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耶利米书第卅三章

 

犹大和耶路撒冷有光明的前途(卅三1-13

在卅二章所记的事件后,接着叙述一系列展望犹大和耶路撒冷有光明前途的经文,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事。第一节已指明了与上一章的联系──先知仍在狱中。引言在称颂耶和华为创造万有之神,惟独祂能塑造人类历史并且向人显示‘隐藏的事’(3节。译按:和合本作‘又大又难的事’),就是未来之事,接着有三段经文都是用‘耶和华如此说’(410,和12节)作引言。

第一段经文,四至九节,一开始便强调任何防·巴比伦人入侵京城的努力都是徒然的。这城的命运已由神决定了,祂因百姓的一切恶而‘掩面’不顾这城(5节)。这是旧约常用的表达方式,表明神与祂百姓之间的关系出了一些问题;祂已离开他们。因此有诗人在他遭遇人生危机的情况中喊叫道:

耶和华阿,你忘记我要到几时呢?要到永远么?

你掩面不顾我要到几时呢?(诗十三1

但即使在毁灭中,神的目的仍具有创造性的。施行毁灭的同一位神,必定会带来‘痊愈安舒’、平安和安全(6节)。跟这城具体的重建同时出现的,是依据神之赦免而来的灵性复苏。但这复苏的目标不只是神子民的前途;它要向全世界见证神所作之大事。新城的喜乐和活力会引致其它人充满畏惧和惊奇。神之新子民并不是孤立地生活的;他们的神是万人的神(9节)。在这里我们的确能看到其中一个最有能力之持续的福音代理者;不只是传讲,也不只是攻击其它人民的罪,而是看到那信仰批体充满生命力的生活,充满喜乐的特性。当然,它也产生另一方面的作用。导引人对福音的疑问往往主要是教会的生活,就是我们声称的虔敬与我们生活实际情况的差距。外人不听或不留心听我们所说的,乃因他们看见我们的为人。

第二段经文,十至十一节,用了一幅耶利米数次用以描述灾祸的图画:那幅图画是有关一个批体,她不再听见‘欢喜和快乐的声音,新郎和新妇的声音’(七34,十六9,廿五10)。但现在这些欢喜和快乐的声音又回来了,还有敬拜者欢乐的声音,带着他们感谢神的祭物,唱着的歌词,跟我们在某些伟大之感恩诗篇所看到的相似,特别是一百卅六篇。我们暂且转到诗篇一百卅六篇上来。它称颂神‘坚定的爱’(hesed)出现在创造中(4-9节),在以色列过去的历史中(10-22节),并且在敬拜者现今的经验中(23-25节)。这‘坚定的爱’是以色列信仰的本质,要伸展到未来,正如它在过去和现在一样的确实。

第三段经文,十二至十三节,展望乡村生活的复兴,有草场使牧人能牧放他们的羊批,有繁荣的小区使牧人能再带他们的羊批到那里去,羊批进入羊圈时,牧人可数算牠们,免得有羊走迷。你发现耶稣再三地运用这幅图画来论到神对祂所有儿女的看顾(太十八12-14;路十五3-7;约十7-18)。

名副其实的君王与祭司(卅三14-26

在耶利米以前的世代中,王和祭司在以色列的生活中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一方面给他们和平、安全、公平和负责任的领导,另一方面又把耶和华的道教导百姓,并领导他们敬拜。我们已经看见耶利米怎样将百姓大部分之悲剧,归因于国中那些居高位的人疏于职守的表现:那些无责任感的专横君王和那些不忠于他们教导工作的祭司。新的批体需要获得更美好的服事,这个希望表达在这四段简短的经文中。

第一段经文,十四至十六节,是稍为改动我们在廿三章五至六节看过之经文(参廿三1-8的注解──光明的前途{\LinkToBook:TopicID=184,Name=光明的前途(廿三1-8})。在这里最主要的不同点在于那带来希望的名,‘耶和华我们的义’,在廿三章六节它是用于那将要来的王,在这里转移到耶路撒冷城。由于将要来的真正的王对整个批体之福祉极其重要,故此这象征那王对神有确实信心的名字,也应是一个适于他要统治之批体的名字,这是不足为奇的。

第二第三段经文,十七和十八节与十九至廿二节,是与那将要来的王相连的,就是‘利未的祭司们’,按字义是‘祭司,利未人’;这是申命记典型的用语,但在耶利米书只见于此处。我们必须记住:大·王室与耶路撒冷的圣殿之间有密切的连系。你会在诗篇一百卅二篇中发现有很清晰的表达,神应许大·家的王朝不会断绝(11-12节);另一方面,锡安山也为神‘永远安息之所’(14节)。巴比伦人掠夺耶路撒冷的结果,令圣殿成了冒烟的废墟,而且也不再有大·家的王。因此第二段经文展望将来会有人坐在王位上,并且有祭司在圣殿中服事而且带领百姓敬拜。(18节中提到的那些不同类型的祭,六20的注解──错误的选择{\LinkToBook:TopicID=134,Name=錯誤的選擇(六16-21})。

第三段经文设法巩固这种希望:

(一)用一个颇像卅一章卅六节的论据,引发神所创造自然界之事物的‘定例’。白日与黑夜规律的交替被认为是源于神与白日和黑夜立的‘约’。正如那‘约’是决不能废弃的,由于它是建立于事物的本性中,所以神与大·和利未支派祭司立的约,或他们特别的关系,也不能废弃(20-21节);

(二)运用向亚伯拉罕所作他有无数后裔的应许(创十五5,廿二17),把它应用于这王室和祭司家庭的后裔(22节)。

第四段经文,廿三至廿六节,以百姓口中的一个绝望问题为开端:他们与神的关系岂不是已经完了么?然后又重提那保证自然界定例的‘约’当中那些思想,而且指出:除非这是海市蜃楼,否则神对百姓及王室的应许决不会落空。

在下半章,正如在这一章的前一半那样,关于将来的每一个希望,又再以神的可靠性为赌注。

新约接受这些希望和应许,并且鼓励我们看这一切都集在耶稣身上,祂是名副其实的王和名副其实的祭司。新约也提到神应许亚伯拉罕有无数的后裔,并且那些应许已应验在神之新子民──教会身上。教会从初期起,已开始从世上万国招聚多人进入它的羊圈中了(参加三6-9)。――《每日研经丛书》