给西底家王听(12-15节),警告他别理会那些鼓励背叛的先知。耶和华并没有打发他们;他们在撒谎(参十四11-16的注解──真道与妄言{\LinkToBook:TopicID=157,Name=真道與妄言(11-16節)})。

耶利米在这种情况中的态度大概不会增加他受欢迎的程度。从情感的角度来看,自由和爱国的召唤总是强而有力的,更不要说它是由宗教当局支持了。那些反对的人都易被人视为失败主义者或被当作卖国贼而加以追捕。一个奇特的事实是:从古至今,没有政府曾反对一个宣称支持政府政策的教会。但教会若容让内部发出批评挑战政府政策的声音,那时就必遭受抨击,被视为非法干政了。耶利米像大多数旧约伟大的先知人物,毫不迟疑的干涉他当日的政治。他唯一的理由──而且他不需要别的──是‘耶和华如此说……’。

更多同样的话(廿七16-22

现在耶利米以类似的语调向祭司们和百姓呼吁,要他们不要被那些先知误导,那些先知自信地宣称,主前五九七年从圣殿带往巴比伦的陈设品快要运送回来。他认为这样的信息必定有其大受欢迎的要素,但这其实是危险的幻想,只能引致更进一步的灾祸。同一基本的问题将会在以后的两章中有力且戏剧性地描述,不过在我们转去查考它们以前,也许值得稍停片刻,看看这几节中提出的另一问题,因为它是学者们与问题搏斗方法的一个好例子,而那些问题往往就是我们大家以自己的方法所面对和处理的。

这段经文令人感兴趣,因为它是耶利米书其中一处,其希腊文版本比大多数英文圣经译本所依据的希伯来文版本简短得多。尤其是在希腊文经文中并没有与廿二节结语那应许从圣殿被掠至巴比伦的陈设品最后会被带回来的相应话语。任何有关希望的信息完全没有出现在这段希腊文的经文中。我们不得不怀疑希伯来文经文是否在被掳于巴比伦期间或之后的日子,有人将新资料注入耶利米原来信息的结果。

这样说并不是否定耶利米没有给他的同胞带来盼望的信息。正如我们在三十至卅三章将要看见的,盼望的信息在他的思想中占有中心的地位。但在古代以色列先知所传的信息决不会被视为固定的死字句,一旦写下来,便永远不能更改了。一位伟大先知的话会被他的门徒熟记并流传下来,他们往往改编他的话或甚至给它们加上别的语句,以使他的信息与他们当日变更中的环境更有关联。我们今日引用圣经上的话并设法把它们应用在我们自己身上和处理我们今日以及这个世代的问题时,我们仍然是这样做。但这样不断对圣经作出解释并非在我们拥有全部圣经时才开始。它是在圣经成书过程中,在旧约中,并例如在新约处理旧约的方法上,一直都在进行的事。你若想看我们所指的一个好例子,请翻到希伯来书第七章,并看它怎样处理创世记十四章十八至二十节那简略言及麦基洗德的话。――《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