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廿八章

 

圣殿中的冲突──先知反对先知(廿八1-11

这事件必定已发生于上一章所记的那些事件大约相同的时候;至少在第十节耶利米仍然负着他的轭。在这里我们看见我们在较早以前论及‘众先知’(廿三9及以下)的那一节所讨论过的部分课题,现已变得十分实在。押朔的儿子哈拿尼雅,是来自耶路撒冷西北约六哩的小镇基遍的先知,他代表着宗教的建制。我们大概都会认为他是那附属于耶路撒冷圣殿之先知会所的会长。他的名字的意思是‘耶和华是有恩典的’,而神对祂的百姓有恩典是他信息之主题(2-4节)。在短短两年之内(第3节),犹大的大灾难就会过去,而且从殿中被掠去的陈设品,便会与被掳的王和他的同胞从巴比伦回归。

我们不能从背负着轭之耶利米一切所说过的话推衍出什么来。然而从外面来看哈拿尼雅与耶利米之间并没有区别。每人都用‘耶和华如此说……’来替自己的信息作开场白。谁能说一位是诚实的而另一位不是呢?每人都用一种象征行动支持自己说的话。哈拿尼雅故意折断耶利米搭在肩上的轭,指明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的轭会照样折断(10-11节)。他的信息是要鼓励那些在耶路撒冷正图谋背叛的特使团并使百姓放心。

耶利米在他的回答中(6-9节),一开始便模仿哈拿尼雅的话,正如较早期的一位先知,音拉的儿子米该雅与一批四百名的先知冲突时所作的(王上廿二15),说:‘阿们!愿耶和华如此行’。‘阿们’总是表明非常强有力的肯定,在这种情形下耶利米彷佛对哈拿尼雅说:‘好极了,我同意。’他是讽刺?或者他只是说:‘好极了,那也是我最深切的愿望,但那不可能是真的。’它不可能是真的有两个理由:

(一)这样不加鉴定之乐观言论和以前众先知传的信息并不一致。他们对以色列总是有严厉之判词要说;他们论到‘争战、灾祸,和瘟疫的事……’(第8节)。你只要阅读那些被认为是较早期之先知作品,就如阿摩司、何西阿和弥迦,就必定意识到,不论在他们的教训中有多少有关未来希望的成分,但总不会缺少审判和劫数之声。

(二)在申命记十八章廿二节提到其中一种测验假先知的方法:‘先知托耶和华的名说话,所说的若不成就,也无效验,这就是耶和华所未曾吩咐的。’耶利米在这里似乎在解释这测试,并且暗示它真正只适用于那传扬‘平安’或‘一切都好’的先知身上。这是来自他那坚定不移的确信,即嘴甜舌滑的先知是靠不住的,他的信息既安慰人又使人安心而完全没有挑战。只有发生戏剧性的事才能扭转那判断。一种没有要求的宗教可能会令人感到宽怀,但在它的中心不外是一个容易落泪、多愁善感的神罢了。在哈拿尼雅与耶利米之间所构成的问题──正如它在宗教争论时常有的──乃是我们相信哪一类型的神?

哈拿尼雅对耶利米的论据根本毫无感动。他故意折断耶利米肩负的轭。这是他的‘象征行动’,宣布巴比伦的轭在两年内就会折断。这次的对抗因耶利米默然离去而结束:他‘就走了’(11节)。

那些目击这次对峙的人离开时岂不会留下耶利米因败仗而隐退的印象么?也许是。但耶利米可能觉得已没有多说的必要,已经不能多说了。那些争论已忠实地摆在百姓面前,他们要选择相信谁。当然,耶利米没有另外直接从耶和华而来的话。为此他得等候。由于他已没有另外的话要说,他便没有说什么!正如传道书作者说的:‘静默有时,言语有时。’(传三7)有时,多余的话只会把问题蒙蔽了,不论它们是多么合适作为发泄我们内心挫折的安全活塞。

迟延的话语(廿八12-17

过了一些时候(第12节)──我们不知道有多久──耶利米才有别的事对哈拿尼雅说,于是他便去对他发出攻击。他要讲论有关于哈拿尼雅之信息及其行动。哈拿尼雅可以折断耶利米所负的木轭,但他所作的一切,实际上乃保证木轭会被不能折断的铁轭取代,象征巴比伦人目下对这个国家牢固的箝制。顺带一提,我们没有必要照标准修订本的译法用‘我’(那就是神)去代替‘你’(那就是哈拿尼雅)。这段经文明显地强调哈拿尼雅以为解放他同胞脱离压迫的象征行动,实际上是增加了那压迫。耶利米于是指摘哈拿尼雅贩卖‘谎言’(15节;参廿三25的注解──谎言、梦境与神的道{\LinkToBook:TopicID=188,Name=謊言、夢境與上帝的道(廿三23-32}),而且任意‘叛逆神’(16节)。他向哈拿尼雅宣布申命记十八章二十节为假先知所定的刑罚:‘那先知就必治死’。那个曾预言两年内百姓就会免负巴比伦之轭的先知,两个月之内便死去了。我们不知道他是怎样死的,但我们毋须怀疑这个事实。耶利米的严厉话语,实际上是加于他的咒诅,可能在心理上加速他的死期。这件事必定会令人想到耶利米在百姓眼中已获辩白了。但事情并非如此,纵使真的如此,也只是短暂的。在几年内,巴比伦的军队向耶路撒冷迫近,耶利米发现自己愈来愈孤立,一个传国家遭灾祸的先知是无人准备聆听的(参卅四章及以下各章)。一个不断向我们最深之成见挑战的人,即使我们偶然会发现那人是对的,我们也不会轻易听从他。――《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